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26

死法

By xrspook @ 16:46:26 归类于:烂日记

虽然从收入上来说我并不穷,甚至对我这种单身来说我还有点富裕,但实际上我却经常因为一些非常小的事纠结。当别人在考虑要买几百块几千块的机械键盘的时候,我为了一个35块钱的巧克力键盘也要纠结半天。对我来说那其实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支出而已,但我经常会为那些小东西琢磨。很多时候因为这些我会晚上接近12:00才睡觉。所以最影响我睡眠的或许是晚上10:00过后还打开购物APP。多闲的人才会做这种事呢?如果我有家庭、有孩子,或许我就抽不出那个时间,我不会为一个键盘发愁,因为有更多的事需要我费心。

换位思考别人的人生是怎样的挺有趣,小学的时候在我洗澡的时候经常会这样想。因为当时的《叮铛》里有个故事,叮铛有个法宝可以调换身份,于是你就可以以其他人的身份到别人家里过别人的日子。但众所周知,虽然叮当的法宝很厉害,但是大雄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表面上看别人的日子都很好,但实际上当你成为别人的时候你才会切身体会到别人的不容易。

单身真的非常好,你根本就不想成家,不想有各种牵挂以及各种麻烦事。《摩诃婆罗多》里他们反复强调这么一个概念,当一个人要成仙,必须完成三个任务,首先是祭祀,然后是苦行,第三条是很多厉害的人都忽略的繁衍后代。当那些苦行者们问天神,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还不能成仙的时候,天使会告诉他,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生孩子。当自己的后代不打算生孩子的时候,已经成仙的那些仙人会被贬到凡间,即便不到凡间也要受各种罪。这种思路在其他国家的文化里很少出现,起码在中国的文化里几乎没有推崇过这种东西,日本也几乎没有。如果大家都信奉这个,大概现在的发达国家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丁克家庭。大家都没想过要生孩子,甚至拒绝生孩子,首先是因为生孩子很麻烦,其次是因为生孩子以后自己的生活就算完蛋了。大家都只想着自己,没有想到社会必须通过不断制造人类不断的生育来保持活力。虽然日子很难熬,生活很不容易,但是来这个世界上走一趟还是挺有趣的。虽然我说的出这么佛系的话,但实际上我却是那个逃避磨难的人,所以我没有结婚也不生孩子。因为我觉得自己受的罪已经够多了,不应该再生一些出来让他们继续受罪,其实这才是我的真正看法。

昨天广州电视台的开卷节目里,我第一次听说了特殊清洁工这个概念。他们是专门处理独自在家里死亡却没人知晓的尸体的人。这是日本的一种职业,估计中国暂时还没有,其它国家也没有日本来了那么急需。那个节目里说到的很多东西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真实写照,我不想麻烦别人,也不想帮忙别人解决问题。所以我或许是那种最终死在家里过了很久因为尸体发臭了才被发现的人。我觉得这样的结果我完全可以接受,因为现在我不去付出,必然导致那样的结果。那种结果在我身上发生我并不觉得恐怖或可怜,我反而觉得那相当坦然。相比于在医院插满管子被急救无数次才死掉,我宁愿选择默默死掉。

这些想法都不知道是悲观还是现实。

2019-03
25

谁的错

By xrspook @ 20:32:0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感觉很不好,好像作感冒的样子,大概是昨天晚上打卡的时候衣服穿太少,着凉了,那时又是风又是雨。到达一定程度我衣服外面和里面都是湿的,外面是因为被毛毛雨飘湿了,里面是因为汗湿。所以打卡走到一半我就把外套脱了绑在腰间,只穿一件短袖,可能就因为这样着凉了。今天一整天感觉我都在发烧。早上还有一些干咳,喉咙不舒服,但没有流鼻涕,整个人感觉在发烫,尤其是头部。理论上在这种情况下我应该主动量一下体温,但是放在办公室的体温计已经拿回家了,所以只能回宿舍,但我又不想那么做,于是一天下来我都死撑着。早上起来感觉很困,我觉得自己中午应该睡个好觉,但实际上这个中午我几乎没睡觉,而是全心工作去了。但花掉了几乎一整个中午我才发现原来那是个未解之谜,之所以完成不了,是因为之前总公司给我们的那些文件并不齐全,有两套文件,理论上选哪一套都可以,但实际上具体要用哪一套还是得由上级决定。如果用总公司发文的文件,但实际上那没有我填写那个表格的具体内容,所以挺纠结的。最终我选择的是下午一上班就去找办公室负责收发文的同事帮找我原始文件,但可以料想到,其实她也非常有可能从未收到过。

于是这就落入了一个死循环。一直以来我们都按照总公司的指示干活。从我进入这个单位开始,我们默认总公司有完备的规章制度,只要全部执行就没问题。通常,检查我们的是我们的上级总公司,做符合他们要求的事当然没事。但工作时间长了,见识的东西多了,遇到的检查频繁了,就慢慢发现其实总公司也有很多问题。他们看上去貌似很合理的架构和工作流程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摆设。他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找你要同一样东西,今天可能是这个部门,明天可能是那个部门,甚至同一个部门的两个不同的人今天和明天会要你填写几乎完全一样的数据表格。不只是数据报送无比八股,那些从前让我觉得很合理严谨的规章制度从宏观大局考虑其实设定也是不合理的。就像今天中午填写时让我纠结的那些计划文件。理论上,我们作为总公司的下属单位我们应该填写总公司发文的文件号,总公司的文件里引用了粮食局、发改委、农发行的联合发文,但那只是引用部分内容,并不是全文搬过来,所以联合发文里的某些内容我们是无法得知的,而且两个文件的发文时间也有区别。总公司的人修改储备计划肯定是按照联合发文的发文时间,但实际上我们这些下属单位只收到了总公司的发文,这就有了时间差。的确,总公司的发文里讲清楚了下属单位应该知道的主要内容,但一些细节的东西我们一直都不知道,比如轮换还有超期这个概念。因为我们不是在运作动态轮换,不自己承担风险,竞价交易轮换完全是由总公司掌控的,什么时候拍卖和采购取决于总公司的决定以及财政给出的价位是否合理。我们这些下属单位从未见过“架空期”这东西,但我估计联合发文给总公司的那个文件里有说,每次都有说。现在好玩了,总公司让我们把表格填完以后交上去,但实际上我们根本从未见过文件里有提到架空期的计划文件,既然没见过自然不会执行,这般下来违反规定这到底的谁的错?!

独立思维任何时候都要有,不能因为信任,做事的时候就不经大脑直接盲从。

2019-03
24

病态生活方式

By xrspook @ 13:21:29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真的觉得自己的性格真的很有问题。因为我仿佛就是一个极端宅的存在,别说同学聚会,哪怕是QQ群或者微信群里以前的同学朋友或者同事群闪个不停我都会觉得很烦,所以过不了几分钟我就会把那个东西屏蔽掉。不断的闪烁会让我无比不安心,所以到最终能闪烁的只能是那些几乎不会让我烦的人(我可以忽略他们存在的人,通常极少找我)或者是工作上的需要。各种聚会不会让我兴奋,只会让我非常紧张,一直以来都这样。虽然他们是些曾经和我生活学习工作过很长时间的人,但对待他们的方式,我仿佛一直都只是活在记忆里。当这些记忆更新以后我会觉得有点不知所措。最简单的聚会方式会让我觉得莫名的不自在,比如吃饭唱K打牌或者一起去某个地方旅游。除了这些,我们通常没有更加多的选择方式,又或是不是真的没有,而是通常普通人都干这些所以就不会再去考虑其它节目,对普通人来说这些已经很可以了。我心底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抗拒,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抗拒那些聚会的方式还是我害羞或者自卑。貌似我不能很坦然的接受他们从前和现在不一样的定位。

如果他们从前和我很亲近,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呢?又或者更深层次的考虑,难道过去他们根本谈不上是我的密友。闺蜜也好,关系非常密切的亲戚也好,对我来说到达了一定程度,比如说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见面交流以后,代沟就形成了。我更习惯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因为我自己是这样的人,所以那些一谈到聚会就非常兴奋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态我无法想象。

我不知道这种怪异甚至说病态的生活方式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还有就是这样对我到底有多大的伤害。同样我也说不准这对我来说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从坏的一方面考虑,我仿佛就是一个孤立在世界上的人。跟我有交流的只有当下我必须接触的人,对我来说从前的就像黑板上的字,已经用粉笔擦抹去了。但那种抹去又不是真的彻底消失,我把他们另存为并归档到一个地方,不铺在我的桌面上,也不随便拿出来。正是因为这种处理方式,所以我的桌面能留给当下很多空间处理我正在忙碌或者即将产生兴趣的东西。这样的处理方式可以让我有无限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当下。但与此同时,我主动牺牲了和从前一切的新连接。现在我觉得这样过日子并不痛苦,而且自感还过得也不错,但或许几年后,十几年后,甚至几十年后我就会后悔了。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一直抱住从前的所有同时又收入很多新东西。

那些我尊敬崇拜的人通常都可以做到高度专注,当他们在技术领域爆发小宇宙的时候我不觉得他们的脑子里会同时对过去的人和种种产生思念。电影《中国蓝盔》里有一个镜头,一个维和战士正在高点放哨,但他脑子里却在想着他的亲人。从感情上来说这无可口非,但他正在工作,他正在执行任务,所有人的命都悬在他手里,而他却在那个时候分心,这显然相当不靠谱。我们身边的很多人也经常干这种事,所以无论是做作业还是工作,他们都要拖很长时间,仍然完成不了。我很烦那些人,因为我不会犯这种错误。当然我也明白,工作的时候开小差与和从前的同学朋友保持联系完全是两码事。

大概能拯救我这种病态生活方式的也就只有经常参加他们的聚会,把那些东西习以为常。

2019-03
23

RUN NOTE

By xrspook @ 20:07:35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六 2019-03-23 16:36
平均心率111,最高心率134,平均配速543。我又在家里原地跳了!因为又下雨了!和上次一样,我在地板砖上铺了个TPE的瑜伽垫,然后穿上了已经户外跑步退役了的跑鞋大阪Mizuno Wave Rider 17。今天我没有同时开着悦跑圈的app和FR235。电影和原地跳是绝妙的组合。#xrspook未行够#

2019-03
23

不只是中文

By xrspook @ 19:34:46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大学的某个专业课的老师跟我们说,认真读书,然后找份好工作是为了以后当我们想吃什么的时候,我们可以随心所欲买,而不会有各种约束。当时我学的那门课叫做感官评价。那是很重要的一门食品专业方面的课程,虽然只是选修课,但是我却从中学到了很多。

这门课不需要进行闭卷考试,但是却要交一份集合了几种感官评价方式的资料收集。这其中就包括了翻译,因为我们收集的资料必须是外语的,然后我们需要把核心部分翻译为中文,不需要全文翻译,只需把核心的部分翻译出来就可以了。那门课之前我们的确已经学过了各大数据库的文献检索,但那是我们第一次真的主动自己找那些我们需要的评价方法。这就需要我们要准确把握关键词。那也是我一次也是主动阅读英语论文,他们的版式和思路让我着迷。这种训练在后续完成毕业论文的时候帮了我大忙。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技能。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搜索能力非常重要,虽然我一开始上网的时候已经掌握了这个,这也是我接触的最多的。如果不是Google被墙,大概现在我的生活会很不一样。在学校的时候查阅外语文献我们还有校园网,虽然里面的资源可能会有点旧。离开了大学以后要在找那些东西实在太难了,但实际上不只是专业学者需要知道那些东西,普通人也应该可以查阅得到,只不过是下载的时候可能要额外付费而已。但实际情况是不在校园网,外人甚至连进入那个文件检索的平台,于是离开学校后我们就只能回到一开始那样靠普通搜索引擎里查找我需要的东西。我一直觉得专业的东西跟生活是不脱节的。当然,专业尤其是高精尖的生东西肯定必须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那些东西不是在钻牛角尖,不只是为了写论文去做研究,而是因为我们能看出那真的很有意义。说不准马上能帮助人类什么忙,但是在恰当的时候那一定会起到恰当的作用。起码在我做研究的时候,我是这么觉得的,如果连我自己都觉得那没有意义那只是在浪费时间,那只是在应付式的完成任务,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打起精神去干那种事。我或许会直接跟老师拍板说我不干这个,的确我也干过这种事。质疑老师布置下来的任务的学生绝对是个神经病。遇到这种学生的时候,老师除了生气还有能力祭出大招让学生心服口服的,那更也是非常厉害的存在。我觉得做大学毕业论文的时候,我和我的导师就是这样。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非常不可思议。正是因为曾经做过这种非常规的事,这样的经历足以让我铭记一辈子。

后来我明白到不一定非得在高精尖层面上突破才算厉害,把一些普通的事做到极致其实也很了不起,对我来说这很重要。比如我看过一部翻译得很一般的好电影,我下定决心把那重新翻译,而且我还真做到了,那成为了我的处女作。作为当事人我不能评价我的翻译一定比我之前看过的那个好多少,实际情况是的确已经好了一些,但具体有多少我不知道,最重要的是我曾经为了那个竭尽全力,我很自信,我不后悔。对别人来说这是微不足道事,但这对我来说,做这种事让我感到很幸福满足。认真地竭尽所能的感觉非常好。

我的世界不只是在中文领域。

Page 8 of 1,203« First...«56789101112»...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