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
19

突发卡机

By xrspook @ 9:40:49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才刚刚搞定了blog模板的问题,昨天我又遇到了新状况,而这一次是电脑,而且是我办公的电脑。情况很突然,我根本搞不懂是为什么,中午的时候还好好的,因为我中午没有休息,一直在改某篇狗屁不通的岗位职责,几乎可以这么说,那里的每一句话都是有问题的,要不就是那句话自己有状况,比如说动宾结构有问题,又或者是措辞不当,也有可能是前后不搭调,又或者同一个意思等那句话不断重复。该说的东西没说,但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点点滴滴都写在上面,毕竟那是个岗位职责,而不是个工作清单。即便是工作清单,也要分场合展开,岗位职责实际上就是一些很大条的东西。之所以这样,首先原因是空间有限,其实是因为把东西的范围扩大一些,那么在工作中开展的方向也可以广一些,不应该把一些琐碎的东西摆上桌面,别人拿着这个岗位职责去挑剔你的时候你就容易呵呵了。岗位职责应该是岗位的亮点,如果这个岗位没有存在的意义,你当然就没必要存在了。所以呢,那必须体现出你的工作量,体现你的重要性,但同时也要做到可以保护好自己,不那么容易被路人甲拿着条文去挑刺。当然,绝大多数情况下,那些东西都只是墙上的文字,只是用来应付检查,让别人知道你有制度上墙了而已。

做了那么多年的统计,我居然不知道现存那个版本的岗位职责到底是谁写的,又或者那是从哪里抄回来的。居然可以抄得这么狗屁不通!好不容易我在电脑里居然翻出了2009年和2012年我们单位的管理条例,里面也有统计的岗位职责,对比那个我花了一个中午去修改的那个版本,通顺多了。虽然里面写到的有些东西有些不符合我们单位的实际,应该适当修改,但即便怎么修改,都不会修改得像我中午遇到那篇东西那样无厘头。几乎可以那么说,那篇东西是某个人完全凭借着他的感觉写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他那个是什么感觉,但可以肯定的是,实际上他看到的东西是错觉,因为他连最简单的逻辑和分类都搞错了。

花了一个中午的时间,我还是没办法改好那篇东西改好,因为要改的太多了,还不如让我直接重新写一个,而且我还一边改一边纠结应该用什么格式。我改了大半天之后,我的领导才告诉我要用审阅模式去改。一开始我就有想过要不要用审阅,但是想到,我们的人会不会太低端,看不懂审阅,所以我就用了普通的格式去改。

一个中午,没什么结果,下午又要开会,开了大概两个小时的会,回到办公室,却发现电脑打开东西非常慢。平时顶多一两秒就能打开的Excel表格我居然花了15秒钟以上才终于打开,打开之后,操作的时候可能会慢一些,但还是可以操作的。打开一个文档以后,再打开另外一个,打开的速度会快一点,但是跟平时相比还会有些慢。开Excel的速度会比开Word慢非常多。不只是Office软件,整个系统都感觉很卡,我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中午在修改那篇狗屁的时候,屏幕中间弹出了flash的广告。正常情况下大概一两秒之内360杀毒就会把那个弹窗干掉,但因为当时我正在处理文件,所以在360动手之前我就已经咔嚓掉了两个窗口,但是那两个到底是什么窗口,我其实没看清。我感觉那应该是一些IE插件的窗口,但为什么flash的弹窗广告会有那些东西呢?正常来说。那些窗口会在我们打开一些莫名其妙网站的时候出现,非常有可能是我咔嚓掉flash弹窗广告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某些真正是广告的东西。

接下来,我就在纠结那个慢到无法忍受的Office,以及其它东西也会莫名卡顿的系统。晚上我甚至找了微软的客服,他们告诉我了一些方法,但还是不太行,最终普通在线客服让我留下电话和姓名,说1~8个小时之内工程师会联系我,但我拒绝了,因为那时已经不早,我不想把一整个晚上都耗在那里。我觉得那应该是系统的问题,而不是Office软件自己的问题。回到宿舍后,我试了一下自己荣耀magic box上的Office 365,一切正常顺畅。当我测试过自己手提电脑上的Office系统以后,我才再次明白到,单位那台办公台式机上的软件是慢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几乎可以这么说,今天我首先要把电脑系统的问题解决掉,要修复一下系统漏洞,杀一下毒,查一下木马。甚至要整理一下系统的碎片之类。如果真的是硬盘的问题的话,大概只能换一个了。

2020-03
3

自寻短见

By xrspook @ 20:50:34 归类于:烂日记

当我亲眼见识过浪潮的“翻译员”以后,我确信这个公司开发的任何软件类产品是绝对不能购买的!据说浪潮是世界第三大服务器供应商,我不知道他们的硬件到底做得怎样。我们单位买浪潮的软件,大概配套的服务器也是他们家的吧。那些可能是浪潮的服务器在我们的机房轰鸣了几个月,终于有一天他们发现原来参数是可以改的,我们的使用负荷不算非常大,所以没必要开那么强劲的散热,所以终于那个隔了两间砖砌办公室也能听到的轰鸣声退下了……你卖服务器,服务器的机房装修应该也懂吧,即便不完全懂装修,起码服务器机房的布局要求你是必须非常清楚的吧。我们的机房的一面砖墙靠着走廊,那面墙一直是湿的,到某一天某人终于发现了上面的霉点和水珠,而且无论做多少次补漏装修依然无法修复的时候才终于有人觉得那是因为机房底部是隔空的,隔空上面做防水隔热了,但下面没有。其中一个服务器几乎是靠着那面墙放置的,出风口对着墙吹,夏天的时候机房外面温度高,里面温度低……一个专门做服务器的公司居然提供这样的全套服务,惊不惊讶,欢不欢喜?!两年前在挑选公司做我们单位智能系统的时候做过好多调研,走访了好多地方。最后之所以选择了浪潮是因为他们为中储粮做过系统,而且在那么多家竞争单位里他们是最有名气的,我也终于确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店大欺客。

我们单位是一个国有企业,在绝大多数人眼里这是一个混日子的地方,没有效率和质量可言,但见识过浪潮以后我觉得我们这些人虽然跟某些私企外企比起来很有差距,但也能秒杀掉不少浪潮的人,起码可以秒杀掉不少曾经参与过开发我们软件的人。我从来都敬重码农,因为一定程度上我自己也是码农,我不知道码农为什么要到浪潮工作,当他们在浪潮混了一段时间以后,如果他们要跳槽,他们怎么可能在外面生存。见识过浪潮的软件产品之后我觉得哪怕是积木搭建式的小程序都比他们厉害多了。一些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基础到不能在基础的功能他们居然说做不到,又或者说得一年才能实现。只要给我们单位一个同事3个月时间,只要给他5个靠谱的助手,我确信他一定能做出让大家都满意的东西。今天去总公司开会,我们给那个浪潮的“翻译员”解释了半天,一些我们觉得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东西我们都得费九牛二虎之力。一个得回去给码农翻译的人尚且无法理解客户的需求,码农怎么可能写出符合我们要求的东西?!跟那个“翻译员”相处了一天之后,我相当想掐死他。与其被他们搞死,还不如换一个公司,起码那样的话我们还有重生的机会,耗死在浪潮上简直是把我们自己赶进地狱。浪潮非常恐怖,我不觉得还有什么比他们更低端无能的了。

一个明确自己能做到的东西一定不如Office办公软件,我要你何用!

2020-02
22

骑哈啰回家

By xrspook @ 21:21:3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是在天河北下老大车的,然后踩车回家了。从路线上说很简单,就一条直路,但实际上挺折磨,而之所以折磨,是因为我踩的那条路线全程都没有单车径。很多时候,单车是在人行道上踩的,但是人行道这种东西,尤其是在天河那种地方,都是上上下下,可能几十米就要上下一次。我踩的是哈啰单车。那个单车挺好踩,但问题是上下的时候还是得减速,遇到不听话的小孩,突然蹦出来,更是让你心跳加速。没有单车径,得在人行道上踩单车,这相当烦人。从天河北出发,中间我要经过起码8个红绿灯。红绿灯还好一点,等一等也就可以了,大马路的红绿灯必须得等,小马路几乎没有车的红绿灯我冲了一两个。除了红绿灯以外,还有两个推车推得我死去活来的天桥。一个是冼村那里跨过黄埔大道的天桥,另外一个是猎德大桥。猎德大桥的楼梯是螺旋式的,相对好一点,冼村那个的天桥直上直下,而且坡度很大,简直把我搞崩溃了。踩平路很舒服,但推车上天桥之后我感觉自己在口罩里大口呼吸,口罩里是湿的。哈啰单车很好踩,提速很快,刹车也很灵敏,脚感很轻,所以如果是长途上坡,踩上去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我踩的那条路线没有这种东西。小段的人行道上面都是些凹凸不平的地砖,上上下下人行道的路基接缝我总得很小心。虽然很多路基不平的地方都填上了沥青,但是还是说不准是我看歪了还是那个地方真的补了沥青。如果一个城市真的要推广慢行公交的话,他们就不能把自行车跟行人都分配在人行道上,而且没有任何物理分隔栏。可以肯定,我昨天踩那条路线之所以这么设计,因为设计那个人根本不会在那条路上踩单车。真正踩单车的人肯定会宁愿你在马路上分得出哪怕只有一米的地方。因为那样的话,骑车可以连贯踩,不需要担心各种不必要的东西。

昨晚我踩车回家一共花了38分钟,之所以是38分钟,因为我在赤岗路的利口福就停下来,想去那里买面包,结果利口福的货架上空荡荡的,除了一两包平时我不吃的面包以外,其它东西都卖空了。哈啰单车的价格是30分钟1.5块,因为超了8分钟,所以我就给了三块钱。因为我有一个两毛包的红包,所以最终的价格是2块7毛2。我已经很久没有骑过共享单车了。哈啰单车登陆广州以后我就从来没踩过。第一次踩哈啰单车是两年前在南京,当时的南京的街头上有大把大把的哈啰单车。哈啰单车的数量在那里比mobike还要多,当时mobike还叫mobike,而不叫美团单车。如果经常要踩哈啰单车,显然月卡很划算。在我印象之中,之前踩过很多次共享单车,从来没有一次车费是达到三块钱的。昨天晚上踩车回家,在猎德大桥底等最后一个红灯,然后上猎德大桥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过去20分钟。显然在那个地方,我不可能只用10分钟就到家。猎德大桥上下一次都不止10分钟,而且下了猎德大桥以后,那片是广州塔区域。我没有仔细研究过那里的地图,但是那里好些地方都是不让停车的。踩到赤岗北四季天地门口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33分钟。用5分钟就从四季天地踩到利口福我觉得已经相当快了,之所以可以这么快,是因为刚好到达新港路十字路口的时候是绿灯。

如果我昨天踩的那条路线没有那么多人行道,不需要上两次天桥,我觉得30分钟以内我绝对能搞定,而且会挺轻松,但是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发生的,起码在这个城市下定决心慢行改造之前,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2020-02
13

首次成功预约到口罩

By xrspook @ 10:37:41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一次在网上成功预约到了5个一般医用口罩!是在金康的小程序上抢到的,之前他们用的是问卷星的系统,今天开始用了新的小程序,我大概沾到了新手的运气。

穗康小程序上线以后我只有两三天没去那里预约,头两天不成功,后面几天直接忘记了。但2月6日,开始需要付费以后我天天预约,从来没中过,这也包括其中有一个晚上预约的口罩只有N95,我主动放弃。我觉得即便我不放弃,依然是约不到口罩的。最让我觉得郁闷的是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考虑的,先到先得这合理吗?如果先到先得合理的话那些抢马拉松名额的也就不用使用抽签这个规则了。不只是先导先得,我记得2月6日晚上那一轮,填写所有信息以后服务器永远显示提交失败,每5秒可以重新提交一次,那天晚上,我从晚上8点整开始足足反复点了超过260次,最后终于跳出那个死循环了,但是却告诉你预约额度已满,预约失败。人多服务器瘫痪我可以理解,但这样的重复提交合理吗?那天我在广州日报公众号关于穗康口罩预约的那里留言说先到先得我认了,为什么必须让大家5秒一个死循环死磕呢?!提交过后你给我号,告诉我正在排队,过后告诉我预约成功没不行么?!那么大家顶多在那里堵塞提交几次,接下来就可以该干嘛干嘛去了,中不中是天意。第二天晚上,果然就采取了我前一天建议的那个拿号排队策略,终于不用一直死磕到告诉你预约失败。

拼手速这个东西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要拼手速?拼手速会让服务器瘫痪且不公平好吗!因为高端人士会用高端非常规方法抢,广大普通人唯有陪跑的份儿,就像抢火车票一样。为什么就不能使用一个时间段内报名然后制定一个游戏规则抽签的方式呢?抽签的时候等待抽签的人数是定的,有多少口罩能抽多少签的数也是定的,行不行看运气。正是因为这样可行,所以全世界那些非常热门、报名人数远高于核定人数的马拉松比赛报名都采用抽签的方式。穗康不采用抽签的方式,为什么呢?因为我国的春运火车票也是采用拼手速的方式?因为我们的双十一等各种网购节都采用拼手速的方式?抽签一定是公平的,拼手速公平吗?在这种非常时期,公平要比快速完成任务重要得多,但或许有些人就是要制造不公平吧。

昨天晚上金康新的小程序上线,第一步就要获得定位权限,我的心凉了半截,大参林的预约第一步就是定位,验证定位之后直接告诉我没有预约资格(因为我人在东莞,虽然手机信号有时收到的是广州的),虽然我只想为广州的家人抢。我家附近有3家金康,采芝林和健民我家附近没有,大参林不让预约,如果金康也没有就意味着完全没戏了。即便单位能满足我个人的口罩需求,但我家的库存会一直减少,虽然家里只有我爸跟我妈。控制好支出,收入的方式可以少一点,但必须要有收入才能保证存活。因为定位的问题,我还特意找了网友问有没有可以改手机定位的方法,他觉得那个小程序无法修改定位地址是开发的bug。又过了大概2个小时,我终于可以手动修改定位地址,所以今天才成功预约到了口罩。我不知道金康会不会有一天也变得像大参林那般无情,现在只能见招拆招了。

不愁吃,不愁穿,愁没有口罩,这个到底是什么时代!

2020-02
12

为什么居然卖N95

By xrspook @ 9:52:47 归类于:烂日记

一直都在说N95口罩在非常时期要留给专业的医护人员,但今天晚上,穗康上抢的口罩居然是N95。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到点的时候,我没怎么费劲居然就进去了,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看清楚那是N95,但是在选择口罩数量的时候只能要5个,不能再多,价格是8.6元一个。当时我就懵逼了,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要这么贵?你这样搞不是哄抬物价吗?接着我才看到,原来那不是之前一直默认销售的普通医用口罩,而是N95口罩,在购买说明里,穗康写得很清楚,如果是医用口罩,一次最多买10个,但如果是N95口罩,一次顶多买5个。看到是N95以后,我果断不买了。首先让我不满意的是那个价格,我不知道正常情况下N95口罩需要多少钱,但我知道,3M带呼吸阀的KN90口罩在正常情况下,不会超过3块钱一个。如果那种口罩真的很贵,单位就不会把现场人员配备的劳保用品全部换成那种V9002的3M口罩了,因为之前我们一直都在用可以更换滤棉的3M口罩,那种滤棉等同于是KN95的效果。我没有带过真正的N95口罩,但是体验过一次性的KN90口罩以后,我觉得呼吸实在太痛苦了。为了保证密封效果,所以那种口罩的袋子都非常勒耳朵,我这种脸不算太大的人尚且觉得很折磨,那些脸大的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以前那种可替换滤棉的头戴口罩就不会有这种痛苦。呼吸阻力是差不多的,但是佩戴舒适度差很远。可替换滤棉的口罩,滤棉很便宜,但是你要先买整套口罩装置,装置比较贵。那种口罩是大灰尘工种的劳保用品,但是如果用在隔绝细菌病毒这个问题上,滤棉可以更换,但戴口罩的外壳无法消毒,是个问题。正是因为我知道KN90口罩呼吸阻力大,对心肺本来就不怎么好的人很折磨,而显然我妈就是这种人,我怎么还会给她买N95呢?因为以上两点,所以我果断放弃了昨天在穗康上的口罩预约购买。

我不知道,放口罩那些人是怎么想的。据说是因为某批N95口罩不合要求,所以医院不要,只好流入市场。在这种关键时刻,既然在生产N95口罩,但是那居然是医院拒收的产品,那么为什么要浪费人力物力生产那些呢?东西生产出来,如果那是符合医院要求的,可以用来救死扶伤。如果那只是普通的医用口罩,所有人都可以用上,但现在是按照高标准生产的N95口罩,但实际上仍然达不到医院的要求,不得不让一般的市民买单。这到底是什么思路呢?如果这是在其它渠道购买的,估计大家不会有什么意见,而且别说8.6元一个N95口罩,即便是5倍价钱以上也会有人要。但是,这可是广州市防控办主办的一个小程序,整个链条都是官方上的人,居然也有这种操作,实在让我有点震惊。

我不知道淘宝上几块钱也包邮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所以当那些口罩只寄送广州市内也要收8块钱运费的时候,我觉得挺不合理。市内的邮费要8块钱那么贵吗?那些不包邮的网店,通常运费也就6到8块钱而已,但那些东西往往意味着跨了大半个中国了。

一般的医用口罩正常时候卖一块钱一个,而且这还是药店的价格,是实体店的价格,是零售一个的价格,如果去做批发,又或者在淘宝上购买,价格可以是1/2甚至1/3。但现在一次只能买10个口罩,每个1元,运费要8元,平均下来,口罩变成了每个1.8元,这其中的利润,进了谁的口袋?难道口罩工人的加班费用是平时的6倍吗?

虽然我觉得现在遇到的事情不合理,但是我也无法给出一个更合理的方案,因此,我应该闭嘴。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