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14

再见,免费资源

By xrspook @ 8:17:37 归类于:烂日记

这两天,有网友嚷嚷说,b站上面的很多资源突然消失了。在看到他们评论的时候,我赶紧去看一下我上传到b站的16个视频,都好好的,没事。而他们嚷嚷说的那些资源是电视剧电影之类的。美国的、英国的、印度的、日本的,全部没了。很多人在那里叹说,这些年来收藏回来的东西,一夜之间全部不见了。幸好有一些已经看了,但还没看的那些,就真不知道该去哪里看。在这件事情上,我一句话都没说,因为,这些东西原本就不应该放在视频网站。虽然这些资源的字幕是我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但问题是我们根本就没有视频的版权。除非视频版权的拥有者不追究些什么,否则,不只是视频下架,相关的人员也可能会受到惩罚。现在,大家都不觉得他们看不到是理所应当的,而觉得别人剥夺了他们些什么。而之所以会这样,显然是他们没搞清自己所处的位置,一直以来他们能在视频网站上看到那些,纯粹是他们的福气。

虽然我不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但是,现在的所有影视资料或许有一天我们都必须得付费在某些视频网站上购买观看。或者是以单片可以看多少个小时,也或许是,直接多少个月或多少年的会员制。如果付费能换回零广告和各种辣我眼睛的东西,我愿意付费,但现在的问题是,即便我愿意给那个钱,视频网站上面还是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阻碍我的视线。让我觉得耳根不清净。我只想看我要看的东西,其它的广告你别乱七八糟地过来给我挡路。实际上,这种东西根本不由得我们选择,就比如,迭代更新的迅雷,一个比一个花俏,现在的最新版本,非下载的功能,更是占去了超过70%的版面。软件启动得很慢,而且耗费的内存也很大,但问题是其实那些耗费资源的加载并不是核心的下载功能。这种本末倒置的现象我们逆来顺受。几乎任何一个软件和网站都会存在这个问题,无论那是QQ,还是驱动大师,又或者纯粹只是个输入法。理论上,明明那只是一个专业的软件,但实际上,他们总把东西弄得高大全的样子。希望用户使用他们的,所有事情都通过他们去干。我不喜欢这种。我喜欢拿来主义,我讨厌强迫消费。他们总是在软件上做无数的加法。最终可能因此额外愿意付钱给他们的用户没多少,但是却浪费了很多人不少时间去被迫关闭那些窗口。我一直觉得这些都是流氓的做法,但现在,貌似满大街都是流氓。也正是因为流氓太多,所以,可能你感觉不到流氓的存在。甚至或许有一天你也去设计软件,你也会做一些流氓的行为,因为你对那些东西已经习以为常。为什么我们的电脑再大的内存、再大的硬盘空间也不够用。如果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复存在。我们的电脑又怎么会像蜗牛一样跑不动呢?!

国内的网站也好、软件也好,都是一个流氓的趋势,外国的网站不这样,但可惜的是,外国的网站、外国的软件到底是怎么样,我们这里的人不知道。从网站或者软件出生开始,我们这里的人就没见过,即便有些你见过了,也很快见不到了。我们的主流风气是畸形的,你又怎么可以奢望新生出来的东西没那么流氓呢。

免费的没那么完美,这个我接受,但是如果付费的还是一样糟糕。为什么我们仍然为这个埋单,我们为什么要逆来顺受?!

2017-07
13

撕掉结痂

By xrspook @ 14:37: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撕掉了左手的一大片结痂。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前天我已经发现结痂那里裂开了一道,昨天裂开的位置越来越大,已经达到了3/4个。结痂是很坚硬的,但是里面刚长出来的皮却很嫩。如果我任由其不管的话,可以移动的结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戳破那很嫩的皮,造成二次伤害。结痂刚刚开始裂了一道的时候,我曾经很担心,因为天知道那是因为伤口愈合了,所以结痂裂开,还是因为伤口里面感染,所以结痂裂开,这两种情况之前我都遇到过。据说从前用紫药水和红药水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外面已经结痂了,但里面还在发炎的情况。直到后来我知道结痂里面是干的,结痂裂开越来越大,已经能看到里面的小鲜肉了,我才终于觉得安稳。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两只手的多个伤口,居然是之前伤得最重的地方先开始把结痂撕掉。因为那个地方的结痂首先自动裂开分离。其它地方的结痂还都贴得紧紧的,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开始的时候,伤口的那个部分流出的组织液是最多的,一直保持在湿润的状态。难道湿润真的非常有利于伤口愈合?如果这样,为什么不开发一些凝胶状的半固体的涂抹在伤口上面呢?都说伤口结痂这种东西要等它自己剥落,而不是手动撕开,但是几乎每一次我都忍不住。出于职业习惯,一开始的时候,一些很细小的东西就已经被我留意到。显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却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关注那些东西。所以当手上有伤口的时候,我忍不住每天都花不少时间去看,其实看不看都一样。如果双手是好的,我肯定不会去看。不只是看,我还像狗一样用鼻子去嗅。尤其上周当一只手在不停的流组织液,而另一只手几乎不流的时候。我总是嗅完这一次就嗅那一只,试图从气味上分辨出二者。正常来说,没有发炎的手应该是没有味道的。因为无论是碘伏还是那种很贵的抗菌敷料,都没有味道。如果闻到了蛋白质的味道,就意味着可能有麻烦了。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组织液还没有收干的时候,有些时候,那个伤口会有点味道,弱弱的蛋白质味,但有些时候却没有。一天之内,这种情况可能会出现交替出现。在消毒换药的前后,这种情况也可能会发生。我实在说不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有细菌附着在组织液上,但那只是很表层,甚至只是液体表面的微生物繁殖?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那个味道即便组织液还没有完全收干,也会自动消失呢?这个东西很费解,我至今都没想明白。

昨天撕掉了左手的一大片结痂,小鲜肉露出来了,但问题是露出来以后,我又有另外的烦恼,因为小鲜肉太脆弱,所以,某些手指的动作会导致那里有不适的感觉。尤其是小鲜肉外围一圈的其它结痂还没有掉。硬邦邦的结痂和软绵绵的小鲜肉碰撞,会出来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与其说那是痛觉,不如说那是触觉。看到新长出来的皮就只有非常薄的一层,感觉一戳就会破的样子。昨天下午撕掉结痂后没过多长时间,我就贴上了止血贴,覆盖住那个柔弱的地方。然后在晚上洗澡之后,把它撕掉,因为基本上晚上不会有太多的动作。今天早上我再次贴上止血贴。记得上一次烂手的时候好长一段时间,我也不得不进行这个操作。大概这种事要持续一周或者以上。

时间是神奇的魔术师,一切都会好起来。

归档:2017-07-13 舞王

2017-07
12

不踏实

By xrspook @ 11:52:45 归类于:烂日记

自己不按规矩办事,也不让规矩办事的别人顺畅工作,这到底是什么心态?这种事天天发生在我的身边,无论是基层员工还是单位的领导,都是这种心态。在小问题上觉得别人应该为自己通融,在大问题上,觉得自己有所谓的特权,觉得别人都必须得退让三分。尊重这种东西,是赢回来的,而不是靠别人看着你爸是谁,然后给你的。在这种体制之下,我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前途可言。一方面,他们美其名曰在制定各种规定,但实际上,执行的时候,上面的人觉得我权力大,我说了算,我想做就做,我不想做你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规则制定了出来,却没人去执行,那些东西永远都只是停留在纸上的废话。每当要执行的时候都会说,下一次再说,我们这一次很急,下一次我们再做。小学我们就已经学过某篇叫做《明天还有明天的事》的课文。但实际上,这帮人却一直不领会这个精神,或者说不是不领会,是他们故意不执行,因为如果执行了,他们就没办法随心所欲了。在自己家里喜欢怎么撒野是自己的事,关着门别人不知道,但到了外面。别人为什么要看你的脸色?为什么要给你特权呢?!

应该遵守规定的不遵守,应该严格执法保证规定正确运行的,也一样行政不作为。原因很简单,单位的主任也有带头“抗法”,一个区区的科长,你怎么去执法?但实际上,即便是习大大犯了错误,一个普通的民警也可以去履行他的责任。当然我这样说是不合理的,因为习大大肯定有各种豁免权,在他任职期间一般人不能对他进行常规的执法,但实际上,在他的任职期间,他也不需要,一般人对他执法。但问题是,那是习大大哦!

从小我就很讨厌那些靠关系的人,要不打尖,要不有某些特殊的待遇。这两种我都相当不喜欢。情况就像考试的时候,某些人因为获得了某些奖,获得额外加分。于是在总排名上,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超过了你。有些时候是因为他们真的能力过人,但有些时候,纯粹是因为他们是某些人的谁谁谁。为什么社会上总有这些游离在规矩之外的东西。而总有一些人走的不是正道,而是凭借着那些本该不要存在的快车道不断超车?!有些人一心就只冲的那个。但也有些人像我一样,非常不喜欢那些东西。不守规矩的人,经常有,但是,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像我这样固执的人。我当然会成为大多数人的眼中钉,但同时,我也不让那些所谓的大多数人轻松过得好。对他们来说,很轻松的东西对我来说是很麻烦的事,因为一旦其中有一环脱离了既定的路线,其它的也非常容易脱轨。开拓创新必须得在循规蹈矩的基础上。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理科不喜欢文科的原因。因为我实在无法接受,那些天马行空、想怎么吹就怎么吹的诗词歌赋。

前两天我被告知,我们单位在不断向前发展的路上遇到了一块很大的绊脚石。但实际上,这块石头并不是一天形成的,这是日积月累的结果。心存侥幸是主要原因。觉得自己是省直单位,觉得自己是广东省的重点项目,自己应该被绿色通道,这是另外一个原因。有些路是必须要走的,有些神是必须要拜的。今天过了一个庙,你不去供奉,你也得清楚了解那里的风俗。起码,你在路过的时候,不能得罪里面的神仙。不断地赶进度,不断地吹嘘浮夸,最终换来的结果有目共睹。

有些东西,无论如何都是急不来了。

2017-07
11

别了,蚂蚁森林

By xrspook @ 17:24:53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卸载了小米运动app,今天早上在蚂蚁森林种上第二棵小梭梭后我关闭了蚂蚁森林。5月2号种上第一棵梭梭树,7月11号种上第二棵梭梭树。因为有小米手环的加入,所以第二棵小梭梭种植的时间要比第一棵短很多。但为此我也献上了自己的双手。如果不是要种树,我就不会重戴小米手环,小米手环自然就不会在跑步的时候因为不舒适而不得不调整小米手环和臂式心率带。没做那个拘束双手的动作,我大概也不会失去平衡而摔倒。当然,这一堆东西只是一个假设,即便什么都没有发生,可能那天我要摔倒始终还是会摔倒。这一次算是我运气好,除了双手以外其它地方几乎没什么事。但无论有关没关,从心理上来说总会有点怨恨。人人都戴手环的时候,我也想玩玩,但自己戴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那东西除了每天都让我成为数字的奴隶以外没有什么别的,所以我把它摘掉。接着蚂蚁森林出现了,大家都在种树,我也去种树,每天都固定一个7:10的闹钟去收取前一天的行走能量球。除了这个7:10的闹钟以外,我的其它闹钟都不是每天都有的,而这个闹钟无论工作日休息日都会存在。神经病一般为了自己的行走能量球不被最喜欢偷能量球的好友偷走,我还得把他拉为黑名单。为什么一定要戴手环、一定要比拼步数、一定要比平种了多少棵树呢?!这都为了什么?说实在的,我不能从其中获取什么好处。而且还会每天神经病地耗费流量去关注那些app。其实这种做法跟沉迷打游戏没什么区别,这其实也是一个游戏,制定一个规则,你去遵循,获取所谓的成就感。我不觉得自己必须得在这件事上获得成就感,所以我脱离了这个规则,我不玩这个游戏了。

双手废掉的这些日子让我重新考虑跑步是不是唯一的选择。如果我得出结论,跑步不是唯一的选择,那么我就得用另外一套评价体系去衡量我每天的运动量以及每周的运动量。既然我已经不打算参加任何的跑步比赛,我当然没有必要把周末的长跑定为18K。与此同时,我也不需要闲暇的时候去迪卡龙或者美津浓看他们天猫或者京东上有没有什么特价。我的时间应该用在其他我觉得我需要付出的地方。为什么非得用160K的月跑量来束缚自己呢?我只想做一个健康的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但那不一定就必须得是跑者。跑步应该是件欢乐的事,但是如果我一直都只是被数据所控制,我没办法享受真正的快乐。对我来说这是一种矛盾。因为我觉得如果要认真投入,就得做到可测量有目标有计划有努力方向,只有这样人才能持续进步。而这所有的这些必须用数据说话。如果完全抛开数据,我怎么衡量我的运动成果呢?开始的时候跑步对我来说不是为了晒单,到现在为止也不是,那是一种自己对自己负责任的行为。理论上说情况就像是我摘掉小米手环一样,无论我有没有戴小米手环,有没有开着小米运动我都能保持每天一万步以上的运动量。不是因为戴了手环才一直监督着我要这么做到。跑步估计也一样。但问题是如果不记录时间,不记录里程。那么鞋子的耗费程度就是个谜,很难说得准什么时候该换掉。一开始对我来说所有东西就不是凭感觉的。现在如果让我把所有东西都回归到凭借直觉这貌似有点难。想跑多少就跑多少,想跑去哪里就跑去哪里的确很自由,但却有一定的安全风险,尤其在夏天。

如果要做出改变,在我的双手痊愈之前,我就要做好打算了。

2017-07
10

一波又起

By xrspook @ 16:28:11 归类于:烂日记

过去的一个星期,我去了三个医院,第一次是去看外科,第二次是去看发烧,而第三次也就是今天是为了去体检。在家里睡了四天,明明感觉已经好很多,但是今天去体检,觉得病情又有点反复了。早上起来没有问题。体检完毕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声音都变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但除了声音变了以外,其它感觉还是差不多。但坏消息是我的药今天就已经全部吃完。抗生素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星期,所以理论上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至于其它的。不去医院,当然也什么都没有。在家如果一有痰,我肯定会去洗手间吐掉,但是在外面不能这么随便。很多时候因为情况不允许,我只能把咳出来的痰又呑回去。小时候我经常做这种事,但是现在这样做,我觉得自己很恶心。我之所以有点变音,可能是今早上搭去体检的公交车空调温度太低了。我完全是一波未停一波又起的节奏。

测血压的时候,我先咳嗽了一轮,然后坐下去。结果低压95高压136,内科做完以后,医生叫我出去坐一下再测。坐了几分钟没有咳嗽,再去量血压,就回到了80多和120多。今天的体检另外一个神奇的地方就是抽血的时候,通常针扎进去就可以松拳头了,但是我把手放开,护士叫我握拳。怎么居然会这样???献血的时候护士都没有要求必须得握拳,针扎进去就可以放松了。区区抽血而已,但我还是照做了。结果就是针拔出来,我还没走到B超的地方,血已经流得一塌糊涂。于是我又不得不回到抽血的地方,再拿一根棉签。那个时候我的胳膊肘和我的手指已经都是血了。痛倒不痛,就是看上去有点恐怖。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家体检中心的护士扎针很准,但这一次真的让我大跌眼睛。今天的B超项目里面多了一个甲状腺,之前没检过。所以我当然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脖子上那些B超啫哩。还有一个神奇的地方是今年我们单位居然把普通的胸片变成了CT。检验项目变得更高级,当然是好事。但问题是CT这种事一天只能排两个人。每天都安排两个人过来做CT,油费都亏了。所以从方便的角度考虑,这也说不准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不是我们单位到得最早的人,但我却是我们单位你第一个验血的人,因为比我早的那人还得负责去拿检验单之类的东西。抽血和照B超的速度基本决定了整个检验流程需要耗费多少时间。大概早上9点半我就完成了全部流程。我比单位绝大多数员工都早完成所有项目,但是直到早上11点我才离开。因为搭我回单位的那个人倒数第二个完成体检。如果这不是一个工作日,体检完就能走人,我早就走了。那里的早餐永远都是豆奶面包和鸡蛋。自从上星期一晚上摔烂双手以后,虽然我很喜欢吃鸡蛋,但是我再也没吃过了。但今天我不得不吃,因为如果不吃的话肯定会饿晕。到早上11点,还没开车回去,我就已经觉得饿了。在路上颠簸的一个多小时里,想咳嗽、昏昏欲睡、各种怪异的感觉都袭来。通常,如果我要咳嗽,我应该用手捂住嘴,但实际上我的手不能这么做。所以要不我尽可能不让自己咳嗽。实在忍不住就只能用胳膊挡着。但咳嗽这种事不是说希望能忍就能忍住。一路上我都觉得相当折磨。好不容易到单位了。结果中午的菜我只能吃两份青瓜炒肉片加一份青菜。明明有我最喜欢的鸡,但是做的是姜葱鸡,太热气了,我不能吃。也有鱼,但问题是那个鱼是炸的,我也不能吃。平时无肉不欢的我现在看到肉却不能吃。所以今天早上换衣服的时候我发现工裤穿上去还真轻松。

我已经不奢望有什么奇迹发生,只希望一切都顺顺利利,别再来什么惊喜了。

Page 3 of 1,02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