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
31

大人玩大玩具

By xrspook @ 16:38:35 归类于: 烂日记

开箱这种事总是快乐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从保安室拿完快递就直接把东西放在保安室门口的大门道闸柱子上开拆。我是徒手去拿快递的,身上唯一尖锐的东西只有钥匙。现在的钥匙跟从前的不一样,绝大多数头都是平的了,所以我只好用开办公室小抽屉的小钥匙解决问题。大概是无聊的开箱看多了,所以通常我都会用小钥匙的尖锐部分沿着胶带戳一些洞,然后用手撕开。这种做法的坏处是可能会戳到里面的东西。贵的东西我肯定不会用这种方法开箱,只有便宜货我才敢这样。如果里面的东西是吃的,有包装的,比如是牛肉干,我不敢这么干。但是呢,话说回来,我收的快递大部分都是无所谓的便宜货,是那种几乎搞不烂,搞烂了也不可惜的东西,所以这样开箱没问题。不知道别人看到我这样开箱会有什么感受。之所以要在那里开箱,而不把快递拿到办公室或者宿舍再拆是因为我不想把箱子或袋子带回去,反正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只有少数,没有回收价值,还不如直接丢在保安室附近的某个位置,堆放到一定程度,阿姨就会过来整理收走卖掉。如果我去处理,我肯定会把箱子丢垃圾桶(单位的垃圾桶没有垃圾分类),但阿姨会把能卖钱的东西分类存起来,然后卖掉。这种直接拆箱的方法方便了我,也方便了垃圾分类。不过呢,这样的拆箱只适合箱子里的东西只有少数几件的时候,如果里面的东西件数多且零散,我的这个操作必然行不通,因为那些东西我拿不走了。

今天我收货的是艾炙盒。这个东西之前我就有点心动,但价格太贵一直没买。七夕那天我把那东西放进购物车,发现价格一点没降。某天晚上我发现购物车里那个东西的价格发生变化了,原来那东西在做直播。为了种树和完成618的任务,我被迫看过不少直播,但都是几分钟了事,都是开了以后干别的。这次算是我第二次看直播买东西。第一次看直播买的是一条短裤,10块钱不到,差不多就好了,那东西非常容易起毛,尤其是和我的藤席摩擦了以后,反正我不会穿着那个上街。这个艾炙盒我是误打误撞看到价格跳水的。一直以来,小米有品都卖300块钱以上,只配20片艾饼,而直播的那晚,价格掉到了249,配40片艾饼,又送了一盒足贴,因为我是新会员,所以我额外花了0.01元买了一盒足贴,付款的时候需要我先垫付10元邮费,收货以后返还。这就等于我用249元买了309元的东西,外加拿了定价超过100元的赠品。虽然一直都听说直播卖的东西很便宜,但要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决定我总觉得肯定有很多陷阱。这次直播卖的东西价格我是心里有数的,这般入手让我觉得非常划算。

之前我从来没做过艾炙,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我却见识过艾炙烫伤有多么恐怖。路过医院的康复科,艾炙的味道让人难忘。养生这种东西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玩的了,绝大多数时候我并不是要搞出什么效果,只是觉得那好玩,我想体验一下。别人的养生工具对我来说纯粹是玩具。人家说得很神奇的东西,反正我是从来不报什么希望的,我只是想感受一下。这个艾炙盒挺神奇,今天在大椎穴试验了十几分钟,居然出水了。我不觉得自己在流汗,只是觉得那个位置热,但居然出水了,而且我还只是用了比一般低还要更低的100℃。舒适炙是120℃,热炙是120℃,从来没试过的我已经算是用了非常温和的手段了,竟然也这么神奇,这个玩具有点意思。我必须吐槽的是这个东西加入了米家,用手机app可以控制,但前提是你得先开机。开机之后,米家可以控制模式,也可以控制关机。关机了一段时间后可以app控制开机,但最开始必须手动实体按键开机。这个东西是吃wifi的,理论上只要手机和机器都在线上就可以控制,但也有可能限制了手机和机器得在同一个已经设置过wifi的网段内。智能家居是个卓头,还不如蓝牙或者红外控制实在。用过德业的智能除湿机以后,我觉得米家的东西不够好。

我的玩具越来越高端了。

2020-08
30

运气不错

By xrspook @ 20:34:38 归类于: 烂日记

大概是七夕的那一天,我看到微信华辉拉肠的公众号推送里有个19块9的套餐,包括了两个粥和两个拉肠,我毫不犹豫就买了。其实买的时候我没有认真看有效期,买完以后才发现原来是7天。之所以没看有效期,是因为我看到那个东西是可以转给赠别人的,所以买完以后,如果真的三天内有效,我直接转赠给我妈就行。19块9的这个套餐等于打了个5折,正常情况下,吃这种套餐需要40块钱左右。上面说全线华辉都可以使用,所以我没有去考究,到底要去哪里吃。

今天要去海幢寺,因为明天就是外公的生忌。我们并不知道现在的寺庙还要不要预约,反正去之前我们都预约了。预约的坏处是有个限定时间,每次预约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所以什么时候去那里,提前我们就要谋划好。今天我们选了一条新线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出行,我们交到了新手的运气。平时从家里出发,到那个地方,如果不买东西的话,我们会坐250,如果要去赤岗路买些东西,我们会坐270,而今天我们选择的是做131A到堑口站下车,然后我去堑口市场买点东西。赤岗路市场跟堑口市场比起来,显然堑口的品种更多价格也更便宜。我今天的好运体现在等车上,平时如果凑不上时间,131A可能得等20分钟甚至以上,但今天我们到了车站,等了不到一分钟,车就来了。整趟车都非常顺畅,完全没有塞车,只遇到了一些红灯,但需要等待的时间也不算太长。接近11点才出发,从家里出来以后还遇到了从前的邻居,我妈还在那里聊了一会儿,所以到达车站的时候,起码11点40了。让人觉得非常意外的是,从上车到下车我们大概只花了不到半小时。无论是坐250还是270,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相对于那两条线路,131A走的不是主干道,也正是因为走的不是主干道,所以才不会遇到那些让人绝望的红灯。车上的人一直都很少,因为理论上,131A和131B都是旅游观光环线。在没有旅游观光双层巴士专线之前,这两条线路主打的是珠江两岸游,但是一直以来,这两条线路都不火。

让我们出乎意料的是海幢寺原来已经不需要预约,只需要入门之前登记。外公外婆所在的那个功德堂已经可以进去,但是观音大殿正在维修,所以那里的灵牌只能全部打印出来。挂在大殿外面。新冠稍微缓,刚开始说寺庙对外开放,但需要预约的时候,功德堂和其它大殿都不允许进入。可以进入以后,里面算是又重新有了生气,因为桌子上又开始放满了祭品。

海幢寺出来,我搜索发现同福西路有一家华辉。走到那里的时候,我们犹豫了一下,因为那个华辉的招牌颜色跟其它的不太一样。所以我妈有了那家华辉到底能不能用我线上购买的套餐的疑问。结果完全是我们多虑了,那家华辉的出品挺好。一楼铺面很小,只有4张桌子,那家店估计有两层甚至三层。来吃东西的人络绎不绝,老人家特别多。让我意外的是,居然会有老人特意去买他们的冷豆浆。堂食的不少,外卖的也不少,还有一些老人自带餐具打包回家吃。这实在太经典了!二十几年前,要打包,各家各户都会自带餐具,但后来这都被更加方便的一次性餐具取代了。或许不久以后,这种风气又会再次盛行。但要做到这样,显然就不能靠快递小哥了,得让吃货自己到店里打卡完成任务。

老城区,老街道,老人家,老习惯,虽然,那是一家新理念的新店铺。

2020-08
29

为什么要装修

By xrspook @ 21:51:19 归类于: 烂日记

家里楼下的某个住户正在装修,我妈路过的时候就顺便问她,装了什么内容,花了多少钱。我妈说,其实她也很想装修,但是不知道该去哪里住。那个住户说她在对面的文星租了一个月的房子。我妈说那样的话,就不能煮饭了,然后那个住户又说,后面的智谷有套间出租,但那需要3000多块钱一个月,还不包管理费。我妈想的是,如果旁边有哪户人家不住了,她可以租一两个月。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搬东西的时候会方便一些。无论是去别的地方住,还是旁边谁不住了我们租一两个月,我都没什么感觉,因为我没有非装修不可的需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妈觉得现在我家需要翻新一下。为什么要翻新呢?从前所谓的翻新不过是刷一下墙灰而已,而现在,对我家来说,翻新大概也是刷一下墙,然后给木柜子上一下油,其他的也就那样了。或许还有一条,把家里的普通白炽灯管换成LED的。其它东西要搞,挺困难,要把墙凿开,比如说重新布置网线。显然那种事是不会做的。如果我们是从零开始,要入住,网线这种东西肯定得重新布置,但显然,我觉得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线乱一点,就乱一点吧。如果能有更好的方法,早就已经做了。在这个家我已经住了超过20年,一个住了20年的房子都没有装修过,其实我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人生能有多少个20年,对我来说,有些时候我觉得时间好像没有流动过。

家里的东西越来越多,无论那个是一个小家还是一个大家。衣柜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多,柜子里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从前那些空着的地方堆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我们总会嫌弃别人为什么那么多东西为什么不丢掉,但是,当我们自己要做决定要丢掉哪些的时候,我们却舍不得对自己的东西下手。

还记得还没有工作、网购还不这么流行的时候,我跟自己说,以后能自己赚钱了,每个月我要拿100块钱出来买书。对已经赚钱的人来说,每个月100块钱不算什么。实际上,这条愿望我从来没有执行过。倒不是因为我舍不得花那100块钱,而是到那时候,我不知道该买什么书了,更重要的是我没办法把已经买的书消化掉,我怎么好意思继续我不看的书呢。我非常清楚,自己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尤其是在买编程类的书的时候,买的时候我很认真,但买回来了以后,往往就很容易被我丢在一边。理论上,我应该享受看书的过程,但是,貌似实际上我把剁手当成我最大的兴趣。

现在我的家如果只剩下我一个人以后,大概我继续不会装修,但是我会把家里的布局改变一下。比如把一些不是我的东西用其它方式收纳起来或者丢掉。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妈觉得我的房间太小了,但实际上,我并不这么觉得。就好像单位所有人都觉得2号宿舍楼的房间太小了,但是我觉得还行,那可是单间哦。小房间这种东西搞起卫生来方便。就一个人住,对我来说,我就只在那里睡觉,没必要那么大。房间大小不是最重要的,把房间布置得让自己最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装修刷墙的腻子会让我过敏反应,所以我对装修这种东西一点都不感冒。

2020-08
28

方糖2限时打卡风波

By xrspook @ 23:59:2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下午,天猫精灵方糖2冲鸭打卡的微信群突然有人发现冲鸭打卡的那个活动出了个打卡锦囊的东西,那个里面预告了未来几天的打卡任务,重点是,预告的3天打卡任务里,有2天都需要限时打卡。限定的打卡时间分别为上午的6-10点和下午的6-10点。就时间来说,4个小时,无论怎么说,理论上打卡都是能完成的,但打卡时间从24小时变成只有4个小时,这显然就太不合理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必定可以在某天的某个时段控制天猫精灵。出差的怎么办?在飞机上怎么办?如果方糖2的冲鸭活动一开始发布规则的时候就说明有限时任务,即便每天的限时只有1个小时,也不会有人有意见,因为如果你能接受这个条款,直接就不玩了呗。现在的情况是大家买机器的时候条款我们觉得还行,很多人是铁心要熬玩129天免费获得方糖2的,但在活动过程中,突然就改规则了。因为一开始规则的条款就写得很有余地,比如说期间可以修改规则,为了打消这种疑虑,很多人在买之前特意咨询了天猫客服,也有人在直播的时候问了主播,无论是天猫客服还是主播都保证不会有限时任务这种事。正是因为买家可以得知的渠道都说不会有限时打卡,所以一周以后突然出了这一条,当然大家都火。幸好是第7天就出来了,所以大家还可以7天无理由退货。

于是,从下午开始就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吐槽退货潮。

下午发现问题,买家各自的微信群里炸了锅,因为限时打卡这条规则出来以后就意味着失败的几率猛增。天猫精灵冲鸭打卡在购买页面是有官方钉钉群了,本来那个东西是用来交流技巧和反馈问题,但这种限时的问题一爆出,更加炸锅了。官方群里为了稳定买家,不断地说正在沟通、正在协商、上面很重视,但实际上几小时过去仍没有任何答复。短短几个小时里,方糖2冲鸭版的购买链接下评价页面也炸锅了,还没有评价的评价马上开骂,已经评价过的,追评里更加开骂。

晚上,天猫精灵的直播开了,怒气冲冲的买家轮番轰炸,想买东西的人迷糊了,看到这么多人,而且很多还不是水军的这么搞,正常来说都会掉头走人,而且留下不好的影响。主播的姐姐被逼哭了一次又一次,而且还不只是一个主播姐姐被逼哭了。正当大家守在直播平台要公道的时候,主播下线了,只剩下黑屏,然后大家发现买方糖2时的打卡规则变了,在完成任务之前加了“限定时间内”,过了一段时间后又在打卡任务里增加了“浏览商品”的任务,修改规则,修改跟能不能顺利下车完成129天打卡的规则还一变再变,变得让买家毫无胜算。那一下,激起了更多人怒火,于是,没过多长时间,钉钉的官方群大家被禁言了,方糖2的购买链接也下线了,接着,主播平台水军出现挽救局面。要不接受不平等条款,要不退款,起码在昨晚的某个时候,只能这样了。

晚上10点后,情况好像稍微变得没那么糟糕,方糖2下架了,冲鸭打卡条款退回了最开始的版本,天猫精灵的客服统一的回答是给买家道歉,说之前的限时打卡是失误,保证以后不会出现限时打卡的任务,也不会再修改打卡规则。买家的抗争暂时貌似有了效果,没有限时打卡,但万一以后有什么像IN糖那样的拉人头任务呢?规则是他们定的,即便再抗争,有些东西还是不可能争取得过来。

通过0元打卡的方式营销是一场博弈,没有稳赚,一切都是概率。不可能每个买家都打卡失败,但为了让买家尽可能失败而中途变卦这就很没道德。即便不出损招,依然会有人会失败,但为了保证绝大多数人失败而干那种事,丢失的是信用。

2020-08
27

作死的牙签

By xrspook @ 9:04:01 归类于: 烂日记

无聊的晚上不知道做些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去做运动。理论上昨晚要去打卡,但问题是我知道,晚上的雨会一直下个不停,到底要不要去打卡呢?能不能找到一个不下那么大雨的间隙。理论上如果中午不下雨的话,是要上仓顶值班,但实际上午饭之前就已经开始下雨,但雨停停下下。这些仿佛像是为我量身定做一样,只为我而来。因为前天和今天,该要去值班打卡的时候,貌似都不下雨。我也说不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即便那些该做的事没法做,也会让我的心一直悬在那里,觉得有点不踏实。

什么都不想干的晚上,最容易落入奇思妙想的怪圈,乱七八糟地去发掘一些东西。

过去一周,我都没有用单位的牙签剃牙,改用了自己的牙线棒。经过接近两个星期的练习,牙线棒这个东西我算是有点上手掌握了。我想试验一下真正的牙线,但不知道该买些什么,所以一直没买。理论上,用上了真正的牙线才算是真的能hold住全部牙齿。某些牙齿的奇怪部位还是很难被搞到的,比如说智齿和之前的那个大牙之间的空隙。一周都没有用过牙签是因为过去我已经好长时间晚餐不在单位食堂解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选择了,在办公室冲麦片,但今天之所以去饭堂,是因为昨天晚上我才发现,自己的麦片吃完了,但柜子里居然没有存货。没有存货也就算了,翻出饼干,发现那包400克的饼干我只吃过其中的一两小包,已经过期两个月。虽然前晚上我已经在京东下单,但万一他们昨天货没送到呢?以防万一,所以我在饭堂挂了牌吃晚餐。晚上吃的是粉蒸肉,那个东西相当的油。我硬把那塞进肚子里。相比于那些很硬的肉,那个东西不怎么塞牙,但还是会有一点点,所以我觉得应该随便搞个牙签弄一弄也就可以了。宿舍里还有单位的牙签存货,虽然宿舍里也有牙线棒。牙签剔牙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很小心,但是当我觉得已经差不多的时候,把牙签拿出来后却发现。牙签的尖部少了半边,如果一开始就少了半边也就算了。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先检查呢?如果那个东西少了半边,就意味着可能那半边断在了我最麻烦的那个牙缝里。

之所以要买牙线,是因为某天中午吃牛肉,所以塞牙,单位的牙签我用了20多根都没有解决问题,因为在用前几根的时候,其中一根的牙签头断在了牙缝里,为了把那个东西整出来。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用过回形针,用过镊子,用过牙线棒。最后,我把非常尖锐的牙线棒剪掉了一段,非常努力后才把那个东西整了出来。因为整出来的过程非常曲折,也难免我会把那里的牙龈搞伤,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总感觉那里有异物感。自从有了牙线棒以后,那个曾经让我恐惧的地方再也不是个问题,因为牙线棒的牙线能轻易到达,但昨天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居然又好像犯了个错误。后来,我又用牙线棒折腾了半天,好像也没搞出什么东西。希望那根只剩下一半的牙签是一开始就是那样的。

牙签很糟糕,口罩很糟糕,擦手纸很糟糕,这个单位到底还要秀什么下限!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