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
19

存在却无法感知

By xrspook @ 21:06:28 归类于: 烂日记

明明只是星期四,但是我却过出了星期五的感觉,3月底必须把去年没有休完的年假休完,还有就是把今年三八的一天假期也搞定。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休假,因为休假跟不休假对我来说没啥本质的区别。但是假期放在那里不休,又好像有点过意不去,既然领导都休假了,为什么我不一起呢?毕竟不休假不意味着你有多伟大。为什么我不在早一点的时候把假休完了,我也不知道,好像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这个习惯。休假有什么事干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近期我要去剪头发了,近期也要去清明扫墓之类,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下周五也可以请假的话,下周五去扫墓。还没到清明就扫墓,这样可以吗?还是说只要过了惊蛰就可以扫墓呢?去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各大墓园都没有开放,不只是墓园,各大宗教场所也没有开放。春节没有开放,清明也没有开放,至于清明跟春节之间有没有开放,我实在不记得了。所以扫墓是什么呢?扫墓大概是留个念想吧。虽然多年以后,估计谁也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去,又或者是去的时候做了什么,但是这些事还得做。为什么不能把思念先人这种是贯穿于平时呢?难道只有清明节或者重阳节,我们才会想起他们吗?如果节日也好,不是节日也好,我们都想不起他们,只是清明节去走一下过场,又有什么意义?

我对爷爷奶奶毫无记忆,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已经去世,我奶奶在我懂事之前也已经离开。他们到底是怎样的,除了广州火葬场骨灰盒上那个小一寸照片,我从来都不曾见过他们生前的任物品或者照片。为什么居然可以这样呢?!即便我没有跟外公外婆生活过那么长时间,家里还是有很多他们的照片,我能从照片里认识他们。但是,爷爷奶奶之所以对我来说那么空白,是因为我甚至从来都未曾从那些渠道认识他们。同样,我完全不认识的还有我爸。我见过我妈还是孩子时候的照片,大概最小的照片是小学的,还有中学的,中专以及刚开始工作的都有。但是我却从来没见过我爸年轻时的照片。怎么可能没留下照片呢?这实在让我很迷惑。如果有的话,为什么他从来没给我看过呢?从我很小开始,我爸给我的印象就是个挺失败的中年人,同时也是个笨手笨脚的运动白痴,不只在运动方面一窍不通,做精细活方面也相当的糟糕。既然在这些方面这么差,那么到底他在什么方面会非常优秀呢?通常人若是在某些方面很差,就意味着他应该在另外某些方面有非常强大的天赋。我不知道他的天赋是什么,估计我妈也不知道他的天赋是什么,我甚至有点怀疑他自己都从未察觉过自己的天赋到底是什么。因为貌似这30多年来,我从未见过他在哪个方面非常自信,甚至可以这么说,在家里他就从未自信过。他有什么自信的本钱呢?我都信任他。但从另外一个方面考虑,可能他的专注与恒心是他最强大的武器,因为没有多少人会几十年如一日继续他的爱好,虽然家里谁也说不清那些爱好到底有什么用。如果说他是一个基础研究者的话,我们就是技术开发员。我们完全是两个频道上的人。别人的爸爸估计也会痴迷,但是他们在痴迷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那样痴迷,估计别人回答得出来,但我却不行。对我和我妈来说,我爸是个谜之存在。

他就在那里,但我们不认识他。

2021-02
24

我的老房间

By xrspook @ 9:18:27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的孩子,通常都会有房间,即便孩子没有出生,父母已经规划好了他们的房间。但是,小的时候,我却没有。虽然从前我家2房1厅,父母的房间和客厅是用隔板间隔开的,而我的那个所谓的房间,里面堆满了杂物。直到大概我10岁,才开始渐渐把那些东西给挪出来,但即便那样,无论是床底下还是书桌底下,都塞满了东西,都塞满了可以称之为垃圾的东西。

从前我的房间很小,宽度只能容下一张床和一个书桌。要把腿伸进书桌下面,就必须坐在床上,然后再伸进去。当时,为什么我的父母没想到可以换一张小一点的桌子,比如说那张桌子的长度只有本来那一张宽度?如果是现在的家长,肯定会这么想,但那时,我也不知道那张桌子是哪里来的。反正我记得我妈说,那张桌子是外公用单车运过来的。至于是从哪里运过来的,我毫不知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觉得那张桌子很重要,而且也完好,当然要用。那个年代,大概书桌都那个模样,不过有的大一点,有的小一点,而有的人,就像我那样,放下床和桌子,根本就摆不下椅子。我的床底下,从来都是我爸乱七八糟的工具,具体有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垃圾一大堆。说是说那是个房间,但跟不是房间没有区别,因为只是空间结构上貌似隔开了,有个门,有些窗,但实际上。门框上没有门,所以不存在任何隐私。那个屋子里。除了大门和阳台门,其他地方几乎可以说没有门这个概念。厕所的那个门从我有记忆起,向来都是烂烂的。为什么烂烂的木门他们也不换一个呢?如果我去规划的话,毕竟洗澡的时候之所以要关门,不过是尽量不要厕所里的水飘到外面而已,为什么他们不弄个防水的浴帘呢?我的房间从空间上说放不下一个门,因为如果有门的话,东西直接就不知道该怎么摆放了。实际上,我的房间其实也可以用从前很流行的珠帘隔开,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那个房间到底有没有5个平方呢?我觉得差不多大概也就那样,在那5个平方的房间里,还放着个冰箱。除了个冰箱,还有个老掉牙的柜子。那个柜子据说是马师僧送给我爷爷的。我爷爷是他的保镖。在我出生之前,那个房间是我奶奶的,但我三岁的时候,她就已经去世了。我对奶奶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才知道那个房间之前是她的,但为什么我知道了以后也好像没害怕过呢?大概因为让孩子感到恐惧的东西实在太多,曾经的亲人还不算是恐惧系列里面的一种,而且那个亲人,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小时候,我经常缠着外婆让他给我讲家族从前的故事,比如说她有多少个兄弟姐妹,外公有多少个兄弟姐妹。比较年轻的时候,外婆会一五一十地给我讲。虽然,我通常会一问再问,今天问了,明天继续问。为什么我就没有记下来呢?但即便这样,外婆每次都会耐心地跟我讲。与这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爸从来不给我说他家的事,他甚至从未给我讲过他自己的故事。小时候我老是缠着我爸,叫他给我讲中国古代的故事,但是他却从没给我讲过他自己的故事,他明明可以给我讲。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都觉得他很陌生的原因。我对某个明星的了解,比我爸还多。

回忆从前的东西,一切都已模糊了。

2021-02
19

越来越高和越来越少

By xrspook @ 21:55:41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一家在我家附近,之前我们吃过几次的酒家吃饭。让我们意外的是,那里的装修好像好了很多,菜单也贵了好多。看到那个价格的时候,我有点不敢相信了。因为那个比我们可以想象理解的价格每个菜高了起码20元。于是,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之前我们去的时候基本上都坐满了,而今天,还有很多桌子是空的,准确来说,是大部分都是空的。还记得从前有一次,我们去的时候。无论是大厅还是房间都满了,所以服务员给我们加了一张桌子。平时那张小桌是用来摆放水壶之类的杂物的。今天晚上,我们吃的那顿饭,价格几乎是从前的两倍,即便没有两倍,也有1.8倍以上。之所以这样,大概因为之前我们点的那些都含有特价菜,而今天吃的是过年的菜单,限定款式之余,价格提升。菜色的意头的确很好,分量和味道也都可以,就是价格让我挺意外。今晚那顿饭的价格,如果是去点都德喝茶,我们三个人根本吃不完。虽然今天晚上,我自感也吃到扶墙了,我妈说她还行,我爸吃到一定程度,直接就停止作战了。

有时,我真不知道我爸到底能吃多少。这跟我记忆中的我爸相差很远,以前无论剩下什么,他都能干完,但现在,哪怕只是把碗中的东西吃完,也有难度,那都是他自己夹的菜哦。这让我想起了外婆,好长一段时间,一大家人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坐在外婆旁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取代了我妈,坐到了我外婆旁边,负责夹菜给她。当她牙齿不太好,咬合力没以前强劲的时候,我就用剪刀把肉菜剪碎。如果是吃带壳的东西,比如虾,我就帮她剥壳剪开。从前的外婆,给她多少她就能吃多少,如果她不想要,我要帮她夹的时候,她会直接示意不用。反正从前她一直能把她碗里的东西清干净。但后来我发现,即便她不阻止我夹菜给她,她碗里剩下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看到这个情况,我妈就会示意我不要再给她了,然后我妈会慢慢地劝外婆,把碗里的东西吃完。糖水和蛋糕之类的东西,简单来说是甜食,是外婆的最爱,但到了一定程度,最后的红豆沙端上来的时候,外婆吃了两口,就再也不动了。这种越吃越少的事情,我见识过,这部发生在几个月内,而是用了好几年,慢慢地循序渐进发生。

物价越来越高,我的收入也越来越高,同时我的体重也越来越高,身上的脂肪也越来越多,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减少的,比如我跟亲戚之间的来往,也比如我爸外出吃饭时,他的食量。这的确是件挺郁闷的事,因为尿酸高,因为痛风,菜单上一半以上的东西他都不能吃,又或者不是不能吃,而是他怕死不敢吃。吃一点,其实没有问题。

这个16天的春节假期,对我来说,仅剩下2天而已了。

2021-02
15

第一次在家吃麦当劳晚餐

By xrspook @ 22:42:31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年回家这几天,我感觉自己又胖了不少,因为每天基本都以吃为主题。

今年在家吃了很多东西,首先是零食。春节的零食从来都不缺,量很足,而且卡路里也很高。跟平时不一样的是今年春节虽然不太冷,但我们已经打过起码两次边炉。点都德的外卖也叫了两次。前几天我自提了两个10寸的尊宝披萨回家。今天晚上的晚餐是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我甚至都不记得我爸到底吃过汉堡了没?薯条他肯定吃过了,因为围餐的某些菜式里也有薯条,但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他吃过了吗?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我第一次自提外带麦当劳的经典三件套回家当晚餐。我喜欢吃麦当劳的汉堡吗?我也不知道。不久前我重温了麦辣鸡腿堡。今晚,我吃的也是麦辣鸡腿堡,因为板烧鸡腿堡的套餐只有两个。单买一个麦辣鸡腿堡基本上价格已经等于我买的那个麦辣鸡腿堡套餐。59块9买了三杯中可乐,一个大薯条,一个小薯条,两个板烧鸡腿堡和一个麦辣鸡腿堡,这样的价格已经非常便宜。或许你会说,这样的配置,为什么我不买个套餐呢?套餐里,通常如果只有三个汉堡,都包含了两个麦辣鸡腿堡,我知道爸妈不吃辣,所以麦辣鸡腿堡只能由我去吃。板烧鸡腿堡我一直都觉得是麦当劳不错的出品,但我却一直没吃过。让我意外的是,我妈吃板烧鸡腿堡的时候跟我说,那个东西有点辣,我跟他说,大概那是黑胡椒吧。

要在现在中国麦当劳的汉堡里找不辣的热销款大概就只有巨无霸了。麦香鱼麦乐鸡吉士汉堡都不辣,但在我脑海中,现在套餐里的汉堡通常是麦辣鸡腿堡又或者板烧鸡腿堡。我妈跟我说,今晚的汉堡还挺好吃,那个肉挺好吃,我跟她说,因为那是整块的鸡腿肉,之前的汉堡里通常都是剁碎的牛肉。就品质来说这块鸡腿肉更实际。我妈说,麦当劳的面包好像好吃了,但我跟她说,其实麦当劳的面包一直都是嘉顿的。不知道超市里买的嘉顿汉堡面包是不是和麦当劳同款呢?通常,我们都不会买那款面包,因为我们不会在家里自己做汉堡。

我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爸妈带我去麦当劳的时候,他们吃的是什么,而我又吃了些什么。我只有一次非常模糊的记忆,他们带我在海珠广场的那家麦当劳喝了一杯草莓奶昔。奶昔这种东西已经彻底从中国麦当劳的菜单里消失了。

我妈说今晚的晚餐是西餐快餐,有时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是西餐。我一直都默认这只不过是个快餐而已,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都无所谓,反正现在麦当劳的准确称呼应该是金拱门。中国的麦当劳有很多东西都是辣的,鸡翅是辣的,汉堡是辣的,薯条的蘸酱也是辣的。某次的会员日,他们推出了油泼辣子新地。除了辣,还有麻,他们推出过藤椒鸡腿堡。又或许某一天,他们会来个老干妈鸡腿堡。外国人的汉堡里少不了生洋葱,酸黄瓜,番茄酱之类的东西,但中国人的汉堡里,貌似少不了的是辣。在春节的金拱门菜单里,甚至有了肉夹馍。还是记得从前,有人问过,其实汉堡是不是就是中国的肉夹馍。

正统的西餐,吃一顿饭有很多刀叉杯子,需要很讲究,我从未体验过,估计我爸妈也没体验过。我们一家人,也从来没有去吃过海鲜盛宴,但可以肯定的是海鲜盛宴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我爸经常性习惯性的痛风,所以我们不得不永远否定那个选项。

没有鞭炮声,没有冷风细雨,这个春节我们只有阳光明媚地吃吃吃。

2020-12
21

爸爸与爸爸

By xrspook @ 16:55:28 归类于: 烂日记

每次和我爸一起出去吃饭都不知道能吃些什么。本来菜牌上很多东西我已经不感兴趣,稍微感兴趣的那些很多也会被我爸一句嘌呤高不能吃咔嚓掉,所以还能吃些什么了?比如去吃个快餐,滑鸡里面有冬菇,肉饼里面有鱿鱼,牛腩里面有腐竹,腊味更加是直接被禁止,剩下的还有什么?当猪肉还不算很贵的时候还能排骨饭,但现在猪肉很贵,所以排骨饭里几乎不能吃到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戒口,但即便再严格戒口,不运动+不喝水,结果依然会不知道为什么就痛风。他的这种做法就像那些人为了能存钱不断地减少支出,但即便把可以不支出的全部都不支出依然不能存到多少的钱,要真的可观地存钱必须主动出击去赚钱!现在的各个公众号不时就会安利一些理财课程,经常会出现“睡后收入”这个词。我爸的退休金属于“睡后收入”,但他收入得更多的是他的通风几率,因为他从来不主动出击去降低尿酸。小时候我经常我想象我爸不是我爸,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我妈属于那种恨铁不成钢的人,她一急起来就会骂人,在我爸这个问题上,我通常不吭声,但我开口的时候意味着我也要骂人了。我甚至有想象过如果我爸死了会怎样,但我从来不敢想象如果我妈比我爸早死会怎样。如果我妈先走,这个家就算完了,但如果我爸先走,家还是现在的家。

今天早上单位组织看王烁的事迹分享会,用的是那种激励且催泪的表达方式。这么一个大好青年就这么飞来横祸实在很可惜。可能是我脑子的回路不正常,因为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种事是必然会发生的,现在他是碰上了车祸,但即便这次没有事,说不准下一次会是什么突发意外。他同事陈述他的事迹的时候让我觉得这个人实在太完美伟大了,这么完美的人不可能活很长时间,因为这样一来世界就会失去平衡。他很完美、因为他太完美,所以他英年早逝。用这种思路来看待英雄的确非常的不恰当,但他用36年的时间做了别人一辈子、甚至几辈子都做不到的事,他虽然离开了,但却值得所有人钦佩羡慕。以前单位组织看教育片,通常都是那种消防安全的或者贪污腐败的,这是第一次看歌颂英雄的,感觉很不一样,大家也感觉看得格外认真,不少人边看边擦眼泪。为什么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完美的人呢?除了片子里介绍的那些优点,他到底有什么缺点呢?一边看,我一边在内心纠结着这个。大概我是辩证唯物主义毒气攻心了吧,所以才会纠结这种无厘头的东西。与其说王烁伟大,不如说他是个认真的好人,对工作认真,对身边的人认真。他没有天才的超能力,但是他把所有人的所有问题都放在心上。他自己或许过得很累,但是他让别人过得很舒服,是不知不觉就过得很舒坦很爽的那种,这样的人没有谁会不喜欢他。大概唯一羡慕嫉妒恨他的只有老天爷,因为这人把他被喜爱的风头完全抢了。

我爸是连我都不想要的,但别人的爸是人人都很想要但再也要不回来的……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