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
14

去不了大吉沙

By xrspook @ 20:56:5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和我妈本来打算从乌涌码头坐船到对面的大吉沙岛,因为据说那里有一大片的油菜花田。即便那里没有油菜花田,也有不少人搭船过去玩。那个地方只能用船才能到达,和旁边的陆地没有任何的桥梁。不过这种状况会在地铁7号线开通以后彻底解决,因为7号线在那里会有一个叫做洪圣沙的地铁站,不仅仅联通了大吉沙岛,7号线还会连通长洲以及深井。到了乌涌码头后,我们看到两个保安站在那个码头,那里放着个铁马,上面贴了张纸说禁止游人登岛,日期写的是3月12日。我们3月13日去,仅仅晚了一天,实在让人很扫兴。于是我和我妈就沿着港前路一直走到鱼珠码头。在地图上看,去鱼珠码头的路上,我们应该还会路过一个叫做洪圣沙的码头,但实际上那个东西在黄埔港里,根本去不了。从乌涌到鱼珠,一路都是港口。接近乌涌那边的是集装箱码头,然后是拖轮码头,还有个叫做中码头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反正里面放的好像是钢材之类的东西,接下去还有一些冷库。接近鱼珠码头的地方是太古可口可乐,还记得我大三的时候,学院组织过我们去那里,我还非常记得当时我们跟那里酷儿公仔合影过。大三的那年,我们去过可口可乐,去过燕塘,去过肉联厂,也去过旺旺,但在我记忆之中,我感觉太古可口可乐不在我们昨天路过的那个地方。黄埔港真的很大,那个东西横跨了一个地铁站,横跨了地铁的裕丰围和鱼珠站。

然后我就跟我妈在鱼珠码头搭船去了长洲。以前那里还有一条去新洲的航线,但是据说2020年头就取消了。那条航线从鱼珠到黄埔军校再到新洲。现在,要从鱼珠到新洲,只能搭船到长洲,然后搭公交车或者步行到黄埔军校码头,最后再搭船去新洲。不过黄埔军校码头到新洲的船很少,所以昨天到达长洲以后,我们步行穿过整个长洲岛走到深井,从深井码头搭船回新洲。深井码头的船半个小时一班,一整天都有船。在没有大学城之前,我感觉深井和长洲的人出行都只能靠船。一条航线去新洲,另一条航线去鱼珠。

早上10点多吃早餐之后我就只喝过一杯拿铁,到晚上6点多回到家菜吃饭。走路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但坐船、坐公交车上回家的时候,我就莫名感到肚子饿了,人饿了最大的感觉不是累也不是渴,而是想睡觉。如果中途看到合适的店,或许我们会去吃一点东西,但貌似中途没有什么能引起我们的兴趣。长洲的地铁7号线工地出口旁边现在有一个写着袁隆平水稻公园的工地门楼。估计以后那将是一个挺好玩的地方,而我们昨天去不成的那个大吉沙岛里面也有好大一片水稻田试验场。可想而知,长洲和大吉沙这两个地方在7号线贯通的时候都将成为生态旅游的景点。在市中心就能感受到这些东西,实在让人觉得喜出望外。生活在广州那么多年,完全没想过居然现在还会有一大片种田的地方。

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过,很多去过的地方也都不再是我之前见过的模样。

2021-02
20

只缺个杯套

By xrspook @ 21:54:36 归类于: 烂日记

什么都可以轻易地在淘宝上买到的现在,我觉得一定程度上,我的创造能力退化了。以前那些不得不自己手动改造的小物件现在都能轻易地买到现成的,而且效果要比我们手动改造的好,为什么我们还得纠结呢?正是因为这样,生活少了折腾的乐趣。

近几天我无意中想到在单位喝水我不如买一个不锈钢的双层杯子。这样能做到保温,也就不用拿个保温杯去喝茶,洗的时候很麻烦了。但貌似不是所有双层的不锈钢杯子都保温,大概只有抽了真空的才能做到。但是饭碗呢?比如说单位一直在用的那种双层不锈钢碗,我们用那个喝汤。那种碗很便宜,肯定不是抽真空的,但隔热性能很好。就是因为保温隔热性能太好了,所以早上喝粥的时候总是半天都不凉。一个不锈钢的保温杯,尤其是小的保温杯要比一个双层的不锈钢杯子理论上应该贵为不少,因为还得考虑盖子不能漏水,而且盖子是塑料的,要考虑保温。如果真的是同等品质,双层不锈钢杯的确应该比保温杯便宜,但实际上却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双层不锈钢杯的需求远远要低于保温杯,产量少,需求低,所以东西就贵了。还记得第一次见识那种双层不锈钢碗是在大学的饭堂。那里的汤碗以及吃面的大碗都是双层不锈钢的,那些东西不可能几十块钱一个,肯定只是几块钱的货色。因为学生从来不会规矩,把那些东西轻拿轻放,尤其是吃饭完毕,收拾餐具的时候。

昨天晚上,我看了个把小时的不锈钢杯,结果还是没有下单,因为我觉得价格不合适,又或者款式不合适。款式合适的,可能太大了,价格合适的,款式都很一般。那些不锈钢杯有的做得很大,比如大于600毫升,主要是用来装汽水或者啤酒的。他们要做到的不是保热而是保冷。所以那种杯子通常配的是一个带胶条的塑料盖子,而且还会有一根不锈钢吸管。我完全用不上那些东西,因为我只是用来放在桌子上喝茶而已,300毫升足矣。杯盖我也不需要,因为我的硅胶杯盖能适配开口在10厘米以下的所有杯子。

今天,我从家里厨房的柜子里重新翻出某个阿华田的白色陶瓷杯。那个杯子的样式有点像咖啡杯。杯子是陶瓷的,盖子是硅胶的,盖子的样式是经典的咖啡或者奶茶杯盖。那是某次我买铁罐阿华田的时候送的。之前我也有用过那个杯子,那个杯子没有把手,握杯身的时候,装热水太烫手了,所以直接被我忽略。当时我还不认识,硅胶杯盖这种万能工具。得到这个杯子的时候,大街上还没有那么多的咖啡店和奶茶店。当然,我就没有意识到要给杯子加一个隔热的外套。现在咖啡店多了,奶茶店也多了。在热饮外面加一个瓦楞纸皮的隔热套是再普通不过的操作。我那个阿华田的陶瓷杯从不好用到好用,就只差杯套这一步操作。现在硅胶制品到处都是,所以今天我买了个两块多钱的硅胶隔热套。从前那些貌似解决不了,只能丢一边的杯子,现在又可以重新焕发光彩了。

当3D打印成为我们身边的普通事以后,我们缺的将不再是手巧而是思路了。

2021-02
18

是公安还是警察?

By xrspook @ 23:04:27 归类于: 烂日记

前两天我选了一个比较冷门偏僻便宜的电影院和我妈去看《你好,李焕英》。通常我都不是那种喜欢纠结于文字的人。或许是因为本来我就没有多少知识储备可以让我去纠结,无论别人说的对不对,实际上我都不知道。但这一次我就看出了一个好像不大对的点。在1981年,大概在中国警察还不叫警察,应该叫公安吧。派出所可能还是叫派出所,但是在我记忆之中,好长一段时间,我们称呼的都是公安,而不是警察。在我记忆之中,公安同志穿的是橄榄绿色的制服,臂章上只有大大的两个中文字“公安”,当时我还不认识英语,虽然那里写的已经是police,直接翻译过来是警察。这世界范围之内,估计都把police称为警察,唯独从前的中国会称之为公安。当然了,实际上世界上某些地方也是叫公安的。在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我又特意去查了一下资料,里面并没有说清楚公安和警察到底是怎么转换过来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99式的制服,也就是现在常见的黑色警察制服统一之后,臂章上警察两个字才变得显眼,警察之后还有司法,公安之类的小字。可以看出,实际上警察的范围是大于公安,公安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在1981年的中国,在老百姓口中,那种维持社会秩序的人,应该称之为公安同志吧,但是我又不是非常确定一定就是这个样子。因为小时候有个儿歌里面唱的是“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到人民警察叔叔手里面”。为什么那里说的是警察叔叔呢?在我印象之中,派出所好像都有两个很大的字“公安”,是我记错了吗?

在看电影的时候,以及看完电影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纠结着这个警察是不是警察这个称呼。至今,我仍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答案。也有可能这实际上答案不明确,因为这不是一个标准化的答案,可能不同地方有不同的称呼习惯,而且这种习惯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到现在为止,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接近40年。大概现在谁也说不清到底当时是怎么一回事了。反正在那个时候,不管是叫警察还是叫公安,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你好,李焕英》这部电影成为了这个春节档最大的黑马,也让贾玲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票房最高的女导演,或许说得更大一点,她会不会是世界票房史上票房最高的女导演呢?如果再火爆一点,如果一开始的排片能再多一点,这部电影的票房超过《战狼2》也是有可能的。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证明了现在的中国人除了喜欢动作片、科幻片,在感性亲情方面我们也是很买账的。敢拼敢哭的中国人真厉害!通常,感性的电影口碑得分可能会很高,但是票房收入却很难与其它类型的电影相匹敌,但这部《你好,李焕英》战胜了一切。这部电影让大家重新回忆起自己从前那个无所不能的母亲。在风雪中拿包子给女儿送行,然后步行回家的老母亲那个故事,让我想起了大学时候,我写的某篇日志里面的某个场景。当时,我妈帮我买了一叠教辅的书送到大学宿舍,然后自己搭车回家。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让人感动得不能自已的事情总是那么的类似。那些事情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只是或许我们一直都没放在心上,不可能没有发生,只是我们没有用心去发现。

一切都不会理所当然,但母亲这种动物从来都只要为了孩子就无所畏惧。

2021-01
26

那些年穿过的校服

By xrspook @ 10:21:52 归类于: 烂日记

睡裤这种东西,一直我都没穿。从前我妈会给我买一整套的睡衣,但是在大学的时候,通常我都只穿裤子,上身穿的是高中的校服。大学睡觉的时候,通常我都会穿高中的校服,上课的时候不穿那个,但是在宿舍的时候通常我都那样,为什么要穿校服呢?我也不知道。大概因为高中的某件校服其实我一直都没穿过,所以完全是新的,而另外一件圆领校服,则完全是一件白色的T恤,除了上面有个校徽。那些圆领的T恤,有长袖也有短袖,现在我已经不记得把高中那些东西丢哪里去了,但是我那些初中的校服,还静静地躺在我的衣柜里,我妈无数次叫我清掉那些东西,反正都不穿的。初中的那套礼仪服很不错,但我们却几乎没有穿,因为学校没有硬性要求。因为没有操场,所以每周我们都没有升旗仪式,即便操场没有拆掉的时候也没用。初中的那套礼仪服,无论是裙子还是小马甲用料和造型都非常好。这里说的好,是跟小学以及高中的校服对比。

我很讨厌小学礼仪服的那条裙子,但周一的升旗仪式永远都得穿。高中也一样,周一有升旗仪式,高中的时候,我们永远都是要下去升旗之前才把裙子从外面套上,然后把里面的裤腿拉高。裙子是这般操作,衣服也是直接披在运动型校服外面。升旗仪式一结束解散,衣服就就已经在脱了,而回到课室,马上会把裙子也脱下来。根本不需要去洗手间去换,首先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其次不会有那么多的地方,第三,我们里面穿这条运动裤,怕什么直接把裙子脱掉。觉得我们这般操作不雅的,唯有我们那个死脑筋的男班主任。我不知道其他老师对这个有没有意见,反正之后我遇到的女班主任从来都不觉得这般操作有问题。在那之前,我还真不知道还能这般穿裙子。高中的那条裙子,永远都是升旗仪式,穿几分钟,所以我已经彻底不记得那条东西到底我多久才洗一次。穿脱裙子的时候,我们甚至连鞋子都不脱。当然不是所有女生都这么干,有些女生不升旗的时候也喜欢穿礼服,尤其是短袖的衬衫,因为那是的确凉面料,相对于运动装来说,更加凉爽。可以得出那么一个结论,有那么些习惯的女生,通常都不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胖的女生如果出汗了衣服贴在身上会紧绷,但是瘦的女生却完全没有这个烦恼。我是那种没有特殊要求不会穿礼仪服的人。

大学更随便,我们只有一套长袖的双层运动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学的运动服要搞双层的,无论是衣服还是裤子,而且那个双层里面的面料还是纯棉的。很舒服很厚实,但是如果真的是运动场合,又怎么可能穿得了。我读书的时候,大学还不流行什么文创产品之类,如果我们是一个名校的话,估计除了那身运动服以外,我们还有其他短袖或西装之类的东西。因为平时穿穿也是种骄傲。我读大学的时候,能不穿那套校服我就不会穿,有些同学经常穿那个。我属于那种穿上那套东西就变得又胖又矮的人。后来,那件衣服不知道扔哪里去了,那条裤子成了我的睡裤。高中的那些校服在我工作后的几年你一直是我的睡裤。直到前两天我心血来潮,看到淘宝特价版上有法兰绒的睡裤,而且很便宜,所以就随便买了一条。

要我们穿校服的时候,我们死活不穿。再也没有人强迫我们穿校服的时候,我们却一直努力地穿,直到某一天发现再也穿不下去了。以前我们总觉得校服怎么都穿不烂,但是几年十几年过后,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把校服穿烂。

2021-01
17

高数挂科两次?

By xrspook @ 19:02:09 归类于: 烂日记

当人们什么都不缺的时候就会失去了奋斗的目标。也许鼓励的追逐是从小就锻炼出来的,但是我成长的环境却从来没有这种诱惑。考试成绩好的时候,不会有什么奖励,糟糕的时候肯定会遭到打骂,至于打骂的程度如何就得看我到底搞得多糟糕。倒不是因为我害怕打骂而不敢乱来,我也不是为了要拿到什么名次或者什么奖励。从前到底我有没有竭尽全力,我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大学临急抱佛脚应对考试的时候我尽力了。

前两天回家的时候,在地铁站的屏蔽门外,等待列车进站的时候,看到某个支付宝的广告说那个人虽然高等数学两次挂科,但是因为有支付宝助手的帮助,所以在理财方面他一点都不慌,而且头头是道。我觉得一个高等数学两次挂科的人,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呢?绝对不是他的能力有问题,肯定是因为他太懒惰了。因为太蠢的人根本考不上要考高等数学的那些学校,而既然他考上了,而且高等数学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所以他挂科意味着什么呢?他没有在高等数学上用心,他在理财上用心了吗?他会用心吗?还是纯粹把钱交给某个平台的AI去做决定呢?后来我明白到,钱这种东西其实总体也就那么多了,如果你多了,别人就少了,所以AI怎么可能让所有人都赚钱呢?一个在学习上不用心的人,他在哪里会用心呢,我不知道。设计那个支付宝文案的人到底什么心态?如果他大学的时候,高等数学曾经挂科,会被阿里录用吗?还是说阿里招人的时候只考虑你是哪个学校的,以及你在他们的笔试面试的时候表现如何。数学不好的人理财会很好?我表示很疑惑。如果你学习成绩不好,你是怎么赚到第一桶金的呢?如果没有第一桶金,根本谈不上理财。如果你是通过体力劳动赚取第一桶金的,你真的舍得把那些钱用在你完全不熟悉的理财上面,而继续过你节俭的日子吗?又或者其实你什么都不懂,你的第一桶金是家族遗产,但你的其他家庭成员敢把那一桶金交给你让那个平台的AI进行操作吗?所以说如果我是那个文案的话,我大概会把那设定为自由职业者,比如说艺术家之类的,把理财这件事情交给平台,然后自己就有更多空间和时间去完成作品,创造更多的基础财富。之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文案怪怪的,是因为我也学过高等数学,而且好像还学过两个学期,但我觉得高等数学不算很难。要在高等数学里拿高分,我觉得要比在高中的时候数学拿高分还要简单一些。因为高等数学里很多都是套路式的,相对而言不会有太多的交叉,不会有太多的发散。所以高等数学都搞不定的人,在专业课、在其它更复杂的基础科学或者技术工程专业课里怎么混得下去?!所以从一开始我就觉得,高等数学挂科两次,纯粹是态度问题。

又或者在广告里,高等数学这个词只是用“高等”两个字吓唬一下人而已。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