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14

自娱自乐

By xrspook @ 9:48:31 归类于:烂日记

花了几天时间,每天我花了十几分钟到个把小时练习尤克里里,貌似现在我已经几乎回到了我放下尤克里里的那个境界。虽然还是差那么一点点,但是我很确定那种感觉已经回来了。

不靠谱这个词我不知道是怎么整出来的,但我觉得其实不靠谱和空穴来风这两个词大概都是可以有多种理解方法。不靠谱,通常的意思是跑调了,引申出去的意思是某些人信不过,但是昨天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演奏的时候可以完全不依靠乐谱脱稿完成,出来的效果跟眼睛一直要紧盯着稿子完全是两码事。有些人弹琴的时候,总要盯着谱子,又或者要盯着琴。我觉得到达一定程度以后,琴上的音完全是随心所欲出来的,你不需要理会手指在哪里,倒不是因为手指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而是你心里默默知道到达那个位置就能发出你想要的那个音。这种事情首先我是在高音竖笛上做到的,接着是尤克里里,最后,我在电子琴上也稍微有了这个感觉。这不代表,我很熟悉这三种乐器,准确来说,我全部东西都只是知道个皮毛而已,我只是能让乐器发出某些正常的声音。之所以说某些,因为有很多技巧我完全不懂。我不是那种被家长抓住每天都要练好几个小时琴,最终是为了去考级或者表演的人。我的爸妈没有阻止我玩乐器,但是他们不会让我在一些不恰当的时点骚扰他们或者骚扰邻居,但他们也从来没有投诉过我的练习很难听。我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天赋类型的人,所以要熟练掌握某些东西,我必须反复练习。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忍受我翻来覆去的那些搞歪了搞错了的调调。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很烦,烦到一定程度,我就会去开骂了。他们并不是因为钱的原因不去请老师培养我,而是因为我拒绝老师这种东西。因为我不想固定去上课,我更加不想浪费那个钱。有些孩子,有些家长,学习兴趣是为了考试的时候能够加分,起码在我读书的那个年代,有某种特长的确可以在报考的时候加分,但显然我很讨厌那种东西。无论是有一技之长加分,还是因为被评上某个东西加分。理论上我初中升高中的那一年,我应该有得加分,但貌似那分并没有加到我的中考成绩里。我的中考成绩不需要加分就能让我入读我报考的第一志愿,而且还可以进入到他们的重点班,因为我不仅仅达到了那个学校的入学线,而且还达到了他们划分重点班的分数线。

一直以来乐器这种东西都是我的一个玩具。我会把它们抛弃在一边,冷落好长一段时间,不是因为我不喜欢它们了,而是因为我又跑去开发我的新兴趣了。乐器买回来,一个比一个贵,高音竖笛只要几块钱。口琴需要十几块钱。尤克里里400多,民谣吉他800多,智能电子琴1400多。我不确定我还会不会买更贵的乐器打破这个纪录,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贵还是便宜、小东西还是大块头,我都喜欢。那是我的一个输出方式。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只是听到某个曲子然后以我的方式表达出来。我从来就没要求过自己要表达得多么精准,又或者是原封不动的像录音机一样播放出来。我只是享受那种把我喜欢的曲子表达出来的乐趣。

原来我这种自娱自乐的性格从很小开始就有了。

2020-01
13

RUN NOTE

By xrspook @ 22:58:17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20-01-13 21:07
平均心率147,最高心率161,平均配速637。对上过一次用跑步机已经是上个月中旬的事了,接下来的感冒弄得我死去活来。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我就是有那么个兴趣要跑步机一发。跑步的感觉还在,我就没想过要上强度,所以我去掉了最后1K的冲刺。不是要去比赛,为什么要纠结配速呢,能舒服地跑就好。昨晚又是拖延症搞到很晚才开始…… #xrspook未行够#

2020-01
13

挂历回忆录

By xrspook @ 10:46:05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从前每到教师节,学生就会送挂历,有些家庭富裕一点的,可能送钢笔。初中的时候,我们班集体合伙给班主任订了一束花,而且还在她正在上课的那个时点送。小学一年级开始,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我都会教师节送日历,倒不是因为同学们这么干,我也这么干,而是家长要我这么干。那些日历都不是我家特意买的,因为我家有个当老师的亲戚,她有收入,我们也就有支出。我不知道为什么教师节要送日历给老师,但显然,班上很多人都会这么干,虽然我不喜欢,因为我是个害羞的孩子,但是日历这种东西还是得交到老师手上。当时的老师也都会照单全收,大概他们也明白的送日历这种事,对一年级的孩子来说根本没有意识到到底是什么,只是在执行家长的意愿而已。后来送日历渐渐少了,因为各家各户基本上都已经不挂那种很大的挂历。为什么不挂,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挂那种挂历,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用挂历的人少了,所以送挂历的人也少了。不知道到小学几年级,每到教师节就没有了给老师送挂历的风气。后来过了好多年,我才明白到,给老师送挂历是家长为了让老师能关照自己的孩子。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各种其它的场合,比如说医院,比如说要去办某件事。八项规定以后,这些东西只有在私企才会出现,于是老百姓的钱终于不用花在这些冤枉的地方,也不用为了每次干这种事买什么东西、送多少钱而头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年我都会打印一张竖版A4纸的年历,然后把它折起来,竖在我的办公室桌面上,那就是我的台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需要在台历上记下的东西很少,不过是一些加班儿值班而已。正常情况下一个月才一次。在我开始这种A4纸年历之前,我没有台历,大的小的各种型号都没有,但我又不想花钱买。我需要记录某些东西,于是也就只能这样。或许你会问我,为什么不在手机上记录,大概因为当时手机上的日程表还没有现在这么功能丰富吧。同时,我经常要报数,要看一下周一和周四是几号,显然纸质的日历要比在电脑上调出日历又或者打开手机的日历方便。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单位不知道怎么又有了一些小台历,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个需要了,我反而觉得那个东西太占地方。

小时候的挂历,除了用来看日期以外还是个很好的装饰品,家家户户都会挂,还记得从前我家客厅挂1个,爸妈的房间里挂2个,我的房间里挂1个。为什么要挂那么多呢?我不知道,因为挂上去以后一个月还得翻一次,那么大尘多麻烦。从前的挂历设计得不怎么好,翻页后就没有了挂钩,所以外婆家的挂历,外公是用绳子绑着挂的,那些绳子是外公用普通的红绳自己搓的。我还记得外公搓红绳的那个模样。现在的家庭,挂在墙上的大概是某些装饰画、家庭照片或者明星海报。挂历这种东西是某个时代的特定产物,现在已经消失在我生活的圈子里了……

挂历除了是看日期和家庭的装饰以外,还是我的包书纸。现在的孩子能想象我们当年的家长是怎么帮我们包书的吗?

2020-01
12

欺负小动物

By xrspook @ 18:15:08 归类于:烂日记

饲养小动物到底是一个什么感觉?对我来说这几乎是过去30多年来,我不完全拥有的经历。当我还很小的时候,外婆家的猫就死掉了,倒不是因为年龄太大,非常有可能是被别人下药了。可以到处去的猫会有这种风险,虽然外婆家的猫是被绑着的,去不了哪里,但说不准是不是邻居对它不怀好意。外婆家不养猫,我家更加不会有小动物,猫狗这种东西肯定不能养,至于鱼之类的,养过,但是还没等我交完作业,鱼就挂掉了。因为鱼买回来以后,我们给它换上了自来水。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即便要换上自来水,也要先放一放。如果是现在的孩子,估计家长会去买瓶矿泉水或者蒸馏水回来。但是话说回来,现在孩子交作业的那种小鱼,可以买那种养在小瓶子里的,根本没有换水的烦恼,也不会轻易死掉。

家里没养小动物,但逢年过节,家里都会养几只鸡,甚至养个鸭或者鹅之类的,我会欺负它们。因为买回来要养几天的鸡通常都被绑在厕所里。我还记得前进路公租房里的那个公用厕所。我从来都觉得那个地方很恐怖,到处都是脏兮兮的。倒不是因为那里真的很脏,而是那个地方很昏暗,而且很潮湿,所以有各种青苔,或掉墙灰之类的现象。下水道那个东西我还记得那个落水的洞,不是从地下走,而是在墙上挖了一个洞,至于外面看上去是怎样的,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研究过。如果我稍微留意一下那栋房子的外墙,大概我能看出个究竟,但当时我还太小,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细节,但是我还记得,经常有老鼠从那个洞爬进来或者爬出去,有大老鼠也有小老鼠。不在那里住以后,我再也没有在其它地方见过那种构造。那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为什么当时的房子会那样设计呢?我真心不知道。大概现在的房子不再那样搞,是因为防老鼠和蟑螂的需要。大概那个洞洞的外面连接着室外落水管之类吧,但我觉得也有可能外面应该是露天的,因为我能看到亮光,那个厕所一开始就只设置了蹲坑而没有地面排水洞,所以大家就在墙上打一个了。

每到家里要养几个鸡几天的时候,我就会欺负那些鸡,可能去骚扰它们,如果它们太凶了,我就会拿着扫把或棍子打它们。我试过溜绑着脚的鸡。总的来说,鸡其实挺听话的。从前家里有活鸡,所以我经常会看到大人杀鸡,但我却从来没有亲手杀过一只鸡。从前没试过,现在这种事更加不会做了。因为外婆去世以后,从现在那个家再也不是家,而我自己一家三口的家里,从来是不会有活鸡的。现在,要去市场买一个活鸡也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要拿到活鸡,除非是在乡下自己养的。但即便有了鸡,你要把它拿回家,也几乎不可能,因为活鸡不让上公交。没有私家车的话,网约车也有可能拒绝让鸡上车。杀鸡是个麻烦事。我妈会杀鸡,但显然她讨厌杀鸡,也没杀过多少次鸡。

我还记得前进路的那个公租房的迷你阳台,邻居在那里养过猴子。他们是怎么整个猴子回来我不知道,但我仍然记得我欺负过那个猴子。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家或者邻居家养的动物都被我欺负过,但那都只是我还很小时候的事了。从前之所以要欺负它们,大概是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跟它们沟通,不知道如何让它们和我一起玩,欺负是一个肯定让动物有所反应的行为。

2020-01
11

接触古筝

By xrspook @ 22:13:5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年的年会,我们其中一个同事要表演古筝。她和另外一个男生,一个弹一个唱,女的弹古筝,男的唱歌。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别人弹古筝。以前我总觉得那是非常高端的东西,但摸玩了一下以后我发现原来古筝的音还是比较容易把握的,do,re,mi我很容易就找的出来,至于那个fa我找不到,同事说原来要按住mi那条弦左边的部分才能发出发的声音。这个我可以理解,因为那个fa是个半音,如果按照这种推测,古筝单手弹拨可能是没有半音的,需要双手配合。弹古筝时,右手的部分都很好理解,至于左手什么时候要拨一下,摸一下,这个就要看琴谱上面的小标示。一直以来,古筝这种这么高大上的表演,我听的都是古曲,又或者是非常经典的曲目,而这一次同学表演的是周杰伦的青花瓷,所以从歌曲理解上我觉得比较容易,看过那个古筝谱,摸过一下琴以后我发现,原来大概乐器都是相通的。因为古筝的弦很多,所以音域理论上也更广,跟弹拨类的尤克里里和吉他比起来。要摸出某个音,古筝貌似更简单,而且古筝的声音很洪亮。古筝的弦很长,共振腔也很大,所以拨弦的时候还得绑指甲。于是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弹古筝的手指上都要捆一圈的东西。从前我以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不让琴弦伤到手,几天前我才发现原来他们是在手指上绑指甲。我觉得跟钢琴比起来,貌似古筝要简单那么一点点,但显然学钢琴的地方很多,但学古筝的少很多。钢琴弹起来,可以有主音也有和弦,但是古筝的和弦貌似我没有发现,又或者是我同事选的那个稿子里几乎没有和弦,因为我第二天就听说她要换稿子。之所以我觉得她的稿子里没什么和弦,是因为我几乎只听到了主音,而左手的配合只是一些古筝的特色手法。如果弹古筝用的是主音,唱歌用的也是那个,如果哪个弹错就很容易被听出来了,但如果古筝负责的是和弦部分,只有很少一段是solo的主音,这样即便出错了也不会被发现。我不知道,她临时星期五才决定要换另外一个琴谱是不是这个原因。因为之前她已经练习之前的那个谱好几天了。不过话也说回来,那个同事是研究生毕业,但是高中以后她就没有表演过练习过古筝了。这么多年后,又要重新的搞起这个老行当,想想都知道很难。她之所以选择古筝,是因为她不想和其他年轻的团员一起跳舞。如果我有特长的话,我也宁愿做自己的老本行,但是我觉得,跳舞也不算太糟糕。

以前的年会,我们就从来没有排练过。今年新招了很多新同事,因为有新鲜血液的加入,才会有让他们表演节目的想法。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他们都挺认真的,虽然暂时来说效果还只停留在欢乐的程度,但起码可以看得出他们是用心去做这件事的。我觉得光是这个态度就已经很赞。毕竟即便时间倒流,我们当年也做不出来。

Page 3 of 1,280«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