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
23

语记你为什么要作死

By xrspook @ 9:11:59 归类于: 烂日记

语记的升级总是让我觉得摸不着北,比如现在最新版本的语记,无论我怎么设置软件,APP打开以后默认给我的列表都是全部信息,但实际上我想显示的只是默认的而已,其他文件夹里的那些是在某些场合才打开。所以到底那个设计者什么思路呢?把所有东西都摊出来,要用户从大量的资源里寻找他们想要的东西吗?我个人觉得把所有资料都全部摊开的这个思路是很奇葩的,因为我很认同某些阅读器那种上一次我在哪里打开这一次你就给我从哪里开始的习惯。那有可能是某个文章,也有可能是某个目录,而不是进去你就给我展示总目录。对我来说,语记这个APP里没有总目录这个概念,因为我从来都不会为日志设置标题,所以我看到的只是一大堆缩略部分。过去好长一段时间我都用语记记录我的日志,通常我都会删除前几天的日志,只保留最后三天。因为实际上用语记录入以后,我还是得把那东西复制到我的记事本进行校对、编辑,然后发布到网页上,语记只是日志生成的一个步骤,一个替代完全敲键盘的快捷方法。

估计会有人把语记当做是日记本,往上面不断的积累东西,要查找什么资料的时候也在上面,但随着语记不断的升级,其中有一个恶心的功能让人很烦恼的。每次你打开某篇记录,哪怕你根本没有编辑,但是只要你进去复制,然后离开,下一次再看这篇记录的时候你会发现最后的修改时间变了。这让人绝望,难道我每篇东西都不能打开吗?打开了就会改变最后编辑时间,而每次打开语记的时候,都会以一个全盘托出的方式给你展示资料,所以某个资料到底是什么时候记录的无法得知了,因为那不以一个我们所期望的方式记录信息。如果是在手机APP上打开,不按保存估计没有这个烦恼,但如果是通过网页端打开的,当我点开某篇日志的时候,会自动保存,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点开那个东西就意味着你编辑了。自动保存这个功能,很适合手残患者,但是手残患者也会有一个不小心把需要复制粘贴到别处的东西直接删除掉了,那该怎么办呢?网页端自动保存的功在这个情况下会让你很绝望,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在脱机情况下打开手机 APP,希望那里还能找到那篇东西,复制出来,在新的页面保存。所以我觉得自动保存这个东西最好还是让用户自动设置要不要这么干,而且自动保存也应该给予后悔药,比如说Notepad++就做得很好。我可以设置自动保存,但即便自动保存了以后,仍然可以继续撤回。对我这种手残患者来说,我觉得还是如果修改了,我亲自去按保存键比较靠谱,起码这能保证万一某一次我在网页端复制变成删除以后,我还可以直接把网页关掉,重新打开找回我自己的东西,而不需要在那里慌张。

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非常强大,但是发展到今天的语记好像已经不是从前我喜欢的那个样子了。

2021-12
11

讨厌提包

By xrspook @ 11:28:4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做一些实在的东西,那会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而不是处在睡梦之中。当我做一些很实在的东西的时候,我会莫名地觉得有成就感。但可以肯定的是生活不能全部都得靠拼脑力,显然也要做一些条件反射的事情。因为如果一天到晚都拼脑力,人会很累。累只是一个表现,实际上影响的却是整个东西的进度甚至是某些核心的东西,所以条件反射和脑力劳动,我觉得算是一个劳逸结合。做脑力劳动的时候也做一些体力上的自虐那更加是一种间歇式的放松。比如说星期四的晚上,我就一边看《五个扑水的少年》一边在跑步机上挣扎了8K。之所以说挣扎,是因为我感觉自己好久都没有这般运动过了。

连续的出差,已经让我有点处在迷糊的状态。天天都是从这个地方坐车到那个地方,要不在车上昏睡,要不在某个地点脑子高速运转又或者是混沌地坐在那里听了领导讲话,又或者是吃饭的时候不是自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而是自己能够够得着什么就吃什么。我讨厌做那种陪同的事。我也讨厌那些一天到晚就得记得给领导提包的日子。工作的时候我肯定不会把东西拿在手里。我一定会背着个包,要不是双肩包,要不是单肩包,反正我得腾出一双手去做其它事情,但是当领导的包在我手上的时候,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为什么非得我去做这个事情呢?我不知道那些习惯了做这些事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态?为什么领导就得把包带在身边呢?把包带在身边,他自己又不拿里面的东西,为什么要拿着个包?为什么身边非得有一个人帮他提包呢?之前我从未对提包这个行为产生过什么抗拒的心理,但这一次真的让我很厌烦。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小不点的角色,一直以来我都不曾到达那种可以帮领导提包的级别,现在我觉得我很讨厌做那种事,所以我一定不会努力的让自己到达那个级别。做一些实在的事,解决一些实在的问题,帮助自己也帮助别人,又或者其实大家都没有这个需求,但是我就是觉得做了可以让自己快乐,这样不好吗?为什么非得去做一些我觉得根本没必要去做的事情呢?比如说帮领导提包。

我根本不知道如何伺候那些大爷,因为从来没有大爷需要我侍候。应该为他们做什么事,有什么事情是我不需要替他们去做的。这一切我都觉得很懵逼。或许如果我有机会,有人在我面前展示一番的话,我可以快速地把握到位。但显然在这之前我根本没有观察过。当我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这些规则的时候,也没有人给我展示过应该怎么做?我是幸运的,在八项规定以后再也没有那么多接待,完全没有了酒局。上面的人来的次数少了,我们的人出去走访的次数也少了。

说出来我也觉得很搞笑,因为至今我仍然搞不清那些当官的级别到底是怎么整的?

2021-12
10

我没错

By xrspook @ 8:43:11 归类于: 烂日记

憋了一路直到回到单位,回到自己的宿舍,才给我妈发了个日志的链接,然后再补了两句之所以发那个链接的缘由。我妈憋了一整天,直到回到家以后才给我打了个电话,给我说起她昨天获取到的消息,以及她看到我写的东西以后的感受。如果是我自己做错事了,我挨骂受批评种事我不会跟我妈说,尤其是工作以后。

还记得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本来我是负责锁班门的。因为我家就在学校对面,所以老师委派了这个任务。但是班里有些顽皮的就是放学以后死活也要赖在那里不回家,他不走,我也走不了。在各种催促无效之后,我直接把他锁在里面。我并没有打算把他锁在里面就一走了之,不过是想吓他一下而已。但接下来的那一幕,是我从未想到过的。隔壁班的班主任过来给了我一巴掌,然后训了我一顿,叫我马上把那个同学放出来。当我开门以后,那个同学以箭一般的速度直接冲了出来不见影了。接下来就是老师不断地责骂我。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我有没有哭,反正回到家以后,我妈好像觉得我不大对劲。当时我正在看明珠台的art attack,但实际上。我的脑子里仍然是刚刚发生的那件事。最终我妈用巧克力撬开了我的口。我已经不记得有没有因为那件事班主任找我的家长谈话,反正我记得那一次我妈好像没有骂我。小学的时候我妈的打骂是密集型的,但在那件事上她没有。我妈没有,但不代表我的班主任没有,虽然她没有打我,也没有像隔壁班主任那样训斥我,但是她就是默认我这样做不对。自从那一次以后,我不用锁门了,由我的一个同学负责,因为她跟我住在同一栋楼,我们都住在学校对面。我觉得我的班主任对我的责骂更多是因为隔壁班主任向她投诉,更重要的是,那个老师年纪比她大,资历比她老。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原因,所以二年级的时候我得了肺炎,但是班主任却不允许我在自习课的时候请假去打点滴。我打的点滴耗时要比别人长,因为我对青霉素过敏,只能打红霉素,红霉素那瓶药的份量是青霉素的两倍甚至以上,所以我必须得在医院待很长时间,但即便这样,班主任居然不允许我自习课请假。这件事无论什么时候说起,无论是家长还是同学都很不明白,因为当时的自习课就只是大家在那里各自做作业而已,老师不会额外给我们加课。

这一次当我跟我妈说起我的出差遭遇以后,她好像比我还要气愤。我不知道这是她的真实反应,还是只是在安慰我。其实我这么大个人也不需要安慰,我不过是想找个人发泄一下。某些事情我不能跟身边太多不知情的人说。如果我妈能预料到十几年以后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我确信她当年一定不会找人帮忙。如果我能预料到这个,我也死活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帮忙。找一份靠谱的工作很重要,但是如果因为这个无端端要背一辈子的冷眼,我宁愿工作辛苦点,钱少点。

从我的角度去考虑我没有错,但是别人可能不这么认为,我做出来的事不可能符合所有人的口味。对得起良心,过着快乐,让别人说去吧。

2021-12
7

你到底想干嘛

By xrspook @ 8:34:31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不知道那些当官的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粮食局那些人一起出差。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女领导通常都比较难搞,但是仅仅过了一天,我就觉得那些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思的男领导更加让人觉得不舒服。

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是那种一声不吭的人,尤其是在陌生人的面前。当我细细回想起昨天很多个细节的时候,我会觉得某人是不是在故意针对我,但我根本没有招惹他。

比如说当谈起用微信进行翻译的时候,我额外提醒了一句可能出来的东西不太准确,然后他就说他不需要非常准确,有个大概意思就可以了,因为他只是想知道国外的行情,虽然国内也有相关的报道,但是通常会延迟很多。我的老天,你要看的是美国的期货。如果你有那个具备把握那种东西的能力,你还在乎那一两句英文吗?又或者说那些都是专业的术语,多看两遍就已经混得个脸熟了,你还需要翻译吗?又或者说其实你想看的不只是期货的本身,而是那些导致期货波动的原因。对我这种人来说,如果我真要了解的话,这些根本不成问题,多看几遍以后我会给出你一个标准的翻译结果,但问题是,真的有必要这么干吗?毕竟你肯定不是第一个最关心这个东西的人,既然有人比你更在乎这个东西,为什么你还得这么折腾,得自己搞那些不准确的翻译而不直接看别人准确的阐述。说完他需要自己去看了以后,他还继续教导我们说这些东西只能自己实行拿来主义,而不能等靠要。我内心是呵呵的,因为如果某个东西我想知道,我绝对会用尽一切方式,无论那个领域我熟不熟悉,无论那个语言难不难懂。在把外国的东西引入到我们的圈子,把外语翻译为中文,在某些领域,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且当我疯狂起来的时候。我的国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当他那么说的时候。我内心的潜台词是,你太不了解我了,在某些方面我可是大牛。

让我产生抵触情绪的是傍晚从连山开车前往连南路上,他说的一句话。大概意思是他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我的存在。是因为他的帮忙,我才进入了总公司,我要感谢我的爸妈。在昨天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我一直都没见过他。我不知道,当年把我的简历投到总公司到底经过了多少人的手,但可以肯定的是总公司决定要招一个人,完全不需要粮食局或者发改委那边硬下命令。即便他不说我,也知道有可能惊动到他的是谁,而我也非常确定那人不是我的爸妈。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一车人面前谈起这个。你可以蔑视我现在的能力,你也可以跟你的下属说,下一次绝对不要再选这个人过来帮忙。但是你在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在别人面前说起我根本不知道曾经发生的事,你到底想表达些什么呢?如果你觉得昨天下午我的表现让你觉得丢脸,你直接以事论事批评不就得了。现在的我之所以会被别人推荐到你面前,在总公司这么多年下来,我得到的认是我一点一滴积累回来的,这跟你把我引入到这个系统没有关系。老话说的好,师傅引进门,修行看个人。如果你把我搞进了粮食局的编制,让我成为公务员的话,或许我会认同,我跟你有关。但显然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而且我也不会去当公务员。

我跟耍心机的老男人有代沟。

2021-11
6

累死累活

By xrspook @ 21:23:49 归类于: 烂日记

其实当我参加完第一次总公司的全面排查以后,我就知道会有第二次。因为虽然第一次我们已经分了两个组,但我们两个组只走完了所有的直属单位和直属库点,以及8个民营企业,还有20多家国有企业没走。这次既然称作全面排查,必定是全部都得到达。虽然理论上可能去检查的人不是每一次都是那些第一次去的人,理论上可以换一批,但问题是现在好像整个总公司系统都不够人。老油条,那些从前经常被派去检查,而且年龄以及级别比较高的人都已经被上级部门抽调走了。可以这么说,那些骨干都已经被搞走了,所以总公司现在不得不用新兵去做这种事。我觉得自己也是新兵之一,我只参加过一次总公司的这种活动,而且就在一个星期前,准确来说是4个工作日之前,我只在单位待了4个工作日接着又接到了新命令,要参加下一轮的代储企业全面排查。在去代储企业之前,我首先要在自己的单位接受巡视组以及事务所的检查。如果我没有负责一些非常具体的工作,什么时候拉我去检查都无所谓,但是我是一个在基层单位做了最基层的工作的人,你把我叫走了,没有人顶替我的位置,没有人能帮我把活都干完,所以其实过去这4天,尤其是前两天,我觉得自己有生不如死的感觉。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比出差在路上的时候更痛苦。第4天晚上我回家了,因为据说检查组星期六不来,星期天才到。所以我赶紧回家。之所以回家,是因为我已经了解过,医院有科兴疫苗,我得赶紧去接种第3针。这完全是一个巧合,中午才被告知检查组星期六不来,可能要星期天晚上甚至星期一早上才到。我马上作出反应,让我妈去了解到底医院有没有科新疫苗。我妈反应也非常迅速,她直接就搭公交车去到那个医院。有疫苗,所以我决定星期五晚上赶紧回家,星期六早上一大早打完疫苗就赶回到位。

工作很重要,打新冠疫苗也很重要。无论是哪一个,都不仅仅是我个人的问题。之所以大家都拼死拼活,是因为大家都是一条贼船上的人,这条贼船出现的问题谁都不好过。新冠疫苗是为了保护我,也是为了保护大家。保护了我,我不会中招,也就不会把那些东西传染给大家。虽然非常有可能我沾染了那些病毒,但我自己不发病。,但是那些病毒却会被我携带在衣服或其它物品上,没有打过疫苗或者抗体低下又或者免疫力比较糟糕的人还是会中招。工作真的很累的时候,我真的有想过,如果真中招了,去休息一段时间可能反倒是件好事,但显然这个想法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还记得新闻里说有些人为了去做免费的核酸,编造谎言说自己来自某些中风险地区。有些人明明自己的健康码已经黄了甚至红了都不愿意去做核酸、去做隔离,但有些人为了去做核酸,为了能被隔离起来不干活,居然谎称自己变黄了,骗人说自己有症状。

上次出差的某一天,我跟我的同事说,有时我真的累到觉得自己快死了。我的同事跟我说,能干的人是无论如何都死不了的,因为还有更多的活儿等着他去看。我是一个苦命的人啊!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