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
25

决战蓬布

By xrspook @ 22:33:48 归类于:烂日记

上周五中午,我好不容易才把那根撑衣杆搞到了阳台上面。挂上篷布以后,如果蓬布摊平均匀受力还好,但是如果把篷布拉到一边的话杆就非常容易会掉下来。因为把杆托上去的高度已经是我的极限,所以我非常艰难才把那东西搞上去。但今天中午,当我在想用绳子绑住蓬布中间的时候,杆上面非常容易就掉下来,上周五还只是一边,今天是两边都往下掉。于是我不得不又把书桌重新拉到阳台,把那根杆拿下来,把销钉向外挪一点点。这样,肯定可以让那根杆更稳当,但问题是我安上去的时候会变得更加困难。那个受力方向非常奇怪,你要一边往里压一边叫往上推。所以如果你只是一个力从下往上打,不能解决问题。那个地方我几乎够不着了。没有防盗网,一旦用力过度,我就会掉出阳台,从二楼掉下去…… 如果有防盗网我就不需要这么烦恼,蓬布直接绑在防盗网上就可以了。刚开始做的时候,的很难。但当我做到了以后,那个东西真的很稳当,甚至在那里做引体向上也可以。之前我选择钢管而不选择不锈钢就是因为我知道通常那些所谓直径很粗的不锈钢都薄得很,就像我的蚊帐架那样。我试了一下在各个角度拉篷布,杆都很好,没有要下掉的趋势。那个东西不够高很麻烦,即便够高也轻松不了多少。即使我能找到梯子,双脚站在梯子上,只要我不能腾出双手,要做那个操作,还是几乎无能为力的,除非有两个人。希望那根杆的弹簧不会那么快就到极限,我要再次登高再次压缩。我觉得今天的操作,比前两天顺溜了那么一点,因为起码知道应该怎么用力了。周末两天拉了那块篷布以后,我觉得屋里的灰尘好像真的少了那么一点点,因为盖在洗衣机上面的纸皮貌似真的没有那么脏,相比篷布外面的阳台台阶,纸皮箱真的很干净。更干净的要数宿舍内部,如果不是开门拖了一下门口的地方。估计拖完整个房间水都是清的。虽然周五张紧蓬布的方式还不够完美,因为如果大风的话,篷布的上部会被吹开,所以接下来我要做的是在阳台的两面侧墙上贴一些挂钩或者打一些钉,作为固定点,如果要把篷布张开,就绑住那些固定点。篷布的下面我妈说无论你压什么东西上去还是没有直接绑来得实在,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要在地上直接用爆炸螺丝打几个勾。我妈说直接在蓬布下方捆杆子是最好的,不过那样的话我要把蓬布收起来就很麻烦了。如果不能打几个勾的话,我可以找来几个水瓶,然后把绳子绑在水瓶上。甚至我可以把哑铃拿回宿舍,篷布就绑在哑铃上,我就不信风能大得把两个六磅的哑铃吹起来。

方法总比问题多,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心去纠缠了。

2017-12
25

RUN NOTE

By xrspook @ 21:03:18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17-12-25 19:17
平均心率148,最高心率174,平均配速556。度娘地图测距我今天跑的路线130米,1K也就是需要7.7个折返,接近4个来回,但实际上我的1K用3.4个来回就搞定了,也就是说我的一程接近150米。从2K一程变成130米,单位有400多亩地啊!但我却只能折返跑一条130米的直路,心凉。让我窝心的貌似有人在我开跑后把办公楼3楼附楼的走廊灯开了(结束拉伸的时候发现灯关了,所以我觉得那人是为我开灯的),这样一来路灯长坏的路线算是有了些光。谢谢那位为我点灯的人!!!#xrspook未行够#

2017-12
24

穷人的历史

By xrspook @ 19:35:4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和妈妈去了下九路。她说估计上一次我们去那个地方已经是接近十年前的事了。自从我再也不去那里的班尼路买衣服以后,估计就再也没去过那个地方。工作之后,我一个人去过下九路,但只是去那里的麦当劳吃了一个午餐。还记得那天我统计从业资格考试,考试地点在龙津路。

下九路满载了我很多童年回忆,现在再去感觉跟以前真的大不一样。以前总觉得上下九很长,走完需要很长时间,但现在我觉得怎么这么快就没了。那些熟悉的店铺有些已经不见了,比如说趣香以及第十甫商店。有些还在,比如说皇上皇以及莲香楼。今天的皇上皇特价散装腊肠19元一斤,所以排了很长的队伍。买腊肠的人都是直接拿出一张一百块。所以抱走的那袋腊肠就像一捆柴一样。估计腊肠是限量的,比如每人最多只能一百,所以他们抱走的分量也都差不多。我妈问过我要不要吃,如果要的话就去排队,我对那个东西没有兴趣,吃腊肠大概就只有外婆,而我妈说外婆的腊肠已经足够多了。

在下九路的还有以前经常去的新华书店,但实际上新华书店没有消失,只是挪了个地方,从一个人流很旺的铺面挪到了一个比较冷清的地方。说来也怪,上下九从西向东走,右侧店铺我感觉总要比左侧的旺场。小时候我觉得下九路很高大上,因为可以看到很多在我生活的那片工业区里看不到的东西,但现在再去看的时候觉得那里有龙混杂、乱七八糟。我小的时候,逛上下九的大都是本地人,叫卖声全部都是粤语的,但现在你几乎听不到一句粤语叫卖声。卖家说的是普通话,逛街的人着各种语言,唯独几乎没有粤语。那个地方还能给我留下什么感觉呢?我真说不出来。那些店铺开在广州或者开在其它地方都一样,如果只是从店铺名字看,你根本分不清自己在哪里。就像现在如果去大型的购物广场,如果从里面营业的店铺来看,你根本说不清自己身在何方,唯有那个购物广场的独特环境设计才让你感知得到原来你在那个地方。无论是鱼龙混杂的小店,还是高大上的名牌,都会出现在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那里有大大小小的商业区让他们聚集。

走出下九路,进入多宝路。然后是华贵路,接着是龙津路,才让人终于有点找回当年记忆的感觉,但是只有半条路你会有感觉,因为一半是旧的老社区,一半是新建的高大电梯房。于是你不禁要问,如果是看着马路的那一边,我到底身在何方?从小开始我就一直很想走进那些老房子,竹筒屋也好,西关大屋也好,普通的骑楼也好,到底那些水泥的、砖木结构的,甚至全部木楼梯的上面住的人家是怎样的呢?但貌似,我却没有一个亲戚住在那些房子里,所以我没有机会上去一看究竟。住在那些地方的,会是什么人呢?先不说那些只是临时租住进去住的外地人,从前住在那里的广州人,他们估计身份不低,才能住在那些地方。因为真正的穷人没有房子。

从前有很多穷人以船为家,一直就漂泊在珠江,所以广州在我妈妈还读小学的那个年代有很多沿河岸建立的小学。因为有很多适龄的孩子是船上人家的,说不定某一天他们的船停在哪里,所以孩子上学也只能走水路。回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又如何谈得上认真学习?能完成好作业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那些小学已经全部消失,因为很久以前广州就已经没有了那些水上人家。从前靠着各家各户的小船运货业务,现在已经被大船和陆运取代。那是广州一个很特殊的历史印记,随着我妈妈那一辈人的老去,估计也只能成为尘封的历史。因为他们从前都不是有权有势的人,所以他们记忆自然不会被载入史册。有说西关小姐的,有说东山少爷的,但从来就没有人说过珠江上那些以船为家的人家。把这些记忆重新积攒起来估计很有趣,但谁去做呢?

富人的历史会被打上文物的标签,穷人的历史就像梦一样被时间吞噬。

2017-12
23

RUN NOTE

By xrspook @ 20:27:32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六 2017-12-23 10:00
平均心率151,最高心率175,平均配速604。大姨妈期间我就没想过要跑18K,但起码要跑个10K,但具体多少纯粹看心情。一开始没多久的时候我觉得12K以上就够了,但5K过后我开始越跑越进入状态。所以我本来可以真的在12K就结束,但今天我反而觉得10K以上我开窍了,不想那么快结束,所以我最终我跑到了平时18K结束的地方——大元帅府,15.56K。#xrspook未行够#

2017-12
23

老去的南园新村

By xrspook @ 20:03:06 归类于:烂日记

人决定了一个地方的兴衰。

上星期我的一个亲戚说,现在的南园新村冷清了很多,因为路上人不多,正在售卖的商铺也不是很热闹。当然他看到那番景象的是因为那不是上下班的时候,也不是市场热闹非凡的时候。如果他是傍晚过来,情况会好那么一点点。不过无论他什么时候过来,即便人再多,那也不是他想要的那种气氛。人再多,也是来了就走的卖家和买家。从前南园新村之所以热闹是因为这里住了很多人,各种年龄段的都有。这片区域除了宿舍就是公租房。南园新村热闹的时候,大概我也经历过,但是那时我还小。现在的南园新村,之所以热闹,是因为有个江南东市场,最热闹的不是市场里面,而是市场附近的那些区域。到某些高峰期,简直就是水泄不通的节奏,那才是真的市场!超市里的感觉,跟那完全不一样。因为超市里不会有很多来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人带来各种你从未见过的新玩意。虽然很多时候那些东西没有他们吹的那么厉害,甚至是假货。在超市里所有东西都是明码标价,即便有买多少件打多少折,也是可以算清楚的,但市场不一样,可以讨价还价大概是经典市场的经典画面。也大概只有到了买菜的时候,南园新村才会非常的旺场。很多人很多货车,还有各种叫卖声。组成了我印象之中的市场。天知道买菜的时候,人是从哪里汹涌出来的。热闹是有的,但那热闹,并不是我想要的。

我怀念的那种热闹来源于家庭,南园新村的人口越来越少。常住人口的年龄也越来越大,因为这里的房子已经有一定历史了,在这里长大的人,如果赚到钱,肯定会买房子,然后搬到别处去住,于是现在南园新村剩下的很多是七八十岁甚至以上的老人。女儿儿子或者孙子孙女之类的不和自己住在一起。运气好的话,可能不时会过来看望一下,运气不好的话,有可能只是一对老夫妇,甚至只是一个人。人造就了这片地区的兴旺,也是人让这片地区变了模样,甚至有时会让你觉得有点凄凉。走过广州的各大老城区,尤其是那些老街老巷,你会听到那里熟悉的声音,可能来自电视,也有可能来自收录机。那可能只是普通电视剧的声音,也有可能是中午或者傍晚时分电台在播着讲古,即便是那些最普通的东西,也会让你觉得亲切。还记得小时候我有个癖好,就是每过一户人家都会看一下别人在看什么电视台。每到中午或傍晚,都听一下讲古,觉得那甚至比午饭或晚饭,更让我感知得到时间的存在,因为一天到头就只是等那个时刻。到做饭的时候,各家各户的厨房里爆响出各种做饭的声音以及香味,让人有很多遐想。第一会去想,他们在做什么菜。有时能猜得出来,有时猜不全。如果人人都只是出去吃或者叫外卖,这种风景肯定不会存在。没有小两口的吵架,没有孩子的嬉闹。只剩下电视机的声音,甚至连电视剧也不响了。这样的搭配,我会觉得有点凄凉。万家灯火还在亮,但那已经不是从前我熟悉的那个状态。用什么才能拯救这一片城市里已经老去的居住区呢?这种事情会一再上演,只不过这个地方先进入状态而已,50年以后,现在的那些新楼盘估计也同样会出现这种情形。人之所以衰老、失忆各种不正常,很多时候是我觉得是因为他们不得不长期活在当年的记忆之中,因为从前身边的人都已经长大离去了。我们孤独地来到这个世上,热闹了一回,到走的时候,也必须只能孤独一人。离开前的孤独,真的不可改变吗?我觉得老人们,也想过要改变这个状态,但是到那个时候,已经不由得他们说了算。

老去是一个趋势,不可改变,但我们不能找一些好过一点的方法吗?

Page 8 of 1,079« First...«56789101112»...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