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
25

六天四次核酸

By xrspook @ 10:11:39 归类于: 烂日记

在今年5月底之前,我一次核酸都没测过,尽管2020年头好像新冠病毒在中国肆虐得挺厉害,但实际上我一直都很安全。虽然某些周末我没有回家,但是那纯粹只是我个人的选择,如果我要回去还是可以的,没有封锁、没有隔离。只是那时刚刚接触到那个东西,心情比较紧张而已,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从上周六开始到昨天6天的时间里,我测了4次核酸。这种测核酸的频率让我觉得自己要不成了医务人员,要不成了某些密接的隔离人员,但实际上我是个干干净净打了两针疫苗的绿码路人甲。多年以后当我重新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肯定会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这4次核酸里面三次我都是在东莞做的,每一次检测的机构都不一样。不得不说,其实东莞的核酸检测结果出得很快,当然这是相对于广州而言的。是因为广州要检验的多一点。还是东莞的检测机构其实也很牛逼呢。东莞有很多第三方核酸检测机构在松山湖。其实东莞的检测量也不少,东莞的人口有接近1200万,而广州则有1800万,但是东莞测核算基本上是全市一起来,即便分批也大概只分两天。广州要玩成全部的核酸检测那是一个一个区逐步开展的,整个是如果要全部算上,可能得三天或以上。这还不包括某些比较边缘的区域,比如说从化花都之类的不会像老城区,比如荔湾海珠越秀那样测得频密。

昨天上午接到通知,下午麻涌要进行第4轮的全员核酸检测。这个核酸检测下午开始,晚上就得结束取样。所以留给大家的时间很少。但是经历过那么多次以后,哪怕只是在一个村里,他们也可以分布很多个采样点,尤其是在那个最大的点可以分很多条队,所以广场很大,采样的护士有很多,虽然人也非常多,但实际上速度是很快的。安排在下午的核酸采样我们只会遇到两种情况,一个是烈日当空晒得半死,另外一个是狂风暴雨被淋成了落汤鸡,昨天我们遇到的是第2种情况,虽然准确来说雨也不是很大。但大概是因为等待的那个区域排水不怎么好,所以地上老是有积水。虽然我穿的那双是号称全防水的户外鞋,但貌似我的袜子仍然湿了。

要去核酸采样,我什么都没带,带着个手机就去了,所以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我只能从坚果云把小视频和字幕下载回来,然后不断地重复播放并且一直模仿。虽然那个小视频就只有几句话而已,但是那可是西班牙语,那可是作死的语速。虽然我已经重复了一路,但我依然没有成功模仿下来。当年学英语的时候我也这么绝望过吗?大概当年我们模仿的那些教材磁带不会有这么让人痛不欲生的语速,而且所有发音都是标准的,不会有个人风格的快速带过。但显然我已经不是当年刚接触英语的小学生了,视频是我选择的,模仿也是我选择的。所以我必须硬着头皮把这个东西啃下来。排队排在我前面和后面的人肯定觉得这是一个疯子。一边在听视频,一边在那里磨叽,而且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别说他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实际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正是因为有一直都被卡死在这个模仿任务上,所以我并不觉得雨中的排队有多痛苦。反正整个广场上千人,痛苦的不只是我一个。想到这一点,就不觉得这有多难了。

之前我已经说过,但是我还是要再说一遍:现在我们的生活要不就在等待核酸采样,要不就在等待核酸结果。

2021-06
24

刚好

By xrspook @ 10:01:04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宿舍隔离的两天里,我重温了两个之前有做,但已经很久没做过的运动,比如说动感单车,也比如说普拉提。

动感单车,我先是做了个5分钟的自由骑行,对我来说那是个热身运动,通常我在上车之前不会先做其它运动,所以如果一开始我就进行12分钟的间歇训练,我会死得很惨。动感单车到底已经买了多少年了,我已经算不清了,但是把动感单车放到宿舍后,其实我用的频率很低。不知道为什么,相对于跑步机来说,动感单车更容易让我大汗淋漓,而且感觉到酸痛,大概因为跑步跟骑车调用的肌肉群不太一样吧。我向来大腿都胖,所以坐姿骑行的时候总感觉大腿内侧会跟那个座椅摩擦,所以我必须得穿单车裤,如果是普通裤子,非常容易卡住。跑步的时候我可以主动提速并维持一段时间进入喘不过气的状态,但问题是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不会干那种事,但是如果我是在动感单车,我在进行12分钟的间歇课程里,我肯定会遇到这种事。

其实在12分钟的骑行训练里,那些高强度的站姿骑行我可能没有必要把自己拉爆成那个样子,通常来说坐姿骑行的时候,我会把助力降到30%以下,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真的恢复过来。站姿骑行的时候,我会把主力加大到百分之70甚至80以上。这就意味着哪怕我的踏频不是很大,但是因为阻力够意思,所以大概我只需要用50%,最多不超过60%的时间完成他们定给我的站姿骑行目标。我不知道那个进度条到底是怎么计算的,是用功率去换算还是说根据我的心率数据之类。换算的话,感觉可能他们会按照我的身高体重、助力以及踏频计算我的功率,这是我瞎猜的。在恢复的坐姿骑行阶段,我大概也是用不到60%的时间就可以完成既定的进度条任务。也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有余力,所以到后面的时候我已经在放水了。

动感单车要实现同样的功率,除了加大阻力还可以加快踏频,但貌似站姿骑行的时候加快踏平对我来说难度挺大,如果在坐姿骑行的时候要我加大阻力难度同样很大,所以我只会在坐姿骑行的时候加快踏频,在站姿骑行的时候加大阻力,这对我来说是比较自然而然的事,但或许就训练来说,其实我在故意选择一个比较舒服的方式偷懒。前天在5分钟的热身以后,我连续进行了两个12分钟的间歇训练。两个训练加起来高强度的时间大概是接近600秒也就是10分钟。两个12分钟的间歇训练,高强度的分布是不一样的,第1个我选择的是菜鸟的的课程,所以里面的每次高强度时间会比较短,好像只有30秒,但次数比较多,而另外一个是老手的课程,里面的高强度跟恢复期相对来说比较均匀,相对来说高强度持续的时间会长一点。我先做菜鸟的课程,再做老手课程,这样的安排是正确的。因为当我进行老手课程的时候,实际上我的心率已经提高到一定程度了,当我的心率到达一定程度以后,实际上乳酸的运转也都进入了一个比较高速稳定的状态,所以我反而不觉得太痛苦。有一次我故意去看一下最高级别骑士的课程,看了一眼后我赶紧退出来,因为那里几乎满屏都是高强度。12分钟的课程里可能非高强度的缓冲时间加起来不到两分钟。那绝对是要命的课程,所以看看就好了。在进行12分钟间歇训练的时候,除了课程告诉我进度条都完成得很好,实际上我有没有达标呢?我感觉我是够意思的,倒不是因为我汗出得够多,又或者是腿足够酸爽,而是因为我全程用了Scosche Rhythm+(我的是二代,现在已经出到三代,二代的心率区间有3个,蓝色-紫色-红色,蓝色一般,紫色有氧,红色无氧,当年入手价软妹币448,现在新版本没有五六百没门。这是一个神级专业光电心率监测工具,就靠谱性而言,一般的运动手表或手环之类的无法与之相比,人家匹配几乎全部运动app或运动系统,蓝牙ANT+双模。如果你是认真的,这东西非常值得入手!),所以光是瞄一眼心率监测的颜色我就知道自己到达什么状态了。该站姿拉爆的时候妥妥红色,该恢复的时候回到紫色。如果红色紫色拖泥带水,没能在该干嘛的时候干嘛,那就真失败了。

还记得学生时代的暑假我会看电视上转播的环法自行车赛,然后自然会知道一些相关的知识,接着我知道了那些骑手要在高心率上要维持好长时间,可以这么说,估计那是人类的极限了。田径运动员不会这样,即便是马拉松运动员要跑很长的路,但实际上他们全程的心率都不会非常高。短跑运动员肯定要飙到极限,但问题是持续时间也不长。如果是百米运动员,大概也就10秒。3千米以下的,顶多几分钟。但是自行车运动员的高心率持续时间相对于其它运动来说很长,而且高的程度也很不一般。当然了,同一个人做不同运动时的极限心率是不一样的。

我不是运动员,我也没想过要当真正的骑手,所以对我来说12分钟的间歇训练里面的高长度时间我感觉不应该超过8分钟,6分钟左右感觉刚刚好。

2021-06
23

Mauricio Hernández碎碎念

By xrspook @ 14:29:50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宿舍隔离的时候,我的八卦之心还是没有完全平复下来,结果就是时间感觉过得很快,一下子就没有了。我已经不记得星期一的早上我做了些什么,因为星期天晚上我很晚才睡觉,睡了4个小时就要爬起来去上班,准确来说是回单位,所以那个早上我感觉自己在抽风,尤其是在昏暗的宿舍里,更加是精神恍惚,所以星期一的下午我从1点差不多睡到4点,因为该干的事早上基本已经干完了,下午就只是在待命最新指示。从下午2点开始,微信就响个不停,各种各样的消息。最后让我彻底清醒的是某个同事又生了个娃,又在发红包,然后群上又开始各种祝贺。百人的大群、百人的祝贺催命一样叮叮咚咚不可能不清醒。星期一的晚上开始狂暴地下雨,所以单位的作业很早就结束了,我也终于可以早早地把数据统计完,然后做我自己的事。

星期一晚上我把10年前某个很有心的网友剪下来的A Corazón Abierto里的Mauricio Hernández高清片段全部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足足看了一个晚上。那里有985MB的东西,共15个视频,总时长1小时45分(为啥我要看一个晚上?因为我一边看,一边被单位大群的消息打断),有些是720的,有些是1080的,至于为什么这样我也搞不懂,大概因为上传的时候油管识别有一点点差别吧。2010年的时候能找到这样的片源已经非常不错了,而且,把那些片段剪下来的人很有心。因为她得到的片源我猜应该是mp4的,但是用简单的工具准确剪切mp4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mp4用的是关键帧,要不你就会缺掉前面一点点,要不你就会带入一些无关的镜头,但是那些视频好像没有发生这种事。看那些视频之前,实际上我已经在油管上拉过360p的片子,但是好像某些情节我没看过(是我拉得太粗放了?),所以当我看高清的时候,有些镜头我挺震惊的,而另外一些在我看360版本的时候已经觉得很不错,用高清再看一遍依然觉得非常好。

不得不说,2010年这部A Corazón Abierto JEA演得真不错,基本上没什么刺可挑了,他把角色Mauricio Hernández(相当于Grey’s Anatomy的Mark Sloan)的那种轻挑表现得淋漓尽致,我想不出还可以怎样把那种感觉拿捏得更好,无论是表情还是肢体语言。表情方面,尤其是他的眼神,把要表达的东西清晰明确地表达了出来,所以一个GB的视频,我看了一个晚上好几个小时,居然一秒钟都没想过要快进,虽然全程在飙西班牙语,实际上我没听懂几个词,但是光是那种感觉就让我觉得很有意思。跟他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那部系列剧的男一号Andrés Guerra,那可是McDreamy的角色(相当于Grey’s Anatomy里的Derek Shepherd),但问题是他永远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随时都会控制不住要打人,总是板着一张脸,让人感觉有点恐怖,他的角色是神经外科医生,但是给你的感觉就是这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神经病。如果说这部系列剧里,JEA还有什么可以让我吐槽的,大概是他应该把口罩戴得专业些,还有一些客观因素应该处理得再好些,比如说搞不懂为什么每次电梯里的镜头,Mauricio的眼睛总会让我想起特朗普。特朗普因为脸太白,几乎可以说是苍白,所以出席公开场合之前,他总要在脸上喷一些东西,喷的时候是遮住眼睛的,于是你永远看到出镜的特朗普有白眼圈。Mauricio电梯里的镜头也有类似的问题,但为什么其它场景不会,唯独在电梯里就会这样呢?难道因为某些化妆品在电梯场景的那个灯光下特别奇怪吗?我不知道那个厉害的粉丝为什么做了不到10集高清就没有继续做下去,是因为后面的素材极少吗?难道这部系列剧里Mauricio就这么淡出了?的确,他出场,我感觉会抢过男一号的风头。如果10年前我有继续疯狂的话,我就没有这个疑问了,但是这些东西是没有如果的。

虽然A Corazón Abierto这部电视剧改编自Grey’s Anatomy,Mauricio Hernández的人设相当于GA里的Mark Sloan,但细节上的表达上,Jorge Enrique Abello和Eric Dane的还是有明显区别的,这与剧本对他们的要求,他们对角色的理解以及他们的表演风格不同有关。Mark冷峻硬朗,身材也更惹火(否则怎么会叫McSteamy呢!更别提某个关键镜头了),而Mauricio相对柔和。Mark调戏女人的时候是不带表情的,直击要害的语言不留情面。我西班牙语蒙圈,不知道Mauricio具体说了些啥,估计也少不了尖酸刻薄,但是这个角色总是带着电晕女人的笑容,无论对什么女人都一副色鬼的模样。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Mark还是Mauricio,他们都只是表面上那个样子,内心深处是个专一、没长大的小男孩,表面很花,但最喜欢的人却一直得不到,略悲情的定位。Mauricio看着Alicia Durán(相当于Grey’s Anatomy里的Addison Montgomery)的眼神,那种祈求怜悯的小男孩的眼神,Alicia你咋的就不心动呢,反正你和那个Andrés已经彻底没戏了。当年我看GA的时候也对Maddison(Mark + Addison)这对情人声嘶力竭过,他俩真的很配,但就是不能在一起。那几集高清里,不知道Mauricio为啥要和女一号María Alejandra Rivas Cavallier在一起,但这两人的关系好像只是老师兼朋友,以及小迷妹遇到大牛着迷,考虑到Mauricio自带花的表面属性,所以他对女一号远远谈不上喜欢,虽然别人看来已经很暧昧,尤其是Alicia和Andrés。这些错综复杂乱七八糟的关系,只看10集不到肯定会剪不断理还乱,所以,我能看到完整版的高清A Corazón Abierto吗?

从前JEA的那部Aquí no hay quien viva实在让我没感觉。当年也正是因为这部A Corazón Abierto即将到来,所以2009年的时候我先去看Grey’s Anatomy预热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那时的GA播到第5季,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追,今年已经完成第17季了,第18季也已经续订。这十多年来,我的兴趣变换了好多,但对GA的瘾却一直没变,虽然热度减退很多了。当年翻译过好些GA编剧的blog,所以我除了知道这部医务剧本身以外,也知道编剧为什么要那么整,编剧其实跟我们这些GA追随者一样,都是角色的超级粉丝,但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当刽子手,不得不折磨角色,不得不把角色写出剧本。那是我第一次以纯粹旁观者和半参与者的角度了解一部系列剧,感觉很神奇,八卦让我很开心。

放下了10多年之后,当我重新拾起,依然会对JEA产生强烈的八卦之心,所以这个奶爸、这个作家、这个演员、这个导演、这个灵感丰富、这个精力旺盛,现在亲自到操刀、一个人同时玩起推特、脸书、IG以及油管,制作推广自己的节目的人,真厉害!作为粉丝,我莫名地觉得自豪。我喜欢八卦角色以外的真实人生,但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就角色谈感受,毕竟,如果没了那些角色,我们根本不会知道有那么个演员。

说了半天,为啥我一张Mauricio Hernández的照片都不放呢?放了,是不是就直接博取眼球,文字就成了陪衬?呵呵呵,保留神秘感!有兴趣的人自己找去。

2021-06
22

专业点,行不行

By xrspook @ 8:54:21 归类于: 烂日记

不断地去八卦各种新信息就会有无穷无尽的话题,没事干的时候想到要写点什么都挺头痛,但是当话题多起来的时候,你甚至不知道该用哪个了。虽然无论哪一个,其实我都是很喜欢的。但是为什么选择这一个而不选择那一个呢?又或许我可以安排一下今天这个明天那个,但问题是时间一久了,感觉就不再一样了,所以我得趁着我还有感觉的时候写下来。如果我不断接收新的信息,我的话题几乎可以这么说,根本停不下来,所以怎么可能安排得过来呢?

星期天的晚上一直在纠结周一到底要不要上班?到底要不要三天两检,在单位怎么做到三天两检?最后我我还是去上班了,然后开始了所谓的宿舍隔离。说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理论上说隔离,实际上早餐的时候根本没人理我,也没人打包,所以我只能堂食。午餐的时候我看到饭堂已经有很多人,所以我赶紧拿了打包就走人,下午快晚餐的时候才说隔离的人不应该出门,所以要找人负责处理隔离者的送餐问题。送餐其实不仅仅是送餐一个操作,你把东西拿过来,但实际上上一顿依然是会有输出,比如说盒子,比如说吃剩的东西。所以垃圾该由谁处理呢?只能是送餐的那个人了,但估计几乎所有送餐的人都没想到默认自带着一条,因为他们就只是按照指令完成上级的任务而已,完全没有从事实的角度出发去考虑,原来送餐还默认得收垃圾。垃圾不收行不行呢?那可是湿垃圾哦,剩饭剩菜是餐厨垃圾,余下的那个盒子是其它垃圾。餐厨垃圾不及时处理掉的话,那是挺麻烦的一件事。所以我相信在那些真正的隔离区域,比如说隔离酒店送餐是一回事,每天到一个点肯定也会有收垃圾这个操操作,而我们的人就只想到吃,而没想到收。

什么叫做三天两检呢?三天之内去做两次核酸吗?显然我们办公室的人就是这么理解的,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三天两检的意思是两次核酸检测的间隔期大于三天,也就是72个小时,所以如果我星期一上午检完核酸,最早的窗口期是星期四早上,而不是星期三。办公室根本就没算过,又或者说他们觉得就是这么整的,他们根本没有从这个词的定义上去理解,曲解了还觉得理所当然,正如他们对收到短信的人实际上要分情况考虑一样,纯粹瞎掰。为什么要三天两检呢?为什么要72个小时呢?就是因为这个东西的潜伏期大概就在三天,而把这个东西设定为三天,肯定是保守估计的,你把这个三天缩成了两天有意义吗?在某些命令的执行上,他们过于严格,完全没有必要,但在另外一些上面则相当随意,明明错了也完全不知悔改。

如果不是我亲身遇到这样的事,大概我也不会上心,但是既然我遇到了,我就得认真对待,而他们的这种做法,让我非常上火。但是跟他们吵架又没什么意义,因为他们默认凌驾于你之上,除非上面有个领导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要求他们必须改过来。万一上面的领导也不上心,那就只能呵呵了,而现在我们的状态就是呵呵。

单位的早餐时间是730-800,现在已经850,我的早餐还没到,送餐的人也没给我任何应答,果然渣渣!

2021-06
21

麻涌爆雷了

By xrspook @ 10:31:3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东莞麻涌爆雷了,新华学院的一个学生确诊。他是之前东莞南城那一例新冠的密接者。一夜之间,麻涌又开始了大规模核酸检测,不仅仅是麻涌,整个东莞市也开始了干这种事。昨天傍晚当我知道新华学院有一个学生中招的时候,我还在想周一回单位以后估计没有大半个月我出不来了。

但就在晚上10点多的时候。我收到了中国移动的信息,抬头写的是广州疾控,说我到过重点区域,需要我尽快去做核酸,但如果近期我已经做过核酸,可以忽略那条信息。看到这条信息之后,我赶紧打开自己的健康码,幸好还是绿色的,毕竟这条信息跟我之前收到那条告诉我我的健康码已经转黄的那一条完全不一样。遇到这种事肯定得向上级报报告,报告完以后发现原来很多人都这样,很多广州的同事都收到了这条信息,但不是所有人都一定收到。单位办公室的回复是周一不用上班了,居家隔离,三天两检,都是阴性以后上报并获批后上班,我隐隐觉得这有点奇怪,因为那条信息是说72小时之内没做核酸的才去做核酸,但实际上周六我就做过核酸了,所以我的核酸报告是48小时之内的。带着这个疑问我就去找公众号上的官方消息,被告知我收到的那条短信有两个解读方式,如果我仍然是绿码的话,而我在收到短信前三天就做过核酸,那条信息可以忽略,我不需要隔离,也不需要再做核酸,但如果我收到信息的时候我是黄码,我就应该立即去做核酸,而且必须自我隔离,进行三天两检。但是办公室根本不理会这些。当我一再跟他们强调这是分情况的时候,他们沉默了一阵。在我找到那条官方的短信解读的之前,办公室让我不要上班,不要到东莞,而之后他们就改成了可以回库区,但需要在宿舍隔离,同样进行三天两检,这样的话在家里隔离和在单位隔离有什么区别呢?最大的区别在于在单位隔离,三天两天我去哪里做核酸呢?做核酸这种事要自己搞定,离单位最近的核酸检测点医院在10公里以外。公交不让搭,他私家车没有,我可以怎么去做核酸呢?所以在宿舍隔离且要求你三天两检还不配备相应的措施,这根本是无法实现的。于是大半夜在单位的大群里,我就跟他们较真了起来。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你必须要执行规定,你就要想好得用什么措施去配合才能让那条规定真正实施,而不仅仅是走过场折腾人。

现在我们招进来的人大多是自己开车的,但是从来不会有一个地方要求你去那里上班,你就必须得自备交通工具,而且那个交通工具还得保证你能实现一定的出行距离。这根本就是一个很荒谬的假设。大概因为我是一个一直都住在大城市的人,公交系统能够实现我的任何出行需求。在大城市里搞私家车纯粹是自己折腾自己。公车改革的时候,他们开心得要死,因为终于不用考虑谁开那台其实大家都不怎么愿意开的公车作为班车了。但实际上无论有没有公车改革,班车这种东西是为方便员工上下班而准备的,这是一个必然的需要,不是为了制造某些小团体的利益。

单位的折腾搞到晚上12点多,想到我回去以后就好久都不能回家,而网友又很想继续看EcoModa,所以我就翻出了自己的记录本,也翻出了那一叠一叠的CD刻录光盘,把里面的EcoModa一点一点拷贝回电脑里。我打算通宵把那8GB多的东西上传到115。虽然我不确定这么大的量,到底能不能传得完,因为我6点多就得出门上班,我只有大概4个小时的时间。让我出乎意料的是,那些视频秒杀传完了。这意味着之前有人上传过,所以大概在凌晨2点的时候,我居然可以关电脑睡觉。

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小程序看一下自己的健康码是不是绿色的,保住那只绿马现在比什么都重要。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