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
16

包饺子

By xrspook @ 8:50:26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当要进行集体活动,要包饺子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身边很多人都不会包,无论是我的大学同学,还是工作以后我的同事。我的同学不会包饺子这个还可以理解,因为南方人通常来说吃饺子的几率不高,北方人逢年过节必定吃饺子,但是南方人几乎没有这些习惯。大学的时候,我的同学绝大多数都是广东的,所以为什么他们要搞包饺子这种集体活动呢?

昨天是元宵节,单位搞了些活动,比如说包汤圆,比如说包饺子。跟我的大学同学比起来,单位里起码有一半的人以上都是外省的,他们之中的很多都来自河南,但他们居然也不会???最后剩下包饺子的人不多,有些人只是玩一下就走人了。男的不会包,女的也不会包,有些觉得自己会包,实际上那种手法就像是完全不会包饺子的人直接把皮捏起来。直接把皮捏起来这个操作幼儿园的小孩子也体验过,那就是纯粹把肉放在饺子皮里,外面沾一圈的水,然后把皮对折起来。我不记得幼儿园的时候包过汤圆,但我们真的包过饺子,当时老师就是这么教的,绝大多数同学也是这么做的,当然有些很神奇的例外。我算是运气比较好的,因为在幼儿园包饺子之前,我已经在家见识过。但是用那种最基础的办法把饺子包起来,总会被家里的大人笑话。

虽然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但是在我小的时候过一段时间家里就会吃一顿饺子。为什么会有这种习惯,我也不知道,反正过一段时间家里就会包一次,在外婆家包,在我自己家也包。但是我们不像北方人,逢年过节都要吃饺子,对我们来说,饺子不是一种仪式感,是一种比较麻烦的东西,当我们想的时候就可以吃,但不会经常做,因为当时的市场还没有配备绞肉机这种东西,要吃饺子就得自己用刀剁肉馅,显然这个操作很麻烦。而且相对于吃一顿普通的饭来说,吃饺子的时候需要用到的猪肉也比较多。肉的比例比较多,大家吃的量也比较多,所以简单来说就是吃一顿饺子费用很高,而且还很麻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了用我妈的手法包饺子。然后每次当我提出要吃饺子的时候,我妈就负责准备馅料,我负责包。当我做其它事,不在我妈催促我开始的时候开始,她总会把我骂一顿。当我的饺子包得不够好,煮的时候开口漏馅,她更加会把我骂得死去活来。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包得不好看要被笑话,水煮的时候开口更加会被骂得一塌糊涂。吃饺子是为了可以大口痛快地吃肉,但是在那之前要一个雷都不睬,那真的是很难。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把我训练成我包的饺子外观不错,不会开口,同时速度也很快,因为速度太慢的话,我妈在我包了一半的时候开始煮,如果她煮好了我还在还在包,显然又免不了一顿责备。

北方人包饺子是一大家子,一起开动,有的人和面,有的人擀皮,有的人包,有的人煮,但在我家。饺子皮是现成买回来的,所以就只有一个包饺子和煮饺子的流程。无论是什么牌子的饺子,我一直觉得家里自己包的饺子是最好吃的。韭黄猪肉馅的饺子点酱油和致美斋浙醋的味道至今是我的最爱。

2021-09
25

补短

By xrspook @ 11:01:21 归类于: 烂日记

《西班牙语初学手册》我已经不记得是我什么时候买的了,为什么要买这本书呢?我同样也不记得,但是相对于从前我买的书来说,这本书算比较高端,因为配的不是磁带,而是一张CD,虽然里面的音频不是MP3,但是这已经很进步了,所以我猜这本书买回来的时候,是有一个塑封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把CD封装在里面。从前我到底买过多少本西班牙语的教材,我的确已经没有印象了,但是这本绿色封皮的西班牙语初学手册,我却记得我曾经很用心地学习过,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没有继续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开始学西班牙语正统课本《现代西班牙语》。

还记得大学的那些早上8点上课前的时光。我会在7点30左右到达课室,然后开始学我的西班牙语。有些人在读英语,而我读的却是西班牙语。那个时候现西配套的是磁带,我没有带着Walkman去课室,所以实际上我只是凭感觉去读。

从前我们学英语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我们总是以我们的感觉去读,但实际上可能根本不是那样的。还记得大概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开始去英语中心。从那时开始我才知道英语原来不是我们那本配套教材磁带里读的那样的。当时的小学英语教材是中国人读的,但是在英语中心他们用的是香港的版本,虽然可能也是中国人读的,但是风格跟我之前接触的完全不一样。要说彻底颠覆我的,大概是新概念英语或者剑桥英语的磁带,那些教材的编排跟我们的课本很不一样。虽然那本新概念被我买回去以后,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没用过的,以至于现在这本书到底被我放哪里了,我已经没有印象。至于那本剑桥英语实在太惊艳,惊艳到我甚至怀疑自己过去那么多年学的是不是假英语。剑桥英语是高中英语视听说课程的教材,但那门课一个星期就只上一次,别的班是外籍老师教,而我们班是副校长教,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也不知道。反正那门课是一种体验性质的,正统的英语课继续每天都会有,隔一段时间会测验考试,还是传统风格。

本来说的是西班牙语,但不知不觉就跳到英语去了。说回那本带CD音频的教材,我觉得那本书的内容很不错,课文选择很特别,课文全部都是外国人读的,准确来说西班牙语发音的内容都是外国人读的,风格跟剑桥英语非常类似。那本书很薄,内容有很贴近实际,但里面大量的信息要让读者学会学懂非常难。比如说语法这种东西可以用一大本书去说,但实际上这本书就只有一两页纸的版面说明问题,显然不可能全部铺开。于是这就导致了虽然我已经很认真地去记忆,但实际上我依然不知道该如何用,比如说宾格代词和与格代词。英语里面是没有与格代词这种东西。宾格代词和与格代词直接对应的是直接宾语和间接宾语。我甚至不记得到底我学语文或者英语的时候有没有这么区分过这种东西。在我记忆之中好像没有。西班牙语跟英语比起来有非常多的多变体。单数复数那是肯定存的,阴性阳性加上各种时态导致我这小白出错的几率大增。如果一个句子里面宾格代词与格代词都有的话,我经常不知道谁是谁。到底那个动词应该以什么形式出现呢?是宾格代词与格代词还是那个经常默认省略的主语?因为这本初学手册版面的关系,没办法把语法讲全,所以这些我必须掌握的规则就得用其它方式补全。所以昨天我又老老实实地下单了新版的《现代西班牙语》一二册。现在的现西是2017年版的,跟99年版本蓝色封面的套最大区别在于书本变大了,印刷变成了全彩,里面的内容据说也更贴合实际了。我只希望这本新的现西里面没有像99版本那样有各种各样连小白都发现得了的拼写错误。

从前的英语是要我学,现在的西班牙语是我要学。既然曾经被迫花了那么多时间去学习一门外语,我觉得现在如何学这个问题上我应该已经掌握了一些技巧。我不觉得这样我会学得更快,但是估计这会让我学的比较有思路,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然后主动补全那些东西。

2021-09
18

牛奶麦片

By xrspook @ 8:48:18 归类于: 烂日记

感觉这个星期过了好久,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问自己,到底今天是星期几?我还要上多少天的班?今天晚上我可以回家了吗?

有一次我妈突然问我晚上在单位一个星期去饭堂吃几顿饭,她猜我应该吃三顿,潜规则是4个工作日的晚上我在单位。但实际情况是:一个星期多的时候我可能去吃两顿,少的时候可能一顿都不吃,绝大多数时候可能只吃一顿。余下的天倒不是因为我完全不吃饭,而是因为我选择了吃牛奶麦片。为什么要吃牛奶麦片呢?因为这足够简单。或许我还可以吃泡面,但是那个相对来说就太不健康了。泡面还得把那些料包一个一个的挤出来,但是牛奶麦片就只需要少几勺奶粉,再来一勺半的麦片就可以了。尤其是当我把袋装的麦片装到了罐子里,可以用量勺直接勺取以后,更加的方便。我感觉自从我做了那个操作以后。我喜欢上了这种懒惰的晚餐方式。之所以不去饭堂吃饭,倒不是因为我觉得那里的东西太油腻太咸,不健康,而因为那跟我晚上的时间有点冲突,比如说我去投球的晚上,饭堂是吃不上的,因为5点出发,回来的时候已经7点30甚至接近8点,而饭堂的开饭时间是5点30。我不可能打完饭再过去,因为那样的话到达场地已经快6点了,我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前我的计划是7点就回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次都拖到了接近8点,其中一个原因是之前男的来了,我搞得差不多就赶紧走人了。倒不是因为他们敢过来踩我的场,而是因为场地也就两个球,我用的那个是足气的,但是已经生崽,另外一个显然不够气,如果他们很多人过来的话,他们可以怎么整呢?打空气吗?我之所以选择5点-7点这个时间,真是为了不和他们撞上。以前,我吃过晚饭再过去,一个星期好几个晚上都撞上了他们,于是我就下定决心,下班就直接过去。这样的话一个星期我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不会和他们撞上。

除了投球的晚上,其实无论是跑步还是其它运动,我都可以选择去饭堂吃饭,但我不确定哪个晚上我投球,所以通常一个星期下来,我只会一次性把早餐跟午餐都报餐了,晚餐完全没有报餐。当我觉得那天晚上我有必要,或者我看到那个星期的菜牌我喜欢,我就会报餐,但问题是晚餐要在下午4点之前报餐,很多时候我都是过了4天才恍然大悟自己没有报餐。其实不报餐也是可以现场缴费的,但问题是报餐的价格是不报餐的1/2,我为什么要花两倍的钱呢?虽然实际上饭堂的那顿饭实际成本是我不报餐付的那个钱的好几倍。但是明明可以吃得很便宜,但实际上又要多给钱,心理上就很不平衡,所以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吃我的牛奶麦片。

有些时候我也会觉得吃这个牛奶麦片很烦,一口一口下去,甚至都不想吞了。这个东西说不上有多难吃,但是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吃的类别,但是还是可以吃下去。

我从小学开始就吃牛奶麦片了,当时我妈用的也是桂格麦片,不过她之前用的是快熟,我现在用的是即食,她会加牛奶,好像加的是子母奶,还会在里面打个鸡蛋。牛奶鸡蛋麦片是我周日早上去上奥数课之前的早餐,一直都是那一款,我妈从来没有换过,我也从来没有要求她改变过,其实她完全可以给我来顿面条,又或者可以给我面包。我吃了好多年的牛奶麦片,但是实际上我妈自己并没有吃多少,我不知道她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吃这这东西,这种做法到底是谁教她的?

大学的时候的宿舍,我会常备麦片以及方便面,方便面用得极少,到了大三大四直接就没有了。但是麦片还是常备,因为那是我的常规早餐以及去游泳前的小点心。但是那时候吃麦片就不是牛奶麦片,而是直接用白开水泡,所以其实那个更难下咽。难吃也好不难吃也好,反正就是啃下去,最后让我不感觉到饿就算解决问题了。

我到底最喜欢吃什么呢?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觉得自己没得吃肉会死,但是光吃麦片没有肉的时候,我却觉得没什么。你给我麻辣烫螺蛳粉或者小龙虾之类的重口味,我反而接受不了。

2021-07
21

顺序不对

By xrspook @ 8:49:21 归类于: 烂日记

跑完10K以后在躺在地板上往天花板丢球,我觉得简直就是乱来,根本没有什么控制可言。发力根本是不是以我想象中的方式进行的。没丢几个,感觉右手已经累了。休息一下以后依然很快会累,这大概因为过去的50多分钟,身体的血液主要都集中在腿部,所以手臂的血量相对来说比较少,所以最终就导致10K以后的丢球训练让人很沮丧,没有达到应有的目标。虽然我觉得时间挺短,但实际上估计也有个15分钟以上。这个过程让我感觉很纠结,如果一切都正常的话,持续个30分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昨天晚上我真的很不在状态。之前我从来没有感觉过有这种事情,但是还没到10个球,仅仅5个球多一点手臂就已经觉得需要休息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以前休息过后的头一两个,我会表现得非常好,但是昨晚这种奇迹没有发生。大概我已经过了那个新手的运气的甜蜜期了吧,接下来是漫长的胶着和纠结。

所以投球训练这种事我觉得最需要控制得当的是精准的角度,也就是我把球投出去必须是按照我的目标轨迹进行的。高一点低一点都无所谓,但必须与我的目标垂直。为了做到这个,就必须进行无数次的训练,要支撑起无数次的训练,就要把肌肉的耐力和持久力提上去,否则你有再大的力气,但是没两下就用完了,没有一点意义。反而如果你力气不算很大,但是却可以维持很长时间,这反倒对精准控制有好处。

这让我想起了大学网球老师教我们的太极打法。一开始当我们拿起网球拍,根本不知道如何控制,所以只是随意地用尽我们的力量去挥拍,结果那可成为了随手就伤人的大杀器。对初学者来说,需要掌握的是如何控制好球拍,所以你不需要很用力击球,但是你需要控制好球在拍面的落点、拍面的位置以及最终把球回过去以后的落点。我感觉现在我正在努力实现这个东西,一开始真的不需要太猛。

我昨晚当我觉得自己的控制力完全不在状态的时候,继续下去实际没什么意义。力度使不上,控制力也无从谈起,这种训练根本无法达到效果。所以我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如果某天晚上我还要跑10K的话,篮球的投球训练就应该放在跑步之前。但跑步后之才做这个训练的好处是保证了人即便在累了的状态仍能有那种控制力,当然这是后话了。对高水准的运动员来说,他们必须保证,当自己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时候,仍有清晰的头脑、动作依然不走样。这种技能在所有竞技类的运动里、对那些高手来说都是必备的。但显然我不是高手,所以到达那种濒临崩溃的时候,我可以崩溃。撑一撑也是可以的,但撑一撑的时候就谈不上有什么效果。对普通人来说,到达崩溃边缘的时候,还继续死磕下去,可能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比如说在炎热的夏天、在长距离跑步末段还逼自己以最快速度冲起来最终的结果就是结束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天旋地转,也可能会恶心干呕,甚至有其它更严重的后果。这种事情我是深有体会,但在那个时候,不服输的心又会迫使自己干那种傻事。明明知道后果依然要那么做,挺矛盾的。当你不顾一切的时候,就不会想太多后果,但事后回想起来的确挺危险。

不曾把自己逼到绝地就不知道极限在哪里,每一次逼迫或许都会让自己的可控范围再增加那么一点点,但这只是或许。

2021-06
28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By xrspook @ 11:22:51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高考放榜,昨天我初中的班主任找我问一些关于华农的问题,但实际上那些东西我都回答不了,根本回答不出来。因为在我那个年代,不存在这些东西。现在即便有了这些东西,肯定也不是我的考虑范围,因为太贵了。那我的老师之所以考虑这个问题,是因为钱意味着具有特权,所以同一个专业,加了个国际班的东西,录取分数就要降一些。之前我也听说过这种学制好像是2+2或者2+3,但是昨天我才知道,原来华农新成立了学院,叫什么都柏林国际学院。学制4+0,也就是4年都在华农,但只要你符合要求,就能拿到华农以及都柏林的学位,这样好像太假了吧,入学分数比别人低,学费比别人贵,用的师资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同样4年以后毕业就因为钱所以能拿到了两个学位证?

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但话说回来,那个学院现在只有三个学科,一个是园艺,一个是食品质量与安全,另外一个是生物科学。如果是这三门学科都在各自的学院,不过叫做国际班的东西里面,用的师资肯定是跟其他一样的,但问题是他们被独立了出来,据说专业课都是由都柏林的外籍老师授课。外籍照相师就那么几个,专业课可不只是几门这么简单。

这个都柏林学院一开始听名字我就觉得很不妥当,全称叫做“华南农业大学广州都柏林国际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如果名字是叫做“华南农业大学都柏林国际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我觉得这还说得过去。就等于是两间学校的合作,但问题是在华南农业大学之后加了个广州两个字,这就很神奇了,因为这种被包含的关系比较暧昧,通常来说取了个这样的名字就意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完全独立出去。说是说毕业的时候会拿到单独的华农毕业证和都柏林学院的毕业证,但问题是如果华农的毕业证上写的不仅仅是华南农业大学,还有后面那一串字,那就很尴尬了。但是这实际上又只是华农的一个学院,就像是华农的一个国际学院。在纠结学位证、毕业证上该怎么写的时候,我特意翻出了自己的证件,发现上面没有提到我是什么学院的。所以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吗?就像中山大学,广州大学之类的那些二级学院毕业证上应该都写得很清楚,我觉得这个都柏林学院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继续教育学院,在毕业证上会写清楚的。以前华农有个珠江学院,在五山公寓的时候有一栋宿舍楼就专门写着那个名字,虽然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珠江学院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们知道那好像是一个二级学院,不过在我们入学的时候好像已经没听说过招生之类的了。

我在华农读了4年本科,学费是一年5000多,所以不到3万就读完了,当然还没算上住宿费以及其它生活费。但是这个中外合作的都柏林学院,4年读下来光是学费就要26万。那种感觉就像是高考分数不够用钱去补一样。华农里面有很多贫困生,他们是拿资助读书的,所以他们签订的协议里写明了是什么专业,不能转科。他们的学费可能免了,但是他们还是要做很多勤工俭学之类的赚自己的生活费。那里有很多学霸,但是因为家里穷读不起,所以即便他们的分数很高,也只能去一些限定专业,一些在这个大学里有国家资助的专业。相比之下,这个都柏林学院的设定,让人感觉非常逆天。

在我读书的那个年代,没有这种选择,但现在这居然变成了一种分数不够的补救策略,哎~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