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1

月末碰上星期日

By xrspook @ 17:36:59 归类于: 烂日记

谢天谢地昨天晚上9点多单位的作业就结束了,这就给了我一些时间去做月报。如果是晚上11点才结束,我必须只能过了12点才能结束战斗了。必须一定得做的东西,我几乎10点之前就完成了,余下那些可以今天再完成。有些东西是需要很在状态动脑子,我昨晚10点过后就像梦游一样,所以那些不是非如此不可的东西我就没有纠缠了。结果今天发现之前的工作还是出现了几处纰漏,但不完全是昨晚的问题。明明昨晚我没有发烧,但那种神奇的感觉就像平时我发烧那样,为什么会这样呢?

最后一天才出货,而且是剩下那些说不准要不要做损耗,这种东西我很讨厌,同样让我厌恶的就是月末才增加品种。增加单位无所谓,但增加品种我就得重新设置公式,之所以要设置公式,因为导出的数据用的是品种明细,但很明细的东西根本没用,99%的场合我们只需要一个大类,明细当然能加出大类,但如果一个小麦也分好几个小品种,别人问的时候就只问小麦,明细简直就是多余,我只能对那一列数据用公式清洗。品种有这个烦恼,但单位没有,单位名称只要没写错就不会有第二个版本,单位名称是唯一的,不需要公式处理,也就没有需要再加工的折腾烦恼。继续让我很厌恶的还有合同还没正式出来就开始作业。这种先干活后补手续的事永远让人措手不及。没见到合同,不知道条款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一些汇总的细节。到底要以什么方式结算?以什么为批次?要不要把船号分清楚?这些东西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一切都好说,因为明细数据从一开始就清洗好了,但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瞎弄,然后再事后补救这个就很恶心,而且容易出错。别人的工作不理顺,我们的工作就永远都会被牵连,也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中枪。管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根本不够,要高枕无忧就不得不多管闲事。当然,不是人人的工作都像我这样这么容易被影响,也不是人人都在乎自己有没有出错,尤其是那种错是完全因为被拖累。

所以月末在哪一天我会稍微好过些呢?我感觉月末如果是星期五或者星期六我的时间会充裕些,因为第二天我还有不少时间慢慢折腾。月末在星期日是很痛苦的,因为第二天还得早起赶车上班。今年1月的月末是星期日,2月和10月也是,谢天谢地的是12月的月末是星期五。

为什么月结这种东西我要必须在真的月末就做完呢?这种要求对我现在这个单位来说不加班是不可能的。每次都要加班,问题只是加班从什么时候开始,需要持续多长时间。现在还好一点,如果库存从现在的50万吨变成100万吨,这个加班将是个无底洞。现在1个小时估计能做完所有最基础的,往后可能得用2个小时甚至3个小时,所有东西做完倒不会让总时间翻倍,但因为基础工作时间翻倍了,所以总体时间估计会变成现在的1.5倍以上。到那个时候,我还要像现在这般无私奉献吗?

我已经彻底不记得在这般自我折磨之前我是怎样做的了。

2021-01
13

上火

By xrspook @ 20:29:23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下午遇到一件让我非常上火的事。同事拿来四张货权转移书,是去年年底的事,她现在才拿过来。所有账本我们都已经做好,无论是去年的结账,还是今年的新开,现在才拿过来,等于全部东西都得翻盘,还不止这样,上个月的报表也得改。她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会影响到我们,因为她觉得这些单位的结算这个月才开始没什么影响。显然遇到这种事,我绝对是被猪队友坑了,挖了一个好大的坑把我陷进去了,我还完全不知情。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货权的转换意味着什么,因为她只负责结算,只负责钱方面的东西。所以说我这个脾气应该向谁发呢?她的领导会不知道货权权转移会影响到别人吗?又或者说她的领导为什么会不知道?!他怎么可以不知道?!不知道别人要做账也就算了,货权都已经改变了,原始单据还是用原来的单位,这根本说不过去。因为那个货权转移书上是三方盖章的。也就是等同于。我们和第一个单位的关系转为和第二个单位了,所以在我们单位出货的那些东西里理论上全部都应该是以第二个单位为抬头的。那些转移书最长的已经接近一个月,最短的也已经签了半个月,在这一个月里,所有的原始单据依然还是老样子。我就问一句,不用了5年之后,1年之后,你还说得清谁是谁吗?为什么货权转移仍然是那个单据?系统真的无法做到,还是说你不想做。

我之所以被坑,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觉得要在系统上弄很麻烦,所以没有动。这是最让我上火的地方,无论有多难弄,既然货权转移这种东西已经整了出来,我们单位的章已经盖上去,已经允许别人这么干再难再麻烦你也得弄,如果你嫌麻烦不想沾边这些麻烦事,就不要在货权转移书上盖上我们的章,他们转移是他们的事,结算我们依旧和第一个单位做,至于第一个单位的钱跟第二个单位怎么算与我们无关。可以确定的是,系统是一定可以做到的,只是他们懒得去做。

他们犯错通常会有三种类型,第一个是根本不知道自己错了。对其它情况完全不了解。不知道自己的事会影响到别人。第二种情况是明明知道自己错了,但是觉得要改起来很麻烦,而且好像错了也不影响什么,所以直接忽略不去改。这种是最要命的,因为这是主观态度上的错误。如果每个小事都这般对待,日积月累肯定会有大问题,而且这种问题几乎是没什么逻辑可言的,因为人懒惰起来,任何毛病都会犯。通常被人抓住的时候,当事人早已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当时他觉得不值得劳师动众去改,又怎么会记录下来留下痕迹呢。第三种情况是粗心大意的疏忽,不知道自己错了,但是那种错又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说在抄写数字的时候把两个调过来了,又或者是表格里缺少单位之类。这种错误是无心之失,同样比较难发现,但如果核对得再仔细一点可以避免,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天生的粗心大意。那种事情是可以通过后天去弥补,比如多次核对,比如找人核对,再比如用不同的方法核对。我可以原谅第三种情况,但是光是前两种情况足以让我很抓狂。我昨天遇到的正是前两种情况的叠加。

上火的东西遇上今天的绩效考核,所以那篇东西读着读着我就脱稿发飙谈感受了。

2021-01
8

如果不让公交出行……

By xrspook @ 8:46:57 归类于: 烂日记

这几天给我的感觉是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新冠好像很严重的时候。之所以说好像,是因为那时中国是新冠疫情的核心地区,其它国家只是零星散发。哪里都去不了,哪里人都很少。上班回家走的是直线,甚至连公交地铁都不敢坐,我是骑车回家的。现在如果突然来一条不允许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家。除非自己有车,否则的话,等于是被软禁在单位了。以前我还有那个骑车回家的选项,但现在连骑车回家的路都没有了。因为现在搭顺风车放下我的同事,离我家还很远,远到地铁加公交也得一个小时。如果单位真的出了这么一条规定,除非他们设置班车,否则对我来说根本无解。为什么单位会有这样的设定呢?对其它单位来说,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员工来自四面八方。我买得起车,但不是人人都买得起汽车,人人都养得起那个东西。一个城市这么大,肯定有没有车的人,这些人难道在新冠疫情结束之前又或者在这个冬春季结束之前都一直都只能停留在某地?这跟监禁没什么区别。既然城市的公共交通没有停止,为什么单位会有这样的要求呢?为了安全起见,这样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普通员工而言,这样一点道理都没有。广州的公交上、广州的地铁上有多少人,他们估计没有体验过。即便是三两分钟一趟的地铁都可以把人挤得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想出站的时候反倒被涌进来的人推向车厢的更深处。在这样的超级大城市停止公共交通,强迫必须私家车出行根本没道理。当然,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设定,是因为我的单位不在大城市,而是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不让公交出行,也不让网购买买收快递,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单位的网速是限流的,哪怕你想打游戏或者看电视打发时间也不容易。手机信号什么的,从前没有3G4G的时候,2G凑合着,有时也会断,而现在,4G5G都来了,但实际上宿舍里却连个2G信号都没有,办公室里4G的信号只有两格。在这种交通不便,手机打电话也很玄乎的地方,跟坐牢有什么区别?当然我是个很会自娱自乐的人,我会自己找到乐子,或者是看一下书,也可能是蒙头大睡。2020年的前几个月已经够颓废了,现在我不想继续那样。去风花雪月的人通常不是那些搭公交的,因为要通过公共交通离开这个穷乡僻壤真的很不容易。夜夜笙歌的往往是那种自己开车的人,因为可以到达的地方多了,人也自由了,于是问题也很多。

对我来说,最严峻的是如果今天办公室就发一条通知下来。不允许通过公共交通出行,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回家呢?难道让某些同事明明不顺路也送我到家门口吗?我不是一个特例,既然我有这种待遇,那其他人呢?如果单位的班车没有取消,这一切都不成问题。但现在,有车的人占了大多数以后,班车这种设定,不可能再有了。

疫情之下,没有私家车就万万不行这种怪异的风气突起了。我还只是在低风险地区呢!

2021-01
5

饿了吗?

By xrspook @ 10:40:01 归类于: 烂日记

吃的跟平常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到11点多的时候我就饿了。我也说不准,这到底是饿还是姨妈来、而且不顺畅的时候,肚子不舒服。因为显然觉得不好受,不是胃,而是比为低一点的地方,但是子宫又不是那么高的地方,所以那到底是什么呢?大肠小肠之类的饿的时候会有感觉吗?我向来是那种不知道什么是饿的人,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饿了是。如果有些东西吃,而且吃热乎乎的东西,情况肯定会很不一样,但宿舍里什么都没有。我妈老是跟我说。晚上回宿舍的时候要带上一点热水,万一不舒服的时候可以喝。我脑子里想要的不是淡而无味的热水,而是某些热乎乎的固体食物。更确切一点,我脑子里想的估计是面条,但不需要多,几口就够了。别人的宿舍非常有可能堆满零食,而我的宿舍却什么吃到都没有。唯一能吃的只有饼干,但那个东西已经过期好长时间,显然我是不会吃的。要把这种饥饿的感觉压制下去,唯一的方法就是睡觉。实际上真这篇东西的时候我也已经困了,之所以还扛着,纯粹是要完成这篇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的日志。

之所以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因为在两个小时之前,我才刚完成前一天的那篇。前一天的那边我差点就忘记了,因为白天工作太忙,一大早上班之前的时候又不太合适。这种情况是最容易忘记打卡,幸好我的方糖2已经完成了129天的打卡,虽然提现还没有彻底完成,钱还没有到帐。收我们钱的时候,刷一下就过去了,但是要提现,要还钱的时候却迟迟不到。虽然就大概150天的时间。129块钱做不了什么。对马云来说,129块钱根本不是钱,但是,对我们这些小市民来说,这就是一个奋斗半年终于实现的目标。虽然实际上对我来说,129块钱跟在单位值班打卡比起来,也是太苦太累。晚上用不到一个小时,跑14个点,就可以完全单位的值班打卡,赚的钱是方糖2天天签到的1.5倍。单位的打卡,我是抗拒的,但是,我却把129天的天猫精灵打卡坚持了下来。刚刚我又算了一下,下一次我的值班时间非常有可能无限接近过年前的那几天。如果运气不好,可能是年廿九。肯定不可能是除夕,因为除夕是法定节假日。除夕开始的7天是特殊安排值班的,但是,除夕之前那一天不是。现在排班的人进入了疯狂的状态,不会理会你到底怎样。刚刚过去的元旦假期,我还跟他们狠狠的吵了起来,最终的结论是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上级的确要求今年元旦三天小长假必须有值班安排,而且是领导带班,而他们却以上级一直迟迟不发通知为借口,觉得这不过是个普通值班而已。管安全的人在这种假日的安排上也如此得过且过,其他员工怎么有可能上心?我上心完全是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我自己的利益。他们把值班当做是福利。但对我来说,这更多的是责任。一个法定节假日,一个没有作业的日子,你怎么可能只是像平常一样晚上用不到一个小时打卡就算是完成任务呢?难道你就不担心白天单位会出一些什么特殊的情况吗?既然是那一天值班,就有义务得守住一整天。他们把值班看得太简单了,而我把值班搞得太认真。如果我不愿意如此认真投入,我宁愿选择干脆直接不去。结果管安全的科长把我元旦那天的值班顶了,他没有在单位的工作群在白天的时候发任何消息和图片,意味着白天没有巡逻,他只是完成了平时每天晚上的例行打卡公事而已,他这么就好意思这样?!当一个单位的中层几乎都得过且过混日子的时候,我不觉得那个地方会有什么前途。

终于可以去睡觉了。

2020-12
12

双12总算完了

By xrspook @ 23:59:14 归类于: 烂日记

想到双12马上要结束,有种莫名的兴奋。因为终于可以不用做那些铺天盖地的任务,每天都得花一个多小时在上面,实在太累人了。平时每天打卡半小时就能完成任务,但现在得打卡,没有两个小时估计也搞不定,即便不用两个小时也得一个半。我最让人觉得累的是优惠总是各种各样,分布得很散,当自己突然记得错过了某些以后,会非常懊恼。相比于淘宝的任务,我更讨厌京东的,因为他们不仅仅变换图标,还变换位置,有时甚至直接把链接收起来,所以明明你可以赚金豆,但你无论如何都找不到。

昨天我做了一件疯狂的事,花了三毛钱,买了150块钱的天猫超市卡,我要分给30个人,如果那些人都领了我的5元旦超市卡,每人我会得到一块钱的返现,一共是30个一块钱的超市券。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确定超市券这种东西可不可以叠加使用,会不会有每次只能使用多少张的限制,但后来发现完全是我多心了。超市券这种东西感觉就像水滴一样,可以融在一起,不像双十一的红包,每次使用还会有限定数量。昨天我用半天时间居然做到了拉30个人。如果没有经历过今年的双11,如果没有在京东玩过守护红包,我绝对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拉30个人。京东守护红包最后的那一天,我大概拉的人差不多也这个数。当我决定要买那30个天猫超市券的时候,我是有点犹豫,但是我觉得应该可以做到。买超市券的时候,其实完全是赌博。只要一个人领券,然后我得到了返现,我那三毛钱就算是已经赚了。最后我成功做到30个人,简直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我没有叫我的朋友裂变再去找人。我把那些发在淘宝的群里,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点。

最后有个很诡异的事情,一开始我分享给别人的微信链接某段时间以后居然失效了。理论上那个链接应该可以在淘宝、天猫或者淘宝特价版弹出某个窗口,提示可以领超市券,但实际上不能弹出,所以后来我换了一个链接。为什么会有链接失效这种事呢?我实在搞不懂。如果会链接失效,为什么他们不在制定规则的时候把这个写清楚?所以即便我撒网一样发给了很多人,但是到某个时间以后。剩下需要分享的人数却不再下降,最后那7个人实在让我拉得很纠结。打破这个冰封期的是我的表姐,她跟我说链接打不开。如果没有她的提醒,后面那7个人我无论如何都拉不了,因为无论我把链接发多少次,都是打不开的,而那些人尤其是那些根本不买东西的人可能会帮我开链接,但是链接没反应,他们也就懒得回复你了。最终,我拉够了30个人,所以返了30块钱的超市券。30块钱的红包做任务非常难得到,虽然拉人这种事也很麻烦,但是相比于每天都花一个多小时做任务,拉30个人貌似还是比较容易的。最后我以完全不可思议的价格,买了东西,而实际上那些东西又不是一定非买不可的,虽然折扣很大。

到底我这么干是对还是错?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