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6
18

某些所谓规则

By xrspook @ 8:29:53 归类于: 烂日记

下午上班,我同事问我对某个文件有没有什么意见。我根本没有看到那个文件。之所以我没有看到那个文件,是因为发那个文件的人全部都只加签到中层,虽然我的科长已经在她看过以后把那加签给我,但是在所有的中层看完之前,流程是不会走到我那里的,所以到下午下班之前,我都依然没看过那个文件。因为料想到估计我看不到,所以我的科长就直接把那个文件以及附件下载,然后发给我,这样的做法是明智的,因为的确到下班的时候依然看不到文件。那个文件的征求意见,理论上是要在下班之前交到集团公司。

这个弱智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某个文件下达,关系到了哪些科室、分管领导,各科室负责人肯定是要看的,但是具体操作的人要不要也看呢?理论上是需要的,但实际上,发文的人这种层层递进的关系会导致跟那件事情有直接关系的人可能在截止时间之前都没看到那个文件,所以本来应该只是管人,而不是管事的,具体中层该如何做这个反馈呢?他们当然有能力去判断反馈对不对,但是反馈具体是什么?反馈的内容全不全面?既然他们不负责那些具体的工作,他们怎么可能反馈得完全到位。上面的文件下来,到底谁要看谁不要看,领导肯定都得看,但中层是不是都得看呢?有一些跟他们几乎没有关系,又或者说在某些问题之上他们是不需要反馈的,他们是不是要看呢?你把文件发给他,他觉得自己跟那个没有关系,所以就只是点过了,这样的发有意义吗?虽然我是个基层员工,但某个文件里面的某些要求,实际上是针对我这个岗位的,但我这个岗位的基层员工毫不知情,当你们要进行反馈的时候,我是有发言权的,因为我干的就是那种事,我能不能干、为什么不能干、如果要干的话,得进行什么修改,没有人比我这个直接干这种事的人更了解,但关键是发文的人并没有直接把文件发到我这里,很多时候,如果不是经验,我根本不可能猜想得到有那些文件的存在。因为看不到那些文件,所以当上面说起什么内容的时候,我会一脸懵逼,因为根本没见过。负责收发文的人按照所谓的级别,实际上是形式主义的方式把文件按照一定的规则发给大家,到底要发到什么层次,有时他们可能不知道,有时他们是明明知道的。无论知不知道,通常情况下他们不会直接发给基层,所以这就导致我看不到,在这个时候,中层应该把文件发给所属的基层,但是这个事件中层又不一定干,因为他们默认这个事情应该是收发人的那个人干。收发文的人觉得中层最了解自己的下属管什么内容,所以到底要加签给谁,应该由他们负责,而中层觉得出发文的人明明知道谁是负责什么的,他干的是什么活,某些文件很明显就是某个岗位的人去干的,所以他们理所当然要把那发给谁。这种我觉得他应该去做,实际上他又没有做,导致文件下达可能就只是在收发文的人、单位领导以及中层那里转圈圈。光凭他们自己,在某些问题之上,他们的确转不出个所以然。

把某件事做好和让某件事的执行符合程序,这没有一点矛盾,但如果把事情的侧重点完全放在符合某个程序,而不是怎么才能把事情做好上面,出来的效果就是形式主义,没办法把事情做好。

2024-05
31

都很麻烦

By xrspook @ 8:09:55 归类于: 烂日记

逢年过节,又到了发福利费的时候,但是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很纠结,因为不知道自己能买到些什么。单位现在有两个选项,一个是嘉荣超市购物卡,另外一个是南粤分享汇。二者充值的金额是一样的,区别在于一个你要去实体的超市,另外一个你可以线上解决。如果我还是个小孩,无论哪个方案,我都觉得挺好,有钱花实在太棒了,但实际上经过一年又一年的南粤分享汇的煎熬后。我觉得这个东西。肯定是在杀熟。以他们现在的这种处理方式,我感觉他们手里估计有不少资源,因为那些资源不敢轻易把他们放弃,所以他们在那里为所欲为。为什么南粤分享汇如此不堪,我依然不选择嘉荣超市呢?

嘉荣超市在东莞,可以说是最大的连锁超市。我不知道其它镇有多少个,反正麻涌镇有两个,而且两个超市相隔不超过1公里。为什么要在这么近的地方搞两个呢?我实在搞不懂。但不得不说,现在的嘉荣超市跟我一开始在麻涌见到的时候已经萎缩了很多。以前的南峰广场,几层楼都是嘉荣的,现在只有大半层楼。之所以有这样的改变,当然也有一些货架编排更加紧凑方面的原因,但是商场的租金昂贵,超市效益也不是很好,缩小卖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除非是去街上那些几十平方米的小超市,否则通常大家说起超市,在麻涌应该指的就是嘉荣。嘉荣在东莞风风火火,但是在广州却几乎没有存在感。以前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但是关门了。现在广州的嘉荣超市要不在南沙,要不在黄埔,反正简单来说就是,广州的市中心找不到。虽然我在麻涌能找到,但从我的单位去麻涌镇,嘉荣超市所在的那个地方超过了10公里。虽然说有公交车可以直达,但是那个611真的非常的绕,明明一条直路,却可以把你绕出30多个站,所以明明只是10公里,但实际上却可能绕了20公里甚至以上,于是,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虽然南粤分享汇非常不堪,但是我却依然不会主动选择嘉荣。

南粤分享汇的不堪在于其实那个平台卖的东西很多,但关键是如果你是因为单位发福利,充值进去,你所看到的商品,跟你不登录账号看到的完全是两回事。你再也搜索不出咖啡,你再也搜索不出牛奶,你再也搜索不出茶叶,即便是米面粮油这些非常基础的生活必需品,你所能看到的那些也是极少数。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限制呢?你可以不同账号登录出现不同的价格,但现在他们直接把我们这些充值用户所能看到的商品屏蔽掉了,有些商品没有屏蔽,你仍然能看到,但关键是去结账的时候发现没办法用充值的余额付款,你得用其它支付方式,也就是自己花钱。真正应该被屏蔽的应该是那些我不能用充值金额购买的商品,而不是那些其实我能用充值金额付款,但是我又没办法在充值账号的搜索到的商品。一罐普通的茶叶,在淘宝上一模一样的,只需要40多块钱,但在他们的扶贫页面上卖到80。这价差到底是扶了谁呢?难道淘宝上卖的那个就是在亏本的做生意吗?还是说南粤分享汇在用工会的充值金养活一帮本不需要聘用的人。

京东也好,天猫超市也好,现在网购我们完全不缺这些自营平台,但工会福利这东西却一直被绑架在那些你明明知道在坑你的钱,但你又完全没办法的平台上。

2024-05
23

自相矛盾扯淡

By xrspook @ 8:34:41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我越发觉得,我的某个领导经常说话的时候,准确来说是他要训你的时候总是前言不搭后语。在他的眼里,他永远都是对的,你永远都是错的,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从暗地里、从明面上都表明了我不吃他那一套,我就不觉得你说的是对的。在做某些事的问题上,你可以说了算,但在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好人的问题上,我说了算。在如何做人的问题上,他总觉得我做得不对,我没有为别人着想,尤其是我没有对那些错误、对那些不正确的事视而不见,是我不对。如果某一天我真的成为了那么一个人的话,我自己也接受不了我自己。

比较搞笑的事情是,他一直反复的在强调,你没必要跟大家搞得那么僵,然后我跟他说,不是我搞的僵,是他们做得不对,在他们做得不对这个问题上,我的领导是认同的,因为他也觉得的确是他们做的不对,但是他又没有很明确跟我说,要选择视而不见,要附和他们,要跟他们同流合污。你是领导,你可以选择视而不见,我就是一个基层员工,我天天跟他们打交道,跟他们有交集的地方经常出现各种问题,让我根本没办法做好我自己。老是说换位思考,他有没有从我的角度去考虑,我可以怎么做?在别人已经把事情搞砸的前提下,我怎么可能把我自己做好?他所说的那种解决方案就是直接不管,把这个包袱丢给别人,这种做法我不认同。既然我可以再主动一点,去改变这个错误,为什么我要选择撒手不管?有些事情明明可以做好,却选择不去做,选择所谓的妥协,这是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作风,但这不是我的作风。发现问题我一定会风风火火地把问题暴露出来,但是暴露出来不是重点,重点是怎么可以把那解决,怎么可以杜绝这个问题再次发生。我是这样的人,所以这肯定避免不了跟无数那么多的人产生矛盾。这个单位,有些人又是那种从来都不承认自己有问题,即便自己真的有问题,也会一次又一次有意无意故意犯的人。我为什么要认同这些人?我为什么要妥协于他们的行为?不可能。

接下来他又把他那只是个本科,但年薪拿了百万的儿子作为例子,然后马上被我扔出了一些月薪只有几千块的打工者为例,于是他马上闭嘴了。攀比这种事情,有意义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你儿子有年薪上百万,你自己有这个价吗?接着他又拿他儿子跟单位召回来的研究生对比,你儿子是你生的、是你培养出来的,这没有问题,但那些研究生也是你亲手招回来的,他们有问题难道你没责任?如果你觉得那些研究生那么的不堪,为什么你要把他们召回来,还花那么多钱呢?所以这个领导的思路是处处矛盾的。以前我会选择沉默,但从某一个时点开始,我选择直接告诉他,我不认为你说的是对的。

还有一点就是,其实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舒服,接着他会又会马上话锋一转说别人都觉得你不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呢?然后我就会马上接上去跟他说,别人觉得我怎么样不重要,我尽我所能做到最好,让我问心无愧,每天晚上都能安稳睡觉,好好做人,这就够了,别人怎么看,无所谓,反正这个单位的现实也就那样了,我不觉得自己在这个单位会有什么发展,你们那伙人也不会让我有什么发展。我是绝对不会当你们的舔狗。最后这句话我没有在他面前说,但是在他不断重复他那套矛盾的理论的时候,我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对我来说最佳的发泄方式就是发现问题的时候把他们骂一顿,又或者是运动的时候狠狠地忘我一番。至于其他人高不高兴,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别人事情没做好,你不去责怪他,你反倒教训一个把事情做好了,但没有照顾那些把事情没做好的人的自尊心,因而觉得我不会做人。我永远都不做他想我做的那种人。

2024-05
22

烂烂相加

By xrspook @ 8:17:17 归类于: 烂日记

从上星期开始,我就被别人合同录入错误这个问题困扰。因为合同号在那套系统里关联了所有后续的东西.那个东西一旦出错,后面的就没没办法玩下去了。之所以会合同录入错误,之前我没搞明白为什么居然可以这样,后来我渐渐意识到,两方面的原因都有。

客观原因是因为合同录入的那个空格太短了,我们常规的那些合同号又太长了。录入完一个要录入第二个的时候,可能删除不彻底。合同号这种东西通常是从其它地方复制过去的。填写的那个地方如果位置不够,你还得用键盘左右移动检查到底有没有把空格也复制过去,但实际上录入的人可能根本没有这么做,很自信地觉得自己一定没有问题。这个客观的表格改变我觉得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的,但是设计这套系统,又或者下指令使用这套系统的人,可能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他们只觉得是录入的人太粗心。另外一个客观原因是,录入的人很粗心,把空格也复制过去了,但是当他们把表格提交,别人继续审核的时候,审核的人根本没办法从已经提交的表格数据里面检查出里面有没有空格。首先是填表的那个位置不够,其次是填表的人提交表格的以后对那个很重要的内容没有进行任何的机器审核,第三是表格提交了以后经过特殊处理,别人没办法发现那个已经出错的数据,除非你在后台查看,但能查看后台的人显然不是那些有审核权限的人,而只是集团公司的某几个人甚至只有一个人。

上面说的是客观原因,主观原因为什么进行合同录入的人每次都这么粗心大意呢?在这个5月之前录入的合同,曾经试过一次这种事情,但是这个5月有两个批次的合同,一共11个,两个批次都各有两个合同有这种问题。简单来说就是这种出错的概率太高了,而且他们出错了自己还不知道,在进行了N个流程以后,当我要把数据导入进行其它操作的时候才发现合同号匹配不到。进而发现他们录入的合同号有非法的字符。到了我导入数据才发现非法字符的时候已经太晚了,需要修改的东西很多。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有多困难,反正要找集团那个公司那个最难沟通的人去解决这个问题简直就是要把自己的脸抓烂。更重要的是那个人的效率非常低下,能力也很值得让人怀疑。既然合同录入错误会导致这么多毛病,为什么我们的人会录入错误呢?做过合同录入的有三个人,三个人都出现过同一个毛病,于是这也从侧面证实了不从客观的层面阻止这种事情发生,换多少个人就会出现多少个问题。当我询问其中有一个为什么会这样的时候,她说她觉得那里有些空格也无所谓,反正看不到。她为什么居然会有这种想法呢?如果那是一个中老年人,我觉得他这样觉得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她是一个去年才召回来的研究生,这样的想法就让我觉得非常震惊了。为什么你就觉得那个合同号就只是一堆字符串,之前之后或者中间看不到的那些东西都不影响大局呢?她之所以有这种天真的想法,是因为她对那个系统完全不了解,完全没有哪怕一丝考虑过中间的来龙去脉。在大数据里,多一个空格多一个回车,系统就会识别那完全是不一样的东西。你看到的和那个地方所存在的东西不是一回事,所以你得保证你看到的和那个地方存在的东西必须得统一。第一个犯那个错误的人,当他把任务交给第二个的时候,他没有明确反复地跟她说明这个问题,他甚至完全没提过,第二个给第三个的时候同样没有把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关注点。他们把工作搞砸了,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搞砸了,最后还得我厚着脸皮找集团公司的人,给他们擦屁股。集团公司的那个人业务水平还很一般。如果我们的人没有出现主观上的粗心大意,根本不会有后面一大堆的麻烦事,但是他们却没有把自己的主观粗心大意当做是一回事。

设计那套表格的人很随意,使用那套表格的人同样很随意,最后得出的结果当然是一团糟。到处都是bug,到处都是你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的问题。

2024-05
20

被雨水耽误了

By xrspook @ 9:48:56 归类于: 烂日记

周日几乎一整天都没怎么下雨,但就当吃完晚饭我要离开的时候,雨开始下大了。也不算很大,但起码得称呼为中雨或以上,于是我不得不坐在那里等待,等待雨小一点再走。在等待的时候,自然会有各种的焦虑,什么事情都不想做。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知道我肯定赶不上18:35那趟618了,因为那意味着我在17:50分之前就得坐上开往黄埔新港方向的地铁。接近17:40的时候,我还在家里等待着,雨稍微小了一点。如果一路通畅,江海大道中搭上公交车最快7分钟就能到达猎德地铁站,但实际情况是通常等车时间都不只7分钟,而且7分钟是一个极限的速度,正常情况下需要10分钟,路况不太好的时候需要15分钟以上。所以简单来说,就是在猎德地铁站上了开往黄埔新港方向的地铁5号线之前,我都没办法预测出站的时候到底是几点。搭不上18:35的618就意味着下一趟理论上应该是18:50。从当时的情况看来,那一趟也变得比较悬了。再往后的那趟车以前的发车时间是19:12, 但因为已经比较长时间没有搭过那趟车,不知道现在变化成什么样子。

坐在那里等待,什么都做不了,听天由命。广州这边白天的时候没怎么下雨,当东莞那边,从单位的作业情况来说,雨好像一直都没有停过。中午之前去看的时候发现直提的车只出了一台。从中午开始,一直没有开展过直提的作业,这意味着东莞的雨一直没有停下来过。理论上4天就能完成的直提作业,一个星期能搞定已经算一个小奇迹。

天气好的时候,没什么作业,下雨的时候无论是车还是船都堆积在那里,一点办法都没有。快到六一儿童节了,按照往年的经验,理论上应该是闷热的天气,但今年4月下雨下狂了,5月份下得也不轻,之前那个也不知道是什么雨,反正正常情况下龙舟水要来了。为什么所有的雨都需要在我们这里下呢?龙舟水这个东西,以前的经验是泼开水,现在下完雨,在户外吹个风,穿个短袖,你甚至会觉得有点凉。这到底是什么风格呢?我们这里下雨下疯了,肯定意味着中国或者世界的其它地方没有雨,干旱得要死,热浪逼人。广东这边河流的警戒水位一次一又一次亮红灯。山体滑坡、泥石流、洪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上新闻。就更不用说那些以前听都没听过的强对流天气,比如居然可以把高层建筑的门窗都吸走。以前也几乎没有听说广州会出现龙卷风,现在冰雹龙卷风好像不时都会出现在我们的警报中,虽然这些东西我都没有亲身经历过。

一直都在下雨,人的心情不好,单位的狗心情也不好。你甚至不需要询问他们,观察他们的眼神,你就能看出他们很不开心。

© 2004 - 2024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