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
18

边动感单车边语记

By xrspook @ 9:33:42 归类于:烂日记

把动感单车搬回宿舍的一个好处居然是我可以一直用比较低的阻力去踩车,同时用语记完成我的blog。这种运动量可以让你微微发热,但不至于大汗淋漓。多大踏频和多大阻力完全由自己掌控。其实这基本就等于一边散步一边完成blog。以前,当单位的生活区还没变成现在这么小的时候,早上我会拿着个手机,一边散步绕圈一边完成blog。但那个时候,手机信号不好,外加与语记的智能不佳,所以出来的效果很一般,里面有N多词语无法识别,后期加工的时候我要耗费不少精力,但现在我原地踩动感单车,室内的wifi信号很好,语记的功能也升级了,所以没有那种烦恼。平时晚上语记的时候,我都只是坐在某个地方,然后开始说,但实际上我是可以一边运动。这两件事同时做对我来说完全没问题,因为运动只是个条件反射。一直保持低强度的运动我可以同时做任何烧脑的事。当然,如果我的动感单车要一直维持90以上的踏频,大概我就没办法像现在这么自在了,我要稍微费点劲。如果我想加大阻力的主力,让骑行有点意思,外加保持90以上的踏频,那更加是要多流点汗才能实现。

这个星期二晚上,我用了大概40分钟的时间把两双我不会再用来跑步的跑鞋洗了。之所以不会再拿他们跑步,是因为他们已经跑过太多了,已经超过了900公里。其中一双倒库使用次数,更加是达到了一百次。那两双鞋我大概是在,2014年开始穿的,基本同期开始,到2018年才退役。不得不说,美津浓跑鞋的质量真的很好,即便穿了那么多年,还是没有开胶。也没有掉线,顶多是样子旧一点,或者鞋底被我无情地磨得不平衡。正是因为大底的某些地方已经被我完全磨掉,所以再用来跑步,落脚的时候就会不平衡,跑完以后即便只是十公里或者五公里。脚还是会有不适。与其冒着些会受伤的风险,不如直接让他们在跑步场上退役。虽然说在专业跑步的时候退役了,但是他们仍然是非常好的便鞋,仍然是非常好的室内运动鞋。其中一双我打算带回家,另外一双放在宿舍,专门在骑动感单车的时候用。

有些人洗鞋的时候不洗鞋地,但是我从来都会把鞋底洗干净,但我不是个非常挑剔的人,所以我不会神经质到把跑鞋纹路里藏着的一些一些非常小的石头都全部挑出来,虽然小石头卡在那里,但完全不影响我,我也就没有必要那么费劲去干那种事。理论上动感单车应该配一些专业的骑行鞋,但实际上我的这部YESOUL动感单车的脚踏已经配备了专业的鞋头固定装置。如果我能耐得住寂寞,我甚至能赤脚上去,但我试过赤脚或者穿拖鞋,尤其是已经穿了好几年硬邦邦的拖鞋踩着动感单车,会痛而且会抽筋,所以随便穿一双运动鞋上去就好,穿鞋和不穿鞋的区别在于即便平时你没有感觉出来,但是鞋底还是会有一定高度,所以不穿鞋踩动感单车我就会有点觉得脚够不着,但穿上鞋,一切都好。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会觉得,一边说一边踩单车呼吸会有点不太顺畅,但是到了这篇东西结尾的时候,我已经完全适应过来了。一开始踩了几分钟以后,我下车专门去开了个风扇,这样做的好处是我的散热更快,运动强度也可以更大,而感觉却一直保持良好。

2019-01
17

RUN NOTE

By xrspook @ 20:15:55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四 2019-01-17 17:31
平均心率150,最高心率168,平均配速606。这次5K比之前好几次5K都要轻松,心态轻松估计是其中一个原因。虽然感觉没那么痛苦,但配速也就这个样让人有点心累。要回到从前那种随便都必定30分钟以内就像个梦一样。不付出就不会有收获,我已经摸鱼很久很久了,活该。#xrspook未行够#

2019-01
17

不再

By xrspook @ 11:36:18 归类于:烂日记

打开微信,摩拜单车说包月有折扣,进去看了一眼,感觉折扣一般般,让我心塞的是以前我骑摩拜都是从家里到外婆家。这条线路我骑了两年多,估计以后用不上了,大概我还会去家乐福,还会去万国广场,但那里可能再也不是我的打卡地点、一天去N次的地方。可能很久才去一次,可能是为了某些折扣才去,而不是把那当作像吃饭睡觉一样普通的事。外婆已经不在了,但我还没想好往后要怎么做,要做些什么?

以前每个周六,我们都会去外婆家。在家里有个24小时的保姆之前,周六我们要在那里呆一天,有了那个保姆以后我们只呆半天。而现在我们甚至不需要在那里呆,因为外婆的那个房子是一个公租房,已经催搬了我们好几次。因为他们查到户主名下还有一套房产。大概11年前催了一次,去年又催了一次。他们总不能把一个90多岁的老太婆赶走,随便砍掉水电又没有道理。我们并不是想赖着不走,而是因为老人家喜欢一个人在那里,她不想去跟女儿们一起住。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到了最后那几个月,我能感受到她的孤独。虽然那段日子她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多了,随便坐在那里就会打瞌睡。到后来,原来打瞌睡是件好事,晚上不睡觉,而且24小时都睡不着那才是真的恐怖。暂时我还没有失眠的烦恼,所以那些说要吃安眠药才能入睡的人到底什么感觉我无法想象。一直以来我都是那种正常的时候三秒便入睡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这样做到,因为我爸我妈都不是这种人。我妈说其实外婆是一个很晚才能睡着的人,所以在允许的情况下,她会晚一点起来,但很晚睡觉和整晚都不睡觉不是一回事。

一直以来我爸都有睡眠问题,之所以这样,我和我妈总觉得这是因为他运动太少了。除了去社区医院开药以外,他几乎不出门。以前我们一家人很少出去吃饭,但现在渐渐多起来了,一是因为爸妈都一把年纪了,他们都懒得做饭,二是因为这样我爸起码能出去走一走。如果我爸肯带手环,保证每天都走上个5000步,我觉得他的睡觉不会有问题,但问题是他一天都待在家里,总步数加起来估计不到500,而且他是个一天几乎都不喝水的人,所以尿酸高,因为不喝水,所以连来来回回上厕所的步数都省了。小时候我真的很希望爸爸是个运动健将,之所以有这种希望,是因为我爸是个运动白痴。看着别人有个靠谱的爸爸,我真的是各种羡慕嫉妒恨。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其实父母从来都不在运动上对我有任何要求。如果某样东西我能玩得很溜,纯粹是因为我自己觉得那很好玩。也正是因为我的爸爸是一个非常不擅长运动的人,所以大概因为这样我更能体会到运动的必要性,以及要有把运动玩好的重要性。如果我爸是一个全能的人,大概现在的我什么都不会做。因为他肯定会把我的所有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帖帖。正是因为我爸不完美,所以我才有让自己变得更完美的强烈愿望,因为我不能接受自己成为我爸那种人。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会在外婆还很能干的时候把她的菜谱全都认真记录下来。

2019-01
16

RUN NOTE

By xrspook @ 22:45:59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9-01-16 20:19
平均心率156,最高心率182,平均配速608。一开始的时候飘着毛毛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雨就停了,这样的好处是几乎全程都没有风。感觉明显要比星期一的时候好,因为心率很快就超过了150,无酸痛感。和星期一一样,后半段被坑距离,怎么跑都不够数的感觉非常糟糕。#xrspook未行够#

2019-01
16

必备技能——操作缝纫机

By xrspook @ 9:05:0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突然发现我是个几乎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的人。如果说到现在为止我还有什么很想去做但没有去的,大概其中一个就是使用缝纫机。小时候我看着妈妈给我用缝纫机做衣服做裤子做裙子。家里的缝纫机我妈会用,我爸也会用,我的一些姨妈更加是精英之中的精英,虽然不是那种可以把衣服缝好拿出去卖的那种。这个机器对上一代人来说,貌似是人人都会的,因为衣服大都不是直接买回来,而是去买布料,然后自己动手做,现成的衣服估计也有,但是价格很贵。我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时装这种东西,知不知道有流行这回事,我也不知道他们衣服的款式到底是按照什么来的,不过一些比较正式比较贵的布料,他们就不会自己动手,而会去拿给裁缝给他们定做。小时候在我心目中,缝纫机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每次我都只能远远地站一边看,因为当我稍微靠近,或者稍微触摸的时候,我妈就会很凶地把我叫住。因为那个东西的机关很多,活动起来更加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招,所以一直以来那个东西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东西。虽然缝纫机很重,但是搬家的时候必定要搬走,到了现在这个家的时候,缝纫机一直放在阳台,使用的频率很低,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很少自己做衣服,而是直接去外面买了。这其中一个原因是买布料比买衣服更麻烦。以前之所以有很多布料,是因为我爸在一个印染厂工作,经常会有一些小块的布板,那是些下脚料的东西,没有瑕疵,但相对于整块布料来说只是微不足的一小块,那个东西是用来检验的,而我爸在他退休前的十几二十年做的正是工厂的布料检验。

还记得小时候我妈给我做衣服的时候步骤很多,比如说选布料选花边选配件,还要画一个纸样,然后把布裁好,最后缝起来。她的作品之一是一套母女两人的睡袍。她个人感觉非常好,但是我很不喜欢,因为在腋下的部分为免走光她搞了一圈蕾丝边的橡皮筋。我不喜欢被那个东西勒着,我宁愿穿普通的衣服和裤子,但即便我很讨厌那个东西,我还是不能把不喜欢说出口。小时候,尤其是幼儿园的时候,我妈给我做了很多裙子,在别人眼中,那些都非常漂亮,但实际上我很讨厌穿裙子,所以当我有权利决定我穿什么的时候,我从来不会穿裙子。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星期一早上有个升旗仪式,必须穿礼仪服,但班里的女生几乎都是上半身穿衬衫,下半身的裙子到快要去准备仪式的时候才套上去,然后把里面的裤子的裤腿拉高。升旗仪式完毕以后回到课室,我们就开始脱裙子。虽然裙子里面有条长裤,但是我们那个死脑筋的男物理老师兼班主任还是觉得我们的这种行为非常不雅观。为什么穿裙子穿高跟鞋打扮得像鸡一样那样就叫做雅观呢,他的那种大男人主义我非常讨厌。从前因为是他的学生,所以我虽然心里有气,但我没有直接跟他怼,如果现在他依旧那么大言不惭,我必定要跟他干一架。

爸妈的年纪都不小了,如果现在还不学怎么使用缝纫机,当他们离开以后,家里的缝纫机就会变成只是一个文物一道风景,而实际上,它代表了一代人的梦想,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

Page 1 of 1,177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