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
31

不信任

By xrspook @ 10:41:21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只想单干,不想跟别人合作,因为很容易被猪一样的队友连累,而我又不想占别人的便宜。所以其实,这是不是应该算作是我不信任别人呢?又或者说我是那种,不想在一个堆子里混饭吃的人。很多人都会以自己的学校或者自己的同学为骄傲,说我出自一个名校,又或者是我的某个同学是很厉害的人。但我对这个不怎么感冒,我更想做到的是别人以我为骄傲,因为我在那个学校读过,所以那里因此而被别人记住,因为别人有我这样的朋友,所以他们觉得脸上有光,但显然,我只是个普通人,这些我都做不到。虽然我做不到,但我并不想沾我身边的人的光。互不相欠是一个挺好的状态,但实际上,这很难实现。双11的活动也好,其它时候的活动也好,线上的活动非常重视拉人助力这个环节。就便宜的比重来说,拉人助力与其它努力的项目比起来,赚到的便宜会更多。可想而知,在他们的算法里,有人脉就是最大的财富。我无法做到让别人以我为荣,但同时要让我因为别人牛逼,沾了光,其实我的心里也不好受。倒不是因为我有点自卑,觉得牛逼的那个为什么不是自己,而是有些时候,因为跟他们熟悉,我明白其中某些东西真的没有别人吹的那么牛逼,而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我们身在其中,旁观者清。

要我从零开始信任一个陌生人真的很难,哪怕那不是一个陌生人,而是我的家人,又或者和我一起读过很多年书的同学,也都一样。回想过去这么多年,其实在家人里,让我完全信任的其实没几个。我爸就是一个我不信任的典范,我最信任的人是我妈和我外婆。有些亲戚也很可靠,但那毕竟不是我最亲的人,所以在信任他们的时候,我自然而然还会心存芥蒂。因为欠下的人情,不知道该什么时候还,即便他们从来就没想过我要还那个人情。家人的人情我尚且这么斤斤计较,就更不用说是朋友或者同学的了。在一个经常你欠我我欠你的世界,我的这种思路真的很奇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看法,为什么必须要跟别人分的清清楚楚。被别人拖累和拖累别人经常是我纠结的两种东西。1+1>2的效果基本上不会在我的字典里出现,因为我就几乎没遇到这种事情,反而我遇到的是1+1<2。

那种踏实信任别人的感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又或者穷其我一生,我都等不到。不知道这是因为我个人的问题,还是这个社会本来就这样。不想被连累,也不想连累别人,最终就导致我宁愿一个人干死干活,非必要情况下,不会开展团队工作。我也明白我这种思路是不开化的,当东西到达了一定程度以后,不能仍然这样干。小打小闹的时候,我这样的确没有问题。虽然在我脑子不好使,又或者在我生病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信任我自己,但毕竟相对而言,那样的概率比较低。如果某一天,但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也完全不确定的时候,大概我就应该退休了。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则白,但要真正拥抱这个哲理,又谈何容易。

2019-12
30

RUN NOTE

By xrspook @ 22:51:10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19-12-30 20:47
平均心率123,最高心率154,平均配速602,原地跳。还剩下一个多星期的时候我只剩下不到15K就到100K了,但这最后的15K我却足足花了一个多星期,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上星期一神经病开始以后至今一直神经病,有些时候很需要睡觉,且一睡就不省人事,我居然在年底垮了,郁闷…… #xrspook未行够#

2019-12
30

3个小时

By xrspook @ 19:49:0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在家里吃过晚饭后我就开始匆匆地往单位里赶了。我爸大概4点30左右就已经把晚饭做好,但是我却拖到了接近5点才吃饭,出门的时候大概已经接近5点半。

总的来说,这次搭车回去比较顺利。跟往常不一样,我上的不是20,而是90,因为我实在不知道等20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且我也很清楚傍晚时猎德大桥经常塞车。从前在那个时候等20等得我好崩溃,所以无论来的是90还是45,我都会赶紧上车。幸好赤岗没有什么塞车,过猎德大桥也很顺利。地铁5号线上去的时候人很多,但是到了员村就下了一批,然后又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大概是车陂南吧,又下了一批。感觉我坐下没几个站就到大沙地了,大沙地跟大沙东我经常搞不清应该是在哪个站下车转广369,所以每到那个地方附近我总要拿手机出来确定一下。刚出地铁站,广369的总站已经排起了人龙。从年龄看来,那些估计绝大多数都是新华学院的学生。广369和广368是两条神奇的线路,基本上,学生都是从学校搭到地铁站的。如果是麻涌开出,他们会搭到文冲,而回麻涌的时候,大家通常都会来大沙地。因为在文冲上车的话,基本确定是不会有位置的,除非那是大清早。而之所以大清早还会有位置,因为大学生通常都没起得那么早,但即便这样,在文冲上车依然会有没位坐的风险。没位坐那意味着要站一个小时回麻涌。出地铁站的时候我看到那个总站排起了人龙,我是有点高兴的,因为这意味着车估计快开了,但也有另外一个风险,万一轮到我的时候已经没位了呢?那么我就要等下一辆了。我上去以后,车上只剩下不到5个空位。我看着那对在文冲上车的母子站了一路回麻涌。跟之前不一样,我在麻涌车站就下车了,因为611的线路的总站从之前新华学院变回了麻涌车站。我运气好,麻涌车站上车后,基本还没坐稳,车就开了。接下来,就是在最后的一趟公交车上坐30个站。这个30个站,实际大概用了刚好一个小时,这已经算很快了。很多的站都没人上下车,但是司机还是要在定点位置开一下门,示意一下。一条有30个站的公交线路有多变态,从路程上说,这已经很远了,明明大概15公里的路,他们绕了起码30公里。虽然这辆车有30个站,但是人最多的时候车还是没有坐满。可想而知,这是一条多么打酱油的路线,而之所以会这样,另外一个原因是我选择的坐车时间比较休闲。如果这是上下班,又或者是白天的其它时间,估计不会这样。我不知道,当麻涌开通了莞佛城轨以后,这个车会不会再绕一下到那个地方,反正现在这辆车绕的那些路线已经足够折腾了,我也不在乎再折腾一点。如果这辆车再折腾一点的话,对我来说会很方便。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上下班我就会用城轨了。如果除了城轨马上有公交车接驳到我单位门口,当然爽歪歪。我觉得,城轨的那个站绝对是一个大客流点,但分流这个任务要不要落这条全程都很绕的线路上呢,那很难说。可以肯定的是,即便这辆车不到,也会有其它车到,所以肯定会有一些接驳的地方,只是要多花两块钱转车而已。

虽然一路顺风,但从家里到单位还是要花3个多小时,醉了。

2019-12
29

去陈村

By xrspook @ 14:53:0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跟我妈去了陈村花卉世界。那个地方我早就已经听说,但具体在哪里,我一直都不知道。导航到那个地方的话,原来从我家坐地铁过去,甚至没有到祖庙那么远,离普君北路还有两个站的桂城就可以下车了,然后转公交坐10个站过去。去过番禺,南沙,增城,从化,花都以后我觉得去佛山还是比较近的,而且相对于之前数的那些地方,佛山算比较先进,公交更多,而且城市的各种服务也比较齐全,更让我着迷的是佛山可以看到的老地方比比皆是,尤其是去到一些从前就已经比较兴旺的老地方。当然像陈村这个,估计以前一直以来都只是片农田的地方,当然也就只有自然风貌,以及近几年才突飞猛进建起来的新房子。

我觉得陈村花卉世界那个地方光是卖花的,并不太多。估计跟芳村比起来,不算很大,因为即便跟广州的迎春花市比起来,那里的也不算规模非常大,价格也不便宜,但是你却能在那里看到许多新奇的品种。因为那个地方地方大,所以经过他们精心组合出来的植物真的很漂亮。因为现在正在搞某个活动,所以那里集中展示的某些园林设计更加是漂亮到爆。理论上我们如果完全按照高德地图首推的路线,我们走的路会少一些,但是中途我们临时变卦,因为我发现了一条更便宜的路线,但那样的坏处就是我们要步行走两个公交车站。下车以后,导航路线居然让我们穿越一段碧桂园小区里的马路。走在碧桂园里,简直是让我跟我妈都惊呆了,因为那条路一边是洋房,一边是别墅。洋房的一楼是一个好大的庭院,里面亭台楼阁,各种东西都有,但让人更吃惊的是别墅的那一边。某片区域,一排过去好几家每个的院子里都有个篮球架,再走下去,每个人的院子里都有个游泳池,有些没有游泳池的,里面山山水水,假山凉亭之类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富到了我们无法想象。走在碧桂园小区以外的红棉路上,路的两旁种的那些大型盆景树造型非常漂亮,而且每棵树一看上去就知道肯定不便宜,非常有可能一棵树就能抵不止1栋房子。都说顺德人非常有钱,光是看看这些就明白了,跟佛山禅城区里面的那些老房子没得比。一些种树的,养花的,养鱼的,随便都要比你住在所谓佛山市中心的那些人富有。当然,在见识过这些之前,我想象不到这到底有多大的差距。难怪佛山要把顺德合并的时候他们死活不情愿。其实我至今搞不懂,佛山跟顺德的地界到底在哪里,因为感觉公交车只是过了一条佛陈大桥,就从佛山桂城区到达了顺德陈村。从路线上说,我觉得那很短,但实际上从汽车的票价上来说,却突然间贵了一块钱。羊城通坐佛山的公交是打7折的,但顺德的公交却只能打8折。公交车上基本都是老年人,是那种只需要付半价票或者免票的那种,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学生。其他年轻人,一家人的,貌似昨天我都没在公交车上见到过,因为估计他们肯定有自己的车,不会选择公交。曾经有人跟我说,佛山顺德的人之所以不选择公交,是他们嫌公交车的车次太少,而且人太多。大概是因为昨天我们运气好,所以两次等车都基本没等几分钟,车就来了。

虽然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去了好几次佛山禅城区,但我觉得那个地方,还是很让我着迷。所以估计我还会继续去,因为到那个地方会莫名让我有回家的感觉,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2019-12
28

如果AI…

By xrspook @ 9:33:11 归类于:烂日记

大概我是那种永远喜欢从一成不变之中挑出些不一样的人出来,所以如果你只是叫我抄写的话,我反而会抄错,但如果你让我发现其中的一些规律,或者某些跟其它不一样的东西的时候,我反而会做得更带劲。还记得我读中学有个游戏叫做大家来找茬,以前的游戏机店通常都有那种机子,后来我们家里有电脑了,或许也会装个那样的游戏。那个东西很简单,就是找两个图里不一样的地方,虽然用现在的技术对比的话,什么都出来了,但自己去找和直接得到结果,显然是两回事。

在AI人工智能技术越来越普遍的今天,几乎可以这么说,那些全凭勤奋的事以后几乎都不需要人去做了。虽然AI可能会费一点周折,但依然能够快速得出答案。勤奋的事情没有了,稍微花点脑筋的事情也没有了,我们可以做点什么呢?我觉得大概我们就只剩下可以去制定AI的规则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已经逐渐在说以后不会编程的人是文盲的原因。人工智能这种东西实在太聪明了,他们会自我学习,但是学习到一定程度会有什么后果呢?有些事我们绝对不愿意碰上的,所以在AI变得太聪明之前,大概我们就得划定一些界限。还记得以前经常有那么一句话,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所以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同样,如果你给予足够多的信息,AI的潜能也是无限的。有限东西我们心里还有个底,无限的东西,其实挺可怕。如果真像某些科幻片所说,AI要谋害我们呢?他们完全可以这么干,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呢?发展到一定程度,AI可以完全不依赖人类,反倒是人类非常依赖那东西。人类最根本的问题是扩张,因为人会繁殖,会出生也会死亡,但AI这种东西,几乎可以这么说,可以修修补补永恒下去。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为什么要扩张呢?如果他们有更高级的版本出现的话,他们会不会自行淘汰掉低版本?还是说要花大力气把低版本升级呢?我觉得大概他们不愿意让高低各种版本并行。或许我们可以设定让他们忠于人类,但通过他们的自身学习,他们会不会否定了这一条基本的原则呢?AI可以复出很多个AI,但是,越多就越有竞争,而且会过多消耗资源,但是,只有这一个的话,显然很孤独。人类在多少才最合适这个问题上,从来还没找到一个共识的平衡点。

当别人还停留着遵守规则的时候,我已经在考虑,如何制定规则,要制定什么规则,才能让我过得痛快。而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我肯定接触到了一些别人暂时还没遇到的问题。从乐观的角度考虑,我的运气太好了,从悲观的角度考虑,为什么模棱两可的事都会自动找上门。但无论你逃避也好迎接也好,你都得接受这个事实。等待让别人给你一个不顺畅的方法不如你主动提供一个你觉得靠谱的给他们。

懒是一个正常的状态,但那不应该是常态。

Page 1 of 9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