2018-10
5

黄埔岛半日游

By xrspook @ 20:48:1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连续睡了接近12个小时,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我的家人都觉得这非常匪夷所思。还没到晚上8点我就拿着手机躺在床上,打算开始语记,但是手机还没打开app,我就居然已经睡着了。一开始的时候,过几分钟我就醒了过来,接下来我把手机屏幕打开,然后又睡过去了。之所以有这个操作是因为一开始我躺在床上等我妈洗完澡,然后轮到我,但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洗完出来。拿着手机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睡觉。于是我就干脆把手机的屏幕关了,然后开始睡。一直都亮着灯、亮着电脑,睡得天昏地暗,鬼知道为什么我可以睡那么久。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妈起来上厕所,忍不住把我房间的灯关了。直到今天早上。我妈开始播音乐做运动,我都仍然毫不知情。为什么我会睡得这么沉这么死呢?其实那种无端端的睡意从昨天下午就开始有。让我觉得意外的是那东西居然那么严重。实在说不准这到底是为什么。睡了12个小时,人算是清醒了,但我知道起来的时候肯定会腰酸背痛,果然不出所料!如果要改变这个,我就得把家里的床垫换掉,换成硬床板。我妈说在硬床板上她就睡不着觉,但我觉得那个东西更舒服。如果你觉得它太硬了,你自然就不会在上面睡太长时间,即便在上面睡过长的时间,也不会让你觉得腰酸背痛。在搬这个新家之前,我家根本就没有床垫,一直都那样。为什么之前就没有问题,现在就睡不习惯呢。还记得小的时候,如果家里有床垫,那可是相当高档的。显然那个时候床垫不是每家每户的标配。所以当某次旅行睡酒店的时候有床垫,会觉得很高大上。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在我工作之前,我从来没去过高大上的酒店,因为旅游住的酒店通常都很一般。从前我除了旅游以外就没有单独去过酒店了。

今天跟昨天晚上类似,我也是接近那个时间躺到床上,也是拿着手机开始预计,与此同时我妈也刚去了洗澡,但今天晚上我不困。

今天白天让我跟我妈首先搭公交车到新洲码头,然后坐水吧到黄埔军校,但实际上我们的目的地不是黄埔军校,那是那条水巴线路的其中一个站。我们只是想去长洲岛,而黄埔军校就在长洲岛上,所以我们也就顺便进了一下那个景区。从黄埔军校出来,我们穿越了大半个长洲岛,然后在一个公交站上了辆车,从长洲岛到了深井岛。深井有船回新洲,但半个小时才一班,所以我们也顺便把深井逛了一下。从地图上看,深井的古迹还不少,但是当我们进入了村落里,就觉得跟料想中有点区别,因为旅游地图上的那些景点所处的街道,跟实际上街道门牌看到的名字有区别。最糟糕的是很多街道都在建房子或者挖地施工什么的,尘土飞扬。的确,在村落里我们看到了一些古迹,但那些东西就只是有块牌子而已,有些破旧不堪,你不可能进去。的确有个公祠你可以进去,也只是只能进去转一圈而已。村落里面散落了某些很有历史的民宅,但那些东西的门被封死了,青砖墙也有些倒塌,你实在说不准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深井村落里面的屋子区别非常大。绝大多数村民大概已经把老宅拆掉了就地重建,所以你能看到非常漂亮的新住宅。几乎可以这么说,那里九十年代以后所新建的住宅占比80%以上,有一些大概是七八十年代建的。在新宅旁边可能有一些老掉牙的房子,但那些东西绝大多数已经无人居住,大概就只是一个空壳,或者是个用来堆放杂物的地方。由此可见,这个村落其实是有历史的,但是怎么把这个历史告诉外人,又怎么把外人引进这些地方,他们做得很不够。旅程的最后是我跟我妈又回到了深井的码头边,然后搭水巴回到新洲码头,再搭公交车回家。这趟旅程我们几乎没消费,因为其间我们只是在深井的路边买了一把4块5的香蕉而已。

国庆假期没剩多少了,我想去文明路吃炖品,也想去芳村石围塘。

2018-10
4

不爱

By xrspook @ 23:59:09 归类于:烂日记

从一个商场出来走到另一个商场,但却完全没有找到我们想找的东西。虽然场子很大很漂亮,却没有一个东西吸引我,于是我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那些地方不适合我。这里说的是天河商圈,从天环到正佳广场,到万菱汇,再到太古汇。它们是超大型的高端购物广场联合体,但是在里面的时候,我就只想走快点,再走快点,但有些时候,你却做不到,因为里面的人很多。我从来就不知道那里的东西售价是多少,因为那些商品根本不吸引我。当我完全没有购买欲的时候,价格是多少根本不重要。我之所以要去那些地方,因为听说德国的旅游节就在那几个大型购物广场里,但逛遍了那些购物广场,还是没找到德国的影子。如果要搞什么活动,你就得说清楚在哪个商场的哪个位置,但实际上,那些大型的广告牌并没有写清楚。

正佳广场,已经好些年了,但我对这个地方一直不熟悉,也没搞懂到底里面的结构是怎么样的,所以我总会有找不着北的感觉。可以这么说,在天河的商圈里面,我最无感的就是正佳和万菱汇。万菱汇我根本就没有去熟悉过,但正佳其实我已经逛过很多遍了,但无论怎么说,那个地方对我来说依旧没有一点亲切感,没有半点留恋,记忆不深刻。跟新的购物广场比起来,正佳显然已经老了,但实际上,天河城更老,但我却觉得一定程度上天河城的年轻感要比正佳好那么一点,因为正佳给我的感觉实在太杂乱了。尤其是去年夏天,我好不容易找到正佳差不多顶层的飞扬电影院。那个地方可能得用烂的去形容。相比之下,天河城的飞扬貌似会好一点点,但看过好几次电影以后,我觉得飞扬电影院的座位间隔不够高,所以如果前面坐了个挺高的人,那么你就遭殃了。不过说来也怪,其实去哪个电影院,通常来说我考虑的并不是那里的环境,而是那里的票价,哪里便宜哪里去。

天河商圈对我来说真的很神奇,那些地方很大很漂亮,人也很多,商品更加是琳琅满目,但却勾不起我一点兴趣,甚至没有半点去探索的念头。从前去天河城,不如说只是想去吉之岛而已。还记得天河城刚起来,里面吉之岛的未来街市对我来说相当神奇。因为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长的冰柜群。虽然其实吉之岛的东西并不便宜,但是一定程度上还有质量保证的。我妈那代人如果说要买有质量保证的东西,或许会想到广百友谊,但对我来说,我想到的是吉之岛。当然了,吉之岛几乎是没有卖大型电器。天河城和对面的购书中心对我来说是一个连体的存在。少年时代,我的确在购书中心花过很多时间,有找书的,也有闲逛的。我和我的同学朋友把那个地方当作一个逛街的场所,但在那里逛,你可能并不需要花钱,但是却会有很多话题。自从购书中心装修完以后,我已经很少去了,因为后来网购图书已经成为了我买书的主要途径。直到近几年,有些时候我会选择电子图书。

对有些人来说,天河商圈是一个梦幻的存在,但对我来说,我的梦不在那里。

2018-10
3

好奇心

By xrspook @ 22:37:28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我们一家三口坐地铁去了南沙,最远去到南沙客运港。今天我和我妈两个人坐地铁去了佛山,最后出地铁的地方是澜石。两个人出行感觉轻松很多,因为如果还有我爸,得考虑吃饭,也得考虑不走那么多路。跟我妈在一起的话,就只需要考虑吃饭。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饭这个都不考虑了,因为随便去一个什么地方买些吃的就可以。平时我选择最多的是便利店,尤其是全家,但貌似今天去的那片地方,大都只有喜士多。不过实际上我和我妈早上8点多吃过早餐以后再次有食物进肚子已经是下午4点多回到广州走出珠影沃尔玛的时候了。这样居然都没有低血糖或感觉不适!

从澜石出来,我们坐了几站公交去了石湾。石湾到底要去哪里?我根本不知道。在那里有个叫做南风古灶的东西,据说是名胜景点,但好像一直都没找到。误打误撞的我们去了那个景点旁边,然后也去了正门被佛山地铁2号线完全围蔽起来施工的石湾公园。貌似我们下车的那个公交站就叫做石湾公园。在下车之前,路过某些有点破烂的房子,巷子那里写的是石湾公仔街。从澜石上公交到石湾公园几个站的路上,我不断地看到各式老建筑,有老宿舍也有老厂房。那些东西让我很着迷。越是破烂越是老的东西,越会让我有无限遐想,但前提是那些东西不是死物,而是仍有人在那里生活或工作。在今天之前,我没有研究过,到底要怎么玩石湾那片区域,但实际上我跟我妈今天却无意之中把那里大部分走完了。该走的走过了,没走的是因为我们觉得没必要走。走了一大圈以后才发现,原来那个名胜古迹南风古灶,就在我们旁边,但是却要收20块钱的门票。于是我们就没进去了,因为感觉那只是一个很小的地方,而且已经被商业化得很严重。如果要看老东西,走进那里附近的街道全部都是,但让我觉得有点可惜的是那些旧房子里很多已经没人住了,只是丢空在那里。门是锁住的,我只能从窗户那里张望里面的情况。狭小的巷子,几米就得拐弯,这些东西很吸引我。相比于自然风光,我更喜欢人文风光,而且前提是那并不只是一个古迹,你只能通过那里的图画或者文字去了解那曾经的情况。我需要里面有人,哪怕他不会给我介绍他家的情况。随便在人家门口或窗前张望是不礼貌的,但我却有非常强烈的好奇心。就像出去旅游一样,如果某个民居让你大大方方地进去参观,我总会觉得商业化的味道太浓,很假,但是通过那些偷偷摸摸的张望所感受到的却很不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很着迷高中时候因为要做某个课件,所以一天之内去了两个同学的家。那都在老城区,一个在光塔路,一个在广州图书馆旁边。他们住的那些老房子都是我梦寐以求想进去看看什么情况,但却一直没去过的。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我小的时候生活在公租房或者妈妈单位的宿舍。长大以后住的是单位买了商品房,然后分给职工的房子。相对于他们来说,估计我们只能被称之为穷人,因为直到福利分房之前,我们的名下都没有自己的房产,而显然,他们在市中心住的那些房子都是他们自有的,虽然外表已经很破败,里面也好不到哪里去。

社会上有各式各样的人,就有各式各样的房子。那些建筑和环境述说着那些人的故事,这些东西我觉得自己永远都知道得不够多。

2018-10
2

死亡逼近

By xrspook @ 20:58:39 归类于:烂日记

之前我妈就说,不知道外婆能不能扛过这个冬天。她说过这句话无数次。虽然我心里也这么觉得,但我没有说出来。

一个人要老到什么程度才会让你有这样的感觉呢?之前我是真的没有感觉到这个的存在,但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因为各种迹象表明,所有东西都正在向不好的方向发展。大概慢慢老死的人都会变得越渐消瘦,即便从前的胃口再好,也会变得慢慢没有食欲,睡眠也越来越差,睡觉的时间变得颠三倒四,再也没有合理的生物钟。虽然我不知道,颠倒日夜的时候外婆脑子想的是什么。就像当年,我们也不知道外公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一样,因为他说出来的话一律都很邪门。他要找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在他面前的人他都很陌生。外婆以前一直不瘦,即便到90多岁的时候还是很胖,尤其是她的臀部和大腿。她的肩膀在某次伤过以后就不太好使,提起来不太利索,但是她的手臂还是很有力。当你看着她消瘦,无论是脸,胸部,手臂还是大腿的时候,你会觉得那种事情估计很快会降临了。因为脸部都瘦下去了她让我想起追悼会上那些躺在那里被瞻仰的先人。她正在向那个方向发展,之前这种事是从未有过的,因为她的脸从来都很丰满有肉。唯一不断胀下去的只有她那肿起来的脚。结果就是她以前的鞋子一律都不合穿了,即便拖鞋也不行。因为外婆从前挺胖,所以她腿部的关节一直不好。进入这种混沌状态的之后,她的行动就更加少了。因为她很重,所以如果她自己不用力,别人很难帮上忙。

中秋节那天中午出去吃饭之前,我妈给她擦身的时候,解开衣服,她的前胸几乎没有肉,能看到肋骨,只是前面还挂着两个硕大的乳房,而且两个乳房的体积很不一样,一个比另外一个小很多。我妈说,保姆之前也问过这个问题,原因是外婆年轻时喂奶的时候,孩子们都只吃其中一个,所以乳房不对称了。当看到长长的乳房挂在瘦骨嶙峋的胸前,你会很自然地心痛。并不是因为我们不给她吃,虐待她,现在这个状况,大概只有老天爷才说得清。从前外婆的手臂是很粗壮的,但现在连拜拜肉也少了很多。穿着衣服的时候,那个还是外婆,因为她还穿着她从前的衣服,但把她的衣服解开以后,你甚至认不出那个就是从前我们很熟悉的肉体。为什么人老了,如果是自然发展,不是意外死亡,最终都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呢?无论是身患绝症,还是自然死亡。外婆体内是有装心脏起搏器的,所以当心脏缓慢跳动甚至不跳的时候起搏器会起作用。会有那么一天,外婆脑死亡了,但心脏还在跳动吗?理论上,要大脑死亡应该先得供血不足,只要心脏还正常规律跳动,就不会出现这个假设。所以,这个靠电池维持下去的心脏要把外婆消耗到什么时候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死亡这种事总是要和黑暗联系在一起,但可以肯定的是,自从发生各种状况难以自理以后,外婆已经很少走到屋子的门口晒太阳了。虽然那个地方也不能照到多少阳光,但起码坐在门口还能看到四季的变化,路人的来去,听到街上的叫卖,以及闻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味道。阴暗的屋子里一天24小时面对的就只有永恒不变的死寂。我非常想念那个才灿烂阳光下或斑驳灯光中忙里往外的外婆,她说的做饭经总很靠谱!

我死去的时候,希望我能在阳光的照耀之下。

2018-10
2

RUN NOTE

By xrspook @ 10:12:25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二 2018-10-02 07:58
平均心率150,最高心率168,平均配速613。今天的天气很好,今天的平均心率数据很好,今天整体的跑步感觉也很好,唯一不好的大概是我最后没有把自己的最大心率推上去,我应该能推得更狠一些的,而这种推不应靠长跑本身,而应该通过其它类型的运动,比如短跑,比如HIIT之类。#xrspook未行够#

Page 6 of 1,154« First...«345678910»...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