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
25

RUN NOTE

By xrspook @ 22:52:23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9-12-25 20:19
平均心率112,最高心率133,平均配速615,原地跳。第一个晚上感觉不舒服,第二个晚上直接发烧睡觉了,第三个晚上就没想过要上跑步机,第四个晚上被同事的笔记本电脑问题耗了好长时间。一整个星期就在生病和貌似生命之间徘徊。明明只剩下10K多一点这个月就够100K了,但居然这个星期仍然不能结束战斗。#xrspook未行够#

2019-12
25

不知怎的就发烧了

By xrspook @ 8:59:0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6点多就睡觉了。5点多回到宿舍,拖了个地,洗了个澡,然后等衣服洗完,理论上洗衣服的时间是46分钟,很快就结束。平时我折腾一下手机,46分钟就过去了,但昨天晚上,貌似我等了好久,我坐在那里,头没有干,先用吹风机吹了一阵,然后又用风扇吹了几分钟。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下,又躺在椅子上睡了一下,衣服还没洗完。终于衣服洗完了,把东西晾上去以后,我就赶紧钻到被窝里睡觉。睡觉之前我量了一下体温,38.5℃。有点把我吓到了,但是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困很累,所以是那个数也不惊讶,况且我刚刚洗完澡,有那么高的温度也很正常。闭上眼睛其实根本睡不着,但是人就会迷迷糊糊,听到单位的人在那里唱歌和你说话之类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宿舍墙壁的隔音效果非常差。好不容易睡了一觉之后,我又听到有人唱歌,醒过来以后看一下微信,单位的作业已经结束了,当时是晚上8:00多,于是我就爬起来上了个厕所,顺便把数据汇总一下。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又量了一下体温,38.1℃。虽然只比之前低了0.4℃,但我感觉已经好了很多。虽然头还会痛,但是浑身的发热感没那么明显了。到今天早上,7点多起来。我昨天晚上加起来睡了接近12个小时。12个小时正常来说是不会睡得着的,但是昨天我就真的这么做到了,到今天早上,闹钟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头发有点湿湿的,说明在睡梦中我出了不少汗,我感觉昨晚我在不断辗转,感觉盖着被子好热,但我记得一开始去睡觉的时候我要把被子裹紧,因为即便把被子裹紧,我仍然觉得冷。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当我的体温超过38℃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冷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昨天从上午10点多开始,半天下来我一直都在38℃以上发烧,这个发烧我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原因,没有咳嗽,没有鼻涕,没有喉咙痛。一切理论上感冒应该有的症状都没有,唯一的不适是体温升高了,所以头痛以及肌肉关节酸痛。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体温是36.9℃,从数据上说没有发烧。昨天早上的基础体温也是36.9℃。通常来说,我的基础体温只有36.1℃,所以高了0.8℃,除非是大姨妈,否则不会发生这种事。

我有考虑过,这样的发烧是不是因为大姨妈应该来却没来,然后,体内的激素失调导致。以前我也试过大姨妈没来,但是从来没试过如此激烈的反应,而且激素生成这种东西不是一下子就蹦上去了,所以通常来说,我感觉不会这么强烈。现在我仍然感觉到头痛,但显然整个人已经比昨天轻松了好多。

今天早上刷牙的时候看到我的舌头是全白的。吃早餐的时候出了一身汗,去那个磅单也出了一身汗,但出汗总比发冷好。

2019-12
24

一个人

By xrspook @ 9:30:1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前两天我已经看到了延迟退休的说明。我是85年出生的,按照年龄和时间推算,要延迟八年退休。所以我退休的时候已经63岁了。我23岁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到63岁退休的时候,也就是说我要工作40年,想想都觉得这非常疯狂,40年没什么,但是我妈37岁,我爸42岁才把我生下来,所以在我退休之前,他俩一定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妈不会像我外婆那么长寿。我63岁的时候,我妈100岁,我觉得她活不到那个年龄,而我爸105岁,同样我也觉得那是天方夜谭。所以说,当我还得工作的时候,爸妈就要离开这个世界,而当我退休,当我回家的时候,那个家只剩下我一个。甚至可以这么说,我还没退休,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了。或许你会说,这纯粹是我自找的,因为我可以去找老公,然后生孩子,那么当我回家的时候就不会是我一个人了。但如果我决意不走其他人都觉得理所当然的路,当然我就要承受我的选择导致的结果。当爸爸妈妈都不在的时候,现在的那个家也就不是家,只是一个地方。

如果生活不便利的话,估计我会选择另外一个地方居住。在单位的时候,我住的是宿舍,吃饭有饭堂,所以当那个家再也不能算是个家,回去没饭吃,卫生没人搞,只是空荡荡的一个地方的时候,我会选择老人院。大概三四十年后的老人院会像一个集体宿舍,不过选择性更灵活,里面的配备更高端。我依然能选择一个人住,我也可以选择有人给我搞卫生,吃饭不用愁,因为会有饭堂这种东西。那里会有足够大的运动场所,也有无论我想到还是没想到供大家学习的地方。住在那里的人或许根本不需要别人照顾,只是家里只有一个,不如住集体宿舍,唯一的区别可能只是那个宿舍没有家那么大。不能放得下乱七八糟各种东西。还有就是管理员有钥匙可以进入你的房间。不会当你真的挂了的时候,到尸体发臭了,别人觉得很不妥了,最终才被发现。如果这么计算的话,为什么要买车为什么要买房。显然买房这种事完全变得没必要了,而买车这种事,尤其在广州这种特大城市,越是市中心,私家车用得越别扭。

如果真的言中我上面的猜想,虽然我生活在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但一定程度上,貌似我在过着共产主义的生活,当然,上面说的那些东西并不是共产的,我依然有我的私人财物,我有我的财产。我有我私人名下的房产,也有足够多的存款。我不过是选择了一个方便自己,也方便别人的方式。

人生匆匆,就像梦一场,当自己亲人都离开了以后。或许我真的会怀疑,之前我做的是不是一个梦。因为那些人都消失了,那些我熟悉的人都不复存在了。大概到那个时候,我就能体会到,外公当年白天黑夜都看到的那些东西。

2019-12
23

好烦

By xrspook @ 15:42:49 归类于:烂日记

为了那一点点的奖励又或者红包之类的做一堆任务,让我觉得非常累。支付宝的活动要搞整整一个月,31天,但是到了20天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到极限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甚至都懒得打开那个界面。什么多少倍的红包翻倍,随他去吧。之前我从来没有这般厌恶过。这其中可能有多个原因,首先是因为,之前做的那些淘宝任务基本上你都得在每个页面停留10到15秒。即便你什么都不买,在那里停下来看一看或者直接不看还是会有点意思的,但是支付宝的任务,尤其是那些没有任何成本,1000的,你只要等待页面闪开,就可以关掉了。闪开,关掉,闪开,关掉,这个过程一天持续起码20遍以上。这些操作是有成本的,实际上支付宝从那个链接里打开了无数多的小程序,有些需要允许读取你的个人信息,有些需要获取你的定位。遇到那些小程序的时候,你就不得不再按一些拒绝以及取消。

淘宝的任务一天下来没有一个半小时是做不完的,但是支付宝的任务,如果连续来的话,10分钟大概就搞定了。早上一次,晚上一次,每次5分钟。从耗时来说,这还可以接受,但是就我的个人体验来说,我觉得非常烦。而之所以觉得烦,另外有一个原因是我知道其实无论做多少的任务,中国那么多人瓜分一个亿,而支付宝的使用率又这么高,最终你能分到多少呢?即便最终你能拿到那个传说中的20个翻倍。如果人脉足够广的话,根本不需要做那些弹窗的任务,只要每天都拉30个人助力,10天之内就可以达到最高的20倍,但显然我这种咸鱼不想麻烦别人。对上一次双11,我已经很恼火自己。拉人助力这种,首次有2万,然后每拉一个人都有8000。所以说只要拉到一个人就等于打开了8次那种弹出窗口。就经济性来说,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说支付宝更想做的是扩充它的使用人群,扩大人脉,而不是推销各种他自己的又或者相关的小程序。为了这种小恩小惠,把我们自己搞得好惨,比如说现在我已经觉得自己很惨了。最终换来的我觉得应该是不到5块钱的红包。辛辛苦苦一个月,换来5块钱。支付宝用不到两个亿人民币,就让中国几亿人给他足足做一个月的广告。这种种草方式比传统的广告划算太多了。中国有那么多的公交车站又或者电视广告屏,哪怕只在一线城市的一半那些东西上打支付宝的广告,估计全国下来也要个几千万。而且估计那还是有时限的,几千万的广告费只能打不到半个月的广告。抓住了大家贪小便宜的心态,用几乎是传销的方式,让我们这些抠门的小人向身边的亲人朋友传播支付宝。虽然总的来说,无论是支付宝自己,还是支付宝推荐的那些小程序,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东西,但是我被逼到对这个东西产生厌恶的程度,我自然会觉得这个东西有用。买卖可以让人感觉很愉悦,但如果那些任务跟买买不成必然关系的话,20天足够让我觉得厌烦。

中国的电商绝对是一个神话。幸好他们关联的是人们需求最大的实物买买买,如果是其他东西的话,比如说销售的是某些服务,大概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牛逼了。

2019-12
22

怀念外婆的味道

By xrspook @ 20:32:47 归类于:烂日记

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我才明白到,为什么我会那么怀念从前的逢年过节,因为它意味着一家人会团聚在一起,更重要的是,能吃到外婆做的大餐。那些东西在平时都不会吃到,但是每逢过节,外婆就会为了那个张罗好几天。提前几天就要泡冬菇、发菜、瑶柱之类的东西。炸排骨也会在前一天搞定。鸡杂炖冬菇发菜,芋头扣肉,白切鸡,外面买回来的烧肉,蒸鲈鱼,一个小炒,可能是炒丝瓜,也可能是炒彩椒,又或者是西兰花,盐水菜心,白灼虾。那煲老火汤通常都是猪肚和某些东西。之前做的炸排骨会在当天再翻炸一遍,然后在上面裹上一些酸甜的酱汁。在经济条件没那么好,在做酸甜排骨之前,外婆做的是五柳炸蛋,相比于酸甜排骨,我更喜欢五柳炸弹。酸甜排骨那个东西,我和表哥通常都会在排骨翻炸之后,裹上酸甜酱之前偷吃。绝大多数情况下,偷吃的数量都大于三块,所以到真的要吃的时候我们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这些都是相当家常的菜色,但当外婆不再掌厨的时候,东西都没有了那个味道。我还很怀念那个发菜冬菇鸡杂。在外面,你也能吃到之前我说的其中的一个或者几个菜色,但是你没办法点出一桌从小外婆最在行的。而且非常实在的是,如果一桌人不够多,根本吃不全那么多东西。、

还记得我小的时候,如果不是非常冷,不会有打边炉这个操作。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插电的那种边炉锅,所以外公把整个煤炉提到大概10平方大的屋子里。可以肯定的是,当时我们把门窗都打开了,所以没有一氧化碳中毒这个问题。后来有了用电加热的边炉锅,但有一次我还非常记得,我们没有加水就已经开始插电,所以过了一阵,加热的那个东西就烧了。家人急忙拿去买,幸好居然还能买回来,否则那天晚上真的不知道可以吃些什么。那是一代的边炉锅,后来又了那种不粘锅内胆的,即便插电了,也不会开始加热,即便加热了,那个东西因为有煎炒的功能,所以是可以干烧的。打边炉没有外婆张罗九大簋那么好。还没进屋子,从前我就能闻到外婆张罗那些饭菜的味道,是味道把我引进家的。对外婆来说,逢年过节张罗那些东西是她非常正经的工作。她还年轻的时候,不会让女儿们随便插手。即便好不容易把工作分配出去了,她仍然尽量不让她们碰那些东西。当外婆正在认真的整她那一盘菜的时候,脸上通常不会有一丁点笑容。

后来我才明白到,为什么从前外婆在家里做的那些东西会那么好吃。那是因为从前,外婆和她的家人也做过卖小吃的小贩。不过当时卖的是年糕。外婆负责做年糕,其他家人负责拿去卖。我妈说我其中一个姑婆总是第一个卖完回来的,而且赚到的钱最多。

今年冬至,没有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即便在一起,也没有那个味道,当然了,那个从前聚餐的家也已经不复存在。我不知道我的家人里有没有人会像我这样怀念那种味道……

Page 8 of 1,280« First...«56789101112»...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