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
7

广州又炸雷了

By xrspook @ 8:32:46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疫情这种东西,突然之间又杀回了广州。这一次的源头没那么模糊,来自于一个隔离酒店的工作人员。这样的话查源头相对来说简单一些。但问题是即便思路是清晰的,要完完全全隔离出传染源也非常的不容易,所以大半夜广州又开始大规模的核酸检测。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医院,算是一个院感事故,因为医务人员从污染区到非污染区,更换衣物的过程之中,是有人专门负责把控的,但是这种事情在一般普通人的领域就可能做得没那么严谨了,所以广州的隔离酒店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前南京的那些负责国际航线卫生清洁的劳务派遣人员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这是不是意味着即便不是在医院,其实从污染区到非污染区也是需要专业的人去把关了?无论那是一个隔离酒店还是一个保洁公司,又或者是负责国际航班冷链装卸货的工人。曾经有段时间处在这种交接状态的人是不允许每天都在高风险区和低风险区之间来回移动的,那时,在某些重点区域比如说国际码头的人是需要连续工作多少天,然后隔离多少天,接着再放你出去活动一下。这样能有效防止了高风险区的那些危险因素的扩散,但显然,从广州这一次隔离酒店人员的活动轨迹看来,虽然在我们眼里他是在高风险区工作,但实际上对他们来说那就是一个日常工作。所以他们每天都依然在高风险区和低风险区之间来往,也依旧做着他们往常正在做的那些事情。在疫情还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还必须有隔离酒店对境的乘客进行隔离观察的时候,这样频繁的来回活动是不是合理呢?还记得从前,好像有听说过在隔离酒店的工作人员是要连续工作多少天,然后进行多少时间的隔离才能回到社会的,为什么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呢?难道那条规定只是针对医务人员而言?

广州的第一例隔离酒店的阳性无症状感染者的行程还比较正常的,第二例他的活动实在太活跃了,几乎可以这么说,他天天都去跑步,不是在麓湖,就在白云山脚,更让人绝望的是他居然去了儿童公园,而且入园了以后居然没戴口罩。如果你是去别的公园,比如说去白云山,入园之后不戴口罩可以理解,但你去的那个地方可是儿童公园,儿童是全部没有打过疫苗的!这样做他怎么就不觉得自己有可能成为一个恶魔的源头?!难道就是因为他天天跑步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不会感染新冠,所以就这么做?!

回到广州以后,除非在家里又或者是在外面正在吃饭的时候,否则我任何时点都不会把口罩摘下。尤其是在一些人员极其密集的地方,那更加是必须把口罩戴得严严实实,而且也不能用任何地方触碰眼睛之类的部位。

广州有那么多家的隔离酒店,为什么就只是那一家会这样?全国各地有那么多的隔离酒店,为什么这种事情就只发生在广州?的确广州的反应速度非常快,在谣言还没开始出来之前官方已经做了发布会宣布事件的始末,但是再快的官方反应速度也比不上每个人都认认真真的做好防疫。

每个人都严防死守,才能让我们的城市幸福安宁。

2021-06
20

爆雷了

By xrspook @ 10:17:25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回家的时候还一切正常,之所以决定要回家,是因为好像广州的疫情算是大部分过去了,起码上周有两个工作日是没有新增新冠确诊的,而我又对家里那台电脑念念不忘,所以我得回家,但是就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同事的截图,说东莞南城确诊了一例新冠。南城确诊新冠,从地理上说跟麻涌差得比较远,但问题是南城那名患者过去14天的生活轨迹把麻涌、道滘、洪梅全部都踩了一遍。于是东莞疾控连夜就把好几个镇的人全部列为需要全员核酸检测。因为东莞的好多个镇都是连接高速公路的,除了高速公路以外,其他道路的出入其实相对来说比较少,所以某条信息说19点30就要封闭所有高速路口,只进不出。19点30的时候我刚到家不久。所以如果周五晚上我再迟一点才走的话,估计就走不了了,单位的同事、住在东莞的同事当天就要进行核酸检测。因为东莞的命令是星期六早上9点之前就要全部做完,但接到通知时已经是晚上了,所以核酸这种东西必须在半夜就要排队去测,而且是不落一户、不漏一人。之前虽然东莞也做过全员的核酸检测,但是他们的那个命令里面没有这句话。于是呢,单位的同事只好晚上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去测核酸,又或者早上5点多就爬起来去测核酸。因为如果是太早的话人会很多,同样太晚的话也会那样。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噩梦般的晚上。

如果只是测个核酸也就算了,因为那个确诊病例在麻涌的时候去过某个购物广场和某个小区,而我们的某些同志又曾经可能跟她的行程有交叉,所以就收到了短信,可能连粤康码都已经变成了黄色。测个核酸不需要隔离,但如果收到了短信又或者是粤康码直接变成了黄色,就意味着这个同事需要隔离,需要进行三天两检。我们的单位就在麻涌,虽然位置比较偏远,但是年轻的同事们还是要去镇上活动一下的。所以呢,这就意味着我们好些人被隔离在宿舍里,于是我们的作业也就不得不受影响了。好不容易这周供电局才说不需要限电,可以正常作业。我们上周四决定周六我们要花一些时间去调整一下我们的码头钢斗,但周五晚上突然爆雷。这导致所有东西都乱套了。大家要半夜去测核酸。有些人还不得不在宿舍自我隔离,送饭这种事是没办法了,所以唯有在饭堂打包,然后自行取回躲在宿舍吃,不能在饭堂里集体就餐。

东莞暴雷这种事实际上也不意外,毕竟东莞是广东省第3个千万级人口的城市,前面两个是广州和深圳,前面两个都爆过雷了。东莞报什么时候爆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总在河边走,哪会不湿鞋?

希望东莞的排查很快就能结束,那些风险区域实际上都没事,都可以解封,否则的话下周一我回到东莞肯定就出不来了,而且还说不准要困到什么时候。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广州的疫情才算是有点到头的意思,现在又轮到东莞。

周五晚上东莞几个镇的人要做全员核酸,而我们这些已经回家的人要求要到就近的地方测核酸,回去上班的时候要带上核算报告和绿码,于是这就意味着虽然我们运气好,跑掉了,但是我们依然要在测核酸这个问题上花钱,以及要被护士捅到喉咙痛。

现在这个情况除了服从安排,我们啥都做不了了。

2021-06
6

不能去添乱

By xrspook @ 9:53:26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去年武汉在解封之前,全城的人民一共做了多少次核酸,反正我是连续两周都各做了一次。接下来这个频率我可觉得会一直保持,可能得一个月?广州的核酸检测从一开始只是某个区域到一整个行政区,再到好几个行政区,最后到现在广州所有行政区。海珠区到昨天为止,已经全域做了第2次核酸。至于一开始发现新冠确诊病例的龙津路某小区,他们到底做了多少次核酸就不知道了。同样不知道的还有现在芳村区的两个高风险地区,除了完全禁止人员外出以外,他们是不是每天都要做核酸?不做核酸,无法排查,要等一个一个无症状变成有症状,治疗的时机就延误了,你根本不知道那些无症状到底去过哪里。所以核酸检测的范围只能不断扩大。核酸检测范围扩大以后,会进而发现更多的无症状感染者。这就像一个好像根本停不下来的死循环。离广州发现的第一例本土新冠确诊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流调的人员一直都非常努力,但至今都没有一个确切源头的说法。也正是因为源头没找到,所以才会有各种各样的恐慌。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即便源头抓到了,现在我们做的那些事依然还是要坚持去做,因为从源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多时间,发生了很多人员的流动。

上周五早上同事就转发了一个截图过来,说广州的某个医院的护士在发热门诊确诊新冠。那个护士在几个月前已经完成接种了两针新冠疫苗接种,都是北京生物的。一个普通人接确诊和一个护士确诊完全是两回事。那个发热门诊离我们理论上下周将要去体检的那个医院直线距离不到300米。星期五晚上,单位的人居然还继续拉了个体检群,计划下周去体检。我马上那个就吐槽了,为什么我们非得去添乱呢?如果那家医院就是那么牛,不让我们改期的话我们不去那个医院不行吗?又或者是我们直接放弃今年的体检也可以啊。体检机构这么多,为什么要吊死在这棵树上?广州的很多体检机构,尤其是社区类的,已经全面停止。因为现在工作的重心是做核酸检测,做完核酸检测,这一波过去了以后,工作重点是接种疫苗。体检这种东西任何时候都可以,只要找个靠谱的体检中心,在东莞、在广州都一样。现在广州都已经如此水深火热了,为什么还要把我们的人拉去那里?!在那里体检完以后,我们所有人的穗康码肯定会变黄。我们回到了东莞,广州疾控的人就头痛了,东莞疾控的人也很头痛。我们为什么非得制造这个麻烦呢?而且那个体检我们只是约了,一分钱都没交,反悔是绝对可以的。从我们的角度考虑,我们只是在做普通的事,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但从大局的层面考虑,现在真的不适合去广州做这件事。我吐槽了一大轮以后,又过了一两个小时。负责人宣布了体检暂缓,具体时间另外通知(我不是和负责人吐槽)。

表面上我们是一些暴风雨以外的人,但是我们的亲戚朋友全部都在暴风圈里,我们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这个周末我依然没回家,下周就端午节了,感觉下周也很悬。

2021-05
30

严峻了

By xrspook @ 10:30:31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中午吃饭之前被通知我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待在宿舍,我抓了两个手机,然后就直接回宿舍了。中午那顿是打包在宿舍吃的,晚上那顿也是。那天晚上总算查到了核酸阴性的检测报告。昨天早上东莞麻涌疾控的打电话给我具体询问为什么会被穗康码定义为黄码。接着昨天中午吃饭之前被告知接下来的7天我只能在宿舍和办公区域两点一线不能外出。也就是说我已经解除隔离了,但会限制我的活动范围。这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影响的,因为即便平时不限制我的活动范围,工作日的时候我就是这么干的。昨天开始算起7天结束的那天刚好是周五,理论上我可以回家了,但实际上能不能回家呢?昨天一整天下来都在更新着广州的各种疫情发布会,上午一个中午一个晚上还有一个,能不能回家还真说不准。一次发布会就意味着被限制出行的区域又多了很多,需要检测核酸的人员又多了很多。我不知道这场广州的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所以我觉得7天之后即便对我个人来说是自由了,但是如果我要回家的话,依然得打个问号,谁知道公共交通会不会停驶呢?哪怕到了那个时候,我的穗康码已经自动转为绿色。回家的时候还好好的,但是快到上班的时候告诉你我居住的那片区域被定义为中风险,那么我还真的不能去上班了,只能待在家里,而且待在家里的时间还说不准到底得多长?

前天我在麻涌花了65块钱在麻涌医院测了个核酸,上午测晚上就能刷出结果。几乎是同一时间,我妈在广州的社区医院进行了核酸的采集,但是工作人员告诉她结果得等两三天。直到周六的晚上,我我妈仍然没刷出她的核酸结果。的确在广州的社区医院测核酸是免费的,尤其当他们得知你是因为穗康码变色而必须得去测核酸的时候。我不知道如果当初我妈选择给钱在三甲医院测核酸的话,结果会不会快点出来,反正现在的结果就是虽然广州有很多检测核酸的机构,但是需要检测的人实在太多了。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的话,我依然会在麻涌自费检测核酸,而不回到广州给他们添乱,但话说回来。不自驾车的话,我怎么回广州测核酸呢?

2020年的新冠疫情在全国爆发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广州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即便是2003年非典的时候,广州算是一个很重点的地区,我依然没有感受到现在的这种压力。对一个千万人级别人口的城市来说,这绝对是非常重大的考验。有时我真的觉得这就像做梦一样,我的家广州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这般水深火热了?突然之间某片地区就变成了中风险,突然之间某片区域的公共交通全部停驶,突然之间某个地区要全员检测核酸。如果没有这一次我自己的穗康码从绿色变成了黄色,我都不会感觉到在这次新冠战役里我也是密不可分的一人。我不能帮他们做点什么,但起码我要尽量让自己不给他们添乱。

之前我打算614的献血者日去老地方献血,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不可能了。

2021-05
29

惊魂的一天

By xrspook @ 11:01:3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经历了比较惊魂的一天,早上起来我就在想晚上要不要回家呢?但是这个想法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当我吃完早餐回到办公室,打开手机的时候就发现了广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来的短信。说我是新冠疫情风险人群,我的穗康码已经被改为了黄色。这条短信的意思是叫我尽快到就近的采样点进行核酸检测。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是一脸懵逼的。虽然现在荔湾区跟海珠区好像都比较水深火热,相对而言荔湾区更严重一些,但我家离海珠区发病的那个地方比较远,没有交集,但是在5月的第2个星期六,我跟我妈却在荔湾区那个出现了第一例新冠确诊的地方逗留过一些时间。那天我跟老妈去城光荟剪头发,剪完头发出来去和业广场麦当劳吃了个雪糕。我跟我妈去过的场所都是第一例新冠肺炎出没的地方的附近,没有去她的那些被点名的场所,所以当荔湾区一开始号召在病人出没过的重点场所逗留过的人做核酸检测的时候我们没去。

为什么昨天早上突然间又把这个风险管控加大了,大概是因为已经不理会理有没有确切在某些场所逗留过,只要你在那边区域停留的时间大于一定数值就会把你确定为风险人群,你就要去做核酸筛查。

那天我跟我妈的路线也挺神奇的,从家里出发先去城光荟负一层剪头发,然后去和业广场麦当劳吃了个雪糕,喝了杯咖啡,然后沿着龙津路一直向前走,接着是多宝路,然后去了恩宁路李小龙故居。接着又走到了黄沙。去黄沙的迪卡侬买了一条裤子,接着在黄沙码头搭船去了芳村码头,最后在大冲口站上车回家。路线挺长,但是我们都没有摘下口罩,除了麦当劳以也没有吃喝。所以即便我们路过了好多地方,我们也仅仅只是路过而已。

当我接到短信后,我知道昨天我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去麻涌医院做核酸检测。过程算是挺快速,但是回到单位以后,中午吃饭之前办公室就跟我说下午不要上班了,直接待在宿舍,午饭跟晚饭都找人送过来给我。这种隔离要等到我的核酸结果是阴性为止。理论上上午9点多测的核酸,6个小时之后,下午三四点应该有报告了,但实际上麻涌医院就是这么慢,他们告诉你下午4点30到5点去医院取纸质的报告,但实际上我们这边的人5点打电话过去,他们仍然说还没有结果,让我们晚15~20分钟再打过去,但是当我5点30过后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已经没人接了。

做完核酸走之前,我还特意问了护士,是不是必须过来拿纸质,还是说能从手机上能查到。她说手机上可能要晚一点,粤省事大概第2天早上能查到。

等核酸检测结果是让人忐忑的,因为下午的时候我妈跟我说居委打电话给她,让她下午去区委一趟。这样的操作是不是意味居委要把这些黄码的人隔离起来呢?郁闷的是,我的宿舍一点手机信号都没有,所以无论是谁打电话给我,又或者无论是什么地方发短信给我,我都不可能收到。这个就很尴尬,我明明是一个有风险的人,但是却失联了。我妈去居委的时候顺便给他们说了我的情况,他们要了我的单位地址,所以估计他们会直接跟这麻涌漳澎这边的居委联系。说不准什么时候东莞漳澎就会把我拉走,傍晚的时候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

刷了一个下午一个晚上的小程序,核酸检测结果在接近11点的时候我终于刷到了,是阴性的。这就意味着单位的宿舍隔离理论上可以结束了。所有曾经跟我密切接触的人也可以放下心头大石。但实际上在这一整天忐忑的过程中,我的心里只有工作,如果我真的被拉去隔离了。工作怎么办呢?我怎么才可以继续我的工作呢?这种事情被我想了一遍又一遍。不仅是想,我还把可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

经过这一场虚惊以后,我再次感觉到生活在中国真好,起码有人关心你的生死,在乎你有没有病。在乎你的病会不会传染给更多的人。宁愿他们辛苦一点也要把你圈起来,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大家好。

那些貌似很遥远的东西,突然间就发生在你身上,一切都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