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23

不只是中文

By xrspook @ 19:34:46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大学的某个专业课的老师跟我们说,认真读书,然后找份好工作是为了以后当我们想吃什么的时候,我们可以随心所欲买,而不会有各种约束。当时我学的那门课叫做感官评价。那是很重要的一门食品专业方面的课程,虽然只是选修课,但是我却从中学到了很多。

这门课不需要进行闭卷考试,但是却要交一份集合了几种感官评价方式的资料收集。这其中就包括了翻译,因为我们收集的资料必须是外语的,然后我们需要把核心部分翻译为中文,不需要全文翻译,只需把核心的部分翻译出来就可以了。那门课之前我们的确已经学过了各大数据库的文献检索,但那是我们第一次真的主动自己找那些我们需要的评价方法。这就需要我们要准确把握关键词。那也是我一次也是主动阅读英语论文,他们的版式和思路让我着迷。这种训练在后续完成毕业论文的时候帮了我大忙。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技能。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搜索能力非常重要,虽然我一开始上网的时候已经掌握了这个,这也是我接触的最多的。如果不是Google被墙,大概现在我的生活会很不一样。在学校的时候查阅外语文献我们还有校园网,虽然里面的资源可能会有点旧。离开了大学以后要在找那些东西实在太难了,但实际上不只是专业学者需要知道那些东西,普通人也应该可以查阅得到,只不过是下载的时候可能要额外付费而已。但实际情况是不在校园网,外人甚至连进入那个文件检索的平台,于是离开学校后我们就只能回到一开始那样靠普通搜索引擎里查找我需要的东西。我一直觉得专业的东西跟生活是不脱节的。当然,专业尤其是高精尖的生东西肯定必须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那些东西不是在钻牛角尖,不只是为了写论文去做研究,而是因为我们能看出那真的很有意义。说不准马上能帮助人类什么忙,但是在恰当的时候那一定会起到恰当的作用。起码在我做研究的时候,我是这么觉得的,如果连我自己都觉得那没有意义那只是在浪费时间,那只是在应付式的完成任务,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打起精神去干那种事。我或许会直接跟老师拍板说我不干这个,的确我也干过这种事。质疑老师布置下来的任务的学生绝对是个神经病。遇到这种学生的时候,老师除了生气还有能力祭出大招让学生心服口服的,那更也是非常厉害的存在。我觉得做大学毕业论文的时候,我和我的导师就是这样。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非常不可思议。正是因为曾经做过这种非常规的事,这样的经历足以让我铭记一辈子。

后来我明白到不一定非得在高精尖层面上突破才算厉害,把一些普通的事做到极致其实也很了不起,对我来说这很重要。比如我看过一部翻译得很一般的好电影,我下定决心把那重新翻译,而且我还真做到了,那成为了我的处女作。作为当事人我不能评价我的翻译一定比我之前看过的那个好多少,实际情况是的确已经好了一些,但具体有多少我不知道,最重要的是我曾经为了那个竭尽全力,我很自信,我不后悔。对别人来说这是微不足道事,但这对我来说,做这种事让我感到很幸福满足。认真地竭尽所能的感觉非常好。

我的世界不只是在中文领域。

2019-03
5

人字拖

By xrspook @ 9:21:44 归类于:烂日记

我是个一点点事都会很开心的人,比如买了双六块多钱的人字拖,觉得还可以,我居然也可以很开心。虽然那股塑料的味道我洗完一遍,晾了一遍,又穿着去洗了一次澡,还是有。但我仍然挺喜欢这双便宜货,因为才六块多,我还奢望些什么呢?!下次在淘宝再买这种拖鞋的时候,我要买大一个码,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长短合适,但是脚在上面好像很拥挤。这种事情在迪卡侬最便宜的人字拖上不会发生。但迪卡侬最便宜的人字拖是我刚入手的这双价格的两倍以上。迪卡侬的那双拖鞋我已经不记得穿了多少年。那是我买去游泳时穿的,而我的游泳跟我的跑步没差多少年,所以那双拖鞋估计已经用了三年或以上。除了去游泳的时候穿,从前晚上在办公室娱乐的时候我也会穿。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我要选择人字拖,而不穿其它拖鞋了,大概一开始的时候我想习惯一下人字拖的感觉。因为印度电影看多了,他们绝大多数人无论男女都那样穿。虽然在中国也有非常多人这么穿,但是我的家人从来不穿人字拖,所以之前我一直没有这个习惯。在我的家庭教育里,人字拖一直被灌输一种地痞流氓的性质。因为我的家人完全不穿拖鞋出门。家里没有人字拖,也没有专门到外面随便走走的拖鞋。

几年前,我决定穿人字拖去游泳绝对是正确的。因为那双鞋很轻便,也很快干,即便穿久了也不会发硬。很多时候去游泳,我都是坐同事的顺风车,但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是搭顺风车去,再自己坐公交车回来。总的来说,我穿人字拖走的路不多,但即便再少,这么多年来居然那双鞋也没被我磨平多少实在是奇迹。如果是一般拖鞋。尤其是那些硬邦邦的塑料拖鞋,估计早就已经老化裂开要丢掉了。不是硬邦邦的拖鞋的确有一点柔韧性,但问题是那些拖鞋非常容易让水渗进去,所以吸水以后就很难干了。人字拖不会硬邦邦,而且很快干。所以当宿舍几天前烂了一双拖鞋,我从家里拿了一双回来,发现半天都不干以后,我脑子里只想着我要买一双人字拖。最后我也的确这么干了。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穿人字拖去洗澡,这简直就是绝配,出差在外的时候,带其它拖鞋比较麻烦,而人字拖却非常方便。把两个脚底合起来,外面随便一捆就搞定,几乎可以说不占位置。自从我有了人字拖以后,基本上每次外出我都会自带拖鞋。即便去到那些酒店是有一次性拖鞋的,我也不会穿。

超级商场卖拖鞋的地方通常都不会把人字拖和浴室用品扯上关系,因为在绝大多数人眼中,人字拖大概是外出活动时穿的,比如说去沙滩游玩。但我觉得,肯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知道人字拖其实是个浴室神器。要我穿着人字拖逛街显然我是做不到的了,因为穿着穿着我就会觉得,带子会顶着自己的脚,感觉不舒服。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我一直都没习惯穿着方式。第一次让我知道人字拖可以当普通家居拖鞋穿是在我读大学的时候。绝大多数同学穿的都是普通拖鞋,但我某个同学大学四年穿的都是人字拖,她对人字拖情有独钟。

学着习惯从前陌生的东西是一种成长。

2019-02
27

居然还记得

By xrspook @ 9:16:29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妖魔鬼怪,还读高中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有这么一个神奇的规律。当我受伤的时候,我的脑子会变得更好使,比如说,当我在体育课摔了一跤以后,接下来某个测验我的成绩会比平时好很多。我也搞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更高度的专注才能抵消疼痛?这种伤不只限于外伤,也可能是有点伤心的时候,但相对来说,伤心这种事比较少在我身上发生。

受伤就可以让脑子好使这个也得看情况。如果伤的地方是头部,而且那种痛会不断袭来,显然这就会非常影响我。可能不会影响我的思考,但是却会影响我的条件反射。还记得大二那一年,也是摔了个跤,不过那次是摔到头了。早上一二节没课,所以我和同学去练羽毛球,但就在我们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后退的时候摔下了个台阶,脑袋磕在水泥台阶的直角处。和我一起练羽毛球的同学吓呆了,因为她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我突然消失了,接下来的画面变得非常血腥。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我们的动作可以这么快。因为我俩走去校医院,完成了缝针,又换了身衣服,居然还赶得上接下来的两节线性代数。记忆之中,好像我们居然还没有迟到。那两节线性代数,我就像游云一般,我觉得自己有认真听,我也确定自己不是惊魂未定。但是缝完针以后,医生做的那个加压止血的操作简直就是让疼痛无比扩大且持续,持续到我上线性代数的时候。那天中午没有睡觉,中午我在做线性代数的作业,但是却怎么做怎么错。我越是烦躁,越是做不好,越是做不好,我就越是烦躁。线性代数我觉得几乎不需要思考,但是你却得进行非常冷静的条件反射。那天下午上的是实习课,因为中午没睡觉,所以整个过程我都觉得自己恍恍惚惚。鬼知道那是因为中午没睡觉大脑抽风,还是失血到一定程度人有点飘。如果现在再让我去辨别,估计我能感受的出来,但当时我好像只献过一次血,所以对失血的感觉还不敏感。现在回想起来,即便我中午不做线性代数的作业,我估计也睡不着。当时医生就给我开了假条,那一天和过后几天的课我都可以不去上,但是我没用过那张纸,甚至根本不记得丢到哪里去了。之所以还记得医生开过那个东西,是因为第二天晚上上法律基础课的时候。老师说我们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尤其点名我为什么我趴在桌子上。当时我完全可以拿个假条出去跟他叫板,但我选择的是当他透明。那个娘娘的法律基础老师我们一直觉得他是个怪人。虽然法律基础那门课是开卷考试的,但我们知道一定不容易。我们不喜欢那个老师,或许他会坑我们,但幸好,最终我们都有惊无险地过了。初中高中的政治课,有时我觉得还有点意思,但是到了大学的那门法律基础,我真的是厌恶。所以如果你要我去干法律相关的东西,你不如叫我去死,但偏偏我们那个宿舍里就有一个室友的爸爸是个法官,毕业之后她也的确去了法院工作。

就因为大学摔得刻骨铭心的那一跤,才让我记住了之后发生的那些事。否则按照正常的规律,那些生活可能早就已经被忘记了。

2019-02
12

笔笔笔

By xrspook @ 8:41:44 归类于:烂日记

新年上班的第一天,没什么具体的事情做,因为其他人的工作还没开展,所以我也没有。于是我一整个下午都耗在了淘宝上。中午吃过饭,散步完以后回到办公室,我就开始研究钢笔。钢笔这种事昨天我已经研究了大半天,还是没有结果。昨天中午我终于找到了高中时我用来默写语文诗词和写英语作文的那支钢笔的型号。其实前天我也找过,但找不出来,昨天总算被我找到了,那是英雄的841。那支钢笔非常简洁,没有多余的装饰。一支1998年出厂上市的,产量非常大,价格亲民,所以受众也多,我是其中一个。淘宝那个卖家写,这支笔是1998年5月上市的。记忆之中这支笔是小学六年级的语文老师给我的,至于是送还是奖,已经不记得了。过了好久,我都没有使用。

好像小学的时候我们要写钢笔字帖,但是到初中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个要求了。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我偶尔会用中性笔,但用得不多,因为中性笔相比于当时很流行的圆珠笔来说,价格昂贵,而且非常容易坏。当时最流行的中性笔是三菱的0.38,那种笔线条非常细、不漏墨,非常流畅,但问题是一摔就坏。圆珠笔也会摔坏,但显然没有三菱那种笔那么娇贵,如果三菱的0.38直接笔头落地,必死无疑。如果带着笔盖平行落地,可能还能挺一下。当时也有0.5的中性笔,但相比于三菱的便宜很多,但跟圆珠笔比起来也很贵。当时是有中性笔的,但我们舍不得用中性笔。初中的时候中性笔越来越流行,圆珠笔用得越来越少。我大概一半用圆珠笔,一半用中性笔。圆珠笔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写着写着就会漏墨,然后搞得满手都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用力有问题,因为我的同学跟我用同一个型号的笔,他们貌似不会遇到我这么麻烦的问题。相比于圆珠笔,中性笔漏墨的情况显然几率会低很多,尤其是如果用质量好的中性笔。

小学的毕业考试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用的是什么名了。中学的升学考试我记得自己用的是黑色圆珠笔,而且那种圆珠笔的颜色还不是很深,有点像HB铅笔的颜色,而且我用那种笔还不容易像其他圆珠笔那样漏墨,所以我非常喜欢,而且还不贵,好像一支还不到一块钱,因为笔尖细,所以很耐用。革新路当年整条街都是卖文具的,但也只有一家店卖我心爱的那种圆珠笔。到了高中,我基本不用圆珠笔了,几乎全部用中性笔,因为中性笔的价格终于下去了,超市里卖的大概是一块钱一支。替换芯稍微便宜一点,但相比于圆珠笔,中性笔的寿命非常短,大概只有圆珠笔的1/3到1/2,所以正是因为这样,每当我要大量写字的时候我就会用钢笔,但那个我不会在测验或者考试时使用。因为高中考试用的卷子通常都是白报纸印刷的,那种纸会化开,而且当时我用的那种墨水颜色比较浅。可能连HB铅笔的颜色都不到,但是那根钢笔配的那些墨水在广大附中的答题纸上却非常流畅不会化开。正因为这样,小学的钢笔终于派上了用场。大学的时候,钢笔又被我放一边了,几乎任何时候,我用的都是中性笔。大学测验考试用的卷子都是高级铜版纸打印的,质量非常好,估计钢笔不会化开。但显然到那个时候,钢笔对我来说就只是个情怀了。因为大学里除了考试之前和考试的时候,平时做的笔记不多,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那时中性笔的价格比高中时低,为什么我还得那么麻烦用钢笔呢。

昨天中午我终于找到了自己从前那支笔的型号,于是我在微信找我妈,我妈迅雷不及掩耳地就在我爸那堆钢笔里帮我找到我的那支英雄841。前天我就觉得,那里的其中一支笔很像我的笔,但我不敢确定,昨天回到单位,把所有笔都翻一遍,确定没以后。我更加怀疑前天看到那支笔就是我的。我妈立马验证了我的想法。我爸是那种偷偷摸摸翻我和我妈抽屉的人,他寻宝一样找他要的东西,但当我们问他有没有拿过的时候,他永远都是回答没有。是他真的不记得,还是他故意说没有,这已经无法考究。但是那种偷偷摸摸的行为,一直以来我和我妈很不喜欢。我的笔被我爸拿走以后,不知道他有没有用过,他之所以又把那堆笔放一边,是因为他觉得那些笔写出来的字都太粗了。鬼知道被他折磨过的笔还能不能写出来,所以昨晚跑完步回到办公室以后,我又纠结了一番,买下了淘宝店那支老版的英雄841。

对我来说,英雄841是个情怀,至于新买的那支旧货有没有我旧的那根那么好写,显然那个我无法控制,因为每一支钢笔都是独一无二的。

2019-01
26

翻箱倒柜清垃圾

By xrspook @ 23:52:39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们一家三口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收拾家里的东西。这间屋子我们是1999年春节搬进来住的,到今年为止已经20年。在这20年里,记忆之中我们并没有像今年这样彻底翻箱倒柜清理过。平时过年之前也会搞卫生,但不会把每一个柜子每一个抽屉里的东西都翻出来辨认一次,不需要就丢掉。今天我们真的丢掉了非常多东西。之前,我的所有抽屉基本都是满的。抽屉以外也都堆放满了东西。但今天,在丢掉了很多东西之后,我的抽屉终于腾出了空间,可以放下一些非常有必要的东西,比如说我腾出了一个抽屉放相册。相册暂时还没塞满,因为还有很多没有放在里面,至于那到底有多少就不知道了。整理我自己的照片已经很费时间,还有我妈的我爸的。我自己的照片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的,更何况是他们的。有些相册一直都只是塞在抽屉里,眨眼就过了很多年。我记得小的时候,家里有一个大相册,过一段时间我就会让爸妈拿出来给我翻看一下。有时边看他们会边给我讲故事。但后来,住进这个屋子以后,那本相册就彻底在我们视线里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从前那个记忆之中很高大上的相册现在已经有点烂烂的了,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那种烂不是因为被虫蛀了或者被塞烂了,而是被翻烂了。我小的时候把相册翻烂了吗?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一整个下午,我只清理了自己房间里的五个抽屉。我把里面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翻到只剩下一个空的抽屉,然后用吸尘器把抽屉底吸一遍。家里用的是带Dyson的无绳吸尘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东西的电量会那么让人着急。因为我没吸两下就没电了。手持式的吸尘器是好,而且Dyson的防尘也做得非常优秀,但问题是充电时间太长了,充完电以后可以使用的时间又太短。所以我觉得如果那个东西可以插电操作,那该多好。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二的所有学生手册我都保存完好。同样完好的还有九年义务教育里每一年的三好学生证书。前几天,我还在纠结,到底自己大四那一年有没有拿到学校的优秀学生二等奖。今天翻抽屉的时候,我的确翻到了四本华南农业大学的证书。所以虽然大四那一年传说中的二等奖学金没有到手,但实际上那个头衔是有的。在学生时代,我不能算是一个学霸,但显然我不是一个学渣。回想当年拿到那些头衔的时候,我觉得是很平常的事,我没有为了那些东西非常努力做过些什么。我最大的两个头衔是广州市的三好学生以及广州市的优秀学生干部。那些都是在初中时获得的。那些头衔当时对我来说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如果初中的时候我就读的是一个重点学校,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落到我头上,但当这些东西真的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又觉得其实我真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当时我的老师觉得我配得上而已。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是个很幸运的人,虽然当时我完全没感受出来。

运气得靠实力支撑。

Page 1 of 12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