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27

数据汇总小感

By xrspook @ 9:05:03 归类于: 烂日记

理清思路,比埋头苦干重要很多。如果一开始就掌握了方法,就不需要在路上兜那么多的弯。处理数据有这么一句行话,汇总时掉的汗,是录入时脑子进的水。如果一开始就把数据结构设定好,往后的汇总那是行云流水般自然而然的事。我是那种习惯于白手起家的人,通常我不会借用什么特殊的工具,比如说某个系统,我只用最普通常用的办公软件解决问题。

当然了,办公软件我是挑的,比如我只喜欢微软,我不喜欢WPS。而之所以不喜欢WPS,是因为我觉得很多东西他们仍旧留抄袭的层面,在一些非常核心的数据控制方面,他们远没有Office这么强大。有一些经常用到的小技巧,他们的确做了很好的封装要优化。但是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就如一开始所说的,如果数据结构做好了,那些小窍门是不需要用到的。那些小窍门通过Office的高级公式是可以完成的。有人觉得那些小窍门非常有用,但是我觉得如果全盘数据由我控制,我的脑子不会那般进水,自然就不会挖坑让自己踩,那些所谓窍门也就不需要用上了。

跟数据透视表交了朋友以后,我明白到明细数据和汇总数据是彻底不一样的两种东西。你把他们混合起来用,结果将非常恐怖。通常,大家都喜欢这么干,而且觉得这么干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之所以有这样的看法,是因为当没有办公软件,没有Excel没有电脑之前,他们在纸质上就是这么干的。在纸质上这么干,可以让他们对整体数据有一个全面的认识了解。但实质上,他们所做的那些事正是数据透视表最擅长的。在纸上完成,只能做某一个分类的,如果要换个统计口径,那一大片数据等于白费。很多人在用Excel的时候,实际上只是把他们在纸上做的那些搬到电脑上。Excel不是一个画图软件,不是艺术家的画板,也不是一个用键盘操控的笔记本。这个强大的软件是有很强汇总计算功能的,我们必须用好这个,用不好别人的优点就是在增加自己的麻烦。软件的天马行空建立在我们说了一些他们能理解听懂的话。软件也是有脾气的,你得按他们的语法去表达你的东西,他才能用他的高超技术化腐朽为神奇。所以,我们首先要知道自己有什么,自己想得到什么,还有软件习惯用什么格式去处理问题。把我们的需求用机器语言翻译出来,然后我们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把明细数据和汇总搞在一起其实并不是我们最初获取的数据心态,我们做的其实已经发展过了,要软件替我们做汇总分类,我们就要退回最原始的状态。为什么明细数据和汇总数据必须在一个页面反映出来呢?看数据的时候,我们到底是看每一条数据有没有问题,还是我们只是把那个明细数据当做是一个凑数的工具,而我们的眼睛直接瞄到了最后呢?如果我们关注的只是最后的汇总数据,明细数据摆在那里,难道就只是用来让我们多滑几下鼠标到最后吗?对基层人员来说,他们必须保证每一条原始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而对领导来说,明细是什么不重要,他们需要的是各种维度的汇总结果,每个领导的口味不一样,他们想要的汇总口径五花八门。成千上万的明细数据再用一开始纸质那种画大图的方法来汇总,根本赶不上这个时代的节奏。不仅仅是累处理数据的这个人,看结果的人也很烦。

程序语言也是一种语言,射手座有语言天赋,我觉得这可能是真的。

2020-05
26

控制湿度

By xrspook @ 8:45:08 归类于: 烂日记

买除湿机的人说那个东西不能把湿度降下去,大概是因为他们需要除湿的空间太大了吧,又或者在除湿的时候,他们没有把空间密闭。上周我买了个除湿机,理论上周五就到货,但实际上周六才送到,原因可能是周四晚上的那一场大雨导致周五哪里都浸水塞车。还记得之前为检验室选除湿机的时候,我就已经认定了好几个品牌,但最终我还是买了格力,因为单位的人通常不会考虑某个领域的最佳品牌,而只会选择大牌,所以我也顺着他们的意思去选。这一次,我是为自己选除湿机,所以我最看重的是性价比,而不是大牌子。最终我选定了德业的除湿机。还记得从前的除湿机还没有小功率这种说法,除湿机全部都是千元以上,而且功率都很大。那几乎都可以匹敌一台空调了,用在家庭显然非常不划算。但现在已经出了针对于小空间的除湿机。这些除湿机的水箱容量少,额定功率低,当然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工作效率不会太高,但同时这也意味着那个机器的声音不会很大。40分贝以下的声音我觉得完全是可以接受的。上一个夏天,我用主机风扇整了好多个USB风扇。那些东西平均噪音也有40分贝以上,最高的甚至达到了60以上。一个除湿机运行的噪音40分贝都不到,已经算很安静了。

冰箱搬到位以后,你要静置24小时才能开机,除湿机里面也有一个压缩机,因为压缩机小,所以只需静置两个小时就可以开机了,早上我迫不及待就把快递搬回宿舍。这个过程挺不容易,因为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除湿机,也有10多公斤,最要命的是体积大。通常中午我都是在办公室趴着睡的,但昨天我回宿舍开着除湿机睡觉试机。开启以后,除湿机会鼓出热风。中午我把宿舍的门窗全部关了,室内开着除湿机和风扇睡觉,虽然温度计显示温度达到了28℃以上,但实际上我不觉得热。开机的时候湿度是89%,我睡醒去上班的时候,大概用了一个小时不到,湿度降到了73%。算是非常牛逼了!而之所以做到这样,首先是因为温度高,其次是因为房间小。我们老是觉得空调的温度不够低,要不断的降低才能让我们舒服,但实际上是湿度没有降下去。同样的温度之下,90%的湿度搭配28℃,开个风扇也会流汗,但是如果湿度降到70%左右,28℃躺在藤席上睡觉开着风扇还得稍微盖一下被子。以前我们总觉得开空调湿度就会降低,感觉很干燥,但现在的空调,貌似设定的温度再低,依然不够冷,我觉得湿度可能是其中一个关键的因素。很多空调都能显示室内温度,却没有多少会把湿度反映出来。温湿度达到一个平衡,人就会感觉舒服,而且能耗也能降下去。

晚上拖完地,我就开着除湿机,然后去办公室,回到宿舍的时候,湿度已经从90%以上降低到60%左右。开机大概4个小时以后,号称2.5升的水箱已经半满。这简直就像奇迹一样,房间居然抽出了这么多水,实在让人很惊讶。但也正是因为这个房间潮湿,所以昨天中午躺在藤席上,我觉得藤席表面有点黏黏的。这样的环境不滋生微生物才怪。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患风湿之类也很正常。在我可控的情况下,我当然要创造出最舒适的环境。

昨晚睡觉之前开了27℃的空调降温,睡觉前就关掉空调,只开除湿机和摆头的风扇,昨晚睡得很踏实,全程不感觉热。早上醒来,房间里的温度28.4℃,湿度65%。看来控制湿度比控制温度跟让人舒服。

2020-05
25

我爸

By xrspook @ 10:10:42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爸是那种很多东西都不懂,不主动学习,人家跟他说这样不对,要这样做的时候,他又很不高兴的人。一直以来我妈都说我爸是个书呆子。直到前两天我妈才说,从前到我奶奶经常劈头盖脸地骂我爸是傻子。当时我妈觉得奶奶这样骂一个成年人,好像不太好。经过这么多年来的相处以后,我妈的确觉得我爸就是那种人。自己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是乱来的,还不愿意听取别人的劝告。他不懂,不去学习,而且还放不下那个面子去请教别人。当别人给他意见的时候,他非常不愿意接受。为什么世界上居然会有这种人呢?之所以这样,有可能是因为他太倔强了,但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倔强呢?于是,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奶奶当年会这样骂他。为什么我妈一直以来在家里都是很强势,就像一直欺负我爸的样子。我跟我爸的话非常少。当我开口的时候,通常都是迫不得已,通常是因为我要骂人了。通常是因为我爸又做错了些什么,然后,我才不得不憋出几个字。真搞不懂,我爸这辈子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和家人相处尚且这样,就更不用说在其他场合,会是一个什么状态。

我爸就像是一个来自火星的人。他与其说不习惯地球的生活,不如说他不愿意跟你地球人一般见识。从一开始,学习习惯地球的生活的大门就是紧闭着的。有时我会想,我爸活了几十年,到底他得到了些什么呢?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爸爸是什么样的,反正在我爸身上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值得我骄傲。在我小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我爸很丢脸。潜移默化的教育之中,在朝夕相处之中,我一直觉得,我爸不好。小时候我经常幻想这个爸爸不是我的亲生爸爸,我有一个真正的爸爸,一个让我觉得骄傲的爸爸,而不是现在这个窝囊。大家总觉得单亲的孩子或者孤儿很凄惨,但其实有这样的爸爸,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跟那些恶贯满盈,还需要你背锅的爸爸比起来,他还没算糟糕到那个地步。

正是因为我不喜欢这样的爸爸,所以很多时候,我跟我爸的性格截然相反。某些时候,我有超强的自学能力。因为我觉得我爸的那个行为实在是太恶心了。但有些时候,我觉得我跟他一样,比如我一直性格比较孤僻。有时我觉得,自己属于双重人格。孤僻是我通常的形态,但是让我热烈起来后,我又是一个很健谈活泼的人。相比于严肃寡言来说,我热烈的一面展示得很少。我爸一直都只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我也是,但是相对来说我的世界比他大。在生活方面,我的常识要比他靠谱。我在多个方面,都有很强的自学能力,而他只专注于某一个点。我妈跟我爸吵架的时候,我爸会咒我妈早点死,然后我妈就会跟我爸说,如果她早死的话,他就会成为乞丐。如果我妈真的比我爸早死,我会把我爸送去老人院。如果家里真的只有我爸的话,我真的宁愿我俩分开。我不懂得如何照顾他,因为我打心里不喜欢他。

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个像我爸这样的爸爸?

2020-05
24

老机子

By xrspook @ 16:30:0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第一次使用床上书桌搭配10.1英寸的笔记本电脑写日志。感觉那个东西刚好放在我家的木沙发上,高度刚好。问题只是我觉得现在的眼睛不怎么好,所以我总想把字体放大。但在Notepad++里,把字体放得过大了,就会很奇怪,所以我也只能忍受比较小的字体。跟智能设备的屏幕比起来,其实手提电脑的字体已经比较大了,但是我还想再大一些,但最后我只能忍受比较小的字体。在大分辨率的设备里面根本不需要敲满屏的文字就超过1000字了,但是在那个老掉牙的笔记本电脑里,满屏的字才仅仅凑够了1000个。实际上我写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字数是多少,虽然每个段落都有字数计算。最后我只是凭感觉完成1000字的,结果还真这样。字数最终不到1100,算是个料想之中的结果吧。

这个笔记本电脑已经非常久远了。我买回来的时候是个二手货。我买回来的那一年,我表哥的大儿子还没出生。我记得在我表哥结婚的那一天,我在他家里玩的就是这台电脑,当时觉得还行。现在他的大儿子已经上小学了,估计今年9月就上三年级了。所以这台笔记本电脑我买回来也接近10年,而在卖给我之前,表哥可能又用了好几年。这么历史悠久的电脑现在还能用,已经算是个奇迹。如果这是个台式机,估计早就不行了。

这台机器的原配是Linux系统,但显然大家都不习惯,所以买回来以后,表哥就装了个Windows进去。原配只有1GB的内存,表哥忍不住把它升成了2GB。1GB根本没法过日子。也正是因为这台机的内存足够大,所以才能撑到了今天。内存大,但是CPU决定了机子的命运。2GB内存之下,只能安装XP系统。用Win7的话,连运行估计都会成问题。另外一个限制了机器不能再进一步的是非常低的分辨率。估计现在的软件开发都理会这么小分辨率的机器了,所以软件安装的时候,弹出的那个窗口经常要比屏幕还要大,所以那些什么下一步、确定的按钮都在屏幕之外。当然这种事情完全是可以用设置去实现操作的,但是那得多麻烦。在我入手新的笔记本电脑之前,我一直都是带着这台机器出门的。旅游的时候带着,外出培训学习的时候带着,单位搞什么活动,需要在外面几天的时候,我也带着。光是完成一些很基本的功能,这个机器还是可以做到的,比如写一下日志,看一下视频,保存一下图片。在我有了新的笔记本电脑之前,我不觉得这个机器有多么的不能忍受。因为还在之前那个科室的时候,我的那个电脑不比这个好多少。还记得《地球上的星星》DVD上的彩蛋视频,很多我都是在这个小电脑上完成翻译校对的。但这一两年里,不知不觉中XP被淘汰了,Win7现在也已被列入淘汰的行列。当你很久都不用这个东西,再次拿出来用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已经跟这个时代脱节。其实这个电脑还是能做一些很基础的事的。另外一个让我非常吐槽的,是这个笔记本电脑的电池续航跟现在的电脑不一样,当年的电脑,电池比较糟糕。现在的电脑只要不插电,发热不多,尤其是你只用来看视频,不是打游戏,也不进行一些高端的操作,机子几乎是不发热。从前的电脑,无论你做的是什么操作,都会发热严重,曾经我试过,电脑发热到烫手自动关机,所以当时我习惯性的操作是拆掉电池,直接插电使用。

拿10年前的机子跟现在的机子比,我太不厚道了。

2020-05
23

集合

By xrspook @ 18:25:51 归类于: 烂日记

星期六的下午我不过是睡了个午觉而已,居然是哭醒的。梦里我去了广州的某家医院,看的依然是大姨妈。这次找的是西医的妇科医生,是个年轻的女医生。她直接给我开了黄体酮,说大姨妈来了以后再复诊做B超。我告诉她B超我半个月前做过了,没有问题,但那个报告我没带在身上,也没有拍照留电子版。但不知怎的,我居然翻出了电子版,但医生还是觉得那是其它医院做的,不能算数。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带着麻涌医院的病历,也顺便给她看了(明明B超的结果就贴在麻涌病历的后面我怎么会找不到呢???)然后她问我为什么还看骨科,问我为什么3个月不来大姨妈不去看西医而去看中医。我跟她说2年前我也是3个月没来,中医3付药就搞定了。她给我的表情里混杂着惊讶与不屑运气。然后不知怎的,她给我示范带一个像领子一样的东西,之所以梦里有这个,是因为春夏的太阳非常容易就会让我的脖子晒出汗斑,那个东西发作起来除了皮肤变白以外还会无限瘙痒。抓破了其它皮肤以后,附近的也变白了,也开始痒了。戴了那个比较滑稽的领子,貌似就不容易被太阳直射,但那个东西的质地好像是针织或毛线的,不热死才怪啊啊啊。最后,当我要离开的时候进来了一个人,看了她一眼后我差点就想给医生介绍说这是我的外婆,今年100岁了,但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外婆去年已经去世了,永远定格在99岁,刚刚进来的人不可能是我的外婆。当我扭头看第二眼的时候,发现那的确不是我的外婆。我把这个告诉医生,医生眼睛红了,而我则哭了起来。这之后,我就醒了。醒来的时候,我仰面躺在床上,盖被子的地方出着汗,没盖被子的地方凉凉的,眼角还有泪水,还处在抽噎之中。

大姨妈迟迟不光临是近期一直烦恼我的事。光过敏出汗斑是近3年来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想念外婆。3年后我还会继续想念吗?5年后呢?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现在不记录下来,每多一次想念,外婆就会多一次记忆变形,最终记忆中的外婆将不再是最开始的那个,其中会多了很多我想象的成分。

一个普通的周六下午,外面有丝丝的凉风,妈妈开着她房间的窗户,那刚好正对着小区的绿地,白兰花已经长到了接近6楼高,现在开得正灿烂,每次微风吹来,都会夹带着花香,而我妈总把白兰花说成木兰花(为啥她不说花木兰呢?),就像她总把家乐福说成好又多一样。年纪大了记忆衰退不可逆转,说不定某一天她会进展到外公当年的地步。1年半前,妈妈失去了她的妈妈,那时,我将失去我的妈妈……外婆的长寿和我妈的晚婚让这两个失去可能会变得挨得很近。我妈和她的妈妈一起生活了71年,我呢?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我有两个妈妈,一个是我的妈妈,一个是我的外婆。

妈妈走了的时候,我会像想念外婆那样想念她吗?我可以不去设想这个吗?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