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
10

当年,为什么

By xrspook @ 10:20:34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哪里看来这么一个评价,中国的程序员在实用技术上的开发是一流的,但美国的程序员在基础理论上的研究生一流的。可能原话不是这么表述,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我也是一个专注于使用技术上的人。我没有一个确切精通的东西,但要做到精通某个东西其实已经是一个很高的境界了,显然起码暂时来说我不是那种人。我会偏向于用某些思路去解决问题,但当某些思路是在不能解决某些问题的时候我的脑洞会再次打开,慢慢地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之所以有这种转变,是因为我发现别的东西在解决某个问题的时候更加靠谱好使。所以,总的来说我并不局限于只用某个工具解决问题。

大学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学C语言而不学习其它编程语言。大概理工科的学生都要学习编程语言这种东西吧,不知道学设计的要不要呢?反正农学和经管的好像不用。至今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非得在我们的大学课程里安排这么一个必修课。学计算机的学生也必须学C语言吗?还是说他们学的是其它?又或者他么是在学了C语言以后再学其它?为什么我搞不懂必须学C语言最根本的在于C语言必须在DOS下执行,还得先编译再运行。除了在软件里写码以外,我最经常用的写码工具是Windows自带最传统的记事本,要不干脆不在电脑上写,直接在草稿纸上写。如果当时已经流行像VSCode那样的编辑器,大概我就不用走那么多弯路了。编辑器能够提醒你语法有否出错,即便语法不错,程序能不能运行最根本的是整体的思路。跟python比起来,C语言的语法更为严谨,之前没有声明过的东西不能用,花括号这种东西必不可少。后来我明白到大概当年要求我们必须学习C语言不是要我们真的懂得用那个东西搞出些什么,而是让我们对编程思维这种东西有所了解。因为是在DOS这种环境下运行,学习的时候就自然不会带入太多额外的脑洞,让东西写着写着就跑偏到别的事情上。如果当年学习的是python,大概我的很多同学就不会觉得编程语言除了用来应付考试就一无是处了。编程能快准狠地解决我们平时遇到的很多问题,但体会到这个又是过了好多年后的事了。话说回来,如果一开始就让我们知道那么多,是不是好事呢?

有时我挺庆幸我读书的时候网络远没有现在发达,起码智能手机还没有。没有随手拿来的智能手机就不会有假期拍照和录小视频的作业,同时也没有每天限定多长时间得在某个app上完成某些作业的任务。对成年人来说,游戏是消遣,对孩子来说,手机app完成作业是学校作业的无限延伸。从前,离开学校就算解放了,但现在,因为有app的约束,哪里都是天眼的管辖范围。app上的数据家长在看,老师在看,虽然其实完全遵照那个去做实际上也不会太难,但哪个孩子没有叛逆心。手边没有智能设备,的确让我的从前少了很多照片和视频记录,但也正是因为从前的照片都在胶卷上,需要晒到相纸上,重新掏出实物让人更容易触摸到从前,岁月的颜色和味道都留在了那里。

我的人生让我有了我去选择的权利,而不只是成为别人想我成为的那个。

2020-07
31

奇怪的人

By xrspook @ 9:01:09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经常让人意外的人。那些别人觉得我不会的东西,我都会。那些一开始,我一窍不通的东西,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会变得挺溜。这种能容下任何知识的能力,实在很恐怖,但我自己却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有条件的。不是因为我喜欢那个东西,又或者我对那个东西感兴趣,就是我不得不做那些事。在自行精通和被迫精通的路上,我经常会创造出一些奇迹。

还记得第一次惊叹我有这种能力的人,是大学的网球老师。一开始学的时候,我连网球拍都没碰过。网球这种东西,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要怎么打?要怎么计分?完全不知道。当我手握网球拍的时候,更加不知道该如何控制。所以一开始那几节课,我的球全是乱飞的。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砸到人,显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却完全避免不了。是不知道从第几周开始,我的球变得控制力很强,于是老师在课间的时候问我是不是参加了网球协会。为什么要那么干呢?我只是在课余的时候面壁练习而已。我不知道其他人为什么要练习,他们希望能练到什么程度。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要练到什么程度。那个时候,我根本没考虑过自己面壁的练习能有什么效果,我只是一有时间就去练,通常固定在周五的早上。因为那天我10点才开始有课。我早上通常宿舍楼下那块空地,那块有墙的空地练习,因为那个时候通常不会有人在那里打羽毛球之类。除了上课和练习,我没看过教程之类的东西,但是我就是具备这种自学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不仅仅是在体育方面,在任何东西上面,只要我一根筋钻进去,就会有所得。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我根本没考虑过自己最终要获得些什么,也没有制定过明确的目标。

决定自学能力强弱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呢?我觉得不是天赋,而是毅力。当然,一定的智力也是必须的,因为只是一直学一直练而不去思考自己有什么不足,自己应该在哪方面努力是不可能进步的。就运动来说,我觉得条件反射重要一点,而脑力方面的自学,条件反射很重要,但是有正确的思路更重要。用思维导图配合不懈的努力,我觉得效果会很不错。有了思维导图你就知道你的整体趋势应该是怎样的,你不会因为一直埋头苦干就忘记了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因为我在很多方面都会出乎人别人的意料,所以大概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定义我。就连我都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另外一个让我这么神奇的地方是我一直都没有谈恋爱,所以其他年轻人用在谈恋爱的时间和精力,我都省下来了。我把那些时间和青春花在各种各样你想不到我也想不到的事情上面。

我不是为了震惊别人而活的,我只是为了让自己一直都活得很有趣。

2020-07
25

我是个洗面奶白痴

By xrspook @ 20:21:5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不知道其他女孩子是怎么认识洗面奶这种东西的。我小时候,基本上就没见过,家里人不用那个东西。洗手间里,我妈那一堆东西里或许有洗面奶,但是,她却从来不跟我说,那个东西是怎么用、用来干什么的。当我还小,还需要其他人帮我洗澡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把那个东西用在我身上。为什么洗澡的时候就得有一个用那些东西洗脸的步骤呢?洗头可以理解,洗身体的其他部位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洗脸才用那东西呢?在我用洗面奶之前,我是用什么洗脸的呢?记忆之中好像只用清水。当我妈叫我用那些洗面奶洗脸的时候,我觉得那是个麻烦的步骤,不喜欢,所以我一直没用。小孩子用不用那个东西都无所谓,甚至不用更好,但是到了青春期,痘痘开始长起来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那时我才发现,身边的朋友同学,有一大堆的各种洗面奶、护肤品之类的东西。从前我不了解那些东西,现在我依旧不了解。不知道什么合适,什么不合适,应该用什么或者不应该用什么,但那些东西的质地好不好,容不容易洗掉,味道好不好闻,洗完以后脸干不干,这些我是知道的。至于是不是白了,是不是嫩了,是不是滑了,是不是水了,无所谓。

记得我小的时候,家里的洗面奶只有安安的。我根本不知道原来还有其他牌子。青春期的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用clean and clear。广告里貌似那是少女用的牌子,所以即便买了,也只是我一个人在用,但这都是我上大学以后的事了。也并不是说前段时间我就不长痘痘,不需要深度清洁,而是我根本没有那个意识。clean and clear有膏状的,也有水状按压出泡沫的。我用得最多的是水状按压出泡沫的。后来辗转用了很多各种牌子的,贵的便宜的都试过,但实际上贵的也没贵到哪里去,这么多年下来,反而是一些便宜的让我感觉舒适,比如说李医生的那种水润的。那种东西是淡绿色啫喱状的,现在的李医生跟从前的李医生不一样了。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默认洗面奶这种东西大概是20块钱左右一支或者一瓶,便宜的可能10块多一点,那个价钱已经算非常低了。大概只有李医生才能有这种价格。两年,我认识了肤美灵,那是一个跟安安有得一拼的经典国货牌子。我买的是绿胖子,虽然他们卖得最多的应该是黄胖子。出乎意料的绿胖子居然挺好,虽然那个味道可能有些人无法接受。跟安安一样,肤美灵的洗面奶只有一个种可以洗出泡沫,其它都是不起泡的,这会让某些人觉得没有洗干净。但实际上,润肤的沐浴露,不是都是洗完以后都有滑腻的感觉吗?洗面奶也这样,其实很正常。绿胖子洗完以后,会有一些清凉感。几块钱一瓶的洗面奶,可以用一年多,简直便宜到没朋友。倒不是因为我很抠门、很缺钱,才故意找这么便宜的东西。我觉得这跟十几块钱100克不到的没什么区别,甚至更胜一筹。

我对洗面奶这种东西通常无欲无求。

2020-07
13

作死的人生才刚开始

By xrspook @ 10:49:41 归类于: 烂日记

18岁以前我们一直被告知,高考是人生最艰苦的部分。上大学以后,当我们面对好多科一起袭来的期末考试,我们才发现,原来高考真的不算什么。高考之前所有人都会刷题,不仅仅是高考,哪怕是中考或者一个普通的测验,都会刷题。但是,大学的考试,几乎不会有人做这些东西,但是话说回来,还是会刷的,但是刷题的量跟从前随手就有铺天盖地的练习比起来少了很多。还记得大一那年,我们学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一个专业课老师给了我们一个答复。因为有个同学问她,不是说高考是人生最艰苦的部分吗,为什么现在比那时还要痛苦?老师的回答是:高考不过是一个开始,正是因为往后会更难,所以高考只是个入门的考验。每次说到高考结束以后,基本上影视作品都有个这样的镜头。同学们把自己做过的卷子练习册之类的,拆散,然后从高处洒落,造成一个试卷漫天飞舞的画面。高考结束,真的需要这么高调吗?实际上那个东西结束的时候,你反而会有些失落和惆怅。因为一直为之拼搏的东西、那个目标已经不存在了。往后的奔头在哪里?要跟那些跟你一起死去活来好几年的同学说再见。日子该怎么过?或许我们真的可以控制更多,但是,越强的控制力意味着越大的责任。

更要命的是,自己好不容易才熬过的那个全社会都非常关心重视的考试,没过几年,大概10年之内。大多数人就会结婚生子。自己的高考才刚结束没多久,就要下一代人的高考做准备。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事!人生不仅仅是为了高考。但是,那些为高考准备的人悟出这个道理的没多少,即便悟出来了,别人也不会理会你。你还是得像其他人那样,不断地刷题,不断地接受考试不断的折磨。

现在的人,总要为孩子报无数多的补习班,害怕他们输在起跑线上。比赛尚未开始,又怎么会有输赢呢?最要命的是,高考成败与否尚且不能判断人生的输赢。一个学前培训班能不能独善,就经判定那是输在起跑线上,这到底是什么逻辑?教会孩子怎么做人比从很小就开始就教会他某些技巧性的东西重要多了。在漫长的人生路上,我们有非常多的时间掌握各种技能。有些东西,要求我们必须能做到条件反射,但更多的东西,是一个既来之则安之的状态。在必要的时候能掌握也就可以了。家长觉得,我不去上各种培训班,就会输在起跑线上的技能,可能在我们往后的人生里根本用不着。与其这样,我们为什么要在上面从一开始就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还有金钱呢?家长们逆来顺受,孩子们逆来顺受,怎么就没有人跳出来说其实那些东西都不是非如此不可的呢?

随大流其实很累,不随大流肯定也不省力,但起码多年以后我们能给出我们为什么要这么辛苦的理由。

2020-04
10

强大到让我瑟瑟发抖的递归

By xrspook @ 8:41:56 归类于: 烂日记

大学学习C语言的时候,基本上我不会写单独的函数,所有要解决的事都在主函数里搞定了。当时我学过判断和循环,但是,我却从来没学过递归。在解决一些简单事情的时候,循环跟递归,没什么差别。从理解程度来说,我觉得循环更简洁一些,但是,当某个东西像套娃那样一层叠一层,每层里面依然用同样的规则继续套叠,不知道要叠多少层的时候。递归就会展现它无穷的魔力。循环难以实现这个,又或者循环并非实现不了,但是递归在完全不需要体现循环的框架下,简洁的语言就已经在做着循环的事情。

昨天,我第一次在Python里见到这个恐怖的递归。外国人的书,我觉得都有一个特点。正文的时候举的例子都很简单,但是一到习题,就会把你彻底搞死。习题里面会偷偷带入一些超纲的东西。大概写书的人理所当然默认你应该知晓。这种事情我已经在学习Java的时候领略过。当时那本书之所以没法看下去,就是因为我没办法想象出作者的脑洞到底是什么。他们的习题几乎可以说大多是一些填空题,但要实现一个功能,其实未必一定就得用某种方法。你给我一个条件,给我一些目标值,我能做出来也就OK了,为啥必须走你的路呢,这非常难。之前我不觉得自己跟外国人的脑洞到底差多远,但是当我对比过自己和他们写的程序以后,我发现真的差挺远的。虽然我们都能实现某个功能,就效率而言,感觉上没差多少,因为我只是在做一些非常初级的东西。应试教育的时候,有标准答案,当然好判定成绩,但实际上,编程这种东西真心应该天马行空。给我一个效率的限制,比如说完成某件事,必须在多长时间之内解决,代码长度不能多于多少,至于我用什么办法,这是我的事。

说回递归函数这件事,在处理几个简单数字的时候,可能你感觉不到它的强大,但是,当我见识过用那个东西画出来的层级图形以后,我简直就只有站在旁边瑟瑟发抖的份儿。真的不知道是哪个神经质想出来这么强大的东西。但实际上,深究下去,那也不是很强大,那不过是不断地重复一些已经设计好的事情而已。如果要人去做那些重复,一开始还好,但是随着事情的深入,会慢慢乱套,但是计算机不会,他们会一根筋地执行我们的指令。最终出来的结果是令人惊叹的优雅,还是乱七八糟一坨屎:就得看设定规律的人的功力了。

递归现在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东西。因为我不了解它,所以我害怕它,就像当年认识循环一样。但是,用好递归以后,我的武器库里就会增加一个杀伤性非常大的家伙。说到递归,让我联想起新冠病毒。这个东西的递归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觉得这肯定不是一个死循环,自然界非常擅长递归,处处都是数学和逻辑你知道吗?!但是,到底要递归多少次,全人类才最终能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呢?到底这个新冠病毒函数的递归里埋伏了多少个随机数呢?学习递归让我明白到,层级少好对付,层级一旦扩增,那就是次数级的增长,而且,说不准到达一定层级的以后就会触发某些大招炸弹,想想都心寒。

编程是一个让我重新理解自然规律的过程。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