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21

寻味到佛山

By xrspook @ 18:38:3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跟我妈又去了佛山,又是去那个地方,本来我们的目标是去吃那里的一种甜品,但因为现在临近过年,那个卖那种甜品的那个店现在完全把重心都放在送年货上面,所以根本没做那个东西。没得吃那个,让我觉得挺失望,但我们却在那条路上的一个网红甜品店吃到让人很意外的东西。难怪那家店会变成网红店,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他们的出品,因为价格低,而且质量好。那家店只要开门,任何时候都是满座的状态。如果是到了饭点,老人小孩相对会少一点,主要都是年轻人,但不在饭点的时候,任何年龄的人你都会看到。跟其它甜品店不一样,在那里吃甜品的人往往都不仅仅吃一碗,尤其是年轻人,通常都是两份起。我和我妈合计吃了4份。那家店除了一些经典甜品以外,还有一些非常经典的存在,比如单球雪糕,比如菠萝冰。吃完以后我和我妈继续向前,到达了平时我们吃煲仔饭的那个地方。正如我所料,那家店基本可以说是我们走过的那些街道里卖年货卖得最热烈的一家。卖的人很多,买的人也很多,跟其他店比起来,那家店非常豪爽,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随便让你试吃。你把摊在那里的年货都吃一遍以后,会觉得自己已经饱了,不用吃其它东西了。其它店都只有一个小门面放他们的年货,很多卖货的只有一两个人,但那家店卖货的起码有8个人。还有一些人在那里开粉,揉面,炸年货。看到那个之前,我已经料到在过年之前,那个店会很热闹,因为我在百度的街景小车里面,翻到某一年历史街景照片时已经见过那家店的这一幕。几乎可以这么说,雅园餐厅的卖年货跟快子路一年火爆一次的写挥春是那个地方最大的特色之一。我觉得那里的老街坊没有一个不知道那里会这么热闹。

短短一条快子路,先从街头到街尾,都摆满了写挥春的摊档。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间就蹦出了那么多技艺精湛的挥春老人。当然写挥春的人不一定每个年纪都很大。公正路的一个摊档,写挥春的是一个年轻人,而快子路的另外一个摊档,写挥春的是一个中年大叔。他们感在一路都是老人家的挥春摊档那里竞争,肯定有他们存在的道理。那些经验爆棚的挥春老人根本不需要打什么广告,把自己的作品贴在柱子上、贴在墙上展示,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快子路上有一个摊档,打广告吹那个老人是清华的什么什么。显然,只有外行人的人才需要在快子路打这样的广告。那一家的确因为打广告的原因,有不少人在排队消费,但是地道的佛山人不会信那些东西。要选择在哪一个档写挥春,得靠自己的眼力,其次要看自己的荷包。正是因为满街都是写挥春的,而且绝大多数都在用金字写,所以一路都是香蕉水的味道。写挥春的老人多,买珲春的路人多,用相机记录下这一些年味风俗的摄影师也很多。我在广州从来没见过这种气势。在一年的其它时候,快子路是一条被拆得支离破碎的弯曲老街,但每年必到的春节年俗让这个地方像凤凰涅槃一般迸发活力。希望这个写挥春的快子路永远存在,但社会的发展是不可逆转的。当这条街也经过了修旧如旧的微改造,但很多新店铺引入了以后,这条快子路,还能像现在这般让人感觉时光倒流吗?

2019年的秋天开始,我和我妈去过很多次佛山,绝大多数都是去禅城区的老地方。昨天我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喜欢那里,因为那里的人说粤语,无论是买东西的人还是卖东西的人。那里的房子那里的环境就像是20年前的广州老城区。现在的广州老城区,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样子,说普通话的人比说粤语的多得多。街头巷尾卖的那些东西也再也不是熟悉的那个味道。我们的老街还在,但里面的人变了,我记忆之中那些熟悉的城市灵魂已经不复存在。

我还记得从前广州前进路凉茶铺的味道,大同饼屋蛋挞的味道,山货铺竹子的味道,还有那个在街口摆摊的挥春人。不开玩笑,这些东西全都能在现在的佛山找到。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