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
29

好消息,坏消息

By xrspook @ 8:33: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已经发文说总公司的绩效考核会在2018年的1月2-12日进行,所以肯定不会影响我在2018-01-19去看《神秘巨星》的首映,甚至上映前的一个周末我都是自由的,所以我可以去看高价的点映场,如果有的话。坏消息是元旦后马上就绩效考核意味着我必须在元旦假期加班搞定统计分析。因为只有等到2017-12-31最后一个业务完毕了我才能收集完全所有的数据把我已经完成了绝大部分的两篇统计分析填上最后才能确定下来的数据。我不讨厌做统计分析,我觉得那个很有意思,但我不喜欢这么急,急得我根本就没有把这篇东西在交给总公司检查的人之前先给单位的领导过目,这样我觉得很不该。但实际上他们又真的不给我任何机会,很变态。所有统计月报表的报送时限都会有下个月前5个工作日之内的说法,年报表甚至是前3个月之内,但如果真的是1月2日就到我们单位,我连一个工作日的时间的都没有。把我逼死了,把会计也逼死了,不只是我们单位的会计,总公司的会计也一样死。天知道是谁定下的这个时间!但逼死也好,早死早超生~

还有今天一天的时间就开始放元旦假期,能确定搞好的事我今天之内就必须完成。在想清楚我要完成什么以后我最好把需要元旦回来去做的事列个清单,只有那样才不会忙中漏掉。自从做回统计,我就很在乎条理这种东西。要做些什么,要以什么顺序,这些都很重要。从前做检验的时候我也会做计划,但检验通常是做好一个计划以后往后反复执行就可以了,因为都是很直接的我干事,但统计不一样,除了我干事以外我还需要别人也干好他们的事。比如说到了把各种数据给我的时候他们要及时也最好不要有错漏,到了我找人签名的时候,他们最好都能被我一次就找到,不用反复地去找,又或者根本人不在找不到。我做事,如果我做错了那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认了;但如果我要把我的事做好的时候也需要别人协作且别人不犯错这就很难。于是呢,我的计划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别人打乱,说得难听一点叫做拖累,说得好听一点那叫做风险。这些风险无法避免,我也只能尽可能地做好多手准备,干活的时候要全神贯注,遇到问题的时候要随机应变。但随机应变这种事说来简单,其实我觉得这就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武林高手一样,只有把功夫练得炉火纯青,方能自如地应敌,也就是做到传说中的无招胜有招。随机应变其实是脑子里早就扎根了各种方法,遇事的时候条件反射使出最优方案。如果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那只能是热锅上的蚂蚁,完全是等死的状态。

今天我必须把可以元旦前完成的所有统计相关东西全部搞定,同时也要把我自己的年终总结给死出来!

2017-12
28

隐藏的洁癖

By xrspook @ 9:45:05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洁癖,但起码这种事当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会很在意。在一些我知道肯定不能改变的环境,在我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也会主动去改变。比如说从前检验的办公室每次都是我忍无可忍的时候就去拖地了。也不管那是什么天气,哪怕是非常潮湿的天。我会把空调温度开到最低然后拖地。拖地那种事我绝大多数都会在我的搭档不在的时候进行,甚至有时我会把他撵去检验室,等我拖完地,而且地完全干了以后再让他回来。因为他从来不拖地,所以我把他撵走的时候他没有意见,甚至还有些乐意。但一旦和一些会主动去拖地和搞卫生的人“捆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依赖,因为即便我不去做,他们也会去做,虽然靠他们不如靠我自己。大概是因为被我妈唠叨了一辈子,而她又是那种非常严格的人,所以我对搞卫生这种事的要求也很高,因为随随便便地搞肯定会招来一顿臭骂。当我和那些会主动搞卫生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绝大多数时候会直接不搞,即便我不是很满意他们搞卫生的程度,但我会尽一切所能忍着,忍着那些我不太认同的成果,也忍着不自己出手。日积月累之后效果就会有点恐怖,因为估计别人心里也不爽,会觉得怎么只是他们搞而我一点都不干。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当我一个人住一个宿舍以后,我的行为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那种搞卫生的频率和范围简直超乎了我自己的想象。哪怕小学暑假的时候我妈给我的任务是每天都用抹布檫地板,虽然当时家里的地板也不多,但我所涉及的层面和范围远远都不够现在来得神经。从前是我妈逼迫着我必须做,而现在是我自己觉得得这么做。每天洗澡完以后都用水刮把挂有水珠的墙面、玻璃都刮一遍。每天拖地(房间、阳台、洗手间),每天都把挂衣服的柜门、大门后、冰箱顶、组合柜、书桌、床头柜、窗台、阳台的不锈钢护栏、阳台护栏下的台阶、铺在洗衣机上改版的纸皮、洗衣机的“衣服”全部都擦一遍,选择性擦的是阳台门和阳台窗。变态成什么样才会每天都做这些事?现在我搬进新宿舍已经超过21天(如果只算工作日,昨天整好是第21天!)。据说坚持21天就能养成习惯,我觉得自己的确养成全方位搞卫生的习惯了。但这种事我在办公室不会做,因为即便我不做别人也会做,如果我都做了,她们可能就不做,我心理不平衡。在家里我也不会做,因为我妈会包办一切,只有当我心血来潮的时候才会突然大搞一番。比如说今天夏天我把从前学生时代所有的教科书、练习册、各种卷子之类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全部都归类,该卖掉的卖掉。如果这种事不是我自己主动去做,无论我妈怎么要求,我都不会动手的。

我的自觉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反而有可能是你所看到的并不是我自觉的最高境界。在这方面,我藏得有点深。

归档:2017-12-28 PK

2017-12
27

RUN NOTE

By xrspook @ 21:13:56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7-12-27 19:38
平均心率156,最高心率184,平均配速610。心率偏高非常有可能是今天下午4点多吃麦片的时候一个错手倒出了平时2-3倍那么多的速溶咖啡颗粒[允悲] 我对咖啡因非常敏感,虽然这种咖啡我平时也有喝,且一直都没什么感觉,但跑起来的时候那种肚子空空的感觉尤为明显,于是呢,自然而然就跑不快了。也说不准那是真的饿了的感觉还是咖啡因导致的心跳加速。今天的GPS路线让人掩面……不就是个阴天么 #xrspook未行够#

2017-12
27

错误估计

By xrspook @ 10:00:3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运动和电影的计划全盘落空,原因是我错误估计了自己工作的实际耗时。

吃完晚饭以后我打算最多只做到晚上7点,但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很容易就7点了。然后我跟自己说,8点之前回去,但实际上当我终于觉得自己差不多搞定的时候已经接近8点半了,外加一些收尾工作,实际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9点了。这其中有一个是我差几十米走到宿舍楼突然想起貌似我今天下午下班还没有打卡,于是又折返回办公楼打卡。在做回统计之前这种事几乎不会发生,我觉得自己从前从未这样错误估计过自己的工作量。当然其实我下班后晚上做的事完全可以第二天再做,但我却有种不做完心里不舒服的感觉。这些时间不会有加班费,是不做完我自己内心过意不去。闲的时候我可能上班时间一天都无所事事,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要做到在适当的时候把那些时间补回来。

让我做电子版的账本我很乐意,但让我以一定格式打印出来我就觉得很烦。为什么每一页都要签名?为什么那些什么上年结转、结转下年之类的不能直接打印而必须盖章?为什么收入和支出不能写在同一行?为什么同一个月发生的好几行月份那些单元格要合并?为什么经常有检查但账本却必须拿纸质的给别人检查?为什么帐目没发生的月份仍要补0和斜杠?账本最核心的东西是把数算清楚,这样那样的存在让我觉得顾及那些格式比账本本身更让我头痛。大概因为我太年轻我知道得太少,所以有以上那么多的疑问。但每次都要打印80页账本的时候,我很自然地就会烦躁。如果为了应付检查,每次检查之前都重新打印就意味着每次都要重新签80个名字,而且不只是记账人我,还有那个审核人,当然还包括那几百下的各色盖章画红色斜杠之类。但如果出了第一次签名以后往后都以套打的方式往上面继续打印我每次都要重复很多匪夷所思的步骤,每次就打印那么一两行,即便我能按住Shift选中同一个工作薄的多个工作表形成工作组也一样很麻烦,因为会存在很多表单的物理行数不一致。当我打开其中一个工作簿,里面放了接近30个工作表的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光是把每个工作表都点开看一下就让人烦,点开了以后还要进行哪怕只是几个点击的操作都非常容易让人犯错。该怎么优化这个账本的录入和打印在重新做回统计的时候我已经在思量,但至今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从理论上说套打是必须的,但那些思路我觉得是反人类的,要以什么逻辑去实现呢?我觉得设计那个账本格式的人没搞清明细表和汇总表的关系。这也是今年我被总公司的人莫名叫去帮忙以后发现他们的一个问题。他们把明细表和汇总表混用了,如果数据简单,当然那样做能一目了然,但数据很复杂,汇总的东西很多,而且经常要对明细进行不同的分组得出不同的汇总数据仍然使用明细汇总混用就麻烦大了,因为我们不得不为有没有设置错误公式引用而折腾半天。要找汇总数据的时候得拉过长长的明细数据,需要快速计算某些明细数据的时候汇总不恰当地夹杂在中间。每当我遇到貌似很麻烦的Excel问题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知道得太少,所以完全没有靠谱的改进思路。

之所以学无止境是因为生活逼迫着我们唯有不断接受新事物掌握新规律才能让日子越发好过。

2017-12
26

从2K到130米

By xrspook @ 9:18:13 归类于:烂日记

如果你不想死,没人可以把你逼死!

我们单位很大,400多亩地。从前这么大的单位,外加好天气,我不去跑步只是我自己没有那个习惯。哪里都可以跑,只要你愿意。我开始养成跑步习惯以后单位仍然是我想跑哪里就跑哪里,想怎么跑就怎么跑。从前即便单位已开发的面积没有现在大,但如果兜一圈也可以轻松达到2K,而我最习惯的那条路线是1.6K。从去年春天开始,单位新搞了什么安全规定,于是即便单位很大,很多时候也完全没有作业,但我再也不能去作业区跑步了,除非我戴着安全帽去跑。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即便单位有400多亩地,但留给我跑步的地方就只有一圈400米不到。400米就400米,如果晚上有作业,我甚至连400米都跑不了,因为要跑够400米就意味着必须跑上车来车往的主干道。我曾经在很多货车旁边跑过,因为白天那些车来不及卸,但也已经都检验合格,所以车停在单位里,司机自己去镇上住,第二天再过来卸车。货车摆满了接近200米长的非作业区马路,我就在那些车旁边跑。有时跑的时候车已停好,有时我一边跑车一边停车泊位。400米一圈是围着中间一个花坛跑的,那一圈的路上一共有10个路灯,但能亮起来的只有5个,从7月底我开始工作调整我就向办公室主任提这个问题,每个月一次的晚上安全巡查打卡签名的本子上我每次都有提路灯不亮,5个月过去了,不亮的路灯还是不亮,唯一安慰的是亮着的路灯没有继续坏掉。

上周开始,连400米一圈的地方也不安稳了,围了其中一段,说是要把单位通向现场作业区的管线全部挖出来重新安置,原来管线的地方要重新修一条路,把原来的主干道拓宽。于是上周的那次跑步我跑的是一个约370米的U型折返。上周五我就已经看到我平时跑步的路上放了一路的围蔽白板,就只差看他们到底要把路都围上还是只是围草地了。这周回来,果然全部围上了,我那400米一圈的跑到现在只剩下130米长的直路。好消息是这条直路他们不可能再围起来了,因为这个也干掉的话有人来参观车就进不来了。坏消息是这么一围,要等路重新拆封通行估计得等2-3年。想想都觉得疯狂,从豪爽的2K到只剩下130,这TMD是不是太可怜了?!你或许会问我,不跑不行么?!但我也想问你,不围那么绝不行么?!怎么围,围多少,单位的其他人不会有意见,因为一直以来在单位里坚持长期套圈的人只有我。没有人和我有一样的诉求,即便还有人,那也不会多于3个。没有人说路一定要这么封,但既然这么封了,也没有很多人提出不满意,那也就这样呗,没有人会为我争取些什么,他们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甚至完全就是他们的事的事他们也尽可能推卸掉不去做。单位已经完成了两期工程的建设,之前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么压抑,觉得明明是我们的东西现在被别人霸占了。如果管这些事的人真的有从员工的角度考虑问题,我那200多米就不用3年后再见了。我当然很生气,但生气一点用都没有。

我不能改变生活,但我可以让自己习惯这些生活。

Page 7 of 1,079« First...«4567891011»...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