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
31

我爸我妈

By xrspook @ 8:35:33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一直以来在我的家里,我爸就是那个被欺负的对象。倒不是因为他好欺负,所以大家都欺负他。他总有无数多的毛病,让我妈大发雷霆。如果我爸也理直气壮的话,他可以跟我妈对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没有,余下那些,或许他有正当理由,但他也懒得说了。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是那个在一边看的人,我也只能这样。如果我多一把嘴,我也会成为我妈炮轰的对象。通常情况下,我觉得我爸那样做是不对的,所以我不落井下石一番已经很好了。这辈子我跟我爸的交流都很少,他很少主动找我说话,我也没什么话要跟他说。比如说他从来不会跟我说起他从前的故事,我也没有主动去问。通常情况下,我跟我爸在一起就是沉默的一对,都不说话。当我不得不跟我爸说话的时候,通常是我要他去做某件事,而那件事他是他一定能做到,比如我的快递到了,要他去收一下。也有可能是他做得不对,我实在忍无可忍,所以就把他骂了一下。理论上应该是我爸骂我,但是在我记忆之中这种事情好像没发生过,又或者曾经有过,但是几率实在太低,程度实在太浅了,所以我没有记起。骂我爸的时候我不会像我妈那样,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通常逼得我不得不开口肯定是因为我太生气了。

正是因为有这这样的家庭,所以一直以来我学习的榜样不可能是我爸,但是如果变成我妈那样的话,我感觉也是挺恐怖的。作风可以学,但是一些先天的条件我无法复制,比如我妈的大嗓门。所以如果我跟我妈吵架,我永远会落在下风,因为她的嗓门永远都压过我,即便我已经觉得自己已经吼到喉咙痛。如果我跟我妈吵架的话,我爸会是那种缩在一旁直接变成玻璃透明的存在,他从来不过来劝架,就像他被我妈骂的时候,我也从来不去帮忙。我妈骂我爸的时候,我该干嘛干嘛,但我妈和我吵架的时候,我爸通常都会故意躲起来。吵架这种事通常吵完也就没了,但是我的妈是那种吵完以后她还得生气好一段时间的人,所以好长一段时间她都是一副你惹毛了我的模样。当你要主动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依然是那副你得罪了我的脸色。

所以如果我成为第二个我妈的话,的确挺恐怖。但我也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日积月累、耳濡目染,我早就在不知不觉之中把那些东西都学回来了。唯一不一样的可能的就只是火气没那么大,发火的频率没那么高。有什么东西是非吵架不可的呢?不把重点放在那里,大概就不需要吵架了,但是有些时候实在控制不住。我没有我爸那种绝大多数情况之下都一声不吭的忍耐能力。实在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或许冥冥之中我又遗传了一点点。所以在那些非核心问题上我还是可以稍微控制的,但如果别人说你的不是,而且还是指鹿为马的时候,为什么就得忍呢?可惜的是即便我有了我妈的性格,我还是没办法复制她那个超级大嗓门,还有无论怎么吼都不见喉咙痛的绝技。

为什么在影视作品里就没有女魔头代代相传这种表达呢?

2021-11
26

我还是那个我

By xrspook @ 8:48:1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怎么都记不起星期一的晚上我做了什么,但是接下来的几个晚上我有撸过铁,有打过篮球,也有跑过步。

撸铁撸了一个小时,感觉真的太累了,因为撸铁需要调用的上肢肌肉远远不是做俯卧撑,尤其是窄距俯卧撑那么单一。

至于篮球,我缩短了罚球以及混合投篮的时间,延长了三分球的投篮时间。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几乎推迟了半个小时才开始,但是最终我推迟了接近一个小时才离开。对上一次去投篮,我用一个比较丑陋的方式投中了80个三分,这周的投篮,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给自己下定要投多少个的目标,因为我不确定当我强行改变投篮姿势以后,我到底能投中多少,能不能投中都是个问题。我强制让自己投篮向前跳跃至少脚也要踩在罚球弧顶线上。这就意味着从三分线后起跳,我只有大概60厘米的向前空间,平时如果是以我过去习惯的方式,我要前冲起码两倍的距离。这样的神经质控制让我的三分球投篮在投中第1个之前消耗了非常多的时间和体力。我一直在琢磨到底应该以什么方式。就只差一点点,就真的只差向前冲的那段距离而已。虽然很折磨,但是最终我还是做到了,我强迫自己投了60个那种限定距离的投篮。当我投中60过以后,我真的有种解脱的感觉,于是后面那40个我又重新用回我熟悉的方式。熟悉的冲前方式有美妙的向前加速度,有美妙的弧度,,也有美妙的命中率,外加美妙的擦网声音。的确那种方式很别扭,但那对我来说很实用高效。为了命中那100个三分球,我在那里不断地投篮接近两个小时,期间没有休息,连喝水都没有。投篮之前有个插曲,我心爱的molten好像气不太足了,所以我就把上一次带过去,一直我都不觉得不好用的气筒给球打气,结果令人沮丧,因为越打气球里的气体就越少。本来那个球还可以将就打一下,但经过我的打气以后,那个球彻底废掉了。那100个球投到后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又饿又渴又累。因为那已经超过了晚上8点,我没吃饭就去投篮。温度降低了,感觉消耗少了,因为汗不再那么疯狂了,穿着紧身裤和短袖,我甚至觉得手是有点冰凉的,虽然我的人不明显的觉得冷。到底多倔强才会让我做出如此疯狂的事呢?在我一个三分球都没投中之前。有两个男生来了,他们自觉地在另外一个半场自娱自乐。他们打他们的球,他们玩他们的斗牛,我投我的三分。一开始我有一点点在意他们会不会故意观察我,但到了后来,我只把他们当作背景音乐。我知道我要干什么,我知道我要怎么干,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朝着目标一直干下去,再投10个球,继续投10个球,直到命中的三分从一无所有到最小的三位数。

三分球的第2天,我感觉浑身都不对劲,哪哪都痛,其实这不完全是三分球的错,也有之前那天撸铁留下的后遗症。接下来的那天晚上,我一边看着GA一边在跑步机上完成了8K,我不确定自己到底能跑多少,反正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看完一部GA我就结束,但实际上8K我是在 GA结束之前就提前一两分钟结束战斗的。所以即便实际上我被耽误了一个月,但是我依然可以在同一个跑步机上把8K跑进40分钟,虽然跟之前比起来,心率提高了,但是一切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我也没有感觉到太痛苦。只是一开始的时候策略错误,觉得气温低应该出汗不会太强烈,所以没戴导汗头带以至于汗不断留下来,一直让我的眼镜有滑落的趋势。

生活还在继续,运动重新上路,我还是那个我。我是时候为一个月攒下来的肥肉赎罪了。

2021-09
6

隐藏的强大

By xrspook @ 10:20:42 归类于: 烂日记

小时候玩各种体育运动的时候,总会有一个词被不断的被提起——“大力点”或者“使劲”。的确,当我们还小的时候,当我们要把那个东西搞远一点的时候,我们只能这样。我们通常会说,即便我们用尽了吃奶的力,还是做不到。当我们要爆发,我们说不准到底用的是哪里的力,反正就是尽我们所能,把可以用的力全部用上,通常即便这样效果也不太好。那时感觉,大人真好,力气真大。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感觉到我在用哪一个部分发力,甚至精确到是哪一片区域甚至是哪一块肌肉,是舒张的力还是收缩的力。以前当我做某个动作的时候,管好某一块或者某一片肌肉的控制也就可以了,但是当我经历过篮球的投篮训练以后,发现那不仅仅是一片或一块的问题,那是一个力传导过程的问题。什么时候在哪里发出,要传到什么地方,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传递过去的,传递过去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卡壳,也就是力量的损失。显然,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如果从原理又或者真的要人意念去控制,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人的身体就是这么神奇,如此复杂的动作,经过练习以后,人居然可以条件反射直接做出来,不需要思考。也只有那样到达那个程度,用力才会从拼命硬来变得自然柔顺。那个时候你甚至觉得自己好像没发力,但出来的效果却很好。

阴柔之中隐含着力,这不是一种玄学的说法,实际上这个东西隐藏在各种运动中,比如跑步。高手跑步都是很流畅的,短跑你或许能明显地感觉到一种比较猛的力,但对长跑运动员来说,他们的整个跑动过程你都感觉到他们用地蹬地,他们就像小鹿一样可以在地面上弹起来。正是因为这种弹,所以他们落地的时候绝对不会很重。走在江边,当一个高手从你身边跑过的时候,你或许只能感觉到一阵风或者一阵音乐,你听不到他的呼吸声,你也几乎听不到他的脚步声,他的脚就像踩在云上一样,蜻蜓点水一般,效率很高且充满了弹性,非常柔和。但当你遇到一个肯定不是老手的人,你会明显地听到他的呼吸非常沉重,甚至有点乱。更要命的是他的脚步就像是仪仗队在踢正步、非常重。我已经不记得以前我走路的时候响不响了,但现在我走路的时候几乎没有声音,除非那个鞋底比较硬、比较特殊,又或者卡了个石子在上面。对我来说,无论是走路还是慢跑,都是一个柔顺过渡的过程。这样有利于力量的传导。其次,柔顺能让你降低受伤的几率,因为不再是某一个部位长期猛烈撞击了。

跑步是这样,投球也是这样。当你能柔顺地把动作规范地做出来,而用的那个力又没什么损耗,在一个完美的流程中你会感觉自己没用力,但是效果却比之前用尽全力好很多。大学时的网球课,老师叫我们要打太极网球,当时我觉得他在跟我们强调控制控制好球拍,也控制好球的轨迹。对初学者来说,的确是需要有这种控制,而且我们也必须得首先掌握这种东西,然后才好说后面如何加力。大力只会让我们的网球乱飞,流畅的温柔控制显然会更容易的让我们的球落在场内,且让我们不至于被那个相对于羽毛球拍又或者乒乓球拍来说重很多的网球拍伤到。身体不加控制过度旋转最容易受伤,而打网球又处处是旋转。随意发力不仅仅会打到别人,也会伤到自己。

我觉得自己已经着迷于阴柔中隐藏的强大了。

2021-08
16

要拥抱不好的自己

By xrspook @ 11:20:38 归类于: 烂日记

《化身博士》的场景设置是伦敦。伦敦又被称为雾都,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所处的那个环境是不是就是伦敦工业革命时期,伦敦被称作雾都的时候,但是从建筑物的描述、环境的描写可能大概就是那个时期。上一篇blog说到这部小说一开始给人的感觉就阴森恐怖。首先是因为描述的那些环境让人感觉很不舒适、很不堪。各种颜色弥漫的烟雾、伦敦街头给人的那种不堪的肮脏杂乱、灯光昏暗。所以一开始即便没有什么伤人案,什么命案,也已经给人一种不舒服、沉重的感觉。

这本书很大的一个特点是完全用第三人称去写,从一个律师的角度贯穿整个故事,而律师完全只是这个故事的旁观者,实际上主角应该是博士和他的那个恶魔化身海德。最终我们知道博士和海德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在博士自尽以后。之前所有事情都只是律师一步一步探寻。

在看这本书之前,我的朋友跟我说,其实那个海德也不是那么糟糕,因为他杀的人是那些不怎么好的人,但实际上当我看过这本书以后,觉得就人物构造而言,海德其实是没什么大脑的,他纯粹只是在作恶。比如说一开始因为不爽,因为撞上了,所以他就踩一个小女孩,接下来因为路上偶遇一个问路的人,他就直接把那个爵士给活生生打死。没有原因,纯粹是因为他不爽。一个恶到什么程度的人才会做这种事呢?一定程度上我觉得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难道伤人杀人就会让他觉得高兴吗?我感觉不是,那只是他一种狂躁表现的释放。对一个正常人,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没有那么多控制不住的狂躁不安。首先是因为我们不会无端端狂躁,其次是因为即便我们不爽,我们也可以用其它方式去化解,比如有人会去大吃一顿,有人会去运动出一身汗,也有人会去唱K歌大吼大叫一番。但是海德,选择的是见人杀人见神杀神。

海德是博士的邪恶分身,博士之所以要创造海德,是因为他想把自己的善与恶彻底分离。在他光鲜的外表之下,他也是有不好的一面的,但一直以来他都只是选择埋在心里,隐藏起来不被别人看到,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海德的爆发。我们所有人都是善与恶的结合体,无论我们出生的时候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善恶挺很融洽的,不会出现这种问题。我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所以我不知道那些精神分裂者到底为什么会那么痛苦那么纠结。从前有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双面人,在平时的生活中一副模样,但是在互联网上,在网络上我又是另外一副模样。但这种问题我已经解决了好些年,现在无论在什么场合,我就是我。我的网友们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我身边的人也知道我在网上是怎样的状态。我不需在别人面前刻意去隐藏另外一个我。也正是有了这种坦荡,所以我觉得日子好过多了。我不需要白天一副模样,晚上另外一副模样,又或者是生活中一副模样,当我坐在电脑前敲键盘的时候又是另外一个状态。如果博士能悟到这一点,他大概就不需要努力研究什么神奇药水让自己的分身在某个时候转化出来作为他的一种发泄途径。好人为什么就不能做坏事呢?坏人为什么就没有善心呢?这挺矛盾的,但实际上这又一点都不矛盾,因为人本来就是一个矛盾的共同体。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其实博士完全可以偶尔使坏一下,虽然他一直以来在所有人心目中都是个老好人的形象,什么高大威猛、英俊潇洒、外加有钱友善有能力,所有的这些描述都实在太完美了,也正是因为太完美了,所以让这个人显得很不真实。很不真实就导致了其实他内心深处藏着一个矮小暴力凶狠的海德。这让我想起我小时候,在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我一直被老师认为是好学生,是大家的榜样,但实际上我内心深处很想尝试一下当坏学生到底什么滋味。博士一把年纪了,估计依然没尝过,所以当他转化为海德之后一段时间里沉迷得不能自拔。

所以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人要快乐,完美无缺是不可能的,我们要努力达到一种正向平和的状态。优点必须得有,但是自己的缺点也应该坦然接受,敢于拥抱那些不好的东西,让身边的人知道了解你的不足,而不只是崇拜羡慕你的好。

博士太累了,因为他总得藏着一个海德;海德也太累了,因为他除了暴力作恶以外什么都不懂。生活中最让人着迷、最让人感到幸福的真善美,他根本感知不到,海德是一个可怜的存在。

2021-07
17

快到天花板了

By xrspook @ 20:01:31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家的楼底高度大概是2米8,而我房间的床的高度是50厘米,也就是床到天花板的距离是大概2米3。上个星期我就曾经试过躺在床上往天花板扔球的时候触碰过天花板,但那只是极少发生的事,即便我很努力地想再次重复也非常困难。但是昨天晚上我的球可以离天花板越来越近了,旋转是很猛烈的,垂直也保持的还可以,就是不时会打到空调的室内机。因为我可以往上丢的高度越来越高了,之前只是碰一下空调而已,现在只是直接在面板上摩擦,球的旋转被停了下来,然后空调面板出现了篮球的痕迹。如果我妈仔细看的话肯定会看到,而且她是老花,比我这个近视眼看得更清楚,只是她有没有认真去观察呢?如果不是故意给空调机搞卫生的话,大概不会有人注意那个东西。

昨天我能把篮球丢到天花板的概率越来越高了,甚至是只要我想那么做,起码有50%以上的概率我都可以做到。我突然感觉到一种新的力量来自于拇指。开始往上扔球开始的时候,理论上应该是我的肱三头肌以及前臂发力,同时拇指发力,当球即将离手的时候,食指开始给球带入旋转。我昨天的感觉是好像我的拇指一旦发力碰天花板的几率很高了,球的速度也快了很多,所以是不是意味着实际上之前我一直力量不够,是因为我只是在用拇指以外的手指去发力呢。如果不能把上臂前臂以及手腕的力量加在球上,纯粹只是靠手指弹拨的力肯定不能搞多远。但拇指发力这种东西我还不好说我是否真的掌握到了。这还需要用一段时间去感受。但话说回来,如果拇指真的发力了,那个球出去的速度就太快了最终我能加在球上的旋转力度会小很多。

以前当我用双手投球的时候,我感觉拇指几乎没有发过力,都是靠两只手的余下4根手指去弹拨的。但是如果我用的是单手投球,手指必须张开,拇指跟其它手指的角度就很不一样,拇指必定是一个支撑点。如果拇指这个支撑点不发力的话,当然这个球的轨迹以及出去的力度就会大大受到影响。对我来说,左手只是一个辅助手,所以如果我是足够稳定,没有左手我依然能把求稳稳地投进去。躺着向天花板投球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现象,我的球好像不受控制有点乱飞的时候,非常有可能是我的辅助手过于随意了,只是一开始的时候起到了作用,出手之前的跟随没有完全到位,所以球在上升过程中就歪了。但是如果我的辅助手全程到位的话,好像球不会那么容易歪,而且无意之中我也给球加进了力度。加力这种东西好像不太好,但是在某些情况之下加一点力也无可厚非,比如说对我来说,在罚球线后一两步那个位置到三分线,如果不加力可能会很有难度,虽然现在我暂时还没有挑战那个距离。

按照现在我的进展,再过一两天。如果在家里我仍然躺在床上丢球,非常有可能每次都会触碰到天花板,这就意味着我得改变方式,我不能躺在床上了,我只能躺在地板上,这样的话我又可以多50厘米的训练空间。当我能躺在地板上,让球触碰天花板,而且是以干净垂直的方式,我确信这样的话,当我站在4.225米的罚球线上投球,稳定性将大大增加。当我能在罚球线上有90%以上的命中率以后,我会开始增加距离,先是罚球线后一两步,然后最终定位到三分线上。罚球的训练,我还可以躺在地板上往天花板丢篮球,但是。7.25米的三分线光靠这些练习肯定不够。至于那个时候我应该增加什么训练,到时再说吧。不能保证球的出手方向,光增加力度没意思。

现在我的目标是先征服罚球线。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