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
6

打磨眼镜框

By xrspook @ 9:56:1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不知道为什么什么都不想干,这里说的不想干是工作以外的事。什么东西都不想开始,但实际上现在如果我要干,剩下的就只有x2them的project了。其它东西我基本没有动过,不想看python教学视频,又或者是我根本没想过要看教学视频。什么都不想做的时候是最容易跑偏的,因为这意味着我会不知道因为什么突如其来的事而耗费一整个晚上,的确,昨晚发生了这种事。

昨天上午体检,体检的过程还是老样子,但体检之前的进入比较技巧。昨天去体检的除了我们还有南方电网的人。我们30多个,不知道他们多少个。无论是体检的还是一般看病的,医院没开始上班之前一律都得排队在门口等。体检那条队伍前面放着个扫二维码填资料的牌子,但那个东西已经水湿,里面的二维码大多数人都扫不出来。在门口维持秩序的保安不给你解释要怎么干,只是叫你去排队,清楚流程的医生护士一个都没有,没有个可供询问的人。牌子也没有说体检的必须都得登记。这样的管理实在太糟糕,体检的人不在门口空旷处完成好登记,到屋里那个窄窄的通道里再扎堆填写,他们到底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呢?!大多数人扫码扫不出来,但还是有扫出来的人,所以我让扫出来的人把链接分享到体检群,这样一来我们就占了先机。填的那份问卷是问卷星的。南方电网有起码10个以上的人排在我们前面,但到了入门前的登记检查全部都卡住了,于是反而是我们的人先进入到体检中心。二维码登记这没问题,但他们怎么就不看看他们的二维码到底行不行呢?!旁边一般看病的需要出示的是穗康码或者粤康码,那个是防水打印的,一点问题没有,但体检这边只是用普通A4纸打印,那个牌子长期放在室外日晒雨淋,已经褪色模糊。除了一个二维码就没有其它说明,不像一般就诊那样除了要你扫码以外还有明确的就医流程。省人民医院惠福分院,我们年年都在那里体检,每次去那里体检都会遇到络绎不绝的人,永远我们都要和其它单位的人一起体检,可见,接待团体体检是他们的工作常态。常态工作都可以安排得如此随意,实在不知道他们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还记得他们早餐区分餐的那个阿姨非常有礼貌,以前一直都是她,但昨天却换了一个人,连最后的亲切感也没有了……

体检完回到单位后,快到午饭时间了,我先回宿舍洗了个澡,把身上的衣服全部换掉。最后我随手拿酒精喷了一下塑料眼镜框。喷的时候没问题,昨天晚上我才突然发现喷过酒精的地方全部发白了。本来枣红色的眼镜框变成了白色,我那个去!这显然是塑料老化啊!我的眼镜框之前就发白,但从来没有发白到这种程度,也从来没试过发白的面积这么大。接着,我拿起前几周买回来的古玩打磨海绵沾水打磨。那个海绵一面是600目,另一面是10000目,600目是用来打磨的,10000目是用来抛光的。打磨效果非常好!但前提是得仔细打磨,不能只打磨一部分其它部分不弄。海绵买回来我是用来对付我那磨砂面老化粘手的便携音箱的,但没在那个东西上面用过,我反而先在眼镜框上开光了。

于是呢,一整个晚上我都用在了打磨眼镜框上……

2020-08
5

不让你孤单

By xrspook @ 16:20:4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的一个网友问我,是不是现在单身,如果是的话,当我父母走了以后,我会不会很孤单。他说他的情况跟我挺像,但是是一部分像,一部分又不像,因为他的父母正在努力地给他找对象,但他觉得他会一直一个人,而我的家人没有给我找过对象,因为很早以前我已经斩钉截铁地跟他们说,我不结婚。所以,他们就没有逼过我了,因为他们知道,那是没有用的。不结婚、不找对象生孩子,那么起码我要做到经济独立,我已经做到了。相对于其它工作来说,我的这份工作比较稳定。基本可以这么说,越是在乱世之中,这份工作越发稳定。至于孤单不孤单,之前我妈已经跟我说过,她和我爸走了以后,我一个人会很孤单,她希望在他们走之前我能找到个伴侣,但我跟她说,如果那个人像我爸那样,我宁愿不要,然后我妈就沉默不语了。如果可以重来。我估计她不会跟我爸在一起。直到近期,我妈才跟我吐槽起我爸跟我奶奶的往事。既然嫌弃,为什么又在一起呢?我搞不懂那个时代的人,如果这种事发生在现在,两人肯定不会结婚,即便结婚了,也会很快离婚。但那个时代的人就这样,找到一个差不多的,也就那样。

孤单不孤单这种事其实也挺难说的。即便一堆人围着你,你依旧可以感觉很孤单,但是有时只有你一个,你依然丝毫感觉不到孤单是什么。我跟我的网友最大的区别,我觉得大概是我是独生,他还有哥哥姐姐。我昨天才知道原来他是双胞胎弟弟。在他家,即便父母走了,他还有亲人,但他说,他肯定会觉得很孤单,而我,如果父母走了,家里就只有我跟四堵墙。决定孤单不孤单的,我觉得是我有没有事干。如果我正在干某些事,我不会感到孤单。正如高三的语文老师那句经典的话——心有所属,不怕孤独。人闲起来的时候,思念总会涌上心头。

我的网友比我小,他现在居然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或者说,他不是突然意识到的,他只是昨天不知怎的就跟我谈起这个。这个事之前我的确考虑过,但没有结果,因为我根本不敢想下去。别说父母都走了,哪怕是其中一个走了,我也会落入某个阴影之中。外婆是去年年头去世的,现在。每当看到她的相片,我都依旧觉得,她还不曾离开,虽然我已经再也无法和她交流了。外婆去世之前,我跟她相处的日子,跟我和我爸妈相处的日子是一样长的,但现在,那个日子被画上了句号。我经常有这么个感觉,当我回忆起从前的时候。外公出现的概率比我爸还要高,外婆和我妈出现的概率比较相近,是最高的。

我觉得,现在要考虑的不是我以后孤不孤单,而是我妈现在如果少了我,她会孤单。外婆99岁去世,她在28岁的时候生下我妈,我妈和外婆足足一起生活了71年。我妈经常跟我说,她活不到外婆那个岁数。外婆走了以后,我妈跟她两姐妹的交流很少,几乎可以说,一年都不来往几次。当然,这也有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外婆就像家里的纽带,她走了以后,什么都没了。按照这个延伸出去的话,网友的父母一旦离开他,可能他跟哥哥姐姐的关系也会变得和我妈和她的姐妹一样……

外婆走之前,我深深地感受到她的孤单。每次姨妈、我妈和我吃过晚饭,要离开的时候,她都会依依不舍。还清醒的时候,她会叫我们早点走,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上学。到达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去世前一年开始),她会跟我们说,有空多回来。虽然姨妈和我妈已经几乎每天都会回去看她。71年已经很长,但是,快到终点的时候,我们还是会觉得时间不够。外婆的追悼会结束,扶灵送她最后一程去火化室,到达只有工作人员可以进入,家人必须止步的区域的时候,我深深地感受到看着家人离去,但自己又无能为力的依依不舍,大概每个周末晚上我们从外婆家离开的时候,她就是这种感觉吧。我只经历了一次,而她经历了好几十年……

我们孤单地来到这个世界上,最终也要孤单地离开。起码,我要让我在乎的人有生之年不孤单。

2020-08
4

末日来了吗

By xrspook @ 10:16:16 归类于: 烂日记

出生以来,我从未经历过饥荒的日子,我自己没经历过,也没听说过身边的人有这样的经历,但现在联合国居然发出了这样的警告。如果连吃饭都没办法保证,打仗是必然的。今年真的是一个风不调雨不顺的年。新冠疫情一波接一波,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世卫组织称即便有了疫苗,这个新冠疫情还会影响人类十几年。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十几年不过是一个区区小数,但是对我们这些小个体而言,十几年意味着很长时间。十几年都不能像从前那样自由,十几年都得戴着口罩,想想都觉得非常疯狂。即便中国、欧洲,、美洲一些发达的国家研制出了疫苗,但是,世界上还有非常多的地方疫苗到达不了的,就更不用说即便是发达国家内部,也会有一些非常不和谐的声音,死活不肯注射疫苗。人类的自由是被谁剥夺的呢?是那些口里说着要争取自由,实际上在毁掉大家快乐生活的人。

新冠疫情还没结束,新加坡的登革热已经开始疯狂。登革热这种东西,在热带国家再普遍不过了,但是今年的登革热跟往年不一样,传播能力大幅提升,所以连新加坡这种这么发达的东南亚国家,也中招了。试想一下,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或者印度的话,那得多恐怖。新冠通过呼吸道传染,登革热通过血液传染,再加上如果水不干净的话,再来一个月疟疾。因为蝗虫的灾害粮食失收,又因为洪水的关系,仅存的粮食被泡坏。人类可以不死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我不知道这些疯狂的事情为什么会在2020年突然爆发。同样突然爆发的还有美国以及某些欧洲国家对中国企业的抵制,以及对中国的抹黑。以前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现在我突然意识到那些白人是不是觉得世界却是他们的?应该完全由他们主宰?但现在事情原来不是这么回事。所以他们开始编造各种童话,想继续只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他们的世界有多美妙呢?可以明显看到的是,他们的发展现在已经后劲不足了。仅仅是维持GDP的增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这是因为他们本来基础就好,但是他们的社会真的那么美好吗?为什么中国不会发生的事在他们那里老是此起彼伏,而且有颠覆社会的趋势呢?有时,我真的搞不懂他们的价值观,为什么必须得自己主宰一切呢?世界霸主是谁根本不重要,现在对全人类来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为什么今年我们会遭受到这些报应呢?

以前我真没想过这么一个问题,人类会在什么时候灭亡。但现在看来,如果今年我们处理不好这些东西,能熬过这场浩劫活下来的人可能不多。鬼知道我们这代人会不会真的经历世界末日这种事。以前只是人与人之间斗,现在我们真正的敌人是我们种下的那些祸根。不作死,就不会死。

2020-08
3

好像挖出了些东西

By xrspook @ 17:26:48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几天看完了《我不是潘金莲》,这真的是一部黑色幽默典范的电影!与其说电影好,估计我得说最重要的是小说写得非常棒。这个小说的话题一般人怎么敢写!写出来了就不怕请去喝茶吗?小说写好了不让发表,电影拍好了也不让上映,这都是显而易见的。但估计有种东西叫做越怕死就越会死,所以最后的结局是小说红了,电影也红了,但因为电影的导演是冯小刚,一个无论拍出好片还是烂片都肯定有人臭骂的知名导演,所以这部电影的评价很一般,当然了,这其中也有女主是范冰冰的原因。

这部电影的圆镜头和方镜头看得我很郁闷,这两个特殊处理总让我感觉很压抑。至于范冰冰,我根本就认不出她是范冰冰,就像我认不出电影《亲爱的》的乡下人是赵薇一样。感觉赵薇演乡下人比范冰冰好很多。范冰冰演的这个妇女我只觉得过得去。《我不是潘金莲》里那些各级领导演得实在太好了,那时实力派的男演员在飙戏,虽然我根本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只认得他们的人。那些领导每个都被刻画得非常到位。不知道演领导这种活儿到底有多难,反正我觉得那非常难,但他们个个都演得没有半点违和感。正派严肃之余,骨子里藏着狡诈。有些东西,我们都懂,在我们初中学习鲁迅的《孔乙己》之前就已经懂了。上面的人在压迫下面的,下面的爬上去以后依然会压迫下面的。《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让人看得各种不好受,因为那都是真的,虽然我们都不曾把那摆上桌面讨论。好不容易,这一次我们终于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待这件事,平时,我们只能当局者迷。

这件告状的“闹剧”到底为什么会发生?发生了以后用什么方法才可以平息呢?下面的人在钻空子,钻生二胎的空子,钻分房的空子。如果这些空子都钻不了,根本没有可钻的余地的话,后来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后来的层层告状为什么会发生?告状的妇女第一次上法庭之前就有个跟法官攀亲戚、贿赂的情节,下面的人不走正道,要拉这种关系,后面的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做各种事再正常不过了。明明应该正路发展的东西,结果都跑偏了,为什么呢?而且是每个人都偏!连那个貌似最可以信任的男同学也是心怀鬼胎。这样的社会真的很恶心,但这又很真实。因为我们知道那不好,但那确实在发生,所以看完电影以后我觉得正常的人都不会觉得心里好受。在我们的想象中,一切都可以很美好,但现实就像一把杀猪刀,神仙都被修理成魔鬼。这到底是谁的错?这个社会的潜规则把大家都带错了?明处的时候,个个都理直气壮,暗处的时候,个个都只顾自己的如意算盘……

明明自己有很多问题,为什么居然可以大无畏地告状多年呢?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为什么被她动摇的那些人要如此担惊受怕呢?他们到底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2020-08
2

行走的迪卡侬衣架

By xrspook @ 17:28:02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认识了迪卡侬这个品牌。我听说迪卡侬,最初是从袜子开始的。当时我穿的袜子,跑步或者快走的时候,非常容易打滑,让脚起泡。有可能是大脚趾,也有可能是前脚掌。于是我就去找搜索不容易让我起泡的袜子,结果找到了迪卡侬,后来我明白到快走就是要比跑步容易起泡。只要我穿的是板鞋,无论穿什么袜子都不可能不起泡,因为那东西太硬了。不仅仅是袜子,迪卡侬什么运动产品都有得卖。还记得刚认识迪卡侬的那一两年,我在那里花了很多钱。当时的迪卡侬,每消费1000块钱就可以换10元的代金券。一开始那一两年,我在那里起码拿过三张以上。相比于其他牌子,迪卡侬的价格真的很低,虽然价格低,但质量居然还非常不错。那时,我觉得简直找到了宝藏。在我印象之中,广州那时的迪卡侬就只有黄村奥体那家。接着,在这几年里,广州到处都开了迪卡侬,有大的,也有小的。一开始的时候,迪卡侬都很大,都会开在相对来说比较郊区的地方。后来,迪卡侬进驻了猎德,也进驻了黄沙,但至今迪卡侬还没有进驻海珠区,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海珠区的地无论如何都不会比猎德贵,也不会比黄沙贵,至于为什么海珠区至今没有,真是个谜。但无论海珠区有没有,对我来说,迪卡侬离我不远。我家5公里直径范围之内有两家。

一开始认识迪卡侬的时候,我已经觉得他们的东西很便宜,当我掌握了迪卡侬的脾气的以后,他家的东西对我来说变得更便宜。正价的时候,99块钱的裤子到了某个时候搞特价,非常有可能,5折甚至3折就买到了。他们家的T恤,通常我会买29块9的,那些更贵的T恤,通常都是季节货,每年都要推出新款,所以当这个季节即将过去,当季的就会折价甩卖,可能是29块9,可能是19块9,更过分的我买过9块9。这些特价得如此严重的货品,通常只会在迪卡侬官网或者实体店销售。虽然迪卡侬有天猫旗舰店,我一开始认识的是迪卡侬也是在天猫上。经常去实体店逛,能找到便宜货。经常去他们的官网逛,也能找到便宜货。以前他们的官网99块钱包邮,至于邮费是多少,至今我都不知道,后来他们的官网又多了一条,可以免费到实体店提货。于是我就再也不怕99块钱那条门槛了。找一家顺路的门店,到那里自行取货搞定。也正是因为我知道了这条规则,所以我能逮到那些9块9的T恤,正价的时候那些T恤要卖59块9或以上。对我来说,实体店的迪卡侬通常不是用来买货的,而是用来试穿的。衣服或裤子相中合适的尺码后,就开始蹲点,等待降价。一年到头,都有的款式,每年都不会更换的服装通常不会有折价。大概他们觉得那些衣服他们的价位已经很低了。所以除非某个款式要退出市场,否则的话,不会打折销售。当他们真的要退出,要打折销售的时候,通常意味着可挑选的码数剩下不多了。

在认识迪卡侬之前,我夏天的T恤通常都是班尼路的,而现在,每到夏天,出门的时候,我经常是全身都是迪卡侬。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