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
26

吐槽猪队友

By xrspook @ 20:29:03 归类于: 烂日记

什么时候我会发大招,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想发大招的时候我就发大招,说不准什么时候,非常有可能是我非常无聊的时候,我突然会产生某些念头,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拾。理论上昨天晚上我可以早点运动,然后早点回去休息。因为今天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首先是代储监管,我很讨厌那些人把所有事情都堆积在月末的最后一个星期才去做,如果那些事是一两天就能做完的,也就算了。但实际上,以他们磨磨蹭蹭的状态,要起码4天才做得完。一周就只有5天时间,一件事情要做4天,等于一整个星期全没了。而且他们安排这种事的时候,还完全不会考虑你,只考虑他们自己的时间,我们到底有没有空,他们根本不理会。每个月都要去做代储监管,早做迟做都要做,为啥非要别人催你的时候才做了?!相对来说最闲的时间应该是月中,月中有两个星期,每个星期出两天去做监管完全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是月中,某个星期完成不了,也可以往后推一下,但把所有事情都堆积在月末最后一个星期,显然这就很变态了。

今天下午要去总公司做统计方面的业务培训。虽然只是一个下午而已,但即便这样,即便培训的时间不长,加上路上的时间也要耗费很多。实在说不准晚上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单位。那个培训安排在周四下午,如果不是月末,如果不是代储监管还没搞定,我肯定会直接周五请年假,然后不回单位了。就我的假期和工作来说,完全可以这样,但就因为有代储监管,让我的一切都变得很紧绷。

代储监管这种事,实际上我那边的工作没有多少,很多时候都是去到别人的单位,风风火火一轮以后,我就在那里等待我们的猪队友磨蹭。到底有什么好磨蹭?我实在搞不懂,既然他们的领导这种作风,下面的人也这副德性,完全说得过去。来来回回折腾,让我明明可以很轻松完成的事情却不得不分裂开来,让我有种莫名的紧张。今天耗费在路上的时间起码有5个小时,一天下来,5个小时都用在路上,还有多少时间能用在正经事上面呢?让人更郁闷的是,上午带去监管的是一个广州的单位,下午又是去做公司,也是去广州,虽然有出差补助,但我两个广州的点只能算是一份补助,让人有点心里不平衡。

下午的业务培训,实际上我也觉得很神经的,除非他们可以同时开两个班,否则的话讲代储问题的时候,直属的人在浪费时间。直属的问题可能不太多,但代储单位一定有非常多问题,而且是各种各样稀奇古怪非常基础的问题。一个下午真的够吗?他们真的打算让那个培训从3点到5点就可以完成任务吗?如果我做主的话,大概我会安排一天的时间,代储的人上午搞,直属的人下午搞。4点过后还没搞完的话,大家混合一起搞。这样的话,会更有针对性一点。大概他们认为无论是直属还是代储单位都应该稍微要了解对方的内容吧,但实际上,大家都不会那么八卦。

我不知道我到底有什么压力,但我觉得这个月末因为各色猪队友,所以亚历山大。

2020-10
26

折腾死人了

By xrspook @ 16:27:30 归类于: 烂日记

早上5点10分起来,整理完之后打卡20分钟然后出门口。5点52到达车站,3分钟后车来了,在车上继续做任务。玩了几个追毛线几个消消乐,加起来大概5次之后该下车了。下车的时候才6点10分,路上没几个人,但天已经开始亮了。到达地铁站台的时候估计刚走了一列车,所以我等了6分钟。我觉得自己很早,但搭上等了6分钟的车后到真出站的时候其实跟平时的时间差不多。7点14分到达我等车的地方。7点半过后终于坐上了最后一趟车回单位,下车的时候是7点52.折腾了整整2个小时终于从家里到达单位,这种事情估计要持续起码3个月。之后怎样我不知道。各种故意无意的巧合累加在一起造成了现在这种尴尬局面。花两个小时回家我觉得很正常,但每个星期一早上都花2个小时上班真的太累了。这种累其中一个是我得非常早起床。如果没有双11做任务我可以5点半床,但双11让我不得不提前了20分钟,因为不这样的话我早上9点前根本做不完那些任务,让猫升到力所能及的最高级。过了今天,双11之前还有2个周一。

为什么没有班车?为什么做双11的任务起码每天花1个半小时?!

公交车304上没几个人。地铁5号线上的人不多,位置随便坐。地铁13号线的人貌似比5号线多一点,这大概因为13号线的发车间隔比较大吧。13号线上的人昏昏欲睡,我感觉自己或许睡着了,一个站好长。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早上搭13号线会觉得站与站之前特别遥远。

穷人才会为了上班上学折腾N趟车,其他人会选择自己开车,无论开的是五菱还是凯迪拉克。只有城里的穷人才会转N趟车上班上学,因为偏远的地方公共交通可能非常糟糕,从家里到某个地方可能根本设计不出任何公交方案,所以那里的人除了靠自己的轮子就是靠自己的双腿。大家只看到了山里穷人的苦,却通常意识不到城里穷人的累。曾几何时,城里人上班有班车,但随着私家车越来越多,那个东西取消了,于是穷人不得不折腾,要不随大流,为了一周一个来回方便而买车养车买车位,要不就得接受百般折腾的现实。从前学校全都没有校车这种东西,但现在小学的校车已经很普遍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家长是开私家车的,如果不是路途非常遥远,他们又怎么会让孩子去搭校车呢?!就小学生的上学来说,现在貌似的确方便了一点,但之所以方便,是因为现在小学生读书的路途也比较长了。如果只是在离家步行15分钟路程的学校上课,校车毫无必要。是家长的选择、社会某种东西的筛选让孩子不能实现真正的就近入学。

一年之后,我的上下班或许会多了城轨这个选项,若干年以后可能甚至有地铁的选项,但所有这些都不是直达。对我来说,这是一条折腾的不归路。

2020-10
18

广州的老城区

By xrspook @ 20:46:34 归类于: 烂日记

走在广州的街头,各种建筑都有,新老交替。有西关大屋,有竹筒屋,有小别墅,有六七十年代的宿舍,有八九十年代的石米宿舍,也有数不清有多少层楼的电梯新楼。广州就是在这样的地方,这些房子几乎可以说以随机的方式分布在老城区。骑楼旁边是一栋宿舍,过了几米可能就是某个高层的商品房小区。为什么居然可以这么零散呢?这种事情在广州市中心以外的地方很少出现。城中村里成片都是农民宅基地建的房子。在广州核心区域以外更多看到成片的是厂房成片的宿舍,厂房可能搬走了,或者被征用了,已经消失,所以会变成现在的高层住宅小区,而成片的老宿舍还在。那些房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被拆迁、改造掉,实在太难说了。西关那一片,理论上都是西关大屋、竹筒屋或者骑楼的地方现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遇到一片空地,是个工地,或者已经建成了某个高层住宅小区。

这种随机的风格跟佛山禅城区市中心的很不一样。在他们那里,老城就是老城,有可能老房子跟老宿舍混搭在一起,但几率很低,新城通常是一大片的,都是某个风格的,不会骑楼跟新住宅区混搭在一起,每隔十几米或者几十米就换一个风格。这是不是因为广州的改造远比他们早呢?我不知道从前的佛山有没有像广州这样有那么一大片的骑楼街区,但从前几天习大大到汕头,汕头视频介绍的那些街区,广州的骑楼又只是汕头那个地方的凤毛麟角。不知道为什么广州的旧城改造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某些钉子户的存在吗?还是说开发商收了一片地就起一片房子,至于旁边那些收不了,也建不了,没办法,只能这样。

在各种时代各种建筑之间穿插行走,会让人觉得有点穿越时空。那些破破烂烂、墙体发霉,甚至楼顶已经长满了很多植物的老房子还有人住吗?住在那里的会是些什么样的人呢?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呢?今天走在东华东路上,我看到某一个老房子的二楼有个人正站在窗前。那条路的数目很茂盛,所以即便是白天,整条马路,都是有点昏暗的。那人的家里没开灯,在我看来,她就站在黑暗之中,看不清身后到底有些什么,让我莫名觉得有鬼片的恐怖。每次走在那些老城区,每次遇到某个开了门的门口,我都会向里面张望,看到那些歪斜的木楼梯,我都会有无限的遐想。有些房子,不仅仅是歪斜的木楼梯,而且那个木楼梯还很长,深处漆黑一片,像无底洞一样。从前和现在,住在这些屋子里的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呢?他们是租下这个房子,还是根本就是这个房子的房东呢?每个老建筑,我都想知道它背后的故事。我觉得,我对房子的构造没多大爱好,是某个老建筑背后的老故事让我着迷。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富人的故事不感兴趣,但是对穷人的故事却无限好奇。

2020-10
5

出门

By xrspook @ 23:42:02 归类于: 烂日记

广州还有什么神奇的地方我跟我妈没去过呢?肯定有很多,但是一下子却说不上到底要去哪里。要避开人流,也不要太远,公交车最好能到达,如果必须地铁的话,那个地铁不能太拥挤。这太难了,但其实,这也并不太难。因为广州的人都出去了,外面的人来广州,也就那几个地方而已。只要避开那些所谓的网红打卡点,基本上就能满足上面的要求。但是离开了网红打卡点,我们就只能靠自己瞎掰。那些地方没有现成的攻略,要怎么去、有什么特色,以及吃饭要怎么解决。在人有人烟的地方找饭吃,还是随遇而安、见机行事?

我跟我妈可以坐公交车从总站坐到总站,但是如果我一直不吃东西,只是一直向前走的话,我妈就会发脾气。另外一个会让她发脾气的就是天黑了,还不回家,又或者没有一个明确的回家路径。不天黑的时候,没有一个确切的行进路径,我妈也会发脾气。从前我不觉得我的红米Note7到底有什么问题,尤其是一开始用的时候。速度挺快的,起码没有顿卡,最重要的是手机几乎不发热,电池续航牛逼的时候能达到4天或以上。在某一次跟我妈出去溜的时候,我发现了手机的重要缺陷是定位实在太糟糕了,偏移非常严重。即便在空阔的地方,也居然会告诉你定位失败。这种问题在我之前的两个小米手机上没有发生过。所以后来我习惯了虽然开着手机导航,但是我却不听那里的指示,纯粹靠人肉看地图,因为我需要人肉修正手机的定位偏移。在城市的高楼之间,偏移是肯定的,但是在郊外,再没有一栋房子的地方居然也偏移,这个我就没法接受了。佳明运动手表的GPS在遇到高楼的时候,偏移挺严重,但是在空旷的地方,顶多也就偏移几米而已,八九不离十。起码不会我明明走在这条路上,却说你已经走到另外一条上。这两条是平行路,相隔至少几十米,中间还有建筑物。

今天我跟我妈去了萝岗香雪公园,现在不是看桃花梅花的季节,所以人很少。让我们感到意外的是,那里除了桃花和梅花以外,居然还有非常多大龄荔枝树。几乎可以这么说,那里的荔枝树都是爷爷级别的。满山满路都是荔枝树,实在让人很震惊。同样让我们感到意外的是香雪公园旁边的玉岩书院。玉岩书院的那个门,在我看来就像是香雪公园的一个出口。玉岩书院依山而建,面积不小,坡度也不小。那个书院几乎被树木遮盖住,若不走近,根本不知道那里有个这样的东西,估计在从前从书院的高出可以看到香雪公园的花海,但现在,公园和书院之间隔着一条高速路。我个人觉得。这非常的煞风景,但是,高速路不建在这里,又可以建在哪里呢?没有高速路之前,那些人是怎么去玉岩书院的呢?

从香雪公园出来以后,我们没有原路返回坐地铁回家,而是选择坐公交车到鱼珠,然后坐轮渡回家,但问题是,到达鱼珠以后才发现,鱼珠到新洲的轮渡已经不开了,从今年初开始就已经没有,所以我们只能坐到长洲。理论上,新洲到黄埔军校仍然有渡轮,但说不准什么时候才有,什么时候是最后一班。所以我们选择了一定有很多船的深井码头。但是深井码头也把我们吓了一跳,因为之前的那个老码头正在维修,码头被搬迁到200米外的临时码头。走那200米的时候,我是有点忐忑的,万一没有呢?我们只能坐车回去大学城,然后转公交回家。如果这么折腾的话,大概晚上9点都回不到家。但幸好,我们找到了那个临时码头,那个临时码头也有船回新洲。

珠江上的桥越来越多,轮渡越来越少,有种莫名的惋惜。

2020-09
7

十二年不变

By xrspook @ 23:17:47 归类于: 烂日记

一整天下来我居然好像没有时间写blog,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如果这不是第一个工作日,我会在前一个工作日的晚上完成了再睡觉。但偏偏,休息日的晚上,我总是仅仅完成了当天的事。理论上如果今天我早起一点,早点到等车地点的话,我还有时间思考今天的话题,但问题是我越来越懒了,而且,现在的闷热天气,经常让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站在等车的那个地方,口罩里在流汗,口罩外也在流汗,除了擦汗以外,还得防着花脚的蚊子亲我。那里的蚊子很多,尤其是,当我在不断出汗的时候,更受蚊子的欢迎。那里的蚊子通常我都是被叮了以后才有感觉,哪怕是我觉得那个蚊子只是刚刚扎上去而已,拍的时候已经有血了。

为什么我总觉得之前在广园快速路等车的那个地方虽然绿植茂密,却没有黄埔大道这里这么多蚊子呢?在我印象之中,我从来不觉得那个地方很热,尤其是闷热。大概因为通常我都在那个桥底下等车。在黄埔大道科韵路地铁站B出口外等车的时候,我只能躲在某棵树干的阴影里。在我的印象之中,广园快速路等车的那个地方总让我觉得很冷,因为那里是个风口位,冬天里的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那里等车,除了冷,各种大车的呼啸声经常让我根本不能用语记。不知道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在广园快速路等车闷热的记忆,也没有在黄埔大道寒冷的记忆。广园快速路我在桥底等车,所以即便外面狂风暴雨都对我没有影响,而黄埔大道,暂时我还没有遇到下大雨的天,但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遇上那种事。黄埔大道等车的时候,如果真的遇到下大雨,我无处可躲,除非躲到地铁站里面,但是那样的话同事就看不到我了。

我已经工作了12年。我一直都没有买车,也没有买房。工作的那个地方离我家超过40公里,一开始还有班车搭到某个地方,我转地铁之类的回家,单位里大部分人都这么干。后来,借调的人少了,单位自己的人,那些能人开面包车的人,陆续自己买车。没人开车,逼着有车牌的全部都自己买车。现在,私家车在我们单位是非常平常的一件事。50个车位不够放,即便增加到100个也不可能够放,开始还策划着单位的公车也停在那里,领导的私车划专门的车位,但后来发现,公车放在里面,员工的私车就更加放不下。即便这样,我仍然没想过要自己买车,我甚至还没开始去学车。在买车买房这个问题上,我很反人类。我单位的人,买车可以称得上是买完一部又一部了,但我还是一部都没有。刚出来工作的人,不到三年就会买车,同时也会买房,不管身边有没有男女朋友,而我则继续四大皆空。正是因为我没有把生活的重点用在赚钱或者享受上面,所以我有更多的时间去研究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并不觉得我这样乱来没有任何意义,至于意义到底是什么,暂时我回答不出来,但我觉得一定有真相大白的时候,或者是我自己觉悟了,也有可能是某个伯乐把我点醒了。

等了超过10年,终于广州和麻涌这两个只隔着一条水路的地方,终于在一年之内有轨道交通贯穿了,于是,我终于可以告别一定得蹭同事私车的日子。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