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1
8

这些年,这些兴趣

By xrspook @ 8:30:37 归类于: 烂日记

“心有所属,唔怕孤独”这句话最早的时候大概是高中语文老师经常说的,至于她为什么会说这句话,我已经不记得了。后来好长一段时间里,这基本上也算是我的一个信条,因为一直都有东西干,所以我完全没有孤独的感觉,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我一个人。一开始的时候是拉美电视剧,虽然都是猜的,虽然都是瞎搜索各种资料,但是人依然很快乐,无论那些跟我一起狂热的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人,国外的还是那种完全外国人,不懂中文甚至不懂英语。

拉美电视剧这个关注点一整个大学甚至可以说从高中开始我就入坑了。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以后,变成了GA,因此认识了一些人,一些伊甸园的人。机缘巧合之下,我又重新开始看摔角,看WWE,结果又遇到了一帮喜欢摔角的人。因为兴趣,认识的人一波接一波,从来没有停止过,有些人可能一直都有联系,但是有些人当兴趣渐渐淡去以后基本上也就再也没有联系了。WWE的兴趣差不多了以后,接手的是跑步以及各种运动健身之类。跑步认识的网友基本上都是在微博上的,至于为什么他们会发现我,我也不知道。跑步进行的时候,又是一次巧合,喜欢上了米叔,因此入坑了印度电影,接着又认识了一帮与印度电影相关的人。他们有些是论坛的金主,但同时也会坚持翻译压制、校对之类的事情。

无论是一开始的拉美电视剧,还是之后的摔角,又或者是在之后的印度电影,我都是从论坛新手干起的,然后渐渐就跟那些版主、坛主之类的混熟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对每一个兴趣我都尽心尽力、毫无保留。他们也肯定能感觉得到我的用心,所以每次虽然都是从零开始,但是只要我持续在那里,总有一天都会发光发热,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就会混到一些很高的职位。有可能是发布人,有可能是版主,也有可能是管理员。

跑步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被打断了几乎三年。印度电影也因为米叔很久都没有来一部,所以我也渐渐的从那个坑里退了下来。在那之后,基本上我就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入坑新的兴趣。以前总是觉得我有很多事做,根本做不完,因为要支撑那些兴趣,投入的时间和精力都是个无底洞,有些你可以预知,但有些是突如其来的。现在当我慢慢地放下那些兴趣以后,我觉得好闲,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觉得,如果有一天,当我的兴趣成为了我的工作的一部分,我将非常牛逼。现在有些时候也的确发生了这种事,因为我觉得编程、写各种各样的代码,好像已经成为了我主要的兴趣。之所以要这么干,是因为我想把工作变得更加便捷。兴趣这个东西是你无论如何都挡不住的,所以根本无所谓上班下班,当你一心想干某事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会熬到了很晚。以前的兴趣我的朋友都知道,现在这个兴趣估计知道的人没多少,因为一直以来都只是我一个人在那里死磕。编程这个东西,当你实现了一些目标以后,会觉得很有成就感,但是接下来可能好些时间你都是在等待发现下一个目标。

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变的是对兴趣心无旁骛的认真和全力以赴。这辈子我都得这样!

2023-03
21

怎么办

By xrspook @ 8:37:13 归类于: 烂日记

早上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整个人陷入了黑暗,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脑子有组很清醒的数字2013-1948,我妈今年已经75岁了。我不知道她还能陪伴我多少时光。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倒计时还有10年,已经挺了不起了,我不能奢望妈妈能有外婆那么长寿,但即便她有外婆那么长寿,90岁以后的日子,之前什么都能干、什么都心里有数的外婆也开始手脚不灵活、脑子不好使了。所以我该怎么办办呢?就说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如果我我要住院,我要做手术,谁给我签字?当我不得不把一个人写在上面的时候,我该留谁的联系方式呢?没有爸妈没有配偶没有子女,找那些一年都不联系一次的亲戚吗?还是说随便找个同事?无论是那个不联系的亲戚还是同事,他们为什么要承担那种如果我不行了,如果我有什么特殊情况,他们得给我做决定的义务呢?我觉得我妈最不放下心,大概就是她走了以后我该怎么办?

周一独自起床去上班的路上,我的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这些相关的事情。

突然我觉得应该找个异性的朋友,又不是男女朋友的朋友,是那种兄弟姐妹死党之类的存在。之所以是异性,是因为同性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异性反倒可以做到竭尽所能、赴汤蹈火。我不需要金钱上的帮助、心理上的安慰,但怎么会有这么纯洁的存在?!至今我都没找到这样一个身边的朋友,在网络上我的确有这些支持,但是在我身边,在我生活中需要面对面的时候,我没有这样的朋友。这其中又有这么一个矛盾,如果有这样的朋友,我们必须得一直维持着某些关系,靠什么去维系呢?不吃饭不逛街不看电影,这些对别人来说再正常不过的接触在我好端端的时候我都觉得毫无必要,只剩下会聊天。一个路人甲和我非亲非故,为什么在我有需要的时候他能设身处地地为我付出呢?如果他能这么帮助我,我又能帮助他些什么?人不能一直只求索取,不做任何的回报,我能为他做点什么呢?

我妈说我爸没什么朋友,他几乎不跟别人联系,我妈有朋友吗?有非常好的朋友吗?在我看来她的那些朋友也不过是偶尔一起吃一下饭而已,远远不到我所期待的异性朋友的那种程度。要积多少辈子的福,这辈子才能遇到这样的人?又或者其实并不是没有这种人,而是我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的表面积太小了,我接触的人太少了,当然也就很难碰上这样的人。

我妈如果真的出现什么问题需要签字之类的还有家人还有配偶还有女儿还有姐妹,所以那些为了家庭赴汤蹈火一辈子的人,难道为的就是最后的这些时光有所依靠吗?

不结婚的、结婚之后不生孩子的越来越多,当然这也包括一些结婚了想生孩子,但是生不出来的。如果没有后代,即便结婚到最后依然会出现那种谁先走谁后走的问题,后走的那个该怎么办呢?对我来说我的状况就是我默认就是后走的那个,不过是我遇到的这个问题会比他们早一些。

死不可怕,当疼你的人都离开了,剩你一个,这才真的可怕。

2022-09
4

朋友到底是什么

By xrspook @ 13:44:06 归类于: 烂日记

闺蜜到底是什么?什么才是好朋友?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认真的探寻过这些问题。直到有一天,我问了一个问题,问了一个是朋友就应该关心一下的问题,结果得到了一个很回绝的回复。我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为什么我会觉得跟女人沟通会那么的难呢?无论那个人是我的家人,是我的同事,是我的同学,又或者是某些我觉得是朋友的人。可以这么说,在女人面前,如果我把我想说想做的不加整理,全部都托出来,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为什么女人这种生物老是喜欢把问题搞得那么复杂呢?你得考虑她们的面子,你也得考虑她们的自尊,同时你也要考虑不能太伤她们的心。女人就那么的需要照顾、那么的脆弱吗?有些东西不喜欢的就直接忽略,又或者没兴趣的就直接当做没看到也就行了。可以选择自动过滤掉,比如临时关闭自己的视觉听觉系统,停止停止接收某些信息,当你根本没有做错任何事的时候,不知道她们突然会因为什么东西投诉你你把他们伤害了。过于容易被伤害居然也是我的问题???所以,跟女人这种生物保持一定距离,能不说的时候不要说,不要表达我的感觉,这种麻烦就可以少很多,可以让我安心地做自己的事。

回到一开始的话题,到底什么才是朋友呢?或许是我太天真了,同学是同学,同事是同事,家人是家人,我们因为某些事情不得不建立了某种关系,但这不代表就是朋友,所以这就导致了当你对他们坦荡的时候,他们反倒觉得你不应该这么直接。

相对于女性来说,我觉得自己男性的朋友几乎不会有这种问题。尤其是我的男网友。因为在男性这个问题上,我容易把同事同学家人和朋友混合在一起,对我来说,他们的定位很清楚,但在一定程度上,某些女性是一个混合的身份,但男性从来不这样。所以,对男性的同学同事,我说话、做事的风格都是很正常官方的,都保持可一定距离。我不会向他们坦白些什么,因为还没到那个程度。但另外一些并不是因为工作、学习又或者生下来你就没法改变的关系,而因为某些兴趣爱好交上的男性朋友,我觉得一直以来他们都让我觉得很舒服。当你找他们的时候,你总能找到人,虽然可能有时晚一点。我们从来因都不会因为很长时间没有沟通交流,在下一次交流的时候有什么障碍隔阂之类。就更加不用说会有什么你伤了我的心,我伤了你的心,你这样说话我接受不了的状态。通常我找他们又或者他们找我是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些可能他们也感兴趣的东西,又或者是我有一些疑惑疑问需要他们帮忙解决。我们大家都知道,信息发出去,尤其是那些可能对方会有兴趣的东西的时候,对方不一定会给反应,不仅仅是不会及时给反应,甚至是可能一直都没反应,但这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如果那是一个求助,对方一定会回,问题只是什么时候。我们可以互相的临时救火,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在什么时间,哪怕是跨了时区,哪怕相隔十万八千里。

我觉得好朋友应该是那种任何时候你都可以用任何方式说任何话的人吧。如果好朋友真的就是这样的话,我这辈子至今从来没有遇到这样一个女性的好朋友。

2021-06
11

太难了

By xrspook @ 10:08:38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突然心血来潮,想起我初中的班主任,于是就去初中的同学群里找,找到一个我不确定是不是的人,所以就问了一下群主。他的回答是,那应该就是了,所以我加了她的微信。因为头像太抽象,名字又有点无法想象,所以其实我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尤其是当我们一开始对话的时候,她只给我回复表情。或者简短几个字,这让我觉得非常没底,这样的聊天我是彻底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因为我是下午4点多的时候找她的,我不确定会不会打扰她的工作,但后来想起广州现在的中学估计全部都停课了吧,所以她应该在家里,至于是不是正在给学生上网课呢,这个我不太确定,但是作为数学这一门这么重要的课,应该不会安排在那个时段吧。她是个老师,但是她也是个妈妈,所以那个时间她会不会在准备做晚饭呢?其实一直以来,我好像都觉得她跟做饭的妈妈没有什么交集。

我翻出2005年12月的日志的时候,她的女儿三岁,所以理论上说,现在她的女儿应该19岁不到,因为她是国庆前一天出生的。从年龄来说她应该在读大学了,但是我的班主任却说她今年参加高考。当我纠结要不要继续纠结学校和专业的时候,她跟我说女儿今年是重考,因为去年她觉得自己的成绩不理想。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确定重考跟复读是不是一回事。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可能她女儿根本就没去复读,只是自己在准备,而她的准备又跟那些复读生很有区别,因为好像她已经一门心思都不在高考上面了。

在我10多年前的记忆里,她的女儿是一个很神奇的人物,因为即便只有三岁,她已经是个鬼灵精,但现在班主任给我说起这些她自己都觉得挺无语的事情的时候。我突然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只能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初中的时候这个老师把班里好些同学拉回到正道,如果换作是其他老师,他们早就被放弃了,但是她没有,她改变的那些人的一生,虽然可能一定程度上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比如我昨天找的那个同学,他跟我说,他对这个班主任的记忆就只是每天早上她都会去他家,叫他起床,然后买早餐给他吃,以防他又迟到。做这些事已经超越了一个普通的老师、一个普通的班主任的义务了。我跟那个同学说,你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一个老师会为你如此付出。对我来说,她不仅仅是我的数学老师、我的班主任,也是我的朋友。中午的时候我和几个同学去她办公室瞎逛一下是我们的习惯。我们不仅仅把她当成了朋友,也把我们的其他老师、她的好朋友当成了朋友。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其他人一辈子可能都碰不上。因为她的无私付出,她改变了很多学生。但是在她自己的家里,她的亲生骨肉身上却发生了那种事,只能说医不自医!从对话之中我感觉她有点自责,她觉得自己为女儿想太多了,为她制造了太好的环境,所以才把她宠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但当我冷静下来,我觉得她的女儿肯定很聪明。这是毋庸置疑的。现在她又正处于叛逆期,所以现在她的行为一定程度上是不是要展现出跟家长们作对呢?但她或许没意识到这也是对她自己的伤害,代价不轻啊!

如果不是新冠疫情的关系,我真想把老师约出来好好聊个天。我们上一次见面好像已经是10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才刚工作不久。

2020-05
29

心有旁骛真累

By xrspook @ 8:56:35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有种不想跟身边的人说话的念头。因为我突然发现,他们根本不值得我为他们尽心尽力。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突然觉得,当我在很努力做好自己的事,也帮忙做他们的事的时候,他们不只是得过且过,而且把本该是他们做的事也不置之不理,却更加不会考虑其他人。和这些人当队友,只会让人过得非常累。也正是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懒惰,所以他们也习惯了让你帮他们做事。我懒得跟他们大吵一架,于是昨天我的处理方式是沉默,半句话都不说,一个反应都不给。

回想过去。跟我成为朋友的很多网友大多都像我这样,不求回报。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有着共同的奔头,在完成事情的路上,我们会不顾一切。不仅仅是为了完成我们自己的事,也为了帮助和我们一路的人把事情做得更好。一起共事的时候,或许我们不会给予太多赞美之词。一同为这一件事去纠结,这本来就很快乐。这里所说的不求回报,除了是时间和精力上的,还有部分是金钱上的。这是武侠小说里面说的那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们不会在乎时间,无论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我们总是第一时间应答。无论那个东西我们到底懂不懂,我们都会努力地去寻找答案。我找他们的时候,通常是因为我知道他们应该懂某个东西。我们是因为趣味相投而走在一起,我们在互相为对方做事的时候是因为我们觉得理所当然应该这么做,回报什么的从来不会考虑,是我做得多还是他们做得的多,我们也从来不计较。所以那些跟他们一起聊天,一起做事的时光非常快乐。

反观我的日常生活中,极少会遇到这样的人,但我也并非从来没遇到过。我遇到他们是我的缘分,是我的运气。这种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很明白的一点是他们不可能陪伴你一辈子。身边的人不会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在网上结交的朋友,很多也是间歇性的。一辈子都为你赴汤蹈火的人,只有你的父母。因为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可以算在其中,但是,父母以外的其他直系或者非直系的亲戚,绝大多数都做不到。或许他们有些会很热情,但是那个时候,你又会有点担心他们是否是真心的,是否有其他意图。

这让我想起,电影《头文字D》里爸爸跟儿子说的某句话,不要想着要跟别人斗,你要赢的不是她们,而是你自己。在冥冥之中,我的确是信奉这个的,我不为别人而活,别人也不会为我而活,我要做到的,是成为更好的自己,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昨天因为身边某些人的反应,我觉得自己遇上猪队友了。每当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我就会进入工作蓝调。蓝调到底是什么东西?其实我不完全清楚,但我知道跑者蓝调大概是什么个状态,所以我编出了“工作蓝调”这个词。有些东西是我很想知道的,但因为他们的反应,让我觉得与之相关的都变得恶心。

我什么都不想管。只想重新开始,投入到我的世界,我的Python。

© 2004 - 2024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