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
1

魔幻的11月30日

By xrspook @ 10:10:30 归类于: 烂日记

2022年11月30日,这是一个魔幻诡异到极点的日子。跟往常一样,月末我都是忙得要死,最不想遇到的事情全部都遇到了。比如11月29日傍晚靠泊了一条省储的船,30日早上扦样,30日下午检验结果出来可以卸货。这就意味着这条船肯定得做到晚上11点,11点肯定没有卸完,于是月末的数据我至少得等到晚上11点才能全部得到,前提是其它都在这条船结束前结束了。正常情况下再往后,凌晨1点之前能睡觉已经算是个奇迹。之前我已经预测到了这种焦虑,但当你真遇上的时候,还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这仅仅是诡异事件的开始,到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和同事突然跟我说江泽民去世了。这个消息挺震惊,但是考虑到曾经的领导人现在已经96岁,所以差不多也就这样了。还记得邓小平去世的那一回,那天早上我像平常那样早起看电视,却看到每个电视台都在播着各种形式的讣告。我还记得那个早上是某次期末考之后,是个阴雨天。这一次江泽民去世,我们刚好遇上寒潮,24小时之内气温骤降,温度湿度都下降剧烈。前一天才冲破30℃,湿度达到90%,而现在湿度直接打了个5折,温度到半夜的时候估计不仅仅是5折那么简单。

最让人觉得意外的是广州多区突然宣布要严格执行二十条,所有临时管控区全部解封。前一次当我看海珠发布的时候,还说要严格执行二十条的精神,下一次当我再看的时候,就发现海珠区那一片已经封了一个多月的区域终于全部解封了。除了高风险区域,整个海珠区都是低风险区域,但起码意味着人和物可以流动,生产也恢复正常了,但这是因为疫情真的好转了吗?我觉得从数字上说不是这样的。每天广州出现的那些社会面感染者数字一直在高位波动。起码我个人觉得那是一个高位,厉害的时候接近三位数,一般般的时候也有50人以上。海珠区那些重点区域,每天的新冠阳性接近7000人,怎么保证这些区域旁边的区域解封了以后不会出现失控扩散呢?当初没有把海珠区这片区域静默下来,没有用一些很强硬的手段封闭,扩散很严重,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可以这么说,花了一个多月,效果依旧不是太显著,虽然的确是有效果的。所以现在的放开我感觉就像是给这么长时间这么努力的那些人打了一个大大的耳光。他们拼死拼活,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没日没夜工作,最后换来的居然是突然躺平。管到没法管的时候就直接不管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多年以后,当我们回看个这段经历的时候,不知道我们会有什么感受。快下班的时候我妈跟我说,理论上他们今天下午3点到5点要做核酸,但实际上没有做,后来通知不用做了。连续一个多月。天天都要做核酸,突然解封了,没有临时管控区域,低风险区域的人也不用做核酸。大概还有愿检尽检,但是那些大规模的应检尽检没有了。

这真的是一场梦吗?这是愚人节的某个恶作剧吗?最终是大家有病就去看医生,没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真的这样吗?因为据说连时空交集者也不会被判定为密接了。那么也就是说不会有很多黄码了,即便是密接你也可能不用被拉去集中隔离了。在这种貌似躺平的大环境之下,我们用什么去保护我们的老弱群体呢?

难道现在我们就要做好双十二的血拼计划——人手一台制氧机吗?

2022-11
26

混沌的11月

By xrspook @ 14:08:32 归类于: 烂日记

几乎没感觉到秋普的到来,秋普就已经结束了。这让我想起了朱自清经典的那句,轻轻地来了,又轻轻地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平时的秋普人马早上早早就会到来,但这一次因为疫情原因来我们检查的那组人折腾了一番,本来从常平就应该到的麻涌,但实际上他们到了常平以后,又折返回了汕头,然后再到麻涌。之所以有这么奇葩的决定,是因为可能理论上计划是有汕头的,但因为疫情的原因,汕头一开始说不让去,然后又说可以去了,于是就出现了这么奇葩的路线。去年我也试过从汕头回麻涌。早上大概10点多离开,中午在惠州吃了个饭,回到麻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所以我完全理解这有多么的悲壮。

跟往常一样,秋普被挑出来的毛病跟我不沾边。于是就有了开场白,我没有什么感觉,他们来了,然后又走了。

10月底的我觉得可能10月底或者11月初我就得回广州看病,然后做手术。但人算不如天算,从10月16日回到东莞麻涌以后,我就再也没回过广州。10月16日之后的那一周,我没有回广州,也不知道是运气还是天意,因为那个周六我选择去麻涌医院照了一下B超。也正是从那个周末起,广州的新冠疫情拉开了绵绵不绝的序幕。现在的海珠区总算是有点起色,但是这个起色也仅仅是前段时间最严重的那个区域,最让人头痛的那片区域算是有所控制,但其它区域的火又烧了起来。一开始我们在疫情发布会上听到的那个词是“渗漏”,后来从各种渠道我们就听到了那个词变成了“外溢”或者“冲卡”。进而我们就看到了要用法律手段对付那些不守规矩的人。

在这一个多月没回家的过程中,我经历了双11。经历了一个我不知道要买些什么的双11。最后时刻,准确来说是开卖了以后我才决定自己要买那些东西。之所以要买那些东西,是因为辛辛苦苦十来天赚到的红包不能浪费,还有就是看到满减消费券想薅一下羊毛,但到底是我薅了商家的羊毛,还是商家把我砍了一刀,还真说不准。

10月底的时候我跟同事说,我不确定什么时候去看医生,如果我要做手术的话会不会碰上秋普,所以我把可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现在秋普已经过去,11月底更是已经远离我们,马上就到11月底了。广州的疫情还在水深火热之中,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个火越烧越诡异了。又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个鬼火不仅仅在广州出现,在中国其它地方也突然狂暴了起来,比如重庆,也比如北京。11月底能回家这种事我彻底不敢想了,之前最害怕家里被封,但现在我家所处的小区已经第而次被封,虽然相比于第一次来说,这一次算是自由了那么一点点。第一次被封的时候,我感觉挺害怕,也挺彷徨。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的,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家里还有多少肉菜。虽然我知道我妈在被封前刚刚才买了鸡蛋。如果家里只有我爸一个,肯定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妈是一个未雨绸缪的人,所以无论怎么样家里肯定各种东西都会有,而且我妈还习惯了换着花式吃。所以虽然海珠区在别人眼中已经疯狂了一个多月,但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我妈过得挺滋润。每天趁着去做核酸的机会顺便出门转一圈。买点肉类蔬菜、买点小吃,买点包子。反正即便是早餐,也要换着花样,可能是馒头,可能是肉包,可能是面包,在完全没得选的时候是面条。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当赤岗路的那些酒楼无法堂食,只能外卖的时候,我妈用超低的价格买到相当划算的点心,简直是让人羡慕嫉妒。第一天说静默的时候,卖饺子的店铺大排牌长龙,但是到了第二天,饺子在店铺里堆积如山,但买饺子的客人就只有几个,那个时候我妈赶紧见缝插针买饺子。

家里的网费我已经续上,电费水费电视费等等都是从存折上自动扣款的。只要吃的东西不断,最难忍的不过是天天都窝在家里不能出门而已。但这些东西久了,人总能习惯的过来,就像即便我不想自己骑车去做核酸,但周末我不得不这么干。

现在我觉得2022年结束之前能回家就已经算是个奇迹。

2022-11
23

远远没结束

By xrspook @ 8:34:47 归类于: 烂日记

广州的疫情好像根本就没有个尽头,海珠区这边还远远不能说解决问题了,白云区那边的火又烧了起来。对我来说,想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根本是不切实际的痴心妄想。现在我已经觉得,估计2023年之前这个广州的疫情都不会结束。现在让我去想象怎么才算是结束,我已经不敢猜想了。大概半年以前,上海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时候,当慌到一定程度之后我不再去猜想了,然后不知不觉地上海疫情就过去了。既然上海都能挺过来,为什么广州不可以。现在要我预测这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显然即便是专家,也肯定给不出确切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城中村那个聚集了城市里绝大多数廉价劳动力的高度密集居住环境是广州这起新冠疫情的强烈催化剂。当然,如果根本没有病毒,催化剂这种东西是完全无效的。但显然病毒是一定会有的,而且居住在那里的人肯定不可能个个都那么守规矩。在那么狭小的空间,在那么高密度的人口居住地,在环境卫生通风条件那么糟糕的地方。奥密克戎不爆发才怪。这个东西如果发生在大山里,想爆发也不行,因为可能好几天都不会有一个人路过,病毒连传播都无法做到。如果这是一个很强力的病毒的话,大山里如果有人感染了,他又不能很快地到达具备一定医疗条件的场所,他必死无疑。在大城市里,医疗条件肯定会好一些,但是中招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必须以科学计数法统计的人口。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无论我们要不要把那记在心上。

我不知道多年以后这个会不会成为我们这代人曾经的噩梦。如果真的有幸能做到这样的话,我们顶多丢失了几年而已。怕就怕这个噩梦根本就不会醒过来。就像我们在不知不觉之中进入了平行世界。还是说,这是地球的报复,他已经受够了人类这些恶心物种繁殖、生存发展顺带摧残折磨这个世界的生物,哪怕不让我们全军覆没,也让我们不得好死。

疫苗打了不少,口罩一直在戴。如果说某一天我们真的能把新冠当作某个小感冒,估计必须得有某些价格足够低的特效药。但我估计,在再减少部分人口之前,这种特效药是不会面世的。

现在,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每天必须做的除了吃饭睡觉还有就是问一下自己今天有没有做好酸。有些人很久都没回家了,有些人很久都没上班了,有些人天天都得操心吃饭问题,而有些人在抱怨着自己的自由生活被无情的剥夺。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避免的,我们也没办法为我们所在的这个国家做某些重大的决定,所以与其在那里焦虑、在那里抱怨,还不如直接找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做一下。

的确,新冠疫情让我们失去了很多,但我们也可以把握这些与世隔绝的机会,做一些我们一直想做,却一直没去做的事情,比如说学习一门新技能。

2022-11
7

继续恶化

By xrspook @ 15:03:59 归类于: 烂日记

上上个星期六,我家所在的小区开始被临时管控,上周五我家所处的楼栋解封,但这不是完全的解封,最早被封闭的那些区域还没被解封。所以这就意味着虽然是风险区,但实际上我家所在的那个小区再也没有在出现阳性病例。如果要把临时管控区域都按等级划分的话,我家那个属于中风险区。因为7天之内再无新冠阳性,所以就降级为低风险区。现在整个海珠区都属于低风险区。周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颠覆了我们的认知,因为阳性确诊病例超过了千人。所以这波疫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一开始我觉得应该11月中旬就能控制住,大概我就差不多可以回家了,现在这个情况看来估计得向上海的遭遇看齐。所以12月甚至是明年1月能不能解封都得打一个问号。不解封就意味着不能到处去,但最起码的吃饭还是得继续,还是得解决。周六开始海珠区静默三天,不知道为什么,美团买菜的东西就送不进去。我妈在美团买菜平台上买的东西,到周六晚上才被告知,因为无法送达,只能退款。这明明是正常的物资,为什么就不能送进来呢?如果按照这个思路。那么可以买到菜的平台,大概就只剩下那些有实体门店的地方了。因为无论是淘菜菜还是美团买菜,最后的提货点都是散落在各处的。可能是各个快递站,也可能是各个小商铺。理论上这些小商铺是不能营业的,但能否剩下几个仍然可以营业的点让这些买菜平台有个提货的地方呢?

周日上午的广州新冠疫情发布会提到了一个挺可怕的事实——有些管控区域的人擅自移动了隔离水马跑到外面去又或者是和外面的人传递物资。如果是正常的物资传递,有官方的方式,不需要这种私自传递。至于偷偷的跑到外面去,这种行为跟越狱没什么区别,但这种越狱又会给社会带来很大的因安全隐患。一个人越狱了会连累到一大波的人中招,然后那一大波的人继续扩散开来,后果不堪设想。那些人是怎么想到自己要越狱的呢?对于这种无知的行为到底是真的无知还是故意要触碰法律的底线呢?我无法知道这些人到底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会被抓到,抓到以后就得承担相应的惩罚。为了避免还有人这么干,所以防控的手段必定会加强,可能是多层水马,如果再不行,或许还会在外面加一层电网之类的东西。如果那些人是出于无知做这种事,估计防控区域内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大喇叭循环播放不要这么干,这么干会有什么后果。广州已经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了,如果还有这些搞屎棍继续再搞一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让我有点惊讶的是,可能这种越狱行为在什么地方都有,但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在官方的新闻发布会上会把这个公布出来。如果再狠一些的话,估计他们甚至会把相关的图片或者视频放出来。如果真那么绝的话,估计那个人即便能逃得出法律的惩罚,网友也一定会把他人肉出来,接下来他将不得不面对比法律惩罚更严酷的全社会灵魂拷问。

广州向来是个很英雄的城市,那海珠就是我家,扛过这一波以后,我真要走一走那个人间地狱。

2022-11
3

分隔两地

By xrspook @ 8:20:45 归类于: 烂日记

2022年的时间简直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如果不是看了几本书,如果不是迷上了野小兽,我感觉这一年我真回忆不出些什么。今年比过去两年隔离的时间多,做核酸的次数也更频繁。以至于一天到晚你不得不徘徊于各个官方的公众号,看疫情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自己要接受什么样的管控。可以肯定的是,跨地市出行这种事情两边都很痛恨。除非我待在一个地方不动,否则的话,结果就是腹背受敌。我明白他们的难处,但是我的日子也过得很无奈。如果新冠疫情这个东西一直都这样的话,大湾区怎么起飞?再牛逼的地铁,再牛逼的轻轨,再牛逼的高铁,再牛逼的高速公路都顶不过跨地级市的疫情防控政策。外地来的人全部都是敌人,最好全部都集中隔离,关上7天甚至14天再放出来。其间要不停地做核酸,最好不用咽拭子,直接用鼻拭子,把他们捅死。我运气好,到现在为止还没做过鼻拭子。甚至连抗原测试自己捅自己这种事情都没做过。我躲避的地方就只有东莞,只有在我工作的地方,于是家变得异常遥远。每天能接近那里唯一的方式就是来个微信语音。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微信语音的时候是完全可以关闭手机屏幕的,这样的话手机的耗电就会大大下降,也不发热了。语音聊天依然开着屏幕,也没什么好看的,但是屏幕在亮就会耗电。我不习惯打语音的时候把那当做是电话放在耳边,习惯直接用扬声器外放,这样的话,我两只手就能空闲出来,一边听我妈在唠叨生活,一边做我自己的事。她说她的我做我的,有时我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其实也不需要知道她在说什么,她只是需要找个人说话而已。所以打电话回去的时候,我没想过要有什么话题。只要说起来,只要有时间,她总能说个不停。我感觉这就是不见面的威力,见面的时候反而没什么好说。如果周末回家在家里。我妈会一直在那里看电视,一直用爱奇艺看电视。有时我也会跟她一起看,但没什么话说。如果不是在家里的话,估计会去某些地方走一走,但只是走。我妈对我话最多的时候是我刚回去的那个晚上,在吃饭的时候她会说个不停,但那个晚上过后她基本上就没什么话了。现在我们分隔两地,她倒居然可以做到天天都很多话。

分隔两地,我觉得最大的烦恼在于有很多东西需要手机解决,可能是微信的,也可能是其它APP的。我妈没办法表达清楚她所遇到的是什么问题,尤其是急的时候她总会用各种代词指代那个问题,而不是把她遇到的东西清楚地描述出来,所以我这边有无数个问号。当我终于搞清楚她遇到的是什么问题,而且也有很明确解决方案的时候,有时她就像自己掉进了坑里,无论如何都爬不出来,其实她离那个解决方案就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她却落在了自己设定的圈套里,不停的在那里执迷不悟。这种时候我是最生气也最无可奈何。如果手机就在身边,两下操作不到5秒问题就解决了,但现在说也说不清,录个视频也看不明白,直接语音视频过来,我又看不清她的手机,真的很麻烦。

远程协助老人手机这个功能,在老龄化的中国,在智能手机普及得这么严重的现在。是非常有必要的。这边的年轻人们那边的老人都在那里干着急,一点办法没有。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