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
4

接近4小时

By xrspook @ 16:23:1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早上6:15从家里出门,然后走去赤岗大塘总站坐763。那台车的早班车是6:45的,的确这台车是准时发车的,但是那个司机慢慢悠悠,乘客里其中一个大妈说那个司机一向都是这样,每到一个站都要停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再关门开走。763是个神奇的存在,因为它绕一个大圈才能真的上路。那个大圈我看了一下时间,花了10分钟,其中停了一个站。到地铁科韵路站的时候是7:16,到我下车的那个珠江纸厂站已经7:20了。那里离地铁车陂南站还有一段距离。从走去地铁站再从地铁站大沙地出来一共用了大概20分钟。

广369我觉得那个司机已经开得挺野蛮了,因为我感觉整个人在不断地前冲,膝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顶到前面的座位。但即便这样,从总站搭到总站也用了一个小时。611的司机向来开车都不慢,但因为绕了一个十里江湾,而我上车的时候还得等一段时间才开车,所以坐完611也花了一个小时。最终611下车走近单位大门的时候已经10:00。我花了接近4个小时才终于到达,真的醉了!!!!

从前我不这么搭车,从前我搭的是20路的早班车,在猎德就下地铁。搭20路的时间很短,从猎德到文冲坐地铁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小时。所以从前我大概也和今天差不多那个时间出门,但我到达单位的时候大概是9:00。因为我7:00前就已经在文冲市场那里等广369了,但即便现在我仍然用这条路线,时间还是会长一点,因为611实在太绕了。

坐763的时候我还挺精神,坐地铁的时候不过十几分钟而已,坐广369的时候我睡了一觉,坐611的时候我也睡了一觉。我就知道回到单位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但实际上有些事是出乎我意料的,而那些我觉得一定不好啃的骨头原来还不算太难整。今天我运气好,没有打错一张套打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不需要重复工作,也不需要一再签名。另外一些出乎我意料的是原始凭证的整理,那需要一些时间。从4月30号到5月3号的作业搞不懂为什么比一般的工作日还要繁忙。但话说回来,如果这些东西不是急着要在明天之前做完,再多也无所谓。但是我本来心里就已经有个包袱没放下,突然间又叠加了那么多东西,我会觉得有些烦躁,不能冷静的处理问题就会降低我的工作效率。

中午没有睡觉,继续干活,到下午3:00多的时候总算吧,计划中要干的、回来以后发现叠加过来的,以及天马行空我觉得需要完成的都搞定了。余下来的事现在全部做不了,因为只有等今天的作业全部都结束我才能核算出最后的数据。那这个通常要等到晚上10:30甚至11:00以后。理论上说,我们自己的人如果有为我们着想,完全可以把今天的作业结束时间提前到晚上9:00或者10:00。但显然那些人不会这么为我们着想,那完全是一种同归于尽的心态。又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想过有些人要在他们结束工作以后才能开展工作。

冷静沉着应战就好。

2016-09
25

焉知非福

By xrspook @ 13:04:31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不怎么喜欢周日单位的饭菜,大概是因为我不喜欢那个阿姨煮的口味吧.她很喜欢做番茄炒蛋,但通常那个菜会很甜。她做的排骨或者猪肉什么,颜色很深.但是味道很淡。今天中午吃我本来就没什么兴趣的淡水鱼,要是在平时,单位有得选有鱼跟其它肉的时候,我绝对不会选鱼。但周六和周日就是只有三个菜没得选,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去吃了。之前吃过一次这个阿姨做的鱼,非常的不爱。今天我对那个鱼也没什么兴趣,所以在打饭以后勺了一大勺老干妈,我已经做好老干妈送饭的准备了。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今天的鱼还不错。甚至比我家里做的还要好吃。今天的菜是鱼,汤是也是鱼煮豆腐。喝汤的时候,我觉得有鱼骨头卡到我喉咙了。这种事极少发生,因为如果是家里做鱼汤,大家知道,肯定不会乱捞,但是今天的那个鱼汤,鱼跟豆腐已经被捞得变成渣了。完全分不清什么是什么,更加不用说骨头都已经分散到汤里面。当然,如果我喝汤的时候小心点,不会发生这种事,如果我不是贪心,要把渣也吃掉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坐在饭堂的凳子上,我半天没咳出来,散步的时候又咳了半天,还是没什么动静。但当我散步第二圈的时候,我感觉没那么糟糕了,大概那个骨头已经不知道被咳到哪里去了。如果最终症状没有减轻的话,我也就只能找人把我送医院,给钱医生让他帮我夹出来。过去三十年我都不曾花过那个钱,但在一天加班的时候,居然遇到这种事,真的让人觉得太无语。幸好只是虚惊一场。人越是觉得自己运气不好,状况就会越糟糕,因为心思都只往坏处想。但如果把一切都看得很轻,也就无所谓喜和忧。

今天的广369,开到古梅路口的时候,已经超过八点,我纳闷了半天要不要在江畔湾北门下车,那样的话,或许我还能赶得上,八点开车的611。但我没有下车,结果五秒钟后,我后悔了,因为我马上看到611转弯过来,这意味着可能我又要在新华学院总站等上半个小时坐下一趟的611。今天等车的时候,居然遇到了上周也遇到的一个女生。她跟我一样,上周和这周的服装完全一致,所以一眼就能辨认出来,而且她也是一个人,同样跟我一个模式。好彩的是今天的611八点十分就开下一班了,比上周快了二十分钟。为什么从前也是七点十二分上车的广369到达新华学院还不到八点,但这两次却都已经是八点开外了呢!上个星期还说可能是因为有对在车上闹折腾的母女,但这一次,我感觉没什么人在耗额外时间了。难道是因为广369的行车线路上某一段在修路之类?期间我睡着了,所以并不知情。

昨晚睡得不好,因为从上周的某一天开始,我就感觉到我的左侧髋关节在隐隐作痛。也不知道那是神经痛还是肌肉痛,反正那种痛一直从臀部延伸到大腿。那有可能是肌肉韧带也有可能是神经,但因为不是触电的放射性,所以我觉得神经的几率不高。最确切的痛点是大腿跟盆骨结合的那个部位。那个部位叫做大转子?为什么会那里痛呢?是因为我的速度训练太狠?是因为我游泳姿势不对?还是说我某天做瑜伽拉伸的时候过度了?反正最严重的时候,我觉得蹲下上厕所也是个非常痛苦的过程。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强烈一点,什么时候会好一点。我更加不知道用什么体式才会让自己舒服一些。不找出原因,我就没办法避免。我该从哪里下手呢?因为这个,我已经几个晚上没睡好了。

人生有各路挑战,各种稀奇古怪的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扑面而来。

2016-09
17

By xrspook @ 15:21:5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回单位的时候,广369上时迟了一点点,所以剩下的座位并不很好,要把腿放到很高的地方,不舒服,所以一段时间后我直接把人斜着坐,但偏偏就是那么好彩,过了一阵,有人下车,于是我就换到了一个比较好坐的位置。本以为今天的运气还不错,但过了不久,上来了一对母女。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但过了一阵,小女孩说她想吐,然后妈妈就找司机要塑料袋,司机说没有。司机劝她们坐到离车后门比较近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个垃圾桶。于是她们就转坐到了我后面。母女俩一直折腾来折腾去,我的毛管都竖起来了,谁知道如果那个小女孩真的吐了会是一个什么状况,就坐在我后面,搞到我身上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事。但幸好,实际上小女孩,并没有吐,妈妈把垃圾桶拿过来,她只是干咳了几下,吐不出来。我觉得小女孩那种状况并不是她真的想吐,而是她不想坐公交车想下车。虽然小女孩没有吐成功,但我还是各种紧张,谁知道那种事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即便那一刻没有实现。本来我一上广369就睡觉,但因为有对这样的母女坐在我后面,所以我一直都打醒精神,小女孩过一阵就会显得不耐烦,而且那种频率越来越高,妈妈则一直安慰女儿说很快就到了,再过五分钟就到了,但实际上,过了好几个五分钟才终于到了。她们的下车地点是麻涌,妈妈没到开发区就已经在安慰女儿快到了。她们下车的状况也很奇葩,妈妈和女儿下车一个女的也下车了,她们有很多行李,他们的一行人之中还有一个男的,那个男的还好像没睡醒一样,不知道要下车,所以她们下车那一下耽误了一些时间。当妈妈和女儿在我后面嚷嚷的时候,我并没有回头去看,她们下车的时候我特意看了那个妈妈,从声音听来她的年纪并不小,从样子看起来她的年纪也不轻,但她的女儿还那么小,还像小baby那样任性,真心服了。

她们下车后,我以为那种恶心事也该到头了吧,但实际上,公共汽车离两站到终点站的时候,我看到麻涌611开走了。平时我也是搭20路的头班车转地铁然后搭大概7:12到站的广369,最后我应该能搭上8点开车的611,但偏偏今天就是赶不上,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难道是因为司机怕孩子会吐,所以故意开慢了,又或者是她们一家人下车的时候耽误了时间?通常来说,7:12到7:15分到文冲市场站的广369到达总站东莞新华学院应该还没到八点,但偏偏今天到倒数第二个站的时候,已经8:01。没办法,只好在那里晒着太阳继续等下一班的611,等到下一班开车的时候,已经是8:25,我在那里足足晒了24分钟的太阳。我晒太阳五所谓,但我包里的那些从冰箱拿出来的东西,不适合晒太阳,而且,今天的太阳还特别灿烂。就是因为晒了接近半个小时的太阳,所以平时坐611我都冷得不行,但今天搭611之前我已经站出一身大汗。

回到单位发现原来昨天,没有做稻谷样,即便是这样今天也只有三台车,这样的量其实完全不必要安排加班。做样品的时候也经历过一个惊魂时刻,那个重金属测定仪的自动取样器无论如何抓不到瓶子,我被吓半死了。如果是其它步骤,我还可以手动完成,但初始化是不能手动的,所以,如果那个操作真的无法完成,大概我也就只能用另外一台仪器去测定,但那样的话会麻烦很多。幸好,把机器关掉重启之后恢复正常了,谢天谢地,鬼知道那个自动进样器的初始化发生了什么毛病。但总算还能纠正过来。

难道今年我的好运已经用光了吗?

2015-12
26

考验人

By xrspook @ 18:09:31 归类于:烂日记

事情经常不按照你设想的方向发展,所以如果aal izz well的话很感恩了。不过,人有主观能动性,人不会甘心一切都由上天说了算,所以,我们还是有一定控制权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连设计都不做好的话,上天不按照你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你也不要抱怨什么了。

昨晚我新设定了两个闹钟,分别是510和520,因为我想搭单位门口公交车611的头班车离开。头班车的时间是610。520起来,我应该能在600前完成打卡。结果,我真的这般做到了,回到办公室,喝完几口水6点过一点,我在办公室上网到604然后跑路。让我觉得很无语的是,我离公交车站几十米的时候看到公交车迎面过来,公交车还要转头,所以我就继续正常速度前进。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公交车居然到公交车站停了不到2秒,连门都不开就踩油门走人了。卧槽!611的司机是出了名不理会你追车的!这是总站啊!是总站啊啊啊!!!我还是追了上去,今天比较狗屎运,司机居然开了十几米后停了,我赶到了车门前,司机没开门,他看着我、我看着他,僵持了一秒多,他开门了。世界绝对没有比这更神奇的事了好吗!以前611是很准时的,准点整数开车,误差就只是秒,但现在,我都不知道司机是看什么开车,大概是他觉得他要开车就开车吧。611我要从总站搭到总站,就在离终点还有两个站的时候,司机下车了,之前我遇到过,他们会在那个小吃店买早餐。司机下车消失了大概5分钟。等等不会死,让我觉得烦的是611到中大学院总站的时候广368和广369刚开走了!我是目送它们离开的好吗!如果只是十几米,扬手冲过去应该会停车给我,但那已经是百余米开了。对车来说半分钟的距离都没有,但对人来说,没戏。广368和广369在高峰时段不大于15分钟一班车,非高峰时段不大于30分钟一班车,这么一来,我肯定要等15分钟。广368转快28我也等了大概15分钟。在等广368的时候我啃完了昨晚准备好的3块消化饼,但在等快28的时候我感觉我的热量都快被消耗光了。坐在快28里越坐越冷,这是我第二次坐快28,上一次也是越坐越冷,上一次我睡着了,这次没睡,但我还是很冷。在五山路口下车的时候,我几乎在哆嗦了。从广园快速路走进华农,走到食品学院,把东西交给保安,算是完成了我今天的第一个任务。那时我终于感觉热了。没有停留,直接就走人。走到华农门口的时候,我实在顶不顺了,把抓绒脱掉,换上皮肤风衣。这是很疯狂的节奏啊啊啊~~~ 因为那个时候大概只有15℃。背包里装了非常多东西,很重、体积也很大,因为完全是超负荷硬塞,所以本来很好背的包完全就是在以变态的方式折磨着我。我用这个包背过更重的东西,但从未像今天这般觉得让我绝望。我要从华农步行到宜家家私啊啊啊!!!期间我无数次问自己能不能不走了。那有多远呢?真没多远,大概50分钟我就走到了,期间有上坡下坡上楼梯下楼梯也有等红灯,所以估计4K的路不到,又累又饿…… 我一心只想着宜家的吃的。我应该有生日蛋糕券,但也可能没有,如果没有我就去吃他们的热狗套餐,但在到达宜家之前我也想过去M记吃6块钱的火腿扒麦满分加咖啡。现在M记得咖啡不能续杯了吗?如果宜家没有蛋糕券去M已经超过10点了,还会有火腿扒麦满分吗?最终,我在宜家祭祀了我的五脏庙:热狗+免费续杯汽水+抹茶雪糕。因为我刚好碰到了家10年庆典,所以有1元的抹茶蛋糕,而且瑞典食品屋的东西也都全部8.5折。尝试过很多咖啡后我和我妈还是觉得宜家的咖啡粉出品的咖啡最好,家里的估计也快没了,所以刚好。

今天还有最后一件预订要完成的事还没做,但到底今天能不能完成我不能确定,因为那不是由我决定的。

2014-11
10

坐车坐傻了

By xrspook @ 15:24:43 归类于:烂日记

0600闹钟夹温度计,0610闹钟起来,0630准备好一切可以出门,0640出门,0715到达医院排队准备抽血,0800准时开始抽血,0813抽血完毕按压,0821开始吃早餐,0852上了B9公交车,1215到达单位。从广医二院到单位一共用时3小时23分,我是坐上B9,在汽车开动前按下电子表计时的。期间,我转了3次车:B9在体育中心转B1,B1在夏园转广368,368在中大新华学院转611。转了3次车,其中3趟车我都坐满了全程:B1、广368和611。今天已经没有塞车了,司机已经开车开得很快了!尤其是B1的司机,我在上面瞌睡,有些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我的PP都由于惯性直接向前滑动了,要不是前面有挡板,我肯定会“飞”到前面去,611的司机也是,因为车上没几个人,车站也几乎没有人等车,所以飞掉了N多个站。如果车接驳得更好我不需要3个半小时的,刚到夏园的时候,还在BRT的站台,我张望到底广368的总站在哪里,当我看到广368并开心地出站台去那里的时候,车开走了!车站站牌赫然写着高峰期不大于15分钟一班,非高峰期不大于30分钟一班。司机拿捏得可真好,我在那里等了接近半个小时,但还差几分钟不到半小时。若不是最后一程车611的司机开车够给力,我肯定赶不上回单位吃午饭,赶不上,我就不知道午饭吃些什么好了。司机也估计知道,12点是午饭时间,他也不想耽搁大家。

坐车坐到傻逼了!累计起来我坐了超过60个站的公交车。呵呵呵,3个半小时如果坐高铁的话,估计可以坐到韶关再回来了。

今天,我很幸运,我懂的,唯一不幸运的或许只能算是今天抽血的那个护士扎针太深,深到一开始居然几乎不出血,往回抽出来一点才开始正常。在医院上厕所却遇上一个自动冲水失灵的。除此以外,一切都很好。

早上吃了起码5片面包,中午吃了比平时要多起码30%的米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吃。一路上我都在烦恼着我到底能不能赶回单位吃饭。虽然最终不能在中午12点之前回去,但总算能吃上饭。从剩下的菜看来,我是刚好搭上末班车了,再迟一点,就没菜可吃。

回到单位,混沌还在继续着,平时早上做的是全部都得中午完成,比如说烧水煮蔬菜水果猪肉什么的。上周吃的是猪里脊,我以为这周会吃鸡胸肉,结果还是里脊。估计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要和鸡胸肉说再见了。昨天起来,感觉下眼睑血色比较足,今天早上也都还可以,到今天下午,白白的下眼睑又回来了。难道说星期六吃的那一顿超量的猪肝汤的效力只能维持一天多一点的时间?而我现在的状况需要长期大量补铁?匪夷所思!

开始停跑的那一两天,会有种很想去跑的冲动,但今天已经是第六天,懒散过后让我有了能不能不去跑的念头。不去跑,我的装备怎么办?全部打水漂了吗?我妈昨天问我,跑步这玩意我到底一共“交了多少学费”?我也不知道…… 如果算上各种路费饮食神马,5000以上肯定有,但至于到不到1W就很难说。

当全世界人仿佛都为跑步而狂的时候,我反倒不想玩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