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
8

海鸥岛一日游

By xrspook @ 19:08:0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和我妈去海鸥岛。地铁很顺利,但是地铁出来坐的番148B却让我们无比头痛,首先是因为等了半个小时才终于等到了车,车在路上又塞了很久,虽然那个路怒的司机已经在不停地按喇叭了。从前我妈经常会在我面前提前海鸥岛,过一段时间她就会和她的同学就会去那个地方。她觉得那里卖的东西很便宜。但现在是新年,很多店铺都没有开,所以理论上没有平时那么热闹。跟广州市区的其它景点不一样,去海鸥岛的公交车上人不多。在江鸥站下车的人也很少,一路上我们没遇到多少人,直到我们去到了海堤边,平时去那里的人都是中老年人,他们的交通方式都是公交车,但显然,新年到那个地方的人大多开车。所以即便公交车上没什么人,海堤那个地方还是会发现原来游玩和吃饭的人不少,但总的来说,这绝对会比广州的其它景点人少。

海鸥岛的最北端估计是离我单位最近的地方,但是在江鸥站下车,走到海堤边,那里已经是海鸥岛的南半部,虽然依然可以看到我们单位的门机以及筒仓,但显然有点远了。如果在海鸥岛的最北端开一个快艇,估计很快就会到达我们单位。海鸥岛的北面开发得没有江鸥站附近那么好。虽然过年很多店铺已经关门,但路边还是会有很多拿各种东西出来卖的当地阿婆。她们的口音我觉得跟麻涌那里的大姐差不多,拿出来的卖的东西有些真的要比在市里便宜很多,某些非主流的蔬菜和鱼干你也大概只能在那个地方才会普遍见到。

今天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沿着海堤一直向南,走到了一个大排档,然后拐到海鸥公路上,理论上到达海鸥公路,再向南走一点就是公交下涌站了。我们在那里等了一阵公交车,发现根本没有。手机APP公交车软件说那趟车已经过去了,显然这是扯淡。过了一阵,我妈终于忍不住,问了一个当地的阿婆,阿婆说那个公交车牌立在那里很久了,但那里从来就没有车路过。于是我们只能往回走,回到上一个公交站。于是无端端地我们就来回多走了一个公交站。走一走这本来没什么问题,问题是为什么公交车的线路安排成这样,但实际上又不按照这个运行呢。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广州,如果那个公交站已经没有公交车经过,站牌肯定会拆掉,但如果那只是临时不通行,肯定会贴一张告示之类的东西。下涌站公交车牌已经被太阳晒得有点褪色。那个东西立在那里已经很久了,但上面却没有任何指示,APP上也没有提示公交车可能不停靠那个站。不是那里的当地人肯定不知道原来还有这种操作。为什么他们不投诉呢?大概因为他们根本不屑去投诉。他们就生活在那里,可以自给自足,如果要出去的话,他们自己有车。那个地方,我很少看到有当地人骑自行车或开电动车,要出行的话,要么不行,要不开四个轮子。这个地方和麻涌很近,他们的口音也有点类似,但他们的生活方式却大不相同,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麻涌已成为了一个大型的工业区,但海鸥岛这边却不允许发展任何工业。海鸥岛很大,全部都在发展与农业相关的东西。

人胖了,却挤在没有弹性的牛仔裤里,会产生莫名的酸痛。

2018-10
6

我们的纪录片在哪里

By xrspook @ 17:15:44 归类于:烂日记

我很喜欢看上海纪实频道的纪录片,因为他们有很多原创的东西。那些东西会讲述着上海城里普通人的故事,又或者那不是普通人,那是些在某个行业很不普通的名人,又或者,他们会直接阐述某种食品,某条街道,或者某个建筑的故事。他们的故事永远都讲不完,虽然并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脉络,但是记录平时的生活,有些时候真不需要分那么清。毕竟,那不是一部《舌尖上的中国》。比如说今天我就看了一个关于城市交通的纪录片,里面并没有什么很华丽的镜头、非常炫酷的动画,又或者那些非常吸引我眼球的东西,但是,那些影像记录了80年代90年代直到现在,他们有东西串在一起。于是,人家可以一年一年地说公共交通的变化。

但我们自己呢?其实广州的交通比上海更新得更快。在我的印象之中,我没有见过广州的人力载客三轮车,但在广州的交通之中,自行车,摩托车,再到四个轮子的车,那是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变迁。而至于公交车方面,据说一开始广州的公交车就像个火柴盒一样,整部车都是木头做的,这个我从来都没见过,没见过影像资料,连相片都没见过。在我的印象之中,最早的公交车有长车和短车,和长车就是今天上海纪录片里面说的那种巨龙。从前的广州也有很多那种车,而且估计我们那种车的运行时间比他们长。我最喜欢坐在巨龙的链接位置。当地铁起来以后,好长时间,我也喜欢站在两节车厢的连接位置。即便是短车,也有分前发动机跟后发动机,就更加不用说电车还有区分有辫子和没辫子的。其实以前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上海说的那种巨龙公交车要渐渐退出市场。今天在纪录片里面,他们说因为那种车太长,所以转弯的时候很不方便,于是后来就不再有了。但实际上,现在广州的BRT有比那种巨龙还要长的车。之所以在BRT里行得通,而在从前行不通,大概是因为BRT通常都有专属的行车通道,而且以前的巨龙之所以不能适应环境存活是因为以前的老街道通常比较狭窄。在一个双向两车道的十字路口,巨龙要转弯的确很困难,但现在的BRT,随便都有双向四车道甚至以上的空间。

上海的黄浦江有轮渡,广州的珠江也有,而且可能我们的轮渡航线比他们还多。他们是世博以后黄浦江上才出现游船,但我们的珠江夜游从我有记忆以来就有。不过现在的比从前的更漂亮而已。光是说广州的珠江夜游,我们就可以做一个纪录片出来,但是我们能凑出够足够多的素材吗?这些东西显然不是在你准备做纪录片的时候才匆匆搜索的,而是要在平时就积累起来。为什么上海电视台能有专门一个播纪录片的频道,而且那个频道里能有一定数量的自产作品,而我们却没有呢?!不过话说回来,能做得这么好的电视台也大概只有上海,因为即便是北京,他们的故事或许更多,但是他们却没有做出像上海那样的纪录片。纪录片的本质是反映生活,反映普通人的生活,而不只是为了获奖,为了传播某些很深刻的大道理而存在。

我们不缺好故事,我们只缺一颗兢兢业业地把它们收集起来的心。

2018-02
21

怪胎

By xrspook @ 21:41:28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也不知道找了什么目标,反正我去跑步了。其实今天我也有过明天再跑的念头,但我总算把那遏制住了。大概是在跑步之前我摊开瑜伽垫做了一些打坐,于是总算没有之前那么想睡觉了。运动这种东西,你总是越做越想做,越是不去做在开始的时候也会无限拖延。出乎我意料的是今天我觉得比较顺利。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考验。

反倒是回到家以后再次拿着80片成人纸尿裤以及20片尿垫出门的时候大大考验了我一番。那些东西,体积很大,虽然单包来说重量不大。我把其中十包用一根书包带串起来,另外两包串在我的小斜挎包上。拖着那么大一堆东西上街,我抢足了路人的眼球,无论是在大街上,还是在公交车上。首先,吸引他们好奇心的是我拿着那么大一堆东西,另外一个是好奇我拿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明白天猫为什么这次会这样。八包合计80片的成人纸尿裤以及两包合计20片的尿垫,为什么他们不拿一个大箱子装着送货。送到我家的时候他们一共装了七个袋子和一个箱子。看着都醉了。那80片的纸尿裤在网站上他们是整体销售的。按照正常的逻辑,就应该把这80片的东西放在一个箱子里送过来。天猫的实际做法简直就在挑战我的想象力。即将走到公交站的时候,我眼睁睁地看着我要坐的那路公交车开走了。于是,在公交站我等了很久。终于来了下一辆,但问题是那是一辆新式的纯电动公交车,座位很少,而且因为等了很久,车上已经满员,所以我只能挑了一个不怎么挡路的位置靠着站,因为我身上的那一堆东西实在太占地方了。一路乘客都不少,所以我从上车一直站到下车,之前我从未觉得,从我家到外婆家坐公交车居然要那么久。到家把那堆东西卸下以后,我赶紧走人,因为外婆家来了去拜年的人。走到大街上以后,我找了一个角落蹲下做一些下背部放松的动作,明明那堆东西不重,但是因为背负的时间太长,而且是以歪斜的方式,所以我觉得后腰很紧张。还是学生的时候,初中和高中的很多时候我都是背单肩书包,为什么当时我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呢?难道这些东西比我当年背着书包还要重吗?还是当年那个书包的重心要比今天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好。

阴沉沉的天,你根本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放假时间太久,电视的节目全部千篇一律,所以根本分不清到底是星期几。从前还是学生还有寒暑假的时候,我怎么分清过的是星期几呢?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还看卡通片和电视剧,而那些东西工作日和周末是不一样的。从前每年一到春节电视节目就很无聊,一天到晚都在重播一些老掉牙的东西。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可选的节目多了很多,但也正因为东西很多,全部都是自己选的,更加不知道看电视是在什么时候了。

明天理论上是我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

2018-02
5

新路线

By xrspook @ 16:42:0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第一次走新路,结果不到三个小时就回到单位了,其中包括在猎德大桥上塞了几乎15分钟。如果少算这15分钟。大概我不用两个半小时就能从家里回到单位。当然正负20分钟的时间是肯定的,因为要转多次车,如果每次地铁转乘或转车的时候都要等最长的时间,可能20分钟还是包不住。昨晚我运气很好,地铁出来转B28的时候到了站台马上就有车了,在开发区医院转618的时候也只等一会儿而已。至于其它换成,等是正常的,不等是运气。

从家里出发到单位,新路线是这样的:从家里出发,走15分钟到江海大道中站等20路车,20路车坐一个站到猎德站下(如果在江海大道中坐其它公交需要多2个站3个红灯)。然后下地铁5号线,坐到鱼珠转地铁13号线,再搭到夏园。从猎德到夏园全程12站,官方说法需要38分钟,实际上大概也就那样了。以前大清早坐车回单位,从上20路车到下20路车,10分钟内搞定,我在家里610出发,700前会到达文冲,官方说法猎德到文冲有11站,需要25分钟。到达夏园后到BRT站台转B28到开发区医院。从夏园到开发区医院有几条公交,但相对而言B28的车会多一点。我一直以为夏园到开发区医院很近,但实际上那里也有7个站,顺畅不塞车,这里15分钟就可以了。昨晚在开发区医院换乘这个环节上吓了我一跳,之前我也在那个站坐过回东莞麻涌的公交车,那里也的确有麻涌公交的站牌,但昨晚我居然找不到!东莞公交618的总站就是开发区医院,但我的确没在那里看到618,该不是传说中的开发医院站还有另外一个地点吧。当我有点没底,掏出手机查高德地图的时候东莞公交619来了,我马上吃了一个定心丸,正要低头再看手机,后面618也来了,我终于放下了心头大石。我搭完了618的全程,从广州开发区医院到东莞麻涌漳澎村,合计14个站,同事说快的话30分钟,慢的话45分钟肯定到。昨晚我坐了大概30分钟。在麻涌工作了10年多,这是我第一次搭这辆连接广州和麻涌的公交,原因是之前这辆车的总站并不在漳澎,而是在新沙,新沙离我工作的地方还很远。夜幕漆黑,618出了广州就一直走在麻涌的老牌工业区里,什么穗丰面粉厂,什么玖龙纸厂,什么益海嘉里,那些地方我在地图上看过,理论上也曾经路过,但那条路线我真没走过。大盛村上了一堆人,从衣着打扮和年龄你就能看出他们是沿途工厂的工人,到益海嘉里一共8个站,工人们几乎都下光了,车上剩下一些在之前上车的乘客。虽然漳澎村离我的单位大概2公里,但自从618的总站改为漳澎村以后我没去过那个地方。那条从前只能叫做稍宽的马路现在漳澎简直把那变成景观大道的样子,路灯是那些天安门广场非常高大上的样式,但问题是,路灯是新的,已经有好几个不亮了,一根路灯上有很多灯头,换灯都搞死人。路灯是新的,路边的站牌也是新的,哪里有人等车,车大概就在哪里停。旁边的大排档油烟四起、灯火通明,我在高大上马路的寒风中等载我回单位的611。最后一段611从漳澎村到角尾尖,8站,这里塞车的几率极低,司机通常都用飙车的速度开车,所以只要搭上车,10分钟内就到了,但问题是,昨晚我在寒风中不只等了10分钟……

昨晚我居然全程都没有在公交上瞌睡,精神好得很,大概是因为我较早前睡了一整个下午。

2016-09
17

By xrspook @ 15:21:5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回单位的时候,广369上时迟了一点点,所以剩下的座位并不很好,要把腿放到很高的地方,不舒服,所以一段时间后我直接把人斜着坐,但偏偏就是那么好彩,过了一阵,有人下车,于是我就换到了一个比较好坐的位置。本以为今天的运气还不错,但过了不久,上来了一对母女。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但过了一阵,小女孩说她想吐,然后妈妈就找司机要塑料袋,司机说没有。司机劝她们坐到离车后门比较近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个垃圾桶。于是她们就转坐到了我后面。母女俩一直折腾来折腾去,我的毛管都竖起来了,谁知道如果那个小女孩真的吐了会是一个什么状况,就坐在我后面,搞到我身上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事。但幸好,实际上小女孩,并没有吐,妈妈把垃圾桶拿过来,她只是干咳了几下,吐不出来。我觉得小女孩那种状况并不是她真的想吐,而是她不想坐公交车想下车。虽然小女孩没有吐成功,但我还是各种紧张,谁知道那种事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即便那一刻没有实现。本来我一上广369就睡觉,但因为有对这样的母女坐在我后面,所以我一直都打醒精神,小女孩过一阵就会显得不耐烦,而且那种频率越来越高,妈妈则一直安慰女儿说很快就到了,再过五分钟就到了,但实际上,过了好几个五分钟才终于到了。她们的下车地点是麻涌,妈妈没到开发区就已经在安慰女儿快到了。她们下车的状况也很奇葩,妈妈和女儿下车一个女的也下车了,她们有很多行李,他们的一行人之中还有一个男的,那个男的还好像没睡醒一样,不知道要下车,所以她们下车那一下耽误了一些时间。当妈妈和女儿在我后面嚷嚷的时候,我并没有回头去看,她们下车的时候我特意看了那个妈妈,从声音听来她的年纪并不小,从样子看起来她的年纪也不轻,但她的女儿还那么小,还像小baby那样任性,真心服了。

她们下车后,我以为那种恶心事也该到头了吧,但实际上,公共汽车离两站到终点站的时候,我看到麻涌611开走了。平时我也是搭20路的头班车转地铁然后搭大概7:12到站的广369,最后我应该能搭上8点开车的611,但偏偏今天就是赶不上,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难道是因为司机怕孩子会吐,所以故意开慢了,又或者是她们一家人下车的时候耽误了时间?通常来说,7:12到7:15分到文冲市场站的广369到达总站东莞新华学院应该还没到八点,但偏偏今天到倒数第二个站的时候,已经8:01。没办法,只好在那里晒着太阳继续等下一班的611,等到下一班开车的时候,已经是8:25,我在那里足足晒了24分钟的太阳。我晒太阳五所谓,但我包里的那些从冰箱拿出来的东西,不适合晒太阳,而且,今天的太阳还特别灿烂。就是因为晒了接近半个小时的太阳,所以平时坐611我都冷得不行,但今天搭611之前我已经站出一身大汗。

回到单位发现原来昨天,没有做稻谷样,即便是这样今天也只有三台车,这样的量其实完全不必要安排加班。做样品的时候也经历过一个惊魂时刻,那个重金属测定仪的自动取样器无论如何抓不到瓶子,我被吓半死了。如果是其它步骤,我还可以手动完成,但初始化是不能手动的,所以,如果那个操作真的无法完成,大概我也就只能用另外一台仪器去测定,但那样的话会麻烦很多。幸好,把机器关掉重启之后恢复正常了,谢天谢地,鬼知道那个自动进样器的初始化发生了什么毛病。但总算还能纠正过来。

难道今年我的好运已经用光了吗?

Page 1 of 41234»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