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
22

不一样

By xrspook @ 21:04:41 归类于:烂日记

外国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在我看完《孩子你慢慢来》之前,原来我一直都不知道欧洲的生活是怎样的。或者准确来说,应该是欧洲有钱人的生活是怎样的。原来我们一天做作业的时间比他们一个星期加起来还要多。就更不用说我们一周用来上课的时间他们可能要一个月了。在我印象之中,幼儿园的时候,我们也主要在那里玩,不过也会上课,数学课我们觉得很有趣,语文课几乎没有,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音乐课,还有就是在六一儿童节之前排练各种节目。而至于外国人的思维跟中国人有多大的不同是我看完《亲爱的安德烈》以后,才有一个初步的了解。一些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事,在他们看来是剥夺了人权,没有自由。但是自由这种事,从来都是得先有个限定条件的。当龙应台谈老人的时候,我觉得我跟她的想法在一定程度上居然是类似的。

“老人,永远饿了吃不下,累了睡不着,坐下去站不起来,站起来忘了去哪,记得的都已不存在,存在的都已不记得。”这段文字对安德烈来说,简直就像恐怖片。就像是妈妈龙应台在吓唬他一样。因为,他从未料想过原来人老去居然是这样的。他所设想的年老完全就是不切实际的童话故事。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从未经历过,当然也就没有了这份本应该具有的担心。而龙应台之所以有这样的看法,因为她妈妈,她身边的人正在经历或已经经历过这些东西。我觉得一定程度上,龙应台会觉得,她的两个儿子活到一定程度以后会觉悟,开始懂得珍惜他们的妈妈,也开始怀念起那些愉快的童年岁月。但显然,20岁左右的安德烈还没有这个感觉。龙应台比我妈小四岁,我跟安德烈应该是同年的。我20岁的时候,还没有明确的那个觉悟,但已经有一点点了。因为我十八岁那年,外公离开了我们,在他离开之前的好长一段时间。我已经体会到了那种东西,因为在他去世之前,已经老人痴呆多年。那种老年必然会经历的悲惨,以及学会开始珍惜身边的人尤其是父母之类的,是在我30岁之后开始的。我不知道如果现在让安德烈继续和龙应台他们的家书,会不会有一些改变。龙应台的《目送》应该是在亲爱的安德烈之后写的,从那里可以看出安德烈跟可能几年前的他相比没变多少。

龙应台在书里不断重复,在外国人的眼中,对待自己的儿子,就只能把他当作是别人。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爱,你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他们就会说你剥夺了他们的自由。我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看欧美电视剧电影多年以后,我反而更能接受邻国印度的电影。因为在个体独立与家庭关系方面,他们和中国人的联系更为密切。虽然语言不一样,文化也不一样。那些根源性的东西,我觉得我们比较相像。我不会像看《亲爱的安德烈》时那般震撼。我觉得相对于其他家长来说,龙应台已经对她的儿子们非常放手。但实际上,儿子们却觉得,母亲仍然专制,觉得母亲不理解他们。作为局外人,我觉得在你觉得别人不理解你的时候,你也没有去理解别人。当他们觉得《音乐之声》完全不可以接受的时候,我觉得他们还太稚嫩。对他们来说,世界非黑则白,没有中间灰色地带。要不那就是他们的菜,否则他们就要剔除掉。接受一些自己原本不能接受的东西是门学问,而且这非常重要。有时我会觉得,安德烈是个被宠坏了的富人孩子。如果他生在一个贫困欧洲人的家庭,情况还会这样吗?

看完龙应台的人生三书以后,我有种恐惧。她这般教育孩子出来的效果我不怎么满意,如果是我,我该怎么做呢?真不知道。

2018-02
21

RUN NOTE

By xrspook @ 21:56:43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8-02-21 11:59
平均心率153,最高心率174,平均配速607。今天感觉比上一次跑这条路线的时候轻松了一点,大概是因为没有太阳且温度下降了吧。一路上脑子没特意想些什么,在单曲循环着某些歌曲,但事后就像之前是做梦一样完全记不起来了。平时每到长假前的最后一次跑步都会感觉不怎么好,但这次还算可以啦。#xrspook未行够#

2018-02
21

怪胎

By xrspook @ 21:41:28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也不知道找了什么目标,反正我去跑步了。其实今天我也有过明天再跑的念头,但我总算把那遏制住了。大概是在跑步之前我摊开瑜伽垫做了一些打坐,于是总算没有之前那么想睡觉了。运动这种东西,你总是越做越想做,越是不去做在开始的时候也会无限拖延。出乎我意料的是今天我觉得比较顺利。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考验。

反倒是回到家以后再次拿着80片成人纸尿裤以及20片尿垫出门的时候大大考验了我一番。那些东西,体积很大,虽然单包来说重量不大。我把其中十包用一根书包带串起来,另外两包串在我的小斜挎包上。拖着那么大一堆东西上街,我抢足了路人的眼球,无论是在大街上,还是在公交车上。首先,吸引他们好奇心的是我拿着那么大一堆东西,另外一个是好奇我拿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明白天猫为什么这次会这样。八包合计80片的成人纸尿裤以及两包合计20片的尿垫,为什么他们不拿一个大箱子装着送货。送到我家的时候他们一共装了七个袋子和一个箱子。看着都醉了。那80片的纸尿裤在网站上他们是整体销售的。按照正常的逻辑,就应该把这80片的东西放在一个箱子里送过来。天猫的实际做法简直就在挑战我的想象力。即将走到公交站的时候,我眼睁睁地看着我要坐的那路公交车开走了。于是,在公交站我等了很久。终于来了下一辆,但问题是那是一辆新式的纯电动公交车,座位很少,而且因为等了很久,车上已经满员,所以我只能挑了一个不怎么挡路的位置靠着站,因为我身上的那一堆东西实在太占地方了。一路乘客都不少,所以我从上车一直站到下车,之前我从未觉得,从我家到外婆家坐公交车居然要那么久。到家把那堆东西卸下以后,我赶紧走人,因为外婆家来了去拜年的人。走到大街上以后,我找了一个角落蹲下做一些下背部放松的动作,明明那堆东西不重,但是因为背负的时间太长,而且是以歪斜的方式,所以我觉得后腰很紧张。还是学生的时候,初中和高中的很多时候我都是背单肩书包,为什么当时我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呢?难道这些东西比我当年背着书包还要重吗?还是当年那个书包的重心要比今天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好。

阴沉沉的天,你根本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放假时间太久,电视的节目全部千篇一律,所以根本分不清到底是星期几。从前还是学生还有寒暑假的时候,我怎么分清过的是星期几呢?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还看卡通片和电视剧,而那些东西工作日和周末是不一样的。从前每年一到春节电视节目就很无聊,一天到晚都在重播一些老掉牙的东西。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可选的节目多了很多,但也正因为东西很多,全部都是自己选的,更加不知道看电视是在什么时候了。

明天理论上是我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

2018-02
20

废掉

By xrspook @ 22:26:49 归类于:烂日记

这个春节我做了一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比如说看了三部电影,也比如说几乎看完了两本书。有多长时间没有把书看完连我自己都说不清了。至于看电影,我觉得自己好像很久都没看印度电影。春节之前,米叔的一部老电影等着我去校对,但我却一直都没有开始。除了在电视上看电影以及看书以外,我还看了某部译名为《报告狗班长》的纪录片,据说那是国家地理杂志的节目,已经播放了好多年了,但直到这个春节我才在有线电视的几个纪录片频道里看到。

以上说的是我做得比平时多的事,我做得少的包括跑步和做运动以及窝在电脑旁。每一天blog都是通过语记完成的,没有一次是坐在电脑边旁敲键盘。每次晚上睡觉之前,我都跟自己说第二天要早点起来去跑步,接着才开始新的一天,但结果每次都是七八点才起来,而且是一天比一天完,起来以后吃过早餐,混沌一下就到十点了。于是最早开始跑步也是接近12点,前两天更是到下午4点才开始。能开始已经不错,实际上更最要命的是很多时候连开始都不曾有。看着看着电视就会躺下,躺下就会睡觉,而且我是那种几秒就睡着的人,无论电视上在播什么,有可能是看着男子花样滑冰睡着了,也有可能是看着看着其它食物类的纪录片睡着了。看书睡着也有可能,但在睡着之前我就会结束阅读。

春节本来应该是个聚会的日子,但我却没有。家庭聚会只去了最基本的几个,实际上也没干什么。聚会走亲戚那种事情最后简化为吃吃吃。几天下来,我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饿过,因为有太多零食。太多吃的太多睡觉太少运动,我很嫌弃自己,但是又不想主动做些什么改变。从前对我来说,跑步是件必须完成的任务,但现在要我打起需要完成任务的精神也有点难。到底什么才能改变我现在的想法,不知道。对我来说,现在的跑步需要有冲动,谁给我那个冲动的理由呢?改变时间?改变路线?到底什么才能让我义无反顾地重新开始?!

有时我会问自己,这是春节吗?春节应该这么过的吗?小区里没有了小朋友的喧闹声,取而代之的是鸟,早上我几乎都被鸟吵醒。同样,也没有各种烟花炮仗的声音。那些普通拜神烧香的味道我也几乎闻不到。更加不用说春节里应该每家每户都飘散出来的家庭饭菜味。分不清是不是春节,也分不清现在到底处在什么季节。因为2月居然可以穿着短袖。当然也分不清今天到底是星期几,唯一知道的只是不用上班,可以窝在家里。我打骨子里觉得这些算不上是好生活,因为我觉得这样过日子很颓废,不知道我要做些什么,整个人处在一个混沌的状态。

到底什么才能让我重新打起精神呢?????

2018-02
19

寻访石围塘

By xrspook @ 21:42:52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一个人去我一直都很想去的石围塘火车站。去之前我已经看过地图,大概知道那在哪里,但实际上也正是因为我看了地图,所以我知道完全按照那个来,要到达那个地方需要走一段比较神奇的路。结果嘛,我真的到达了那个地方,但是却跟我想象中区别很大。如果不是按照地图来,大概我很容易就能找到那个火车站,但也正是因为我在地图上看的位置没那么简单,所以我深入到了一些地图导航不了的地方,看到了某些如果我直接就找到达目的地,却看不到的风光。那些东西是我希望看到的,比火车站本身更让我着迷。

芳村一直以来对我来说都是个比较神奇的地方,因为去那里的机会很少,但是那里却留给我一些很不平常的记忆。记得两次去芳村都是和妈妈一起,因为当时外婆的单位还没有加入社保,但是那个单位已经破产了。老人们的福利和医药费报销之类的,都要回那个单位。记忆之中,第一次去那个地方走的那条路是在两排仓库之间。第二次去的那个地方比较好找,因为就在芳村大道。后来再也没去过了,因为经过多方努力,那个单位终于把很多的老人推上了社保。所以,芳村给我的记忆跟其它广州老城区不一样。芳村也有老地方,但是它不像西关,可能有上百甚至几百年的历史。它也不像东山,有小资的情调。海珠的感觉是东山跟西关之间,两种风格都有。芳村给我的感觉是有很多很多仓库。无论是滨江路还是沿江路,整个河岸都几乎可以连通走完,但芳村不一样,虽然芳村也有很长的河岸,但现在的芳村河岸线上还遍布着很多码头。有石围塘那样的各种货运都有,有专用的粮食码头,也有其它集装箱。滨江路沿江路准确来说已经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是观光路线之一,但是芳村的河岸,一半以上还继续着货运码头的功能。

我误打误撞闯进了石围塘的小巷小街,里面的风光简直让我大吃一惊。我从来都没有走进过那种小巷。一条街大多只有十几米,然后就要拐弯。里面的房子都是金字顶的平房,只有一层,都有一定的岁月了,外观看上去不算太烂,但是挺破败,让我觉得神奇的是里面居然还住着人家,而且不是零星几户,是一路都有人住。这种风格我从来没遇到过,无论是在城中村还是西关。那种破旧之中仍有人烟的感觉,让我仿佛时光倒流。最后,我到达了石围塘码头旁边的石围塘车站,理论上那是应该是一个客运站,所以我应该能看到一些站台之类的东西,但实际上却没有。中间有一大片围起来的铁路工地。大概那片地方曾几何时真的是个车站。车站没看到,但可能是车站的候车区我看到了,而且我非常有可能看到了当年车站的公厕。不知道我看到的那个公厕有多长的历史,但是从那个标志看来,即便几十年前不是这样,现在我看到的也可能是在原址上重建的。路过那个地方的时候,我还真有点需要,进去以后,简直把我震惊得无话可说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公厕肯定是粪坑型的,但是粪坑全部满了,里面的粪便堆成了山我却完全没料到。到底最后那些是什么时候添加上去的,已经很难说,因为虽然里面的状况很不堪,但却没有苍蝇之类的飞来飞去。既然这个地方的公厕没人清理,为什么不直接把公厕的门给封住呢?今天我看到的那壮观的公厕,是我过去30年多年来从未遇到过的。所以,石围塘车站旁边大概也很有历史的公厕实成为了我今天最深刻的印象。

在广州的大街小巷,如果要找从前那种搪瓷的路牌或门牌会有点困难,但是在石围塘找那些东西,只是抬头间那么简单。那个地方仿佛被城市遗忘了。虽然这么说,但里面的手机信号非常好。石围塘那个迷一样的地方,我还会去。希望下次再去的时候还能让我震惊。

广三铁路一边是石围塘一边是山村,高德地图本来导航我从山村进去,但是我却人肉觉得从石围塘进去会比较近。结果我中招了。虽然只隔着一条铁路,山村这边的状况比石围塘好很多,虽然同样都是有很多老房子,但起码山村这边的金字顶房子是两层的,而且街巷规划也比石围塘好。

今天我用双脚和摩拜在芳村大道这边逗了一大圈。206路车从石围塘站下车,然后就开始一直向东南,最终到达鹤洞大桥下的鹤洞码头,然后过渡到对面海珠区的白蚬壳码头。其实到达鹤洞码头的时候,我并不确定那里还有没有得过渡。如果没有,我就只能踩着摩拜一路上坡,到达花地大道坐69路车回家。从前好长时间,我都一直住在鹤洞大桥的东边,但今天我终于到达了鹤洞大桥西边的桥脚。

过去,父母们口中的芳村一直都不是一个好地方,但今天我觉得芳村真的很神奇。对我来说,那是一个有点记忆,但实际上,却很陌生的地方,我必须再去!

Page 1 of 1,08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