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3
1

2月29发狂

By xrspook @ 13:01:37 归类于: 烂日记

又到了月末焦虑症的发作期,这一次有点夸张,一周之前已经隐隐有点苗头了,因为我深深地明白到,这个月真的很复杂,最复杂的事情不在于这个月的作业量有多少,而是到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依然会很多东西一起袭来。这个月最后一天的早些时候,我略微算了一下,不到最后时刻停不下来的主要业务包含了4个品种,6个仓号,8个客户。这些不到业务结束,真不知道数据是多少。如果我什么都不想,等这些全部都结束了再干的话,显然会容易很多,但如果我想结束一个就做一个的话,就非常有可能同一个步骤我得重复很多遍,在重复兜圈的过程之中,很容易就会漏掉。如果不是一边进行就一边消灭掉,要等待最后数据出来我才开始,又会导致最后我需要很多时间。如果最后不是有那么多不确定因素,先把可以干掉的都干掉,逐个击破的策略是完全正确的,但现在冷静下来,我却发现好像什么都不干,直接把闹钟调到晚上11点,先睡个觉醒来后再开始干它三个小时好像比较合理。以前我从来没想过要用全体放弃,然后再去冲这个步骤,但现在看来好像这才是最合理的,毕竟如果我整个晚上都耗在那里,整个晚上都在刷新数据,我还真不确定那些人最后会不会做调整。

好久都没试过如此的疯狂,又或者准确的来说,以前就没有这么疯狂过。周三的晚上,本来我打算11点就可以去睡觉了,那么我可以为周四先预存一些体力,但结果那一天我们遇到的是本来周三凌晨就应该到达了两条船,一条因为违规被海事扣住了,要整改完毕才能过来,另外一条船坏了,要修好了再过来。结果理论上应该早上就开始卸船变成了下午5点多才开始。接近晚上11点的时候,我觉得有点不妙,因为那条船剩下的数量好像如果加油干,可以在大概凌晨1点之前结束。这里说的加油干是指11-12点之间不暂停直接干。对现场作业的人来说显然这更好,因为这就意味着1点之前就可以回去睡觉了,虽然实际上他们的班是从下午4点开始的,默认做到凌晨4点,但既然可以凌晨1点结束,为什么要做到4点呢?但是这样的操作对我来说就很不友好,尤其是他们在完全没有打招呼的情况下。之所以对我非常不友好,是因为我从晚上10点多就开始刷数据,一直刷到了接近12点。数据的节点出现在23:58:30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我手速不够快,可能我根本刷不出那天的数据,显示当天数据的查询就变成了第2天的了。直接干到12点对我的坏处就是对我来说,我是个上白班的,所以等于我是从早上8点干到了晚上12:30,之所以说是12:30,是因为理论上数据是12点肯定出来了,但实际上我还得等待他们把数据发出来,然后核对,接着我才能把数据报出去,但他们要拖延很久。于是又回到了那个我一直以来都很嫌弃的东西,也就是人永远是我的拦路虎、绊脚石。

月末的倒数第2天遇到了这种事,我不知道2月29这个4年一次的日子,到底得干到几点?

2024-02
24

烦死

By xrspook @ 9:16:15 归类于: 烂日记

很想吐槽,但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因为每天都得吐,但如果天天都要吐槽,是不是我有问题?

有时候我也很烦自己为什么要那么上心工作这件事情,为什么就不能把生活的重心移到其它地方,工作只当作一个副业,但好像现在的我根本做不到。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着工作的东西,想到回家以后就马上开始,但实际上这些事情完全可以周一再去干,因为周一才是一个正常的工作日,而我之前说的那个回家是指周五晚上回家。紧接着是一个周末。因为VPN的出现,因为远程的出现,让我7×24都在线工作,于是有些时候,人在外面。当微信提示音响起的时候,我就只想着结束自己的这一天,赶紧回家。

以前工作就是工作,做完自己的那个就没有然后了,不需要思前想后。现在我的工作还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要考虑到上下游,有可能是我影响了别人,绝大多数情况之下我都觉得别人在拖累我,这种想法是很恐怖的,会让你一整天都处在怨念之中。这个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OA上我发起了某个协同,需要所有人都过完,那才算结束,数据才会更新。如果上一笔数据不更新,下一笔数据就没办法做上去了,但是你又不可以把两个数据合并成一条,这就非常尴尬、非常被动。以前可能我只提供数据就好了,上面的步骤跟我无关,其他人什么时候处理是他们的问题,但现在情况经常是他们拖沓到我需要更新下一条数据的时候,他们还没走完流程,所以这就逼迫着我上完协同以后得一直在催流程上的人。这种事情如果很久,比如一周一个月,甚至几个月才做一遍,感觉还行,但是如果这种事情天天都得做。我觉得自己已经疯掉,因为实际上这种事情不应该人肉做,应该机器提醒,但实际上没有。

另外一个更让我觉得拖累的是,每天作业结束都得核对数据,我的数据是来源于系统的,但是却无法100%确定我看到的那个系统数据之后有没有人手动进行了微调。如果他们能保证他们不做这种调整,或者说他们进行这种调整,会主动的告诉你,这还好,但是这两种假设都不存在。你永远都无法猜测他们什么时候会做什么调整,他们调整过后也从来不会告诉你,于是即便你发现单位的作业已经结束了,我这边的明细及汇总数据已经出来了,我还是要等待他们。等他们的汇总数据发出来以后,我才可以对数。如果这一切都是在正常的上班时间完成,一点的问题都没有,这是很正常的,但关键是单位的作业永远都是接近晚上11点的时候才结束,但是下午5点过后,我就算是下班了,不会有加班费。每天我就只上一个班,但是最终提供给我核对数据的那些人通常是一天分两个班。因为接近晚上12点提供数据的那个人实际上上班时间要到凌晨三四点,所以他有大把时间。经常情况是前一天的作业已经结束了,但是他人不知道哪里去了,并没有把汇总数据发出来。还有一个情况就是那个人非常的拖沓,单位的作业结束了半个小时以上,依然没办法把数据汇总出来。第三种就是好不容易他们的数据出来了,但是错漏百出。可能漏掉一些数据,可能某些数据手误写错。为了保证我报出的数据不会因为他们的微调而发生错误,我每天都不得不忍受他们这些乱七八糟。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对事是很舒服的,因为只要你足够精明,你总能找到某些逻辑,但是对人永远都有无数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于是被虐这种事就变成了一个无底洞。

2024-02
22

甩锅

By xrspook @ 9:02:50 归类于: 烂日记

周二晚上洗澡的时候,我还在给地拖桶放水,突然我就感觉有东西崩掉了,接下来就是花洒头不出水,但是连接花洒的那个软管是不停地冒水。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花洒软管到底是什么结构,反正只要我开大水,水就不断地以我不期望的方式流出来,但实际上花洒头出的水非常有限。我根本就不知道哪里断掉了,所以我就只能尽快结束洗澡。我的第一个反应是那个软管坏掉了,直接的方法当然当然是换一根。我洗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那个时候去找办公室的人不太合适。

第二天早上我去找办公室,他们说这些东西他们不管,宿舍的东西除了漏水以外,其它东西坏了都得自己负责。这个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没什么道理,你可以收我维修费用,但是里面有东西坏了,我得找人来修,这好像根本不符合宿舍的管理规定。如果是学校宿舍有东西坏了,就应该报修,然后修理的人就过来修,给我们开一张单,让我们去交费。如果我们的宿舍不属于倒班宿舍,不在单位内部,而是单位分给你的某套房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坏了,我找外面的人来修这理所当然,但现在我们属于封闭式管理,外面的人过来修,手续显然是很麻烦的,而且修的那个东西还不是员工的个人物品,是宿舍附带的设施设备。办公室的这种管理方式是最不用担责任的,但是对员工来说,单位本来就处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我去哪里找人过来修呢?又或者我不找别人来修,我自己来修,但万一搞砸了怎么办?比如灯管坏了,换了就可以,但关键是灯管有三米那么高,一个人爬那么高的梯子,没有安全隐患吗?如果我一个人在单位的宿舍因为换灯管而出现任何意外,这属于什么呢?万一我在宿舍自己修水修电,但是又有一些错误操作,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这又能怪谁?把宿舍的一些固有设施设备损坏必须自行修理的皮球甩在员工身上,我觉得这是不合理的。又或者说员工承担部分的费用,这可以理解,但起码单位能给员工提供一个维修的渠道。比如我给办公室报修,办公室先看看需要什么材料。如果需要购置的话,就备一些,然后派工单给某个人,那可以是单位的员工,也可以是外包的维修人员。完成维修、验收合格以后,单位再开一张费用单,让员工去缴纳那个费用。我觉得单位宿舍的维修就应该这样,但是现在办公室的做法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不管。之所以撒手不管,除了他们自己可以减轻很多压力以外,还有就是他们完全没有预判到个人私自维修导致的各种风险。

就更加不用说2号宿舍楼竣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隔音非常差,各种配备的东西都很次,基本可以这么说,是豆腐渣工程。比如水龙头是电镀的,那片金属壳比纸还要薄,非常容易漏水。洗手间和阳台的防水做得不好,经常会出现漏水,说不准为什么突然间就跳闸了,网线端口有些可用,有些不可用。简单来说就是你想得到或者想不到的问题都层出不穷。在这种豆腐渣工程里居住,而且居住了一段时间,各种固定的设施设备出现了自然损坏维修的锅直接丢给员工,这是不是就等于让每个员工为一开始那个豆腐渣工程埋单呢?在这个时候我很想知道,到底最初是谁在这个工程项目上得到了好处?得到了好处的人不会用这个宿舍,而这个宿舍的大业主——单位,却只对漏水这一个问题主动作为。

遇到这种事情,除了生气和无奈还能怎么着?

2024-02
4

完全不变通的宿舍检查

By xrspook @ 11:08:58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到放假,节前总会有安全检查,这就包括了对宿舍的检查,是无法避免的。如果是平时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但有一点我很不满。以前他们只会把糟糕的那些宿舍照相,但现在他们把那些好的宿舍也照相了,于是每一次我都会被照相,当然我不是那种糟糕的类别。如果是糟糕的那些,你每次都公开那还说得过去,但是好的那些为什么每一次都要被私隐暴露?虽然我也没有什么私隐可言。无论是这一次,还是下一次,我的宿舍的变化都不会太大,绝大多数东西都是在之前的那个地方,但是那种不知道为什么宿舍的全局就要被看到我觉得很不爽。我根本没有犯任何错误,为什么要被曝光呢?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们觉得糟糕的那些人会向好的那些人学习?可以这么说,糟糕的那些人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有些特别顽固的,几年来甚至十多年来都是这个样子。你把好的那些曝光了,并不会让糟糕的那些人有所改进。好的那些和糟糕的那些的曝光只会增加路人甲的好奇心。大家的关注重点不是那里有多好或者那里有多糟糕,而是在偷窥。

曝光这种事已经好几轮了,半年来基本上每隔几个月都得被贴上公告栏。这一次让我很反感的是检查的时候刚好是回南天。二号宿舍,1楼和2楼相比于3楼以上走廊特别长。可以这么说,是3楼以上的1.5倍那么长。这个破烂宿舍的设置,是那种经典的北方风格,楼梯在两端。中间是走廊。走廊除了两端没有任何通风位置,也没有任何强制的通风设备。所以如果两端的窗不开,走廊是完全没有通风的。正常情况下,每个人的门都不会开,如果对门的两个宿舍开了门,还可以南北对流通风,但是这种情况极低,几乎可以这么说不会发生。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脑洞才能做出这样的设计。在北方这无可口非,宿舍楼都这么搞的,因为只有这样才不容易热量散失,但在南方,通常都是宿舍在一边,走廊在另外一边,那么宿舍门窗都开,就可以实现南北对流。如果是场地的限制没办法实现这种,他们完全可以在长长的走廊中留一点点可以南北对流的窗。如果好的话,两个宿舍之间留一点,不好的话,5个宿舍之间留一点也行。设计的人不在这里住,领导也不在这里住,所以他们不会体会到如果出现了异味,走廊根本排不去,如果遇到了回南天,中间的那些永远非常潮湿。我选的这个宿舍理论上不在中间,但关键是2楼的一端连着宿舍的辅楼,也就加长了走廊的距离,于是我就变成了在走廊中间。

回南天的时候检查宿舍,我肯定能预测到湿哒哒的鞋走进宿舍肯定会踩出一个又一个脚印,所以当我回到宿舍看到地面的脚印很生气,同时也很无奈。到底拖地还是不拖地呢?回南天拖地肯定死路一条,但是不拖地,因为我是光脚走的,所以我根本接受不了那种脚印。所以最后我先用干纸巾擦了一下脚印,接着又尽量的把水扭干把地拖了一遍,最后把除湿机开了起码两个小时。

他们只是为了完成他们的任务,完全不从你的角度或者从现实的角度去考虑按照平时那样做到底有没有问题。

2024-02
3

暗无天日的年头

By xrspook @ 11:25:3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过得跟平时那么的不一样。1月忙过了上一年最复杂的那些东西,以后理论上应该是等待过年的闲暇时光,但是今年我感觉简直忙到了有点晕头转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请假回家,甚至可以这么说,有些人根本没有假期。最早的那些进口小麦,下周初就到,接下来下周中又会来一条大船,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说,即便干得很快,在年初五之前光是接进口小麦已经足够让人烦恼,初五之前可能是接10万吨的进口小麦,初五以后那些送集装箱的估计也来了,那些需要倒仓混合的中转客户估计也来了。唯一有可能没那么快来的就是那些中标了销售合同需要提货的客户,并不是他们不想提货,是因为可能他们交货款以及集团公司那边审核刚好卡在了这个春节假期,集团公司没人审核,或者说流程没走完,这边提货肯定是不可能进行的。最好的打算是个春节假期就只是接粮,最糟糕的状况是我们既要接粮,也要发粮,同时也要倒仓。

接粮这种事如果完全只是中转客户,我觉得没有压力,就只是在做着常规做的事情,但是当这些粮食变成了是我们自己的省储,压力就非常大。质量是一个压力,数据报送是第二个压力。有些数据是我报送出去的,我及时紧盯也就可以了,但是有些数据是别人发起申请需要我审核的,这个简直就是个无底洞。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发起那个人是什么时候发起的,即便你知道发起那个人是什么时候发起的,在那个流程到达我之前还有很多人,他们是什么时候审核那些东西,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同样是个无解的题目。当发起的那个人对自己的流程不闻不问发上去就算了,会导致流程上的人层层的拖延,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效率非常的低下。为什么要开发这种这么耗人的东西呢?我这个级别的人他们甚至不愿意给我在手机上装一个VPN完成审核,所以如果我要点审核的话,就必须是在电脑前,而且是要在单位的电脑前。在家里我可以通过VPN连接到单位的数据库,查询到智能管理软件的数据,但是却无法访问到集团公司的OA系统,所以这就不得不逼着我在家里首先连接VPN回到单位,然后再远程到单位的一台服务器上,通过那个东西登录集团公司的OA完成我的事情。既然我是那种要经常处理OA文件的人,为什么集团公司那边就不可以给我一个在手机或者在家里的电脑使用VPN访问OA的权限呢?直属库或者直属单位的人没有这种权限,但集团公司的人他们是有这种的,所以有跟没有,我觉得根本区别只是那个权限那个端口需要一定的费用。一个称之为集团公司的东西,肯定已经付过了百来个这种端口的费用,百来个和几百个又有什么区别呢?起码对集团公司那么大的支出而言,这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工作需要,比如集团公司OA的某个系统上线之前,我的OA基本上可以一个星期才上去看一眼。几乎没有需要我及时处理的东西,但现在他们的系统变了,他们给予我的权限却不足以支撑这种功能。

还是那句话,有些东西越是熟悉,你越是发现其中无数那么多的缺点,于是你会越发嫌弃。

© 2004 - 2024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