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
31

RUN NOTE

By xrspook @ 20:16:45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8-01-31 18:41
平均心率156,最高心率192,平均配速622。最高心率192?!这怎么可能?!!!!但这个数据是发生在最后而不是一开始,我也是在没搞清到底因为什么,姑且写一回吧。平均186的步频实在太伤人心,但仔细看看步频的点状图也很正常,那些蓝色的都是规则间隔分布,今天我折返处反应迟钝,蓝色不对劲的东西就是这般造成的。今天意外跑9K而不是10K,真心不是我故意凑数月跑量130K,今天真的是神奇地错误算错公里了。今天算是个巧合的大叠加。#xrspook未行够#

2018-01
31

恶不恶心

By xrspook @ 9:45:10 归类于:烂日记

在工作了以后我才意识到学生时代的测验考试分数说了算是多么的好,因为工作单位给予你的评价根本不基于你做了什么,而只是他们觉得你怎么样。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如果你问别人这个人如何他肯定不会直挺挺地给你点出那个人的缺点是什么,很多时候,他甚至不了解那个人,所以被问的那个人非常有可能会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还行,不错”之类,但如果你让他具体说说优点和缺点,那就实在太难了。一方面是因为他觉得不好意思说,另一方面可能因为他对那个人根本不了解,完全说不上。但有一点,被问问题的那人非常明白让他评价的那个人跟他有什么利益关系,这一点非常重要。其它不知道都不要紧,光凭这一点在做什么选举投票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这根墙头草该往哪里摆。都说民主选举什么的,一旦这些东西涉及钱钱钱和权权权就会落入了一个那到底和我有没有利益牵连的境地。于是呢,选举就变成了他好有利于我好的,我当然要选,其他人好不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他们什么状况与我无关。人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状态,再广泛的投票又有什么用。就像印度的选举,为了拉拢选民,选举之前来些什么发电视机是小事,连毒品都能光明正大发放也司空见惯,这样的选举,能选出些什么?!同理,要在单位里步步高升你根本啥都不用做,天天吊儿郎当干应该干的事甚至经常干砸也无所谓,因为最重要的是在有机会和领导同桌的时候机灵地倒茶倒酒,平时一有空就跟同事侃大山拉朋友,最好不时就请他们出去吃饭娱乐消遣什么的,于是呢,到什么选举的时候领导会觉得这人还可以,普通员工会觉得这个人算得上是个“朋友”。呵呵呵,我不知道其他单位什么情况,反正我知道我工作了10年有余的这个国企就这副德行。很看不过眼,但我又非常懒惰安于现状至今没跳槽。

为什么会发上面的牢骚,是因为我昨天找领导签名的时候他跟我说这次的加工资和去年的优秀员工都是他们灵活处理的结果。优秀员工这种事,我想想都觉得恶心,每年被选上的不少人,别说要向他们学习,光是想想他们的行径我就已经一定选择离他们远远的。而去年科室内部的绩效考核的基础数据分数是我亲手汇总出来的,我已经是最高了,你可以说哪怕是这个科室内部最高我也依然可以不给你名额,如果那样,那是你们决策层有问题,跟我没关系,于是这又怎么跟你们灵活处理有关呢?可笑!至于加工资,6年前升为科员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加过工资,你们觉得这是我的问题,难道你们就完全没有问题?!每两年会有一次晋升晋级的机会,为什么前面两次都没有我?!我的工作有问题?我工作出现的问题跟某些神马优秀员工比起来简直约等于没有。你觉得别人做的事比我多比我好?你们根本没有给我发挥所长的平台,即便我身怀绝技你们也毫不知情、视而不见,难道我天天就要在你们面前像耍杂技一样不间断表演?我根本不是那种人,要我做那事我宁愿你永远都别让我晋升晋级,我显然不是吹水外貌党的。我妈做到退休都只是个车工班的班长,不是因为她技术不够好,也不是因为她的人缘有问题,而是因为已经上去的人背后有人而她没有。我的背后也没人,所以我从来不奢望在国企这种地方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如果你真的喜欢我的能力,愿意当我背后隐藏的贵人,能在暗地里帮我灵活处理,我也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人情、钱财方面的东西感谢你,但只要你信任我,把我放在个恰当的位置,我肯定可以让他们的工作更顺畅舒服,少操心、不烦心难道他们觉得还不够让他们爽的吗?我们是来打工的,不是来非法敛财的,赤裸裸钱生钱的事我不会干。

每次某领导找我谈话的时候我只会答应,因为一旦说出内心想法,他一定会说得更多。拥有把他的话当作耳边风的能力非常重要。

2018-01
30

孩提的时光

By xrspook @ 14:57:55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说不准自己到底有多么喜欢一个人住。其实我也想不懂为什么自己有这个倾向,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和我的家人住一起,虽然我是个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但是妈妈姐妹的孩子就是我的哥哥姐姐。这样的同龄人估计会跟自己爸妈亲生的有点不同,但是既然我没有亲生兄弟姐妹,我也就不好判断到底怎样。起码到我不想跟他们玩的时候,我可以在家里自己玩,或和大人玩。但如果我有兄弟姐妹,我就只能和他们在一起,无论我喜不喜欢。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有两个选择,和他们一起玩或者我自己玩。向来我都更喜欢跟大人玩,我不喜欢和比我小的人玩。到现在为止我仍然不知道如何跟比我年纪小的人沟通。之所以要和比我大的人玩是因为他们会采取主动。我觉得我根本不必一定加入他们的队伍,只是在旁边看着他们玩,我就可以很开心。估计很多小孩想法都跟我一样。所以当我比他们小的时候,他们也不愿意接纳我一起玩。在这个时候,大人就会出马,让他们和我一起玩,但如果他们还是不肯,外公会亲自出马,他跟我玩。

小时候表哥总觉得外公护着我,总是偏袒我,大概他觉得自从我出生以后,家里最疼的那个就不是他了。表格小时后我总是觉得他老是要跟我对着干。这种幼稚的想法,直到他上了初中以后才算有点变淡。天知道如果那不是表哥,而是我亲哥哥,我会不会遇到同样的事。从现在二孩的情况看来,两个孩子的间隔太短,这种事,不可避免会发生。我跟我表哥只相差五岁而已。在我出生之前,表哥就是家里的全部,所有人都惯宠着她。外公简直就是他专属的。但后来多了我表姐和我,对他的爱自然就会分少一点。作为家里最大的孩子,他有这种感觉,但是我却不觉得外公外婆疼我比疼他们多。当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待遇。当然,如果我们一起去捣蛋,被责备得最厉害的肯定是表哥。回想那些过去的童年时光,妈妈貌似只是个很凶很凶的存在,她通常不会打我,但是责骂少不了。上了小学,有了测验考试以后,打这种惩罚自然而然就来了。所以当时我曾经想过,她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妈妈。对爸爸我没什么感情。所以,每当我妈打我的时候,我脑子里涌出来的第一个肯定是外婆。在任何情况下,她都会护着我。但这不意味着她会任由我任性地做坏事。毕竟很多时候,我没有故意做坏事,我只是达不到他们期待的目标而已。在家里,外婆就是和事佬。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外婆做的那些从前我觉得再普通不过的菜式,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佳肴。外婆的厨房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她是那里的将军,你必须听从她的指令。当然,她会默许我们偷偷地去偷吃点东西。在物质不算富裕的年代,每次外婆拿片糖去做菜的时候,我和表姐都会要一小块来吃。小小一块片糖,会让我们很高兴。现在的人即便你给他一块,他也可能嫌弃你不干净。我觉得,自己生出来的孩子就应该由自己抚养大,但回想我的过去,童年的脑海里只有外婆跟外公,还有那个十平方的小公租房。

如果可以再选一次,我希望自己仍然能够在他们的庇佑下长大。

2018-01
29

直报系统那些事

By xrspook @ 16:42:42 归类于:烂日记

国粮局的直报系统是个好事,比填手工表然后层层上报方便多了,但问题是基本上填报就只是填报人的事,如果是纸质的的还要找领导签完几个名再报,虽然呢,签名就只是签名,不会有什么审核之类的操作,但从程序的角度来说,领导应该被告知,然后领导加签了才能上报。但之所以这样的设计也是为了能做到公平公正,统计员报出的数据不受他人主观意愿的影响。但是万一统计员疏忽出错了呢?难道月报要到下个月再报的时候才去改?直报系统这种东西到底要靠什么去把关报送质量呢?即便里面某些行列的数据是通过计算勾稽关系得来的,但原始数据一旦出问题还是会歇菜。需要填写的原始数据该怎么把关?光靠责任心这显然太看得起粗心大意的人类了。

上个月底总公司就发了个文说2月2日之前要填写并审核上报统计年报的数据,2月9日之前要提交相关的统计分析,但直到上周直报系统的年报模块还没启用上线。一开始呢,启用是启用了,但根本填不了,版面还停留在2016年那里。又过了一些时间,年报的板块直接消失了。上周去问的时候被告知据说27日开放填写,我没有27号(周六)真的那么积极去关注,但虽然忍住一直没在家里的电脑里打开那个网页,但这件事也一直让我如鲠在喉,因为我很想打开继续工作,但我得控制住不让自己做。之所以不做是因为我知道我一旦开干就会完全停不下来,其次是家里的显示屏是19寸宽屏,单位的是22寸宽屏,22寸宽屏按照某些设置才能刚刚显示完全的某些页面,家里的19寸当然做不到。表太宽了,缩小看得很辛苦,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呢。而且即便今天才开始处理那些东西,填表我有5个工作日的时间,写分析我有10个工作日的时间,无论如何都做得完。我需要做的是慢下来而不是一股脑什么都急匆匆地赶着去搞定。

今天核对报表的时候我发现了个不是问题的问题,之所以有那个“1”的误差是因为一年累计下来12次四舍五入数据造成的,这个误差只有“1”是因为自从我开始报送报表,我都保证报表的期末数永远都和实际期末数对上,于是呢,期间的变化数就会因此多1或者少1,久而久之,累积起来“1”的误差就来了。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流通报表里商品粮、市储、县储的年报里白色的单元格都能修改,唯独省储的就不能改,而误差恰恰发生在省储的单元格里。这种bug实在让人感觉很无语。粮食局说年报白色部分是可修改的,的确大部分的可修改,但偏偏就是我数据最多最复杂的那个报表改不了,囧。粮食流通年报这东西是自动生成的,按照1-12月的报表自动生成1年的年报,理论上每个月都不错年报就没有问题,但四舍五入很可恶啊啊啊~~~ 报表要求单位是吨,实际上我们的统计最小单位是公斤,所以这种不是问题的问题会持续发生。误差不能避免,所以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来一条可以备注情况说明的呢?毕竟“1”是每个单元格里最小的统计单位了。

系统是人做出来的,人不完美,所以系统也肯定不可能完美。

2018-01
28

选择离开

By xrspook @ 19:07:22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真的觉得长命百岁这四个字是一种诅咒。没有经历过这个人,当然想成为这个,但这个真的好吗?经历过这个人,大概觉得,如果他在八九十岁、还没有完全退化之前,就已经离开,反而是一种解脱。当你的身体不能自理,思想也再都无法接受新事物,而只能不停地把旧东西拿出来单曲循环的时候,人生真的是生不如死。为什么大脑已经不能维持正常工作,身体也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但人居然心脏还眺着,呼吸还继续保持正常。在这种情况下,人怎么会没有想死的念头呢?但无奈,想自然死亡没那么容易。当然,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也可以主动寻找结束生命的方法,虽然在传统观念中,这是不对的,无论是自己了结自己,还是别人帮忙了结自己。因为死亡这种东西真的不是想想就能达到。无论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寻求死亡总是不那么光彩的。虽然如果纯粹出于人性考虑,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

上个星期看《寻梦环游记》,里面说道如果阴间的人不再被阳间的人记忆,他们就会在阴间里灰飞烟灭。同样,换个思路,我们可以套用在现实生活。在我们所处的阳间,如果活着的人记忆里只有他阴间的亲人和朋友,而完全记不起阳间正在和他一起生活的人,那将是什么恐怖状态?!他完全就只是活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而且这个世界他控制不了,无论是思想上,还是行为上。对他来说,其他人就像跟他活在两个世界里一样,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就像在做梦。在清醒的时候,身边的人所做的事他很快就忘记了。在睡着的时候,梦里出现的是从前的人,在梦中的世界里,他行动自如、思维活跃,还是从前年轻的模样。如果人真的到了这种程度,你觉得他想活在梦里,还是活在清醒的时候呢?身边的新鲜事物不是他不想记住,是脑细胞在不断萎缩,剩下的那些已经不足以再接收并储存新遇到的东西。这种状态其实挺诡异。如果我们足够长寿,估计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但是,到了我们那种岁数,甚至有这种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梦的时候,我们大概也就没办法把这个告诉身边的人。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见识过一部类似于这种想法的电影。在中国估计就不会有,因为我们的思想没那么开放。这种有点消沉,甚至有点对抗现存伦理观念的东西不容易被大众接受。我们只是以我们的角度去看问题,而不会换位思考老人们是什么感受。

问题抛出来了,对一些年纪已经长到一定程度,思想和行动也已经进入了一个很模糊状态的老人。如果他们真的有这种感受的话,什么对他们才是最好的呢?是让他们继续不受控制地活着,还是让他们彻底的结束这种路人甲一般的可望而不可即。到达这种程度的老人估计已经没办法让他自己去判断。什么才是更好?既然他们不能判断,谁又能为他们做这个决定呢?是家人,还是专业人士?性命是自己的,由自己去决定,应该怎么处理当然是最好。但如果,自己做不到的话,又该由谁去帮助做这个决定呢?如果我们选择活下去,有无数多的方法可以让我们继续存在于这个世上,哪怕我们从物理上来说心跳已经停止,大脑已经死亡。大概某一天我们会得出那么一套准则,如果符合以上条件的话,外人就可以帮我们自己做出结束生命的决定。当然这也有个前提,就是我自己本人在神志清醒的时候,已经自愿签下了某个条款。

我们不能选择自己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降生,但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权利选择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离开。

Page 1 of 9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