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
2

两件疯狂事

By xrspook @ 21:27:09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没有去跑步,因为据说会下雨。如果因为畏惧下雨我不去跑步,可能我半个6月都不用跑了。所以我打算明天早上去跑,只要不是打雷闪电的那种。其实下雨跑步挺爽的。就怕一开始的时候下雨,然后出太阳。先出太阳然后下雨反而不那么痛苦。虽然在别人眼里,烧红的铁上面突然洒水可能会很恐怖,但实际上,就我个人感觉而言,那还好。不过为了给下雨做准备,我就得带上空顶帽。上周六特意去买了半袖的防晒服,实际上那个是别人滑浪的时候用的,但我准备在跑步的时候用,平时我穿的是工字背心。之所以要穿半袖的衣服,是因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做半个手臂的防晒了。因为防晒服是有一点点领子的,所以前胸也不用了,做防晒的地方就只有脸部脖子以及前臂。防晒做得越少,回来以后需要清洗防晒的区域就越小。因为上周试过防晒很难洗掉,所以这一个星期我准备了大宝,准备了强生的婴儿润肤油,今天也买了西班牙的卸妆水。如果我一开始就打算买西班牙的卸妆水,大概我就不用买大宝和润肤油了,但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卸妆水太贵,所以买了之前的两个东西。但幸好这些东西除了在洗防晒的时候有用以外其它时候也用得着。之所以要买大宝的洗面奶是因为里面有氢氧化钾,碱性的东西能容易洗掉防晒的亲油成分。强生的婴儿润肤油用的是矿物油,因为是亲油性的,所以也能洗掉防晒,但相比于专业的卸妆水来说,大宝和润肤油都显然有些起效慢或者力度不够。在对比了一番以后,我还是选择了入手卸妆水,那个东西500毫升,可以用很久,尤其对我这种可能一周只用一次的人来说。对那些需要经常卸妆的人,那瓶500毫升的东西尚且可以用半年。我这种可能可以用保质期的三年。

今天我做了两件挺疯狂的事。

第一件事踩摩拜。踩的是我平时都在踩着线路,这很正常。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下雨,但踩着踩着就下雨了,因为要防晒,而我又不想涂防晒霜,所以今天我戴着帽子,也带着黑色的袖套。神奇的地方在于从上一次开始我就觉得踩摩拜上坡的时候我几乎毫不费劲就上去了,我甚至还一边踩一边唱歌,我觉得自己不够气吼之前我已经上完了,又或者我车踩了半坡后段可以停了,自行车已经在飞速的向前。我可以轻松地把前面的自行车超越掉,甚至是电动车。上坡的时候我超过了一个又一个外卖小哥,想想都觉得疯狂,人家可不是正在一边骑车一边接手机订单哦。为什么最近两次我那么轻松就可以把摩拜踩上去呢?是因为我撞彩找了两辆非常好踩的摩拜吗?但那两台车都不是新款,而是最普通的1元款式。唯一区别的大概是之前我一直都在用脚掌中心或者偏后一点的地方去踩踏自行车,但这两次我几乎都在用前脚掌。我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习惯那种方式,而这两次我却很自然地换了。飞一般的踩车感觉真好。

第二件疯狂的事是我在广百新一城百佳买了一包15公斤的大米,然后扛回南园新村的外婆家。就我一个人,扛着一包15公斤的米,走了大概1.3公里。其间穿越的都是人流密集的地方,因为我要走完整条江南新地,然后再走完江南东市场,以及南园大街的一半,那些地方人都很多,所以我快不了。从离开百佳那台手推车,我就把米扛上了右肩膀。之前我也用右肩膀扛过其它东西,比如说12升的牛奶,但显然那些东西都太难扛了,所以最终我还是改为了双手抱着。大米跟那个不一样,大米可以改变形状。大米可以按照我肩膀以及脖子的形状架在那个地方。如果有个专业人士指导一下我该怎么放那个东西,以及如何用力的话,我可能会更舒服。一边走我一边不时得跳两步,调整一下米袋子的位置。尽量地让那袋米压在我的肩膀和一侧的脖子上,而两只手只是轻轻地拉着扶着,免得米袋子在行进过程中移动。路人一定看得很神奇,我的家人也觉得相当的不可思议。但如果我告诉他们,扛着这袋东西,走了这么远以后,我并不觉得辛苦,他们会更惊讶。过了五个小时以后,我仍不觉得自己有任何不妥,至于往后会不会有哪个地方觉得累了我不知道。天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具备了这样的能力。为什么居然会觉得扛一包15公斤的米没什么压力,很轻松。我甚至觉得扛15公斤的米比之前我单手抱着一包5公斤的米还要轻松。我之前试过用双肩包背一包10公斤的米,觉得挺吃力的。难道把米扛在肩膀上比用双肩包背在后背更符合人体工程学?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快速骑传统摩拜很轻松,同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把15公斤的米扛在肩上也很轻松。

我的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8-06
1

祸不单行

By xrspook @ 15:42:18 归类于:烂日记

当痛与累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你真的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感觉。有时你知道自己应该不是累,但却一直被疼痛困扰着,你觉得很烦恼。训练过度这种事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你总觉得自己应该要做更多,但实际上你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极限。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地步入地狱的边缘却毫不知情。

这星期二练篮球,接一个快攻传球时我感觉右大腿拉了一下,当时经过后续的放松和拉伸的确缓解了。只要不是很猛的发力,基本没有问题,我照样可以直线跑,不过是跑弧线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尤其是需要冲刺、需要爆发的时候。哪怕是在那个之后进行上篮练习,我还是没有一点问题。但天知道这种毛病昨晚一开始练quick feet的时候我就中招了。那只是昨天开练的第一个动作。那个绳梯我过到一半就直接快速pass掉了,因为感觉不对劲。在那个之前,其实也已经有些兆头,因为在投篮捡球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那种不对劲。所以在别人练quick feet的时候,我用了很长时间做拉伸右腿的股四头肌。这样的确可以缓解,但是在quick feet练习的时候我仍然不敢非常用力,但不用力,怎么快?!我知道昨晚的练习肯定会非常痛苦,因为不知道那种事会在什么时候发生,而我也知道那种事当我在跑弧线的时候会毫不留情地一再袭来。结果,如我所料,所以在分组做传接练习的时候,某几次弧线跑真的让我感觉到一次又一次地被拉到。所以有些时候,跑完以后,我直接找了某个角落蹲下。疼痛的右腿跟左腿不一样的,因为,左腿的肌肉即便是蹲下,还是有弹性的,但右腿则是硬邦邦。这还不算最糟糕,到了某个时候,居然左腿也有点右腿的那个兆头了。力量训练重复训练的酸痛不是这样的,我非常清楚。而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我在用爆发力,我在用跳跃。我的重心不只是向前向后移动,而还要向左右。理论上,遇到这种事,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休息,时间能解决问题,但是我不直面这个问题的根源,下一次我还是会遇到。之前我觉得那是因为我上次热身不足造成。但是从昨天左腿的情况看来,应该不是。因为到左腿出状况的时候我们大概已经练了一个小时。所以我有点怀疑,那是因为我出汗过度。在那个时候需要补充钠和钾。我不确定那是不是属于抽筋的范畴,但如果说那是抽筋先兆也完全说得过去,因为相对而言,那是我下半身锻炼得最少的肌肉。我的跑步训练里没有冲刺训练。所以那里的肌肉是锻炼得最少的。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非常欠缺,所以在最弱的地方出现问题很正常。我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其他人不这样只有我这样呢?哪怕是平时没有锻炼的人。当然我也明白,对一个瘦子来说是无所谓拉伤,但是对一个肌肉男来说,拉伤很正常。让我不冲刺,是不可能的,让我不进行侧向移动也是不可能的。现在我首先需要解决的是我的汗流不停。因为汗液流得太多会带走大量的电解质。不解决这个问题我补充多少进去都不能回本,而至于如何控制体液流失,我们有伟大的中医。

没有痛过又怎么会花那么多时间去了解认清这种问题的根源呢。

2018-05
31

信任

By xrspook @ 9:24:02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也觉得自己很奇怪,到底有什么事是我不会认真去做的呢?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认真地去做事,但是到了现在,完全反过来了。问题是,学生的年代,老师和家长的要求跟现在成年人的要求完全相反。这到底是我有问题,还是他们有问题?一直以来的教育都让我们要认真,但实际上到了工作,别人却想你不要那么认真。因为你努力,就会显得他们不努力了,他们躺着也会中枪,为了让他们可以闲一点,所以你也不能太高效。

我就像个万金油一样,在任何场合,只要有需要,我都可以顶一顶。表格有问题,叫我去调教一下;文章有问题,让我去写一下或者修改一下;计划有问题,可能让我直接给个方案;篮球比赛缺人,让我上去跑。基本可以确定这么一个事实:这些事情,都不是以我为核心的,我都是那个奇招,突然被叫过去,解决他们不能解决的问题。既然我具有那么神奇的能力,为什么我不是某个事务的主持人呢?从前的确有过这演的机会,但是我不怎么喜欢那个项目。

在工作上,我的确没当过什么核心角色,所以,在自己的生活里,有时我会把那个揽着来做。比如说,做字幕的时候,我永远都是把杂七杂八我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高难度的丢给有能力的人。换位思考一下,其实,这不就是我工作时反转过来的情况吗?别人或许会觉得,让我在关键时刻插一脚是因为觉得我厉害,所以他们把下手工作都搞定了,把最关键的留给我。当然这只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实际情况肯定不是这样。我喜欢去了解工作的整个流程,包括所有细枝末节,哪怕是很低级的东西,我也想去了解。就像做字幕一样,基本上我把做那个的整个流程都弄得非常熟悉,大概有些关键技术类的技巧我还没能掌握,因为一直以来都只是我自己去摸索,没有高手指点。也正是因为我是一个人战斗,所以全套的东西我都必须得知道、必须得懂,即便不能算是精通。当我不想一个人把所有事都干的时候,其实我完全可以把工作分拆出去,让其他人去做,但这样又会存在一个问题,那些被我分派工作的人我能不能去信任呢?几乎可以这么说,暂时来讲我还没有真的信任过一个新人。从认识到信任需要一个过程,你得证明给我看,你值得让我信任,否则我不会把手头上的工作交出去。一定程度上,我把这个看成了是非常严格的传承。如果他们搞砸了,我觉得我有责任。但我又是一个很懒、不想去翻工、不想去帮别人擦屁股的人,所以有些时候我宁愿自己干,也不把工作交给一些我不确定可以信任的人。到底谁才是我可以信任的人呢?我觉得在不同场合,这个人是不一样的。在生活上,我最信任的人是我妈,所以如果我妈不在了,生活上我就真不知道该去信任谁了。大概到那个时候,遇到任何问题我就只能去网上搜索一下。至于工作的烦恼,运动的烦恼,电脑的烦恼,又或者是编程的烦恼,我会去找不同的人。说来也奇怪,那些我非常信任的人,通常都是在他们各自的领域经验丰富的。我认识他们的时候,在我眼中他们都已经是大师级的了。所以一定程度上,我的信任是不是建立在一定的崇拜上了呢?可能真有点这个意思。我是怎么取得别人的信任呢?显然,我不是靠口吹的,我是用我的实际行动去证明的,但是这样可能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如果对方没有在我身上放精力,大概他们永远都不会察觉到我的闪光。

优秀不优秀,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要面对自己良心的。

2018-05
30

RUN NOTE

By xrspook @ 21:41:41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8-05-30 19:43
平均心率153,最高心率168,平均配速625。今年第一次,出汗出成下雨一样,于是袜子湿了,鞋子也湿了,这样出汗会浪费非常多心率,同时也会让人累。最高心率居然没有达到170以上,所以我是时候补充些琥珀酸亚铁了。至于狂流汗的问题,黄芪薏米水走起~#xrspook未行够#

2018-05
30

学外语

By xrspook @ 9:02:37 归类于:烂日记

几乎每天都有关于米叔从演经验的消息,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消息总是一天有一点,就像挤牙膏一样。比如说昨天说的是他记台词很慢,所以在电影正式开拍之前,他要用3到4个月的时间跟导演对台词。而那些有天赋的演员,他们可能看一眼台词就记住了,即便是要学习一种方言,一个星期就可以搞定,他要用四个月。我觉得用三四个月对台词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的电影里用的是其它语言,或者是印地语的方言,或者根本就是另一种语言。虽然那些不完全是非常正统的方言,因为过于正统,可能说印地语的人会听不懂。但学习一种方言基本等于是要学习一种外语。学习一门外语用三四个月的时间很正常,那些用一个星期就掌握的是神人。对演员来说,尤其是对米叔那种对自己要求非常高的演员来说,他不仅仅要学会一种方言的发音使用,他还要把感情融入到那种语言里,所以他花的时间比别人多也就很正常了。通常来说,演员不会故意为难自己去学方言。对那些方言就是母语的人来说,其他人说出来的语言总会觉得怪怪的,即便那些人已经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不错了。还记得在电影《失孤》里面,刘德华饰演的是一个农民。他的演技的确已经很不错了,但最大的问题是他一开口就严重暴露了。他的普通话里面有强烈的香港味道,完全感觉不出那是一个农民的口音。如果这样,角色就算失败了。米叔的很多电影里他都必须要面对这样的考验,比如说Lagaan,PK以及Dangal。他为什么要这般折磨自己呢?他完全可以让导演编剧把那些台词都改为印地语,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是米叔。因为他会为每个角色改变,而不是让所有角色都打上米叔的特色烙印。学习外语的那几个月,他失败过多少次?真的,只有跟他一起的人才会知道。对我们这些外国人来说,他说什么语言对我们来说都是鸟语,反正都是听不懂的,最多只能大概觉得那些跟其他人其它电影里说的印地语有一点点区别。

到底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不遗余力地为了各种需要学习外语呢?其实除了他,我也是一个。粤语是我的母语,普通话是我的国家官方语言,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们逼迫着得学英语,因为那是考试科目之一。能选择自己兴趣爱好的时候,我迷上了西班牙语,因为我需要的很多都是西班牙语表达的。直白地说是因为我要看的肥皂剧是西班牙语的。我关心的那个演员或那个摔角手的消息很多都是西班牙语的。西班牙语转英语,再用中文去理解,这不是不行,但如果能直接理解那个意思,何必靠那么多中转呢?再到后来,我迷上了印度电影,但一定程度上,我暂时还不能接某些区域的电影,比如说泰米尔语,泰卢固语的又或者孟加拉语,所以我基本上选来看的电影都是印地语的。印地语相比于西班牙语来说,要学会实在太难了,西班牙语怎么说都是联合国通用的几大语言之一。印地语比起来真心是个非常小的小语种。虽然在印度,印地语和英语是他们的官方语言,但是各个地方还是继续使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感激秦始皇统一了中国的文字和语言。虽然我也有方言,但起码我们的文字是一样的,只是发音不同,意思上都是相通的。我也很感谢汉语拼音的存在,让中国的文盲大幅度地降低。虽然在推广普通话的过程之中很多方言被逐渐吞噬失,这的确让人觉得很惋惜,但是有统一的语言,真的让我们很方便。一定程度上我也是个为了各种需要不遗余力学外语的人,而之所以这样,纯粹是因为我喜欢,我觉得很有必要。但显然我学的没有米叔那么多、那么系统,因为一路以来我都是自学,而他每一次肯定都有语言老师专业指点,所以他学习那门语言过后,他可以用那个跟别人交流,可以在电影里很流畅的表达出来,而我仍然是继续在半蒙半猜之中过日子。如果他算一百分的话,大概我也有40分吧。跟他比起来,我貌似总是一个半桶水的人。但这也真的不能完全怪我,我也希望把这桶水打满,但是兴趣太多每个都满分,几乎不可能。

趁着还年轻,主动多接受些挑战是好事。

Page 5 of 1,120« First...«23456789»...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