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28

枕头那些事

By xrspook @ 11:34:04 归类于:烂日记

之所以落枕,我非常怀疑那是我枕头的问题,因为除此以外无法解释为什么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都要比昨天晚上糟糕一点。晚上睡觉,中午也睡觉,但中午起来的时候显然要比早上起来的好,中午起来的时候甚至会有轻松舒缓了的感觉。唯一的解释方法是中午睡的那个枕头要比晚上睡的那个更适合我。中午的那个也是枕头,但实际上那并不是枕头的正确打开方式。那是一个俯卧枕,但是我从宜家家私买回来的时候纯粹是觉得它可以当做一条圆柱体,用来当泡沫轴做放松运动。但实际上那个东西和真正的泡沫轴对比起来效果差太远了,所以最终做筋膜放松的时候,我还是选择泡沫球。于是那个俯卧枕就一直保持着一根的状态没有打开过,只是被当做一个圆柱体的枕头使用。中午睡觉的时候那跟没有压缩之前大概直径十厘米的枕头放在我的后脑勺下部和颈部之间。感觉侧卧的时候高度刚好。相比之下,晚上睡觉的那个正统木棉花枕头就显得很矮,因为还没被压缩之前,目测八厘米不到。仰卧的时候没什么问题。但侧卧的时候显然太矮了。头部处在一个奇怪的弯曲状态,因为脊椎并不是直的,而是到头部又弯下去。枕头太高,脊椎如果保持笔直,顶多是屁股那里陷入床垫深一点,但如果高度不够,那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补救了,除非我一直都仰卧。曾经有段时间我是直接睡平板床不用枕头的,为什么那个时候就没有问题呢?

昨天在网上我剁手了一个藤枕头,现在那些东西跟我记忆之中的那些外表上有差别。神奇的是某宝上几乎找不到我儿时所见的那些很普遍的藤枕头。为什么会这样呢?那些东西小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虽然我家没有。那个鬼东西再普通不过了。穿街过巷用担子挑着一大堆藤制品,比如说藤席坐垫之类的人肯定也会顺带提着几个枕头。印象之中他们提的那些枕头就是我儿时所看到的那个模样。昨天买的那个枕头是从山东潍坊发出的,难道说北方的藤枕头结构和南方的有区别?藤枕头是个好东西,但为什么现在用的人很少呢?难道是因为空调出现了,所以再也不用把床上的东西搞得那么冰凉,因为空调温度开得太低,所以甚至用冬天的床上用品也一点不过分。那些中华民族的传统智慧,因此就慢慢消亡了。藤枕头大概只能解决我夏天的问题,但是冬天总不能还用那个吧。所以最终可能我还是得去宜家家私买一个他们99块钱的那种高密度枕头。那个枕头自从开始降价变成99块钱的时候我就想给爸妈都买一个。没降价之前我已经想买,我妈也有购买欲望,但是降价以后,我妈彻底不看也不想买了,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那个枕头分为两个高度。矮的那边用来仰卧,高的那边用来侧卧。大概我妈觉得枕头还分那么多高度,睡个觉还得把枕头换来换去很麻烦,所以没有买。在外国人的眼中仰卧和侧卧需要枕头的高度是不一样的,但这不意味着晚上你就得改来改去。他们所说的支持并不是绝对,而只是一个大概,比如如果你大部分时间都侧卧,那你就选择高的那边。如果你大部分时间仰卧,那你就选择矮一点的那一边。没有一条硬性规定必须让你侧卧的时候就用高的,仰卧的时候就用矮的。那只是一个推荐性的使用方式,并非一定就得那样。现在的枕头越出越高端,相比于从前,我们就只有一个选择,自己缝一个白色的套子,然后去山货铺把木棉花买回来塞进去。这么多年来我们的枕头都是这般整的,但没想到现在我可能也要把自己投身到高密度材料那里了。

折腾来折腾去,花这样那样那么多的时间和金钱,我不过想睡个好觉而已。

2017-06
27

落枕进行时

By xrspook @ 11:18:01 归类于:烂日记

不通则痛,俗话经常这么说。前天晚上睡觉落枕了,昨天一整天我的感觉都非常不好,尤其是要低头做检验以及跑步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今天早上醒来感觉会好一点,但貌似今天比昨天早上更糟糕。我不知道那种疼痛程度是不是今天更甚于昨天,但显然这种挥之不去的感觉真的让人很崩溃,于是今天我必须采取点措施搜索些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还记得前段时间围脖上经常有一些关于落枕之类的缓和运动。我看到了标题,但具体内容没有看。看来之前那些东西不断地在我眼前出现是有原因的。如果当时我花了那么几分钟去看,估计现在就不会这么被动。

所有弯腰低头或者提重物的动作都会让我有想死的感觉。昨天我还做了超过三个小时需要低头的检验真的很痛苦。即便你用手把头托住也没用。一直保持低头的那个动作很痛苦,当你不做低头的动作站起来走动的时候同样痛苦。所以当我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也就只能暂时不做,找个有靠背的椅子坐上去先躺一下。而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颈部的肌肉一直处在紧绷的状态。缓和一下会好一点,比如说昨天中午睡觉起来了以后,我感觉好了很多,但是因为下午两个小时的检验,又让我从天堂回到了地狱。而让我加重了这种感觉的大概是跑步。以前我也试过落枕,以前我也试过在落枕的情况下跑步。跑步这种东西到达了一定程度就会分泌肾上腺素,也会分泌内吗啡,那是身体自动形成的止痛剂。所以理论上这些痛跑着跑着就会渐渐缓和,但实际上昨天落枕的痛一直持续了我跑步的一个多小时。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痛也不知道什么姿势可以没那么痛,反正当疼痛突然间袭来的时候,我也就只能全身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缩紧绷一下,然后或许给一个痛苦的表情。毕竟我不能叫出来,我也不能停下来。为什么会这样呢?如果那种痛是神经痛的话,那种痛应该是放射状的,但显然不是放射状。如果那是神经痛,估计体内的止痛剂也起不了作用。因为一般的止痛剂跟神经止痛剂不一样。跑步结束做平时都在做的泡沫轴按摩以后。我突发奇想能不能用那个东西按摩一下肩背部,也就是落枕的地方,但实际上我一下都做不了,只把泡沫轴放在那个部位就已经痛得神经病了。

昨天晚上躺下睡觉的时候非常痛苦,要起来的时候更加痛苦,因为我知道无论用什么姿势,仰卧侧卧俯卧,我起来的时候都会痛。昨晚转身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如果可以保持一个动作不动,我就直接不动了。但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保持一个姿势久了,血液不流畅,换其他姿势的时候还是会痛。我的落枕发生在右边的颈部,但实际上我根本就不知道仰卧,侧卧左边还是侧卧右边会好一点。仰卧的时候,我弱弱地感受到某种麻痹。侧卧的时候有时是这边痛,有时是那边痛。反正只要改变头部的高度就会痛,除非我在改变头部高度的时候先用手托着,那样会好一点点,但只是一点点而已。昨天的这个时候,如果我不动,基本是不痛的,但是现在仅仅是坐着,打开语记用口说话,头部只有微微的晃动,我也隐隐约约的感受到那种不适。今天的运动可以不做,但是今天的检验我该怎么办?

此时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有哪路大神高手能指点一下我该怎么缓和这种不适吗?

2017-06
26

RUN NOTE

By xrspook @ 20:59:32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17-06-26 17:48
平均心率154,最高心率178,平均配速609。昨晚落枕,今天一整天都不好,低头做检验的时候非常不好,跑步的时候也非常不好,一步一痛的节奏,各种跑姿都试过了,我实在不知道什么怎么才不痛,总不能叫出来,也不能因此而不跑。按照往常的经验跑着跑着就会舒缓,但今天这事没发生……纯粹死撑。 #xrspook未行够#

2017-06
26

落枕了

By xrspook @ 8:27:3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醒来发现落枕了。想死的心都有,光是一个转身动作就已经够折磨人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至今都没想明白。落枕到底是什么问题?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昨天晚上看了三个小时的电影,其间我曾经觉得有点凉,但是却没有穿衣服或披上什么被子之类的。我落枕那边脖子的正好是昨晚吹空调的那一边。昨天破天荒的十点之前我就回去睡觉了,算上晾衣服的时间以及折腾一下手机。最迟的睡觉时间不超过10:15。所以到今天早上为止,我终于近期某天的睡眠时间超过了八个小时。但实际上小米手环说我的深度睡眠时间其实并不好。我个人觉得还行,不就是晚上做了个比较刺激的梦。也说不清那到底是好梦还是坏梦,反正总体感觉还是挺爽的。今早醒来以后,梦的内容彻底不记得了,大概这也跟我落枕有关。毕竟发生了这种事,人的注意力就不得不落在那里。

昨天加班一天,但实际上工作半天就已经完成了。下午的半天是想干嘛就干嘛的节奏,但是也要防止突然间又会送样过来。最终突发事件没有出现。但即便如此,单位的网络非常糟糕,所以我也不能有什么作为。快接近四点的时候,我开始去刻橡皮章,最终刻了两个。第二个橡皮章算上描图和雕刻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半小时。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觉得这需要劳逸结合,既然第一个比较复杂,第二个就不能再继续耗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了。但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打算刻两个。但既然时间有剩余,我又力所能及,为什么不刻呢?

橡皮章刻完了,电影也看完了,其它需要网络畅通才能做的事没有完成。总的来说,昨天过得还可以。如果昨天不是加班,而是呆在家里,估计我会把下午的很多时间都拿去睡觉。显然能做完的事就没有自己独自在单位那么多。因为在家里我还会看看电视,但在单位看电视的时间完全省掉了。这种生活也不好说到底像是个学生,还是像是个工作的人。学生时代还有测验考试那种事,但工作后测验考试变得非常少。跟学生的作业一样,工作也是既来之则安之的东西。你没办法预测到底有多少,到底有多难,反正过来的你都得做完。过这样的日子,人生的确不会觉得很沉闷。但是如果一辈子都这样,是不是就会缺少点什么?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不觉得孤独。而且我会让自己过得很充实,但问题是人不可能一直都一个人活着。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我都习惯过一个人的生活,虽然家里还有爸妈。爸妈有一天还是会离开我的,到那个时候就变成一到周末,无论是加班还是在家里,我都是一个人,没什么区别。所以当年轻人都在热衷于买房买车旅游等等的时候。我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毕竟如果那些东西都拥有了,那又怎样呢?偌大的一个房子,但只有我一个人。到我老的时候还不如选择个老人院之类的,卫生也懒得搞。既然一个人开车得忍受塞车以及找车位的痛苦。我还不如和其他人一起去用公共交通工具。我一个人独处的私密时间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制造其它机会让我有更多的那些时间。

人静下心来的时候就会想到一些平时没有留意的东西。但不代表这些想法都不重要。再乐观的人也会有悲观的一面。

2017-06
25

倒霉叠加

By xrspook @ 15:44:48 归类于:烂日记

很多事情我都想记录,但是往往因为其它的一些事插队了,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忘记了。比如说昨天我想记录第一次用Scosche Rhythm+臂式光电心率带跑18K的感受。但昨天晚些时候路过盗版DVD光碟实体铺的所见让我把话锋一转变成其它的了。生活中有很多事感觉上都很重要,但是实际上时间会洗刷掉一切。第一天早上醒来,你或许还会记得前一天的东西,但第三天早上醒来,你甚至已经不记得那个存在,除非你一直都对那事耿耿于怀,与其这样不如在第一天起来之前就把那个发泄出来,释放自己。只有早释放才能早超脱,这是我近年来悟出的道理。

昨天下午看完《冈仁波齐》,在那个电影院所在的购物中心前面,我轻易地找到了小蓝,但是那里的车太多太密集,从两辆小黄之中抽出一辆小蓝相当不容易。也正是因为把小蓝抽出来这么困难,所以我也懒得检查刹车以外的东西。一开始的确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骑了超过15分钟以后,我第一次发现车座好像越来越矮,因为我的双腿折叠幅度越来越大了。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的错觉。一次又一次的颠簸过后,好像还是不太明显,但是在一次平路骑行中,我明显地感觉到车座往下掉。往下掉,就把车停一边,然后把车座提起来。但没想到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从公交站石牌村到广州大桥北,我只调过两次座位高度,一次是刚拿车的时候,一次是快要上广州大桥的时候,因为要上坡,不把座位调节好,我会非常痛苦。把车踩上广州大桥并没有我记忆中的那么辛苦。还记得第一次从广州大桥的南面骑到广州大桥的北面,其间还要下二沙岛然后再上坡回来下广州大桥。那一次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往后的几次才广州大桥的经历却没什么特别感觉,挺轻松就过去了。我本打算从广州大桥的人性螺旋梯下去,但是从北往南西侧的,也就是广州大桥新桥的人行梯被封住了。所以我只能直踩下去,然后兜一个好大弯才终于回到滨江路,足足花费了超过五分钟,因为除了要绕一大段路以外,还要等个红灯。绕一大段路也就算了,但开始进入滨江路,座位就不断往下掉,那简直就是不到五分钟就掉一次的节奏。当时的天色是西边很黑,而我正在向那个方向进发,我已经没时间去管那个座位。我要做的只是抓紧时间赶路。星期五晚上下了地铁以后,我就是骑小蓝回家的,当时那台车的座位也是特别矮。回家以后我跟我妈说了。座位特别矮的车不好骑,会觉得很累,很难发力,我妈告诉我那就用脚后跟去踩。昨天我的确是这么对付那个座位一直往下掉的小蓝。一开始的时候有点不习惯,但顺了以后也就那样,也并不觉得特别痛苦。虽然别人看来我就像个怪物一样。前进路也很奇葩,从晓港公园那边进入一直往事市二宫方向,人行道就只有没到海珠区外国语学院之前有自行车停放标识,接下来就要踩到万松园市场旁边苏宁电器门口才会出现自行车停车位。几乎每一次我都是把车停到那个地方的。锁车结束行程的时候,我发现要交0.5元,仔细一看,原来昨天花费了1小时零两分钟,虽然小蓝昨天免费骑行,但是有条件的,无限次一小时骑行。昨天我超过了两分钟,所以要以0.5元每半小时计费。我觉得这条路不需要一个小时就能搞定,但问题是谁能预料到广州大桥下来以后要绕一个大圈,而我又选择了一台座位不断往下掉,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把座位重新拉高的小蓝单车。如果这两个倒霉因素根本不存在,我能节省大约十分钟的时间。解决车座高度可调且不会不断往下掉就那么的难吗?

这个星期的工作日起码有六天,想想都觉得累。

Page 7 of 1,028« First...«4567891011»...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