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
13

喜欢VS Code

By xrspook @ 11:30:5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感觉自己越发喜欢VS Code了,这个东西的确就是我想要的写码工具,如果早点认识它,从前我就不需要走那么多的网路了。用VS Code写过代码以后,我对它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但我始终不习惯在暗黑界面码中文,毕竟写代码和码中文不一样,写代码的时候思路是自己的,但积木的类型是固定的,这就意味着写码的时候如果有Emmet会相当便捷快速不出错,但如果在写blog的时候,尤其不是写代码技术类的时候,Emmet会变得毫无用处。同样我不需要额外纠结的还有中文语法。写blog是很自由的事,试想一下满屏的各种颜色波浪线,侧面和下面还有各种数字圈圈那将多么的恼人,当然了,貌似VS Code还没有厉害到可以有中文语法自动检测这种功能,我估计英文可能已经有了,Office几百万年前就已经有的功能VS Code可能天生就内置了,即便没有,让你绝对想不到的插件也肯定能实现。Offcie有中文语法检查的功能,但那个东西,笑而不语就好,别当真。

写码为啥要VS Code呢?不仅仅是Emmet功能,写过的函数,设定过的变量往后再用的时候,敲几个字就能有提示,就更不用说,使用默认的系统函数时能马上显示出详细的函数说明。自己写的变量一个颜色,系统函数一个颜色,保存以后还能自动语法检查,妈妈再也不怕我会犯格式上的错误。但话说回来,格式不错,不代表代码就一定可以运行出你想要的效果。毕竟代码的核心仍然应该是你的思路。

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说暗黑模式写码护眼,护不护眼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白色界面看五颜六色的高亮会刺眼,相对来说,背景主色调是深色就没有这种不和谐。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一开始的电脑都是黑屏白字而不是反过来呢?因为他们完全可以把那个东西做成计算器那样白屏黑字。现在我的习惯挺奇怪,写码的时候我用黑屏,写blog或者写其它文章的时候用白屏。我感觉自己用白屏的时候字体大小得设定到起码是黑屏的1.5倍。

去年我第一次接触R语言,觉得那个东西实在太伟大了!今年年初我的计划是学习R语言,但结果Python捷足先登了。VS Code搭配Python那是爽得一逼的节奏,因为Python是很大路的程序语言,所以很多东西已经非常完备了,相对来说R语言小众一点。无论是官方自带适配的还是第三方插件都比较弱。我用过R语言写码,那个东西简直是太难写了!一大串东西写好,要修改其中的一些,还不能鼠标快速插入,只能用键盘光标移过去,实在太逆天!当时我用的不过是系统函数,很多参数的位置和写法都是固定的,无数次我运行失败都是因为我手贱敲错了。试想如果这放在VS Code,有自动的语法提醒纠正,这种烦恼根本不存在。同样比较烦人的写码还有Excel VBA。运行的时候他们会弹出一个代码告诉你出错了,代码到底什么意思呢?到底是哪里卡死了呢?他们明明都得出代码了,却不直接告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很多时候,运行卡住是因为我手贱把一些系统参数的名字写错了…… 又是参数名字写错!如果在VS Code,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发生啊!

写代码的方法千万条,但能边写边提醒你不犯低级错误的通常都不是某个程序语言自带的编辑器……

2020-08
12

写说明

By xrspook @ 9:20:56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为什么昨晚洗澡的时候,脑子里蹦出两句Dangal的歌词。那是Dangal主题曲中的两句“银汉繁星耀青冥,骄阳似火相辉映”。这两句歌词,网友翻译得实在太好,那种恢宏的气势让我根本猜不出原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一直以来,我也没有去探寻到底原话是什么意思,同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这两句话为什么会突然会蹦出来。

感觉一整天都无所事事,有些事我是要做的,但是我不想做,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终于开始做了一些东西。为我的x2them写了一个说明。这个说明我还没写完整,我只是写了一部分,还要往里面增加内容,理论上如果真的有互动,内容还得不断加上去。项目的说明就像是项目的介绍和目录,我不知道二者是不是一回事,反正我默认这么一回事。github这个东西,貌似不能只把项目里的某些东西拿下来。要拿下来的话,就是整个项目一起拿下,但我又不想把那非常简单的脚本分N个项目,所以我的想法是为项目写一个总的说明,然后各自的脚本放在各自的文件夹,然后各取所需。虽然这样的话,肯定会下载到一些自己不需要的东西,但python脚本这种东西很小的,尤其是经过压缩以后的脚本,简直是秒杀就能搞定的事。

现在比从前容易多了,在没有github之前,脚本这种东西要上传到系网站的服务器上,作为文章的附件,但万一某一天域名没续费,又或者服务器挂了呢?但通常会有第3种情况,服务器和域名都不是因为疏忽的原因掉线,而是因为写blog的那个人已经不干了,直接关掉了。回看从前的东西,也有人会把脚本放在Google的code里,那也是一个开源项目,但谁会想到Google的东西也有倒闭的那天呢。github的东西我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消失了,但我觉得,在消失之后,估计会从某个地方冒出一个github的镜像,大家仍然能从那个地方获取github上的历史数据。

把自己的脚本共享出来,下载的人越多,存活的几率就越高。存活下来有什么用呢?我不靠这个赚钱,无论脚本被如何分发,我也不会从中得到任何利益。把东西分享出来,我觉得可以提升自己,也能帮助别人。因为我也是从小白走过来的,这中间的很多东西我还没参透,我需要别人给我挑刺,或者指导。从前要写篇文章说明这个,还得自己搭个blog,还得调格式之类的,但现在的github可以用markdown编写,可以非常快速写带格式的东西,而且那个东西自带目录,看的时候相当爽。这个东西从前如果要实现的话,要花费不少功夫,比如在Word就可以实现这种功能,但是如果没有预先设置好一套自定义格式,调整格式会把人搞疯。markdown当然也可以做自定义的风格设定,但很多东西已经是既定俗成,转化为html文件的时候,css不由路人随意修改,比如说github上的风格。

共享流程变得简单,说明文件撰写变得简单,所以我们就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在脚本本身上面。共享视频和图片会导致各种版权问题,但是共享自己写的脚本,干净舒服。

2020-08
11

用上MIUI 12

By xrspook @ 9:37:56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晚上我更新了MIUI 12。完全不需要等待下载,因为手机提醒我的时候,更新包已经下载完毕,我只需要重启。重启的时候百分比去得很快,接着,手机进入MIUI界面,但问题是那个logo卡了很久,简直卡到我怀疑人生,当时我的手机是插着充电器的,如果没插充电器的话,我真的担心在那个界面会死掉。卡在那个logo的时候,我思绪万千,因为我手机里所有东西都没有备份。因为我完全没有做好换机的准备,同时也没有在升级之前先把资料存一份。理论上,我进行这种大升级的之前,我应该这么做,但实际上我没有。

MIUI 12跟MIUI 11给我最大的感受是MIUI 12毫不犹豫地把我的背景和屏保换成了他们牛逼的动态画面,但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星球,而且还占用不少资源,简直是浪费。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把手机的背景以及屏保换回我自己的。换回去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背景我有下载到手机上,但是屏保却没有,幸好屏保图片我收藏了,所以还能找回来,如果还要在主题里重新找回我正在用的屏保,那就实在太困难了。

MIUI 12跟MIUI 11我还没用出有什么巨大的差别。MIUI 12的其中一个卖点是小浮窗,还专门的教程告诉我要怎么用那个东西,那个教程跟全面屏使用的教程有点类似。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我是一个单核操作的人,每次就只做一件事,屏中屏这个功能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可能我的手机小,如果屏幕大一点,或许会有用。就像PC机上面这边挂着个微信,那边挂着个QQ,但如果正在做一些数据处理或者码字,聊天窗口放在那里会非常影响工作效率。

MIUI 11的时候,我已经用上暗黑模式,一直用得挺爽,开始的时候,某些软件不匹配,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匹配上了。换上MIUI 12以后,居然某些软件倒退了。比如说万能遥控器。一开始的时候,万能遥控器是不能暗黑模式的,但不知道什么版本开始就适配了。现在万能遥控器还是我升级前那个,但升级了MIUI 12以后又不是黑的了。另外一个让我觉得很郁闷的是下拉框。下拉框正常时候是配暗黑模式的,但问题是如果我我背景的APP是浅色系的话,你就会看到下拉框是浅灰色而不是深灰色的。理论上深灰色才匹配暗黑模式,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同样变成了浅灰色的还有最上面的状态栏。他们把那个东西变成浅灰色,显然是没有考虑过红米Note7挖孔屏的前端摄像头在屏幕的正中央。对我这款手机来说,最上方的状态栏设置为黑色一点毛病都没有,但如果设置为浅灰色,又或者说是半透明的黑色,中间那个摄像头显然就不雅观了。

负一屏我还没有升级到MIUI 12之前就已经被我砍掉了,因为我发现自从某个更新以后,那个东西非常耗电,也非常耗内存。某些功能是我根本不想要的,但完全没法去掉,所以我只好把它们直接咔嚓掉。我想卸载掉那负一屏的更新,但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只好作罢。

MIUI 12有一个快速切换APP的功能,实际上就是在全面屏的控制之下,在最下方左右滑动。这样操作,的确会比先上划再左右划方便。但问题是,这样的话,屏幕的最底端就会一直存在一条白色的控制条,感觉有点怪异。

越好看的外观就意味着越耗费资源,明示暗示你该换手机了。

2020-08
10

被遗弃的南边路

By xrspook @ 11:46:3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搬走离开南边路的时候,广州造纸厂还在、冷冻机厂、电池厂、第一橡胶厂、锌片厂、东方印染厂也都在,但现在,一切都人去楼空了。那些工厂的职工都下岗了吗?还是说随着工厂迁移到了别的地方?工厂的宿舍还在,有些跟我离开的时候相比差别不大,但有些则已经面目全非。

昨天我和我妈从前天离开的地点重新开始,从海珠涌桥脚,海傍外街对开那里开始,沿着环岛路一路向南,在沙渡路那里穿过一条新开的马路到达昌岗西路,然后继续沿着南边路进入广纸北一路,到达工业大道后又绕进广纸路,出来后走完江燕路进入江南大道南,最终到达昌岗中路美术学院公交站搭车回家。以前的南边路和现在的南边路差别太大了,南边路,尤其是靠近昌岗西路的南边路基本都是修车的铺子,有住宅,但那都是年代久远的宿舍。现在,那些从前住着附近工厂工人的宿舍好大一部分都已经外租给修车打工的了,为什么我有这种想法?从他们晾出来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我们从前住的那个房间现在一塌糊涂,阳台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向西的窗户开着,里面黑乎乎,家徒四壁就像里面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在我的记忆之中,宿舍楼的室外公共走廊总是空旷的,但现在那里堆满了东西,以前我们从来不会在走廊晾衣服,因为各户都有阳台,但现在,走廊上晾满了衣服。我妈说,以前我们住的那栋宿舍是60年代建的房子,后来又加建了厨房和厕所的部分,总的来说,除了南边村里的房子,就南边路上的宿舍而言,我们的那栋房子算是历史比较悠久的了。跟冷冻机厂的宿舍比起来,我以前住的那栋宿舍烂残得非常明显,而冷冻机厂的那几栋宿舍从外面看,跟我离开的时候差不多。从前一〇八中学在冷冻机厂宿舍楼下马路上建的两排单车棚已经不复存在,现在那里已经成了停车场。

现在的南边路小学和我读书的时候相比,变化非常大,几乎得用面目全非去形容。挂在校门口的不锈钢牌子一大堆,所以不得不把字体缩小才放得下。我读书的时候,那个学校门口从来都是烂烂的,几乎没有牌子。现在学校的教学楼我已经说不出到底谁是谁了,估计那栋黑又旧的教学楼已经被拆掉重建。以前一进校门就是一个斜坡洼地,现在那个洼地已经消失填平。是因为我从前太小,觉得校门和教学楼之间的距离远一些吗?还是说的确现在的教学楼向门口位置加长了?小学建得很漂亮了,但谁过来就读呢?旧宿舍里从前工人家庭的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那片区域环境不好,能赚到钱的,肯定都已经搬走了。南边路小学的生源可以从哪里来呢?以前,一个班的学生大概60%是附近工厂职工的孩子,余下的那些是南边村里农民的孩子,又或者说已经不能说是农民了,因为南边村早就没了田地,当时也没有出租这种说法,因为工厂都有宿舍,工人无需租房子住,所以南边村的原住民是靠生产队的分红生活的吗?

南泰路以南的南边路两旁所有店铺都已经搬空,一个人也没有,死城一般。为什么写了“拆”字,却不对他们动手呢?空荡荡的马路、空荡荡的一层平房店铺,让人感到莫名的悲凉。

从前的南边路是广州一条默默无名的道路,现在的南边路,仿佛已经被发展中的广州彻底遗弃了……

2020-08
9

试图去看看钉子户

By xrspook @ 22:02:24 归类于: 烂日记

这周,海珠涌大桥通车了,最牛逼的不是那条桥本身,而是桥中间有一户钉子户,于是,上下行车道之间不得不留一个“眼睛”。刚刚通车的海珠涌大桥引来了路人的围观,大家惊叹的不是桥本身,而是那一刻钉子户。我是个很八卦的人,所以昨天我跟我妈也去凑热闹,但实际上,凑热闹之前,我已经听说有关部门已经采取了措施,比如加装了围栏,也比如说在桥上布防了好些保安。如果没有那一家人,根本不需要这么快就把围栏装上去,也不需要在桥的这边和那边以及桥上布防那么多的保安。一段几百米长的海珠涌大桥,起码有6个保安。那里一棵树都没有,因为这个大桥是刚建好的,以后也不会有树,顶多有一些绿化。所以可想而知,在那里驻扎的保安,工作环境有多么的恶劣。为了不让路人骚扰那家人,他们不仅仅在那里布防了保安,也在桥可以通往他家的那边设置了围板。先是不让你走到机动车道上,其次是即便你走到了机动车道上,你也不可能在那个位置张望。不仅仅是桥上设了防,桥底下,理论上可以通往那家人屋子的通道也被围板围起来了。那家人的出入到底要走哪里呢?我们这些路人甲是无法得知的。除非有哪个人无聊,在那里。搞一架无人机,从高空俯视,又或者在离那里最近的某个创意园的高处往下张望。或者那家人走的就是创意园的某个入口。

昨天我跟我妈路过那个地方的时候,发现根本没有路进去,我的确有点失望。我不是真的要去骚扰那家人,但是他们住的那个地方实在太神奇,那个神奇的海傍外街22号门牌,简直是绝版的东西,那里有海傍外街,也有海傍内街,海傍内街的门牌依旧存在,但海傍外街,我真的没见过了。说来也奇怪,海傍内街是南北走向的,钉子户的海傍外街理论上也是南北走向的。在去那个地方之前,我在百度的实景地图上转悠了一下,也在高德以及百度的卫星地图上看了一下,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海珠涌大桥那个地方就已经没有了南北走向的路。在卫星地图上,那个估计是钉子户的地方只有一个点的建筑物。除了那个点以外,就是工地以及经典的工棚。10年的挣扎,真不知道那家人是怎么熬下来的。10年的时间,如果他家有小孩,可以从小学读到大学了。旁边的街坊一个一个都搬走了,而且房子也被拆掉了,只剩下他们一户,他们怎么就不觉得孤单呢?直到现在,他们仍然居住在那栋房子里。如果真的是有地方可去,有其他选择的话,估计他们不会呆在那个地方。估计他们不是为了守住那个经典的屋子而继续在那里生活。从建筑物的外形看来,那片地区从前可能有很多仓库。除了海傍内街海傍外街,还有凤安街,凤安街上有一个东山百货大厦的革新仓。鬼知道他们的东西放在那里,货物是怎么流转的。因为进去只有一条路,路越走越窄,最后,只有行人和单车可以通过。我确定那是一条老路,因为那里有一些非常经典的老建筑。但为什么后来那条路变得这么窄,而且甚至会让人觉得那是一条断头路呢?大概跟往后的楼盘发展有关系,因为那里附近新建了不少不同年代的楼盘。

谢谢那个钉子户,让我知道了,那片区域曾经有个叫做海傍内街的地方。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