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16

非主流粉丝

By xrspook @ 23:03:46 归类于:烂日记

别人总是觉得我是个疯狂的粉丝,连我的家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实际上,到了某些粉丝必然会挺身而出\不顾一切的时候,我却总是表现出莫名其妙的冷漠。比如说他们很喜欢去接机,也很喜欢蹲在宾馆那里像狗仔队一样长期守候。这些事情我很厌恶,从前不会做,往后更不会做。至于一些见面会拿签名合影留念之类的东西,我觉得如果有机会,我会去争取,但是如果那个行程从一开始就是让我觉得厌恶,我不会为了那个东西而放弃自己的生活。

比如今天傍晚收到消息,米叔的行程连续几天都是傍晚才开始和粉丝的见面会,大概会持续一个小时,但开始的时间通常都是傍晚六点。如果这个时间是下午两点三点四点我都可以接受,但是,居然是下午5点半入场,六点开始,而且是一个星期一的下午。我请一天的假就为了下午那一个多小时。如果我是在广州工作,而且那个地方离我的工作地点的车程在一两个小时之内,还可以接受,但是我不在广州工作,从单位回广州需要起码三个小时。这就意味着如果我只请下午的话,我所有时间都会耗费在路上,但是如果我直接请假一天,我一天都无所事事,虽然在家里我还是可以做很多事,但是,到了现在这个关键时候,单位里有一箩筐的东西等着我去做。我不喜欢让工作堆积起来,然后再突击应付。本来星期一就是一个很不恰当的时间。而且还在一个,貌似是下班下课的时候,但实际上,你要赶上那个,你必须得翘班翘课。所以看到那个时间表以后,我有股怒火迸发出来。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并不是非得如此不可的。偶像是一回事,但那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他更加不可能做到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搅乱我的生活,虽然很多时候,我都是自愿被他相关的东西搅乱的。

我在生气,但我不知道自己在生谁的气,甚至可以说这个生气其实是没必要的,但是,我的这种感情却持续了一个晚上。对别人来说,生气可能不是一件好事,但对我来说,无论是生气还是伤心,在学习或者工作方面反而是件好事,因为那会让我更专注。一整个晚上,我都在计算单位那些之前我没打算过要搞清楚的数据,因为那些东西太多太复杂。那些东西的确可以搞清楚,但肯定需要很多时间。今晚我就借着那股生气直接投入到这个东西之中,而且还真的搞清楚了。这种神奇的功能我第一次遇到是在高中时候的一个数学测验里。在那之前我知道了班里的一个同学不进行高考了,直接出国。她的成绩很好,虽然我跟她的关系也算不上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我觉得有点伤心,她很不开心。毕竟去了外国她就等于断绝了和这里的一切关系,她不是那种非常想出去的人,但是家人这么安排,她无可奈何。那一次数学测验,我简直超水平发挥。一百分满分的卷子我居然拿到了90分以上,而且还超过了班里的平均分,对我来说那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但是那个让我伤心的消息的确让我在计算的时候更平静了。

今天我确切地明白到,自己是个非常高级的粉丝,但我却不喜欢做一般粉丝都非常狂热的事。

2017-04
16

有木有重点错

By xrspook @ 9:01:0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星期天,通常我都会在家里睡到自然醒,但是今天却要上班。昨晚我忘记调闹钟了,今天早上醒来时天已亮,鸟在叫个不停,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603。比我平时在第一个闹钟晚了三分钟,接着我掏出手机,开了一个十分钟的倒计时,然后放下体温计,十分钟后,开下一个十分钟计时,进行一次贪睡。虽然完全没有调闹钟,但实际上我的生物钟跟闹钟相差无几。今天的天色阴沉沉的,让人有慵懒的感觉。从云层看来,今天估计不会有什么风,所以不会有大太阳,但因为云层很厚,地表的积热也散不掉。所以即便是清晨,也不觉得凉爽.估计今天白天会很热。据说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去扫地拔草之类。每年都会有那么几回,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开始怀疑人生,到底我做的是检验员还是环卫工。而且他们还把卫生当作是理所当然我们工作之一,如果那是在搞检验室的卫生,我认了,但是现场跟检验室相差十万八千里,那么远,跟我有啥关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包到我的头上。因为从检验室到要搞卫生的地方已经超过五百米了。

前天晚上做了跟数学有关的梦,昨天晚上,做了个跟面瘫有关的梦。我第一次在梦里计算数学是那么的精准清晰。显然,题目是我出的,答案也是我出的,,但我为什么可以这般预判出来呢!昨晚梦里去医院看面瘫,也不是因为我又犯了面瘫,而是我觉得我有这个迹象,就去医院挂个号问一下我的处理方法对不对。一开始我以为接诊的是个男医生,后来我才知道坐在我旁边那个才是,她是个很健谈开朗的女医生。医院的布置也很神奇,是一个开放式的,大厅里有不同的分隔,就像经典办公室布局那样。要诊断出有没有面瘫我还脑补出一个很简单的肌电图,那个东西被我想象为跟做B超类似,不过在脸上做。但显然,肌电图估计不是那样的。让我觉得最好笑的是我看完离开的时候路过一些候诊的人,其中有一个大爷手里拿着一本纸质的杂志,但是他的手指却在不断地滑动,情况就像他正在看平板一样,他身边的人告诉他,这不是智能设备,这是纸质杂志,滑动是没用的。然后大爷才恍然大悟,进行普通的纸质翻页。

昨天在看米兰·昆德拉的《不朽》里面的一篇我看到了这么个片段,歌德跟海明威说起他的故事。歌德在一个小剧场里,演《浮士德》的木偶剧,他一个人同时负责牵线和背诵剧本。舞台上没有演员,只有他一个,所以他觉得挺爽。接着他瞄了一下台下,居然一个观众都没有,这让他感到非常沮丧。因为那不至于把观众都闷走了吧?他向四周看了一下,发现到处都是人,原来观众都跑到后台去了,他们要看的不是《浮士德》,而是歌德。歌德觉得很紧张,没说什么,放下手上的木偶,戴上他的帽子,然后就回家了。一路上他都不敢往后看,因为他知道那些人还在跟着他。回到家里,关上门,他觉得应该安全了吧。但是当他点了灯,走到窗边往外一看的时候,发现那些人正在外面看着他。所以,他只能把灯吹灭,然后一整个晚上都缩在房间的角落里。他永远都摆脱不了那些人。《不朽》这一篇让我正视了偶像和粉丝的关系。粉丝因为想不朽,所以用尽各种手段跟偶像拉上关系。当一个伟人去世的时候,别人记住他的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一些八卦花边事。他的私人生活、他的为人处事、他的各种小动作等被当作是他的全部,而相比之下,他那些如雷贯耳的作品反而都不重要了,都慢慢地被忘却淡忘了。一个人想死很容易,但一个人一旦被不朽拉上了船,那就是一艘你永远都下不了的贼船。情况就像,你死了,灵魂已经走了,但肉体还在那里,你无法控制,只能任由身边的人各种猜测点评,你对此无能为力。看完这篇以后,我开始审视自己,我是不是那些疯狂重点错的人呢?对我来说,偶像的周边八卦真的比偶像本身的作品还重要吗?思考了半天以后,我觉得虽然有时我也会跑偏,但起码我没有犯严重的重点错。我的主要时间都耗在作品本身上,即便有些时候是用在花边,但那也是官方途径,是偶像自己说的,不是我根据各种渠道明地暗地里搜集回来瞎猜测。而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当我成为粉丝的时候,我已经接近十八岁,心智算是有点成熟了。我不知道如果我不渴望知道那些东西还算不算一个粉丝,如果那不能算,那我就不当粉丝罢了。我不是为了要当粉丝而当粉丝,我只是觉得做某些事,能让我开心,跟大家分享一些好的东西会让我觉得快乐,仅此而已。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觉得经典粉丝要做的那些去机场啊酒店啊蹲点,我都觉得很无聊,没意义。合影了签名了,那又怎样呢?你可以把那发到社交网络上炫耀一番,然后呢?签名拿到的时候很开心,回到家可能就随便丢一边,即便你找个相框把它裱起来挂在墙上,那又代表什么呢?在没有做到的时候我们都渴望做到,但实际上做到了以后,那又有什么意义?从前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当我第一次收到偶像的签名以后,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就有了以上的疑问。有些人拿签名是为了放在淘宝上高价炒。干这种事的人能称得上是粉丝吗?那不过是个卑鄙的投机者而已。

重点错这种事谁都有过。所以,如果最终能回到正路上,什么时候都不算太晚。

2016-03
31

生活被侵犯

By xrspook @ 7:32:30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醒来躺在床上突然想起昨天是星期三通常我不跑步,所以晚上有时间看一部电影,然后把星期四橡皮章的图处理了,但昨天,我不单去跑步了,而且,是接近晚上7点才开跑,晚上还有检验的事要做,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我完全忘记把星期四橡皮章的图整出来。工作已经严重影响到我8小时以外的生活。当然了,经常每天加班6个小时,不蚕食生活,怎么整出来呢!但实际上,我一点都不想要那些加班费,对比时间来说,钱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而且,额外辛苦7个小时才赚到200块,简直就好像施舍一般。人没有了工作以外的兴趣,就跟咸鱼一样。大概会有人非常不同意我这个观点,因为工作就是他们的全部,但起码对我来说,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因为,我觉得自己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而且那棵树还是我不喜欢的。昨天中午1点多,有个同事敲我的门,一直在敲,他知道我在里面但是我就是不开门。我为什么要开门给你呢,那又不是上班时间,那是我私人的时间、是午休时间,如果你有钥匙,你可以开门进来,但是如果你没有,请在上班时间再到我办公室。根本不需要给你什么情面。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同事是一种你不能拒绝的关系,但朋友我有权利去选择谁是谁不是。有些人你非常不齿你非常瞧不起他,但他就是你的同事,你不能拒绝,除非你主动离职到别的单位。但即便到了别的单位,你还是会继续遇到这样的人。你最好的朋友你最好的自己,通常不会是你同事。虽然你非常喜欢乐意和他们一起工作生活。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就是因为世界不完美,所以,才让我们要努力的去争取,去获得去实现我们想做到的。

今年总公司征文比赛的题目,好像是“争先锋当模范”什么的,至于具体是怎么措辞我有没有把词语的位置调转就不太清楚了,因为那个标题我只瞄了一眼。我打心里非常非常抗拒这个话题,因为我觉得这根本就在搞英雄主义、搞崇拜。现在的什么复仇者联盟啊,美国队长,钢铁侠,蜘蛛侠,蝙蝠侠已经太多,已经多到让人厌烦的地步。不说外国说中国,那么多年来的什么刘胡兰啊,雷锋啊,焦裕禄啊之类的也不少。如果人人都是雷锋,那么雷锋只是一个普通人,但现在问题是,人人都道德缺失,雷锋就显得非常异类,但实际上,即便把他推到先锋把推到模范的位置,大家又真的会学习他吗?真的有千千万万的人会成为第二个第三个第无数个雷锋吗?正是因为这种话题的完全政治性,没有一点实际用途,所以我非常的不喜欢。但不喜欢归不喜欢,去年已经是我同事写征文,所以今年必然轮到我,不喜欢还得写,真TMD恶心。但不喜欢也有不喜欢的对付方法,要我写没问题,但我的东西合不合符你的要求,那就是另当别论了,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已经打算写一个反英雄的主题。昨天早上散步我脑子里蹦出了一句“不是人人都能成为传奇,传奇不可复制”,但是这两句话到底谁该排在前面谁该排在后面,我还没有想明白,因为好像没有严格的因果关系,逻辑上都说得过去,但是最终该怎么排,是应该慢慢斟酌的。反正这两句话就是我文章的重点。核心内容是:人人都做好自己的本分,我们就不需要英雄来拯救世界。

今天神了,一边在做PS图一边在用手机语记写blog,简直到了一种神的境界。当然了,这样做肯定会犯错误,比如说莫名其妙的还没搞完就把PS给关了,又或者说话的时候说了上句忘下去。人家澳大利亚女领导,到各国访问的时候,还一边跑步一边接受媒体的采访呢,那才是真的牛。

归档:2016-03-31 丑美队。

2016-03-31_stamp01

2016-03-31_stamp02

2016-03-31_stamp03

2016-03-31_stamp04

2015-07
21

被抓

By xrspook @ 13:46:42 归类于:烂日记

已经用了小米活塞耳机青春版好些时间,39元的玩意佩戴舒适感要比99元第一代的小米活塞耳机好!那个非垂直的入耳式设计估计是重点,起码至今我不会因为戴着那个听歌而耳朵痛,之前用第一代的产品肯定会出现那个问题,而且第一代的产品摩擦音大,静态的时候佩戴比较合适,要是动作太多也不知道是刷刷刷地听摩擦还是听音乐本身了。听过小米的活塞耳机再听大创生活馆买回来的10元不知名入耳式耳机差别简直是天和地,大创的便宜货用来听收音机估计效果也要打折,更不用说用来听高质量的音乐了。我的耳朵就如我的舌头一样,非常精细的差别完全分不出,如果可以过份到我都不可忍受的话,那是相当让人掩面的啊啊啊。

今天据说有同事要回广州。今天的天色看起来要下一整天的雨,我还是决定要跑完6K才回家,至于能不能赶上同事的车,随缘吧。在公交车上睡觉我心安理得,但搭顺风车的时候睡觉我会有点惴惴不安,尤其当搭便车的只有我一个的时候。一方面我不知道如何开展话题,另一方面,我根本就不想开展话题。绝大多数时候我是个很沉默的人,脑子里要不在想很多很多,要不就什么都没有。我从来都在烦恼担心如果我兴奋不已在说的话别人不感兴趣怎么办?一旦搭上线我是那种可以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人,但通常来说,要搭上线太难。我是专才,不是通才。我对股票没兴趣,对汽车没兴趣,对房价没兴趣,对国内任何娱乐新闻没兴趣,对欧洲足球不了解,NBA已经非常久都没关注,几乎不去看正在/即将上映的各类影视作品,也不去听现在hit得不行的流行曲,对时尚服装化妆之类不感冒。简而言之,无论男人女人,你能用什么话题让我开口?还记得小学高年级的时候为了和小伙伴们有共同话题,我曾经有段时间要自己去看《劲歌金曲》,但实际上我根本对那个无爱啊!每到年末的什么音乐颁奖典礼,同学们都兴奋得很,但我无法起劲。到初中高中的时候我开始懂得如何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走自己路。当时我相当喜欢看香港明珠台晚上830-930一小时的各类科普节目,几乎无论什么我都会喜欢,但有一个话题除外——宇宙之类。对明珠台科教片、美剧以及电影的狂热让我有点明白到当年我的同学为什么会对他们喜欢的东西那么欲罢不能。偶像建立和追随神马我起码比我的同龄人迟10-15年才开始。迟了开始我觉得这没什么,在人已经成熟了以后再去沉迷比还是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兴奋不已强很多。10年以上的差距让我清楚地看到他们是怎么疯的,那么疯法到底好不好,我要疯我得用什么方式。我在用成年人的身体,成年人的理智方式做未成年人热衷的事,够逗的。

今天早上一个人在做几个样品的水分,手机里扩音器小声地播着Aati Kya Khandala。我全神贯注在用万分之一天平称样品上,完全没有留意到单位的大大已经站在我旁边。已经没有机会把音乐关掉了,那就直接不关。到底是专注在称量上还是音乐上呢?很难判定,因为我没有在哼歌,也没有按照那个节奏在摇摆,我只是在一边工作一边播音乐而已。如果领导要说我,马上就可以让我把音乐关掉,他是那种发现你做错了就会直接批你的人,但为什么他不说?该不是要留到某个会议上再严肃声明这个问题吧。在一个下着大雨/暴雨的天,平时去户外现场工作的人现在估计都在办公室了,但我却一个人悠哉地在检验室做着检验的事。播音乐和玩手机被抓到,我觉得玩手机,尤其是边工作边玩手机的更该死。我是在为自己辩护吗?

今晚的6K绝对会是一场雨战!

2014-12
9

看着他们放手

By xrspook @ 17:39:15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什么会令一个粉丝心已死,难道她里面提到的“无论做什么,某人都是不闻不问”正是粉丝粉的主角?安吧,他就是那样的人。你可以爱/恨别人,但你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让别人也同样这般对你。双向花痴叫做爱情,单向花痴那就只是花痴呗。单向花痴过于严重会变成神经病。粉丝blog不是做给被粉那个人看的!那个人或许有看过,但你不觉得当事人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自己被“揭秘”得如此彻底,不好意思该不该认真纠正其中的一些被曲解的观点。试问,被粉那个人怎么会去看?怎么会去认真关注?TA认真关注自己搞毛呢???认真关注blog就是为了给做blog的人一些安慰?做blog的人和TA毫不相干,关TA屁事。如果我是被粉的那个,我的会反应会是“这么牛逼!”,纯粹是一个中性惊讶的评价,没有高兴,也没有嫌弃,因为我知道即便我嫌弃,粉丝们的热情还是会高涨的,但出于个人所有细节都被暴露,我反而会有点担心。我不可能太亲近,因为久而久之就会产生一些神马“小道消息”之类的玩意出来,万一那个粉丝口风不严,岂不是死翘翘。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粉丝和偶像如果脱离了那种纯粹单向花痴的境地,也就变成朋友了,这不是不可能,但真心难,可遇不可求。试问如果你成为了你偶像的朋友,你还会肆无忌惮地把你所知道的全部都发布到blog上么?因为有些东西你不知道所以你才会有无限大的发挥空间,一旦某些东西你知道了,比如说你知道了TA的电话或家庭住址,难道也要都发表出去吗?显然这不可以!成为朋友意味着你要多个心眼判断什么可以公开,什么应该藏在心里成为小秘密。

我理解那种不被重视的痛,但其实我们做那么多只是为了得到偶像的重视?怎么可能!!!我个人觉得粉丝跟志愿者没啥区别,都是不图啥,你要是图啥的话,你这粉丝总有一天会当到成为神经病的类型。

若不是为了某个人某件事人很难做到长此以往都尽心尽力。对事的话,可能持续时间会短一点,但目标几乎不会被打搅。对人的话,有点难说,不可预知的因素太多了,被放弃或主动放弃都是肯定会发生的事,但持续时间可能要比对事长久点,因为人复杂,需要认识了解的东西没有那么三五年根本把握不到个大概。

从前,我经历过粉丝的心死,那是7年前的事了(七年之痒?←_←乱说!!!),那个心死是离婚导致的。粉丝和偶像的老婆成了好朋友,于是偶像的离婚直接就让人是觉得完全不可接受,直接一刀两断。当时,粉丝的狂热主要表现在粉丝官方主站+论坛上。树倒猢狲散,大家默认的粉丝老大不干了,但另外一些会接手继续,但对我来说,那已经不是最初的味道了。平时咬牙省吃俭用还能凑合坚持网站,一旦心死,心理上的愤怒叛逆以及经济上的拮据就非常显而易见了。如果,10年前的网络空间价格能像现在这么白菜且免费大容量稳定的空间能一手一大把,他们不会倒。或许这叫做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色吧。

之前我说过,当粉丝其实跟当偶像的私人志愿者没啥区别,如果志愿者连自己的生活都难以为继,根本没有时间精力金钱当神马志愿者。学生总是一波又一波粉丝生力军,但他们的光辉太短暂,毕竟人生无限,学生生涯有期。到达了人生的某个阶段后,不能再像学生时代那般奋不顾身了,他们有时不得不选择放手。无论你愿意不愿意,都得这样。

我觉得当优秀的粉丝和把跑步当作生活一部分没有本质区别,那可不只是一场42.195K的马拉松,那应该是永远都没有终点的在路上。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