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
1

有惊无险

By xrspook @ 19:06:1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篮球训练的期间,某位同事突然收到一个电话,单位里出现了紧急情况,电话还说不清到底具体严重程度如何,但是单是那几句话你就知道事情挺严重。我觉得那可以说是粮食行业最常规、也最可怕的事件之一。接电话的那个人负责我们单位的安全,当然他紧张得要死了,所以马上往回赶,而我们其他人在讨论了一番以后,也赶紧回单位。知道了有这种事,谁都不可能再坐得住继续练球了,与其心不在焉,不如赶紧回去。虽然在场打球的几乎可以说跟那件事都没有直接关系,但显然这个事件会影响到单位的所有人。钱少了一大截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可能我们某些人连工作都保不住了。在这种前提下,球打得怎么样,练的效果如何,都不重要。

开车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在打电话,都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从体育馆开车赶回单位,还剩下大概五分钟回到单位的时候,我们终于其中一个人接到了个电话——这次虽然事件严重,但是却没有造成我们非常不愿意遇到的结果,情况还算挺乐观。这算是一个警钟吧。事件的发生了说明我们的管理有漏洞,而且这个漏洞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这次发生事故的不是我们单位的员工,而是外包单位的员工,他们进行了违规操作,但其间却没有我们自己的员工去监督制止。这种情况由来已久,明明我们是甲方,我们把工作外包出去,但是要做具体工作的时候,我们反倒变成了他们的仆人,他们想怎么干,我们就让路给他们怎么干。这是很恐怖的。虽然我们不是直接责任人,但是事件发生在我们单位,我们的责任肯定逃脱不了,而这种事情,我们是躺着中枪的。

单位发生了紧急的事,大家心里都很忐忑。回到办公楼以后,放下东西,我就准备去现场看看怎么回事,但正要过去的时候,发现原来大家都在某个办公室里讨论,于是我也过去了。讨论完散伙的时候,我回到我的办公室,准备去洗运动眼镜的时候才发现眼镜的头带不知道哪里去了。我是坐上车了才把眼镜摘下来的,印象之中,我把眼镜放到眼镜盒里,头带拆下来放到密封袋里,但显然,当我想把眼镜和头带都拿去洗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头带了。我翻遍了密封袋里的衣物,也检查过了单位下车以后我走过的路径,都没有。甚至,我从坐回来的车上从车头照进去,副驾的座位上没用。如果到处都找不到,估计我是在车上折腾那一堆湿透了的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落在车里地上了。所以今天我还得去找负责车辆的同事检查一下我是不是真把东西落在那里。即便真的找不到,也问题不大,因为这副眼镜买回来的时候就已经配了一条备用的头带。这样的失误告诉我,我就应该把眼镜整个丢到密封袋里,而不是把眼镜拆开,主体放回眼镜盒,头带放到密封袋,因为头带相对来说太小,很容易弄丢。如果是在光线好的时候,问题还不大,但昨天我是在漆黑的车里操作的,什么都看不到,于是我就犯错误了。正常情况下,把眼镜摘下来这个操作,我应该是在体育馆里完成的,而不是坐到了车上才去做。因为太急了,所以事情乱套,但这主要还是我个人粗心大意的问题。终于,今天早上我在车辆副驾的椅子和车门之间的地上找到了头带。

犯错这种事,谁都会有,最重要的是总结经验,下次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2018-07
31

对折式海绵拖把报废

By xrspook @ 9:59:53 归类于:烂日记

搬到新宿舍以后我一直都在用对折式的海绵拖把,感觉很爽。一开始的时候我还只是用普通的圆桶洗拖把,但发现那个东西真的很浪费水,而且洗得很不方便,所以我又买了长条形的地拖桶。因为步骤变得简单,所以我每天都会拖地。之所以每天都拖地另外一个原因是的确宿舍挺脏的。尤其是阳台完全没有封闭之前。现在装好了玻璃窗,但外面的工地如火如荼,开还是不开,开的话灰尘就飞进来了,不开的话里面会憋死。一直以来,我都把每天拖地成为了习惯之一,任何情况都会做。从我搬进这个新宿舍之前,我就这样干了。

但昨天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往后几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干,因为拖把头和杆子完全分离了。之前我就觉得拖把头摇摇晃晃不稳当。今天觉得会不会是固定的那两个螺丝松了,所以我就去上拧了一下,但显然那是没办法上紧的,取而代之的是我发现那个地方原来烤漆的铁管已经完全腐蚀掉。拖把头和杆子是用两个十字螺丝固定的,因为杆子腐蚀掉了,当然拖把头就像断了脖子一样挂在那里,而之所以还能挂在那里,是因为还有两条挤水的装置把那吊着,否则,肯定会完全分离。这样的结构怎么拖地?!的确,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完成了昨天的拖地,但晚上洗澡以后怎么拖呢?我真心不知道!这个地拖满打满算才用了大概半年多一点。用的频率大概就是一天一次。长期都挂在洗手间的墙上。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铁杆会彻底腐蚀掉,然后跟拖把头完全分离。为什么他们要用这种紧固装置呢?如果他们的铁杆跟他们的地拖头是通过螺旋连接的,而不是靠着在铁杆上打两个洞,估计就不那么容易腐蚀成这样。当然,如果他们用的不是烤漆铁杆,而是不锈钢管,根本不存在腐蚀问题。又或者杆子他们不是用铁,而是用铝也不会腐蚀成这样。这个拖把之前我只留意到其它紧固的地方生锈脱漆,但我却完全没考虑过原来连接头的那个地方已经完全废掉了。于是我也就理解为什么这个牌子相同型号的拖把,超市卖的款式现在杆子都变成了不锈钢。这个拖把除了那个杆子和拖把头分离的问题以外,还存在拖把头的塑料轴会自己跳出来,那些轴是塑料的,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把那些那些地方固定死呢?!显然那肯定是可以做到的。难道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是这个牌子最低端的拖把,所以各种偷工减料吗?但实际上,这样的配置只会让他们砸自己的招牌。于是我也就理解为什么这个拖把卖的时候通常不会多配一个海绵拖头,因为海绵拖头没用完两个,拖把就已经废掉了。用坏第一个海绵地拖头的时候,拖把还是基本好。但现在在用的这个海绵拖头,我才用了一个月多一点。

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一个拖把用大半年就会坏掉,当然从前我用拖地的频率也不会达到每天的频次。

往后几天我该怎么拖地呢?回归最原始的人力擦地板吗?房间的阳台的地板我可以人力,但是洗澡完毕以后湿漉漉的浴室地板呢?

2018-07
30

RUN NOTE

By xrspook @ 21:31:30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18-07-30 20:02
平均心率147,最高心率171,平均配速620。今天我就没想过要跑10K,只要3K以上就可以满足月跑量100K了。可以5K,但我选择了多跑1K。今天虽然感觉闷热,但并不辛苦,有氧能力这种东西3天不跑就吃力了,最多隔两天还是可以维持的,背靠背其实也没什么问题。这个7月闷热是常客,总算遇到了一次雨跑,算是遇到过好玩的东西吧。有练球,有比赛,有跑步,之前的各种kickboxing和HIIT都九霄云外了。#xrspook未行够#

2018-07
30

入手便宜吸尘器

By xrspook @ 15:24:48 归类于:烂日记

上周买了个小吸尘器放单位,因为宿舍里有些犄角的地方我实在不想用毛刷和垃圾铲处理了,头发毛毛之类的东西更加是很难搞。去年双十一家里买了个dyson的吸尘器,好是非常好,就是太贵了,即便是双十一入手还得2000多软妹币,之所以买那么贵的是因为我是用来给我妈吸床上东西的。她本来呼吸道就不好,所以必须得保证床上的灰尘和螨虫能吸出来,而且吸出来之后不会扩散飘到空气中二次污染。dyson的吸尘器很好很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之前做检验的时候单位用的是三洋的桶式吸尘器,那个东西也很强大,用了10年多都仍然非常够力,虽然我们经常用各种恶劣环境挑战它。如果三洋浦的桶式吸尘器不够力了,肯定是因为吸尘器装满了。因为那个东西是有轮子,平时我们就只是拉着根软管使机器移动,所以完全没有意识到吸尘器的收集桶已经装满了。对付粉尘和老鼠屎,三洋的吸尘器简直是神器!如果只是用毛刷,粉尘肯定扫半天都扫不干净,至于老鼠屎,那是边扫边觉得非常恶心。因为那是单位的东西,所以我们用得很粗,只要是垃圾都吸进去,也不管那是老鼠屎还是壁虎屎。也大概只有单位的粮油检验室里面才会经常性习惯性地有很多那些东西。通常来说,家庭是不会有的。

上周买的吸尘器是德尔玛的,第一次听说这个牌子是在小米的有品商城那里。有品商城卖的是他们主机可以背在身上的有绳吸尘器。吸尘器这东西有绳也好,无绳也好,即便做到dyson那种高端,其实也是有一定重量的。而这次我入手的吸尘器从价位上算应该只低端,样子跟车载吸尘器类似,最大的区别在于车载吸尘器的垃圾是直接吸到收集仓里,而我买的这个款式则是需要转个弯,以侧风的方式进入,那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旋风分离器原理。如果默认吸尘器是以竖直的正常方式使用,旋风分离就可以做到重的垃圾往下掉,气体则往上升。因为低端的吸尘器气体过滤排出都非常简陋,我觉得经过这么一个简单的分离以后,起码出风的时候灰尘就会少那么一些。虽然直入式、类似车载的吸尘器会便宜一些,但鉴于他们过于简单的气体分离结构,我还是选择了现在这款。感觉吸力还不错,就是构造相比于dyson来说挺山寨。细节部分的处理不够精致,比如说那个加长的杆的封口处,虽然他们已经稍微做了收口处理,但不小心的人仍会非常容易割到手。也比如他们的出风口过滤设置,先是一个不锈钢的滤网,然后是两片像快递填充物一样的海绵过滤。这样的过滤体系,即便吸尘器马力足够强大,能吸出床上用品的螨虫,喷出气体的时候估计会照样把吸进去的再喷出来造成二次污染。所以,这个东西用来吸一些小颗粒状的东西或者毛发还行,但吸粉尘类的估计就呵呵呵了。不只是过滤体系很让人无语,收集仓的结构也注定了吸灰尘的时候会二次污染,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在关键部位使用密封胶条。德尔玛的价格只是dyson的1/20,做这样的比较实在太难为它了,但也正是因为二者价位相差非常远,所以奢望二者能胜任同样的工作显然是不可能的。

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买回来的东西符合需求,也就好了。

2018-07
29

终于又晨跑了

By xrspook @ 16:00:2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坚决一定要跑个晨跑。理想状态是6点半之前开跑,退一步要做到的是一定得在七点之前开跑。结果呢,我调的闹钟是五点十分起来吃早餐的,不过我直接把它按掉了。冥冥之中有些巧合,因为手机不是我平时用的那个,所以即便我用平时的方法按掉,实际上我只是按了贪睡键,每隔十分钟它就会吵我一次,所以到5:40的时候,我还是起来吃早餐了。吃早餐的时候是迷迷糊糊的,但吃完早餐躺下以后人却清醒得很。接下来的就是躺回床上,然后等待我6:10的闹钟。连续两个早上,我直接忘记了要测基础体温。直接就弹起来了,开始做其它事,兴奋地走出几步才想起我忘记测基础体温了。

对上一次在早上七点之前起跑已经是四个月之前的事了,那一次之前的那次则是去年6月份的事。看看我的跑步记录,2016年以及之前,基本上周末我都是很早就起跑了,有五点多的,有六点多的,但是后来一切都变了。尤其是2017年没抽中广马,17年到18年这段时间,简直就是混帐。晨跑的好处是消耗没那么大,太阳没那么猛烈。所以汗不会出那么多,同时也不需要涂防晒。当然,其实防晒还是应该涂的,但是今天我就抱着可以懒一懒的心态试一试,不涂会不会死。夏天晨跑真的非常有必要,尤其是我在广州跑的这条路线根本没办法夜跑。之所以没办法夜跑并不是因为这条路线上有什么障碍,而是因为到了晚上那条路会很少路人,灯光不太好,看不清,说不准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今天的感觉还不错,无论是我的个人感觉还是数据表现出来的东西。晨跑唯一的障碍就是得早睡早起。以前,尤其是一开始跑步的那一两年,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后来越来越懒。一开始的懒只是拖延时间,很晚才开跑,现在的懒甚至是直接不去跑。不去跑,还把借口推脱在各种东西上面,比如说那条路挖走了我最心爱的沥青单车径,换上了花岗岩地砖。又或者外面太阳很大,外面正在下雨。的确,跑步的地面换了材质,会对我有影响,但是,我在单位不是一直在跑有泄水角度的水泥路吗?有些部分还不完全是平坦的,因为那些装修的,每一次总要在地面上留下一些疙瘩痕迹。那些路况我都可以克服,广州的花岗岩地砖人行道其实也没什么。

因为平时都比较晚才开始,所以我在路上遇到的跑者很少,因为正常来说,要跑的人在我开跑之前,应该已经结束了。所以相对而言,今天我遇到的跑者比较多,男的女的都有。自然而然我就会和他们做对比。为什么他们有的人可以穿着比较厚的长袖去跑呢,不热吗?有些居然还穿着春秋季节穿的带帽卫衣去跑,而且那件衣服只是稍微某些部分有点湿而已。这实在太神奇了!同样神奇的是某个超过我的男的,衣服只是某些部位稍微有点湿。他超过了我,实际上他的配速也没多快,但即便没多快,我不跑步我只是在那条路上走路,估计出的汗都会比他多。今天我穿了中袖防晒服以及七分的紧身裤去跑,跑完以后全部湿透。为什么我的汗会出成这样,而他们却不会呢?即便是冬天跑步,我穿成这样,衣服湿透的程度也要比他们盛夏的时候厉害。到底是我有毛病,还是他们太厉害了?

跑完步踩摩拜回家的时候,我感觉上身的那件冲浪中袖防晒服撞起风来相当凉爽,甚至在树荫下会有点冷。

Page 5 of 1,136« First...«23456789»...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