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2

再三校对

By xrspook @ 10:39:2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洗过澡后,干了些单位的事,算是非常顺利了。因为我完全没有遇到阻力就完成了,所以在晚上11点之前我已经收工。我大概是晚上9点多开始干的,虽然做的事很简单。但是也耗了一些时间。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我之前一直没犯错误的话,事情就应该这么简单。但实际上有些事件,是很难说清的。最后出来的结果和理论上最乐观的结果一致,我觉得这算是比较走运了。

还记得,不知道从哪一次统计分析开始,我觉得校对完以后我就会把那丢给一个从前我做字幕的时候专门做审核兼压制的朋友。最近的几次,不知道是他很久没有做了,还是看得没那么仔细了,又或者是我的纠错能力提升了。连续两次,他都没有找出毛病。把稿子交上去之前,我要普通检查两三遍,用讯飞语记朗读检查起码两三遍,最后我或许会把稿子打印出来,再读一遍,又或者我看着电子版读一遍。我总觉得把稿子打印出来,朗读检查会发现一些之前我完全没料到的事。我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审稿的,反正如果要我做这种事,肯定效率会非常低。对我来说,经常一个下午,用讯飞语记校对两遍以后,整个下午就没了。一开始的一两次校对总会很花时间,后面的那些的确速度上去了,但是某些小瑕疵还是会让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为什么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就对自己的毕业论文又或者是平时的作业,又或者是测验考试老师布置的作文的时候,我从来都不这样呢?如果我能在作文上这样,我也能在其他科目上这样,估计我的学习成绩会很不错。但话说回来,如果一辈子都能这么认真的话,我觉得这个人实在太神奇了。毕竟如果不是写一篇很长的统计分析,我不会把稿子校对一遍又一遍。可以肯定的是,单位里的其他人也不这么做。不是因为他们写的时候已经很严谨,又或者是他们校对一两次以后效果一定很好,而是因为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他们的确没有我认真,因为他们总觉得把稿子交上去以后,领导还会批改,而却我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了。我觉得,需要修改的东西应该完全就在我这里结束,别人收到的是一个我觉得已经完美的成品。毕竟现在我们已经不是小学生了,不是做完作业以后都得给家长检查一下,然后交给老师,若老师发现什么问题,责怪的不是写作业的那个,而是检查作业的那种。同样的道理,把一篇东西交上去给领导的时候,其实不应该抱着把领导也拖进水的心理,虽然那篇东西不完全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去了单位。当一个我顺从的领导会很省心,首先,他不需要因为我的工作而操心,而且我还会想更多,于是他其它工作也会更轻松。要做到这点,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你信任我,其次是你值得我的信任。如果那是一个我根本不信任或者我很鄙视的人的话,我绝对不会为他劳心劳力。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只是为人民币服务,但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纯粹是为某些人服务。

有些人穷其一生,或许都掌握不到认真和专注。对我来说,很久以前,我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但是我却不会在任何地方随意使用,因为我总觉得这个东西在每个人的一生里都是有限额的。

2020-01
1

加班强迫症

By xrspook @ 21:25:1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当单位的领导过了零点在微信群上发红包的时候,我仍然还在工作。其实那些工作我完全可以等到明天工作日再去干,但我已经等不及了。如果是只有我一个人,或许我还能拖一下,但是我知道我的数据提供出去,服务的不只是我一个,所以我必须得快。但我也明白,无论是晚上干还是今天白天干,都不会影响别人,因为其他人不会像我这样完全不分工作日和休息日,也不管什么国家节假日,反正想干单位的事的时候我就会干,无论我身在何方。昨天晚上领导大概是在00:20的时候发红包的,微信在电脑右下角闪动,我还在想哪个神经病半夜还在那里发癫。因为微信PC端是抢不到红包的,于是我赶紧掏出手机,连上家里的WiFi以后,发现无论如何我都刷不出单位的群。我第一反应是,难道哪个鬼把我踢出去了?这不可能的啊。为什么微信的PC端有,但我的手机却没有呢?紧急情况下我赶紧切换到4G信号。又刷了一阵,终于刷开了单位的微信群,抢到了红包,其实我也知道那个红包根本不必抢,大领导在那个时候发的红包,几乎可以这么说,是人人有份的,哪怕你第二天早上才看到。拿红包的人很多,但是在群里回复的人却很少。如果这是在过年的时候,通常都不会这样,但这也很难说,单位的人多了,什么样的都有。

还记得某一次,我们的科室在外面吃饭,领导不知道怎么就发红包了,结果我连续发了好多个自定义表情上去,因为我没有意识到,自定义表情不会出现在输入框里,而会直接出去。之所以没发现是因为我几乎不发自定义表情。我的表情包里,几乎没有存货,而且吃饭的那个地方手机信号真的不怎么样。当我看到输入框里没有东西的时候,我就死命按,结果就中招了。而且还不是我自己发现的,是跟我一起吃饭的人发现的。昨晚,当单位的同事都在群里各种新年快乐的时候,我还在默默地算着我的数。昨天算是比较仁慈,单位晚上8点多作业就结束了,但实际上,如果不是等待那传说中的两台车,下午不到6点多就应该结束了。2019年我们交上的那些客户,的确一定程度上他们让我们有活干,也有钱赚,但另一方面,也把我们搞得像狗一样。在没有交上他们这些好基友之前,通常来说顶多六七点,单位的作业就结束了。最糟糕的情况大概是到9点左右。但现在,在晚上接近11点的时候结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当然这里所说的只是车的部分,如果有船的作业的话,肯定是通宵。我这个有强迫症的,觉得不把那些东西干完,我就不应该去睡觉,被他们搞的天天像神经病一样。如果他们干得很晚,我在家里或许会好一点,因为电脑就在我的房间里,搞完我就可以上床睡觉了。如果在单位,要不我要猫在办公室等待,要不我得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带回宿舍。去年底,我把笔记本电脑带回宿舍的概率很高。一个星期下来,我会在宿舍睡四天晚上,估计有三天我都得带笔记本电脑。如果我不住到新宿舍,而且饭堂也不搬到新宿舍旁边,大概我还有第二天早上早点起床到办公室干活,然后再去吃早餐这个操作,但现在不复存在了。

2020年将会怎样?我不敢奢望。会不会从2019年的晚上11点,延迟到晚上12点呢?这很难说。能让我真正解脱的,唯有我自己戒掉这种强迫症。

2019-12
31

不信任

By xrspook @ 10:41:21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只想单干,不想跟别人合作,因为很容易被猪一样的队友连累,而我又不想占别人的便宜。所以其实,这是不是应该算作是我不信任别人呢?又或者说我是那种,不想在一个堆子里混饭吃的人。很多人都会以自己的学校或者自己的同学为骄傲,说我出自一个名校,又或者是我的某个同学是很厉害的人。但我对这个不怎么感冒,我更想做到的是别人以我为骄傲,因为我在那个学校读过,所以那里因此而被别人记住,因为别人有我这样的朋友,所以他们觉得脸上有光,但显然,我只是个普通人,这些我都做不到。虽然我做不到,但我并不想沾我身边的人的光。互不相欠是一个挺好的状态,但实际上,这很难实现。双11的活动也好,其它时候的活动也好,线上的活动非常重视拉人助力这个环节。就便宜的比重来说,拉人助力与其它努力的项目比起来,赚到的便宜会更多。可想而知,在他们的算法里,有人脉就是最大的财富。我无法做到让别人以我为荣,但同时要让我因为别人牛逼,沾了光,其实我的心里也不好受。倒不是因为我有点自卑,觉得牛逼的那个为什么不是自己,而是有些时候,因为跟他们熟悉,我明白其中某些东西真的没有别人吹的那么牛逼,而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我们身在其中,旁观者清。

要我从零开始信任一个陌生人真的很难,哪怕那不是一个陌生人,而是我的家人,又或者和我一起读过很多年书的同学,也都一样。回想过去这么多年,其实在家人里,让我完全信任的其实没几个。我爸就是一个我不信任的典范,我最信任的人是我妈和我外婆。有些亲戚也很可靠,但那毕竟不是我最亲的人,所以在信任他们的时候,我自然而然还会心存芥蒂。因为欠下的人情,不知道该什么时候还,即便他们从来就没想过我要还那个人情。家人的人情我尚且这么斤斤计较,就更不用说是朋友或者同学的了。在一个经常你欠我我欠你的世界,我的这种思路真的很奇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看法,为什么必须要跟别人分的清清楚楚。被别人拖累和拖累别人经常是我纠结的两种东西。1+1>2的效果基本上不会在我的字典里出现,因为我就几乎没遇到这种事情,反而我遇到的是1+1<2。

那种踏实信任别人的感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又或者穷其我一生,我都等不到。不知道这是因为我个人的问题,还是这个社会本来就这样。不想被连累,也不想连累别人,最终就导致我宁愿一个人干死干活,非必要情况下,不会开展团队工作。我也明白我这种思路是不开化的,当东西到达了一定程度以后,不能仍然这样干。小打小闹的时候,我这样的确没有问题。虽然在我脑子不好使,又或者在我生病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信任我自己,但毕竟相对而言,那样的概率比较低。如果某一天,但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也完全不确定的时候,大概我就应该退休了。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则白,但要真正拥抱这个哲理,又谈何容易。

2019-12
30

RUN NOTE

By xrspook @ 22:51:10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19-12-30 20:47
平均心率123,最高心率154,平均配速602,原地跳。还剩下一个多星期的时候我只剩下不到15K就到100K了,但这最后的15K我却足足花了一个多星期,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上星期一神经病开始以后至今一直神经病,有些时候很需要睡觉,且一睡就不省人事,我居然在年底垮了,郁闷…… #xrspook未行够#

2019-12
30

3个小时

By xrspook @ 19:49:0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在家里吃过晚饭后我就开始匆匆地往单位里赶了。我爸大概4点30左右就已经把晚饭做好,但是我却拖到了接近5点才吃饭,出门的时候大概已经接近5点半。

总的来说,这次搭车回去比较顺利。跟往常不一样,我上的不是20,而是90,因为我实在不知道等20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且我也很清楚傍晚时猎德大桥经常塞车。从前在那个时候等20等得我好崩溃,所以无论来的是90还是45,我都会赶紧上车。幸好赤岗没有什么塞车,过猎德大桥也很顺利。地铁5号线上去的时候人很多,但是到了员村就下了一批,然后又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大概是车陂南吧,又下了一批。感觉我坐下没几个站就到大沙地了,大沙地跟大沙东我经常搞不清应该是在哪个站下车转广369,所以每到那个地方附近我总要拿手机出来确定一下。刚出地铁站,广369的总站已经排起了人龙。从年龄看来,那些估计绝大多数都是新华学院的学生。广369和广368是两条神奇的线路,基本上,学生都是从学校搭到地铁站的。如果是麻涌开出,他们会搭到文冲,而回麻涌的时候,大家通常都会来大沙地。因为在文冲上车的话,基本确定是不会有位置的,除非那是大清早。而之所以大清早还会有位置,因为大学生通常都没起得那么早,但即便这样,在文冲上车依然会有没位坐的风险。没位坐那意味着要站一个小时回麻涌。出地铁站的时候我看到那个总站排起了人龙,我是有点高兴的,因为这意味着车估计快开了,但也有另外一个风险,万一轮到我的时候已经没位了呢?那么我就要等下一辆了。我上去以后,车上只剩下不到5个空位。我看着那对在文冲上车的母子站了一路回麻涌。跟之前不一样,我在麻涌车站就下车了,因为611的线路的总站从之前新华学院变回了麻涌车站。我运气好,麻涌车站上车后,基本还没坐稳,车就开了。接下来,就是在最后的一趟公交车上坐30个站。这个30个站,实际大概用了刚好一个小时,这已经算很快了。很多的站都没人上下车,但是司机还是要在定点位置开一下门,示意一下。一条有30个站的公交线路有多变态,从路程上说,这已经很远了,明明大概15公里的路,他们绕了起码30公里。虽然这辆车有30个站,但是人最多的时候车还是没有坐满。可想而知,这是一条多么打酱油的路线,而之所以会这样,另外一个原因是我选择的坐车时间比较休闲。如果这是上下班,又或者是白天的其它时间,估计不会这样。我不知道,当麻涌开通了莞佛城轨以后,这个车会不会再绕一下到那个地方,反正现在这辆车绕的那些路线已经足够折腾了,我也不在乎再折腾一点。如果这辆车再折腾一点的话,对我来说会很方便。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上下班我就会用城轨了。如果除了城轨马上有公交车接驳到我单位门口,当然爽歪歪。我觉得,城轨的那个站绝对是一个大客流点,但分流这个任务要不要落这条全程都很绕的线路上呢,那很难说。可以肯定的是,即便这辆车不到,也会有其它车到,所以肯定会有一些接驳的地方,只是要多花两块钱转车而已。

虽然一路顺风,但从家里到单位还是要花3个多小时,醉了。

Page 11 of 1,285« First...«89101112131415»...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