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21

枕头&拔罐

By xrspook @ 8:25:4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算是睡了个安稳觉。除了期间上了一次厕所。我也说不准为什么近段时间在单位睡觉,晚上总要上厕所。其实睡觉前两个小时,基本上我就已经没喝水了。昨晚做的梦比较神奇,跟学习和学校有关。最残酷的莫过于某段时间以后,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再也不去上课了,她选择了在家里自己学习。在我梦里的设置中,她的成绩很好,属于全年级的前三名。她的座位在我的后面。在她没有离开之前,我们那个四人小组一直都玩得很欢。她不再来学校了,我感到了莫名的失落。那个梦的内容,还有很多其它的,但是,让我记忆深刻的,就只剩下这一个。

睡觉的时候我一直都很喜欢,把手放到枕头底。但因为烂手的关系,近两个星期我都控制住自己,不要把手塞到里面。昨天晚上我又很自觉地把手塞到了枕头底。第二个晚上睡宜家的记忆海绵枕头,感觉习惯了一点,主要原因是我把包装拆了,套上了自己的枕套,再铺上了枕巾,最后才把藤枕席放上去。所以枕头不再与枕席发生相对滑动。我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反正我觉得枕席和枕头完美贴合。第二晚睡这个枕头,我觉得自己对那个弧线更习惯了,但我还没有完全习惯侧卧时那种柔软感。我选择的这一款记忆海绵枕头已经算有点硬了,79块钱的那一款更软。我一直觉得人在仰卧或者侧卧的时候,头对枕头的压力是一样的。但我觉得仰卧的时候枕头没有被多大压缩,但侧卧的时候,枕头却被压下去好些。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昨晚我继续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使用真空拔罐。进而发现无论我多么努力,我都很难在足三里让罐紧紧地吸住。第一次的时候,虽然我已经抽了很多次,但是过了几分钟,罐体还是自己掉下来了。在给腿部拔罐的时候,罐体后来又掉了一次。足三里拔罐,让我觉得心惊肉跳,怕什么时候又会掉下来,可能这意味着,我要选择比3号更小的拔罐。理论上足三里那一块肌肉要比三阴交的少,但实际上,三阴交跟血海反而不会出现足三里那种状况。这跟肌肉和干毛发有关吗?如果我希望拔罐在那个位置能吸吻,可能我首先要用湿润的东西先擦一下足三里,让那个地方有一定的湿度。相比于腿部的拔罐,躯干的拔罐基本上都能吸住。即便是我觉得最玄乎的大椎也能吸得很好,可以用3号罐,而不需要用特殊的U型罐。我觉得最容易吸引的部位可能是背部,但问题是背部要一个人独自操作,实在太难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的拔罐,大多是时候都只是一圈出现红或者紫,而其他地方,则完全看不到有任何迹象。为什么居然会这样呢?不是应该连片都红或者紫或者没有变化吗?为什么?我只是一圈出现该有的症状呢?大概这个我还得,找一下原因。我估计原因大概有两个,一个是这套东西有点问题,第二个可能是我安放的部位有点问题。第三个可能是我根本就没什么毛病,当然就不会出现那些人那么恐怖的现象。拔罐的次数超过十次以后,我觉得我已经有点习惯那个疼痛。那种疼痛是持续的,用力去抗衡只会更糟糕。但是你只要放松,一切都会变得很自然。虽然你还能感觉到有点麻麻的。但显然那称不上痛。除了放松以外,还得保持静止。因为如果一直处在运动状态,就很难做到真的放松。所以,一旦把罐体吸上去后,静待十分钟就好。为了节省时间,我一次性尽可能上更多的罐。

生活会一直有一些让人期待的地方等待你去探索。

2017-07
20

试玩真空拔罐

By xrspook @ 18:52:39 归类于:烂日记

买了新枕头,也买了真空拔罐器。为了就是右边颈部肩膀的问题不再烦扰我。昨晚第一次用新的枕头,那是宜家家私的记忆海绵枕,有特定的弧线设置用来承托颈部。昨晚感觉没睡好,大概是因为没有拆开枕头的包装,塑料袋和藤枕席之间不断地发生相对滑动。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后背部的某个点有点酸。也不知道是不是枕头真的没有起到我料想的作用,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睡得有点神经病、太小心翼翼了。

相对于真空拔罐来说,枕头是谁都会用的。真空拔罐这东西之前我就很想玩一下,但一直没有机会,几天前发现24罐的才30块钱不到,为什么不买套来试一下呢?买回来以后我才发现,其实用不着那么多的罐。里面的磁针也不知道是怎么用的。反正对普通人来说,找穴位肯定找不准,所以有磁针跟没有磁针都没区别。接近今天中午快吃饭的时候,手头上的检验工作基本已经做完。所以就马上在肩膀上试验了一个拔罐,那大概是肩井穴的位置。我觉得那里应该是肩井穴,但实际上是不是我不知道。因为那在我背上而且我没有看着镜子去对照。第一次用这种真空拔罐,我实在不知道抽吸的力度到底要多少。所以一开始的那个位置,我只是吸到我觉得有感觉就没有继续下去了,后来发现,原来大概要抽到里面的小活塞不再发生移动才算可以。要做到这样到后期可能就得忍受一点疼痛。但是那个也是在可接受范围之内,一开始的时候你可能感觉比较剧烈,但只要稳住几分钟,往后就没感觉了。在肩井穴做了第一次,在足三里又试了一次。我总算领会到应该怎么操作。所以,当我在左边肩膀的肩井穴再次放置拔罐的时候,显然我就知道了该如何做得更好。下午我在大杼穴又试了一把,那一次一开始的时候感觉比较大我甚至要用左侧的竖脊肌去对抗那种不适,但就像练瑜伽一样,你到达某个极点,只要放松,然后忍耐力会自己提升上去,往后就没什么特别大的感觉了,你又可以冲击新的极限。所以在天枢穴我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留灌了30分钟。根据我第二天醒来酸痛的那个部位,我觉得那应该是右背天宗穴拔罐。但那个位置比较尴尬,因为背部的肌肉比较发达,虽然我的左手能到达那个位置,但只要我的右侧身体发生移动,可能惯就难以吸住了。而且那个部位,也不能像肩井穴和大杼学那样,再不脱衣服的前提下就能做到。

真空拔罐给我的感觉是无论是过程之中还是之后,那个位置都会有发热的感觉,而且还能持续一段时间,比如说,我是中午睡觉之前,对左肩膀的肩井穴拔罐的。平时中午睡觉我会越睡越冷,尤其是脖子的位置,但今天完全没有这种事,我睡得很死。跟往常不一样,我觉得,肩膀和脖子的位置在弱弱地发热。我没有研究过拔罐的原理到底是什么,但是那个操作,的确可以促进,局部的血液循环。拔罐可以把某个区域的肉吸起来,这就让我想起了肌效贴。肌效贴是长效的,需要好几天才能完成,而且粘贴胶布有一定的手法要求。最痛苦的莫过于撕胶布的时候。真空拔罐买回来以后如果你不暴力对待,往后几乎零成本。在加快血液循环和快速起效方面,拔罐比肌效贴更好。拔罐完毕以后,我觉得那一片的肌肉有种放松的感觉。所以如果能沿着经络一溜拔罐,估计会很过瘾。

这周的工作日已经开启,预计我需要连续上六天班。

归档:2017-07-20 龙猫

2017-07
19

RUN NOTE

By xrspook @ 20:31:54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7-07-19 07:35
平均心率157,最高心率180,平均配速627。与其说我最大的敌人是生理不如说那来自于心理。要不要出门我纠结了半天,虽然从天色看来2小时内不会有雨。理论上今天我要跑13K,但只跑了2K我就觉得今天如果我10K就收工自己也能接受。我觉得今天自己有点跑得过于保守,但这没错,因为我的确觉得自己今天重心有点晃,腿也提得不高,距离再长我非常可能有摔跤的风险。循序渐进吧~ #xrspook未行够#

2017-07
19

霉运

By xrspook @ 20:11:26 归类于:烂日记

两天的假期已经接近尾声,感觉什么都已经为我让路,但有些事情却很蹊跷地让人无语。拼尽全力,希望少花那么几块钱,但是不知不觉却被迫把钱以其它方式花出去。比如昨天中午,本来打算去大禾寿司吃一下他们的肥牛盖饭。坐下的时候,他们说有,但是,饭刚好用完了,所以要等一段时间等饭煮好。等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又打算点9块钱一件的寿司,却被告知那种寿司没有了,之前点的盖饭和炒饭也没有。于是我们就直接去埋单了,什么都没有吃,却无端端要给茶位费。这种事之前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中午一点前去寿司店吃饭,居然告诉你饭没了。让我觉得同样很神奇的是他们拿过来的那张点餐纸,理论上应该在上面点餐,但实际上,上面却没有打钩或者写数字的位置。从前大禾寿司可以通过大众点评app点餐,但现在大众点评不能下单了,取而代之的是用微信下单,但是微信的菜单显然菜色不全。我们要点的炒饭盖饭上面没有,我们要点的单件寿司上面也没有。全部卷类那里只有小卷,完全没有菜单上的加州卷之类的,那一张,用来点餐的餐单子上面也少了很多内容,比如定食、盖饭、炒饭、单件寿司等等上面一律没有。服务员拿过来的就只有那张点餐纸,没有完整的菜单,而菜单上的东西,你只能在点餐纸的备注上自己写。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会出现这种问题,如果点餐纸这么废物,为什么还需要它存在呢?直接看菜单本就好了,这样还可以省下很多花花绿绿的点餐纸。既然他们推荐的是微信点餐,为什么微信的那个系统,居然比之前大众点评上的差那么多呢?菜单内容少了很多,菜单的界面也非常不友好。简单来说就是整个就餐体验都非常差。就这样,我们无端端花了六块钱喝茶。接着我们去了大禾寿司旁边的争鲜。在争鲜我们一共吃了16碟东西,合计96块钱。大禾寿司昨天给我的点餐体验实在糟糕到极点,那一家门店我和我妈往后是再也不会去了。

今天在吉之岛,我看到平时吃的那个芝士特价。埋单以后,过了很长时间,我才发现原来那个东西是28块多。给钱的时候我没留意,因为我妈买的两个菜都打特价,我不知道那具体是多少钱,但事后我才发现金额不对。进而发现我拿的那个口味的芝士可能不是特价,但是我买的时候,那个价目牌的确是特价的,于是,结论就一定是价目牌和实际的货物不对应。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仔细核对,特价价目牌的内容和实际的货物,但今天我却没有仔细看。我可以理解这种事发生,之前我几乎没有真的遇到过,尤其是买食物的时候。之前也有埋单过后发现价格不对,那一次是因为价目牌跟本就不知道在哪里。情况跟今天的一样,货物跟价目务牌放置得太有迷惑性了。好不容易才省下几块钱,但是,却在这些莫名其妙的事上把钱又都花出去,而且花的比省下来的更多。

这两天,我的确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但问题是,总有一些出乎意料的东西发生。比如说,今天我就摸了一下宜家家私展示架上的东西,却一手按在他们的钉子上。那个钉子可能上的时候太用力,所以有些地方起锋了,我的手指被刺到。回到家,费了好大的劲才终于把那个东西挑了出来。这已经是连续第四周有惨痛的经历。第一周是落枕,第二周是摔了一跤,第三周是抽血的时候血止不住,第四周是手指被刺到。这些低概率事件每周都发生一次,给连我自己也非常怀疑人生。曾经某一年的某一个月,我也遇到这种事,开头事件也是摔了一跤,把手摔烂了,接下来的几周我都有见红事件发生。希望这种可以说是糟糕到极点的事情今天是最后一回。

等待我的,可能又是六天以上的工作日。

2017-07
18

老人味

By xrspook @ 17:23:43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老人的味道?这个东西很难解释,那不是跌打药水或者清凉油的味道,也不是厕所的那种很浓的氨味,又或者屎的味道。但是,你却可以一下子就辨别出,那就是老人的味道。跟年轻人的臭狐味,又或者是汗味不一样。老人的味道是那种你可以忍受,但是你的潜意识却想逃跑。我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尚且有这种感受,如果我是嗅觉相当灵敏的汪星人,估计感觉会更加深刻。我知道什么是老人的味道,但暂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人的味道。我知道腐烂的水果是什么味道的,但我不知道腐烂的肉类是什么一个状态。经过传统菜市场的鱼档肉档,我看过一些很恶心的场景,但是我并不觉得那个味道太刺激,可能是我呆的时间不太长。鱼类会有很明显的腥味,而羊肉之类的会有很明显的骚味,至于猪肉是什么味,我至今说不出来。与其说我不会说,不如说我根本不觉得猪肉档有什么臭味。还记得小的时候,我总觉得我爸买的猪肉总有一股我不喜欢的味道。后来听说那个味道是因为猪在被杀死的时候受惊吓了,憋尿了之类的,所以会有一股怪味。但那只是我小时候遇到的事,而且那个不是闻出来的,是吃出来的,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几乎就没有再遇到过。

今天去外婆家的时候,我直接开门进去,在密闭的空间里。扑鼻而来一股老人味。其实闻到的那一刹那,我是有点害怕的,因为我实在不知道那是老人味还是死人味。虽然我的心并没有想得那么恐怖。但是,的确有这个可能性。外婆呆呆地坐在藤椅上,看着我开门进去,她首先对我说话了。我的心立马放下,她还活着。但我的第二个反应是,她昨晚真的有在床上睡觉吗?还是只是一直都这么坐着?想到她晚上没有睡觉,一直就这么坐着,看着门口,我就觉得有点恐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不知道。

在闻到那股老人味以后,我以最快速度把房间的窗户打开,让空气流通,然后把电风扇也开了,接着,回到门口。我好久都没试过呼吸新鲜的空气原来是那么的美好。但美好归美好,你还是得回到屋内,于是,那股老人味再次袭来。

我已经不记得,从前当我还小的时候,是我的话多一点,还是我外婆的话多一点,反正现在,我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直接就不说。我外婆属于那种,如果她开始一个话题,就会不停地重复那几句话。她能听得到你在说什么,但是她不会接着你的话题继续下去,兜了一个圈,又回到她刚才说的那几句话上。她一直在说,我一句话都不说,于是,说着说着,她自己也不说了。本来老房子里面就比较昏暗,外加在那个气味的笼罩之下,两个人相对而坐,默不作声。这比较难整。为什么我小的时候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呢?大概是因为从前,我总在玩我自己喜欢玩的,我外婆总是忙这忙那,操持家务,我们两个人相对坐着的时间很少。我们也有坐在一起的时候,但是,通常是因为我们在看电视。好长一段时间,外婆都会主动的跟我们说某个电视剧好不好看,里面的人物剧情是怎么个走向。后来她不说了,因为电视整得越来越复杂,开机也要好几个开关。要外婆学会用遥控器转台实在太难。电视机因为长期不开,所以状况也不好,最终彻底坏掉。而外婆其实在电视机坏掉之前,估计她的白内障,已经让她只能看出个画面的大概模样而已。

我和外婆共同生活了30多年,今天却有种想逃离的感觉,更何况几岁甚至是婴儿会多么抗拒这种气氛。环境、灯光、味道,都会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恐怖。但原来,最让人想逃离的,居然是味道,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杀手。

那些希望自己能够长命百岁的人,真的有考虑过他们熬到百岁时,是个什么滋味吗?

Page 1 of 1,02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