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
27

龙哥

By xrspook @ 8:48:00 归类于: 烂日记

做单签名收单数单做核酸。几件事稍微做完,一个上午就没了,但实际上准确来说事情还没有完全做完,但实在是太多了,即便我马不停蹄也做不完。我跟我的搭档把一周五个工作日分为前两个工作日我收单,后三个工作日她收单,但实际上这远远不是两天跟三天的区区别,因为周一就意味着收单的量是三倍。所以从数字上说是2跟3,实际上是4跟3。如果后三天没有拿船单,全部都得到周一的时候我再去拿,那更加是把7天叠加到一天里面去。不知道是我运气太差还要怎么着,反正好像连续两周都是周五到周日很多船单,周二到周四船单很少。如果所有东西都斤斤计较,这就实在太难了。要让别人自觉去拿单,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如果我指定要她这么干,她也会干。但有时我觉得如果我不指定,她也自觉这么干的话会是一个惊喜,但即便这是一个惊喜,我也不会表示出什么欣喜或者表扬之类,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不活在别人表扬下的孩子。对我来说,做对的事情是理所应当的,做不对事情,那就一定会被责备。即便不是当场发现,事后发现可能会被责备得更厉害。

侥幸心理这种东西是我在高中的时候是我的数学老师披头盖脸让我们放弃这个念头的。龙哥的观点是,你越是抱有侥幸心理,有些东西你搞不懂,你希望卷子上不会遇到,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你越是害怕你就越会遇到。老师肯定会知道什么东西是大家掌握得不太好的,那些东西正好用着拉开差距。如果人人都懂,如果所有东西都只是拼细心的话,还有什么意思呢?所以越是搞不懂的东西越是去攻克,我觉得特别有成就感,哪怕这个攻克不是立马就可以开展,哪怕这个攻克得花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攻克这个东西如果有个高人指点一下,可能并不需要太折腾,但是有人指点和完全靠自己的摸索得出结论那种喜悦感不是一个层次的。

有些老师可能你拿某个问题去找他,可能会把他难倒,有些会陷入自己的圈圈,有些会表示自己要回去考虑一下,而有些虽然他不可以马上给你答案,但是他却可以给你很多解题的思路。龙哥就是那种可能他不可以马上给你答案,但是他却可以给你无数条生路的人,问题只是他只给你的那条路到底你能不能走下去。那条路可能漆黑一片,所以你必须有照明工具,那条路看上去可能根本不是路,荆棘满途,你得有砍刀之类的东西,又或者那条路中间有一条河,你可以选择搭桥,你也可以选择其它方式。但无论是哪一种,即便你已经知道了方向,你还是得有工具才能走下去。龙哥他不仅仅是告诉你方向,他还会给你工具,但问题是那个工具你会不会用,用得好不好就是你的事了。他会给你一个万能工具,到必要的时刻,那个东西就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用途,但是你知不知道那个工具可以变化出那些用途呢?你的确知道那能变换成某个形态,但是你的变换到不到位呢?我永远记得学三角函数的时候,龙哥的变幻莫测让我们眼花缭乱。一个东西可以被他玩出千种花样。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年有更多的时间,能有自己的思考,打开就不会被千万个状态迷惑,估计会以自己的方式总结出那些变换的方法,当年的数学就不会学得那么被动了。对高手来说,对天才来说,所有变换的模式都是条件反射,但是对低手来说,对变化的效果越多越乱套,我就属于后面这种人。所以对我来说最恰当的方式还是解决思路,至于遵循思路严格执行这种问题应该交给电脑。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其实我挺喜欢编程。但是要开启编程,没有过硬的计算基础又怎么可能。

学习广度太大,我们就会迷失自我,只是在人云亦云。

2022-08
1

继续谈书柜

By xrspook @ 22:16:47 归类于: 烂日记

对一个孩子来说,书柜是一个不怎么必须的存在,因为的确没什么好收藏的。对某些人来说,家里要留很大的一片空间放书陈列东西也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对我来说,从我很小开始,已经有这样的习惯,因为家里有很多书,书柜必须存在。书太多了,如果要把它们放在一个又一个抽拉的抽屉里显然拿的时候会很困难。同时因为那些东西很重,抽屉的轨道很容易损坏,所以书柜很必要。除了书柜以外,家里还有很多杂七杂八需要收纳的东西,你想到想不到的东西都得收纳。如果要考虑搞卫生方便,东西都不能放在桌面上,全都要放到柜子或箱子里。这样的好处是除了会让人觉得很整洁以外,搞卫生的时候也不需要理会那些各种形状的表面,因为那些东西都塞在柜子里,所以灰尘也不会太大。

自从我有记忆以来,家里就有很多书,我爸的书很多,但实际上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小时候我一直都不知道放食物和放电视机下面的柜子里居然全部都是书。那些地方还不够放,所以当我懂事以后。大门后面也做了一个书柜,但是那个柜子的功能分两块,下半部分是鞋柜,上半部分是书柜。那个书柜是我跟我妈的。那是一个敞开式的书柜,但是当时我们住在我妈单位分的宿舍,客厅的窗户对着马路,所以灰尘比较大。所以敞开书的书柜钉了个帘子。

我的某些亲戚家里就有很多书柜,甚至书桌都像办公室一样几张拼一起。当时我还不知道办公室是什么,但是那种感觉就很像小学老师的办公室。小学的时候,老师的办公室跟我们的教室大小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差异就是里面桌子的摆布。老师的办公桌是一张一张拼起来的。通道只有身后那一条。办公桌面对面的直接拼起来,左右两张又是不留缝隙的拼起来。在我记忆之中,小学以后我再也没有看到那种大开间的办公室。大概如果现在小学的办公室仍然是这般设计的话,估计老师与老师之间会以小隔间的方式分隔开来。但从前根本没有这个东西,不需要那么多的私隐,没有小隔间的好处是大家可以随便聊,畅所欲言。有了隔间以后,私密性更好了,但实际上就像现在大家回到家,就把大门关上,几乎不再有邻里之间的交流走动。高中时的老师办公室,相对于小学的时候来说小得多。所以一个办公室里面的老师并不太多。大学时候的老师办公室实际上跟我工作以后的办公室设置差不多。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时代在变迁还是说各个学校的工作氛围就是有这样的区别。

第一次在亲戚家看到一整面墙都是书柜的时候,我挺震惊。现在,二三十年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也有这种需求。这种一整面墙都是书柜的需求只能是成年人的爱好,也只有成年人的积累才会让我们有这种想法。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所积累下来的这些书本或者陈列品可能会被直接丢掉,又或者以一斤多少钱卖掉。对别人来说这就只是些东西,但是对我们自己来说,这都是我们的宝贝,就像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一样,不可分割。

收藏是一条不归路,无论你收藏的是什么。

2022-07
18

一个人的较真

By xrspook @ 16:42:45 归类于: 烂日记

在从网上买《深谷幽城》系列小说的时候,我顺便入了一本牛津高阶。那是一本第6版的牛津高阶,里面是有插页的,所有单词用的都是彩色。离我买的第1本牛津高阶,估计已经25年。我大概是在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入手的牛津高阶,我在那之前我用的是小英汉词典。就像我们小学的时候,一开始入手的肯定是迷你的《新华字典》,到后来我们才有了《现代汉语词典》。牛津高阶我用得最多的是在高中下半段。因为那是我们英语老师上课的必备。上他的课默认就得带高阶词典,可以是朗文,也可以是牛津。从那时开始,当我要知道某个东西的意思我就去查高阶词典。不仅仅看中文意思,还要看英文描述。不仅仅是看某个词的某个意思,而是整个词的其它东西都看一看。高阶词典上面除了有词语的意思以外还有例句,还有搭配使用。当时的老师之所以有这样的要求,是因为只有我们养成了用英语去理解英语的习惯,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那个东西。20多年以后再入手一本牛津高阶词典首先那是因为买书顺手,其次是因为实在说不准什么时候我又会偶尔做一些翻译,在单位也放一本牛津高阶显然是有必要的,虽然现在的网络很发达,我们随便就可以在网络上查找到我们想要的信息。但我这个老古董依然还是觉得用经典的词典会更顺手。

越是简单的词,加上各种搭配以后,效果越是变化无穷,比如take这个单词。take for如果直接查,中文意思是认为,以为。平时我们用得最多的搭配是take for granted,对应的意思是理所当然地认为。认为是个中性词,也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如果用英文解释,大概意思是consider,但实际上take for的英文解释里还有后半句话“especially when you are wrong”所以牛津高阶里,中文意思是尤指错误地以为或者说误以为。如果要表达误以为的话,我们通常会说take sb. or sth. to be,但实际上take sb. or sth. for有一样的效果。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用什么词语去表达,但是我们却不能控制别人一定要以我们熟悉、最不容易误解的方式去表达。take for这个词的确有那个意思,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如果光看那些非常简单的中文翻译,你怎么可能理解到这一层意思?一直以来我们都默认俚语相关的东西很难,因为量很多,但实际上相对于这种你觉得自己懂,但实际上你却完全不懂的东西来说,俚语反而简单一些。你在网上随便搜索就能找到俚语的意思,虽然那个意思肯定不是字面上那样。我的语文水平限制了我的翻译,大概也就那样了,不可能更上一个台阶,但是,我的学习习惯决定了即便我的输出不是最好的,但我不会把别人带歪。别人可以踩在我的肩膀上,把我的那个版本修改得更丰满。在这个探寻真正意思的过程中,我在跟英语本身作斗争,也在跟写出那些英语翻译的人作斗争。只有把我自己代入其中,我才能设身处地的以他们的状态去感受。

如果我可以理解透彻些,为什么我不去做呢?

2022-05
8

关于鞋子的故事

By xrspook @ 11:25:25 归类于: 烂日记

近段时间我一直在看帆布鞋。

以前我穿过好几次帆布鞋,印象最深刻的要算是高一军训时候穿的那双高帮帆布鞋。军训的时候到底要穿什么鞋?我跟我妈逛了整整一条下九路才总算多买了一双,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牌子,反正那是某个巷子里的小店。那双高帮帆布鞋最大的特点是脚踝外侧有个有魔术贴的小袋子。高一军训实弹射击结束后教官给了我们一堆的子弹壳。我把子弹壳放到那个小袋子里。军训的时候穿高帮帆布鞋,我的脑子真的不知道被什么踢了,因为踢正步的时候显然高帮的鞋子很不方便。

在那之前我穿过各种类型的帆布鞋。小学的时候穿得尤其多,因为所有运动的白鞋都是帆布鞋的一种。当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基本上上体育课,老师要求要穿运动鞋,其实意思就是叫大家不要穿皮鞋,又或者不要穿塑料凉鞋。当时的帆布鞋大概就只有两个类型,女生穿白鞋,男生穿环球的钉鞋,那种钉鞋通常有两个颜色,黑色绿色或者黑色红色。直到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同学们的鞋子才算是有点百花齐放的样子。

初中的时候,班里有一个同学穿耐克,大家会觉得那非常了不起。高中的时候大家穿品牌的鞋子变得再也正常不过,尤其是男生穿很贵的篮球鞋。虽然实际上他们的篮球打得很一般,那些很贵的篮球鞋对他们来说只是普通的便鞋。初中的时候我的同学根本买不起那些。小学的时候没见过,初中的时候见过了但买不起,高中、大学的时候我见多了,但我明白不应该向父母提出那样昂贵的非必要需求。

直到工作之前,我的所有鞋子都是很随意的。如果是皮鞋,可能会去一些比较有名的鞋店。那些经典的国营企业,什么鹤鸣鞋店、什么大学鞋店。现在这些都已经不复存在。自己赚钱了工作以后,我买的那些鞋子的牌子才算是叫得出名字,之所以这样,是为了让鞋子的质量稍微有保障,对我来说,买牌子货比买地摊货简单。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去万国的耐克奥特莱斯买了一双板鞋。为什么那么鞋子不买要买那个我已经不记得了,反正那双鞋我穿了好长一段时间。当时的我,一年365天,只要出门穿的就是那双鞋,不会有替换。后来我买鞋买得很疯狂,主要是因为我开始跑步了,所以我买了好多好多的Mizuno。

从小时候一双鞋几块钱、十几块钱、几十块钱,到工作以后买的那些跑鞋随便就几百块钱,但我已经觉得很划算。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改变。现在我又重新觉得很贵的鞋子其实也就那样了。真正需要磨练的是自己是肌肉、骨骼、关节、韧带和心肺功能,而不在于那双鞋有多贵、堆积了多少科技含量。当然,如果鞋子很容易开胶,又或者防滑性能很差,非常容易让你摔倒,又或者鞋型不合适,经常磨脚,那肯定有问题。Mizuno的鞋基本不需要一个成熟的过程,穿上以后脚就马上可以开动了。所以直到我认识他们的鞋之前,在我印象之中,所有新鞋买回来到穿习惯都得有一个过程。因为前几年Mizuno的鞋买得太多,而我的跑量又一下子下降得太厉害,所以鞋子堆积在那里根本还来不及穿就已经过了好多年,当我拿出来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出现开胶的现象,因为胶水早就老化了。要我怎么判断某个款式的Mizuno跑鞋应该是什么价位,什么时候出手最合适,我觉得很简单,但是要我判断该怎么挑选一双不到100块钱的回力帆布鞋的款式以及码数的时候,我觉得很为难。我明明知道当我习惯了穿Mizuno以后再去尝试回力,肯定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感受,但我知道我不能一直都穿运动鞋、穿科技含量比较高的鞋,哪怕那双鞋实际上已经被我穿了很多年,中底的弹性下降得非常厉害、大底的某些部分已经被我磨得不成样子。但我知道运动和平时通勤走路得分开,要给双脚故意制造一些不同的环境。

折腾了一大轮以后,我觉得唯品会的价格算是各个平台里最低的。微信那里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又给了我一张唯品会自营60减30的优惠券,然后我又不得不在那里努力的凑单。最后当我凑了一双回力帆布鞋以及一条奥义的紧身裤以后理论上我需要支付含邮费5块钱,合计50块钱,但结算时我发现里面有唯品币这种东西,如果使用那个的话,我还可以减20块钱。最终我以不到30块钱买了一双帆布鞋和一条紧身裤。这个价格如果拿去其它平台,我只能买一只帆布鞋。虽然我花了不少时间,但是这个价格让听到我这个薅羊毛故事的同事都觉得彻底无语了。

被我薅的那只羊已经完全秃掉……

2022-03
13

从小读到老

By xrspook @ 12:48:13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花了20年的时间才把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看完,想想都觉得这非常的不可思议。我在看金庸的武侠小说的时候,短的小说我可能两天就看完了,而长的顶多也不会超过两个月,但是这本对最绝大多数人而言都耳熟能详的《堂吉诃德》我居然花了20年。很早很早以前我就有买堂吉诃德这本书的打算,在物识一番之后,最终我在海珠书城买下了这本书。这本书有很多不同出版社的版本,中文外文都有,当时我选择的是漓江出版社的,因为相对于其它出版社而言,他们的书估计是最便宜的。明明是正版书,但是印刷却非常紧凑,字挤成一堆,而且不是那种我们平时习惯的字体。我已经不记得那本书我是什么时候买的了,估计是在我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吧。

在我印象之中,我开始工作不久我有看过那本书,也看了好些部分,但是却没有看下去。当时我把书放在宿舍看的,当我看不下去的时候,我就直接把书放在一边落灰了。当我开始用kindle以后,我收下了两套堂吉诃德,一套是插图版的(5.6元),另外一套是上海译文的(8.5元)。前天我终于把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看完了,看的那个版本就是上海译文出版社张广森翻译的版本。之前从未听过张广森这个人,但是前言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本书应该很有趣。因为翻译的人是个挺可爱,他不像一般的传统翻译那样死板。显然他是很有墨水的,但是当他表达《堂吉诃德》的时候,他用的是一种轻松搞怪的方式。之前的堂吉诃德,我之所以看不下去的其中一个原因是那个翻译实在让我太难以接受了,而之所以这一次我终于一口气的把书的看完,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喜欢这个中文翻译的风格。

从认识一本书到真的看完花了20年的时间,想想都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认识《堂吉诃德》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少年,当我真的把书看完的时候,我已经是个奔四的人了。曾经不知道谁跟我说过,《堂吉诃德》就像《红楼梦》一样,不同年龄的人看会有不同的感受。正如我大学的时候,教父系列电影的第一部,我看了15分钟就感觉自己看不下去了,但是当我工作了以后,再看教父系列的电影,我却觉得很有趣。我不知道如果当年当我初次接触《堂吉诃德》的时候看的就是这个上海译文的版本会不会好一点,但是这种东西没有如果。翻译的小说不能说我看过很多,在我看过的翻译小说里面,从来没有像张广森这个版本的《堂吉诃德》那样翻译得如此接地气。我觉得能做出这种效果,原因有二,第一是原著的作者本来就这么搞怪,第二是译者能用这种搞怪的风格表达出来而不是延续一直以来翻译作品的那种信达雅,哪怕实际上翻译出来的那个感觉根本不是原著所表达的那些。

几乎可以这么说,虽然小说的主人公以及他的侍从做出来的那些事的确很可笑,但是你却完全笑不出来。主角堂吉诃德当他不谈骑士小说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睿智理性,而他的侍从虽然满嘴跑火车,但实际上他做的判断智慧善良。有些人真心实意要帮助他们,有些人不遗余力地借他们的疯狂开玩笑娱乐自己,但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在发疯却视而不见。如果我也遇到“堂吉诃德”,我会是哪种人?

大概因为我读完《堂吉诃德》的时候,年纪已经太大了,所以我感受到的更多是压抑。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