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
7

十二年不变

By xrspook @ 23:17:47 归类于: 烂日记

一整天下来我居然好像没有时间写blog,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如果这不是第一个工作日,我会在前一个工作日的晚上完成了再睡觉。但偏偏,休息日的晚上,我总是仅仅完成了当天的事。理论上如果今天我早起一点,早点到等车地点的话,我还有时间思考今天的话题,但问题是我越来越懒了,而且,现在的闷热天气,经常让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站在等车的那个地方,口罩里在流汗,口罩外也在流汗,除了擦汗以外,还得防着花脚的蚊子亲我。那里的蚊子很多,尤其是,当我在不断出汗的时候,更受蚊子的欢迎。那里的蚊子通常我都是被叮了以后才有感觉,哪怕是我觉得那个蚊子只是刚刚扎上去而已,拍的时候已经有血了。

为什么我总觉得之前在广园快速路等车的那个地方虽然绿植茂密,却没有黄埔大道这里这么多蚊子呢?在我印象之中,我从来不觉得那个地方很热,尤其是闷热。大概因为通常我都在那个桥底下等车。在黄埔大道科韵路地铁站B出口外等车的时候,我只能躲在某棵树干的阴影里。在我的印象之中,广园快速路等车的那个地方总让我觉得很冷,因为那里是个风口位,冬天里的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那里等车,除了冷,各种大车的呼啸声经常让我根本不能用语记。不知道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在广园快速路等车闷热的记忆,也没有在黄埔大道寒冷的记忆。广园快速路我在桥底等车,所以即便外面狂风暴雨都对我没有影响,而黄埔大道,暂时我还没有遇到下大雨的天,但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遇上那种事。黄埔大道等车的时候,如果真的遇到下大雨,我无处可躲,除非躲到地铁站里面,但是那样的话同事就看不到我了。

我已经工作了12年。我一直都没有买车,也没有买房。工作的那个地方离我家超过40公里,一开始还有班车搭到某个地方,我转地铁之类的回家,单位里大部分人都这么干。后来,借调的人少了,单位自己的人,那些能人开面包车的人,陆续自己买车。没人开车,逼着有车牌的全部都自己买车。现在,私家车在我们单位是非常平常的一件事。50个车位不够放,即便增加到100个也不可能够放,开始还策划着单位的公车也停在那里,领导的私车划专门的车位,但后来发现,公车放在里面,员工的私车就更加放不下。即便这样,我仍然没想过要自己买车,我甚至还没开始去学车。在买车买房这个问题上,我很反人类。我单位的人,买车可以称得上是买完一部又一部了,但我还是一部都没有。刚出来工作的人,不到三年就会买车,同时也会买房,不管身边有没有男女朋友,而我则继续四大皆空。正是因为我没有把生活的重点用在赚钱或者享受上面,所以我有更多的时间去研究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并不觉得我这样乱来没有任何意义,至于意义到底是什么,暂时我回答不出来,但我觉得一定有真相大白的时候,或者是我自己觉悟了,也有可能是某个伯乐把我点醒了。

等了超过10年,终于广州和麻涌这两个只隔着一条水路的地方,终于在一年之内有轨道交通贯穿了,于是,我终于可以告别一定得蹭同事私车的日子。

2020-08
2

行走的迪卡侬衣架

By xrspook @ 17:28:02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认识了迪卡侬这个品牌。我听说迪卡侬,最初是从袜子开始的。当时我穿的袜子,跑步或者快走的时候,非常容易打滑,让脚起泡。有可能是大脚趾,也有可能是前脚掌。于是我就去找搜索不容易让我起泡的袜子,结果找到了迪卡侬,后来我明白到快走就是要比跑步容易起泡。只要我穿的是板鞋,无论穿什么袜子都不可能不起泡,因为那东西太硬了。不仅仅是袜子,迪卡侬什么运动产品都有得卖。还记得刚认识迪卡侬的那一两年,我在那里花了很多钱。当时的迪卡侬,每消费1000块钱就可以换10元的代金券。一开始那一两年,我在那里起码拿过三张以上。相比于其他牌子,迪卡侬的价格真的很低,虽然价格低,但质量居然还非常不错。那时,我觉得简直找到了宝藏。在我印象之中,广州那时的迪卡侬就只有黄村奥体那家。接着,在这几年里,广州到处都开了迪卡侬,有大的,也有小的。一开始的时候,迪卡侬都很大,都会开在相对来说比较郊区的地方。后来,迪卡侬进驻了猎德,也进驻了黄沙,但至今迪卡侬还没有进驻海珠区,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海珠区的地无论如何都不会比猎德贵,也不会比黄沙贵,至于为什么海珠区至今没有,真是个谜。但无论海珠区有没有,对我来说,迪卡侬离我不远。我家5公里直径范围之内有两家。

一开始认识迪卡侬的时候,我已经觉得他们的东西很便宜,当我掌握了迪卡侬的脾气的以后,他家的东西对我来说变得更便宜。正价的时候,99块钱的裤子到了某个时候搞特价,非常有可能,5折甚至3折就买到了。他们家的T恤,通常我会买29块9的,那些更贵的T恤,通常都是季节货,每年都要推出新款,所以当这个季节即将过去,当季的就会折价甩卖,可能是29块9,可能是19块9,更过分的我买过9块9。这些特价得如此严重的货品,通常只会在迪卡侬官网或者实体店销售。虽然迪卡侬有天猫旗舰店,我一开始认识的是迪卡侬也是在天猫上。经常去实体店逛,能找到便宜货。经常去他们的官网逛,也能找到便宜货。以前他们的官网99块钱包邮,至于邮费是多少,至今我都不知道,后来他们的官网又多了一条,可以免费到实体店提货。于是我就再也不怕99块钱那条门槛了。找一家顺路的门店,到那里自行取货搞定。也正是因为我知道了这条规则,所以我能逮到那些9块9的T恤,正价的时候那些T恤要卖59块9或以上。对我来说,实体店的迪卡侬通常不是用来买货的,而是用来试穿的。衣服或裤子相中合适的尺码后,就开始蹲点,等待降价。一年到头,都有的款式,每年都不会更换的服装通常不会有折价。大概他们觉得那些衣服他们的价位已经很低了。所以除非某个款式要退出市场,否则的话,不会打折销售。当他们真的要退出,要打折销售的时候,通常意味着可挑选的码数剩下不多了。

在认识迪卡侬之前,我夏天的T恤通常都是班尼路的,而现在,每到夏天,出门的时候,我经常是全身都是迪卡侬。

2020-07
11

体验阅江路的碧道示范段

By xrspook @ 22:01:26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我跟我妈去了瞎逛,不知道要去哪里,反正就是想走路。上个星期我妈已经走了两次滨江路,所以今天我选择走阅江路。阅江路是从前周末我跑步必经的地方。那条路我已经非常熟悉了,但因为已经很久没去过,这期间有什么变化,我实在说不出来。前两天的新闻说,会展码头对开的那一段阅江路的碧道已经建成。新闻里说那是汽车道,有轨电车道,骑行道,慢跑道和水道5位一体的。说起来很牛逼,但实际上,除了有轨电车那一道以外,基本上江边,如果你人行道足够宽,都能做到。但是话说回来,广州已经开发的中心城区,的确很难找出第2个像阅江路这样有超宽预留人行道的岸边。如果硬是要算上的话,临江大道或许可能做到,二沙岛也可能可以,其它路段,几乎不可能了。只有在预留了超宽人行道的基础上,才能隔出一条有轨电车道。

现在已建成的那个示范段,骑行道被设计得弯弯曲曲,慢跑道很直。慢跑道铺的是像操场那样的软橡胶。我是个不怎么刷操场的人,所以我很不习惯那个东西。今天我在其中一段上试过,感觉蹬地的力都被卸掉了,很不习惯。而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大概因为今天我穿了一双我很久都没有穿过的旧跑鞋。平时,我穿的那双是越野鞋,相对而言,中底基本上没有回弹,脚感非常强硬。今天我穿的那双鞋本来我已经觉得要比平时软,再加上软的塑胶跑道上,而且我人胖了,今天不是去跑步的,所以身上也背了个包。这一所有东西叠加起来,就让我更觉得那段路对我来说太软了,每步下去,感觉一半蹬地的力都没了。大概因为那是新铺上去的塑胶跑道。经过一段时间的日晒雨淋以后,估计那个东西就没那么软了。因为慢跑道太软,我感觉费力,所以我就跑到了骑行道上。感觉骑行道上跑步就很好,不软不硬,这是我平时的风格。还记得阅江路建有轨电车之前,有一条笔直的,铺了红色沥青的骑行道。一直以来,那都是我跑步最喜欢的场地,没有之一。后来,有轨电车建成了,那段路还在,但是因为某年广州要在琶洲附近举办某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所以那段最喜欢的骑行道被铲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花岗岩的地砖,更要命的是,那段路全场只有5公里不到,却修了几乎一年。我不能把自己的懒惰不跑步归咎于那一年的工程,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工程的确影响了我在那段路上跑步的兴致,还记得人行道被挖得乱七八糟的时候,我不得不跑到沥青马路上。阅江路的碧道现在只建成了不到三公里,而且其中的一段被琶洲某个码头的工程截断了。被截断的地方没有任何指示。如果有人像我这么傻乎乎,沿着那条骑行道向前,最后就会被莫名其妙的工地墙给挡住,得绕回来。因为隔着有轨电车道,所以还得绕到某个有轨电车的车站,才能走到阅江路的马路边上。重要的码头工程当然可以把阅江路的人行道暂时截断,但是你们就不能在那里贴一些告示之类的吗?起码,你得在还能绕出去的有轨电车站提示路人前面封路了,请往回走,并且告知行人,这个围蔽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广州塔下的地铁工程围蔽就有详细的说明。

如果阅江路的碧道完全建成了,我还会去那里跑步吗?显然,我不喜欢在那个慢跑径上跑,但是在骑行道上跑,貌似又太折腾了,这样不断绕弯,估计GPS识别不出来,所以到底跑了多少路,成了一个谜。

多建休闲健身的地方,绝对是好事,但是肯定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要求,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刺头。

2020-05
3

我们永远期待的人

By xrspook @ 14:46:24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小的时候,我非常盼望四姑婆从香港回来。我小的时候并不知道四姑婆在香港是做什么工作的。后来我大概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她主要在别人家里当佣人。老了以后,她在街边摆个小摊。即便只是做这些比较低收入的工作,但是她在香港打拼,却能帮补广州这个家。她人在那边,但心一直都在广州这边。每次回来,她总会带很多东西,我们的邻居朋友会羡慕不已。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她带回来的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新奇有用的。那段日子,如果没有她源源不断地带货。我们这边的日子估计会更加艰难。当她渐渐老去以后,我们发现她那边的生活只要没有了收入,一切都变得很艰难。跟这边的老人退休以后睡醒一觉就有钱不一样,她那边如果年轻的时候赚不够钱,老年的时候将悲哀。我没问过长辈为什么四姑婆当初要选择去香港。跟这里很多人是偷渡过去的不一样,当年四姑婆是正规途径申请去香港的。大概因为那段时间香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非常需要廉价劳工。据说年轻的时候四姑婆是个非常会做生意的人,家里的人做好食品,要拿去外面卖掉。每个人都拿一些出去卖,四姑婆总是最快卖完的那个。因为她是我外公的姐姐,所以她是我的姑婆。姑婆这个名字,在广州这边有另外一个意思,指那些终生未嫁的人。四姑婆她嫁人了,但是她却没有生育儿女。她有子女是因为她嫁给的那个人之前就已经有过老婆。后妈这种角色永远会默认打上歧视烙印。四姑婆是摆小摊卖货的,丈公是理发的,他们两个的收入都不高,但丈公的子女依然会紧盯着他们仅有的财产,光是乡下的那栋老屋就已经吵过无数遍。四姑婆跟丈公不一样。四姑婆的老家广州这边无房无物。在她还能走动,还能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她就已经把她多年积蓄下来的各种首饰之类分给了后辈们…… 财产该如何分配那是长辈的决定,后辈嚷嚷争吵太过分。

小时后我从来都盼望四姑婆回广州,因为那肯定有好吃的好玩的漂亮的衣服之类的东西。这是我的感受,但是对我的外公外婆来说,可能不这样。因为这意味着狭窄的家里又得多住两个人,而且吃饭之类的东西又要张罗得更多一些更丰富一些。其他亲戚知道四姑婆回来了,也会过来串门,所以家里总是人人人人。平时在家里,基本上说不出谁是一家之主,外公和外婆貌似谁也没想凌驾在谁头上,他们在不同事情的掌控上轮流坐庄。但是姑婆回来以后,她就是一家之主,她掌管一切。感觉就像她是个毋庸置疑的女王。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有点怕她。在四姑婆面前,我永远都规规矩矩。她一辈子都在默默奉献、不求回报。不知道她最大的人生动力到底是什么。如果她曾有过机会,她一定能闯出一番事业,但她却为了家人,甘愿平凡。在我的印象之中,她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是选择性的记忆让人变神了,还是说其实从前的他们的确就是我们生命中的神。

2020-02
15

不知道怕

By xrspook @ 13:52:20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怕,因为除了每天上学的时候都要提交一份家长签名了的体温报告以外,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没有多洗手,没有戴口罩,没有停课。回家的时候,公交车稍微松动了一些,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唯一的区别大概是那个时候即便是冬天,大家仍然把窗打得很大。大概我们唯一跟平时不一样的就公交车上的窗开大了。学校的每个课室每天的某段时间都会煮白醋,而且都会要求我们喝凉茶,仅此而已。凉茶有什么用我不知道,反正他们就是强制要你带碗回去,然后到一定的时间就会提一大桶回来,接着老师开始分餐。我对那个凉茶没有什么印象,反正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也不苦。到底是在课室里煮白醋,以及喝凉茶有没有起到了作用,我不知道,反正我身边的人都没听说过谁或者谁的家人中招。电视上说这个东西很恐怖。香港那边甚至到了人心惶惶的地步,但是我觉得好像我们没经历过些什么就过去了。不害怕其中一个原因或者是当时的信息没现在发达。智能设备的应用让各种信息简直以光速传播。当时我们只是觉得我没去那些很危险的地方,没接触那些人,我们就不会有事。在我印象之中,非典的时候,医务人员很多都中招了。也正是因为专业的医护人员也中招了。打仗的战士倒下,连救人的人都感到害怕,根本没法跟病毒去较量,非典的恐怖之处其中之一或许是就在这里。跟现在的新冠比起来,非典当年的传播力很一般。虽然当年的非典来势汹汹,很容易就会把人命夺走,但是当年大家该干嘛还是继续干嘛,对一般人来说没啥事。当年作为一个高中生的我,想都没想过学校会因此而停课。学校停课只有在刮台风的时候。因为刮台风而停课,我小学初中和高中各试过一次。

当年我只知道广州是非典的重灾区,香港也很惨烈,但是我中国其它地方情况如何,我根本没有一点印象。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北京有个小汤山医院,也不知道全国各地有很多医生都去过那里支援。非典来了,我知道,非典正在进行的时候,我也知道,但是非典是什么时候结束的,貌似我却没有什么印象。为什么会这样?大概当时我的心思完全只在学习上面吧。即便要操心,我也实在做不了些什么。不知道当年有没有红外测温种东西,反正每个学生的体温都是在家里自己用水银体温计测好填上然后让家长签名的。到底有没有错,只有问心了。不过,我还清楚记得,如果发热,是不让上学的,因为非典的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会高热。据说是越年轻的人症状越强烈。之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免疫细胞引起了炎症风暴吧。当年的非典,要不就没事,有事就是大事,不像现在的新冠这么鸡贼。

因为新冠,各地都要各种等级。因为下雨降温外加潮湿,我只好拼好两年多都没用过的烘干机,窝在宿舍里。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