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22

必须得比你好

By xrspook @ 9:20:41 归类于: 烂日记

当别人都想着要用标准件去完成标准的事情的时候,我总会想用一些非标的东西去完成相同的事。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小时候我手头上的材料不足,而我又不好意思找大人要,因为我也知道他们没有。小时候我觉得工程师是一些神奇的存在,因为他们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可以整出一些让我很惊奇的东西,但是我爸不是工程师,所以我爸永远都不会给我惊喜,只会给我失望。可以不叫他老人家出马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让他帮我做事。我也不会叫我妈,因为我知道我妈一定不愿意帮我打下手。之所以不愿意把工作交给我爸,是因为我知道出来的效果一定会比我料想的糟糕很多,那绝对是意想不到的糟糕!比如小学的那些手工劳动作业,有些可能因为我的时间太紧迫了做不了,所以他就搭把手,让我中午去睡觉,他帮我完成,但午睡过后,当我起来以后,那个东西真的有些恶心到我了。又比如有一次美术作业是做一个风筝。风筝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我比较在行的是画上面的图案,但是风筝的骨架需要削竹片,然后支撑起来,这个我做不了,所以我爸就帮我做的那个。那个风筝作业的分数很低,我也不知道是我图案画得糟糕,还是我爸做的骨架不好。所以当我可以独立完成我自己的手工作业以后,我一定不会请他老人家出马。甚至到了后来,我喜欢上了木制的立体拼图,有些部件搞下来以后组合起来的时候,尺寸不太合适,需要进行加工。即便我爸会非常主动地要帮我忙,但我绝对不会让他插手,因为我知道他会越帮越忙。从前在我的三口之家里,我妈做的活是最精细的,然后是我,最糟糕的是我爸。从前我妈非常嫌弃我我做的手工,正如我嫌弃我爸的。但现在,当我成年以后、当他们慢慢老去以后,他们不得不接受我的能力上去了,而他们已经在走下坡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加不会让我爸出手。至于我妈要做的某些事的时候,有一些她还是会亲自动手做,但另外一些,她终于愿意让我帮个忙。

现在看着我那些同事不得不为了完成老师的作业帮自己读幼儿园的孩子做各种手工作业,让我有点感慨。为什么现在的作业要比我当年的难那么多呢?我们从前的劳动的课程通常都会被某个主科占据补课去了,余下来的那些手工作业得带回家做。会告诉你一个交作业的时间,到时间了,就把做好的作业带回去排队让老师打分。为什么当年他们会觉得占用我们劳动课的时间上课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呢?为什么当年某些劳动课的作业我居然来不及完成需要我爸搭把手呢?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都是迷之存在,因为总体来说我觉得我的小学读得挺休闲的,几乎没感受过什么压迫,就更加不用说每天晚上不需要挑灯夜战努力学习到什么时候了。

如果我有一个擅长脑洞大开的爸爸,大概现在的我就不会这么容易脑洞大开了。

2019-08
13

不懂你

By xrspook @ 8:58:0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说不准自己到底是什么情绪,不想学习也不想看书,觉得没什么要买的,所以也没怎么逛网店。体育方面没什么新闻,米叔那边也一样,所以一整天我都处在无所事事的状态,这样显然非常不好。或许是我的周末综合症还没缓过来。刚过去的那个周末,我两天都待在家里,哪里都没去。我没有踏出过家门一步,同时也没有做任何运动。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把原地跳变成了跑跑步机上,显然这样的运动量更大,但对比起来持续时间会短一点,同时,我没有加入其它交叉运动。就心肺能力而言,的确如果规律地在跑步机上运动的话,能提升我的心肺能力,但问题是,通常我都只是星期一到星期三很努力,顶多星期四也很努力。星期五从前对我来说是一个无奈的堕落日子,因为实在抽不出时间做运动。几年前我会选择在星期五早上上班前做一些15分钟相对于其它来说算是轻量级的运动,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荒废了。至于从前周末做的18K早就不复存在,别说18K,现在连3K都没有。现在对我来说,从家里跑到琶洲算是个不可完成的任务,从前那条18K到大元帅府结束的线路现在对我来说就像是梦一样,我再也不需要跑到大元帅府结束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在那里再也没有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近期的blog写着写着就会进入一种莫名悲情的调调。外婆离开了,我开始这样,而且持续了半年以上。如果我的父母离开了,我会这样吗?

对比我爸跟我妈,我跟我妈相处的时间要比我爸多很多。我见过我妈小时候的照片,但我却从来没见过我爸小时候的照片。我爷爷奶奶的照片也都只能是在清明节去扫墓的时候把骨灰盒拿出来,看到上面两个小一寸的黑白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爸没有留下爷爷奶奶的照片。我爸妈谈恋爱之前爷爷就已经去世了。奶奶是在我三岁的时候离开的。我对奶奶一点印象都没有。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他们,又或者因为从前年纪太小我无法记得起来。我爸可以通过照片给我讲从前的故事。可以是他自己的故事,也可以是爷爷奶奶的故事。在我记忆之中,我爸几乎没跟我讲过他的过去。所以可以这么说,我对一个明星童年的了解比对我爸还要多,而且是多得多。当你完全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你不可能跟他真的建立一些联系。我不知道我爸小时候的生活环境是怎样的,他读书读得怎样,又或者但他还是学生,尤其是只是中小学生的时候有什么兴趣爱好。我同样不知道他大学以后做了些什么工作,那些工作他完成得怎样。我只知道在我有记忆以后,因为我爸内向的让人觉得出乎意料,所以他最后那段工作的日子过得并不好。理论上大家都觉得,工作年限上去了,自然就会升级,但是他却降级了。我爸的同事我一个都没有印象,他没有去参加过同事私底下的活动,无论是退休之前还是退休之后。对我爸来说,工作就只是一个养家糊口的事,他的那些兴趣爱好一直都在不温不火地缓慢发展着,从前这样,现在也这样,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爆发的时刻。

书呆子是一种非常恐怖的存在,因为见识过我爸以后我已经完全心累了。

2019-03
18

无欲无求

By xrspook @ 10:04:09 归类于: 烂日记

虽然已经和我爸共同生活了30多年,但回想起来,貌似我俩一直都没有什么让我非常深刻的共同记忆。他对我来说,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谁会对自己的爸爸有这样的看法呢?即便我不拿他跟别人的爸爸比较,光从我的角度出发,我也觉得他非常不靠谱。我经常会觉得为什么我妈要嫁给我爸?!如果我的爸爸是别人,而不是他,会怎样呢?这种想法在我小的时候经常在我脑海里出现。长大以后我知道爸爸这个东西是没办法改变的。我可以去找异性的朋友,但我却没法改变我爸是我爸的事实。总觉得自己的爸爸丢人这到底是什么感觉?通常来说,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老人老到一定地步,不能自理的时候,然后他的家人才会这么觉得,但对我来说,一直以来这种感觉就已经在我心中。无论当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还是现在。

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他一直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几乎没有交流可言。因为没有沟通,所以他说出来的话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因为他的看法和思路实际上都是错的,他自己却茫然不知。如果他不说出来,没人知道他是对还是错,因为他平时一直不说,所以到某些场合,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丢脸的事情就发生了。当你指出他不对的时候,他会一脸不爽,因为既然说得出来,他就不觉得自己是错的。他一直都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有些时候他又喜欢把自己塞到大家中间,以他自己的观点评判社会的种种。他当然有去评价的权利,但问题是当别人听到他的想法的时候,必定会觉得非常可笑,对我而言,甚至觉得那是丢人的。到底什么样的家长才会培养出这样的孩子?!是不是他和我妈结婚之前,情况会有所不同呢?我妈经常会给我讲她从前的故事,但我爸从来都不说。我爸不会自然而然地把他从前的故事讲出来,所以最终他的历史会烂在他自己肚子里。一个长期不说话的人语言功能和思维能力会退化。即便一直以来他都有吸收新信息,但只输入不输出没用,而且输出也有很多种方式,比如口述和书写就很不一样。对我来说,有爸爸其实根本没有差不多,因为有些时候,我甚至不希望他存在。之所以说这样的话,是因为我没试过没有爸爸。当我的家庭关系里再也没有那一栏的时候,估计我会有新一轮的惆怅。到那个时候,我大概会觉得没有了他那个烦恼我的人生就像缺少了点什么。

大概因为有这样的爸爸,所以我对异性的起码要求是比我爸爸靠谱,但因为我爸不靠谱的点是在太多了,所以实际上这些年来已经变相练就为我已经全部补位了那些部分,所以,我对异性可以说基本无欲无求。有跟没有我都可以过好自己的日子。这是一个矛盾的存在。经济独立,生活独立,这是一件好事也可以说是一件不怎么好的事。

不是人人都必须强势才能过好日子,但对我来说必须这样。

2019-01
17

不再

By xrspook @ 11:36:18 归类于: 烂日记

打开微信,摩拜单车说包月有折扣,进去看了一眼,感觉折扣一般般,让我心塞的是以前我骑摩拜都是从家里到外婆家。这条线路我骑了两年多,估计以后用不上了,大概我还会去家乐福,还会去万国广场,但那里可能再也不是我的打卡地点、一天去N次的地方。可能很久才去一次,可能是为了某些折扣才去,而不是把那当作像吃饭睡觉一样普通的事。外婆已经不在了,但我还没想好往后要怎么做,要做些什么?

以前每个周六,我们都会去外婆家。在家里有个24小时的保姆之前,周六我们要在那里呆一天,有了那个保姆以后我们只呆半天。而现在我们甚至不需要在那里呆,因为外婆的那个房子是一个公租房,已经催搬了我们好几次。因为他们查到户主名下还有一套房产。大概11年前催了一次,去年又催了一次。他们总不能把一个90多岁的老太婆赶走,随便砍掉水电又没有道理。我们并不是想赖着不走,而是因为老人家喜欢一个人在那里,她不想去跟女儿们一起住。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到了最后那几个月,我能感受到她的孤独。虽然那段日子她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多了,随便坐在那里就会打瞌睡。到后来,原来打瞌睡是件好事,晚上不睡觉,而且24小时都睡不着那才是真的恐怖。暂时我还没有失眠的烦恼,所以那些说要吃安眠药才能入睡的人到底什么感觉我无法想象。一直以来我都是那种正常的时候三秒便入睡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这样做到,因为我爸我妈都不是这种人。我妈说其实外婆是一个很晚才能睡着的人,所以在允许的情况下,她会晚一点起来,但很晚睡觉和整晚都不睡觉不是一回事。

一直以来我爸都有睡眠问题,之所以这样,我和我妈总觉得这是因为他运动太少了。除了去社区医院开药以外,他几乎不出门。以前我们一家人很少出去吃饭,但现在渐渐多起来了,一是因为爸妈都一把年纪了,他们都懒得做饭,二是因为这样我爸起码能出去走一走。如果我爸肯带手环,保证每天都走上个5000步,我觉得他的睡觉不会有问题,但问题是他一天都待在家里,总步数加起来估计不到500,而且他是个一天几乎都不喝水的人,所以尿酸高,因为不喝水,所以连来来回回上厕所的步数都省了。小时候我真的很希望爸爸是个运动健将,之所以有这种希望,是因为我爸是个运动白痴。看着别人有个靠谱的爸爸,我真的是各种羡慕嫉妒恨。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其实父母从来都不在运动上对我有任何要求。如果某样东西我能玩得很溜,纯粹是因为我自己觉得那很好玩。也正是因为我的爸爸是一个非常不擅长运动的人,所以大概因为这样我更能体会到运动的必要性,以及要有把运动玩好的重要性。如果我爸是一个全能的人,大概现在的我什么都不会做。因为他肯定会把我的所有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帖帖。正是因为我爸不完美,所以我才有让自己变得更完美的强烈愿望,因为我不能接受自己成为我爸那种人。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会在外婆还很能干的时候把她的菜谱全都认真记录下来。

2019-01
16

必备技能——操作缝纫机

By xrspook @ 9:05:0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突然发现我是个几乎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的人。如果说到现在为止我还有什么很想去做但没有去的,大概其中一个就是使用缝纫机。小时候我看着妈妈给我用缝纫机做衣服做裤子做裙子。家里的缝纫机我妈会用,我爸也会用,我的一些姨妈更加是精英之中的精英,虽然不是那种可以把衣服缝好拿出去卖的那种。这个机器对上一代人来说,貌似是人人都会的,因为衣服大都不是直接买回来,而是去买布料,然后自己动手做,现成的衣服估计也有,但是价格很贵。我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时装这种东西,知不知道有流行这回事,我也不知道他们衣服的款式到底是按照什么来的,不过一些比较正式比较贵的布料,他们就不会自己动手,而会去拿给裁缝给他们定做。小时候在我心目中,缝纫机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每次我都只能远远地站一边看,因为当我稍微靠近,或者稍微触摸的时候,我妈就会很凶地把我叫住。因为那个东西的机关很多,活动起来更加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招,所以一直以来那个东西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东西。虽然缝纫机很重,但是搬家的时候必定要搬走,到了现在这个家的时候,缝纫机一直放在阳台,使用的频率很低,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很少自己做衣服,而是直接去外面买了。这其中一个原因是买布料比买衣服更麻烦。以前之所以有很多布料,是因为我爸在一个印染厂工作,经常会有一些小块的布板,那是些下脚料的东西,没有瑕疵,但相对于整块布料来说只是微不足的一小块,那个东西是用来检验的,而我爸在他退休前的十几二十年做的正是工厂的布料检验。

还记得小时候我妈给我做衣服的时候步骤很多,比如说选布料选花边选配件,还要画一个纸样,然后把布裁好,最后缝起来。她的作品之一是一套母女两人的睡袍。她个人感觉非常好,但是我很不喜欢,因为在腋下的部分为免走光她搞了一圈蕾丝边的橡皮筋。我不喜欢被那个东西勒着,我宁愿穿普通的衣服和裤子,但即便我很讨厌那个东西,我还是不能把不喜欢说出口。小时候,尤其是幼儿园的时候,我妈给我做了很多裙子,在别人眼中,那些都非常漂亮,但实际上我很讨厌穿裙子,所以当我有权利决定我穿什么的时候,我从来不会穿裙子。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星期一早上有个升旗仪式,必须穿礼仪服,但班里的女生几乎都是上半身穿衬衫,下半身的裙子到快要去准备仪式的时候才套上去,然后把里面的裤子的裤腿拉高。升旗仪式完毕以后回到课室,我们就开始脱裙子。虽然裙子里面有条长裤,但是我们那个死脑筋的男物理老师兼班主任还是觉得我们的这种行为非常不雅观。为什么穿裙子穿高跟鞋打扮得像鸡一样那样就叫做雅观呢,他的那种大男人主义我非常讨厌。从前因为是他的学生,所以我虽然心里有气,但我没有直接跟他怼,如果现在他依旧那么大言不惭,我必定要跟他干一架。

爸妈的年纪都不小了,如果现在还不学怎么使用缝纫机,当他们离开以后,家里的缝纫机就会变成只是一个文物一道风景,而实际上,它代表了一代人的梦想,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