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16

上班那天

By xrspook @ 13:59:41 归类于:烂日记

因为新冠的原因,所以这个周末我没有回家。一大早上班还好一点,在坐上同事的私家车之前我搭的公交车里人不多,但即便这样,2月10日上班坐那辆304的时候我的心情仍旧有点忐忑。

那是新冠开始全民戴口罩、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前必须量体温以后我第一次被测体温,也是我第一次搭公交车。那天那辆304我等了很久,不只是304,路上其它公交车相比于往常来说也很少,发车频率我感觉只有平时的1/2甚至更低。虽然新闻上说,广州公交车的发车间隔拉长到半小时到一小时这个措施只持续到2月9日晚上24点,2月10日理论上恢复正常,但实际上在恢复正常那四个字之前还有“逐步”两个字。我等车的时候天还是黑的,江海大道中公交车站的人稀稀落落,除了某几对人以外,独自出门的人都很注意隔开站立等待。我不知道在那里等车的人是不是也像我这样是第一次,等半天都等不到要等的车我不知道他们慌不慌。正常情况下,等车的人在车没有来之前通常都一直注视自己的手机,但那天等车的人除了个别一两个以外都没有掏手机。前20分钟,我也没有掏手机,但当我实在等得有点慌了的时候,我忍不住拿手机出来看看我要等的那辆公交车到底去到哪里了。幸好,那个时候,公交车已经几乎到我的上一个站,很快就过来了。在我掏手机看公交车在哪里的时候,整条路线上,我上车的那个站的前方一辆车都没有,所以非常有可能我那天坐上的是304的首班车。新闻上说,首末班车正常运行,我怀疑这个说法。

公交车上的人不算多,如果是单排位,大家都隔开就坐,如果是双排位,只坐一个人。我上车的时候,若要按照这种就坐规律,只剩下一个座位而已。那个座位是单排位和双排位的交接处,和最邻近的单排位相隔一个座位,但和双排位几乎没有间隔。万一坐我后面双排位的人咳嗽呢?越怕鬼就越见鬼,在坐了几个站以后,果然那个人咳嗽了。我简直不知道该有些什么表情。和我最邻近的单排位乘客下车以后我赶紧挪过去。心理恐惧比事实更伤人。那天回到单位以后我第一时间回宿舍从头洗到脚,里外的衣服一律丢到洗衣机里强洗。

那天出门的时候天还没亮,上车了以后天依然还没亮,下车的时候天色处在半明半暗的状态。在那个时候,公交车理论上人还算少的时候尚且会这样,我简直无法想象周五下班回家的路上我会遇到什么。与其这么提心吊胆,我不如直接不回去了。不增加我自己的风险,也不增加我家人的风险,同时,家里少我一个人消耗一日三餐,菜也不需要买那么多了。

我没有洁癖,在新冠之前别人在我旁边无遮掩咳嗽和打喷嚏我只是觉得恶心,但现在我到达了忌讳的地步了。

2020-02
15

不知道怕

By xrspook @ 13:52:20 归类于:烂日记

我觉得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怕,因为除了每天上学的时候都要提交一份家长签名了的体温报告以外,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没有多洗手,没有戴口罩,没有停课。回家的时候,公交车稍微松动了一些,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唯一的区别大概是那个时候即便是冬天,大家仍然把窗打得很大。大概我们唯一跟平时不一样的就公交车上的窗开大了。学校的每个课室每天的某段时间都会煮白醋,而且都会要求我们喝凉茶,仅此而已。凉茶有什么用我不知道,反正他们就是强制要你带碗回去,然后到一定的时间就会提一大桶回来,接着老师开始分餐。我对那个凉茶没有什么印象,反正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也不苦。到底是在课室里煮白醋,以及喝凉茶有没有起到了作用,我不知道,反正我身边的人都没听说过谁或者谁的家人中招。电视上说这个东西很恐怖。香港那边甚至到了人心惶惶的地步,但是我觉得好像我们没经历过些什么就过去了。不害怕其中一个原因或者是当时的信息没现在发达。智能设备的应用让各种信息简直以光速传播。当时我们只是觉得我没去那些很危险的地方,没接触那些人,我们就不会有事。在我印象之中,非典的时候,医务人员很多都中招了。也正是因为专业的医护人员也中招了。打仗的战士倒下,连救人的人都感到害怕,根本没法跟病毒去较量,非典的恐怖之处其中之一或许是就在这里。跟现在的新冠比起来,非典当年的传播力很一般。虽然当年的非典来势汹汹,很容易就会把人命夺走,但是当年大家该干嘛还是继续干嘛,对一般人来说没啥事。当年作为一个高中生的我,想都没想过学校会因此而停课。学校停课只有在刮台风的时候。因为刮台风而停课,我小学初中和高中各试过一次。

当年我只知道广州是非典的重灾区,香港也很惨烈,但是我中国其它地方情况如何,我根本没有一点印象。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北京有个小汤山医院,也不知道全国各地有很多医生都去过那里支援。非典来了,我知道,非典正在进行的时候,我也知道,但是非典是什么时候结束的,貌似我却没有什么印象。为什么会这样?大概当时我的心思完全只在学习上面吧。即便要操心,我也实在做不了些什么。不知道当年有没有红外测温种东西,反正每个学生的体温都是在家里自己用水银体温计测好填上然后让家长签名的。到底有没有错,只有问心了。不过,我还清楚记得,如果发热,是不让上学的,因为非典的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会高热。据说是越年轻的人症状越强烈。之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免疫细胞引起了炎症风暴吧。当年的非典,要不就没事,有事就是大事,不像现在的新冠这么鸡贼。

因为新冠,各地都要各种等级。因为下雨降温外加潮湿,我只好拼好两年多都没用过的烘干机,窝在宿舍里。

2020-02
14

入门R语言

By xrspook @ 9:14:06 归类于:烂日记

我前天开始系统地学习R语言,用的是一本叫做《R语言统计入门(第二版)》的书。那本书从最最基础的东西开始说起,基本可以说是零基础也能学会。我去说,书里面的内容是统计学和工科大一学生应该掌握的基本概念。现在我只看了一点点,感觉挺有趣,有些东西很容易理解,但有些东西却要绕一个弯。其实之所以这样,是因为R语言设置了很多潜规则。跟我之前学过的C语言不一样,R语言的潜规则多得多,也正是因为,它固有的规则多,所以有些东西毫不费劲就可以得出一个高端的结果。比如,当你要算一个数组的平均值,又或者是标准差的时候,一个简单到爆的函数就搞定了。如果要手工实现那个函数,真的很费神。我觉得R语言这个东西,只要你领会到规则的制定方法,很多东西都可以融会贯通。重点就是你能不能领会到那个精神,消化他们的东西成为自己的一部分。Excel的VBA里面也有很多潜规则,但是,跟R语言比起来,Excel里的很多东西貌似就有点复杂麻烦了,比如说,连起个名字,Excel里面的东西都要比R语言长。

我觉得对我来说,学习R语言跟学习Excel VBA,虽然都是编程语言,但二者不一样。VBA更侧重于技术实现的层面,要解决一些具体的东西,之所以要写VBA,不是要做研究,而是要得出某些结果,通过简单的操作就可以把复杂的流程秒杀搞定。其中的逻辑在写VBA程序的时候就必须已经想得很透彻。又或者可以这么说,在写VBA的时候,实际上你已经通过其它方式,得出了一个你要得到的结论。虽然你不可能所有数据都已经得有结论,但起码在某些数据上面,你已经确信那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大概因为我对R语言还了解得不够透彻,所以我觉得R语言最看重的不是结果本身,你不是为了要验证某个结果而去用R语言,而是要让R语言帮助你找到某些东西的规律。

之所以认会到R语言,是因为它有强大的绘图功能,几乎可以这么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的。R语言做出来的那些图,跟艺术家很写意地画出来的不一样,R语言做出来的图都是根据某些数据按照某些规则合并计算而来。有些数据摆在一起,我们不运行软件,也能预测到那估计是一个什么样的趋势。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必须了解这个趋势,当R语言把图做出来的时候,我们才可以判定我们的方法有没有用错。当R语言我们已经用得很熟练的时候,我们可以要把我们的数据放到R语言里,然后通过某些我们已经应用成熟的方法让软件给我们得出图像,接着我们再从图像里得出某些结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迷上了数据可视化。把一堆数据用表格体现出来,和用图像表达出来效果很不一样。如果图做得好的话,那会给人一种惊艳的效果。如果你只看到一堆表,你的大脑还得寻找表格里数据的相关性,然后在脑子里想象出它们应有的关系。在靠谱的图里面,数据关系直截了当很明白,无论你是老手还是小朋友,在看图的时候,你都能很直观地感受到。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现在理工科的学生仍然要学习C语言,而不直接学习R语言呢?尤其是那些非计算机专业的。理工科学生的课程里必然会遇到带入各种实验和数据分析。不过呢,大学的课程连Excel都不会很细致地讲明白,他们又怎么会把R语言放在眼里呢。

编程语言是种必需掌握的技能,谁是你的菜就得看这个社会推动的是哪种,又或者是你打算用在哪个领域了。

2020-02
13

首次成功预约到口罩

By xrspook @ 10:37:41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一次在网上成功预约到了5个一般医用口罩!是在金康的小程序上抢到的,之前他们用的是问卷星的系统,今天开始用了新的小程序,我大概沾到了新手的运气。

穗康小程序上线以后我只有两三天没去那里预约,头两天不成功,后面几天直接忘记了。但2月6日,开始需要付费以后我天天预约,从来没中过,这也包括其中有一个晚上预约的口罩只有N95,我主动放弃。我觉得即便我不放弃,依然是约不到口罩的。最让我觉得郁闷的是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考虑的,先到先得这合理吗?如果先到先得合理的话那些抢马拉松名额的也就不用使用抽签这个规则了。不只是先导先得,我记得2月6日晚上那一轮,填写所有信息以后服务器永远显示提交失败,每5秒可以重新提交一次,那天晚上,我从晚上8点整开始足足反复点了超过260次,最后终于跳出那个死循环了,但是却告诉你预约额度已满,预约失败。人多服务器瘫痪我可以理解,但这样的重复提交合理吗?那天我在广州日报公众号关于穗康口罩预约的那里留言说先到先得我认了,为什么必须让大家5秒一个死循环死磕呢?!提交过后你给我号,告诉我正在排队,过后告诉我预约成功没不行么?!那么大家顶多在那里堵塞提交几次,接下来就可以该干嘛干嘛去了,中不中是天意。第二天晚上,果然就采取了我前一天建议的那个拿号排队策略,终于不用一直死磕到告诉你预约失败。

拼手速这个东西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要拼手速?拼手速会让服务器瘫痪且不公平好吗!因为高端人士会用高端非常规方法抢,广大普通人唯有陪跑的份儿,就像抢火车票一样。为什么就不能使用一个时间段内报名然后制定一个游戏规则抽签的方式呢?抽签的时候等待抽签的人数是定的,有多少口罩能抽多少签的数也是定的,行不行看运气。正是因为这样可行,所以全世界那些非常热门、报名人数远高于核定人数的马拉松比赛报名都采用抽签的方式。穗康不采用抽签的方式,为什么呢?因为我国的春运火车票也是采用拼手速的方式?因为我们的双十一等各种网购节都采用拼手速的方式?抽签一定是公平的,拼手速公平吗?在这种非常时期,公平要比快速完成任务重要得多,但或许有些人就是要制造不公平吧。

昨天晚上金康新的小程序上线,第一步就要获得定位权限,我的心凉了半截,大参林的预约第一步就是定位,验证定位之后直接告诉我没有预约资格(因为我人在东莞,虽然手机信号有时收到的是广州的),虽然我只想为广州的家人抢。我家附近有3家金康,采芝林和健民我家附近没有,大参林不让预约,如果金康也没有就意味着完全没戏了。即便单位能满足我个人的口罩需求,但我家的库存会一直减少,虽然家里只有我爸跟我妈。控制好支出,收入的方式可以少一点,但必须要有收入才能保证存活。因为定位的问题,我还特意找了网友问有没有可以改手机定位的方法,他觉得那个小程序无法修改定位地址是开发的bug。又过了大概2个小时,我终于可以手动修改定位地址,所以今天才成功预约到了口罩。我不知道金康会不会有一天也变得像大参林那般无情,现在只能见招拆招了。

不愁吃,不愁穿,愁没有口罩,这个到底是什么时代!

2020-02
12

为什么居然卖N95

By xrspook @ 9:52:47 归类于:烂日记

一直都在说N95口罩在非常时期要留给专业的医护人员,但今天晚上,穗康上抢的口罩居然是N95。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到点的时候,我没怎么费劲居然就进去了,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看清楚那是N95,但是在选择口罩数量的时候只能要5个,不能再多,价格是8.6元一个。当时我就懵逼了,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要这么贵?你这样搞不是哄抬物价吗?接着我才看到,原来那不是之前一直默认销售的普通医用口罩,而是N95口罩,在购买说明里,穗康写得很清楚,如果是医用口罩,一次最多买10个,但如果是N95口罩,一次顶多买5个。看到是N95以后,我果断不买了。首先让我不满意的是那个价格,我不知道正常情况下N95口罩需要多少钱,但我知道,3M带呼吸阀的KN90口罩在正常情况下,不会超过3块钱一个。如果那种口罩真的很贵,单位就不会把现场人员配备的劳保用品全部换成那种V9002的3M口罩了,因为之前我们一直都在用可以更换滤棉的3M口罩,那种滤棉等同于是KN95的效果。我没有带过真正的N95口罩,但是体验过一次性的KN90口罩以后,我觉得呼吸实在太痛苦了。为了保证密封效果,所以那种口罩的袋子都非常勒耳朵,我这种脸不算太大的人尚且觉得很折磨,那些脸大的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以前那种可替换滤棉的头戴口罩就不会有这种痛苦。呼吸阻力是差不多的,但是佩戴舒适度差很远。可替换滤棉的口罩,滤棉很便宜,但是你要先买整套口罩装置,装置比较贵。那种口罩是大灰尘工种的劳保用品,但是如果用在隔绝细菌病毒这个问题上,滤棉可以更换,但戴口罩的外壳无法消毒,是个问题。正是因为我知道KN90口罩呼吸阻力大,对心肺本来就不怎么好的人很折磨,而显然我妈就是这种人,我怎么还会给她买N95呢?因为以上两点,所以我果断放弃了昨天在穗康上的口罩预约购买。

我不知道,放口罩那些人是怎么想的。据说是因为某批N95口罩不合要求,所以医院不要,只好流入市场。在这种关键时刻,既然在生产N95口罩,但是那居然是医院拒收的产品,那么为什么要浪费人力物力生产那些呢?东西生产出来,如果那是符合医院要求的,可以用来救死扶伤。如果那只是普通的医用口罩,所有人都可以用上,但现在是按照高标准生产的N95口罩,但实际上仍然达不到医院的要求,不得不让一般的市民买单。这到底是什么思路呢?如果这是在其它渠道购买的,估计大家不会有什么意见,而且别说8.6元一个N95口罩,即便是5倍价钱以上也会有人要。但是,这可是广州市防控办主办的一个小程序,整个链条都是官方上的人,居然也有这种操作,实在让我有点震惊。

我不知道淘宝上几块钱也包邮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所以当那些口罩只寄送广州市内也要收8块钱运费的时候,我觉得挺不合理。市内的邮费要8块钱那么贵吗?那些不包邮的网店,通常运费也就6到8块钱而已,但那些东西往往意味着跨了大半个中国了。

一般的医用口罩正常时候卖一块钱一个,而且这还是药店的价格,是实体店的价格,是零售一个的价格,如果去做批发,又或者在淘宝上购买,价格可以是1/2甚至1/3。但现在一次只能买10个口罩,每个1元,运费要8元,平均下来,口罩变成了每个1.8元,这其中的利润,进了谁的口袋?难道口罩工人的加班费用是平时的6倍吗?

虽然我觉得现在遇到的事情不合理,但是我也无法给出一个更合理的方案,因此,我应该闭嘴。

Page 1 of 1,285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