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
13

拼出我的货

By xrspook @ 21:39:03 归类于:烂日记

能一觉睡到自然醒,真好,而且醒来以后也不用马上开电脑开始统计,真幸福。自从重新当统计以后,每个周末早上都要算数,不是早上算就是晚上算,反正准确来说我没有多少个完全的休息日。今天算是个极少数的例外,因为我知道,的确没有数了。所以起床以后,我可以悠闲地刷牙,然后吃早餐,最后才是开电脑。

春节回家,我把自己的米兔智能积木也带回来了。那个东西和我一路从东莞麻涌回广州,也陪着我那天下午去高德置地春广场以及猎德的迪卡侬。在麻涌的路上,踩着膜拜,把装着积木的金蝶凭证盒子放在车篮,每次踩过那些高低坑洼,我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因为怕装在盒子里的零件会蹦出来。那些东西到底有没有在我回家的路上洒漏丢失掉我不知道,即便有,我也实在没办法去验证了。昨天晚上我DIY了一个可伸缩的架子。那个东西在其它科教积木上我曾经见过类似的造型。因为不是看着说明书做出来的,于是,我完全凭自己的感觉去组装。有些东西到底是这样好还是那样好,我要试过了才知道。在组装那个东西的过程中,我觉得某些积木块实在太少了,如果那些有更多的话,我能组一个更大的,自然也会变得更好玩。还记得小时候某些玩具正是利用了那个原理。

今天早上我又组装了一个小风扇。米兔智能积木的官方造型里就有一个小风车。那个东西直接把轴插在动力系统的出口,即便动力去到最大,转起来也不快。因为那个动力的扭力和转速有一定限度。如果在动力输出上直接插一根轴然后转动,无论叶片用什么样的摆向,都不会扇出风来。要扇出风你就必须加大风扇的转速。我的方法是用两个齿轮实现。把最大的齿轮放在动力输出的轴,然后旁边通过积木的拼接再固定一个小齿轮,小齿轮和大齿轮联动,小风扇的轴固定在小齿轮上。动力输出的转速一定,但是大齿轮一点点的角度,就等于小齿轮转了很多。它们的线速度是一样的,但角速度相差很大。因为大齿轮我用的是36齿,小齿轮我用的是8齿。这是整套积木里最大的齿轮和最小的齿轮了。经过这番改造以后,起码我的小风扇能扇出一点点风。虽然出来的风不如用从前四驱车的普通马达出来的大,但整个分析情况以及后的续组装过程,我都很喜欢。大齿轮和小齿轮的转换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到,比如变速车自行车正是利用了大小齿轮的改变实现在恰当的地形用恰当的方式。比如上坡的时候用小齿轮,提高踏频的方式前进会比用大齿轮舒服。齿轮这个东西向来让我很着迷,但当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接触得最多的齿轮却是那个经常让我觉得神烦的修正带。每次更换带子,或中途出状况要整理的时候都挺麻烦。之前用的是涂改液,有段时间用修正带,有些同学用修正纸,但后来,我们好像清一色都退回了涂改液,或者直接在纸上涂黑。

如果米兔智能积木有更多的零件,我当然可以创作更多东西,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得有那个想法,然后你才知道需要什么零件。给你再多的零件,给你堆成山的零件,但是你不知道如何运用它们,一点用都没有。我觉得用我的思路玩积木,跟直接看着说明书,一步一步来,是两件完全不一样的事,但在独立思考之前,你首先要积累经验,如果当初我没试过按照说明书一步一步来,我后面也就没有办法折腾出我想做到的东西。老师只能教你某些方法,但具体应该怎么叠加使用,则是靠每个人自己。看说明书做事,是一个制造的过程,但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去一步步实现,是一个创造的过程。

我并不讨厌物理,我只是讨厌从前我的某些物理老师传授知识的方法。

2017-11
5

不合格往事

By xrspook @ 21:34:18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脾气比较暴躁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我的忍耐力,已经比从前很多,这个跟的是我学生时代做的对比。记得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会因为一些事感觉到烦心,于是自然而然的就会发脾气。结果可能不是骂人打人,而是大哭一场,最终会导致,我被家长教训一顿。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之前,语文老师布置的作业很多,都快晚上12点了,我还没有做完,于是我就哭了,但哭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还是得继续装下去。哭只会让我产生怨气,做得更慢。回想当年,那些作业不过是老师要求把后面生词表的字全部都抄上不知道多少遍而已。为什么会做得那么慢,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胡乱写,肯定可以快很多。从狡猾的角度考虑,即便我把一些字漏掉,老师也可能察觉不出来,而且那真的是无意漏掉的话,老师也真的不能拿我怎样。但是学生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这样,实际上抄是抄了,但真的有没有漏掉真不知道。因为那种抄写的作业谁也不会认真去看。语文也好,英语也好,其实每到期末考试之前都会有这样的作业。从前写得慢大概是因为我妈对我的田字格汉字有要求。但到了那个时候,其实那个字不写错也就可以了,丑不丑不是重点。汉字写得慢,可能是因为,我对文字的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每个笔画都要按照印刷体来画,与其说那是在写字,不如说那是在临摹。就像外国人学汉字一样,那是在画画。只有把每个笔画都清楚了解了,你才不容易把字写错。这个过程需要积累,到期末考试之前,理论上我们应该已经把那些汉字掌握了,所以老师布置那个作业的时候,她觉得我们不需要用那么多时间去完成,但实际上,我去耗了很长时间。

还有另外一次我做作业做哭了,那是因为第二天就是高中的物理考试。当时我真有这个感觉,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考及格。并不是因为考试之前老师就已经恐吓我们,而是因为那些知识点无论是从公式还是计算,对我来说都很难。每次物理期末考试,很多人都不及格,所以为了让分数好看,老师只好在所有人的成绩上面乘以一个系数。最终大家要不要补考还得把平时成绩加权平均算上,因为如果只是用一次考试成绩做定断,补考的人实在太多了。最终那一次物理考试,从卷面成绩说,我的确没有及格,但我也不需要补考。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明天去考试,今天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过,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完全不是胸有成竹一定能考得好,而是胸有成竹自己必死无疑。之前之后这种事都没有发生过,唯独那一次。

高中时候的英语测验我也试过有一次不及格,那是因为卷子是学校里面非常牛的英语老师出的,那份卷子的难度相当于四级。我做那份卷子的时候我们只是读高二。除了第一大题语法题是跟那个单元的生词有关,完形填空、阅读理解以及后面部分看不懂的单词看不懂的句子比看懂的还要多。给我们出那份卷子的老师就没想过我们会有多少人及格。他只是纯粹想让我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难。在做那份卷子之前,我并不知道那份卷子会这么变态。知道那份卷子如此厉害之后,我觉得自己不合格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做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份卷子就像天书一样,纯粹碰运气瞎掰。通常老师出的卷子都不会让大多数的人太难堪,但显然那一次老师出的卷子就是故意让大家很难堪的,所以我死了那是很自然的事。

高中时候的数学,有段时间我一直徘徊在合格与不合格之间,正负十分以内。当时我真的很怕我们那个数学老师,但后来,我居然习惯了他经常让我心惊胆战,再到后来,虽然要挣扎达到班的平均分以上还是很难,但总算我不会在合格线附近徘徊了。

高中是我唯一觉得测验考试合格或者达到班平均分也很难的阶段。

2016-11
8

广附记忆

By xrspook @ 7:47:39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因为要在公交车上用16wifi,所以我被迫加了广州百事通的微信。我发现原来那个东西还真挺好玩。因为我已经很久没试过,用一个广州人的心态去看东西,无论是文字还是见闻。虽然没有被洗脑,虽然和家人以及会讲粤语的人沟通的时候,我用的还是广州话,但实际上,我脑子里主要的思维方式已经变成了普通话。所以如果你让我用广州话输入我会半天憋不出一段话来,说没问题,但输出有问题,阅读的速度也很慢。在推荐栏目里,我看到一篇关于广附的。那是一个毕业了四年的同学写的东西。她才刚毕业了四年,但我已经毕业了十年有多。那篇东西里,最引起我共鸣的是广附的春卷。还记得,课间的十几分钟时间我们喜欢冲去饭堂买春卷。当时从来没有担心过春卷会售罄不够卖,只是担心动作太慢了,上课铃响都回不到课室,但实际上这种事没有发生过。虽然春卷会让我想起广附,但实际上我在广附吃的春卷并不算太多。广州有哪一间学校,第一个让人想起的居然是里面的春卷呢!

我的很多广附的记忆,很多都是跟体育有关的。比如说,高中到那里的时候我发现,班里的人都挺擅长排球这东西,但我在高中之前几乎没接触过。当时的体育考试,有一个是两个人颠排球得多少下以上。那简直把我折磨死了。一开始用的是普通排球,我就只有一直去捡球的份。但后来用起来软式排球,情况好了一点。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软式也好标准也好,反正我跟某个男生搭配的时候基本上可以轻松拿到100分。当时我实在不明白,颠排球这种这么痛苦的事,为什么要我们去干?更加让我不明白的是我班里有个校队的,所以体育课空闲的时候,她就会拿着个排球对着墙练习。其实当时班里有两个排球队的,一男一女,但男的我却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练习。最兴奋的要数其他学校的队伍来我们学校打篮球赛,那通常会在风雨球场进行。虽然跟华附打的时候,我们几乎不会赢。但是整个风雨球场都人声鼎沸。因为华附的那些篮球队员里面就有从前初中是广附的人。他们有些是因为成绩好,所以去了华附,有些则是被体育特招进去。还记得高三那些吃完晚饭在风雨球场里踢毽子,打羽毛球打乒乓球或者在学校里瞎逛的日子。别人都在赶着回家,都在跟车流人流作斗争,我们却可以那么休闲,饭后运动一下。因为有了那个经历,所以我才觉得,高三比高一高二还要轻松。运动过后是晚自修,9点半过后才可以回家。但就是因为在晚自修前有那么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运动时间,让我有更多时间跟同学接触,同时,运动真是一件非常让人放松的事。在上课的时候,老师是我们的老师,但下课以后,在课余时间,老师就只是我们的对手。还记得我们在羽毛球网的两边踢起毽子,某个男老师在开小差,结果我一个毽子踢过去,正中他眉心。虽然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那也够囧的。广附校队,篮球很厉害,排球很厉害,毽球也很厉害,据说从前有射击的时候射击也很厉害。所以那里的很多人并不是书呆子,他们学习成绩很好,但运动方面也厉害。体育课要抓紧每一分钟去玩,大家都爱是体育课,除非要进行什么长跑考试。体育科办公室门口放着一个杠铃。我记得有段时间我会把那扛在身上,然后做全蹲,为的是备战校运会两百米接力。我也记得高一的某段时间,班主任逼迫我们放学之前必须绕着200米1圈的操场跑上三圈。那个高傲自负的班主任,我从来对他没有好感。我骨子里就有一股气,必须要跟他作对。大概因为这样,所以他教的物理力学部分我觉得自己总是很糟糕。我抵触老师,自然会让我非常不喜欢他的教学模式。我不喜欢他总是要我们记住所有公式的变体,其实记住一个最根本的公式也就可以了。所以到后来,当我离开物理重点班到了其他物理老师的手下以后,我觉得物理很轻松。

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该怎么好好利用高中那三年呢?

2016-05
24

不想沉沦

By xrspook @ 7:08:59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昨天晚上睡了很长时间。这可能跟我自己无关而跟我室友,她很晚才回来,然后洗澡吃东西洗衣服之类。一开始我还能听到她正在做什么,但后来我完全睡着了。跟一般年轻人不一样,我觉得如果我不早睡,我就会死,尤其是如果晚上在11点之前还没睡觉的话,长期下去问题就会大。但对小年轻来说,半夜一两点还不睡觉,太普通正常了。不只是十几二十岁的人,三四十岁的人也会那样。我曾经也那么干。大半夜接近12点才开始跟网友聊天,然后聊到凌晨一两点,最终是怎么结束的?对方睡着了。我觉得那边半天没说话,所以我也去睡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种挥霍。长夜漫漫,但该睡觉的时间就应该拿来睡觉,而不是到该睡觉的时候还非常兴奋,无论如何睡不着。与其说我近期想早睡,不如说近期我一直都很想睡觉,任何时候都那样。这不是什么好兆头,我懂的。

我工作的单位,从外人看来是一个正经的单位。但时间长了,作为内行人,自然知道其中的猫腻,我在做不正当的事的时间比我做正当的事的时间还要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正当的事不应该做,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他们老在考验我准则的底线。他们一直都是那么干的,已经麻木了,已经习以为常了。跟流氓没什么区别。流氓觉得TA干的事没什么大不了很普通,但外人看来,那就是在耍流氓。自身的天平已经偏颇,没什么公平正义可言。我无数次在想,我不想跟这帮人同流合污。但光是想没有任何作用,如果我真的不跟他们干这种事的话,唯有离开这个单位。但如果离开了这个地方的话,我该去哪里?我该去做些什么呢?原来我一直都没有准备好。跟刚毕业时的感觉差不多,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干到怎么个程度。有些人觉得,一辈子平平稳稳就可以了,浑浑噩噩也无所谓。但我并不这么觉得,就像某部电影里说的一样,人不在于有多么长寿,而在于生活有多么精彩。我不在乎当一瞬间的流星,起码也璀璨过。到老的时候才后悔,自己曾经没有努力过,没有坚持过,没有实现过什么愿望,那是很悲惨。难道老的时候,发现自己一辈子都和别人关系很好,跟所有人都和睦共处就是个值得骄傲的地方,别人也许这么觉得,但我不这么认为的。有碰撞有火花,才会有更深一层的升华。没有宇宙大爆炸,就没有往后很多新世界的诞生。大概因为我是一个坐不住的人吧!所以我不能满足于安逸的普通。我是一个性情火爆的人我从来不掩饰这一点。当然,在陌生人面前,我是一个很沉默寡言的人。当然也就不会主动制造些什么矛盾来获得刺激。

昨天有段时间,很闲很无聊,所以我在想怎么才可以,给小米手环作弊。这种事之前我也试验过,但不成功,比如说我把米粒绑在降落数值仪的振荡器上,那东西几秒之内会振荡40次。很猛很暴力。但因为太猛,而且,位移变化的不是很大所以小米手环没反应,然后我又试图把小米手环,放往复振荡器上,但还是因为幅度太小而没反应。单摆是肯定可以让小米手环计步的。某宝上就有卖专门为手机刷步设计的通电的单摆设备。我甚至一边走一边在想,通过电磁感应,我可以让单摆在通过某个点的时候,因为正负极的原因,产生一个动力,那么跟那个单摆就永远都不会停下。后台,我突然想起了塑料的扇子。那个扇叶很有弹性,那个振幅应该能让小米手环计步。我把米粒,用透明胶贴在扇子上,扇风的时候,果然小米手环计步了。手摇扇子显然很低端,所以我又把扇子,固定在往复振荡器上。然后,刷步神器就此诞生。我为什么要这么整啊?纯粹是为了好玩,纯粹是为了让在我脑子里深处的那些物理起到一些作用。力学是我学得最糟糕的,但电学我自感还不错。那是因为曾经我在那里,投入过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有视频有真相。

今天是个晴天,但灰蒙蒙的一片,没有风,空气流动性相当差。

2015-09
15

时间轴调校碎碎念

By xrspook @ 12:46:12 归类于:烂日记

近期一直在修改着《爱在旅途》的时间轴。为什么总感觉字幕比声音提前?为什么总感觉字幕比声音快结束?我试图通过搜索和问高手解决问题,但未果。出乎我意料的是我认识的高手居然都没用过Aegisub。调校歌舞MV和从前调校Tales of Masked Men没有出现过这个问题,所见即所得,为什么这次却会遇上这种事呢???我觉得,原因有几个。首先,高手昨天告诉我hon3y版本的音频通常会比视频延迟0.3秒。卧槽!0.3秒那是非常严重的事了有没有!!!他说他当年做时间轴的时候对应的是口型。其次,歌舞和纪录片每句话的结束都没有那么着急,都是很长的一段,歌舞更加是要哼很久的,但电影对白不同,电影对白有些真的非常的短,1秒不到就结束了。如果人对字幕是有反应时间的话,从字幕出现到字幕结束如果不超过1秒,哪怕字幕完全合适,人也可能会觉得挺着急、反应不过来,所以就感觉字幕比音频快消失了?快消失这个可以说是没反应过来,那么明明完全对应了音频开始,却感觉字幕比音频提前出现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在逃避,我一直都试图用法则/规律去调校时间轴,但我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人的感觉。我只是在一句句地调时间轴,一句句地听,却不进行一小部分甚至整部电影的校对体验,我怎么会整体把握得了到底该怎么做呢!同样一句话,不同的语境字幕需要延迟的时间不同,话说得越是慢后面预留的就要越多,只是喊一个词的对白也需要比其它普通的要预留多点时间。还记得做高中物理单摆实验的时候老师问我们计算一个周期,在哪个点掐表计时最准。无非就2个点,一个是球体缓慢升到最高,一个是球体快速通过最低。人是遇强越强的动物,安逸使人颓废,况且单摆过程中由于空气阻力,到底哪里才是最高点很难说,实际情况是一次比一次低,缓慢的上升让我们自然而然地慢半拍。但最低点呢,永远是那里,而且通过的时候永远是单摆运动时速度最快的,人掐表也会慢半拍,但缓慢的半拍和快速的半拍显然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所以在球体经过最低点的时候掐表计时最好。明白人不完美,明白人总是反应迟钝后,时间轴根据语速调整结束时间也就非常可以理解了。但只是断断续续地一句句整字幕,哪里能把握得了那个度呢!所以,难道用波谱校对字幕是精确的,但却不是让人看得最舒服的?

有种遥遥无期的感觉。可能现在我最需要做的不是继续把精力和时间投放在时间轴调整上,而是看看别人做的字幕,重新领会到那个精髓,找到某感觉。我一直把自己困在死胡同里,已经把自己逼得走投无路了。

从感性到理性,现在,我又要回归感性。看字幕的是人,不是机器,我们有情感、生理上有慢半拍的缺陷,不能忽视这个。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