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9

缝衣服

By xrspook @ 8:44:35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傍晚回宿舍,我补了一下内裤,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内裤上的洞洞了。修补方式是在内裤的外面用封口的针法(在外面才不会顶着自己),这样的好处是缝过的地方不容易散开,即便遇到的是非常容易散口的布料。但显然,这种针法相当的耗费线材。还记得第一次学这种针法大概是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当时某个手工劳动的作业是绣一条手帕。正常人的思维,肯定是在一块布上面用一些针法用线拼凑出一些图案,但实际上,那个作业除了名字我以线的方式绣上去以外,核心部分的那朵花我用的是封口的针法缝上去的。当时我有质疑过我妈这样做到底还叫不叫绣。理论上家里应该有绣花箍,但当时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于是就只好大概了,结果是缝出来的那个东西皱巴巴的。但即便这样,那个作业获得的分数好像不低。至于为什么,我至今没想明白。那外框方形的布片是我妈用缝纫机缝出来的。中间那个红色绒布的花也是她剪出来的。我已经不记得她给我示范缝了多少个花瓣,反正不同师傅的手艺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封边锁针的缝纫方式直到我工作以后,闲得无聊缝了一大堆小东西以后,我才算是掌握了。当时我找来了一大堆的小布以及一些纽扣。然后用封边的方式缝了一大堆鱼。之所以可以一大堆,是因为每条鱼的结构都非常简单。最用心的地方大概是每条鱼选择的布料以及纽扣组成的眼睛。那一堆鱼我直接送给一个同学了。为什么要那么干?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记得在缝那一堆鱼之前我先缝了一个大细超。而之所以缝那个东西,是因为我的一个同事包包的挂饰有好几个那种东西,所以我就自己缝着玩了。同事的挂饰用的不是普通布料,而是皮革,但我没有皮革,也就只能用普通的布料了,而且我还没有那种不容易散口的布料,所以也就只能拿到什么用什么了。显然用不容易散口的布料比用一般的布料缝出来的效果好很多。

很多女孩子小的时候都玩过洋娃娃,但不是每一个都会为自己的娃娃做衣服,而且不只是做一件而是做一大堆。帮我的洋娃娃做衣服的人不是我妈妈,而是我外婆。我还清楚的记得外婆没读过书,不会写字,但她可以在布料上剪出他想要的形状。外婆的手指比较粗,所以她做出来的那件衣服的袖子都比较粗,因为如果再细的话,她的手指就通不过了。对某一个娃娃来说,那件衣服有点宽大,但是那件衣服可以通用给我好几个娃娃穿。后来外婆还给我的娃娃做了裙子和裤子。我妈不屑给我的的洋娃娃做衣服,但是外婆却很乐意这么干。我已经不记得一开始是我央求她给我做还是她主动这么做的了。在我的记忆之中,外婆没有给我做过衣服,但是我妈在我小的时候经常给我做衣服、裤子、裙子之类。我至今不会做给人穿的衣服,但我却可以像当年外婆那样,在不用尺子丈量的情况下做出和我的娃娃相匹配的衣服,虽然我的手工向来都不好看。在拿针线方面,外婆是我的启蒙老师。她没有教给我系统标准的东西,但是她的那种无招胜有招对我影响很大。

对大多数人来说,缝纫的效果必须得好看,但是对我来说,缝纫最重要的是实用。别人通常觉得我大大咧咧,所以他们不会想到我在缝纫手工方面有一手,无所谓,反正我不是做给他们看的。

2019-08
8

从蚊子讲起

By xrspook @ 8:52:58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正在晾衣服突然觉得脚底有点痒,当我把衣服晾完以后发现阳台低空的地板有一只蚊子,于是我一个泰山压顶,就把它压在地上,也说不准有没有把它拍死,反正我是把它捡起来了,然后再到厕所里拿个纸巾把它捏得肢体分离,最后丢到马桶里冲走。这里要说的重点不是我有多么的暴力,而是一直以来我妈都说我没有脚弓,说我是扁平足,但显然,通过这件事就证明了我不是扁平足。因为如果我正常站立的时候脚弓和地面没有一定的缝隙,蚊子就不可能钻得进去,而且准确来说,这空隙还不小,因为显然蚊子不是爬进去的,而是飞进去的。飞进去的蚊子再小,怎么也需要个0.5厘米以上的空间吧,但显然这也不会太大,因为如果蚊子能宽敞地飞进去,大概我就不会觉得脚底痒了。不过说来也奇怪。我有那么多皮肤裸露在外,为什么它偏要选择我的脚底去叮呢?

如果是那种凶狠的伊蚊,估计它会狠狠地撞在我某条血管附近。那些传播登革热或者其它严重疾病的伊蚊盯人的方式非常霸道,因为虽然它们个头小,但是它们的马力十足,飞行速度相当快。要用眼睛盯着他们的飞行路线尚且不容易。就更不用说当你发现它们,去拿了个电蚊拍过来,蚊子已经无影无踪。有些时候如果光线不好,即便你已经觉得自己已经盯住蚊子了,但实际上还是会让伊蚊在你眼皮底下小时。也大概是因为它们觉得自己的武器非常强大,所以它们找你的方式也是撞上来的,而不像其它蚊子那样小心翼翼地选择对象,无声无息地开始吸血,然后静悄悄地飞走。伊蚊飞行马力充足,所以它们来得快也跑得快,依仗着快的优势或许它们觉得即便撞在对象身上,对象有感觉了它们也可以在对象反应过来之前安全溜走。的确,很多时候它们的确这般做到了。正常情况下,如果蚊子趴在你身上,只要你稍微一动,蚊子就会自动飞走,飞走之前甚至还没开始在你身上吸血。跟伊蚊比起来,普通的蚊子就像是胆子很小一样。伊蚊是些奇怪的生物,因为即便你看到它正在叮你,你故意动了一下,但它们还居然会很淡定的继续吸血。看到蚊子当你怒火中烧,想用手拍它们的时候,的确有些时候你是拍不到的伊蚊的,但遇到那些过于淡定的,当然下场就是被毁灭了。当它们被毁灭的时候,通常你都会顺带看到自己的血。跟一般的蚊子比起来,我觉得伊蚊算是个非常好斗暴力的品种,但即便这样,人类一直以来对这个品种的蚊子还是没有什么有效的抑制措施。

随着全球气温不断升高登革热等通过蚊媒传播的疾病呈现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归根到底是人类不惜一切代价的发展导致了现在自然的报复,小小的伊蚊只是其中一个前锋而已,大将军等还在后头。当人人都说现在只能靠空调续命的时候实际情况是我们毫不留情留情地让自己的同胞暴露在无情的室外机热风之中。有多少制冷就有多少制热,因为能量必定守恒。

我的有生之年会看到自己活生生地被同胞“灭掉”吗?

2019-08
7

RUN NOTE

By xrspook @ 22:04:20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9-08-07 19:59
平均心率151,最高心率168,平均配速628。昨晚莫名地感觉状态不好,最明显的特征是整个人老是左右摇摆,根本控制不住,就像喝醉酒脚步不稳一样。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跟我连续跑3个晚上有关?的确,我觉得自己是有点累了。从心率数据看来,一切都在可控范围之内,在这种心率之下理论上我应该不会感受到太大的压力,但偏偏昨晚我的感觉是呼吸有点憋闷,脚软人晃,所以我就选择不跑10K,8K就结束战斗。#xrspook未行够#

2019-08
7

人各有志

By xrspook @ 9:27:04 归类于:烂日记

七八十岁的时候还到处奔波。要不就是赚外快,被别人看作专家做各种讲课、经验分享又或者是评审。除了那些事以外,就是不断的往返于医院市场。生了两个孩子,都长大成家了,而且都可以说是事业有成,但每次回到家,只有老伴一个,老伴患有阿茨海默症多年,前几年的症状是行动不便,震颤非常厉害,现在运动方面好一点了,但是却整天疑神疑鬼,我妈说脑子好使但动不了比活动正常脑子坏好。他自己需要奔走医院,也需要为了老伴奔走医院。估计他年轻的时候也没去过那么多市场。家里有佣人,不过那顶多是搞搞卫生或煮个饭。为什么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挺可悲呢?如果我到那个年纪,肯定不会为了那些所谓的工作烦心,同时,我也没有那样的资历是让别人觉得有必要方平我做那种事。我不想做某事的时候,我就会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我不会随便应付他们而做某事,而是会直接选择不做。

我经常这么觉得,他们家貌似根本算不上个家。因为我总感觉,他们除了工作就是往医院跑。年轻的时候拼命,即便年纪大了也很拼命,有时我真不知道他们赚回来的钱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他们有钱也有地位。他们会去各地旅游。他们努力赚钱就是为了旅游享受人生吗?或许他们真这么觉得,但显然我不能接受这个。我比较喜欢平淡的快乐,那些不知不觉间的幸福。那有可能是妈妈买了一些水果或者小零食,又或者我在大街上溜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从前我不曾留意到的东西,那有可能是某些建筑物,也有可能是某个事件。

学习、探索未知让我非常快乐。别人工作是为了赚钱,要赚钱就得打动老板,有可能是完美的完成任务,甚至是超额完成任务,但对我来说,其实我不在乎老板喜不喜欢。我只在乎做出来的东西让我自己满意。工作这么多年下来,我已经深深地明白到付出跟收获是不成正比的,如果我一直都只是待在某个体制内的单位的话。所以我已经变得非常擅长自娱自乐了。我的乐趣在于学习。无论是学习某门技术还是某个理论。我已经大概看了半年的印度长篇史诗《摩诃婆罗多》,与其说那是一本故事书,不如说那是一本哲学书。很明显,他们在讲哲学,但是,他们用的又不是《苏菲的世界》的那种方式。《摩诃婆罗多》比《苏菲的世界》厉害多了。因为他把社会生活的全部智慧的法则都融入到一部作品里。如果你只看到里面的无限开挂与奢华,你就必定输了。从前我不会主动去看哲学书,之所以开始看《摩诃婆罗多》,纯粹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去看,然后我才能更好的理解米叔未来的电影。现在趁着有空,我同时在学习具体技术,理论知识以及哲学,这种感觉非常棒。唯一不好的是现在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体重了,究其原因是因为我没办法晚上早点睡觉。到睡觉的点的时候,我总感觉灵感迸发,完全止不住。

别人怎么过才快乐我管不着,但起码他们不快乐,需要别人时候别老找我家人啊!

2019-08
6

RUN NOTE

By xrspook @ 22:39:36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二 2019-08-06 20:25
平均心率154,最高心率168,平均配速625。因为懒惰所以没有戴Scosche Rhythm+,佳明FR235果然心率检测就出毛病了,而且这种毛病必须重启才能恢复过来。都已经开始跑了,我也懒得停下来重启或者重新戴上Scosche Rhythm+。跟佳明比起来Scosche稳定多了,虽然有时也会神经病,但起码人家不会一直神经病啊。为啥大家都不怎么觉得235的心率有问题呢?!#xrspook未行够#

Page 3 of 1,237«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