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7

假放假

By xrspook @ 21:21:48 归类于: 烂日记

提前放假这种事听上去很爽,但实际上一点都不过瘾。同样不过瘾的还有节后继续休假,因为这意味着在别人上班的时候你正在休假,但是工作是不会考虑你正在做什么,所以有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总会被骚扰到。从前当QQ还是我们的办公用具的时候,我不得不在手机上装个QQ,但现在有如果QQ没有反应,大家通常都会在微信上找,所以现在或许还真不需要那个东西。其实有些时候我想,为什么QQ就不能成为微信的一个小程序呢?哪怕不能实现QQ的所有功能,但起码对话和普通的小文件收发可以做到,毕竟很多场合微信已经成为了一个结所有功能于一身的综合体了。正是因为有小程序的出现,让微信的聚合成为可能。QQ和微信都是腾讯的,如果微信里有QQ的小程序,可能那就意味着QQ挂了。

为什么现在还有多少人在用QQ呢?估计如果只是聊天,大家会用微信,但实际上,就聊天本身和聊天相关的花销功能,QQ比微信全面,虽然有很多功能现在已经被渐渐遗忘,甚至被阉割。还记得从前大家都很热衷于在QQ上偷菜,还有就是把自己的QQ空间打扮得很漂亮。因为QQ聊天的时候会有一个形象,所以不少人会花钱买装扮。当然也会有不少人喜欢玩QQ游戏,以上说的那些我都没做过,对我来说,QQ就只是聊天,还有传送文件。

很多东西的登录都可以通过微信扫码,然后绑定账号,但貌似QQ登陆依然需要账号跟密码。为什么就不可以有一个绑定微信,然后扫码登陆呢。正是因为QQ正常情况下用的都是账密,而当你从一个地方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通常QQ会提醒你账号异常。因为你在异地登陆了,于是,有些时候,QQ会把你的账号锁定,这就意味着经常出差的人会很头痛。在QQ横行的年代,智能手机还没出现,甚至说,手机都没有完全普及。所以我已经不记得当年有没有用手机接收验证了。这种事情可能有,但是不普遍,QQ不是非得绑定手机不可的东西,所以异地登陆,要解锁的时候还不能用手机,大概只能回答那几个安全问题。又或者在备用邮箱里接收验证码。验证码这个东西,因为时代的发展,已经从有邮箱接收变成了用手机接收,我们的智能手机就像微信一样,变成一个聚合体,变成一个全家桶。的确很方便,但是在无形之中却延长了我们的工作时间。如果是从前,离开了那台电脑,登录不了QQ,访问不到里面的文件,下班也就下班了,如果要加班,就必须在那个地方,但现在,所有设备通常都能访问到我们需要访问的资源,当然这个也是要部署的,起码对我来说,可以做到。这就意味着,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我都可以处理所有相关的事情。放假不再纯粹,下班时间不再自由。这到底是好啊还是不好呢?但起码,如果能做到这样,被隔离的时候,还能正常工作。

有些路是我自己选的,但有些路走下去完全不由我。

2021-02
6

收纳大法好

By xrspook @ 17:54:0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妈就宣布今天要在家里搞卫生,哪里都不去。卫生这种东西,肯定得搞,让我有点意外的是,居然之前家里的卫生,家里的大卫生她还没安排。

今天先做的是把阳台收拾好,因为那里的杂物实在太多,快递的箱子也有好几个,所有东西都放满了一地。其中有我爸的手稿,也有各种洗衣液,又或者洗洗衣机东西、通渠剂之类的。前段时间,单位的600块钱扶贫的工会礼品也送到,里面的东西不咋滴,但是外面的箱子还不错,够结实,也够大,箱子也挺漂亮,于是我妈就把箱子留了下来,打算收拾完阳台以后把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往里面放。以前家里没几个纸箱,即便有也通常扔掉了,有的纸箱通常都只是面箱,而现在,各种各样的纸箱都有。因为收的快递很多,有漂亮的,也有难看的,难看的那些,她早就扔掉了,留下来那些现在有用,因为可以把杂物分类放置。那些纸箱里有两个美津浓的鞋盒外箱,我实在已经搞不清到底那是哪双鞋子了,因为收货人不是我。今天扔的一个纸箱是我23.8英寸戴尔显示器的箱子,已经放了好几年,具体放了几年,我也不太记得了,大概已经三年了吧。戴尔显示器的纸箱很结实,但因为那是横着开的,所以可以利用率不高,只能扔掉。另外一个大纸箱,是我去年买的德业除湿机。那个纸箱除了某个地方被德邦快递的人戳了一个洞以外,其它都很好。我爸在阳台放了一大堆他的手稿,之前都是放在一个纸箱上面。因为东西太多,所以纸箱远远不能满足他的要求,有起码一半以上的东西是漏在纸箱外的。那些东西有编织袋有塑料袋,还有一些没装袋,所以这些东西叠加起来乱七八糟。就体积而言,那堆东西刚好塞到除湿机的箱子,但我爸死活不肯,因为他说他每周都要翻着那堆东西。如果放在一个深的纸箱里,翻得不方便。我马上反应过来,把纸箱先封住,然后从上面开改为侧面开,这就变成了一个横向的箱子,这样翻找东西比他现在的这个状态好多了。说是说每周都要翻那些东西,但实际上,又哪里会翻,因为他的东西全部都是乱七八糟的,毫无规律而言,上面也没有任何的标签,都是一张纸叠着一张纸。他说他要翻找里面的东西,但实际上,今天我们强制给他换箱子的时候,他把东西塞进去,比我们还要随便。

经过今天以后,我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我爸是完全不懂得收拾的人,给他一个箱子,他完全不懂得利用里面的空间。我妈是那种知道要收拾的人,但是在具体怎么优化收拾方案上,她的脑子没我好使。同样大的空间,同样多的物件,她想到的方法是直来直去。我的那种收纳思维到底是从哪里学回来的呢?显然不是学校,也没有人教过我。尽可能利用空间,同时在显眼的位置贴上标签已经成了我的随手习惯。看到我爸的那一堆手稿,我跟我妈都很烦恼,但是又知道不能动那些东西,否则的话,无论是阳台还是客厅,我们早就找个大箱子把那些东西装到里面去了。

一个完全不懂得整理手稿的人,我很怀疑他手稿的逻辑性。所以,他为这些忙碌一辈子,到底在忙啥呢?

2021-02
5

出去看看

By xrspook @ 17:00:1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去了一天的广州,跑了两个地方。具体那两个地方叫什么名字,我实在记不起来了,因为都是质量安全监督所之类的名字,不过一个是针对食品的,另外一个是针对农产品的。从前我并不知道这两个地方的存在。又或者说其实其中一个我是知道的,而且还经常路过,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把他们当一回事。很早以前我就知道磨碟沙那里有个蔬菜研究所,到底是市的还是省的我一直不知道。之所以会对那个地方有印象,因为很多年以前我曾经去过那里吃过饭,当时他们在磨碟沙还有一个很大的地。他们在那里有一块很大的菜场。你可以在那里买菜摘菜,也可以在那里吃饭。之所以在那里吃饭,因为他们提供的东西跟其他地方很不一样。他们最大的特色是有一桌你甚至叫不出名字的蔬菜。除了蔬菜当然也有肉类,比如说鸡窝什么的,虽然那里只有几张桌子,但每到吃饭的时候总会饱满。我们之所以去那里,是因为亲戚介绍。现在,我已经不记得那到底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吃的大概是套餐,100多块钱三个人,但我们只去了一次,就再也没去过。我们的一些亲戚,从前经常去那里,而之所以他们去那里,其中一些原因可能是那是蔬菜研究所,而我们某个亲戚是农机研究所的。二者在业务上有往来。至于那是我的亲戚退休之前的往来,还是退休之后才了解到,这就不太清楚了,

昨天是我第一次进入到那个农产品检验中心参观那栋楼,外表看上去还行,但是里面已经很陈旧了,跟之前参观的那个单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一个是新生代的代表作,而另外一个则是传统经典款,甚至还有点日落西山的感觉。好几层的检验室,居然没看到几个人。显然那个农产品的检验中心大多数人都是老人家,而之前去参观的那个地方绝大多数人都是近几年才新招回来的,所以200多号人平均年龄居然只有31岁。在年龄上,他们的区别非常大,也正是因为这种年龄差,所以某些方面差别也非常大。那个老单位的好些人已经是某些认证的评审员,但显然,新单位的那些虽然制定过很多标准,申请了很多专利,也写了很多论文,发表了一些著作,但是他们却没说自己这个单位里面有多少个评审员,显然,资历这种东西是要用时间积累回来的。有时候我会觉得很惊讶为什么第二个单位现在居然能继续存活下去。如果没有政策支持,他们仍然能够这样吗?但换个思路考虑,如果我们单位没有政策支持,我们也扛不下去。前面一个单位有200多人,但第2个单位只有20多个,这就是区别所在。前一个单位的高端仪器塞满了各个房间,房间里的高端仪器可能各个牌子各种型号都有,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卖仪器的地方。后一个单位机器都很齐全,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已经是老古董了。老古董也好,最新款最高端的东西也好。只要能做出准确的结果,一切都好说。东西很多,人也很多,如果工作没多少,根本活不下去。第一个单位的爆发,说明他们刚好碰上了一个好机会,当年我来这个单位的时候,就设想有一天我们也能这样,但实际上,我被耽误了十多年。现在,终于有向那个方向发展的苗头了,但是,我却不再做检验。

人生就是这么喜欢跟我们开玩笑。

2021-02
4

人人被抓

By xrspook @ 23:59:1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看到了人人影视相关人员被抓的消息,因为现在正在严打盗版。过去好些年,我都做翻译。如果翻译的只是字幕,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如果压制到视频里并发布就会成为盗版,但好消息是实际上全片翻译的我没做多少,更多时候我只是做一些花絮周边之类的东西。但即便再少,人家要纠结起来的话,还是要中招。所以说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我是主动把在线播放的都删掉,分享的网盘都取消掉,还是说其实到那个时候这样做已经一点用都没有了。不过,我跟人人影视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我没有通过这些来谋取利益。一分钱都没有。我不是法律人士,所以我不知道如果我分享了这些资源,但是我又没有在上面获取任何利益,这算什么。过去好长时间,我都没做把资源挖回来,然后翻译的事了。过去一整年,貌似我都是一门心思用在单位的事情以及我自己的事情上。感觉这样也活得挺有意思,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又或者是自己跟自己还不太掌握的东西较劲。不用跟别人比,不用去抢什么第一,也不用怀着忐忑的心情去看别人的版本。如果我翻译了一个版本,然后又看到了别人的版本,在不知不觉中,我就会进行对比,是他好一点还是我好一点?某个地方是不是我理解有误呢?我会忍不住这么想,但如果一旦落入这种境地,我就会忽略视频视频内容的本身。看片子变成纠结技术。一定程度上,在看片子的时候,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感性一些,去感受那个故事,而不是吐槽其中的技术问题,技术问题包括片子的拍摄、里面的剧情,又或者是字幕翻译的水平。

相对于各个字幕组来说,我不喜欢人人。我是伊甸园的忠实粉丝,破烂熊的也看过一段时间。我最开始看得比较多的是风软。这些通常我都是看美剧,至于漫画,我没有一个具体的喜好字幕组,都是找到什么看什么,但说实在,漫画之类的我也只看《进击的巨人》,这么多季以来,我到底换了多少个字幕组?我自己都搞不清了。现在已经到达了最终季,每周我都等待着网友给我投喂视频,至于他是在哪里下载回来,我不知道。反正他传给我,我就下载。虽然我是最终端,但实际上非常有可能我看得比他还快。进击是一部一旦开始看我就完全停不下来的动漫。还记得疯狂的时候,我一天会连续看十几集,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我开始看这部动漫的时候,已经出了好几季,所以我可以疯狂地看,而且每一集都很短,只有20多分钟。从前没有一部动漫可以让我如此看得停不下来。

人人挂掉对我来说几乎没有影响,因为我不追他们的片子。《实习医生格雷》我只看伊甸园的。好久以来我已经习惯了他们没有网站。完全只是靠大家义务去做翻译校和压片。也正是因为完全是靠热情去做,所以不会有贴片广告,不会有收入,反倒是得自己入手VIP的网盘去支持分享的链接长期有效。

盗版肯定是不对的,但我们有一个可以看正版的渠道吗?网飞据说要跟爱奇艺合作,但现在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呢?虽然我几乎不看美剧,但我可以理解追美剧的人现在有多痛苦。

2021-02
3

快过年了

By xrspook @ 9:19:55 归类于: 烂日记

马上就要过年了,年休假我都已经走完流程了,前4后3,所以2月6号开始休假到2月22号上班,中间一共有16天。之所以是16天,因为春节假期7天,我放了7个年休假进去,再加头尾两个周末。如果是平时,大家一定会觉得我大概要去哪里玩,但今年哪里都不能去。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单位就要求报行程卡这种东西,所以到了某个地方就不能再去别的地方,比如我回了广州就不能去其它地方,哪怕只是搭地铁去佛山。因为在行程卡上肯定会显示出佛山。其它地方我倒没有想过要去,但是说到过年,无论是吃的还是看的,我都想去佛山。过年之前。那里的老店肯定在街头卖年货,是自家做的年货。筷子路那家我跟我妈从前好几次去吃煲仔饭的店肯定又会在店铺外面搭起炉灶,卖他们家新鲜出炉的东西。那条筷子路肯定又会有很多大师在那里手写春联。虽然平时那条路静悄悄的,但是从街道上贴的那些红纸就能感受到过年之前那里的热闹。我不知道那条路的手写春联习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能一直保持至今很不容易。去年我去见识过了,但或许今年那里再也不让这么搞了,虽然其实相比于花市。那里聚集的人不算多,跟岭南新天地比起来,那里根本是冷冷清清。我在那里找到了某些穿越时空般的过年味道,这种感觉在广州我从未感受过。

手写挥春这种事,对我来说,一直都有个情结。因为在我小时候前进路外婆家的楼下,有个人长期在某个店铺门口写挥春,为什么那个店铺一直不开门,那个人又一直在那里写呢?我不知道。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某次写暑假做作业的时候,我不知道“乖”字该怎么写,问外公,外公也不知道,所以他就到楼下问那个写珲春的人该怎么写。显然那时我还是低年级,因为提笔忘字这种事大多数时候只会在低年级的时候发生到高年级,通常如果不会写那个字,就直接换一个了。在暑假作业里得写乖这个字比较奇怪。所以我已经记不起当时为什么要写这个字。如果是在家里,可能我会直接问我爸,我爸会立马告诉我,他是我的人肉字典。如果遇上我妈,她会直接叫我查字典。只有外公,才会把我这个问题放在心里,然后马上去请教别人。外公只读过几年小学,但在家里,所有要写字的地方都是他的笔迹。虽然我爸是大学中文系毕业,但是我不觉得外公比他差多少。虽然我从来没见过外公写文章,但是外公的算盘打得很好。小时候我会看着外公打算盘,那个时候,他绝对不会允许我骚扰他,我只能在一边看着。在外公的抽屉里,有一个太阳能的卡西欧计算器。我会偷偷拿来玩。那个东西,真的用的是太阳能,因为把太阳能板遮住,就不显示了,但是那个东西也很脆弱,如果光线不够,上面的数字会若隐若现。虽然有计算器,但外公一直用的都是算盘,至于他在算什么帐,至今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他算的数不需要记下来呢,如果他记下来,是记到哪里呢?为什么我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过年是什么?过年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所以现在为了控制疫情,尽量不要那些家在外省的人回家,可想而知这有多痛苦。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