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22

吃腻了

By xrspook @ 19:16:37 归类于:烂日记

在外面吃饭,看到琳琅满目的菜单,我根本不知道想吃些什么、该吃些什么。其实上面什么都有了,猪牛羊鱼虾鸡一应俱全。基本上,普通的能数出来的动物都有,但是我却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貌似我什么都不怎么想吃。这个春节准确来说,还没开始,我们一家三口暂时只在外面吃过两顿,现在我觉得自己已经词穷了。懒惰的方法是在外面吃,但实际上在外面我什么都不想吃。这是一个挺悲惨的状态,因为不在外面吃,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之所以这样,大概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把关注放在吃这个问题上,我宁愿把时间精力放在其它地方,但是,即便绝大多数时间都用在别处,但吃饭这个程序还是不能避免。什么是贵什么是便宜,现在我已经不知道了。有些时候我不想吃,是因为看到那个价格我觉得不合适,但更多时候,是我看到那个东西根本没有任何食欲。之所以这样,大概因为让我选择去吃什么的时候实际上我还没有饿。

从前我爸能吃很多,吃不完的东西丢给他就可以了,但显然,这几年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他再也不能吃过去那么多了,所以当我饱的时候,可能他也已经差不多,所以点菜的时候该如何把握,这是一个比较让人头痛的问题。我尿酸高,我爸直接是痛风。我完全不忌口,但我爸却忌口得要死,出去吃饭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海鲜及菌类不能吃,剩下能吃的还有多少呢?如果再加一条辣的不能吃,火锅没兴趣,西餐没意思,我们还能吃些什么?还有一点让人头痛的是,临近春节或者春节的时候很多地方都关门休假,虽然新闻上说广州还有很多餐饮企业春节不打烊,但实际上那些不打烊的只占很少一部分,即便大家已经把价格提上去了,但可选择的菜式却少了很多。对我这种本来就选择困难的人来说更加麻烦。不想在外面吃,也不想在家里吃,但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吃,实在让人感觉非常苦恼。

还记得小时候我很期待过年,因为有很多好吃的,只要回外婆家,什么有好吃的都有,无论是糖果还是别人送过来的各种拜年礼品,又或者是外婆做的一满桌的菜。如果天气比较热,外婆会做很多个菜;如果天气比较冷,我们会打边炉,虽然翻来覆去也就那几样,但是那却有家的味道。外面的东西不可复制那个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我这么回味,大概是因为本来外婆就是一个很会做菜的人,她这辈子,几乎可以这么说,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做吃的上面。虽然她不在外面开小店,但是她可以让家人们全部都吃得回味无穷。外婆的菜色每年也就那几个,但是光那几个菜足够让人日思夜想。现在到底我在想念她的人,还是在想念她的出品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主动的当她的继承人吗?

2019-12
2

变冷了

By xrspook @ 11:32:27 归类于:烂日记

一夜之间气温就下降了,昨天白天我还穿着一件速干的长袖。虽然有些时候会觉得冷,但是绝大多数时候还是会出汗的。当然,这也和我昨天做的事有关,因为昨天绝大多数时间我都跟我妈在走路。昨天感觉走的路比前天还要多一点,但实际出来的步数前天更多。2天都2万多步以后我发现如果要走路,而且我还很胖,穿着一条紧绷的裤子,我就应该挑一条比较靠谱的内裤。昨天我就穿了一条比较破烂且有窟窿的内裤。所以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个窟窿在磨我自己。虽然最后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非常恶劣的影响,但显然即便这样人也会觉得不爽。

对我来说,好像从来都没有一个适合穿着卫衣的时候。理论上,20℃左右的时候应该穿卫衣,但实际上,那个时候我还在穿短袖。当气温在15℃左右的时候,单穿一件短袖跟卫衣已经不足够,所以那个时候我会选择穿抓绒。自从认识了迪卡侬以后,我柜子里就逐渐囤积了大把大把的抓绒衣服。厚的薄的,有袖的没袖的,有帽子的没有帽子的,套头的对胸拉链的全部都有。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说,迪卡侬的抓绒衣服可以让我穿一个需要穿长袖的季节。我觉得当气温还在10℃以上的时候,抓绒就能解决问题,但如果低于10摄氏度的话。那些什么羽绒夹棉之类的就要出场了。理论上还有一个短袖套羽绒的节奏,但实际上通常但我不得不祭出羽绒的时候,通常已经到达了得穿羽绒加抓绒了。现在,在我的穿衣字典里,没有毛衣这种东西。抓绒从来都是在我穿一件短袖,或者里面穿一件速干长袖的时候穿着的,也正是因为我的这种穿着方式,所以抓绒能给我温暖,而且有柔软的感觉。当然我有也有一些摸上去不是很厚,但材质特殊,防风性很好的抓绒。这种抓绒你不能说那很软,又或者说,就表面来说的确很柔软,但是要折叠的话,还是得费一些力气。如果我没有穿衣过度的话,抓绒外面基本上不会形成什么温暖,当然如果外面又套了一件夹棉或羽绒,显然抓绒外面还是暖的。在广东这种地方,只要不出外顶着风。基本上抓绒已经可以解决绝大部分的问题。但我们还得考虑一个阴冷下雨的时节。那个时候比晴热大风更难对付。到那个时候,我就是里面穿抓绒,外面再套一件防风防雨的风衣之类的东西。之所以要这样穿。是因为如果我直接一件厚的羽绒夹棉之类的,洗衣服的时候很麻烦。相比于那些,洗一件薄薄的风衣还有一件甩干之后就很轻且很快干的抓绒简单很多。我已经不记得在我认识抓绒之前我是怎么过冬天的了。当然我也不会记得从前的毛衣我多久才会洗一次。因为在我印象之中,根本没有太多可替换的毛衣。

随着全球气温升高,衣柜里占最多地方的冬天衣服可穿的机会越来越少……

2019-11
25

牛逼的十三行

By xrspook @ 10:35:21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小时候,去上下九的时候路过某个路口,我就看到一块写着西来初地的石头。准确来说,那是一块石碑。据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古人去到那个地方,正是从那里上岸的,那是他们到达中国的第一个地方,所以叫做西来初地。我一直都很想进去看一下到底西来初地是什么东西,但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进去过。因为显然小时候路过那里的时候我们是在下九路逛街,而不是去看什么古迹的。昨天,我和我妈终于去了华林寺以及怀圣寺这两个地方,我们早就耳闻,但却从来没去过。去到华林寺以后,我才明白到,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西来初地。据说以前,华林寺金刚堂的罗汉非常漂亮,但一场大火以后就全部灰飞烟灭了。后来他们又重修了一些,但是肯定不如从前辉煌。那里的罗汉之所以可以这么厉害,肯定因为那是西来初地,某段时间当地的人都因为顺差的问题富得漏油。但昨天我们没能看到罗汉堂,因为那里正在装修。我猜新建的罗汉堂里面的东西应该是木质的。之所以有这样的猜想,因为上一次去过广东省博物馆参观之后我知道了潮州的木雕非常厉害。无论是木质建筑,还是外面贴金的木质雕刻。他们都做得非常精致,如果要谈到那方面的东西。就以前来说,广东地区他们首屈一指。现在是不是仍是这样我不知道。华林寺的大殿木质的东西跟其他地方很不一样。其它地方正殿安放的大概是大佛释迦牟尼,但华林是安放的却是达摩。跟广州市的其它寺庙比起来,现在的华林寺面积很少。大概是因为文革时候被蚕食了很多地方。这种问题,广州的其它寺庙也存在,但是过去的几十年,其它寺庙很多已经把地也都重新要了回来,并且在上面盖了很多漂亮的建筑。相对来说,华林寺是归还得比较晚的一个寺庙。之所以那样,肯定是因为那附近的商业太繁荣了,所以地价很贵。

昨天除了去了华林寺和怀圣寺以外,我们还去了文化公园里面的十三行博物馆。十三行这个东西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听说,但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十三行不仅仅指的是一条街,而是一片牛逼轰轰的区域。那里的群楼全部都是外国商人办公经商的地方,好大一片区域,风格跟其它的完全不一样。我之所以从来没见过那个地方,是因为某一年的大火把那里烧个精光,而且大概因为某些历史原因,政府把那里铲平了。辉煌的十三行原址,就是现在的文化公园。在文化公园之前,文化公园的那个地块是土特产博览会。要在原址上恢复十三行当年的荣光是不可能的了。现在那片区域,早就成为了服装批发市场,而且占地面积越来越大。跟从前一样,现在那里依然车水马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跟从前相比起来,现在的贸易品种比较单一,而且货品的价值也低了许多。十三行,当年梦一般的神奇地方,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年的模样。广州啊广州,千年商都,但实际上作为一个广州人我却资金想象不到当年这里到底是何等盛况。

我对这座城的认识还远远不够。

2019-11
17

博物馆游感

By xrspook @ 19:49:38 归类于:烂日记

近一个多月来,我跟我妈去了很多博物馆。有广州的,也有佛山的。我们仿佛把之前都没去过的博物馆一次性都有那个遍。我们去了越秀山上镇海楼的广州市博物馆,去了花城广场的广东省博物馆,去了恩宁路的粤剧艺术博物馆,去了华农里刚开的华南农业博物馆。今天,我们去了陈家祠。在佛山,我们去了祖庙以及里面的佛山博物馆。我们去了梁园,那里是佛山禅城区的一个博物馆。我们也去了普君北路地铁站出来的黄氏公祠,那里是广东省粤剧博物馆。我们几乎把路过的博物馆都看了一遍,无论是收费的还是免费的。从完全不去博物馆,变成了每个周末都变成了博物馆一日游,这个变化真的很大。在游这些博物馆的时候我发现,游园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外地人,又或者他们不是外地人,他们来广州已经生活工作多年,但因为他们的普通话太标准,所以我实在不知道他们是哪里人。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是,他们没有说我们这里的方言。为什么在游览博物馆的时候很少听到本地的方言呢?难道本地人就不去博物馆吗?

我妈说她从来没有去过陈家祠,我跟她不一样,之前我去过陈家祠,但我记得当时去那里的时候里面空荡荡,几乎没有人,也没有什么展品。现在的陈家祠里摆满了各种民间艺术品。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收你10块钱的门票。因为里面摆放的东西都很精致名贵,所以每个展厅他们都需要一个或者以上的工作人员紧盯着游人。陈家祠提供了一个非常神奇的免费服务,只要完成预约,你也有耐心等待,他们能给你提供免费的讲解。陈家祠里除了编制内的工作人员以外,还有不少志愿者维持秩序。在很多广州游的线路里面,陈家祠都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景点,所以我感觉今天在陈家祠里遇到的游人比我之前在任何一个广州市内博物馆里遇到的都要多,而且显然,他们是旅游团性质的。

相对而言,我觉得在广东省博物馆里面遇到的小观众特别多,尤其是在自然科学展厅。有一些小观众甚至才刚刚学会走路。家长们不得不推着婴儿车。我不明白,为什么年龄这么小的观众工作人员也允许他们入场,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他们就会放声大哭了。这不是我的杞人忧天,而是我真的在展厅里见过好几回这种事。当然,也不乏有一些小孩在展厅里追逐打闹。华农的华南农业博物馆展品和参观者是分隔开的,但是这只是在正常情况下,只要熊孩子一撒野,而他们的父母又任由其乱来,甚至搭一把手的话,展品的命运就堪忧了。回想对比一下就会发现,广东省博物馆自然展厅里面的东西绝大多数都被放在玻璃墙里面,但是华农的玻璃墙只起到了半人高,所以就会出现一些家长抱着熊孩子伸手进去的场景。想想都觉得这非常的触目惊心,无论华农有多雄厚的资源储备,都肯定比不上熊孩子的破坏速度。孩子在搞破坏,家长不去制止,他们甚至帮助孩子搞破坏,这种事情真的很恐怖。为了杜绝类似的事件发生,陈家祠里的工作人员把所有参观者都盯得死死的。你只是把食物拿出来,还没开始吃,他们就会马上上前制止你,告诉你这里不准进食。

不是所有参观者都是规矩的,起码在中国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这样。所以呢,博物馆只能做好保护自己的各种措施了。

2019-10
27

集永庆印章

By xrspook @ 22:01:4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跟我妈又去了佛山,这次我们同样是从普君北路地铁站出来。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具体的打算要去哪里,不过首先要先去一下洗手间,洗手间就在兆祥公园,那里有一个兆祥黄公祠。公祠门口有一个莲花池,四周围了一圈粤剧的宣传栏。看了半圈以后,我突然发现兆祥黄公祠旁边挂着一块广东粤剧博物馆的牌子。走近一看,发现那里写着“周一闭馆,免费参观”,于是我们就进去了。从马路对面看,这个公祠好像不大,但是里面的内容却是非常充实。

昨天,我们先去了一德路的石室圣心大教堂,然后就开始穿街过巷走到了上下九,然后继续走到了恩宁路。因为我知道,十一之前恩宁路的永庆坊二期,已经开放了,那里有一个展览,是到这个月尾结束的。所以我们就去了那里转了一圈。让我觉得很好玩的是,在那个展览的出入口放着一些卡片,你可以拿着它们到展馆里面的某些特殊位置打卡。在某根柱子的旁边,会放着一个小印章,你可以把印章盖在卡片的相应位置。根据虚拟的打卡比起来,我觉得这种实体打卡更让我觉得过瘾。我看到的第一个印章是一条鱼,我不确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因为那里展示的是金声戏院,所以我怀疑那是不是金声戏院的吉祥物之类。后来我妈看到卡片上有个位置写着永庆鱼,显然印章上的那条鱼是永庆鱼,而金声戏院的印章是一张仿古的电影票。其余的印章还有铜壶、满洲窗,以及永庆两个字。那几个印章我觉得我盖得最好的是铜壶,盖得最糟糕的是满洲窗。一开始我只拿了一张卡片,但没走几步我又回去拿了一张,但是盖第一个印章的时候我就已经把永庆鱼盖在了金声戏院那里,所以我又到门口拿了两张。印章集宝这种东西,我觉得任何年龄的人士都喜欢,因为我发现盖印章的除了年轻人以外,中老年人也很喜欢。

看完永庆坊二期那个小小的展览以后,我们继续向前走,我知道前面就是粤剧博物馆。习大大来参观过以后,我才知道原来广州有个这么的地方。之前我跟我妈来过,那一天挺冷,下着雨,而且我们发现貌似粤剧博物馆是要收门票的,所以我们离开了。昨天发现原来粤剧博物馆已经可以免费参观了,刷身份证就能进去,但问题是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已经是16:22,博物馆16:30就会禁止入场,17:00就会停止一切参观,但我们还是进去了。这个粤剧博物馆完全是仿古制造出来的。有块石头写着2015年,所以这大概是2015年开始建设的吧。博物馆的主体参观收藏部分位于地下室。那个场子好大,除了固定的展厅以外,还有一些临时的展厅。这个粤剧博物馆除了可以让人参观、了解粤剧的历史以外,还有一些放映厅之类的,可以在里面做一些讲座,或者举行一些表演。他们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室外戏台,但问题是,室外戏台一河之隔的对面几乎没有地方给观众坐下来慢慢欣赏。这样的设计,我觉得挺反人类。难道说那个那么漂亮的室外戏台就只是在某些特殊场合供高级人士在对面的房间里观看?佛山祖庙里也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粤剧戏台,在那个戏台下面,有一片好大的空地,表演的时候,就会在那里放满凳子,大家可以免费看戏。我觉得,粤剧这种东西更应该是走进百姓的心坎里,而不是把那纯粹当做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放在保温箱里,只供极少数人见识。只有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和我妈走马观花看完就赶紧离开了。因为我们还得赶着回家吃晚饭,而在下午5:00多的时候搭车回家,肯定会很塞。

两天之内看了两个粤剧博物馆,这里已经谈过广州恩宁路永庆坊的那个,而佛山的那个又怎样呢?下回分解。

Page 1 of 2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