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
28

开启野小兽战斗模式

By xrspook @ 10:45:39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天我都有计划,今天要做什么运动。当我打算周末休息两天的时候突然间也野小兽的夏日乐园赛在周五就开始了。如果那不是周五,而是再早些时候,那该多好,但这个周末刚好碰上我不回家,主要原因是东莞5月20日虎门出了一个无症状,按照广州的政策。回去居委报备肯定又是给我5次核酸,所以可以不回去我就不回去了。之前我纠结了一大轮到底怎么才能查到东莞的新冠疫情大数据,比如什么时候有确诊、什么时候有无症状。出乎我意料的是百度居然做了这个的大数据。他们只需要把官方的消息抓取一下,又或者实际上他们并不是抓取官方的消息,而是有内部途径得到消息。数据很简单,日期、地点、新冠阳性的数量。只要足够勤快,谁都能做出这样的数据图,但是对一般人来说,我为什么要每天都把当地的新冠阳性数量记录下来呢?对普通人来说,我只需要查找就行了。理论上当广州颁布第29号文的时候,他们就应该对应给出一个可以查询的工具,输入地区然后弹出结果。那个地区最后一次新冠阳性是什么时候的,如果来返穗,应该执行什么样的防疫政策。这种事情一定可以做得明明白白,但是他们却故意不明不白。目的就是要你一定给社区、单位或者酒店报备,但万一登记报备的人不上心呢,比如说某些居委因为通勤人员见多了,直接不理不睬,有些地方则是我不强制要求了,你自己保证来之前有做核酸,来了以后也有做核酸。当然肯定也有些地方就像我那个社区居委那样,认认真真地对应给出5次核酸纸。

明知要遇到5次核酸,所以我不回去,这可以让我和居委同志都少点麻烦。因为野小兽的活动是5月27日开始的,6月30日结束。这个活动我没什么盼头,我就只想把五关都全部闯过。得到一些城市勋章的。一开始我以为那是包邮的,后来才发现。原来即便全部通关,还是得付7块钱的邮费。那个盲盒的勋章如果不是经过通关获得的话还得花25块钱。25块钱买一个6*7 cm大小的别针勋章。对我来说肯定是脑子进水了。以前我参加过悦跑圈的线上马拉松。有一次我入手了完赛拿奖牌,那一次我没有报马拉松的长度。那是广州马拉松之,所以我付费买奖牌。因为那个奖牌很漂亮,而且那可是广州马拉松哦。悦跑圈的奖牌大概是20块钱左右,块头有巴掌大,是正常的马拉松奖牌大小,但是制作精美而且分量很足,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当然,如果我闯过了野小兽的五关,得到获取盲盒勋章的机会,我也会给那7块钱邮费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做盲盒。为什么不能每一个城市做一系列的挑战,完成那个以后就可以获得那个城市的勋章。野小兽的城市勋章里有广州,但既然是盲盒,我肯定不能奢望最终我到手的是广州的勋章。至于这个夏日乐园活动里面那些什么排行榜啊、晒感想之类的东西,我是彻底不想。首先我不是一个单车控,所以我不会每天没命地去刷那几个得分点的课程。只要刷够15次目标课程,对我来说就算完成任务了。接下来我会继续上我想上的课程。至于晒感想之类的东西,显然我已经不是那个年纪的人,不会跟大家一起内卷。要内卷我只会卷自己,不会主动进入跟别人一起竞赛的漩涡。

如果一切顺利,能按计划进行的话,周一我就能把五关的目标课程全部过一遍,之后就仅仅只是刷次数而已了。

2022-05
27

一周痊愈

By xrspook @ 9:24:33 归类于: 烂日记

上周这一次无心的失误,因为穿了新的回力帆布鞋,也因为玩的太过于兴奋,所以右脚的小脚趾磨掉了一块皮。那天晚上我是有点紧张的,因为我不知道碘伏到底能不能控制住组织液的渗出。通常这种类型的掉皮,如果发生在手指上,我不会担心会控制不住,但脚趾的那个位置比较尴尬,因为只要穿鞋就一定会造成摩擦。接下来的几天我消耗了好多根碘伏棉棒,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通常我都是两根棉棒一起上的。因为感觉还没有完全消毒到位,第一根已经干掉。之后我看了一篇东西说伤口的表面最好让它保持湿润,这样有利于细胞修复。之前我并不确定湿润到底是对还是不对,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的那些烧伤病人,通常都会在伤口上抹一些像凡士林一样的东西。显然这样有利于伤口的保湿,但抹了那些东西以后该怎么换药呢?把那些东西都擦掉,然后消毒处理吗?通常来说根据我以前的经验,如果要让暴露的伤口恢复,首先要保证伤口是干燥的。如果伤口一直的在流组织液甚至是流一些有蛋白质气味的东西出来,肯定不是一个好的苗头。如果伤口真那样的话,我只能跑医院了。在进行创口清理后,以前我的做法是涂上紫药水,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不提倡这样了。因为紫药水硬壳的覆盖,的确外面是干的,但伤口里面如果有炎症的话,没有一点办法,所以有可能你以为那好了,但实际上伤口里面在发炎,这种事我经历过。

因为伤口的部位比较特殊,穿鞋的话一定会蹭到,即便是穿拖鞋的时候也得小心翼翼。如果是人字拖还好一点,如果是普通的拖鞋。如果伤口裸露的话,随便就会碰到。

因为我知道了要保持伤口湿润才有利于细胞修复,所以这次我选择在伤口上涂抹百多邦。因为百多邦是胶状的,理论上涂上薄薄一层就能解决问题,但是为了让那个地方能保持湿润,所以我还是比较凶地多抹了一些,因为之后我还要在外面贴创可贴。创可贴的护垫部分有可能会吸收部分百多邦。之所以要在外面贴创可贴,是因为这样的话起码能避免在不小心的情况之下造成额外的摩擦。

如果在伤口上涂抹碘伏。碘伏很快就干了,会在外面形成一层保护膜。那层保护膜没有完全干燥之前,会有点黏黏的。如果碘伏涂得比较多,还会一直都黏黏的。但如果伤口还处在组织液渗出的阶段,即便涂了碘伏,因为组织液的原因,伤口依然会有点水水的。大概因为我开始涂百多邦的时候,其实伤口已经不怎么渗水了。当我撕开创可贴的时候的确伤口好像还有一点点反光,但起码组织液不很明显地渗透出来。

在使用了百多邦一天以后,我已经几乎感觉不到伤口疼痛。因为百多邦溶于水的,洗澡的时候我也没有特别不沾水之类的操作。我确信洗澡的时候那些水会把外面的百多邦给洗掉了。把脚擦干以后,我又直接在上面涂百多邦。

到昨天为止,刚好过去一周。第五天开始我已经没有在伤口上涂百多邦,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伤口已经完全硬化,摸上去已经没有感觉,湿水也没有感觉。虽然要穿鞋的时候,我还是贴上了创可贴,但这样做只是为了防护。在伤口的结痂完全掉落之前这个保护的操作还是有必要的。

我是个粗心大意的人,经常会遇到这种事,处理手段丰富,但在当真遇上的时候我总免不了紧张一番。

2022-05
26

激动啥

By xrspook @ 10:06:59 归类于: 烂日记

周二的晚上是单位运动会第2场男子篮球的比赛。我去到的时候正在打第2节。中场休息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替补队员上去热身了,我很努力地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从椅子上起来。第3节休息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冲上去捡了个篮球开始投篮。我只想投三分,但是从完全坐着不动到起来以后拿到篮球,我知道自己不会有一点手感、姿势不对、发力不对、肌肉没有舒展开来,所有动作都是硬邦邦的。在这种情况下,最容易出现三不粘。如果我一开始用来尝试的是罚球,估计效果会好一点点,但是当我拿到球以后就狠砸三分的话,那就纯粹是狠砸。很多个三分都砸不进,别人也不跟我抢,因为只有我一个女的在那里,我满场飞奔,自投自捡,估计他们会觉得这个人太神奇。神奇的点在于怎么砸三分都不进。但如果说很离谱吧,实际上又每次都只差一点点,有时是偏一点点,有时偏得厉害一点。我投的那个篮筐后面是一大块空地,所以一旦没有碰到篮筐或者篮板,我就得飞快地跑起来捡球。场下的人一开始的时候估计也有想过帮我去捡,但是看了几个以后估计他们会觉得直接躲开不挡我的路反而更好。三分砸了好多个,估计超过10个,但依然没有进,比较反常。除了身体僵硬以外,我也有些紧张,因为平时就我一个人,人多的时候没看到也顶多不超过5个,但是那天晚上那个球场的人随便超过30。三分球老是不进以后我随手丢了个两分,轻而易举就进了。场下那些观众居然欢呼了起来,我一脸懵逼。就只是进了一个普通的两分球而已,用得着那么激动吗?那不是很随意的事情吗?女生打篮球的人的确不多,女生执意去投篮的人就更少。很多女生在场地内任何地方以竭尽全力的方式把球丢出去,但估计依然三不沾。对我来说,在没有热身的情况下,三分球我是有点硬来的,但是随手个两分球,那是非常轻松、很控制的事情而已。场下的那帮人叫起来,那种状态就好像我赢得了比赛一样,这也太夸张了吧。

显然我不是那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人。如果我只活在别人的评价之中的话,我肯定不能扛得住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独自训练。一开始的时候,去篮球场我是有点紧张的,所以我很想拉个人陪我去,但是三次过后我反倒觉得我不想和其他人碰上。

单位的人通常来说下班就去吃饭,然后休息一下,接着晚上去打球。我们是5点下班的,但是饭堂的饭可能5点还没做好。匆匆忙忙吃饭,估计5点30之前能吃完。打球是个剧烈的运动,所以通常来说也得休息一个小时。正常情况下,他们大概7点会过去打球。无论是私下几个人练习,还是打比赛。对我来说,我只有两个小时,下班就立即得准备好,然后过去球场。在他们到达球场之前,我就得结束一切。有些时候状态一般,我没办法在他们来之前就完成我自己的任务。有些时候之所以无法做到,倒不是因为我的效率很低,而是因为他们早到了,比如有时6点30就到了,有时6点40到。但是一直以来他们从来没试过6点就到场,更多时候,尤其是一开始那几个月,我直接一个人干到晚上8点,即便干到那个时候,我也没有也没有遇到一个人,于是我只能去的时候独自开门开灯,然后我走的时候锁门关灯。去的时候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也没有碰上一个人。之所以这样,他们可能出去打比赛了,也有可能正在现场加班。我是那种加班起来就没日没夜的人,我的加班通常不在常规的时间内。在球场上你会看到我在没命对地投篮,加班的时候,我也在没命地干活。干的事情不一样,但核心驱动力是一样的。情况就好像《天龙八部》里的鸠摩智模仿众多武林高手的招数,看上去不一样,但核心驱动仍然是鸠摩智自己的功夫。

当我正在做一件事的时候我不想太多,只是一心把那做好。

2022-05
25

被欺负,但我不说

By xrspook @ 10:24:07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去几天我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给跑步机换一个跑板,显然这肯定可以做到,但是这有一定的成功率,如果买回来的跑板的孔洞跟我原来的那个对不上怎么办?如果跑板的孔完全对上了,但是跑步机的其它部件出了故障怎么办?毕竟跑步机是我自己拆的,即便我再联系官方售后,派个师傅过来装上了,如果仍然是不行,责任依然是我。一个跑板的价格大概200块钱,但是如果其它部件坏的话,更换的价格可能可以再买一台小乔跑步机了。我之所以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换跑板,是因为换了以后跑步机就继续是我个人的,我可以继续做过去三年我一直在做的事——一边看电视、动画或者电影一边跑。如果有些时候视频资源没准备好,我可以听歌。所有这一切都在办公室里进行,都只有我一个人。

如果没有了跑板,没有了跑步机。我只有两个选择,重新开始路跑,或者用单位的公用商用跑步机。

路跑理论上是最容易实现的,下雨跑不跑那只是个人的决定而已,只要不是雷暴都可以跑。当然,如果把下雨天气排除以后。还得考虑一个什么时候跑。理论上入夜以后是最正确的,但问题是现在单位的绿化最适合跑的那条路上面,每棵树下面都有射灯,从下往上照亮树冠,射灯方向为45度,就远处景观来说,这样没有一点问题,但是绿化旁边就是马路,就是那条调理论上用来跑步的路,这样的灯光。刚好直射进入人的眼睛。造成的后果就是路过的人觉得很刺眼,而且这样完全不能把马路照亮,所以万一马路上真的有什么小生物,比如蛇或者蛤蟆之类,人是看不到的。以前这条路没有射灯,但有普通的路灯,现在路灯几乎全坏了,只剩下射灯。所以你怎么可能在这条路上跑步呢?难道为了不被灯光亮瞎狗眼,晚上还要带着个太阳镜,但即便挡住了光,我还是无法避免路上说不准什么时候会踩到小动物。适合跑步的路一边灯光刺眼,另外一边完全没有灯。无论是哪一条,结论就是都看不清路上状况。也就是说根本不适合晚上跑步。如果要进行路跑,只能是在天黑之前完成。但是要在天黑之前完成就意味着有可能会碰到同事们开车下班。因为那条生活区里可以用来跑步的路还是半个停车场。之所以有这样的设计结论,因为这个单位的人不会在那个地方跑步,甚至不会在那个地方散步。对年轻人来说,除了上班就是窝在宿舍里捧着手机,对中年人来说,下班就是赶紧打卡,然后开车回家。没有人在这条路上跑,自然没人会觉得这里的设置有问题。

多年以前,当我在单位路跑的时候,我的跑步场地非常大,一圈下来已经1.6K。但后来作业区那边不让去了,那或者说其实我可以去,但我必须戴上安全帽。如果是晚上的话,还得穿上反光衣。还有一点就是因为晚上也是车来车往,所以不能随便穿插马路,但是即便我不随便穿插马路,货车司机开车也是很随意的,说不准会遇上什么幺蛾子。当年我的路跑线路最后缩成200米的折返,现在连那条只有200米的折返路线,灯光也把人劝退。所以这个单位没有跑步习惯的人,大家都不愿意运动,真不能怪谁。他们在蚕食扼杀我的兴趣,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自救,所以过去三年小乔跑步机是我仍然跑步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现在命运逼迫我是时候做选择了。

2022-05
24

终于入手了金庸全集

By xrspook @ 10:07:16 归类于: 烂日记

几乎可以这么说,周日我纠结了一整天,周一早上要怎么回单位。最终我还是决定周日晚上吃过晚饭就回去,但怎么回去呢?一开始我打算的是自己做搭公交,但问题是开始吃饭的时候已经超过晚上6点,麻涌的公交车最后的发车时间是21点。理论上我可以在21点之前搭上最后那班611,但如果赶不上呢?如果时间再早一点,我会毫不犹豫选择搭公交,但问题是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最后我选择了跟另外一个同事碰头,然后一起打滴滴回去。从天河北打滴滴回单位,一共花费了130多块钱,用的时间倒不多,大概不到一个小时。虽然是两个人平分,但也花掉了66块钱。我搞不懂那些年轻人到底为什么会选择打滴滴这样上下班。虽然频率不高,一周才一次,但是这样的花费,对我这种一直以来都是以公交出行的人来说实在太多。城轨的建设速度如果快一点,地铁的建设速度如果再快一点,我就没有这种烦恼。但无论是哪一种,遇到新冠疫情这种东西,出入站都得检核酸。一旦某个城市出现状况,另外那些城市又开始飞站,又或者直接停运。以前我觉得高铁会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半径,但显然在新冠疫情面前,所有东西都是苍白无力的。

回到单位以后顺便去收了个快递。我有三个快递,但实际上我只拿了两个,因为余下的那个有15公斤那么重,暂时就不拿了。拿走的快递其中一个是一套内六角的螺丝刀,另外一个是两本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现在拿快递我都习惯了里里外外都喷酒精,但就因为我太习惯了。打开包装以后,看到那两本书外面有塑封,所以我又彻底地喷了一轮酒精。但书本的塑封只是不让页面散开,不让里面的书签之类的东西掉出来而已,实际上并不密封。所以当我发现有点不妥当,赶紧撕开塑封的时候。书本的外皮已经被酒精搞得有点褪色。两本书都这样,虽然书本里面没有受影响,但是书皮的受伤也让我后悔了好些时间。

昨天当我大件收货的时候,再也没有犯同样的错误,因为那是一箱书,那是一箱广州朗声2020版的金庸全集,一共36本,重量大概是15公斤。那个外包装我里里外外都喷了酒精,但是拆开以后。那个原版的金庸全集纸皮箱我没有再做喷酒精的操作,而是用拿擦手纸沾了酒精之后,在表面上擦了几遍。

对别人来说,金庸全集大概就只是武侠小说,但对我来说,那是情怀。与其说我想看这些书,不如说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有把这套书买下来的念头。小学的时候每次去新华书店,如果看到货架上有金庸武侠小说,我总会注视一番,数一下他们有哪些,哪些没有。当我还是个孩子,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我无数次想象有一天我能把全套书买回来。但实际上当我工作以后,我却没有了这个念,直到金庸去世的那一年,我的欲望又变得越发强烈,但是在看到价格之后,我退缩了。这一次我终于把这套书收入囊中,花费了670块钱,这套书的定价是1280.所以我几乎是以一个5折的价钱入手了一套正版。初中的时候我也买过金庸的武侠小说,但那时候买的是口袋装,而且买的不是全套,而这一次,我买的是大32开本。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把那些书的塑封拆掉,一本一本重新阅读。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时间能告诉我。

从我开始读金庸的武侠小说开始,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快30年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