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20

想当年的200米

By xrspook @ 9:55:08 归类于:烂日记

有些人比我跑得快,因为他们一直都把心率搞的很高,比如说160以上甚至170以上,我还听说过一些10公里下来,甚至半马下来全程都180以上。他们跑得比我快,但是我觉得这样有点过于激进,虽然一到比赛,我的心率也会控制不住,随便就达到160以上,但是平时没那么兴奋,也没有别人把我的节奏带坏的时候我还是能非常好的保持在150多的心率。150多的心率相对来说算是比较稳妥保守,但是在不同的身体状况下,150多的心率可能感觉完全不一样。几天不跑步,重新开始那一次的心率肯定要比平时偏高,对我来说会偏高3-5个点。我这里说的是平均心率。对我这种已经跑了几年的人来说,大概第二第三次以后就会恢复正常,平均心率会回到150左右,最高心率通常在170左右。如果只是一直慢跑,没有进行其它专项训练,对我来说要达到180甚至以上的心率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那对我来说绝对是无氧心率,长期只是慢跑的话,你甚至不知道真正的50米100米冲刺跑到底是什么感觉。当你真的想冲起来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如何利用那些肌肉了,虽然在学生时代短跑调动的肌肉那是自然而然的事,跟吃饭睡觉一样是条件反射,但显然,现在的我跟从前的不一样了。

以前初中高中的时候。100米跑15秒左右是很正常的事,牛逼的时候甚至能跑到14秒出头。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有一年校运会体育委员硬要我参加女子4×200,但显然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跑200米。当时我们学校的操场一圈就是200,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好像没有4×100的项目,只有4×200。那次体育课她让我跑了一圈200米,我好像跑了44秒多。她觉得这已经很可以了,所以硬是拉我去比赛。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跑200米,我只能在前100米冲刺加速,但后面的100米,尤其是最后的50米,我是脚软的。我觉得200米对我来说是一个混氧跑,如果一开始的时候我用100米那种憋着一口气猛冲到后面肯定会缺氧,但是如果像我平时慢跑那样控制呼吸肯定会跑得很慢。所以那次比赛很神奇,我在前50米就把我前面的一个人超掉了,但是最后那50米我几乎可以说是踉跄式交接棒的,但起码我超了别人以后没有被别人在最后时刻把我反超回去。

前几年当我为半马比赛训练的时候我做过50米和200米的冲刺练习。我也说不准那到底有没有200米。那个时候的我如果是在塑胶的田径场穿钉鞋跑的话,估计我依然能在大概50秒之内完成200米。几年前我的呼吸跟高中时候完全不一样了。虽然我进行个200米的冲刺,但实际上在那段距离里我的心率通常不会超过170。正常来说200米的冲刺,我会把心率提升15左右,但是如果我一开始的心率就比较高,提升幅度会变小。随之而来的就是我会跑得慢一些。想想都觉得高中的时候很疯狂,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如何以冲刺的方式过弯道,而且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呼吸,更加是没有练过200米那种东西就被抓去参加比赛了。如果可以重来,或许我会在那些技术点上花点时间。

现在我还需要在200米上费心吗?好像已经不需要了。

2019-03
1

对自己负责

By xrspook @ 10:52:05 归类于:烂日记

当我看到一个视频,我的第一个反应会是我要不要做翻译。当然,这里的视频肯定是有特指的,因为我知道那些东西估计不会有人做翻译。这里我说的是估计,至于有没有我不知道,我也没兴趣去探求,别人做我也做也没关系。这是我对自己的考验。至于别人做成怎么样,我不关心。我只需要做最好的自己。至于出来的那个结果能不能超越我以前所做的,我也不去考虑,毕竟视频是不一样的,内容不一样,表达的方式也不相同。不是同一个东西。,无法很客观地评价好还是不好。但有一点是可以判定的,我有没有尽全力去努力的做好它。当我开始干的时候,我会希望自己快点。因为如果东西放时间长了,新的意义就荡然无存了,那便成了旧闻。别人看过了其它版本再看我的,会感觉怪怪的,就像我做完自己的东西再去看别人的。有些地方我可能会觉得他们做得比我好,但有些地方我会不自觉地有一些不屑反应。但这东西着急也没用,我的确想快点,但实际上当你专心的时候,那些都会抛到九霄云外。

我知道自己是个丢三落四的人,所以我只能接受自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修改和压制,甚至上传完以后还得继续两三次重复。我觉得视频翻译校对压制上传的过程,对我来说就像一门考试,但是这门考试的评卷人不是其他人,而是我自己。即便已经上传完毕,我的脑子里会依然会想着那个视频,在不自觉的时候,自己还会挑里面的刺。跑步的时候肯定会想,走路吃饭洗澡的时候也会想。准确来说是只要我脑子有空闲,我就会不自觉想。但那种想是无意识的,我不能像播放器那样可以把整个片子播一遍,我没有那个记忆力,但是里面的某些句子我会突然觉得是不是用别的说法会更好。如果发现里面的某些句子,之前理解错了,又或者有更好的表达方式,我会修改字幕文件,重新压制视频。去年之前,还没有人能帮助我减少这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工作,但去年我认识了个朋友,他的确能减轻我这方面的神经质。虽然有别人的帮助,但最后判定要不要重来的还是我自己。一方面我没有对自己做什么非常明确的要求,但另一方面,其实我对自己非常严格。这种严格体现在我不能容忍自己目空自己已经知道的错误。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师一再强调我们不能有侥幸心理,觉得这道题我不会做考试就不会考,所以希望能蒙过去。当时的我也想不蒙过去,但我实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又或者有个大神来指点我让我不在那些问题上面有困惑。当我自己能掌控一切之后,如果某个东西我不懂,我一定会搞到懂为止。如果那个东西做不好,我会反复练,直到能做出我期待的效果。但有些时候就是做不到的期待的样子,因为我的目标设置有问题。那个时候,我会重新审视是不是其实那个终极目标是不可行的。我遇到过这种事,当时我在优化网站,发现某些需要做的步骤是我根本没办法做的,所以那一步优化只能跳过。那是主机的问题,那是服务商的问题,我们购买的那个服务不能实现那个功能。

如果可以重来,可能我的学生生涯会变得优秀点。但我跟其他人一样,一天只有24个小时,让我变得优秀的前提是我得付出比别人多很多,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下,我真的能做到吗?

2019-02
12

笔笔笔

By xrspook @ 8:41:44 归类于:烂日记

新年上班的第一天,没什么具体的事情做,因为其他人的工作还没开展,所以我也没有。于是我一整个下午都耗在了淘宝上。中午吃过饭,散步完以后回到办公室,我就开始研究钢笔。钢笔这种事昨天我已经研究了大半天,还是没有结果。昨天中午我终于找到了高中时我用来默写语文诗词和写英语作文的那支钢笔的型号。其实前天我也找过,但找不出来,昨天总算被我找到了,那是英雄的841。那支钢笔非常简洁,没有多余的装饰。一支1998年出厂上市的,产量非常大,价格亲民,所以受众也多,我是其中一个。淘宝那个卖家写,这支笔是1998年5月上市的。记忆之中这支笔是小学六年级的语文老师给我的,至于是送还是奖,已经不记得了。过了好久,我都没有使用。

好像小学的时候我们要写钢笔字帖,但是到初中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个要求了。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我偶尔会用中性笔,但用得不多,因为中性笔相比于当时很流行的圆珠笔来说,价格昂贵,而且非常容易坏。当时最流行的中性笔是三菱的0.38,那种笔线条非常细、不漏墨,非常流畅,但问题是一摔就坏。圆珠笔也会摔坏,但显然没有三菱那种笔那么娇贵,如果三菱的0.38直接笔头落地,必死无疑。如果带着笔盖平行落地,可能还能挺一下。当时也有0.5的中性笔,但相比于三菱的便宜很多,但跟圆珠笔比起来也很贵。当时是有中性笔的,但我们舍不得用中性笔。初中的时候中性笔越来越流行,圆珠笔用得越来越少。我大概一半用圆珠笔,一半用中性笔。圆珠笔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写着写着就会漏墨,然后搞得满手都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用力有问题,因为我的同学跟我用同一个型号的笔,他们貌似不会遇到我这么麻烦的问题。相比于圆珠笔,中性笔漏墨的情况显然几率会低很多,尤其是如果用质量好的中性笔。

小学的毕业考试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用的是什么名了。中学的升学考试我记得自己用的是黑色圆珠笔,而且那种圆珠笔的颜色还不是很深,有点像HB铅笔的颜色,而且我用那种笔还不容易像其他圆珠笔那样漏墨,所以我非常喜欢,而且还不贵,好像一支还不到一块钱,因为笔尖细,所以很耐用。革新路当年整条街都是卖文具的,但也只有一家店卖我心爱的那种圆珠笔。到了高中,我基本不用圆珠笔了,几乎全部用中性笔,因为中性笔的价格终于下去了,超市里卖的大概是一块钱一支。替换芯稍微便宜一点,但相比于圆珠笔,中性笔的寿命非常短,大概只有圆珠笔的1/3到1/2,所以正是因为这样,每当我要大量写字的时候我就会用钢笔,但那个我不会在测验或者考试时使用。因为高中考试用的卷子通常都是白报纸印刷的,那种纸会化开,而且当时我用的那种墨水颜色比较浅。可能连HB铅笔的颜色都不到,但是那根钢笔配的那些墨水在广大附中的答题纸上却非常流畅不会化开。正因为这样,小学的钢笔终于派上了用场。大学的时候,钢笔又被我放一边了,几乎任何时候,我用的都是中性笔。大学测验考试用的卷子都是高级铜版纸打印的,质量非常好,估计钢笔不会化开。但显然到那个时候,钢笔对我来说就只是个情怀了。因为大学里除了考试之前和考试的时候,平时做的笔记不多,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那时中性笔的价格比高中时低,为什么我还得那么麻烦用钢笔呢。

昨天中午我终于找到了自己从前那支笔的型号,于是我在微信找我妈,我妈迅雷不及掩耳地就在我爸那堆钢笔里帮我找到我的那支英雄841。前天我就觉得,那里的其中一支笔很像我的笔,但我不敢确定,昨天回到单位,把所有笔都翻一遍,确定没以后。我更加怀疑前天看到那支笔就是我的。我妈立马验证了我的想法。我爸是那种偷偷摸摸翻我和我妈抽屉的人,他寻宝一样找他要的东西,但当我们问他有没有拿过的时候,他永远都是回答没有。是他真的不记得,还是他故意说没有,这已经无法考究。但是那种偷偷摸摸的行为,一直以来我和我妈很不喜欢。我的笔被我爸拿走以后,不知道他有没有用过,他之所以又把那堆笔放一边,是因为他觉得那些笔写出来的字都太粗了。鬼知道被他折磨过的笔还能不能写出来,所以昨晚跑完步回到办公室以后,我又纠结了一番,买下了淘宝店那支老版的英雄841。

对我来说,英雄841是个情怀,至于新买的那支旧货有没有我旧的那根那么好写,显然那个我无法控制,因为每一支钢笔都是独一无二的。

2019-02
10

我的钢笔,你在哪里

By xrspook @ 19:41:50 归类于:烂日记

这个春节假期,除了初二早上我去跑了个6K以外,之前之后都再也没有跑过。我昨天起来的时候觉得左腿大腿根的地方莫名其妙觉得痛。比较了一番左腿跟右腿,觉得左腿的那个地方好像有点硬,至于为什么,显然我没想明白。正如我妈所说,人是种犯贱的东西,身体这个家伙你越不虐他,他越会虐你。当我规律地运动的时候,从来不会发生这种事。当然,运动的时候也会偶尔发生一些训练过度或者拉伤,但起码那些成因我还能找到。时间能治疗一切,于是我也就把这个疼痛让时间去治愈。过去两天我都没有出门,一直都待在家里,要不睡觉,要不看书,要不看电视。我觉得造成那个地方疼痛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前一天我去了海鸥岛,穿了一天的牛仔裤,走路的时候肯定没有问题,但其中有好几个小时我都是坐在各种公交工具上。自己胖了,但却挤在没有弹性的牛仔裤里,所以血液不畅。之所以会一边大腿有感觉,另一边没有,原因是在公交车上睡觉的时候,我把重物压在其中一边的。那些东西理论上说不算太重,大概也就5公斤的样子,但时间很长,每次都接近或者超过一个小时,那段时间里我一动不动。其实我也说不准具体的压痛点在哪里,但今天下午,我忍无可忍,在那个地方附近贴了一片撒隆巴斯。大概是因为那个地方的脂肪太厚,所以撒隆巴斯上去以后,感觉并不明显。家里有撒隆巴斯是和扶他林,之所以不用扶他林是因为,我懒得涂那种乳膏。

昨晚开始看《摩诃婆罗多》的正文。初篇里的序目篇和篇章总目篇简直看得我生不如死。那些东西跟中文版《摩诃婆罗多》的内容提要以及导言没差多远,不过前面两个用的是中国人的表达方式,昨晚看的那两个是根据原文的行文方式翻译出来,所以无比的虐。因为之前已经看过,相似的东西,所以很容易理解。但即便知道那在说什么,但那种表达方式还是让人非常痛苦。但总算看过那些像内容提要的东西以后,往后就不痛苦了,比如今天下午开始看的宝沙篇,终于进入了像小说一样的痛快模式,虽然人物的名字还是会让我非常抓头,因为出现的人太多了,有些我甚至觉得那些人为什么要写出来。今天下午看的那些东西暂时跟《摩诃婆罗多》的主线离得有点远。据说这本《摩诃婆罗多》使用了非常多的插叙,所以在正文之前先把他们后代的某些故事拿出来讲也就很正常了。

昨天看完内容提要以后,我就有这么个想法,要为《摩诃婆罗多》做一个人物关系图,当然最好的表达方式是Visio。但我不可能一直都在电脑旁看书,因为我最喜欢的看书模式是躺在床上。于是我就想起了《印度暴徒》周边产品的一个笔记本。然后我又想到不如用蓝黑色的墨水,用钢笔,在上面记录,于是我就去翻找我的钢笔。那是一根全不锈钢的英雄牌,型号是什么不知道。那大概是小学六年级的语文老师奖给我的,至于原因是什么,已经不记得。翻遍我家里放笔的抽屉我都没找到那根钢笔。我已经不记得大学的时候有没有用过,但高中的时候我的确有用那根笔,尤其在默写语文诗词以及写英语作文的时候。至于为什么那个时候会用钢笔,可能因为我觉得如果写那些东西用中性笔,会非常浪费,所以不如用钢笔,相比之下中性笔芯比钢笔墨水贵多了。但至于后来为什么我又没用,那根钢笔又去了哪里,我实在一点印象都没有。在自己的抽屉里找不到钢笔以后,我觉得是不是我爸把我的钢笔拿走了。我爸最喜欢偷偷摸摸地翻找我的抽屉,然后不声不响地拿走他要的东西,落得我的抽屉一塌糊涂。接着我就去找我爸,我爸拿出了一堆钢笔,说都是他的。在那堆笔里我看到三根全不锈钢的,一根不知道什么牌子,一根是永生,一根是英雄,但我不确定那根英雄是不是就是我的那个。接下来,我花了很长时间在网上看钢笔,但直到今天傍晚,我才决定暂时不买钢笔,因为现在的那些新钢笔貌似评价都很一般,所以我用了200个天猫积分和四块钱买了一瓶英雄232的蓝黑色墨水。钢笔我是有的,虽然不是英雄,那两根笔估计比我从前那根贵。那时初中时两次广州市优秀学生的奖品,一直我都舍不得用。那些笔一直都只是放在我的书架上。希望回单位宿舍找东西的时候,我能找回我的钢笔。

用钢笔写字对我来说是一种情怀。

2019-01
16

必备技能——操作缝纫机

By xrspook @ 9:05:0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突然发现我是个几乎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的人。如果说到现在为止我还有什么很想去做但没有去的,大概其中一个就是使用缝纫机。小时候我看着妈妈给我用缝纫机做衣服做裤子做裙子。家里的缝纫机我妈会用,我爸也会用,我的一些姨妈更加是精英之中的精英,虽然不是那种可以把衣服缝好拿出去卖的那种。这个机器对上一代人来说,貌似是人人都会的,因为衣服大都不是直接买回来,而是去买布料,然后自己动手做,现成的衣服估计也有,但是价格很贵。我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时装这种东西,知不知道有流行这回事,我也不知道他们衣服的款式到底是按照什么来的,不过一些比较正式比较贵的布料,他们就不会自己动手,而会去拿给裁缝给他们定做。小时候在我心目中,缝纫机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每次我都只能远远地站一边看,因为当我稍微靠近,或者稍微触摸的时候,我妈就会很凶地把我叫住。因为那个东西的机关很多,活动起来更加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招,所以一直以来那个东西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东西。虽然缝纫机很重,但是搬家的时候必定要搬走,到了现在这个家的时候,缝纫机一直放在阳台,使用的频率很低,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很少自己做衣服,而是直接去外面买了。这其中一个原因是买布料比买衣服更麻烦。以前之所以有很多布料,是因为我爸在一个印染厂工作,经常会有一些小块的布板,那是些下脚料的东西,没有瑕疵,但相对于整块布料来说只是微不足的一小块,那个东西是用来检验的,而我爸在他退休前的十几二十年做的正是工厂的布料检验。

还记得小时候我妈给我做衣服的时候步骤很多,比如说选布料选花边选配件,还要画一个纸样,然后把布裁好,最后缝起来。她的作品之一是一套母女两人的睡袍。她个人感觉非常好,但是我很不喜欢,因为在腋下的部分为免走光她搞了一圈蕾丝边的橡皮筋。我不喜欢被那个东西勒着,我宁愿穿普通的衣服和裤子,但即便我很讨厌那个东西,我还是不能把不喜欢说出口。小时候,尤其是幼儿园的时候,我妈给我做了很多裙子,在别人眼中,那些都非常漂亮,但实际上我很讨厌穿裙子,所以当我有权利决定我穿什么的时候,我从来不会穿裙子。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星期一早上有个升旗仪式,必须穿礼仪服,但班里的女生几乎都是上半身穿衬衫,下半身的裙子到快要去准备仪式的时候才套上去,然后把里面的裤子的裤腿拉高。升旗仪式完毕以后回到课室,我们就开始脱裙子。虽然裙子里面有条长裤,但是我们那个死脑筋的男物理老师兼班主任还是觉得我们的这种行为非常不雅观。为什么穿裙子穿高跟鞋打扮得像鸡一样那样就叫做雅观呢,他的那种大男人主义我非常讨厌。从前因为是他的学生,所以我虽然心里有气,但我没有直接跟他怼,如果现在他依旧那么大言不惭,我必定要跟他干一架。

爸妈的年纪都不小了,如果现在还不学怎么使用缝纫机,当他们离开以后,家里的缝纫机就会变成只是一个文物一道风景,而实际上,它代表了一代人的梦想,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

Page 1 of 812345678»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