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
4

孤独与痴呆

By xrspook @ 15:29:13 归类于: 烂日记

凤凰大健康有一期说到:老人痴呆跟孤独症有关。我觉得人体还是挺合理的,既然有了孤独感,那么为什么还要让他继续下去呢?除非有某些途径可以把这些孤独感驱散。身边的人,尤其是身边的亲人一个接一个离开,怎么可能不孤独,其它的途径可以驱散这些孤独感吗?情况就像其他人对你好,跟亲人对你好是同一回事吗?自己最熟悉的那些亲人都已经离开了,怎么还可能找到替代的东西?那些可是共同生活几十年的人啊!有可能是亲人,也有可能是最要好的朋友,无论是哪一条,都是后来者难以复制的。所以孤独症跟老人痴呆形成一定的关系很合理,我觉得人体的构造也实在太微妙了。因为实际上这就是人自然而然的一种解决方案。既然你觉得你现在活得很痛苦,那么我就慢慢的帮你解脱。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另外的因素,比如说当事人觉得他很孤独,但实际上他身边还有关心他的人,还有希望他好的人,但是他们却没把那当作一回事。他身边的人希望他一直都好好的,但这种需要只是单方面,没有形成相互关系,最终就会导致一个人觉得他很孤独,但另外一些人 发愁他怎么就老人痴呆了。他们仿佛活在了两个平行的世界,大家都看不到对方。

工作的时候不活跃,退休了之后绝大多数时间一个人待在家里,这就是我爸的真实写照。至于他往后会不会得上老人痴呆我不知道。因为对我们来说一直以来他都是孤独一人,这种孤独已经是一辈子的事了,所以对这种人来说,他会不会对孤独有免疫力呢?因为已经习以为常了。对年轻的时候尚且不活跃的人来说,年老的时候你怎么会希望他们会主动融入一些团体,让自己不会那么无聊,不会那么落寞呢?那可是一辈子社交习惯。

我爸会不会感觉到孤独呢?一定程度上我觉得那倒未必。因为有句很经典的话叫做“心有所属,不怕孤独”。我确定他是有某种追求的,只不过我们这些身边的人都几乎没有感知过。理论上孤独是一个贬义词,但是对某些人来说可能这就只是一个形容一个人独自待着的状态,是一个中性词。实际上对他们来说,那也不过是一个中性的常态。如果这是一个贬义词,肯定是因为孤独对人有伤害,但是如果只是某种状态,不好也不坏,估计就是我爸现在这种。

别说身边的人都已经离开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孤独,哪怕是现在一个人独处,自然而然就会想当年,想到当年的人都已经不在身边,那种可能是叫做孤独感的东西就会涌上心头。不过话说回来,人有多闲才会主动想这些事情。毕竟如果人一直都很忙,完全没有时间给你耗在孤独的思考上面。

安排好自己要做些什么。要做到什么程度,要怎么去做。如果这一切都妥妥当当,人没有时间孤独。

2021-08
19

就是不信我

By xrspook @ 8:55:53 归类于: 烂日记

上个周末回家,我爸问我为什么道客巴巴上面那个东西老是不能翻页下去,永远都是那几页。他觉得文章有问题了,不知道为什么按出了个分享,要我扫上面的二维码,但实际上那纯粹是一个分享,无论是扫二维码还是发给微信好友,又或者发到朋友圈,但为什么要分享这个文档呢?那个文档没有弹出什么东西说不分享就不能看下去,正常的情况是,如果那真的不让你看,到达某一个程度就会跳出来告诉你下面的是收费的部分,你得通过什么什么方式付款,然后你才能看下去,又或者你得分享多少个人集多少个赞或者有多少个人点开了你的东西,你才能继续看下去,但实际上根本没有这种事。当我退出那个PDF的全屏界面,在能看到那个翻页的时候,我看到翻页是正常的,页码在不断顺畅地增加,没有一点问题,但是页面显示的东西翻来覆去都是那几页纸,于是结论就是那个PDF文档的编辑出了问题,可能是扫描的时候有问题,也有可能是扫描完以后编辑的时候出了状况,反正结论就是,其实翻页是完全正常的,不是道客巴巴不让你看,不过实际上内容已经没有然后了。

我很明确地告诉我爸,这不是分享不分享的问题,不是我肯不肯帮你,是这个文档本身自己就有问题,如果你要继续看下去,你得找同样的文档,但是得是不同版本的。但我爸根本就不相信,他觉得纯粹是我不帮他做这个事。其实装订错误这种事很正常,书本也会出现这种问题,比如说从某一页开始,后面连续好几十页都是翻来覆去的那几张纸。虽然这样的几率不高,但的确是有发生的。我爸就遇到了这么一个电子文档,但是他却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很喜欢逛各种书城,比如说购书中心,比如说北京路的新华书店。广州日报书城刚开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去,因为那里地方很大,书的品种也非常多,最重要的是有一点点折扣,比如说9折。广州日报的书城在人民路,了解那个建筑物,大家不是因为知道那里有广州日报的书城,而是因为那里叫越富,里面有很多游戏动漫之类的东西。我记得我在人民路的那个广州日报书城买了一本口袋本的《儒林外史》。但是当我看《范进中举》的那个故事的时候,到了某个地方,我根本看不下去了,因为直接跳页,中间那些页码没了,所以上一页跟下一页完全对不上。我一脸懵逼,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这种情况其实我是可以回去退货,书城也应该答应可以给我换一本,但如果另外一本也是这样的话,他们必须退款,不过当时我没有那么做。看到那个位置卡住以后,那本书就被我很嫌弃地丢一边,没也没看。所以既然我能遇到看纸质书到某个地方突然缺页,为什么我爸看着电子文档就不能突然间也出现毛病不断地重复那几页呢?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常识,当一个电子文档你能不断地翻页下去,就意味着你能看下去。如果真的看不下去的话,你是无法翻页的,但我爸却一直只是停留在全屏界面,看着扫描页的那个页码,却没有观察到整个电子文档的情况。

我给我爸买的第1部智能手机是红米2A,然后换了一部红米Note4X现在用的是红米Note9 4G。一直以来我爸的智能手机都不是用来打电话的,也不是用来看微信的,一直以来他都只是用来看他的那些关于汉字的电子文档。即便已经看了那么多年(起码5年以上),他依然没有掌握这种规律,那可是他一天到晚起码得扔5个小时进去干的事啊!

一个人知识不多不要紧,但是缺乏学习能力、缺乏随机应变的能力,那就完蛋了。

2021-03
19

存在却无法感知

By xrspook @ 21:06:28 归类于: 烂日记

明明只是星期四,但是我却过出了星期五的感觉,3月底必须把去年没有休完的年假休完,还有就是把今年三八的一天假期也搞定。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休假,因为休假跟不休假对我来说没啥本质的区别。但是假期放在那里不休,又好像有点过意不去,既然领导都休假了,为什么我不一起呢?毕竟不休假不意味着你有多伟大。为什么我不在早一点的时候把假休完了,我也不知道,好像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这个习惯。休假有什么事干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近期我要去剪头发了,近期也要去清明扫墓之类,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下周五也可以请假的话,下周五去扫墓。还没到清明就扫墓,这样可以吗?还是说只要过了惊蛰就可以扫墓呢?去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各大墓园都没有开放,不只是墓园,各大宗教场所也没有开放。春节没有开放,清明也没有开放,至于清明跟春节之间有没有开放,我实在不记得了。所以扫墓是什么呢?扫墓大概是留个念想吧。虽然多年以后,估计谁也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去,又或者是去的时候做了什么,但是这些事还得做。为什么不能把思念先人这种是贯穿于平时呢?难道只有清明节或者重阳节,我们才会想起他们吗?如果节日也好,不是节日也好,我们都想不起他们,只是清明节去走一下过场,又有什么意义?

我对爷爷奶奶毫无记忆,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已经去世,我奶奶在我懂事之前也已经离开。他们到底是怎样的,除了广州火葬场骨灰盒上那个小一寸照片,我从来都不曾见过他们生前的任物品或者照片。为什么居然可以这样呢?!即便我没有跟外公外婆生活过那么长时间,家里还是有很多他们的照片,我能从照片里认识他们。但是,爷爷奶奶之所以对我来说那么空白,是因为我甚至从来都未曾从那些渠道认识他们。同样,我完全不认识的还有我爸。我见过我妈还是孩子时候的照片,大概最小的照片是小学的,还有中学的,中专以及刚开始工作的都有。但是我却从来没见过我爸年轻时的照片。怎么可能没留下照片呢?这实在让我很迷惑。如果有的话,为什么他从来没给我看过呢?从我很小开始,我爸给我的印象就是个挺失败的中年人,同时也是个笨手笨脚的运动白痴,不只在运动方面一窍不通,做精细活方面也相当的糟糕。既然在这些方面这么差,那么到底他在什么方面会非常优秀呢?通常人若是在某些方面很差,就意味着他应该在另外某些方面有非常强大的天赋。我不知道他的天赋是什么,估计我妈也不知道他的天赋是什么,我甚至有点怀疑他自己都从未察觉过自己的天赋到底是什么。因为貌似这30多年来,我从未见过他在哪个方面非常自信,甚至可以这么说,在家里他就从未自信过。他有什么自信的本钱呢?我都信任他。但从另外一个方面考虑,可能他的专注与恒心是他最强大的武器,因为没有多少人会几十年如一日继续他的爱好,虽然家里谁也说不清那些爱好到底有什么用。如果说他是一个基础研究者的话,我们就是技术开发员。我们完全是两个频道上的人。别人的爸爸估计也会痴迷,但是他们在痴迷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那样痴迷,估计别人回答得出来,但我却不行。对我和我妈来说,我爸是个谜之存在。

他就在那里,但我们不认识他。

2021-02
24

我的老房间

By xrspook @ 9:18:27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的孩子,通常都会有房间,即便孩子没有出生,父母已经规划好了他们的房间。但是,小的时候,我却没有。虽然从前我家2房1厅,父母的房间和客厅是用隔板间隔开的,而我的那个所谓的房间,里面堆满了杂物。直到大概我10岁,才开始渐渐把那些东西给挪出来,但即便那样,无论是床底下还是书桌底下,都塞满了东西,都塞满了可以称之为垃圾的东西。

从前我的房间很小,宽度只能容下一张床和一个书桌。要把腿伸进书桌下面,就必须坐在床上,然后再伸进去。当时,为什么我的父母没想到可以换一张小一点的桌子,比如说那张桌子的长度只有本来那一张宽度?如果是现在的家长,肯定会这么想,但那时,我也不知道那张桌子是哪里来的。反正我记得我妈说,那张桌子是外公用单车运过来的。至于是从哪里运过来的,我毫不知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觉得那张桌子很重要,而且也完好,当然要用。那个年代,大概书桌都那个模样,不过有的大一点,有的小一点,而有的人,就像我那样,放下床和桌子,根本就摆不下椅子。我的床底下,从来都是我爸乱七八糟的工具,具体有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垃圾一大堆。说是说那是个房间,但跟不是房间没有区别,因为只是空间结构上貌似隔开了,有个门,有些窗,但实际上。门框上没有门,所以不存在任何隐私。那个屋子里。除了大门和阳台门,其他地方几乎可以说没有门这个概念。厕所的那个门从我有记忆起,向来都是烂烂的。为什么烂烂的木门他们也不换一个呢?如果我去规划的话,毕竟洗澡的时候之所以要关门,不过是尽量不要厕所里的水飘到外面而已,为什么他们不弄个防水的浴帘呢?我的房间从空间上说放不下一个门,因为如果有门的话,东西直接就不知道该怎么摆放了。实际上,我的房间其实也可以用从前很流行的珠帘隔开,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那个房间到底有没有5个平方呢?我觉得差不多大概也就那样,在那5个平方的房间里,还放着个冰箱。除了个冰箱,还有个老掉牙的柜子。那个柜子据说是马师僧送给我爷爷的。我爷爷是他的保镖。在我出生之前,那个房间是我奶奶的,但我三岁的时候,她就已经去世了。我对奶奶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才知道那个房间之前是她的,但为什么我知道了以后也好像没害怕过呢?大概因为让孩子感到恐惧的东西实在太多,曾经的亲人还不算是恐惧系列里面的一种,而且那个亲人,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小时候,我经常缠着外婆让他给我讲家族从前的故事,比如说她有多少个兄弟姐妹,外公有多少个兄弟姐妹。比较年轻的时候,外婆会一五一十地给我讲。虽然,我通常会一问再问,今天问了,明天继续问。为什么我就没有记下来呢?但即便这样,外婆每次都会耐心地跟我讲。与这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爸从来不给我说他家的事,他甚至从未给我讲过他自己的故事。小时候我老是缠着我爸,叫他给我讲中国古代的故事,但是他却从没给我讲过他自己的故事,他明明可以给我讲。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都觉得他很陌生的原因。我对某个明星的了解,比我爸还多。

回忆从前的东西,一切都已模糊了。

2021-02
19

越来越高和越来越少

By xrspook @ 21:55:41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一家在我家附近,之前我们吃过几次的酒家吃饭。让我们意外的是,那里的装修好像好了很多,菜单也贵了好多。看到那个价格的时候,我有点不敢相信了。因为那个比我们可以想象理解的价格每个菜高了起码20元。于是,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之前我们去的时候基本上都坐满了,而今天,还有很多桌子是空的,准确来说,是大部分都是空的。还记得从前有一次,我们去的时候。无论是大厅还是房间都满了,所以服务员给我们加了一张桌子。平时那张小桌是用来摆放水壶之类的杂物的。今天晚上,我们吃的那顿饭,价格几乎是从前的两倍,即便没有两倍,也有1.8倍以上。之所以这样,大概因为之前我们点的那些都含有特价菜,而今天吃的是过年的菜单,限定款式之余,价格提升。菜色的意头的确很好,分量和味道也都可以,就是价格让我挺意外。今晚那顿饭的价格,如果是去点都德喝茶,我们三个人根本吃不完。虽然今天晚上,我自感也吃到扶墙了,我妈说她还行,我爸吃到一定程度,直接就停止作战了。

有时,我真不知道我爸到底能吃多少。这跟我记忆中的我爸相差很远,以前无论剩下什么,他都能干完,但现在,哪怕只是把碗中的东西吃完,也有难度,那都是他自己夹的菜哦。这让我想起了外婆,好长一段时间,一大家人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坐在外婆旁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取代了我妈,坐到了我外婆旁边,负责夹菜给她。当她牙齿不太好,咬合力没以前强劲的时候,我就用剪刀把肉菜剪碎。如果是吃带壳的东西,比如虾,我就帮她剥壳剪开。从前的外婆,给她多少她就能吃多少,如果她不想要,我要帮她夹的时候,她会直接示意不用。反正从前她一直能把她碗里的东西清干净。但后来我发现,即便她不阻止我夹菜给她,她碗里剩下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看到这个情况,我妈就会示意我不要再给她了,然后我妈会慢慢地劝外婆,把碗里的东西吃完。糖水和蛋糕之类的东西,简单来说是甜食,是外婆的最爱,但到了一定程度,最后的红豆沙端上来的时候,外婆吃了两口,就再也不动了。这种越吃越少的事情,我见识过,这部发生在几个月内,而是用了好几年,慢慢地循序渐进发生。

物价越来越高,我的收入也越来越高,同时我的体重也越来越高,身上的脂肪也越来越多,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减少的,比如我跟亲戚之间的来往,也比如我爸外出吃饭时,他的食量。这的确是件挺郁闷的事,因为尿酸高,因为痛风,菜单上一半以上的东西他都不能吃,又或者不是不能吃,而是他怕死不敢吃。吃一点,其实没有问题。

这个16天的春节假期,对我来说,仅剩下2天而已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