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
8

田忌赛马

By xrspook @ 14:58:53 归类于: 烂日记

在不知不觉中,我会落入卷的陷阱,这种事情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

今年的618天猫的活动是超级喵运会,没有了团战,没有了没完没了的拉人,但除了完成个人任务以外还有个人赛。除了比谁勤快,又或者在支付宝上参加各种类型的东西谁做得多以外就是比拼战术。因为入场的时候敌我双方的等级是一样的,如果只是完成所有淘宝的任务以及支付宝不需要额外付出就能完成的任务,双方在一天之内能提高的级别是一样的。3个喵分别代表了三组红包,要每天都全部赢肯定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手上有多少牌对方手上也有。从知道这是怎么个玩法开始我,就知道这是在田忌赛马。田忌赛马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而这一次超级运动会就是要玩家真的用起来。田忌赛马的故事里,如果我方以对等方式和对方PK,必输无疑,但这次的超级运动会,双方都是平等的,如果双方都不胜唯一的解释就只是双方都没有上线,跟你匹配到的对手虽然有个名字,但实际上是系统随机的,是一个空的存在。同样的总级别,3个赛道该如何分配决定了最终的胜负。田忌赛马我觉得最核心的思想是要懂得取舍,我们不可能全赢,懂得什么情况一定赢,什么情况需要拼个你死我活,什么时候直接放弃治疗非常重要。从第一天和真人比赛开始,我就是到最后一两分钟才开始集中升级。第一次和对手很接近的那个晚上,我就是因为级别升得太迟了,所以我的某只喵只比对手低一级,但那个时候我手上还有喵币,我本该竭尽全力但我没有,那个晚上我懊恼不已。但那次过后我吸取了教训,是赢是输基本可以这么说,开局的时候就很明白了,但有些时候你觉得万一还有机会呢?如果对手没上线?如果对手没有把所有免费任务做完,是不是就有那么一点点的获胜几率?我们能期许一下吗?还有一种情况,如果对手跟自己两只喵都是实力悬殊一输一赢,第三只喵的红包最多,那么我们应该把所有赌注都压在第三只上面还是稳妥地先保住其中一只呢?以我的作风,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会采取保底策略,但从对阵情况看来,好几个晚上我的对手都是选择接尽全力冲击红包最多的第三只而放弃明明可以稳拿的小量红包。在第三只喵级别只相差2以内的情况下或许还是能赌一下的,但如果第三只相差的级别在5以上,这样的奋力一搏最终只会导致颗粒无收,有些人投资的时候的确是这样的。做银行风险评估的时候就一定会问如果有一定概率拿到大额回报你会选择保本低收益还是冒损失本金的风险。如果那是银行投资,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保本低收益,所以超级运动会的时候我也会这么执行,但有些时候,大额太诱惑,总会让我有所动摇。不贪心就啥事都没有,日子也会过得很舒服。我从来都不会低估我的对手,我从来都会默认我的对手和我势均力敌,但即便这样,我依然会存在侥幸心理。虽然知道不好,但人的侥幸心理,内心的那个魔鬼是与生俱来的。

我真的不想再卷下去了……

2022-06
7

火烧一般

By xrspook @ 10:29:2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永远都不知道疼痛会什么时候袭来。周日晚上我感觉自己睡得挺好的,没到10点我已经困了,所以幸好我调了闹钟,因此在淘宝那个喵运会的最后时刻我还可以爬起来完成最后的竞争。其实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竞争可言,因为那天是一场必输无疑的比赛。但是我妈的那一场可能还有希望。在10点之前我已经睡着,爬起来完成最后的竞争以后,我就可以直接去睡觉。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会那么困。

前几个假期在家里,最后那天晚上的觉从来都睡得很不踏实,相对而言,这周感觉还算不错,首先是因为我开始睡觉的时间比较早,其次是因为白天我虽然也有睡,但没有睡太多。睡觉的时候我几乎感觉不到左后腰的疼痛。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好像也没什么,但跟前两天一样,随着生活的展开,那是越发作死的节奏。

上午回到单位,我就直接把宿舍的左点艾炙盒带上。因为我估计白天我有时间在办公室也搞一搞。结果还真被我抽出了时间。跟热炙大腿前侧不一样,大概因为我左后腰的肥肉比较厚,所以感觉不那么明显。如果是左大腿,大概那里的肥肉比较少,肌肉比较多,所以90多℃我已经感觉烫,有一次甚至是不得不直接停下来。但是把那个东西绑在左后腰我感觉即便到了100℃,我也没多大感觉,我只感觉到汗水不断往下流。平时如果是其它地方,只会湿了一圈,但左后腰我直接感觉到汗水流下来。

热炙之前我把前天晚上贴的两块已经过期的膏药撕下来,热炙之后拿起一瓶已经过期的斧标红花油涂了起来。结果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斧标红花油是绝对的热辣的存在,这辈子我没有感觉到比那东西更热辣的东西了。可能因为在涂那个之前我先进行了热炙,毛孔处在一个舒张的状态。一开始把红花油涂上去还没什么感觉,大概是因为我的神经反应迟钝,但过上几秒钟,火辣辣的感觉就开始了。不仅仅是我热炙的那片地方。我的整个左下背部都像火烧一样,虽然我知道那里根本没有火。就个人的感觉而言,那就像是用了120℃的热炙在那里折腾。如果我的眼泪再丰富一点的话,我觉得自己绝对可以内牛满面,但是我已经痛到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了,站在厕所里不敢动。我有想过直接拿纸把那擦掉,但是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毕竟涂上去的东西实际上并没有太多,大概只有几毫升。但即便那样,感觉还是非常强烈。把衣服整理好以后,我赶紧洗了个手,然后回到办公室拿这个台扇对着我的背后吹。因为我的后背正在火烧。吹一下风扇会感觉稍微好一点。但是当我停止了吹风以后,那种要死要活的感觉又来了。

火热过后,我算是有了些喘息的机会,中午散步的时候太阳很大,但并不至于让我大汗淋漓。运动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从动变成不动的这个过程,汗就出来了,出了汗以后,上午那种火烧的热辣感又回来了,大概是因为出汗的时候毛孔会扩张。然后可能裤子或衣服上沾的红花油继续起作用。

我也搞不懂到底那个斧标红花油到底这是什么那么厉害,薄荷、冰片、辣椒油还是其它东西?那个玩意不仅仅是个人感觉很厉害,那股味道也很霸道,只要开涂,身边的人不可能闻不到。就更加不用说如果我把涂过红花油的纸巾扔在洗手间的垃圾桶里,那个只有几平方的密闭空间味道有多么的销魂。

痛是自找的……

2022-06
6

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

By xrspook @ 11:35:36 归类于: 烂日记

端午节假期第三天,我觉得结果这几天再也没有动感单车以后左腿的疲劳感算是变淡了好多,但问题是端午节假期第一天当我直腿坐在床上把某个米兔积木拆掉的时候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反正搞完以后我就觉得左侧后腰不舒服,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都能感觉到,尤其是体位改变的时候,当身体前倾或后倾,简单来说就是不在一条直线上的时候,感觉尤为明显。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单纯的坐着站着或者躺着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但是当我在各个动作之间过渡的时候,感觉会很明显。假期的一天,我跟我妈下午才出去,去北京路的广百买了个电视。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大概6点多的时候买完电视。我是在上午10点多的时候吃过早餐的,接近中午的时候拆了个米兔积木,中午的时候做了个30分钟的运动,然后吃了两片粽子,到晚上7点多的时候倒没有感觉很明显的饥饿,但是却感觉很困。人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困这种感觉有时是感觉肚子饿的时候出现,饿过头了甚至会有恶心干呕的现象。相对于想吐的那种感觉来说,感觉困了还算比较温和。要驱赶掉睡意只需进食就可以了,如果是到达了想吐的程度,东西吃下去还得一段时间才能缓解,但是如果纯粹只是困了,任何东西吃下去很快就能改善。

第一天晚上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后腰没那么作死了。所以要缓解那个,可能我什么都不需要做,我只需要平躺在那里休息。但是随着第二天正常生活的开展,那种作死的感觉又开始慢慢地明显起来,但总的来说已经没有第一天那么剧烈了。第三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跟第二天的情况有点类似。同样都是起来的时候几乎没什么感觉,但是慢慢地随着活动的增多感觉会越发明显。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我左后腰的这个问题呢?好长一段时间以来,因为我是右手发力投篮的,所以身体的右后侧会有点酸的感觉,但是那跟左后腰的那种可能跟脊椎相关的疼痛不一样。我只是坐在床上把腿伸直,把两个不太重的装着积木块的盒子放在腿上,花了大概不到半个小时拆积木而已。这样也居然会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实在让人搞不懂,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实际上这些问题并不是在我直腿拆积木的时候出现的,跟我之前那一天搬了一箱15公斤的书回家有关。最后那个拆积木的过程不过是个催化剂,让那些症状明地的表现出来而已。

疼痛这个东西,这段时间就没有离开过我。有可能是外伤,也有可能是看不到明显伤口的位置疼痛。有可能是脚趾,有可能是脚底,有可能是肌肉韧带,也有可能是脊椎,有可能是腿部,有可能是肩膀,也有可能是手指。各种想得到想不到的地方都会出毛病。如果某天不小心撞在某些棱角上,某些根本想不到的地方也会中招。

疼痛让我知道自己还活着,我还能通过自己痛感受到世界的存在。

2022-06
5

搬书回家

By xrspook @ 11:09:24 归类于: 烂日记

这周回家的时候,我把15公斤的金庸全集全部带上了,那刚好是一箱书,外面是一个官方自带的箱子,也就只有在箱子外面才能展示出这套书的全部信息:2020年版广州朗声的金庸全集,定价为1280元。15公斤这个重量,如果是一包米,对我来说,扛回家还是可以的,如果那是两个哑铃,更加是一点问题没有,但问题是那可是一箱书,而且用的是超轻纸,所以重量摆在那里,体积也摆在那里。那箱书的宽度比我的肩膀还要宽,所以当我双手托底抱着的时候,我的双臂不得不一直被箱子的棱角顶着。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搬太长的距离,所以在我回家之前,我就已经预先叫我妈拉个拖车到车站等我。

如果回家的时候我还得从南岸下车,然后走15~10分钟到地铁站,我肯定搞不定,所以我只能搭同事的车到一个公交车站,在那里直接上公交车回家。这周回家的时候除了一箱金庸全集,我的背包里还有一个笔记本电脑,一本插画版的《百年孤独》,一本新版的《族长的秋天》以及一本《一起连环绑架案的新闻》。所以跟平时比起来,其实我背包的重量也不轻。胸前抱着一箱书,后背又背着好几本。我明明可以不一次性这么干,我可以分开,比如说这周我先搬一箱书,下一周再把余下那几本带回去,但我偏不这样,我非得一次性要搞完。我觉得胸前那箱书才是重点,所以当我抱着那箱的时候,背上的重量已经没有太大感觉了,大概也正是因为我前面一箱后面一堆才会让我觉得比较平衡,否则的话只有单向,我的身体就不得不前倾或后倾了。

虽然天气预报说近段时间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下雨,而且会下得很凶,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当我们的车到达广州,就看到天色暗了下来了,同事说天河那边已经在下雨,而且下得很大。我们一路向西开天色越来越暗,还没到达三溪就开始泼水般的雨。当时我们正塞在路上,天气预报说大概得下30分钟。广州的这种夏天我实在太了解了,这种狂暴的雨不可能下很长时间,因为根本没那么多的水气。又或者说其实有可能连续下,甚至下上个好几个小时,但那种雨不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下。超级台风来袭的时候才会有。现在的雨有可能下比较长时间,比如说接近一个小时,但不可能一直都是大雨。顶多下个15~20分钟就会转小,然后慢慢停。到我平时下车的地方,虽然雨已经是若有若无的样子,但问题是前段时间实在下的得凶了,所以路面积水。在我平时下车的地方,马路上的水有几米宽,深度超过了脚背,显然我的同事很难把车停到人行路边上让我下车,但如果不那样的话,我也不可能淌水过去,所以只能再向前开一点。明明那个下车点离我可以上车的公交站,这只有不到100米的距离,但是因为地上的水坑,所以我觉得那段路走得特别费劲。很难的还有我下车的时候,如果那是一辆公交车,我直接跳过去就可以了,但小车不行。我只能我先下车,站在人行道以后,然后再把书搬过去。同事只能尽量的把书推给我,但是从人行道到车的后座。15公斤的东西从不得不把手伸直才能够到。这个操作实在太难了,但幸好最终我还是成功了,虽然很狼狈,虽然很辛苦。如果书上有捆着绳子之类的东西,估计我有个抓手,但是因为怕下雨,在下车之前我在箱子外面套了一个防水的罩子,这就让箱子更加的滑溜。经过了一路折腾,当我妈在车站接上了我的那箱书的时候,这个战斗总算是几乎结束了。最后的困难是我要把书扛上没有电梯的6楼。这的确不容易,但总的感觉不算非常的糟糕。虽然上楼的速度不快,但是上去以后还是有点心跳加速。那我觉得还可以,因为左大腿没有明显地感觉到很不适。拿着那么多的东西上之前好几天都没有一次性上过的6层楼,我的左大腿既然感觉还行。这让我觉得很感恩了。

有些人的家里可能没几本书,但是我觉得我的家里估计得预留好几堵墙,全是书柜。但我接受不了完全镂空的设计,因为我是个讨厌搞卫生的人。所以那些书柜必须是可以覆盖的,且可以看到里面的东西。如果是从前,可能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用玻璃。但估计现在又或者未来会有更好的代替。

书柜的不足,大大地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2022-06
4

顺其自然的感觉

By xrspook @ 10:49:59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一周的投篮训练实在太成功了,但这个顺畅一开始不是完全估计不到的,因为每次开始50个发球之前我都会先投三个罚球,三个罚球都投中了,算是找到一种正确的姿势以后,我才开始按下秒表开始投50个罚球。那三个罚球的第1个球,我折腾了两下搞定了,但第2、第3个球我真的折腾了无数多次。这个无数多次可能意味着同一个球,我估计投了接近10次。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大概是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放开,我不敢明显地双腿蹬地。同时手上也是僵硬的动作,大概就那样,但实际上身体完全没有任何弹性可言,所以力量是脱节、不连贯。以前老是听说按摩师要为运动员赛前赛后按摩,这个操作一定会让运动员龇牙咧嘴,但这却是必须要做的事。因为强劲的运动员的肌肉一定是柔软,不可能是僵硬的。对完全没有热身开来的我来说,浑身上下都紧张。几乎可以这么说,完全不在投球的状态。

但是当我结束了那三个噩梦般的罚球以后,正式的50个罚球,我却出人意料地顺畅无比。于是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是个罚球,我仅仅用了10分钟而已。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折算为100个球的话,也仅仅需要20分钟,这绝对是一个新的记录,当然50个跟100个不能简单地直接做乘法。虽然实际上这样也没什么问题,因为100个罚球对我来说是毫不费劲的事,如果要让我罚球投到费劲的话估计得200甚至到300个以后。

罚球很顺利,三分球一开始的时候也是有点碰壁的,但是慢慢就放开了。跟上周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上周我的左侧零度角命中率非常糟糕,几乎可以这么说,200个三分球里面,可能在那个地方中了不到10个。当你老是在同一个地方无法命中的时候,就会怀疑人生,甚至站在那里出手的时候都显得不自信了。并不是球即将或已经打在框上的时候让你觉得不安,而是在出手之前你就已经在怀疑自己,甚至在考虑我应该向哪里跑去把球捡回来呢?这周两个零度角的命中率都不错,上周因为零度角很糟糕,所以很多球我都是在正中央附近找机会找感觉的,因为在那个地方投球会给我更多的安全感,但这周情况好像有点反转。零度角莫名其妙的顺畅,尤其是左边,但是正中央附近反而命中率略有下降,但是这种略差不会让我觉得信心给丢没了,因为抛物线很高、落地很垂直。有时会打前框,因为我没有拉到位,出手那一刻我已经知道了。有时歪了一点点,有时是我在开小差,所以球居然打后框。无论是力度还是角度,只要稍微认真都可以纠正过来。这一周我觉得跟平时最大的差别在于,无论我在三分线上哪个点头球,基本上球进了以后都会垂直地落在地上,大多情况下我都得跑到篮筐正下方把球捡回来。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我的抛物线足够高,球在落网的那一刻,几乎是跟地面垂直的,所以擦网的声音相对来说不那么明显,而且不会落网以后有一个反作用力,然后往某些方向弹去。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经常觉得自己会在三分线右侧投篮,球进了以后几乎可以这么说,会回弹到我投球点的那个方向,投球以后我会向前冲一点,在这种情况下,基本上我只要顺势举手就可以把球捡回来,不需要做其它任意调整。这一周发生这种事情的几率降低了,虽然依然主要发生在右半边投篮的时候。

以前投三分我得竭尽全力,现在投三分我会莫名地觉得爽,甚至有时会落入冥想的状态,但是那样的话,非常有可能我的投球就会过于随意,所以我又得把神游的自己拉回来。

用10分钟完成50个罚球以后我又用了35分钟以及39分钟完成余下200个三分。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已经打破了自己之前100个三分的记录,因为这一次是35分钟00秒,之前肯定不是这个数字。我可以让自己高兴一下,抹掉后面的那些,把35说成34,但是这样硬是创造一个新纪录,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能力已经具备,超越35是钉在板子上的事,一切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现在对我来说,三分球就只剩下远方老领导定下的那个1万球挑战而已。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