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17

向好发展

By xrspook @ 18:27:45 归类于: 烂日记

疼痛这种东西说来就来,根本没有任何预兆,但是要让疼痛消失却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我是上周六晚上开始觉得肩膀痛的,周日和周一到达了巅峰状态。周二开始去看医生,那天的状况几乎没怎么改善,但接下来的几天,疼痛感在逐渐逐渐消失。从痛变成酸胀,然后变成没感觉。在不痛以后,我已经开始尽量让肩膀做一些运动,让那个地方慢慢地到达接近我痛的边缘。明明这个肩膀你已经用了一辈子,但实际上你居然不知道,它可以做什么动作。所以通常,我会让我的右肩先做一遍,然后左肩去模仿,右肩不同的高度,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姿势,一切都是很自然,但要左肩模仿那个动作,实在太难了,有些时候,在不自觉之中,其它肌肉会参与其中代偿。右肩做那些事的时候,根本不用想,完全是条件反射,也不知道到底身体的哪块肌肉起了作用,反正想做就能做到。左肩做那些动作的时候,我还得暗示自己,要慢慢来,要深呼吸,不要让动作走形,因为在不自觉之中,左肩做那些动作的时候,身体总是过于紧张,是歪的。

当肩膀没那么痛以后我已经开始做动作,但实际上动作做下来还是挺痛苦的。一天两天三天,前几天很痛做不到,今天酸痛做得很困难的动作,第二天居然在无痛状态很自然就能做到了。这些进步,简直让人热泪满眶。平时当我们做那些动作的时候,我们都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当你从地狱里走出来以后,你才发现原来一切居然是那么的不容易。我不过是痛了几天而已,那天因为肌肉撕裂,要去做手术,然后复健的人,日子得多难过。我不知道他们最终能不能恢复到受伤之前的状态,但我深切明白的是哪怕要让那个地方从痛到不痛尚且很难,就更不用说让那里的肌肉骨骼恢复到伤前状态。那些受伤之后,比受伤之前更猛的人我觉得他们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大家看到的是他们更厉害了,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为了达到那个水平,他付出了多少。

在痛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慢慢运动,其实我也搞不懂这到底是对还是不对,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那里的肌肉长期处在一个不活动静止的状态,肯定会萎缩。筋膜会不会发生粘连我不知道,但显然要重新松开很困难。所以我也搞不懂当第二天我做某个动作的时候,不再痛了,是不是因为前一天我在仍然感到酸痛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尽量活动那个地方呢?

现在让我纠结的是,停止服药以后,疼痛还会再次袭来吗?之所以有这个纠结,是因为至今我还没明显感觉到大姨妈的苗头。如果我能明确地感到大姨妈即将到来,身体已经进入了高温期,我觉得疼痛归来的几率不大。但是这两天,从我的舌头颜色,以及大便的形状质地看来,还没到达那个地步。我该怎么办呢?昨天抓了三服中药,现在已经煲了两服。所以中药到星期二学会消耗完了,如果星期二之前我还没感觉到大姨妈,星期三我需要去看医生吗?还是说我再去药房继续抓药?其实抓药这个操作并不是医生嘱咐的,但开药的时候他也没告诉我如果吃完三天的药没有感觉的话应该怎么做。

怎么才能让身体向好的那方面发展,对我来说就像迷一样。

2020-05
16

求别反复

By xrspook @ 16:53:37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上午,右归胶囊吃完了,所以我是有点心慌的,没有了那个药,我肩膀的疼痛会死灰复燃吗?中药在星期四的下午就已经喝完了最后一剂。我只剩下骨科开的药了,大活络胶囊到底有没有右归胶囊这么好使呢?为什么我反而会对骨科医生开的活血药有点不信任呢?我也说不准这到底是为什么。

昨天中午第一次开始吃大活络胶囊。下午的时候,我隐隐觉得上午已经松解的地方又开始紧绷,那些已经没有了酸痛感的地方酸痛再次回来。到底那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因为起码上完厕所提裤子的时候我是不痛的,文胸我也终于可以成功地在不非常痛的情况下扣上。这跟之前比起来,已经是长足的进步。上午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左肩膀依然不怎么做得了招财猫的动作。肩膀不能后拉到一定位置,手臂也不能垂直向天,如果硬来的话就会痛。我稍微进行了一点练习,加强感觉自己主动的冈上肌和冈下肌的收缩。貌似到下午的时候,上翻稍微好了一点,但是原来比上翻相比,下摆更难。下摆的时候,我的上臂根本没法提高到和地面平行,摆下去的那个动作更加是各种作死。把上臂尽力做到和地面平行,一个地方会痛,把前臂尽量下摆和地面垂直,另外一个地方也一起痛了。混合痛起来的时候,根本说不准到底是哪里。

回家的路上,我感觉左手有点麻,是那种血液不畅的感觉。当我把左肩上的背包带用右手提起来以后,血液貌似恢复了,麻的感觉没有那么明显了,因为昨天晚上塞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8点。中午1点多吃的药,到晚上接近9点才吃第二遍,我感觉药效已经逐渐消退了。如果药效退了,我就会觉得痛。以后该怎么办?难道要一直请假看医生吗?

今天我的首要任务去剪发。我跟我妈一起出门,我去剪发,她去药店给我抓药,顺便买了两种贴膏。之前我有撒隆巴斯的,但问题是那已经是两年前买的了,有效期到这个月,我最严重的时候曾经贴过,感觉没什么效果,于是就没有贴了。昨晚睡觉之前我又贴了两片,相比于之前,现在我算是有点感觉了,而之所以有感觉,大概是因为里面有薄荷和樟脑,到底水杨酸甲酯有没有起到镇痛的作用,这个就不知道了。我妈在药房买的那两种贴膏,10片才三块钱,但是撒隆巴斯我查回当年的订单,40片32块钱,现在价格已经翻了一倍。其实我也搞不懂,把贴膏贴上去以后到底是肌效贴的原理起了作用,还是里面的药物成分起了作用。我妈总觉得肩膀疼痛应该靠外用药解决,而根本的东西,应该是调理我的本身,让大姨妈重新归来。今天中药,是我按照上周中医生的冲剂配方转化出来的饮片分量。在冲剂里,薄荷没有后下这种说法。但在饮片里,抓药的人把薄荷另外拿开了。而我在煮药的时候,一开始就把所有东西都扔进去,因为这件事,我又被我妈臭骂了一顿,说我浪费了一剂药。

去药房抓药,三剂药加起来50块钱多一点。药里面最贵的两味药材是柴胡和当归。当归贵这个我可以理解,这种东西从来都贵,但原来柴胡也很贵,真是让我挺惊讶的。我是从那个经典的感冒冲剂小柴胡颗粒里面听说这种药材。很多人感冒就会喝那个东西,但在我印象之中,我几乎没喝过。小时候,小病的时候我妈会给我煲一个甘和茶。

家里最传统的那个中药包已经烂掉了,所以今天我用的是养生壶煲中药。

2020-05
15

痛的觉悟

By xrspook @ 8:32:55 归类于: 烂日记

在没去看医生之前,每一次醒来我都希望自己肩膀的疼痛有所改善,但实际上每一次都非常失望。去看了医生以后,尤其是开始吃月经的那个药以后,奇迹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生。那已经不是半天或一天起效的问题了,而是每一次吃药之后都能明显感受到症状的改善。于是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我甚至觉得,之前痛得死去活来是一场梦吗?那真的发生过吗?为什么现在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有些人活了一辈子都没经历过这种事,但或许其实人如果是自然死亡的话,可能必然会经历这么一段时间,只不过,他们经历了之后,没有像我这样,奇迹般康复了,然后可以把这段神奇的经历记录下来。

还记得外婆去世之前,经历过好长一段时间骨头痛,哪里都痛。是那种碰一碰都会痛的状态。不只是外婆,据说我的伯公去世之前,也经历过这个。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疼痛会突然袭击他们,正如我不知道为什么肩膀疼痛会突然来冒犯我。外用药没有效果,热敷感觉会好一些,但是不可能一直都热乎。我的肩膀倒没至于碰一碰都很痛,但是任何一个动作都会导致疼痛的发生,这是显然的。所以说换而言之,当他们痛的厉害的时候,如果内服一些去湿活血的药物会不会好一点呢?又或者到达那个状态,大概是因为大脑跟身体说,我们快要结束工作了,所以先降低工作量,心脏血液的供出少了,首先体现出来的我觉得应该是四肢。通常,这些部位正是老人痛得最厉害的地方,躯干没那么严重。当人遇险,比如说到了一个极冷的环境,身体会主动降低向四肢供血,也要核心区域的温度,于是这也就可以理解,当大脑说要刹车的时候,首先供血不足的是四肢。我不知道这种疼痛能不能用神经类的药物控制,起码把那屏蔽掉。因为我痛得厉害的时候没吃过止痛药,所以这个我不大清楚,但我知道,外用药几乎是毫无效果的。如果你只是涂上去,而不进行揉搓或者其他按摩。我不知道老人家到了最后的时候是否还觉得非常痛。还是说痛到一定程度之后,人就麻木了。先是减少四肢的供血,然后是减慢身体的新陈代谢,降低消化速度,然后降低呼吸强度以及频率。几乎每个自然死亡的老人都会在最后阶段进入一个几乎吃不下东西时期。人不吃不喝之下肯定不能工作。最后必然会发生的是呼吸及心脏停止。到底是呼吸先停止,还是心脏先停止呢?我不知道,但是在这两个停止之前,通常他们好几天之前的食物及水摄入都已经极少。为什么大脑会突然发出我们要结束工作的信号呢?有些老人没有经历过这些痛苦,可能是在睡梦之中,也可能是在日常生活之中突然就走了。我也说不准这到底是不是人们所说的福气?他们突然身体里的某个病变,比如说某个血管突然堵了或者爆了。这种算不算是自然死亡呢?而那一种需要经历过疼痛,经历过缓慢,最后才停止呼吸的,我觉得才算是完整走完了一个纯自然的流程。到底是谁发出我们要停止工作的信号的呢?!!!!可以肯定的事,这事没有任何征兆!

如果在外婆痛得厉害时候,医生能给她开一些活血的药物,可能她会感觉好些,但是那个老机器能不能经受得起那么那么强力的药物呢?每次回想起来,外婆很辛苦,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无能为力,挺残忍的。但一定程度上,我又明白那是一个必定要经历的过程。如果在医院,医生会怎么办呢?给她打一针止痛药,给她来点肾上腺素,当他的心脏停止的时候给她做几个心肺复苏?

这一次肩痛之后,我突然明白到一些或许不是我这个年龄应该感悟到的东西。

2020-05
14

神效

By xrspook @ 8:59:5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不明白为什么外国人为什么总是不把中医当作一回事,我个人觉得,中医的博大精深一直以来都是难以用常规的科学去解释的,但这不等于那就不科学。前天上午我去麻涌医院看病,医生开的除了止痛药以外都是中药和中成药,反正简单来说就是没有那些非常详尽的西药说明书,而且里面的有效成分也不会说得很明白。虽然他们把主要成分说出来了,但具体配比显然是商业秘密。这完全不影响那些药的效果。医生开的药,我只有止痛药没吃过。看到骨科医生开的那盒叫做分散片的东西,虽然没看说明书,但我也已经猜到估计是止痛药。止痛药这种东西,能不吃就尽量少吃,在我记忆之中,我就没吃过几次止痛药。据说吃止痛药是会上瘾的,这个我不知道。外国人总是把疼痛让止痛药去解决,但中国人通常不这么干。中国人也不是真的没有止痛药,不过可能也是一些混合成分,到底具体中的哪些起的作用不知道。都说凡药三分毒,能不乱吃,没事当然不吃,但肩膀已经痛得死去活来,光用外用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不吃药简直日子都没法过了。

在吃内服药之前首先我是用的外用的沙隆巴斯,那些胶布刚好这个月到期,我感觉贴上去没什么感觉,无论是皮肤层面的还是深层次的。不知道是到期了药效不好,还是怎么的。最重要的我感觉是贴撒隆巴斯的时候实际上我并不知道病灶在哪里。所以只能哪里痛就贴哪里,但是痛的那个地方并不是根源,所以疼痛无法缓解。接着我用的是扶他林。扶他林这个东西用在肌肉酸痛方面非常有效,尤其是乳酸堆积之类。睡个觉,基本上醒来的时候已经缓解了非常多,但是扶他林对我还是没有效,跟萨隆巴斯类似,因为我涂扶他林的时候我并不很确切地知道病灶在哪里。第三种我用的是虎标正红花油。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起到了活血化瘀的作用,反正涂上去以后皮肤火辣辣的,但也不是所有皮肤都火辣,只是某些部位的皮肤感觉特别明显。相比于之前两种,正红花油算是让我有点感觉,但是不是真的起效了,这个很难说。

中成药和中药我是前天开始吃。中午的时候我把骨科的中成药跟月经的中成药一起吃,下午再吃了一剂中药。这些东西第一天没有给我缓解太多疼痛,但是睡了一觉以后,奇迹发生了。起床要穿衣服的时候,效果很明显!当我上厕所,要提裤子的时候,效果更明显!昨天走路的时候,我终于不再感觉到,一步一痛,那种感觉是每走一步每震动一次肩膀都会痛。走平路尚且会痛,就更不用说下楼梯的时候多纠结。改变体位,比如蹲下的时候也会痛。从前天晚上开始,我就只吃月经的中成药,因为我妈说骨科的中成药跟月经的成分差不多,两个一起吃会有问题。前天没什么感觉,昨天吃月经中成药的时候,基本上我可以感觉到吃完药以后大概半个小时,肩膀的疼痛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缓解。不是一下子从痛到不痛,但是之前微微痛的地方,现在没感觉,之前一动就会痛得要死的地方,现在只是隐隐作痛或者有点酸痛。之前想都没想过可以做到的动作,现在可以稍微向那里靠拢了。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那个叫做右归胶囊的东西。昨天搜索了一下,原来那是个古方药。那个东西最经典的用途是治疗阳痿。阳痿是一个通俗的词,大家都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它的具体功效实际上是治疗肾阳虚。翻出两年前中医生开的方子,当时他只给我开了三剂中药。即便那时我已经三个月没来月经,他自信地只开三剂中药,也没叫我复诊,我的月经就正常了,实在太牛逼。通常遇到三个月没来月经,西医的妇科医生通常会直接给患者开黄体酮,因为除了那个东西,已经没有办法让患者解决问题了。黄体酮的确会你几天之后来月经,但之后呢?长期服用黄体酮显然是非常不靠谱的,会对那个东西产生依赖。而这一次,中医生除了开了三剂中药以外还开了一只很猛的中成药。对比过两年前的药方和昨天的药方,药物基本一样,今年的方子比之前多了一个薄荷。有一半药物的用药量是一样的,而另外的一半则增加了不少,我逐个搜索那些药材,通常都是用来治疗肾虚的。看诊的时候,他根本没有问我大小便如何,他只是把我的脉以及看了我的舌头,就可以做出这样的定论,实在是厉害。这方子没有变,只是改变了其中的药物比例。这让我想起了自己使用Excel的时候,只用一个数据透视表,但是却能玩出很多花样。

在看月经的时候,我有跟医生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月经没来的原因,所以肩膀痛。我不知道医生有没有听进去,他会不会觉得这是因为我湿气太重,血气不畅而导致的肩膀疼痛?从中医的角度看来,绝对是非常有可能的,但是一个内科医生会对外科的那些痛症了解吗?事实证明,或许他真的听进去了,而且他也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反正他的药对我的肩膀痛起效了,而且效果相当明显。

推拿按摩的确能解决很多问题但一个精湛的按摩师必须也得通人体内在运化,因为有些痛症真的不是因为突然的外力损伤。

2020-05
13

一天看完

By xrspook @ 9:34:4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一个早上我看了两个种类的医生,一个是中医科的,一个是骨科的。我知道我看这两个医生一定会叫我去做检查,而且我也已经预料到他们需要我去做什么检查。我首先去看的是中医科,看的是月经不调。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我知道医生一定会叫我先去照个B超。如果我是在省中医院看病,或许医生不会一下子就叫我照B超。但显然,麻涌医院的这个医生有这个习惯。还记得上一次照B超憋尿的时候,我花了我很长时间。这一次我早有准备,从单位出发之前我又先喝了一瓶700毫升的水。交完钱开始等待做B超的时候,我又陆续喝了一升的水。700毫升的水我是快速喝完的,一升的水,我这喝得慢一点。因为我还非常记得,上一次憋尿憋半天都不成功的时候,我到处翻资料,最后才发现,水要慢慢喝下去才容易让膀胱充盈。这一次,在轮到我之前成功完成憋尿,但是这一次也好险,因为如果时间再长一点,我真会憋不住,因为在那里照B超的孕妇实在太多。这一次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孕妇。上一次因为我花了很长时间憋尿,所以照B超的医生在等着我,中医科的医生也在等着我的报告。现在理论上还属于新冠疫情期间,所以我感觉医院应该没那么多人,但实际上,麻涌医院的车水马龙,实在让我震惊了。

现在的麻涌医院也已经改名,叫做东莞水乡中心医院,从之前的二甲变成了三甲。现在等级还没升上去,因为还没搬到新的地方。我觉得非常牛逼的,是麻涌医院的中药开的居然是冲剂的方子。那并不是中成药,而是配置出来的。有效成分是颗粒状或者是粉状的,经过混匀以后分装,然后密封。于是从前一大包药材还得自己煲,现在变成了像速溶咖啡或者奶茶之类的东西。如果他们的脑洞再大一点的话,我觉得他们完全可以再配个杯子。这样就更像是市面上卖的速溶溶咖啡或者奶茶了。对消费者来说,显然那样也会更方便。现在他们把一剂分在两个小塑料杯里。但如果像我这种人,一次性就把两个连在一起的被子都是开,倒的时候就非常有可能洒出来。那些粉末非常容易受潮,洒出来的东西就粘乎乎的。我喝了这么多年的中药,从来没有喝过这么高端的。之前我见过代煎的,就是帮你直接煮好,装在密封袋里,要喝的时候就热一下。昨天我见的那个款式比代煎更方便。因为粉剂的话,常温储藏就可以了,如果是那种已经煎好的东西,没有喝之前还得找个冰箱伺候。

看完中医科之后去看骨科,其实在看之前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要去看骨科。但是骨科门口挂着一块头颈肩腰腿痛的牌子,所以这大概就意味着有这些痛症就要去那个科室。果然,医生又把我叫去做X光了。刚好昨天又可能不只一个单位的人过去体检,一大堆的人等着做胸透。但我这种特殊的方式跟他们批量的排队方式还是有区别的,所以照了几个批量的以后,我就插单进去了。我以为这次照片会挺麻烦,结果只是两个姿势就搞定,最后连片子都不打印出来,医生只是给了一个A4纸的检查报告。但是,实际上骨科的医生可以在电脑里看到片子。

麻涌医院的样子的确很土很旧,但是里面用的那套东西,尤其是医生专用的那些东西挺紧跟潮流的。起码现在你去广州一个二级医院,估计他们不会给你开配方型的中药冲剂,而且非常快就可以拿药了。

我请了一整天的假去看病,结果半天就搞定了,所以中午就自己搭车回来。吃过饭以后就把身上的衣物以及带过去的袋子全部拿去洗,我自己也从头洗到脚,因为我总觉得在那个地方待过,有点恐怖。为什么从前我去医院的时候就没有这个感觉呢?新冠疫情,真的改变了我过去的很多习惯。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