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
20

开玩三阶魔方

By xrspook @ 11:19:43 归类于:烂日记

几年前我就知道米叔是个玩魔方的高手。因为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就把打破吉尼斯纪录当作目标,还把她的姐姐和妹妹一起拉上。为的是可以在他复原魔方的时候帮他计时。直到前几天,在鲁豫有约里面我才第一次亲眼看到米叔玩魔方,让人目瞪口呆。之前我也看过一些神人玩魔方,但是他们在弄的时候你只会觉得那不是一般人,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是人。所以他们做什么与我无关。但是,看到米书24秒还原一个三阶魔方以后。我突然有种,我也要征服的意愿。

小时候玩魔方很盲目,完全不知道那应该怎么整。把那东西搞乱很简单,家里那个被弄乱的魔方就从未被复原过。我还清楚记得小时候玩的魔方很难转,只要有一点点位置不对就会卡死。但看过米叔玩魔方以后,我确信现在的魔方技术已经进步了很多,正是因为魔方的构造变好了,所以他才可以在那么短时间内完成变换。米叔少年的时候玩的魔方肯定已经这么顺滑,跟我小时候玩的那种完全不一样,我小时候接触的估计纯粹只是个玩具。我小时候那个模仿是小学时买的,至于为什么会买已经不记得了。在我印象之中,我从来就没有复原过,哪怕是一面,我妈貌似给我演示过如何复原,但她好像也只会搞一面还是两面。直到几个月前我才知道原来玩魔方是有公式的,只要按照那些公式走下去,就可以把魔方复原。公式是死的人是活的。所以如果你能灵活变通,你就可以快速复原,当然前提是你的脑跟你的手转得同样快,甚至更快。

当年,我妈把魔方当做玩具一样买给我就是希望我学会在那方面思考,但当时我对那个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那只是一个五颜六色的方块而已。大前天看完米叔那个魔方视频以后,我马上自己入手了一个。然后今昨上午用了半个小时终于好不容易还原了一面,至于那一面是怎么还原的我也不知道,貌似是走过了某些流程,但你要我重新走一次我做不到。接着我又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不断轮流把六个颜色逐一还原,当然,我的意思是每次只还原一面。在我还原到两三个颜色的时候我总算有了自己的套路。但即便套路有了,实际上我只会还原底边的颗粒,中层的颗粒如何一步到位还原我还不知道,所以每次遇到中层的颗粒,我就只能来一招以退为进。放弃之前已经还原好的两个底片颗粒,然后再用我的套路把底边颗粒还原。没有自己的套路之前整个流程下来是慌乱的。因为很多东西做过一遍以后就不能再重复,你叫我反过来,我不会反。那些魔方高手除了脑子里有很多公式以外,观察力和记忆力也超强。我只还原一个面,但是当我搞定一个颗粒找另外一个颗粒的时候,有时真的要找半天,但那些神一般的存在却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看一眼整个魔方,接下来就盲拧。在别人眼里,如果你层次足够高,别人一定会向你投来羡慕的目光。但是,要从什么都不懂变成高手,显然需要付出非常多。我并不是要让自己成为高手,我只需要可以在一定时间内还原一个普通的三阶魔方就可以了。

今天估计我得好好阅读一下魔方教程。儿时没攻克的,现在去完成!

2018-07
19

只是练兵

By xrspook @ 11:26:5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还没打之前我有点忐忑,听说昨天对阵的那个队的两个女都会打球,至于多少就不知道了,因为前天我没去看珠海中山库和顺德库的比赛,但是教练去看了,但看了一阵就走了,根本不放在心上。可以得出,我们赢下这场球应该没问题。第一场比赛遇到的女的是几乎可以说不会打球的,第二场的会一点,所以就我个人而言有点不放心。她们会怎么防我呢?会比第一场的更难缠吗?但后来发现,完全是我想多了,会打球的通常都不会缠着对方的女的,而会纠缠对方的男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通常男的都不会分给女同胞,缠着那个女的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直接针对对方那个得分多的。昨天也的确这样,那两个女的完全没过来骚扰我。高的那个会去做挡拆配合,矮的那个这一直缠着我们一开场三分球及远投射得他们毫无表情的对长。就我个人而言,这实在太爽了,但是,对我们的男同胞而言,这就有点麻烦。而之所以麻烦是因为昨天那个女的怎么犯规我们的队长,通常裁判都不吹。

这场比赛防守的时候,我们基本用的是上一场比赛后半段的战术,所以他们没占什么便宜。昨天对手的平均年龄大概是我们的1.5倍,所以很明显,他们的速度跟他们的耐力可能跟不上我们。为什么说可能比不上呢?因为,实际上到下半段教练就基本把我们的主力都换下了。第一场比赛我打满了四节48分钟,而这一次我只打了38分钟,因为情况不紧急,应该所有人都轮流上去感受一下。我的女队友上场10分钟,位置跟我完全一致。看了她五分钟的防守以后,下来我就跟她说要怎么做。然后我第二个五分钟才上去的时候基本上就到位了。她要做的是在罚球线上一步的位置防住对方带球过来的男的,不让他突进去。那个男的可以绕过她从外线进去,但绝对不能就在她旁边插进去,又或者那个男的球可以给她身后的人,但人不能进去。而要做到这点,首先她不能只是站在那里,张开双手一动不动,因为这样的站位跟一个假人或者说跟一个雪糕桶没什么区别。她要把重心放低,双手张开。如果她不确定要怎么干,她甚至可以双手在那个男的眼前乱晃,不让他看清。只要她的重心压下来,左右侧步足够快,那个男的是冲不进去。而昨天那帮中年大叔跟之前的小年轻不一样,那帮小年轻有一些就是要凭借个人身体优势硬突进去,但是中年大叔都是有家庭的人,男女授受不亲,他们不会轻易死命用身体撞开你。遇到他们块头最大年纪最大那个,他更加不会选择撞进去,如果他不闪开,那你就自己闪开吧。这种事情通常不会发生,他带着球慢慢走过来的时候这不会有,因为对他来说,突然变速前进挺不容易,但是如果他们从远处一直带球跑过来,情况就不一样了,该闪开的时候就不能犹豫。

这一场跟上一次一样,我也是进了一个球,也是丢了一次机会。丢的机会同样是在篮底,同样是因为我站在篮底中央的位置,对我来说根本没法投球。上一次站在那个位置是因为我接了一个进攻底线球,而这一次则是因为我快攻的时候已经走跑到那个位置了,跑太深了。如果我不跑那么深,如果我在早一两步停下来的地方出手,应该就有了。但是世界上不存在应该这种东西,平时我的手感都很好的,但昨天我就觉得我的手感超级不对劲。但即便这样,昨天我还是进了个球,站位是罚球线的一个顶角。

下一场比赛的对手可以说是整个系统里最强的,八年前,我们就是败在他们手里。要怎么对付他们,我心里真的没底,尤其是他们的女人。因为一定程度上就八年前的表现,他们女的得分甚至比他们队里很多男的还要多。但八年过去了,生孩子的已经生完了,然后又经过了这么多折腾,当年的神勇还在吗?八年前,我的队友只是叫我防住那个人,但我根本不知道如何防住她,那种无奈就像前两天顺德库的人防我一样。八年前我没有教练的指点应该怎么去做。现在我觉得在防守方面,教练应该会给我一些精准的指示。在体力和进攻方面,我觉得自己不会输。

现在我只希望接下来那场可以说是最轰烈的比赛不要下周就来。因为今天的比赛,我又戳了个鱼蛋,而且又是那只手指。

2018-07
18

神经大条

By xrspook @ 9:11:18 归类于:烂日记

上周是篮球训练的时候戳了个鱼蛋。刚中招的时候很痛,接下来的一天也很想死。然后就到了周末,感觉云南白药的威力很厉害,睡醒一觉就会好很多,也不知道是用药频率降低了,还是云南白药到了一定程度就无能为力了。又或者是因为前天我打球了,感觉昨天的左手无名指又糟糕了一点,拧毛巾的时候只要手指不是垂直用力,而是有点倾斜水平用力,就会觉得痛。手指可以垂直用力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又可以重新开始练尤克里里呢?周一打球的时候,一开场没多久我就被一个男的踢了左小腿前侧一脚,当时就觉得痛,但没有破损,也没看出什么,走动跳跃都没有问题,我也就不再理会了。可以确定,不是骨头的问题。而之所以这样,貌似那时我正在扎马步,在进攻的时候为我的队友挡拆。然后不知道怎么他就一脚踢在我的小腿上了。后来无意之中,我把篮球放到袋子里,随便一甩,刚好落在那个位置,立马痛得我有点面容扭曲。我知道这个位置迟早会肿起来,淤青什么时候出来不知道,但肯定会有。云南白药这种东西,前天晚上洗完澡喷了一次,昨天早上把东西交还给办公室之前又喷了一次。因为正常活动不会碰到那个地方,我也就没再理会了。

因为昨天气温很高,所以跑步之前为了不弄湿袜子和鞋子,保险起见得戴上小腿套。平时我都是先穿完右脚再穿左脚。右脚穿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很正常,我还在暗自高兴,这次右脚真的穿得很正。到左脚的时候,我纳闷了,为什么小腿套会拉不上去呢?显然不是因为我小腿最粗的部分拉不上去,而是因为被踢到了那个地方貌似特别粗,所以小腿的下半部分根本没办法再往上拉。于是小腿套就只能穿成平时的3/4高度。即便这样,我仍然感到被踢的那个地方在承受着压力。显然这是不行的。如果我只是暴力地往上拉,或许能拉到位,但是受伤的那个位置就会感觉到被拉扯。如果我强行把小腿后撑开,可能受伤部位会感受到小腿套垂直的压力。无论哪一条,这都不太好,所以,我放弃了小腿套。为什么居然会这样呢?把左右腿的小腿套都脱下来以后,拿个皮尺量了一下,发现左腿跟右腿的同样部位,受伤的那边比没受伤的那边多出了接近一厘米。如果不是小腿的某个部分有痛感,大概多了一厘米狠一狠也就上去了,但是如果小腿其它都正常,就那个部分疼痛的话,这样的压力会导致疼痛一直都存在,甚至随着我跑步时间的延长不断加剧。所以最后,我只在两个脚踝对上的地方套了两个护腕。护腕没有小腿套那么长,而且弹性比较大。但即便这样,护腕戴在脚踝上方,其实也是半压在受伤的位置。我也不明白那个人到底是怎么踢的,为什么受伤的区域会那么大?

开放性伤口和不开放性伤口任我选的话,我会要哪种呢?大概我会选择不开放性伤口,虽然这种康复起来时间可能要比开放性的长一点,但起码在过程之中可以偷懒,而不需要老是小心怕感染。

这里也伤,那里也伤,结果云南白药就变成我的随身物品,甚至超越了平时每天都在用的那些补水霜,但郁闷的是星期天下单的云南白药酊至今仍在路上,估计还得几天才能送过来,再过几天以后,我又回家了。

小腿套上不去的时候,我跟网友陈述了我的状况,他给了我一个评价“神经大条”。确实,我的神经也够粗的。

2018-07
17

RUN NOTE

By xrspook @ 21:48:48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二 2018-07-17 20:09
平均心率152,最高心率169,平均配速633。昨天算是跑了一条新路线吧,因为原有的路线被截断了,我折返的路线又短了,这就意味着折返的次数又多了。本来计划要绕41个,最后居然39个就到10K了,让我有点意外。我差点就打算用室内跑模式了,因为折返路线太短GPS会漂移严重,经常不算我的距离,但就昨天的情况看来还好。#xrspook未行够#

2018-07
17

终于联防了起来

By xrspook @ 15:06:3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们终于打了今年第一场系统内部的篮球比赛。那个对手我们一直都觉得不容易打。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这两年他们招了很多大学生。从体力上说,他们应该是充沛的,外加本来顺德库的篮球从前还可以,所以相对于珠海中山库来说,在开打之前,我们觉得顺德库是一个比较难对付的敌人。如果我们打不赢顺德库的话,后面就很被动了。如果顺德库再把珠海中山库赢下来,我们简直可以说什么都不用干,洗洗睡就好。

昨天的情况一开始不乐观,因为对手的进攻貌似都很顺手,但是我们的进攻却一直不成功。对方老是犯规,我们老是要在进攻的底线发球。虽然有很多进攻机会,但都不能转化为得分。简而言之就是我们的人打不进去。即便是平时,我们最能信任的那个也不行。虽然,对方的进攻也不算很流畅,但起码有得分。我们的第一个得分靠的是罚球,于是第一节教练叫了个暂停。因为我们的失误实在太多了,进攻的时候没有头绪、很慌乱,防守的时候会漏人。被对方轻轻松松就从中部直插进去上篮。训练的时候,教练通常会说,进攻的时候我找空位站在一个角落就好,而防守的时候,通常我都站在罚球线其中一个顶角。因为另一个顶角是我们另外一个后卫,而我那边通常没什么事可干。

昨天的后半截,我们适当的调整一下这个阵型,我一个人直接卡在发球线对上两步的三分线,也就是正中央的位置,正面运球过来的对方后卫没有速度和灵活是没办法绕过我的,而他想在我面前用高球传到中间颜色地带也不可能,因为颜色地带四周站着四个我们的人。即便他的速度足够快绕过了我,接下来,他要铲到颜色地带需要面对的是我们一侧马上上来协防的两个人。如果他们的体力还好,或者还能强行插进去,但那已经是三四节,他们显然没有那个体力。他们能继续这么暴力打法的人,他们队里只有一个,但即便他这样打了,成功率不会高。如果不能强行插进去,他们就只能在。颜色区域外仓促起手。如果他有手感,那其实也没什么,但是他们的手感是建立在体能之上的。显然,我觉得我们的体能比他们充沛,尽管如果纯粹计算年龄的话,我们可能要比他们大。可以这么说,下半节比赛,我们的联防做到位了,我们每个人都防得很舒服。但是对方却毫无办法,而之所以可以这样,是因为我们在用五个人打他们四个,因为进攻的时候他们的女的只是站在一边,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作为。正是因为有了成功的防守,所以对方的下半段基本没怎么得分。除了运动之中投进一两个球以外,其它基本都是罚球。但我们跟他们不一样,我们的分几乎都是下半节追回来的。防守稳当了,进攻的时候就有底气,即便进攻不成功,我们还能退回来继续防。

昨天的篮球比赛我基本没摸到球,记忆之中,摸到球只有两次,一次是进攻底线开球,我接到球了,但是我站在篮筐的正下方,那个位置我非常难投进,但如果我后一步,估计情况就不一样了。在比赛的末段,我终于跑出了一个空当,而我的队友也终于发现了我,然后就是一个很轻松的传接投篮。于是,在系统的比赛里,我终于投进了第一个球。八年前跟储运公司打友谊赛的时候,我也投进了一个,但那个毕竟不是总公司系列赛的一场。现在跟八年前不一样了,现在我们有了教练的指导,我也清楚知道我该做些什么,起码防守的时候我很明白,我应该怎么做。进攻的时候我会去做挡拆,这是让对手始料不及的。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女的一直只想防着我,不让我进颜色地带。所以他们的一些盲目的站位就导致有些时候,我一个挡拆就可以把他们两个人防住。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挡拆的时候,我用上合适的后撤步,然后降低重心张开双臂,我甚至可以把,那个一开始被我挡住但后来又蹿去阻拦我们队员上篮的男性球员拦下。虽然篮筐底下颜色地带还会有他们的人,虽然这种事本应是中锋去做,但能拦下一个就是一个。教练给我的战术也是这样安排的。思路很清晰,但做的时候总有难度,所以下一次如果还遇到这种事,我就应该灵活运用我的后撤步。对方的男的一个跨步就能阻拦我们的人,我一个后撤步也能旋转到位,如果我足够快,他要继续向前他就只能把我推倒了。

教练教挡拆的那天晚上,我中午从单位出发花了接近七个小时来回广州,为的是去献血。虽然那天晚上我没有下场,但是我在场边学到了。学到了这个技术不等于你就能掌握,也不等于你就知道你该在什么时候使用。碰巧的是上周六我看了一场东南亚篮球联盟的比赛。其中一个队伍的挡拆就很行云流水,他们的那些配合真的很有用。在平时的训练中,无论教练强调多少次,我们的人总是不懂得去跑位或者挡拆,而昨天我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我懂了,而且要比你们很多人都做得到位。我的挡拆可以帮助我的队友把控球转化为进球。其实那无非就是做一个无球阻挡而已。我不是奔着球去的,我是奔着保护持球的那个人去的。通常来说,他们自己玩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这么想,但偏偏我不玩斗牛,我也知道我不是那种可以运球冲进去的人,所以那些当墙的任务交给我就好。如果对方的男的看到是一个女的做挡拆,通常他不会硬来,但万一他看不到直接硬来的时候,要撞开我也没那么容易。

把学到的东西真的用起来,那些学习、那些训练才不算白费。

Page 1 of 1,129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