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
22

薅K老头的羊毛

By xrspook @ 19:45:25 归类于:烂日记

对上连续两次带着蓝牙耳机和手机在家里楼下跑步都出现了跑了几步,耳机就提示我没电了。所以没跑几圈,耳机就自动关机,我实在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出门的时候电量显示还有一半呢,但开始没多久就没电了。今天跟之前不一样,因为我确信蓝牙耳机近期我才充过电,而且没用多长时间,所以今天的绕圈我全程都有音乐,但问题是,有音乐我感觉反而很累。也不知道是音乐的关系,天气的关系,还是因为我已经好几天没跑不了,所以今天开始的时候挺艰辛,一路都比较痛苦。也非常有可能是一开始的时候太快了,所以那种痛苦的感觉一直维持到最后。今天我本打算跑个10K,但实际上7K就收工了。今天我也本打算早点开始,但实际上开始的时候已经8点半。在家里楼下开跑的好处是任何时候开始都没问题,但坏处是,通常我不拉伸就直接回家,因为没有拉伸的地方。也不是真没有拉伸的地方,只是我没有好好去找一找而已。今天让我觉得很痛苦的不是肌肉酸痛,而是呼吸。三天不跑,有氧能力就会下降是显然的。所以可能今天跑得很痛苦,明天反而没那么想死。据说明天开始,天气又不稳定了,所以跑步的时候可能要下雨。我也说不准自己会不会因为下雨了然后又借口不去跑了。因为周二周四依然会有篮球训练,所以跑步只能是周一周三,不能变换。这已经是到达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上周五回家的时候从地铁猎德A出口出来就看到了肯德基的广告,因为那里刚好正对着肯德基的门,说他们的价钱回到了几十年前,土豆泥八块钱,吮指原味鸡两块半,这是会员价。我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我知道这一定是限时的,7月16号开始。今早跑完回家以后,我又特意翻了翻肯德基的广告,并打开了微信上的小程序,的确找到了吮指原味鸡和土豆泥,但是那个价格并不是广告上的那个。我的直觉告诉我,肯定应该要在某个地方领个优惠券什么的。最后我还真找到了,于是中午吃饭之前我就去了一趟肯德基,用3块3的价格买了一块吮指原味鸡和一杯土豆泥。中午家里吃的是我妈特制的南瓜番茄酱螺丝粉。我把那块原味鸡跟我爸对半分了。那个土豆泥一家三口每人都来一点。我向来不是肯德基的粉丝,我对他们的鸡没兴趣。今天吃他们的吮指原味鸡,感觉皮炸得有点过,除了皮以外,里面几乎没什么味道。吮指原味鸡是肯德基的招牌货,我真搞不懂为什么那些人会那么喜欢,反正我是没什么爱,但是才2块5一块,无论如何都得薅一下这个羊毛。我更喜欢他们的土豆泥,不知道为什么可以做得那么绵。就是上面的黑椒酱有点少。一家三口分吃一个土豆泥,我个人感觉也够了,所以我觉得把他们的土豆泥当做是正餐估计也可以。但我觉得最恰当的方式是用早餐,一杯土豆泥一杯咖啡,完美了,但貌似肯德基的早餐没有土豆泥。因为吮指原味鸡和土豆泥供应的时间是早上10点半以后。下午睡了个觉,起来以后,我拿着我妈的手机,又去买了一个土豆泥。加上支付宝各种优惠以后,到手价才两毛八。在K老头那里薅羊毛,我已经薅到了极致。每年麦当劳的派日我都不会错过,至于肯德基的这种优惠一年有几次,我不知道,但这次我真的撞上了,且好好利用起来了。

不用抢的优惠真好~

2018-07
22

RUN NOTE

By xrspook @ 10:01:12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日 2018-07-22 08:31
平均心率155,最高心率175,平均配速628。今天小区里的熊孩子还没出来,老人家有一些,到后半就只有我一个人了,今天只跑了7K而不是10K完全是我个人的原因。感觉心肺能力弱了,另外奇怪的感觉还有莫名地感觉到肚子怪怪的,类似于饿的感觉,但这不可能啊!#xrspook未行够#

2018-07
21

转魔方

By xrspook @ 18:03:13 归类于:烂日记

上周三晚上魔方到手,我星期四开始折腾,但只是自己折腾,没有看武功秘籍上面的公式。星期五继续折腾,到下班的时候,我终于这辈子第一次把魔方还原了。对我来说,这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是小屁孩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我可以把魔方还原。我妈也觉得这很神奇,因为她知道我对做这些事向来很笨,从来都是一窍不通。从前不懂的东西,现在懂了,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不能从前不懂,现在就畏惧,以后也不会。我觉得人就应该不能有这种妥协,至于可以还原魔方以后,我能不能更快地还原,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做不到在完全不看武功秘籍的前提下把魔方还原。底层以及魔方下两层的还原,我可以完全不看武功秘籍,至于顶层,我到现在都没搞懂为什么即便按照武功秘籍还是搞半天都还原不了。因为实际情况比武功秘籍里面所谈到的那几种复杂很多。按照他们针对不同情况给出的策略不一定能行。经过一次又一次失败以后,我确信这不是我搞错了,而是真的是同一个形状也要分情况考虑。用一层一层的方式还原魔方,最后两步的步骤是最复杂的。武功秘籍说那两个叫做凹字诀和顺字诀。之前的那些,步骤都不过是把上下左右顺逆按顺序过一遍,但到最后两个步骤,真的有点不以常理出牌。前面的几乎我都已经背下来了,但是最后的我还是得盯着步骤一个一个来。按照公式还原魔方,玩到一定程度,我觉得其实有些地方有些原则跟我还原单面魔方是一样的。除了某些特殊的步骤,基本上上下左右你都得过一遍,而且是很规律地过一遍,这就保证了,东西可以回到原点,除了你想它变化的那个。真不知道是哪位神人发明了魔方这种东西。孔明锁可能一套就只能用一种方式去解答,但是魔方这种东西,真的一个都可以让你献上无数个小时的膝盖,而且我玩的不过是一个三阶魔方而已。如果是更高级别的,难度可想而知。即便是三阶魔方,要搞得炉火纯青也相当不容易。即便那些公式我都已经烂熟于心,但光是要观察魔方上特定的颜色然后进行条件反射,这也需要反应时间。公式操作可以很快,但是要发现那个颜色,有时真的要找一下,对我来说还不是找一下,而是找来找去。所以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米叔说在还原鲁豫给他的魔方的时候,他要比平时慢了一些,因为他不习惯那个颜色。虽然魔方也就那几个颜色,但是如果真的有哪个屌丝把本来固定对应的颜色调了个个的话,那必须一定整死那些已经习惯了常规颜色的人。几天之前我并不知道原来魔方的固定颜色是白色对面是黄色,红色对面是橙色,绿色对面是蓝色。知道了这个原则以后,你就会明白到,你永远都不可能在一个方块上同时找到白色和黄色。也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个,还原特定颜色的时候你就可以更快。对三阶魔方来说,分为中心块,棱块以及角块。这三种方块永远都不会混在一起。这些东西准确来说,永远都只是唯一。魔方是千变万化的,但里面的东西,你却永远找不到两个相同的,真的很玄妙。

坐地铁,我在转魔方;坐公交车,我在转魔方;坐在家里,我也在转魔方。可能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刚入门的小白疯子。

2018-07
20

开玩三阶魔方

By xrspook @ 11:19:43 归类于:烂日记

几年前我就知道米叔是个玩魔方的高手。因为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就把打破吉尼斯纪录当作目标,还把她的姐姐和妹妹一起拉上。为的是可以在他复原魔方的时候帮他计时。直到前几天,在鲁豫有约里面我才第一次亲眼看到米叔玩魔方,让人目瞪口呆。之前我也看过一些神人玩魔方,但是他们在弄的时候你只会觉得那不是一般人,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是人。所以他们做什么与我无关。但是,看到米书24秒还原一个三阶魔方以后。我突然有种,我也要征服的意愿。

小时候玩魔方很盲目,完全不知道那应该怎么整。把那东西搞乱很简单,家里那个被弄乱的魔方就从未被复原过。我还清楚记得小时候玩的魔方很难转,只要有一点点位置不对就会卡死。但看过米叔玩魔方以后,我确信现在的魔方技术已经进步了很多,正是因为魔方的构造变好了,所以他才可以在那么短时间内完成变换。米叔少年的时候玩的魔方肯定已经这么顺滑,跟我小时候玩的那种完全不一样,我小时候接触的估计纯粹只是个玩具。我小时候那个模仿是小学时买的,至于为什么会买已经不记得了。在我印象之中,我从来就没有复原过,哪怕是一面,我妈貌似给我演示过如何复原,但她好像也只会搞一面还是两面。直到几个月前我才知道原来玩魔方是有公式的,只要按照那些公式走下去,就可以把魔方复原。公式是死的人是活的。所以如果你能灵活变通,你就可以快速复原,当然前提是你的脑跟你的手转得同样快,甚至更快。

当年,我妈把魔方当做玩具一样买给我就是希望我学会在那方面思考,但当时我对那个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那只是一个五颜六色的方块而已。大前天看完米叔那个魔方视频以后,我马上自己入手了一个。然后今昨上午用了半个小时终于好不容易还原了一面,至于那一面是怎么还原的我也不知道,貌似是走过了某些流程,但你要我重新走一次我做不到。接着我又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不断轮流把六个颜色逐一还原,当然,我的意思是每次只还原一面。在我还原到两三个颜色的时候我总算有了自己的套路。但即便套路有了,实际上我只会还原底边的颗粒,中层的颗粒如何一步到位还原我还不知道,所以每次遇到中层的颗粒,我就只能来一招以退为进。放弃之前已经还原好的两个底片颗粒,然后再用我的套路把底边颗粒还原。没有自己的套路之前整个流程下来是慌乱的。因为很多东西做过一遍以后就不能再重复,你叫我反过来,我不会反。那些魔方高手除了脑子里有很多公式以外,观察力和记忆力也超强。我只还原一个面,但是当我搞定一个颗粒找另外一个颗粒的时候,有时真的要找半天,但那些神一般的存在却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看一眼整个魔方,接下来就盲拧。在别人眼里,如果你层次足够高,别人一定会向你投来羡慕的目光。但是,要从什么都不懂变成高手,显然需要付出非常多。我并不是要让自己成为高手,我只需要可以在一定时间内还原一个普通的三阶魔方就可以了。

今天估计我得好好阅读一下魔方教程。儿时没攻克的,现在去完成!

2018-07
19

只是练兵

By xrspook @ 11:26:5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还没打之前我有点忐忑,听说昨天对阵的那个队的两个女都会打球,至于多少就不知道了,因为前天我没去看珠海中山库和顺德库的比赛,但是教练去看了,但看了一阵就走了,根本不放在心上。可以得出,我们赢下这场球应该没问题。第一场比赛遇到的女的是几乎可以说不会打球的,第二场的会一点,所以就我个人而言有点不放心。她们会怎么防我呢?会比第一场的更难缠吗?但后来发现,完全是我想多了,会打球的通常都不会缠着对方的女的,而会纠缠对方的男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通常男的都不会分给女同胞,缠着那个女的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直接针对对方那个得分多的。昨天也的确这样,那两个女的完全没过来骚扰我。高的那个会去做挡拆配合,矮的那个这一直缠着我们一开场三分球及远投射得他们毫无表情的对长。就我个人而言,这实在太爽了,但是,对我们的男同胞而言,这就有点麻烦。而之所以麻烦是因为昨天那个女的怎么犯规我们的队长,通常裁判都不吹。

这场比赛防守的时候,我们基本用的是上一场比赛后半段的战术,所以他们没占什么便宜。昨天对手的平均年龄大概是我们的1.5倍,所以很明显,他们的速度跟他们的耐力可能跟不上我们。为什么说可能比不上呢?因为,实际上到下半段教练就基本把我们的主力都换下了。第一场比赛我打满了四节48分钟,而这一次我只打了38分钟,因为情况不紧急,应该所有人都轮流上去感受一下。我的女队友上场10分钟,位置跟我完全一致。看了她五分钟的防守以后,下来我就跟她说要怎么做。然后我第二个五分钟才上去的时候基本上就到位了。她要做的是在罚球线上一步的位置防住对方带球过来的男的,不让他突进去。那个男的可以绕过她从外线进去,但绝对不能就在她旁边插进去,又或者那个男的球可以给她身后的人,但人不能进去。而要做到这点,首先她不能只是站在那里,张开双手一动不动,因为这样的站位跟一个假人或者说跟一个雪糕桶没什么区别。她要把重心放低,双手张开。如果她不确定要怎么干,她甚至可以双手在那个男的眼前乱晃,不让他看清。只要她的重心压下来,左右侧步足够快,那个男的是冲不进去。而昨天那帮中年大叔跟之前的小年轻不一样,那帮小年轻有一些就是要凭借个人身体优势硬突进去,但是中年大叔都是有家庭的人,男女授受不亲,他们不会轻易死命用身体撞开你。遇到他们块头最大年纪最大那个,他更加不会选择撞进去,如果他不闪开,那你就自己闪开吧。这种事情通常不会发生,他带着球慢慢走过来的时候这不会有,因为对他来说,突然变速前进挺不容易,但是如果他们从远处一直带球跑过来,情况就不一样了,该闪开的时候就不能犹豫。

这一场跟上一次一样,我也是进了一个球,也是丢了一次机会。丢的机会同样是在篮底,同样是因为我站在篮底中央的位置,对我来说根本没法投球。上一次站在那个位置是因为我接了一个进攻底线球,而这一次则是因为我快攻的时候已经走跑到那个位置了,跑太深了。如果我不跑那么深,如果我在早一两步停下来的地方出手,应该就有了。但是世界上不存在应该这种东西,平时我的手感都很好的,但昨天我就觉得我的手感超级不对劲。但即便这样,昨天我还是进了个球,站位是罚球线的一个顶角。

下一场比赛的对手可以说是整个系统里最强的,八年前,我们就是败在他们手里。要怎么对付他们,我心里真的没底,尤其是他们的女人。因为一定程度上就八年前的表现,他们女的得分甚至比他们队里很多男的还要多。但八年过去了,生孩子的已经生完了,然后又经过了这么多折腾,当年的神勇还在吗?八年前,我的队友只是叫我防住那个人,但我根本不知道如何防住她,那种无奈就像前两天顺德库的人防我一样。八年前我没有教练的指点应该怎么去做。现在我觉得在防守方面,教练应该会给我一些精准的指示。在体力和进攻方面,我觉得自己不会输。

现在我只希望接下来那场可以说是最轰烈的比赛不要下周就来。因为今天的比赛,我又戳了个鱼蛋,而且又是那只手指。

Page 1 of 1,129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