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
7

你到底想干嘛

By xrspook @ 8:34:31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不知道那些当官的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粮食局那些人一起出差。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女领导通常都比较难搞,但是仅仅过了一天,我就觉得那些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思的男领导更加让人觉得不舒服。

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是那种一声不吭的人,尤其是在陌生人的面前。当我细细回想起昨天很多个细节的时候,我会觉得某人是不是在故意针对我,但我根本没有招惹他。

比如说当谈起用微信进行翻译的时候,我额外提醒了一句可能出来的东西不太准确,然后他就说他不需要非常准确,有个大概意思就可以了,因为他只是想知道国外的行情,虽然国内也有相关的报道,但是通常会延迟很多。我的老天,你要看的是美国的期货。如果你有那个具备把握那种东西的能力,你还在乎那一两句英文吗?又或者说那些都是专业的术语,多看两遍就已经混得个脸熟了,你还需要翻译吗?又或者说其实你想看的不只是期货的本身,而是那些导致期货波动的原因。对我这种人来说,如果我真要了解的话,这些根本不成问题,多看几遍以后我会给出你一个标准的翻译结果,但问题是,真的有必要这么干吗?毕竟你肯定不是第一个最关心这个东西的人,既然有人比你更在乎这个东西,为什么你还得这么折腾,得自己搞那些不准确的翻译而不直接看别人准确的阐述。说完他需要自己去看了以后,他还继续教导我们说这些东西只能自己实行拿来主义,而不能等靠要。我内心是呵呵的,因为如果某个东西我想知道,我绝对会用尽一切方式,无论那个领域我熟不熟悉,无论那个语言难不难懂。在把外国的东西引入到我们的圈子,把外语翻译为中文,在某些领域,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且当我疯狂起来的时候。我的国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当他那么说的时候。我内心的潜台词是,你太不了解我了,在某些方面我可是大牛。

让我产生抵触情绪的是傍晚从连山开车前往连南路上,他说的一句话。大概意思是他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我的存在。是因为他的帮忙,我才进入了总公司,我要感谢我的爸妈。在昨天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我一直都没见过他。我不知道,当年把我的简历投到总公司到底经过了多少人的手,但可以肯定的是总公司决定要招一个人,完全不需要粮食局或者发改委那边硬下命令。即便他不说我,也知道有可能惊动到他的是谁,而我也非常确定那人不是我的爸妈。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一车人面前谈起这个。你可以蔑视我现在的能力,你也可以跟你的下属说,下一次绝对不要再选这个人过来帮忙。但是你在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在别人面前说起我根本不知道曾经发生的事,你到底想表达些什么呢?如果你觉得昨天下午我的表现让你觉得丢脸,你直接以事论事批评不就得了。现在的我之所以会被别人推荐到你面前,在总公司这么多年下来,我得到的认是我一点一滴积累回来的,这跟你把我引入到这个系统没有关系。老话说的好,师傅引进门,修行看个人。如果你把我搞进了粮食局的编制,让我成为公务员的话,或许我会认同,我跟你有关。但显然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而且我也不会去当公务员。

我跟耍心机的老男人有代沟。

2021-12
6

两次中招

By xrspook @ 22:44:30 归类于: 烂日记

一个晚上戳两次鱼蛋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第1次是右手的食指跟中指,第2次是右手的中指跟无名指,于是一个晚上连续受伤两次的中指,几乎所以这么说,废掉了。第1次中招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下去,因为感觉好像缓了一下子之后没那么痛了。虽然还是有一点感觉的。第2次之后我感觉那两个手指真的好受伤,但是我并不觉得中指比无名指更痛,只是当我继续往天花板丢球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那两个手指的异样。但即便这样,我还是继续丢完了200个球。当时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完成了以后我还继续可以右手单手抓球。在洗澡之前我做了几个不标准的引体向上,然后又进行了好久都没有试过的弹力绳下压。搞完这一堆以后,算是一个流程大概结束了,但是当时我妈还没有洗完澡,所以我又穿上衣服做一下其它事情。

当我去洗澡,当我的手指碰到冷水的时候,我彻底感觉到不对劲了,无论是弯曲还是伸直都感觉到痛。如果要拧开一个保温杯杯盖,即便我根本不用中指跟无名指,我只用食指,但是依然会牵连到那两个手指,又或者当我洗完手甩一下水的时候,那感觉实在太作死。

于是我赶紧翻出抽屉里的那些膏药。那估计是去年我肩膀痛的时候去买的,有效期刚好到今年的12月也就是现在,但问题是那些东西买回来以后我已经开封过,所以估计药效也散失得差不多了。但无论怎么说,我还是先把那贴上,不仅仅是那两个手指,右手的手腕也感觉有点不对劲。

昨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好像跟之前没什么区别,唯一感觉感觉好了的是手腕,至于那两个手指,还是差不多那个样子,于是在出门之前我又挖出了家里那瓶斧标正红花油,那是我对上一次篮球比赛之前训练戳鱼蛋之后买的,买了两瓶,一瓶放家里,一瓶放单位。这两瓶东西我几乎不用,只会急性的时候使用。除了那次篮球比赛以外,我就只在我肩膀痛的时候用过。虽然红花油这些东西基本上不会过期,但是上面显示的有效期是到2022年2月底。把正红花油涂在手指上以后我马上看到有一些淤血之类的东西散发出来,还记得之前涂这些东西的时候感觉非常的强烈,会有火辣辣的感觉,但是这一次当我在手指上涂上这些东西的时候感觉却不那么强烈。是不是因为当时是夏天,现在是冬天。还记得前天晚上洗完澡以后,我拿食指和中指无名指去触碰我妈,我妈说明显感觉到一个和另外两个的温度不一样,理论上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但实际上就是这样。这就是大家说的那个通则不通,痛则不通吗?因为血液不流畅,所以我会痛,因为血液不流畅,所以温度跟其它很不一样。之所以周六晚上我没有马上用正红花油,是因为理论上那是急性期,我应该用低温。但实际上我自己的温度已经够低了,所以我选择的是直接把镇痛膏之类的贴上去。

我已经折腾了几个月的篮球,为什么一直相安无事,这一周却出现了这种问题呢?我感觉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温度。之前我出汗都出得很厉害,会处在一个狂冒汗的状态。但近几次因为温度低了,所以我就只穿一件短袖在那里搞,整个过程中我的核心是发热的是出汗的,但是我的四肢却是冰凉的。倒不是真的很冷,但是相对我的核心来说温度会偏低。温度低就意味着其实我的手是有点僵硬的。当我接球尤其是接一些很不规则的球的时候会出现意外。为什么之前的球会规则,现在又不规则呢?是因为现在只要我拉球到位,我就可以肯定躺在地板上球能触碰到天花板,触碰到天花板反弹下来的球是不规则的,又或者如果我技术够高的话,可以控制那球轨迹规则,但现在暂时我还没有那个能力。所以当我的球没触碰到天花板后回落,会相对正常,但是如果触碰到天花板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也拿不准。为了不让球砸到一些我不想被砸到的东西,我只能用手尽量把球拨到靠谱的位置,也正是这种勉强的拨球导致我的受伤。

我会因为这一次的受伤而不继续干下去吗?不可能!

2021-12
5

致敬梅姐

By xrspook @ 18:18:03 归类于: 烂日记

这周六我和我妈去了电影院看《梅艳芳》。这部电影已经上映了三个星期,我才去看,买票的时候我震惊了,离我家最近的那个电影院在招商银行APP上特惠价只需要14块钱。因为我领了一张招商银行两人同行立减30的优惠券,而那个电影票原价是19块钱,所以结算的时候按照最优价格给我,即19块钱乘以2,再减去30,结果两张电影票,一部2小时17分钟的粤语2D电影我只花了8块钱。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当我把这个告诉同事的时候,她们简直炸锅了,为什么我总能找到这样的优惠呢?其实这纯粹是运气,我知道以我的会员级别在招商银行APP那里可以领这样的优惠券,但这个东西是限量的,领券以后7天内有效,所以月头的时候我没有急着领券,因为我并没有觉得哪部电影我想看。但是如果领券的时间太晚了,券被领完了当然也就没有了然后。这一次刚好有同事给我推荐《梅艳芳》,而这个星期好像我又有空,机缘巧合之下,我发现离我家最近的那个电影院居然有排片,而且周六一整天那个放映厅都一直在循环播放的这部电影,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部上映第3周的电影,居然电影院还会把一个放映厅一整天都循环播放,而且还是以这么低的票价,实在让人太震惊了。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我估计前两周看这部电影的人更多。所以电影院才愿意在第3周的周末仍然这样排片。我选择看的那一场是上午11点30开始,除了凌晨场以外,上午的第一场。观看我那场的人一共有7个。这个数量在那家电影院大概是一个平均数,除了一些首映的电影,大概其它场次平均下来7这个数字已经算比较多了。让我有点意外的是,除了我跟我妈以外,其余5个人居然都是男的。到底是什么原因驱使他们去看这部电影呢?

周五当我跟我妈说周六要去看《梅艳芳》的时候,她是有点不喜欢的,因为她从头到脚都不喜欢梅艳芳,不喜欢她的歌,也不喜欢她的形象。但我觉得看过这部电影后,她会对梅艳芳这个人改观。我一直都对《梅艳芳》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知道她的存在,但一直以来对她我都称不上喜欢。《梅艳芳》这部电影、这部传记电影真的拍得很好。娱乐圈名人的传记电影,香港的《梅兰芳》拍得比印度的Sanju好。

《梅兰芳》女主的选择非常恰当,虽然看完以后我的依然叫不出女主的名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真的把梅艳芳表现得非常淋漓尽致。其他演员的选择也都非常到位,除了张国荣。大概因为我们太了解张国荣,于是觉得这部电影里演张国荣的跟我们印象中的张国荣有差距,无论是这个演员表现出来的东西还是这个演员的外貌身材。在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原来梅艳芳与张国荣有这样一段关系。同时也不知道原来郑少秋跟梅艳芳在他们还没成名之前都翻唱过日文歌。

能把一部女艺人的传记电影拍成这样真的非常不可思议,之所以能够做到这样,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选角很到位,都是老戏骨。你完全不需要知道他们是谁,但当你看到他们以后,你自然就会回忆起他们演的那个角色,而完全在乎他们本人。

今年去电影院看了两部香港电影,一部是《妈妈的神奇小子》,另外一部是《梅艳芳》,都很好。

PS: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梅艳芳》的女主之前是模特,从未演过戏,她的首演表现堪称惊艳!!!

2021-12
4

坚持很难的啊

By xrspook @ 10:44:55 归类于: 烂日记

做一件事,并且坚持下去到底有多难呢?当别人开始做某件事的时候,我会持一个观望的态度,因为我不确定他们到底能坚持多久?如果我希望他们能一直坚持下去,但实际上却不然的话,我会很失落,与其这样不如一开始就不抱太大的希望。

几个月之前,JEA在他的油管账号上开始发布两组类似系列视频的东西。一个的内容是关于表演教学,另外一个是他对BLF的感受。表演教学这东西如果规划起来真的可以讲很多东西,但问题是,如果只是讲,而又没有一些很具体的东西去支撑,也是挺无聊的。虽然很多粉丝都在问那些问题,但是他们真的是想学到些什么吗?还是只是说只是随口讲讲,我想知道而已,实际上并不是要在那里投入多少精力和时间去打磨技术。所以跟另外一个与BLF相关的感受的系列视频比起来,表演教学这个视频的点击率比较低。另外那些谈BLF感受的系列视频,感觉点击率还可以,但问题要说某个情节,你必然截取引用片子里的某些片段,他找老东家要了这个版权了吗?他在谈这个感受的时候,我猜应该跟老东家说过,他要干这种事。因为一直以来电视台一直有关注他的信息,也会知道他近期在做些什么,甚至在某些消息里会谈到他的近况。所以既然他要干这种事,电视台肯定是知晓的,但知晓跟正式授权又彻底是两种不一样的事。

现在随便拿起来视频,1080是标配,4K是正常,无论那是官方的录制还是民间的播放。但上面那些系列视频用的居然是720的质量,而且这个还不是直播而是录播的。如果是录播,可以采用非常好的摄影器材,创造一个非常恰当的环境,在这两方面如果JEA是要用心,他完全可以实现。因为在摄影方面他学过好长时间,做过摄影的导演,也做过导演。当这个导演要导自己的话,就出现了一些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自己居然可以接受的问题,比如说有些视频里亮度太低,于是所有东西都模糊了,又或者说实际上对焦没对好。有些视频里亮度太高过过曝了,我猜估计是室外的光线太强,室内的光线又比较暗,在强与弱的关系之下,因为肤色、衣着或者其它东西的干扰,导致对焦失败了。如果是他自己站在摄像机后去把握这个,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但问题是由于疫情原因,他只能在家里自编自导自演,自己对着个手机或者摄像机进行各种操作。所以是不是当他录完了,要进行剪辑处理的时候才发现这些问题,而手边又没有专业设备把这个纠正过来,但他又不想重新录制,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些路人甲也能随意挑出刺来的瑕疵。

如果我完全能听懂他在说什么,大概我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这些过曝啊,模糊啊,看不清啊,抖动啊这些问题上面。但问题是我的西班牙语还没达到那种水平,所以我不自觉就会各种跑偏,把注意力放在其它地方了。当然,如果我一定要很认真的知道他在说什么,我还是有办法的,因为油管上的视频有自动生成的字幕,通过那些字幕就可以翻译成各种语言,虽然效果不太好。

自从我10月份开始出差,这两个系列的视频好像就没怎么更新过了,是真的已经不更新了吗?还是说因为他建立了一个VIP制度,所以余下那些是在VIP里更新。VIP也好,不VIP也好,我感觉普通用户还是能看到列表的,就只是进去以后,能不能正常观看而已,而现在的问题是根本没有,列表里没有看到,脸书又或者IG上面也没有相关的预告提醒。所以在做了这两个东西大概一个多月以后,他就已经放弃了这个计划了吗?其实一开始他一周之内要做两个这种东西,我是有点怀疑的,因为虽然每个东西时间不长,大概就10-15分钟,但问题是,那等于是一周之内他要有三次更新,除了这两个以外还有一次常规的哥伦比亚时间周三晚上8:30开始的NIGHT NIGHT直播节目。录播的东西可以定时发布,所以他一次就可以做很多,然后放在那里慢慢消耗。但问题是这样的放出频率对粉丝来说是不是有点多呢?这些到底又能吸引到多少粉丝,又或者非粉丝的关注呢?付出是肯定的,但是他所收获到的,能达到他的预期吗?

离最后一次更新已经超过了一个多月,我个人觉得估计已经没戏了。我个人理解这种淡出,因为我的很多兴趣,又或者我手头上的事,绝大多数最终都会是这种结局。原因可能是我转移到别的兴趣上面了,又或者是其它事情占据了我的时间。

2021-12
3

衔接

By xrspook @ 8:39:34 归类于: 烂日记

有种慵懒什么都不想做的感觉。不知道下周的出差会怎样。因为据说另外一组已经出去回来了,理论上是三天,实际上两天就回来。倒不是因为东西真的很简单,而是因为本来要去4个地方,结果两个地方的资料都已经被纪委收走了,没东西可看,当然也就只能打道回府。一开始我根本没想过这些东西可以这么快就结束,但显然可能我有点高估了,但也有可能快乐是别人的,与我无关。我到底要去哪里?到底要去多少天?到底要去做些什么,我都不知道。

今天我把去年已经领回来的一本关于流通统计的书翻了一遍,发现里面只有几页纸是与我有关的,其它的那些和我都没什么关系,更重要的是,与我有关的那几页纸实际情况又跟我们有差别。所以里面到底有多少东西是可以接收的呢?实际上真没有多少,于是这也带出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现在正在做的那些事,居然没有一本教材可以很确切地说明白要做什么,要怎么做,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

检查了一圈下来,发现大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实际上很多时候是因为大家不理解,为什么要那么干。比如为什么要在账本上分来源和去向,而且如果那里的地方不是一个的话,必须要分开。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实际上是跟国粮局的报表对应的。进行采购和销售的时候,就会有一个省外的空格,如果你分不清地方,那该怎么填呢?如果你还要填流向的话,那就不仅仅是省外那么简单,就得分清到底是什么的具体哪个地方。即便不需要精确到某个地市,但是省份这个信息还是必需要的。有些人把生产年份全部都混在一起写了,于是数量就一只有一个,但一个公给通单元里生产年份却有好几个,如果把生产年份这么搞,同样也是国粮局的报表。库存数量分生产年份的几列单元格又可以怎么填呢?其实我个人觉得账本跟报表实际上是一个衔接的过程,理论上账本上的数据应该是由原始凭证那里获得,但实际上。原始凭证上面反映的信息往往不足以支撑账本上的内容,比如说我不可能在每一张原始凭证上都写明产地以及生产年度。但是最终国家要求的报表里面就得有这个东西,所以根据原始凭证生成账本的时候,就得把那些之前没有的信息带入。这就让我产生了一个疑惑,实际上生产年份以及产地这个信息是不是应该跟每一条原始记录完全对应上呢?从数据的聚合来说必须得这样,但是实际操作过程中。好像我根本就没办法要求客户把每一车每一船上面的这些信息都写得如此确切,每一条船还相对好一些,每一辆车,每一个集装箱都这么整的话,肯定会让人崩溃掉。但是崩溃归崩溃,实际上这些东西都是应该具备的。所以说最终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思路反过来,确定我们最终必定要得到哪些信息,然后从那里反推我们最原始的数据结构至少应该具备哪些信息?

我们经常会觉得自己平时用得很溜的那些东西,在别人让你系统讲述到底该如何操作的时候会一脸懵逼。实际上是因为可能我们一直都没有非常完整地去考虑过,那到底那是怎么回事?如果都遵循着某条规则,我们可以完成所有的操作,当然很理想,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们又有太多的例外,当例外大于规则的时候,自然我们就会处在一个没办法说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的状态。

彻底的搞清楚工作的全流程,是一个自我升华的过程。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