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3

我们永远期待的人

By xrspook @ 14:46:24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小的时候,我非常盼望四姑婆从香港回来。我小的时候并不知道四姑婆在香港是做什么工作的。后来我大概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她主要在别人家里当佣人。老了以后,她在街边摆个小摊。即便只是做这些比较低收入的工作,但是她在香港打拼,却能帮补广州这个家。她人在那边,但心一直都在广州这边。每次回来,她总会带很多东西,我们的邻居朋友会羡慕不已。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她带回来的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新奇有用的。那段日子,如果没有她源源不断地带货。我们这边的日子估计会更加艰难。当她渐渐老去以后,我们发现她那边的生活只要没有了收入,一切都变得很艰难。跟这边的老人退休以后睡醒一觉就有钱不一样,她那边如果年轻的时候赚不够钱,老年的时候将悲哀。我没问过长辈为什么四姑婆当初要选择去香港。跟这里很多人是偷渡过去的不一样,当年四姑婆是正规途径申请去香港的。大概因为那段时间香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非常需要廉价劳工。据说年轻的时候四姑婆是个非常会做生意的人,家里的人做好食品,要拿去外面卖掉。每个人都拿一些出去卖,四姑婆总是最快卖完的那个。因为她是我外公的姐姐,所以她是我的姑婆。姑婆这个名字,在广州这边有另外一个意思,指那些终生未嫁的人。四姑婆她嫁人了,但是她却没有生育儿女。她有子女是因为她嫁给的那个人之前就已经有过老婆。后妈这种角色永远会默认打上歧视烙印。四姑婆是摆小摊卖货的,丈公是理发的,他们两个的收入都不高,但丈公的子女依然会紧盯着他们仅有的财产,光是乡下的那栋老屋就已经吵过无数遍。四姑婆跟丈公不一样。四姑婆的老家广州这边无房无物。在她还能走动,还能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她就已经把她多年积蓄下来的各种首饰之类分给了后辈们…… 财产该如何分配那是长辈的决定,后辈嚷嚷争吵太过分。

小时后我从来都盼望四姑婆回广州,因为那肯定有好吃的好玩的漂亮的衣服之类的东西。这是我的感受,但是对我的外公外婆来说,可能不这样。因为这意味着狭窄的家里又得多住两个人,而且吃饭之类的东西又要张罗得更多一些更丰富一些。其他亲戚知道四姑婆回来了,也会过来串门,所以家里总是人人人人。平时在家里,基本上说不出谁是一家之主,外公和外婆貌似谁也没想凌驾在谁头上,他们在不同事情的掌控上轮流坐庄。但是姑婆回来以后,她就是一家之主,她掌管一切。感觉就像她是个毋庸置疑的女王。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有点怕她。在四姑婆面前,我永远都规规矩矩。她一辈子都在默默奉献、不求回报。不知道她最大的人生动力到底是什么。如果她曾有过机会,她一定能闯出一番事业,但她却为了家人,甘愿平凡。在我的印象之中,她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是选择性的记忆让人变神了,还是说其实从前的他们的确就是我们生命中的神。

2020-02
15

不知道怕

By xrspook @ 13:52:20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怕,因为除了每天上学的时候都要提交一份家长签名了的体温报告以外,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没有多洗手,没有戴口罩,没有停课。回家的时候,公交车稍微松动了一些,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唯一的区别大概是那个时候即便是冬天,大家仍然把窗打得很大。大概我们唯一跟平时不一样的就公交车上的窗开大了。学校的每个课室每天的某段时间都会煮白醋,而且都会要求我们喝凉茶,仅此而已。凉茶有什么用我不知道,反正他们就是强制要你带碗回去,然后到一定的时间就会提一大桶回来,接着老师开始分餐。我对那个凉茶没有什么印象,反正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也不苦。到底是在课室里煮白醋,以及喝凉茶有没有起到了作用,我不知道,反正我身边的人都没听说过谁或者谁的家人中招。电视上说这个东西很恐怖。香港那边甚至到了人心惶惶的地步,但是我觉得好像我们没经历过些什么就过去了。不害怕其中一个原因或者是当时的信息没现在发达。智能设备的应用让各种信息简直以光速传播。当时我们只是觉得我没去那些很危险的地方,没接触那些人,我们就不会有事。在我印象之中,非典的时候,医务人员很多都中招了。也正是因为专业的医护人员也中招了。打仗的战士倒下,连救人的人都感到害怕,根本没法跟病毒去较量,非典的恐怖之处其中之一或许是就在这里。跟现在的新冠比起来,非典当年的传播力很一般。虽然当年的非典来势汹汹,很容易就会把人命夺走,但是当年大家该干嘛还是继续干嘛,对一般人来说没啥事。当年作为一个高中生的我,想都没想过学校会因此而停课。学校停课只有在刮台风的时候。因为刮台风而停课,我小学初中和高中各试过一次。

当年我只知道广州是非典的重灾区,香港也很惨烈,但是我中国其它地方情况如何,我根本没有一点印象。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北京有个小汤山医院,也不知道全国各地有很多医生都去过那里支援。非典来了,我知道,非典正在进行的时候,我也知道,但是非典是什么时候结束的,貌似我却没有什么印象。为什么会这样?大概当时我的心思完全只在学习上面吧。即便要操心,我也实在做不了些什么。不知道当年有没有红外测温种东西,反正每个学生的体温都是在家里自己用水银体温计测好填上然后让家长签名的。到底有没有错,只有问心了。不过,我还清楚记得,如果发热,是不让上学的,因为非典的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会高热。据说是越年轻的人症状越强烈。之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免疫细胞引起了炎症风暴吧。当年的非典,要不就没事,有事就是大事,不像现在的新冠这么鸡贼。

因为新冠,各地都要各种等级。因为下雨降温外加潮湿,我只好拼好两年多都没用过的烘干机,窝在宿舍里。

2020-02
13

首次成功预约到口罩

By xrspook @ 10:37:41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我一次在网上成功预约到了5个一般医用口罩!是在金康的小程序上抢到的,之前他们用的是问卷星的系统,今天开始用了新的小程序,我大概沾到了新手的运气。

穗康小程序上线以后我只有两三天没去那里预约,头两天不成功,后面几天直接忘记了。但2月6日,开始需要付费以后我天天预约,从来没中过,这也包括其中有一个晚上预约的口罩只有N95,我主动放弃。我觉得即便我不放弃,依然是约不到口罩的。最让我觉得郁闷的是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考虑的,先到先得这合理吗?如果先到先得合理的话那些抢马拉松名额的也就不用使用抽签这个规则了。不只是先导先得,我记得2月6日晚上那一轮,填写所有信息以后服务器永远显示提交失败,每5秒可以重新提交一次,那天晚上,我从晚上8点整开始足足反复点了超过260次,最后终于跳出那个死循环了,但是却告诉你预约额度已满,预约失败。人多服务器瘫痪我可以理解,但这样的重复提交合理吗?那天我在广州日报公众号关于穗康口罩预约的那里留言说先到先得我认了,为什么必须让大家5秒一个死循环死磕呢?!提交过后你给我号,告诉我正在排队,过后告诉我预约成功没不行么?!那么大家顶多在那里堵塞提交几次,接下来就可以该干嘛干嘛去了,中不中是天意。第二天晚上,果然就采取了我前一天建议的那个拿号排队策略,终于不用一直死磕到告诉你预约失败。

拼手速这个东西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要拼手速?拼手速会让服务器瘫痪且不公平好吗!因为高端人士会用高端非常规方法抢,广大普通人唯有陪跑的份儿,就像抢火车票一样。为什么就不能使用一个时间段内报名然后制定一个游戏规则抽签的方式呢?抽签的时候等待抽签的人数是定的,有多少口罩能抽多少签的数也是定的,行不行看运气。正是因为这样可行,所以全世界那些非常热门、报名人数远高于核定人数的马拉松比赛报名都采用抽签的方式。穗康不采用抽签的方式,为什么呢?因为我国的春运火车票也是采用拼手速的方式?因为我们的双十一等各种网购节都采用拼手速的方式?抽签一定是公平的,拼手速公平吗?在这种非常时期,公平要比快速完成任务重要得多,但或许有些人就是要制造不公平吧。

昨天晚上金康新的小程序上线,第一步就要获得定位权限,我的心凉了半截,大参林的预约第一步就是定位,验证定位之后直接告诉我没有预约资格(因为我人在东莞,虽然手机信号有时收到的是广州的),虽然我只想为广州的家人抢。我家附近有3家金康,采芝林和健民我家附近没有,大参林不让预约,如果金康也没有就意味着完全没戏了。即便单位能满足我个人的口罩需求,但我家的库存会一直减少,虽然家里只有我爸跟我妈。控制好支出,收入的方式可以少一点,但必须要有收入才能保证存活。因为定位的问题,我还特意找了网友问有没有可以改手机定位的方法,他觉得那个小程序无法修改定位地址是开发的bug。又过了大概2个小时,我终于可以手动修改定位地址,所以今天才成功预约到了口罩。我不知道金康会不会有一天也变得像大参林那般无情,现在只能见招拆招了。

不愁吃,不愁穿,愁没有口罩,这个到底是什么时代!

2020-02
12

为什么居然卖N95

By xrspook @ 9:52:47 归类于: 烂日记

一直都在说N95口罩在非常时期要留给专业的医护人员,但今天晚上,穗康上抢的口罩居然是N95。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到点的时候,我没怎么费劲居然就进去了,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看清楚那是N95,但是在选择口罩数量的时候只能要5个,不能再多,价格是8.6元一个。当时我就懵逼了,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要这么贵?你这样搞不是哄抬物价吗?接着我才看到,原来那不是之前一直默认销售的普通医用口罩,而是N95口罩,在购买说明里,穗康写得很清楚,如果是医用口罩,一次最多买10个,但如果是N95口罩,一次顶多买5个。看到是N95以后,我果断不买了。首先让我不满意的是那个价格,我不知道正常情况下N95口罩需要多少钱,但我知道,3M带呼吸阀的KN90口罩在正常情况下,不会超过3块钱一个。如果那种口罩真的很贵,单位就不会把现场人员配备的劳保用品全部换成那种V9002的3M口罩了,因为之前我们一直都在用可以更换滤棉的3M口罩,那种滤棉等同于是KN95的效果。我没有带过真正的N95口罩,但是体验过一次性的KN90口罩以后,我觉得呼吸实在太痛苦了。为了保证密封效果,所以那种口罩的袋子都非常勒耳朵,我这种脸不算太大的人尚且觉得很折磨,那些脸大的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以前那种可替换滤棉的头戴口罩就不会有这种痛苦。呼吸阻力是差不多的,但是佩戴舒适度差很远。可替换滤棉的口罩,滤棉很便宜,但是你要先买整套口罩装置,装置比较贵。那种口罩是大灰尘工种的劳保用品,但是如果用在隔绝细菌病毒这个问题上,滤棉可以更换,但戴口罩的外壳无法消毒,是个问题。正是因为我知道KN90口罩呼吸阻力大,对心肺本来就不怎么好的人很折磨,而显然我妈就是这种人,我怎么还会给她买N95呢?因为以上两点,所以我果断放弃了昨天在穗康上的口罩预约购买。

我不知道,放口罩那些人是怎么想的。据说是因为某批N95口罩不合要求,所以医院不要,只好流入市场。在这种关键时刻,既然在生产N95口罩,但是那居然是医院拒收的产品,那么为什么要浪费人力物力生产那些呢?东西生产出来,如果那是符合医院要求的,可以用来救死扶伤。如果那只是普通的医用口罩,所有人都可以用上,但现在是按照高标准生产的N95口罩,但实际上仍然达不到医院的要求,不得不让一般的市民买单。这到底是什么思路呢?如果这是在其它渠道购买的,估计大家不会有什么意见,而且别说8.6元一个N95口罩,即便是5倍价钱以上也会有人要。但是,这可是广州市防控办主办的一个小程序,整个链条都是官方上的人,居然也有这种操作,实在让我有点震惊。

我不知道淘宝上几块钱也包邮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所以当那些口罩只寄送广州市内也要收8块钱运费的时候,我觉得挺不合理。市内的邮费要8块钱那么贵吗?那些不包邮的网店,通常运费也就6到8块钱而已,但那些东西往往意味着跨了大半个中国了。

一般的医用口罩正常时候卖一块钱一个,而且这还是药店的价格,是实体店的价格,是零售一个的价格,如果去做批发,又或者在淘宝上购买,价格可以是1/2甚至1/3。但现在一次只能买10个口罩,每个1元,运费要8元,平均下来,口罩变成了每个1.8元,这其中的利润,进了谁的口袋?难道口罩工人的加班费用是平时的6倍吗?

虽然我觉得现在遇到的事情不合理,但是我也无法给出一个更合理的方案,因此,我应该闭嘴。

2020-01
24

被搅局的新年

By xrspook @ 20:27:35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状病毒的传播正在随着春运的大流疯狂发展,与此同时,国家的各种防务行动也在刹那间启动。对我来说就是睡醒一觉,就有新事情发生,而且虽然我身在广州,不在武汉,但是我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变化,这让我感受到了初中时,班主任给我们说的句话。班里面有一个同学不好了,不只是他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其他人不能袖手旁观,因为那是我们之中的一份子,我们全部人都有责任,让他不误入歧途做错事是我们所有人应该做的。一觉醒来,武汉封城了,所有公共交通工具全部一律停牌,正当我们给武汉打气加油的时候,国家启动了一级响应,所以仅仅过了不到半天时间,春节档的所有电影一律撤档,之所以这样,最大的原因是电影院是一个人流密集的封闭场所,一旦发生感染,那将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不只是电影,其它大型群众聚集演出也都一律取消。广州花市刚开的那天,我们一家人去逛了海珠和越秀两个花市。本打算昨天把天河花市也逛了,但是昨天我发了一天的烧,感觉不好。今天我的烧应该退掉了,但是我们一家人还是没有出去。又仅仅过了大概半天的时间,我们就收到了广州花市全部提前在除夕傍晚18点全部结束。还记得去逛海珠花市的时候,我听到广播说这个花市要持续到大年初一凌晨2点才结束。所以虽然发病最严重的地方是湖北省武汉市,但实际上我的家广州也因此受到了波及影响。今天白天我还看到长隆景区的广告,邀请所有人春节的时候去长隆玩,但傍晚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长隆景区发出了全额退票的消息。不只是人流密集的娱乐演艺场所,连广州的各大寺庙也一律登出了大年三十开始就要闭门的通知。所以说,如果半天之后又出了一条所有大型购物中心、超市、市场一律关门闭市,我不会感到惊讶。17年前非典的时候,广州是重灾区。别人听说广州这个名字都会感到害怕,但我这个生活在广州的人感觉没什么区别,最大的问题是学校每天都要我们喝凉茶,每天都会在教室里煮白醋,而当时刚好我又坐在教室的第一排,所以天天都被呛得不行。

这个中国人的农历新年,我们的各大餐饮场所还会红火起来吗?还是如我之前所预料的,可能半天之后,他们会贴出公告说之前的所有预定要全部全额退款?如果疫情能进一步不受控制,我觉得这种事绝对有可能发生,毕竟各大餐饮场所也是人流非常密集的地区,而且更要命的是,在吃饭的时候,你不可能戴口罩。

17年前的非典很牛逼,但实际上我末并没有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但是今年的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我估计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深深的记住,因为这个东西让我们的新年变成了每个人都只能守在电视机前。我们有多少年没试过只能宅在家里,只能一家人看电视?

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我不想怨谁。国家的各项措施肯定是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着想,我很庆幸自己能活在这个国家,是这个国家的公民。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