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
30

洗洗衣机

By xrspook @ 8:37:39 归类于:烂日记

脚很累,眼皮很重,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告诉我,我累了要睡觉了。

其实昨天也没做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只是中午睡觉的时间短了一点点。晚上跑10K的时候,配速比前一周同一时段快了一点点。另外跟其它晚上比起来多了一个在单位巡逻打卡的任务,但那不过是一个45分钟就能完成的事而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叠加下来会让我感觉如此累。

昨天中午在洗衣机里放进洗衣机的清洗剂的时候,我折腾了好一阵子,足足捞了三次才算是把洗衣机泡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基本捞干净。还记得洗衣机加水以后,我把两包清洗洗衣机的粉倒进去以后,漂浮出来的东西简直让我震惊。当时我只是随便让洗衣机转动了几分钟而已,但是飘浮出来的那些黄色物体足以让人觉得无比恶心。在开始洗洗衣机之前还有一个插曲,就是吃完午饭,我准备回宿舍,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没带钥匙,我住在2楼,然后我就跑到5楼找同事借办公室的钥匙,然后我又回来跑上5楼,把钥匙还给她,接着再回到自己2楼的宿舍。这番折腾下来我倒不觉得气喘或者脚酸之类。大概这些事情累积到晚上才发作吧。在不以物理方法拆开洗衣机的前提下,清洗洗衣机的套缸显然肯定会有一个脏东西漂浮出来,我不知道之前在家里我妈是怎么处理那些东西的,但显然,现在的商家在卖那些清洗洗衣机的东西的时候顺便送一个小捞网非常靠谱。那个网就像小朋友在公园里捞金鱼的那种,但又不是日本庙会里用纸糊着稍微大力一点就会破的类型,但同时也不是火锅店那种不锈钢的材质。那个小捞网我觉得成本估计只需要几分钱,但是如果没有那个东西,要你直接伸手进去腐蚀性液体里面打捞那些漂浮物显然非常麻烦且非常危险。几乎可以这么说,那个小捞网简直就是一个神器。如果你试过用某些是清洗剂清洗洗衣机,你必然会和我有同样的看法。如果你是土豪,清洗洗衣机不是亲力亲为,而是直接找人上门把洗衣机拆了又装回去,另当别论。

泡了几个小时,把洗衣机洗了几次以后,我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干净了,反正打开那个收集毛头的过滤口可以看到其实内层桶壁还有很厚一层脏东西。如果要把那些都干掉,鬼知道要用多少包清洗剂才能做到,但又或许无论放多少进去还是没用,最彻底的方法还是找个师傅回来,把洗衣机拆了,然后再装回去。显然,对我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即便洗衣机坏了,我也非常有可能直接把那个东西卖掉,然后重新买新的,而不会找人回来修理。虽然耗费了几个小时,耗费了好些水和电,但实际上我并不知道洗衣机是否真的干净,但即便是不干净,我也不会再折腾了。反正洗过了,换个心安理得。

干净不干净这种东西其实是相对的,洗衣机一天到晚在帮你洗你觉得脏的东西,而洗衣机自己绝大多数情况下却不会为自己洗澡,所以洗衣机又怎么可能干净呢?

生活中很多奇葩事,无论你愿不愿意,还是会碰到。

2019-07
29

RUN NOTE

By xrspook @ 22:48:56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19-07-29 19:47
平均心率157,最高心率171,平均配速627。周日开始我就在纠正自己的外八,尤其是右脚。跑步的时候感觉不一样了,如果注意力集中一点,脚踝是可以控制的,但如果看电影太着迷,脚型跑着跑着就走样了,所以会感觉脚痛,有可能是小腿,也有可能是脚踝。纠正三十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不容易啊啊啊。#xrspook未行够#

2019-07
29

游羊城晚报创意园

By xrspook @ 9:57:44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和我妈除了去了红砖厂以外,还去了黄埔大道的羊城晚报创意园。一直以来,我妈都觉得羊城晚报是在东风路的,所以当我跟她说周五回家的时候我在羊城晚报下车她会觉得很奇怪,但是经过昨天以后她大概知道我说的羊城晚报到底在哪里了。看过羊城晚报黄埔大道的创意园,再对比东风路的羊城晚报,大概她会觉得东风路那个点只是一个办公室洽谈的地方,实际上羊城晚报的业务非常有可能是在羊城晚报创意园做的。但具体是不是这样我没有深究过。黄埔大道的羊城晚报创意园里除了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以外,还有很多网络孵化企业,比如酷狗,比如金山,也比如荔枝。酷狗和金山我都明白是什么东西,但是荔枝我显然没用过。黄埔大道的羊城晚报创意园的很大一部分甚至全部是从前的广州化学纤维厂。于是这就很好理解为什么羊城晚报会选址那里。因为那就意味着,纸张造出来就可以拿去印上油墨做成报纸。又或者其实现在我看到的羊城晚报创意园,并不是羊城晚报的印刷厂,那只是某个创意园。就像其它工厂改建的那些创意园一样。不过那里的大租客是羊城晚报,而且相对其它小企业而言,羊城晚报在广州的名头最响,所以就用羊城晚报命名创意园。纸张和报纸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用羊城晚报这个名字代替化学纤维厂也可以理解。

就面积而言,羊城晚报创业园不小于红砖厂。现在园区里仅剩的几个处建筑基本上都是化学纤维厂的办公楼。那些大型的生产车间以及材料存放仓库貌似已经不存在。跟红砖厂比起来,化学纤维厂的历史会短10多年开始。

现在广州市内的创意园就像雨后春笋一样满地开花。从前哪里有小工厂,现在哪里就有创意园。为什么我说的是小工厂呢?因为如果那是一个大工厂,无论是一个化工企业,还是一个机械企业,最终那连片很大的地方都会被推做房地产以及综合性的购物中心。只有那些占地不算非常大的工厂,而且里面又有一些值得让人怀念的东西才会被改建为创意园。那个企业倒闭的时候若只有十几二十年的历史,那个地方大概不会被转化为创意园,但如果那里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从旧仓库、旧工厂变成创意园则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这样的改造不可能让创意园重新恢复到大生产时代辉煌,但起码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让它存活下来,被后人看到,虽然那已经不是它们一开始的模样。

再去过多个创意园以后,我觉得自己还是比较钟情于其中的某一些不曾被严重开发的。比如说珠影的TIT创意园,也比如说芳村的信义会馆。相对于其它创意园来说,那两个地方占地不大,而且被开发程度不高,最重要的是里面保留了很多老建筑以及郁郁葱葱的大树。之所以可以做到,是因为里面进驻了一些比较大型的企业。比如说从前的TIT创意园就是微信的大本营,信义会馆是唯品会以及安德玛的办公地点。我不知道在那些地方办公跟在珠江新城CBD有什么不一样,但如果让我选,我更喜欢老旧厂房改建、身边都是绿色植物的创意园。在那里享受的不是新世纪的高大上,而是一种穿越时空的情怀。

芳村还海珠区大概还有很多让我着迷的地方等待我去寻觅。

2019-07
28

拜访红砖厂

By xrspook @ 18:20:26 归类于:烂日记

据说红砖厂要拆了,所以今天我跟我妈去了一趟红砖厂。一直以来我都只知道红砖厂应该在员村,但具体在什么位置我并不知晓。今天我们在琶洲大桥底的公交站下车,然后沿着临江大道从它的南门走进去。逛了一圈以后,我们从北门出来,但实际上,北门才应该是那个工厂的正门。北门出来以后沿着园员村四横路向前,感觉走了好长一段才终于找到了黄埔大道。难怪从前搭车走黄埔大道路过员村的时候无论我怎么张望都看不到广东罐头厂或者鹰金钱的标志,因为实际上那个工厂离黄埔大道至少还有500米以上的距离。

久仰红砖厂的大名,那几乎可以算是广州各大工厂变成创意园的元老级地标,但之前我跟我妈都一直没去过。我妈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叫做红砖厂,她不知道红砖厂就是广东罐头厂。还记得我大学毕业之前,我有些同学去了广东罐头厂实习。有些甚至毕业以后也去那里干了几年。

在去红砖厂之前,我们已经花了两个周末的时间去芳村,我感觉芳村让我更感慨一些,因为相对于红砖厂,那里的仓库和厂房历史更悠久。在我印象之中,广州把厂房改建为创意园的先驱一个是员村的红砖厂,另外一个是海珠的太古仓。太古仓已经开发得非常商业化,除了那几栋仓房还矗立在那里以外,基本已经看不到历史的样子,而红砖厂我觉得开发的程度反倒没有太古仓那么彻底,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红砖厂的面积非常大。从他们的介绍看来,当年的红砖厂非常牛逼,因为建厂的时候,它是亚洲最大的罐头厂。因为之前已经看过芳村那些很旧的厂房,所以当我到五六十年代才建起来的红砖厂我反倒不觉得很有时代感,他甚至还比不上我小时后住在工业大道那边看到的那些工厂那么复杂。

我觉得红砖厂那一片老建筑现在最让人感触良多的是那段保留着铁轨的站台。铁轨只剩下很短的一小段,铁轨一旁的站台建筑还保留着原始的风貌,但是铁轨上的火车已经不是那个感觉了。因为我视力太好,我居然看到了火车的铭牌写着那辆车的出厂时间是99年。所以虽然那个站台里停着一辆看上去的老火车,但那辆车纯粹只是供人拍照使用,不是真家伙。走在红砖厂,我想象不出当年这个车水马龙的工厂是怎么一副模样。因为现在那个地方变化太大,除了厂房的墙以外,屋顶基本上都已经被重新替换过。从瓦片变成了铁皮。只有少量几栋建筑的屋顶还是瓦片结构。铁皮屋顶的厂房没有普通采光的窗,也没有天窗,里面闷热得不行。如果不开空调,简直让你待几分钟就非出来不可,但如果开空调,费用显然又太大了。要通风降温又要采光,显然要利用好那个地方,不费点钱还真不行。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里面的一个书店。那个厂房是一个是金顶结构的,金顶上又建了一个小顶,这样的好处是小顶那里有一圈玻璃窗,所以那栋厂房的采光非常好。因为现在里面是书店,所以当然开着空调,我觉得即便他们不开空调,只要把部分天窗打开,利用烟囱效应,那栋建筑也会很凉爽。那个面积不算大的书店让人感觉很有味道。

现在我有点怀念多年以前我参加代储监管检查的那些让我觉得有点恐怖的久远年代粮库。

2019-07
27

外八惹得祸

By xrspook @ 16:58:3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跟我妈说起为什么我不能并腿全蹲,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直到昨天晚上,我才终于明白了其中原因。从小我走路就外八,所以当我弯曲膝盖的时候,膝盖和脚尖不指向同一个方向。绝大多数情况之下,这不成问题,因为也不算很严重,所以,直立的时候不至于让我。很明显O型腿,但是我的膝盖是弱弱并不到一起的。如果硬是要医学判定,即便是O型也只是最轻的等级。外八除了看上去不好看以外,并不影响我的正常生活。

双脚朝正前方的时候弯曲膝盖,膝盖必然打架,怎么可能以一个舒适的状态蹲下呢?但这只是第一条,更重要的是我的脚背背屈受限。原因是,我长期走路外八,所以相对而言。脚踝就往腓骨那边去了。也不是骨头真的错位变形了,而是因为长期的用力习惯,导致我脚踝内侧的肌肉相对薄弱。腓骨理论上应该在脚踝的外侧,但问题是我的脚有一点侧向外面,所以当我弯曲脚踝的时候,腓骨就挡在了上面,如果让我把脚踝弯曲到90度,这没有半点问题,但问题是如果要让我弯曲更多,让小腿跟脚背到达六七十度的时候,现在对我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任务。这导致了我的脚踝活动度受限。并腿蹲下去的时候很别扭也不舒服,但只要把脚跟垫起来,我还是可以下去的。如果用暴力的方式,在前面找个东西扶着,我可以在并腿的情况下双脚跟着地,保持那个姿势的时候,让我最痛苦的不是小腿后部的跟腱拉扯,而是因为重心不对,所以我一直得双手在前面拉住,保持自己不跌倒。

有人说自己之所以不能并腿全蹲是因为自己的跟腱太短了。又或者是小腿跟大腿的比例跟别人有所不同,但一直以来,我都不觉得这是问题所在,跟腱这种东西虽然是天生的,但是通过后天的训练,还是可以通过后天的训练拉长。在我试过无数次以后,我觉得并腿全蹲最让我痛苦的是脚背跟小腿的夹角不能缩小。我不觉得自己的跟腱被拉得很痛苦,但我却觉得小腿前侧下不去我很痛苦。

是不是所有走路外八的人都会有这种问题呢,我不知道。通过进一步的观察身边的人,估计我能得出一个统计数据,但首先我得找到一些外搭比较严重的人。就瑜伽课的情况看来,貌似那里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没有这个烦恼。之前我一直觉得,是不是自己的柔韧性不如他们。但是当我看到一些胖子也能轻松做到的时候,我不觉得原因是体重和柔韧性。知道昨天,我才大概真的解开了这个对别人来说不是问题,但对我来说却是未解之谜的东西。

知道问题所在第一步,接下来我将进行某些特定训练,攻克这个难题,其实这无异于要重新改变我脚部的发力方式。如果我真的成功做到,估计我的跑步效率会有新的提高,同时脚踝也会得到强化,那个关节将不再是我的弱点。

背屈受限解决方案: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0762297/

Page 6 of 1,237« First...«345678910»...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