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16

又到混帐时

By xrspook @ 18:36:32 归类于:烂日记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队友,这种事情每年最少要发生两次。年复一年,那些人还是那样不思长进,甚至有点返祖越做越糟糕。于是你甚至连理都不想理他们,直接把他们丢一边。昨晚他们又想把我拉下水,我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你们的事情就由你们去做,我不是你爸妈,我没必要对你负责。他们当中有很多高手去过各种大小的检查,而且还被评定为检查的专家,去检查别人的时候总是揪出别人各种毛病,但也正是这种人雷声大雨点小,他自己做的时候各种拖沓、没有效率、没有思路。实际上简单来说,不过是一个字——懒。因为他不想做,所以他不去做,接着就把这些东西推给别人。当我懒但我不想去做的时候,我就会想办法优化整个流程跟高效有序且不容易出错。我会把重复操作的东西设定程序,一开始的确会耗费很多的启动时间,但往后的事情会变得非常轻松。越是重复数量大的东西越能体现程序的价值。

昨晚把我叫去检查账本,显然我没去,取而代之地,我把那些时间用来写了一套新的邮件套打。如果几年前我就懂得这样的话,我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但那时候我的条件语句判断和数据透视表运用没有现在熟练,想不出添加“;”的方法。做邮件合并也好,写其它程序也好,都需要学习,都需要耐心。有时一下就搞定了,但有些细小的问题可能真的很简单,但你就是没发现,于是就会卡住。所有程序员都必须耐得住查找bug的寂寞。昨晚遇到的问题说明我的总体思路是正确的,但格式上的细节把握还没有完全到位,所以犯了一些非常低级的错误。重新做统计的时候我之所以不做那个单是因为首先觉得那个我没需要,第二是因为我没有花时间去研究如何解决那个“;”的问题。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管理不到位、工作安排松散,人越多越坏事。尤其是那些所谓的“老员工”本来就是那种一心不是做好工作而只想当官的货色。只要我留在现在这个单位,这种事情就会不断地发生。看不惯、非常不喜欢,但还是会不断地恶心出现在我面前。从前还碍于是同一个科室,有些时候我还会勉为其难忍耐。但现在我实行的是零容忍,从他们的中层到基层员工,无论哪个有问题我都会指出。或许是跟他们个人说,也有可能是向更高级的领导反映情况。这种严重拖后腿的事即便我个人发飙也不能改善多少,但起码我不会选择一味沉默。

团队精神神马的前提我觉得是每个人都靠谱,而不是各种推卸责任。

归档:2017-11-16 林中鸟

2017-11
15

学无止境

By xrspook @ 11:48:16 归类于:烂日记

人如果不没有了接受新事物的兴奋以及强烈的学习愿望,我觉得这个人就差不多废了。即便是老人家也会对新事物感兴趣,虽然可能他们接受得很慢,相比年轻人来说学习需要一段很长的过程。但是只要他们还想学习,他们就可以保持青春。孩子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他们接受新事物的能力非常强,尤其是婴幼儿时期,无论是语言能力还是学习其它的能力。人会随着年龄增长,学习能力以及记忆能力逐步下降,但我觉得学得慢是一回事,不想学又是另一回事。

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要怎么才能把家持好。现在我觉得其实持家跟工作又或者其它事情是一样的。首先你要耐得住寂寞,不断的去做重复的事情。为了要把重复的事情做好,你得动脑筋、去规划,发现其中的规律,合并一些可以合并的东西,让整个流程更加顺畅。这是坚持的部分,是每天都要做的部分。即便你哪一天觉得你实在不想干了,但是你还是得说服自己你必须得这么干。另外部分我觉得是接受新的事物。没有人会去你家给你介绍这个东西应该怎么用,或者这个发明比你之前用的那个好很多。从前认识这些的渠道我们大概都是通过电视广告,但现在很多人家里已经不看电视了。如果我去买套新房,估计我也不会装有线电视。所以这些就必须通过其它途径去解决。但是,通常这些都不会出现在我们自己的社交网络里,因为社交网络通常都是兴趣相近的人,所谓的臭味相投。如果你不接受新事物,你的好朋友怎么会那样呢?所以其实我觉得,现在由我们自己亲手打造的朋友圈一定程度上会让我们进入一个比较奇怪的状态,让我们觉得我们过得很好,没有必要再来点什么。要打破这个格局,就必须要进行一些跨界的交流。那人从事的职业或者喜欢的东西可有跟你完全不一样,没有交集,但只要二者交流起生活中的一些东西,对方总会给你一些灵机一动的绝妙思路。大概这些东西会让我觉得生活一直都很有趣。探索未知世界的东西,拿来主义用在自己的身上,我一直都很享受这个过程。如果某一天我觉得烦厌了,不想去了解学习了,那时候我就真的老了,而且是老得没救了。接受新事物,首先第一条并不是完全否定自己的过去,但也需要有我过去做得可能还不够完美的觉悟。因为知道过去做得不够好,所以我们才需要用新方法让自己做得更好,而且用新方法的时候,我们还必须得有信心我真的会做得更好。当然这其中也会出现一些失败。

一个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的人是很恐怖的,从前我也是这样,因为妈妈给我做了所有的决定,每次她问我要什么东西的时候,我就会跟她说随便。这样的回答她很容易就可以帮我做决定。但另一方面,我却失去了自己去考虑要怎么选择的机会。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觉得自己已经过得很好,没有必要再做什么改变,这两条叠加已经很恐怖,如果再外加一条拒绝接受新事物,这样就更恐怖了。不能说集合这三个点的人很笨,但是我觉得起码应该说他们很古板。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会尽量离这些人远远的。因为跟这些人呆久了,我会自然而然生气,然后开始脾气暴躁模式。如果可以忽略的话,我会直接忽略这些人。因为他们习惯的生活模式跟我完全相反。强行和他们在一起,会让我觉得非常憋气。

不是人人都乐于做各种尝试,但是起码我暂时还喜欢这样。

2017-11
14

RUN NOTE

By xrspook @ 22:12:38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二 2017-11-14 19:29
平均心率148,最高心率172,平均配速611。感觉跑不起来,莫名地感到身体很重。今天仰卧板到了,迅雷不及掩耳地我就把那东西组装起来,才55元的东西,我居然很满意!那东西我是用来做俯卧挺身的,很稳很适合,能明显地感觉到身体后侧肌肉在作用。为了新宿舍的事晚睡+中午不睡,我是时候该好好休息了。#xrspook未行够#

2017-11
14

问题一箩箩

By xrspook @ 9:33:4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办公室的人终于发话我们可以搬新宿舍了。要搬新宿舍的人要在12月15号之前完成。看到他们那条微信以后,我迅雷不及掩耳地就去找同事把书桌上面的组合柜拆下来,然后对房间进行乾坤大挪移。跟计划的一样,这样的摆布房间的空间显然大了很多。然后我又把洗衣机和冰箱从箱子里抽了出来。冰箱不需要组装,但洗衣机需要。好不容易才把挡鼠板装上去,然后发现,洗衣机的那条去水软管跟说明书上说的有点区别。所以我又不得不把挡鼠板拆下来看看软管在机身内部是什么一个状态。确保那个管没问题以后,洗衣机本身总算安装完成了。当我掀开阳台的地漏,简直让我傻眼了。把地漏的盖子打开,理论上应该是全通的去水管道有一半都被水泥堵住。显然这样是不行的。洗衣机去水来不及流走,肯定会从那里涌出来。之所以这样,必定是装修的落下的问题。但是看到那个的时候,我还是不确定是不是这个地漏特别神奇,所以我又去掀开其他宿舍的地漏,发现的确是我那个房间地漏安装有问题。晚上,我稍微用抹布擦了一下柜子的时候,发现那个书桌的抽屉简直糟糕到了极点。那个抽屉的筐和那个抽屉的底部是分离的,之所以发现这个,是因为我擦桌子的时候手指居然能插进去,把我的手指卡住了,进而我才发现,那里有好大一条缝。除了那条缝以外,接近抽屉口也有一条很粗的缝。任何抽屉都不会这样,但是我们的就这么神奇。如果是我们个人验收,这样的质量肯定过不了关,但问题是这栋新宿舍有一百多个房间,单位验收的人不会看得那么仔细。看得仔细也好不仔细也好,出现这种问题肯定是那个家具承包的高度不负责任。为什么居然可以做出这样的东西?我们是花钱买这些东西的,但是他们给我们的却是垃圾。另外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就是那个书柜,拆下来的时候真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书柜上有一扇门,要先把那拆下来,但是那扇门上的螺丝简直就是神经。完全就是那种随心所欲装上去的样子。因为螺丝打进去的那个路径相当诡异。那个组合柜是靠着六个螺丝固定在墙上的。把那六个螺丝拧出来的过程简直让人崩溃了。很紧、而且打滑了无数次。把柜子拆下来后才发现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螺丝拧进去的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爆炸螺丝打进去的那个胶粒的位置。有些的确拧在胶粒里了,但是却能非常容易地把胶粒抽出来,抽出来的胶粒不是直的,而是弯的。天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暴力方法组装这些柜子。这样的野蛮施工也大概只能在这些企业用户那里才能通过验收,如果家里的装修,他们肯定会被退货。新宿舍的装修存在各种问题,这很正常,因为在这个地方无论是办公楼还是宿舍又或者是饭堂的装修都有很多很多问题。为什么这样我不知道。或许你会告诉我所有地方新装修完工进去都是不完美的,但是学校新的教学楼新装修好进去以后就很完美,没什么让人特别吐槽的。为什么学校可以做到,医院可以做到,但是我们单位却做不到呢。验收可真不是数一下件数够不够那么简单。验收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但现在我们的人都觉得那只是最后一个步骤而已。

还有很多烂摊子要收拾啊啊啊~~~

2017-11
13

居家养老

By xrspook @ 23:59:25 归类于:烂日记

如果我开始觉得老人活着很麻烦他们自己也很遭罪的时候,估计他们距离和我们道别不远了。之前有人跟我说过老人离开之前会有段时间很反常,让你莫名地对他们产生厌恶,跟我说这个的人理解为大概老人不想让后人们为他伤心。我不这么觉得,的确有段时间我会有他们不如死了算了的想法,但他们让我们觉得很麻烦完全是他们不可控的,控制不住身体,也控制不住思维。婴儿拉屎拉尿的时候大人们都高兴得很,虽然嘴里说很辛苦,但实际上忙得不亦乐乎,但老人们失禁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躲得远远的,为什么?他们都是人,他们有那种行为都是因为他们无法控制,一个是功能还没发育完成,另外一个是功能已经退化。如果把已经不能自理的老人当作是孩子,估计那种厌恶和烦心就不再有了。我们之所以觉得烦是因为老人还没老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些事情根本不用我们操心,不只是不用我们操心,他们还可以分担我们的烦恼,但现在反过来了,心理有落差,当然会不爽。至于婴儿,把孩子生出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做好了全部心理准备,生孩子养孩子不容易,但再难在艰苦也是我们自己选的,所以痛并快乐着。老人的不能自理也不是他们选的,很多时候那都是出于自然规律。那些敢于长期受折磨慢慢老死的人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太厉害了,因为如果可以让我选择话,估计我会自行了断。死前的折磨比死本身更可怕。如果我们觉得不能自理的老人很烦,估计都出于我们没有把心态放正,接受婴儿和接受老人其实是一回事。但我也明白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即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还是会不情愿。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老去的那天。

因为星期六晚上外婆晚上起来方便的时候跌倒所以星期天晚上姨妈和妈妈就急忙去家政中心那里请了个阿姨过来陪睡。只是陪睡,晚上8点多到,早上6点多走人,这样的服务每个月要1800元。这份工作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如果你让家人自己去做,却不会有人愿意。如果肯出同样的价格,有家人会去做吗?估计也没有。只是单纯去睡觉而已,听到看到不妥当的时候就去看看。如果现在我们的技术足够发达我们完全可以做到在屋子里装监控,实时传送画面和声音。老人的手边也放一个按钮,只要按下被关联的手机就会收到电话,也就是传说中的一键拨号。这样就不需要在家里配备一个外婆觉得不放心的外人,但问题是估计跌倒的时候外婆不会按下手边的按钮。其实平安钟做的大概就是这样。既然大街上可以安装监控,家里也一样,街道管理中心可以在提出申请的老人家里安装监控,发现异常情况可以第一时间通知家人并采取相应的紧急措施。就像设置请勿打扰一样,可以预设什么时间开始通电监控,这样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保证个人私隐不被泄露。如果有这种服务,每户每月缴纳1000-2000元估计大众可接受。只要受监控的超过20人,监控中心就可以支付得起2人每月的工资及其它支出了。

老龄化问题越发突出,居家养老肯定是选择之一,但如何让这个过程更优化,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Page 3 of 1,063«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