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9

都快结束了

By xrspook @ 17:43:38 归类于:烂日记

连续放假四天,我完全都落入生病的节奏中。除了第一天早上去了医院看病,余下的所有时间我都呆在家里。而呆在家里的绝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睡觉。今天稍微好一点,上午我没怎么睡觉,而是用来看电视了。之所以这样,因为今天的精神比之前好,也不觉得头痛了。这样很悲催。这四天假期是我往后用八个连续工作日换来的,但现在不得不就这样草草收场。在放假之前我曾想过这几天我要去做些什么,我要去跑多少等等,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无所谓可惜不可惜,因为生病这种事谁也无法预料。连最简单的洗澡也变得很困难的时候,其它东西当然可以全部都妥协掉。至于跑步,我甚至不觉得这个月我可以完成160K的月跑量。因为通常来说下雨跑步完全不成问题,但现在我双手的这种情况下雨我就不能跑步。要等双手完全痊愈结痂并退掉,估计需要大概半个月或者以上的时间,而这段时间的天气预报基本上每天都是雷阵雨,中到大雨甚至暴雨。160K对平时来说那只是一个只要我愿意就可以做到的事,现在看来,这真的很困难。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跑步了。这是自我开始跑步以来几乎没有试过的事。大概这次老天是让我学会要有所妥协。跑步并不是非如此不可。虽然很多时候不想去泡,纯粹是因为人太懒,但是真的很需要聆听身体的声音。在这些不跑步的日子里,我没有觉得自己的体重暴增,虽然几乎没有运动,每天只是睡,吃完就睡。没有跑步就没有伤害,没有因此而造成的各类疲惫酸痛那个。其实有时候我觉得自己非跑不可,只是自己不想在数据上落后。于是,到底每个月160K的跑量是不是真的很过分呢?我最疯狂的时候曾经连续好几个月超过200K。如果不打算参加任何比赛,为什么要用160K的跑量呢?显然这样的跑量长期以来证明了并不会对我造成明显的伤害。除非我要故意增加训练强度。但实际上从心理上说,当我想偷懒不跑的时候几乎不容缺席,我必须按照我的预定计划执行。当然我可以把,跑步的日期在一周的四个工作日里调整一下。如果前两天不跑,最后两天,我就要连续来个背靠背。

这几天休息的日子我睡得很多,如果平时也这般睡,我一定会睡得腰酸背痛。但这几天却没有发生。大概这是因为这是身体自己的需要。这个假期开启前做好的所有外出计划全部都泡汤了。本该做的没办法做,本来希望去做的,也没有机会去做。到今天为止最后一天假期结束。这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也正好到今天为止,我的发烧几乎也好得差不多了。在单位的同事看来,我就像没事的人一样,只有在爸妈的眼里才知道原来我歇菜了这么一回。有些痛不能说、不该说。你只能自己扛着。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的运气不错,但今年的这个时候,我很倒霉。希望这些倒霉事随着这一次的康复也会渐渐离我而去。毕竟这么郁闷的事也都被我一下子遇上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呢?

回想起来,今年5月骑着单车在广州去不同的电影院看看Dangal真是一个非常美好的经历。有时间、有精力、有兴趣,真好!如果加班插一脚过来,那肯定会泡汤。

会好起来的。

2017-07
8

儿时味道的药水

By xrspook @ 18:06:13 归类于:烂日记

每一天都在吃饭吃药睡觉之间不断循环。前两个是必不可少的步骤,最后一个睡不睡得安稳,还得看情况,非常有可能躺在床上辗转,无论如何都睡不着。那意味着可能我在发烧,又超过38℃了。在其它情况下,如果我觉得自己在头痛,通常意味着我也在发烧,但如果没有伴随肌肉酸痛之类的,可能是低烧38℃以下。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烧持续时间可以这么长,但你又说不准体内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发烧持续。

先是趴街把双手给摔烂了。然后是喉咙不舒服,接着是发烧外加上呼吸道感染。昨天连大姨妈也光临了,所有东西都叠加在一起,没有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想想都醉了。但其实如果不是这个步骤,而是有些颠倒的话,我又能怎样呢?如果手摔烂后的一两天大姨妈就来了,我一定会郁闷死,因为当时的手相当不方便。如果是发烧之后才趴街,有可能伤口感染的几率会大增。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要一起出现来折磨我,但我知道这大概已经是最坏的状况。以前这些糟糕的事也曾分别在我的人生里出现过,但叠加起来还是头一次。我试过外伤,然后伤口感染,但没有发烧。我也试过发烧,持续好段时间,但当时我没有外伤。大姨妈这种事正常的话每个月都会发生,即便你非常不喜欢。

每天都睡很多,我也不知道是药物起的作用还是因为只有躺下什么都不动,我才会好过一点。白天睡觉的确我的感觉会好一点,但晚上睡觉几乎每次都是折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睡太多了,还是因为发烧那种事,对我来说在晚上才比较突出。连续两个晚上我都没怎么睡好,甚至昨天晚上,小米手环说我连一分钟的深睡时间都没有。

外伤那种事总有一天会结痂会痊愈的。发烧这种事,高了你就用药物把它降低。低烧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慢慢恢复就会降下去。至于大姨妈来了一段时间以后,她自动会滚蛋。小时候我经常生病,在我记忆之中却没有现在这么痛苦。在儿科诊室你几乎看不到高烧的小朋友会因此而不活泼之类。难道小朋友就不觉得痛苦吗?在成年人的内科诊室外面,你会明显看到发烧的成年人都一副病殃殃的样子。这是因为成年人的应急性比儿童剧烈吗?换句话说,小孩虽然还是一样的精力充沛,但实际上他们有可能已经生病了,作为家长必须得时刻留意。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很怕痛,很怕打针,也不喜欢吃苦的药。但实际上这些东西根本避无可避,除非我真的没生病。现在我还依然怕痛,所以当要打PP针,开始用棉签消毒的时候,我会不自觉地肌肉收缩。但实际上把针扎下去以及推进的过程并没有那么痛苦。我们只是一直都臆想觉得那会很痛。打针之中最不舒服的皮试,我也觉得那没什么了。这大概是因为我已经经历过比那更痛的东西。但即便如此,在开始之前我还是会怕。但我不能因为害怕就逃避就不去做。前两天医生开的药里面有一瓶让我尝到了儿时的味道。那个味道实在太熟悉了,从前那个罐装在半透明的塑料瓶上,那个瓶子有刻度。通常情况下一次会开两瓶,一瓶是可乐色的一瓶是乳白色的。乳白色的没什么味道,但可乐色的很难喝。而前两天医生开的那一瓶琥珀色的药就是从前可乐色那一瓶的味道。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吃过那个药了。现在估计再也没有从前那种包装形式了,正如从前除了胶囊以外所有药片都是散装的,现在都不一样了。换了个样子,换了个包装,价格贵了不少,但实际上味道还一样。去医院看病绝对是一个花钱买难受的过程。把这些钱都省下来,我又可以买一双新跑鞋。

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只希望现在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倒霉事能尽快过去。

2017-07
7

半夜发烧

By xrspook @ 12:42: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大概有27℃。但我穿了软壳外套和长裤睡觉,还是觉得很冷。所以我就脱掉了软壳,从衣柜里抽出了高中校服的大衣。同时也从衣柜里出抽出另外一张毛巾被。即便穿得这么夸张,我还是觉得有点冷。正常来说,这样的穿着在20℃以上也算是很夸张了。睡到半夜,我终于觉得有点热,所以就把衣服拉链拉开了。

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所以才不断辗转。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着。因为一直都感觉各种不舒服,刚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很冷,接着是头痛。不知道那种头痛会在什么时候袭来。反正那一下又一下的,让人很崩溃。这个晚上真的非常的漫长,我真希望快点天亮我就可以起来了。晚上去了个厕所,感觉晕乎乎的。回到床上,测了个体温,39.2℃。所以我毫不犹豫就去客厅找出了昨天医生开的退烧药。啃下去一片再说。吃完以后,我才想起是不是要在吃退烧药之前先吃点其它食物?但那时候我不觉得饿。我马上回到床上继续睡觉。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满身大汗。穿来睡觉的衣服是全棉的,所以很大一股馊味。连我自己都嫌弃自己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退烧药居然这么厉害。竟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就让你发汗到那个程度。具体是怎么做到的我不知道,因为我已经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头没有那么痛,也正是因为头没有那么痛,我才真的睡死了。把退烧药吃下去以后,昨晚我才算是真的睡了个安稳觉。睡沉了的时候不会转来转去,一个姿势就够了,再次醒来。六点钟闹钟的时候,我再次量了一次体温,37.7℃。虽然还处在低烧的状态,但显然那种感觉比昨天晚上好太多了。起码我不觉得冷,也不觉得很头痛。真心没办法想象那些发烧超过41℃的人到底什么感觉。

其实昨天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医生会开六片退烧药。昨天中午吃了一片,整个下午几乎就没有再烧。但到了晚上快睡觉的时候,我又感觉弱弱的发烧。虽然那时觉得很冷,但是体温只有37.2℃。我问我妈要不要吃退烧药,她说还不用。今天早上再跟她说,昨晚我问她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发冷了,我妈就说如果我觉得冷,其实就应该吃了。我至今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人发烧的时候反而会觉得冷。体温高了,不是应该更觉得热吗?但发烧的人通常不会出汗。觉得好热了,怎么可能不出汗?!我这种突发的发烧,估计医生也猜测到会有一段时间的反复。所以开了六片退烧药,以防万一。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家里不用常备抗生素,但是退烧药这种东西应该常备。即便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起码也能在必要时候减轻症状。基本可以这么说,这种退烧药对我来说起效非常快,而且效果相当的明显。回想起来,初中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退烧药什么的,也去过医院看感冒,但是也没必要开退烧药。过去20年我都再没吃过这东西,想想都觉得这非常疯狂。现在这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了,问题将相当的严重。因为我已经在吃抗生素和抗病毒之类的药物,但是虽然那些东西持续深入,还是没办法压制住。所以退烧药就成了最后的筹码。现在我都想要不要入手几片退热贴。但我的发烧是全身性的,肌肉酸痛也同时出现,光是用头部退热这行吗?

疼痛和发烧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跑步那些事真的啥也不算了。

2017-07
6

烧软了

By xrspook @ 17:50:27 归类于:烂日记

身体太虚,连烧也发不起来。但是如果身体太好,指标还没出现异样,就已经觉得烧得整个人都晕乎乎,全身都酸软。昨天下午觉得喉咙不舒服,但纯粹只是那种甚至不会咳嗽的状态。想都不会想到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会发烧。早上4点多量基础体温,37.2℃,要是这个体温在平时估计还得加上个0.5℃或者以上。但是我还是爬起来吃早餐,然后继续睡了。希望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会好一些,但实际上不然。到七点多醒来的时候貌似那种晕乎乎的感觉比四点多的时候还要糟糕。七点多的时候量体温37.5℃。到九点的时候再量体温已经38.0℃。在七点多快八点时候,我吃了一支抗病毒口服液以及两粒红霉素。抗病毒口服液是家里本来就有的,而抗生素是前两天摔跤的时候麻涌医院开的。但即便吃了这两种药以后,我的体温还在上升。所以当时我决定还是得去一趟医院。

以最快速度换了衣服,公交车转地铁去到广医二院的时候刚好十点多一点点。我预约挂号的时段是10点到11点。在那个大屏幕前,我看了半天才终于发现我没有过号。之所以有这种纠结,是因为在普通医生那里居然有一个160多号的。但余下两个只是100零几号。找个位置坐下,等了一阵我才发现发热的要先探热。于是我就去护士台拿了个体温计。量体温的十分钟里,我看了无数次手表,因为天知道我会不会在那过程中就被叫号,但这种事最终没有发生。十点多再量体温的时候已经38.5℃。那个时候我觉得去医院这个决定实在太对了。但问题是按照一楼大堂的指示,38.0℃以上就要被分诊到发热门诊。我这样的体温该不会也会也被安排到那个地方吧。幸好这种事没有发生。全身酸软,整个人都有点模糊,只想有个东西靠着或者直接躺下。好不容易到10:45的时候终于叫我了。按照惯例先去验血。现在验血单有个好处就是那张单可以通过扫二维码用支付宝或者微信付款。所以总算做那个步骤的时候,我不需要去收款处排队。但问题是后来戳手指验血的那个地方相当多人。站在那条队上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完全站不住。不是因为我太兴奋了,而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整个人有点晃。到那一刻为止,从早上起床到那时我完全没有出过汗。

往后的事都按照一贯的正常步骤进行。什么拿报告回去找医生开药付款拿药。为什么开验单的时候可以用支付宝付款,但是拿药的时候却不行呢?其实我觉得如果他们一旦宝绑定了一个医疗账号后可以所有费用都从那里显示。你在不在那里付费提交是一回事,但是所有的付费都可以在那里显示。

在出门看病之前,我还想着可以之后和我妈一起去逛宜家和迪卡侬,但从医院出来以后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而我妈也已经默认今天我们的行程已经结束,接着就赶紧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妈又买了两个馒头,我在公交车上啃了,然后吞下一片退烧药。大约中午12点半回到家,回到家的那一刻,我总算感觉很热,出了一身汗。把衣服换掉的时候开风扇,即便只是很温柔的风,还是觉得有点凉。接下来的事就是把医院开回来的药全部吞下,然后去睡觉。第一觉醒来,原来还不到下午3点,第二次再次醒来已经快五点了。

我两个星期累加起来的四天假期的第一天,在发烧中度过了。撞邪这种事真不知道是怎么撞上了,但是如果真中招了,你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归档:2017-07-06 WWF

2017-07
5

撕开

By xrspook @ 16:32:40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单位的工会活动开始上瑜伽课,显然我的手不便参加,于是我就坐在一旁观摩,足足坐了一节课。看人家做瑜伽其实很有趣,因为各种动作跟你想象中的有非常大差别。有些动作有些人做不下去,有些动作有些人靠蛮力又做过头了。更多的情况是老师示范的时候貌似很简单,但是大家好像都做不到那个层次。瑜伽这种东西是因人而异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没必要强求一定要到达什么水平。他们一开始在打坐的时候,我就在努力把肩背部三条星期六晚上贴的肌效贴撕下来。那个过程比较痛苦,但是还可以接受。因为之前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大概也就是那个感觉了。其实那跟在身体其它部位撕个止血贴差不多,幸亏虽然我的手脚上的毛发比较多,但是肩背部的相对还算少一点。但这不等于就不痛,显然最好的方法貌似真的是慢慢地卷下来,但实际上在那个尴尬的位置,而我两只手又不方便,所以卷得很别扭。在一些实在够不着的地方就不是卷是硬扯了,但硬扯也是有艺术的。昨晚晚些时候撕那个我觉得还可以接受,大概是因为昨天下午我把早上护士遮盖在伤口上面的纱布和我的烂肉撕开。试过那种敏锐的痛以后肌效贴那也就不算什么了,毕竟毛这种东西狠一点的话刷一下就过了。但是你看到纱布的一根一根线粘在你的伤口,其它地方都开了,就那里粘着,无论如何怎么扯,好像都没什么进度,都不知道那是真的痛,还是你在心急。想无痛把那个东西扯下来绝对是不可能的,就看你的心理承受程度到底能去到哪里。也正是从那里我学会了一直是用某个力向某个方向拉扯,短时间内你看不到运动,但时间一长就会发生相对位移,东西也就能撕下来了。撕手上烂肉的纱布我是怎么干的,撕背上的肌效贴我也是这么干的。这种做法我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从感觉上来说是最容易避免疼痛的。要这么做得非常有耐心。如果不是自己动手,基本上谁也没办法做到这个效果,因为痛不痛,只有你自己知道,所以那个力度和那个时间完全是一种经验。我能告诉你的只是你要以一定的角度拉扯,然后慢慢来,时间一长肯定会掉下来的,这个进度将非常的缓慢。你得非常有耐心。因为我是怕痛的人,所以我不能理解那些刷一下就撕下来了的人是如何做到的。这在撕之前得有多大的勇气,又或者说他们完全就没考虑过有什么后果。直到刹那间痛了才在那里乱叫。因为我知道从伤口上撕下纱布非常痛苦,所以我宁愿伤口上面什么都不覆盖,但这不代表一定就是最好的。这样的确会让伤口快一点结痂,但问题是外面覆盖了硬的东西,一旦你有比较剧烈的动作。伤口将再次撕开。多次被撕开的位置长期以往将会形成疤。如果要做到无痕,就必须得保证伤口处在湿润的状态,但是要做到那样,除非一直有覆盖物,否则裸露在空气之中,无论如何做不到。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存在。不覆盖东西,显然更省事,但伤口再次破裂的感觉和从烂肉上撕下纱布不相上下。简单来说,这是横竖都是死的节奏。

最简单的其实是不要故意让自己去招罪,但意外这种事谁也说不准。如果跑步这种事会经常让我摔跤,而我跌倒的时候又总是双手中招是不是每次跑步的时候我都得戴上手套呢?什么类型的手套才能解决问题呢?用轮滑的肯定可以,但是那也太夸张了吧。在轻便与安全之中寻找一个平衡点,其实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就是一场赌博,在没有人为因素影响的情况下跑步摔跤概率很低,但事实证明这的确存在。

今天感觉很奇怪,有点上呼吸道感染的苗头。

Page 4 of 1,02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