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26

发疯的第一天

By xrspook @ 16:07:58 归类于:烂日记

有种快发疯的感觉。今天星期三,昨天说了一整个下午统计的东西该怎么整,但实际上那只是很表浅的东西,所有深层次的核心部位都没有涉及,在这种情况下我就TMD被迫接手了,我能预测未来有无数地雷等着我去踩。一切都是乱糟糟的,无论是电脑上的数据还是实物材料。其实我完全不期望我接手的人能有什么好东西,毕竟如果她是胜任这份工作领导就不会又重新把这东西交付到我手上。2009-2014由我当检验兼统计,仅仅过了3年,又重新让我回到统计上来,而且再也不是兼统计,而是一个全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我不想知道,因为他们显然不是从我的角度出发去考虑的。大概他们不会觉得一个女的居然有当高级工程师的欲望。对他们来说,工程师神马都是用来混的,领导要求,那就挪一挪,跟他们在学校那种60分万岁的思路完全一致。但我不一样,如果有一天我要去报食品行业的高级工程师我肯定是胸有成竹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抠门那些鉴定评审费,如果能一次就搞定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呢!不是别人故意卡你,如果你的业绩足够别人无法拒绝你。大概也正是因为我这种无比较真的性格,虽然我习惯性沉默寡言,但实际上肚子里存着一堆的方法,我对自己高度负责,也对我负责的东西高度负责,所以大家都可以对我很放心。这样也有弊端,就是如果我非常恨你,你的日子会过得相当艰辛。我能无下限地减轻你的负担,我也可以成为你最大的麻烦。因为我对所有是都是掏心掏肺的,所以如果伤了我的感情,当我觉得你就是我的敌人,呵呵呵。

前天晚上过了12点才睡觉,昨天晚上也是。这些都因为我的心里只有统计工作。有很多东西我还没有遇到,但我已经在为其操心。昨天晚上我已经在琢磨今天我的工作流程,因为我希望第一天能顺畅点,但实际上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因为在单位的这种统计上我不能算是新手,我没有新手的运气。不只是没有特别顺畅,今天出现的是超级卡机。今天一开始在查找数据的时候我就已经用上了新的技术,显然在过去的3年里我对Excel数据透视表的熟悉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但这些只能让我在自己的流程里不出错,而且可以把速度提高几分钟,但我敌不过反应慢几拍且不非常熟悉业务的员工,更加敌不过粗心大意、对自己收集的数据完全不上心且出错了以后死要脸的呵呵呵。在各种数据整理上面我明明很有一套,但这个潜规则不告诉你、那个私底下处理的东西不提前告知,我的工作怎么会顺畅?!于是今天早上我就一直处在学习的状态,学习理解他们的逻辑,学习根据他们的逻辑判断出问题所在。我觉得自己简直在做着刑警的工作,要琢磨坏人的犯罪动机,还原犯罪过程,然后再顺藤摸瓜解开那个根本不是由我纠缠上的死结。

已经连续两个中午没有睡觉了,脑子里思绪太多,需要处理的东西和责任感逼迫着我必须得继续,因为我知道即便我去睡觉也不会睡得着的。

2017-07
25

搬搬搬

By xrspook @ 13:51:3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搬办公室,我足足搬了一个上午,原因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搬。其间也有人过来帮忙,但那三个男的只是帮了我搬一个大铁柜,其它的大大小小的东西,都由我一个人完成。东西是我搬的,卫生也是我搞的,不只是我原来那个办公室的卫生,还是新搬过去新办公室卫生。天知道一个女的为什么用东西比一个男的还要糟糕。男的把柜子交给我的时候,尚且会把卫生搞一下,虽然说那不是非常的彻底,但起码也过得去,但那女的居然本来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做人怎么可以这样!一个四五十岁的人都这样,那么那些大学生在离校之前完全不收拾,把宿舍搞成垃圾场一样也就非常容易可以理解了。

准确来说。昨天搬办公室,我足足搬了一天。上午主要是完成一些搬柜子之类的东西,但实际上我只是把柜子从二楼搬到三楼,还不能就位,因为本该我去坐的那个位置,那个人还坐在那里,所有东西都没有收拾。电脑她还在用,柜子里的所有东西都还在原位。所以,即便我把二楼的东西搬到三楼,也只能都堆放在过道上,没有一点办法。到大概下午三点,东西才算搬完。但那个时候,更大的工程才刚刚开始,因为我要把旧电脑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拷贝到新电脑里。这个步骤,相当漫长且痛苦。一开始我是用飞鸽传书,但后来发现,这样一个一个文件夹太费劲,每次我只能发一个,对方也只能收于一个。无意之中发现飞鸽传书可以快捷打开正在传输文件人的共享文件夹。于是我就在旧电脑上把我需要传输的文件全部设置共享。幸好用了这一招,所以小文件夹很快就搞定了。但这一个的弊端是遇到内容很多的文件夹就非常麻烦,尤其是文件夹里有非常多的小文件。对我来说,有两个文件夹是这样的,一个是Dropbox,另外一个是坚果云。坚果云的文件夹很大,有18个GB。但实际上的确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搞定了,其中有延迟是因为需要做一些手动的确定。但Dropbox的文件夹就一直卡住。传输到40多MB的时候就无论如何进行不下去,以至于今天早上我不得不又手动用U盘拷贝出来。用U盘拷贝的时候我发现根本原因在于在Dropbox的文件夹里我旧电脑的系统运行了一个文件,所以拷到那里的时候,估计无法通过,接着,拷贝过程就被终止了。按照一般的逻辑,理论上,可以有一个选择跳过这个文件,但XP和WIN7系统没有这种。在文件拷会的过程中我一直在纠结,为什么我要换电脑?!因为新的那个电脑也是2GB内存。一个XP系统,一个WIN7系统,显然对WIN7来说2GB是远远不够的。但是在研究过电脑的CPU和内存以后,你就会发现,即便给我再加2GB的内存也没用,因为CPU经常运行达到了百分百的状态。新的电脑唯一好的地方就是那个硬盘比较大,原来的那个只有80GB,但新的那个有500GB。再大的硬盘系统运行起来经常卡这又有什么用呢?!所以把东西搬到新电脑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准备。把东西都集中放在一个位置,好为下次再挪未雨绸缪。其实仔细想想,核心业务必须安装的,就只有那么几个。其他东西都是可以直接免安装的。不用安装的带在身边或者放到网盘,需要安装的做个列表理清先后顺序也就OK了。

虽然百般不习惯、各种厌恶,但我还是要努力去适应现在的这种鬼状态。

2017-07
24

RUN NOTE

By xrspook @ 23:19:22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17-07-24 19:43
平均心率158,最高心率178,平均配速611。今天感觉很漫长,跑了很久才1K,跑了很久才2K,虽然身体并不辛苦,但却觉得时间过得超级慢。我实在不怎么喜欢夜跑,路灯昏暗,还得忍受迎面汽车的大灯,虽然频率很低。为什么就不能跑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每到夜跑我就会开始怨恨单位那该死的路灯。#xrspook未行够#

2017-07
24

第八搬

By xrspook @ 8:57:23 归类于:烂日记

在这个单位工作了十年,算上今天这一次,我搬了八次办公室。这样的次数可能是在职员工里,除了比我早到的那些以外,搬得最多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的工作在不断地变化。被招进来的时候,我是检验员,但干了一年,又让我去做统计,统计做顺手了,然后又让我回去继续当检验员,检验和统计并驾齐驱,持续好些年。然后有一天告诉我,把统计完全交出去,成为一个全职的检验,而现在,再告诉我。从此卸下检验的担子,全职回到统计那里。这简直就是逗我玩的节奏。还记得前几年,领导总说,为什么你那么多年都没有拿下工程师。有一次我真的反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一直只要我当半个检验员,甚至半个都没有,大概只有30%。在过去的十年里,检验做得多一点还是统计做得多一点。大概我觉得统计和检验的比例是4:6。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检验,除了我,还有其他人,但统计当时就只有我一个,即便后来找了个人过来慢慢跟着也是让人非常费心,比我自己干还麻烦。因为有些东西是无论如何也分不出去的。当你对别人无法信任的时候,工作开展就非常麻烦。还记得告诉我要把统计交出去当个全职检验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终于回到了我靠谱的老本行。直到一个多月前,领导要我从此放下检验,当全职统计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这是一种解脱,因为我再也不用去扫大街了,但另一方面,对我来说,检验才真的是我的老本行,虽然我也喜欢统计,但是,如果一旦做了这个决定可能我在检验上没办法再进一步,从工程师变成高级工程师。虽然,这说起来是无法做到,但实际上,也未必不可能。因为从实际情况看来,高级工程师的评审条件,最重要的,是业绩,有思路、得出成果,就能搞定,别人不在乎你具体做了多少工作。

之前七次搬办公室,我从来都没有纠结过,因为不过是从一个地方挪到另外一个地方,把东西全部带上就是了。但这一次,却让我相当纠结,因为可能我积蓄多年的两个柜子,不能带走,顶多大概只能带走一个。里面的东西怎么办呢?于是昨晚开始我就在收拾,丢掉一些从前我舍不得丢的。本来觉得我应该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搞定,接着我就去跑个5K,但实际上,我足足收拾了三个小时,清出了好多的垃圾。这包括办公室的,也包括宿舍衣柜里的。因为如果办公室的东西,实在没办法搬,就只能把它们挪到宿舍里。对我来说,这些东西满满都是记忆,全部都是我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有很多兴趣爱好,有很多生活上的琐碎。什么标语啊,灯牌呀,电烙铁啊,体育用品啊,橡皮章啊,各种书啊。在别人眼中,可能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那台破电脑,但实际上,在这十年里,我把很多时间给了这些东西。在别人逛街、熬夜、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忙各种其它事情的时候,我把时间和精力都给了我的兴趣。是这些实实在在的物品,证明着这十年我没有白过,我没有在这个腐朽的单位虚度年华,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在不得不活在他们世界里的同时,我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今天的搬办公室该如何操作,我还没想好,因为如果要换电脑,首先,我得把数据拷贝过来或拷贝过去,至于物理的部分,相对来说比较轻松。但这一切都不确定,物理的东西不确定,有没有位置放或者怎么放?电脑资料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必须得换电脑。对其他人来说,他们恨不得换掉那台用了十年的破电脑,但对我来说,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换掉。

我就像一条无奈的小船,在大海之中被迫飘泊。

2017-07
23

装皮带

By xrspook @ 8:22:5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下午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把五条皮带装到了砻谷机里,但实际上能用的就只有四条,因为其中一条太长了。那条皮带说来也奇怪,寄送过来以后就觉得特别奇葩,特别长,安到机子里实际试验也证明那完全是不可行的。所以如果这不是公家出钱,绝对要找卖方讨个说法,因为这等于是完全用不了的废品。至于其它的感觉还好,因为是新皮带装上去,处在最佳的张紧状态,所以力度相当足。但是要做到这个却需要很长时间的组装。

砻谷机安皮带这种事我已经做过很多次,但几乎每一次都会遇到各种问题。而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那个机子本来设计的时候就有各种瑕疵。机子里面上螺丝的地方,全部都有不确定性,所以这就很难整。上下左右,四个方向都可以移位,要完全对整,让机子正常运行,真TM太难了。但是也会有狗屎运的时候,比如说一开始不知道情况,可能你一下子装上去就可以了。从前我经历过这种事。但是,装皮带的次数越多,自然遇到的问题也会各种各样。其实这个机子完全是一个定制版,为什么开孔的螺丝位置居然是一个可移动式的呢?直接全部定死就没有这个问题。如果全部固定,拆卸不过是把螺丝卸下来再装上去那么简单,但现在机器的螺丝孔全部都不是圆形,而是椭圆形的,所以,至少在一个两方向可以发生移动,主电机要上四个螺栓,四个螺栓可以让机子,在四个方向上,发生位移。这就相当难控制。不把机子侧翻就没办法把螺栓上紧,因为下部螺丝头,根本无法固定。但如果你在完全松动状态做侧翻,显然主电机就会偏离恰当的位置,导致发出怪响或者直接动不了。需要往砻谷机里装皮带,必须得卸下三部分的螺丝。首先是底座,然后是前部固定,最后是主电机。卸下来的顺序应该是底座,主电机,然后是前部。昨天我发现一个很巧妙的地方,就是底座卸下来以后最好还是要把两个橡胶的支撑腿装回去,因为如果那样做,手就可以伸到下面,在固定主机的时候手可以伸到下面完成操作。这个操作比较费,因为你把它卸下来以后又得装回去,最后装底板的时候还得重新卸下来再装回去,在经历过轴不对正,整机开不了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操作非常有必要。我至今没想明白原装机到底是怎么最终固定主电机位置的,虽然我已经很小心翼翼,但是侧翻机子上紧两侧四个螺丝的时候,还是非常容易发生位移,导致轴心偏离。难道制造商就有什么技巧确保这个问题上不会出毛病吗?还是说,他们也跟我一样,非常无奈。每次装机都不能一步到位,而是要做多种尝试。成都粮科所的砻谷机已经出到不知道多少代了,但这种问题,居然还依然存在,这实在让人觉得非常无语。大概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思改进,中国的粮油机械行业才会这么糟糕。所有机械技术完全停留在90年代以前的水平。机器这么糟糕,原因是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也很糟糕。我自己处在这个行业,明白其中有多么的让人觉得无边无奈。

这估计是我未来几年来最后一次给砻谷机装皮带了。

Page 1 of 1,030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