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
24

内部混乱

By xrspook @ 10:00:52 归类于:烂日记

这几天感觉老是睡不醒,总是非常困,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我的确睡得比较晚,都是晚上11:30之后才睡觉,有时甚至超过了12:00。之所以这样,我也说不准到底是为什么,在家里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整的,反正很多灵感我都是10:00过后才有,在单位,没超过8:30才开始跑步已经算是很早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其中一个原因有可能是这几天我一直都沉浸在统计分析这个调调里,只要那个东西的初稿没写完,我就放不下那个包袱。虽然就现在来说,那篇东西是无论如何不能定稿的,因为数据还不全,但如果我要等到数据全部出来了再去写的话,我个人觉得那就太迟了,因为那时才开始操作,估计得半个月甚至一个月之后才能交作业,对我来说那是不可接受的,我认为数据全部出来以后三天之内就得交作业。没有人强迫我必须得这么干,但是我觉得就应该这样,只有这样,那份东西才有新鲜的热度,否则放凉了,谁都不记得了,谁都会觉得无所谓。

他们没有给我额外的工资去完成这份东西,同时,无论我把它做成怎么样,他们也不会扣我的钱汇给我加工资,但之所以我会那么投入去干其中一个原因是如果这个东西做好了,或许往后我们的工作就不会那么被动。我这里说的是被动,并不是轻松,或许在总结了这一次的经验以后,往后我们要在流程上进行更全面更深入的参与或者监督。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多做一点事可以让我们避免犯一些不该犯的错误,而那种错误,就今年而言,对我们来说很多都是躺着中枪的。一直以来的惯例,都是这样,但实际上那样的做法真正用各种规律去公证衡量的话,并不正确。也就只有跳出那个习惯的框框,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重新审视,我们才可以把自己纠正过来,这是必不可少的步骤。对我们来说,可能以后要管同样大的一盘棋,但我们的参与度就可能要比现在更大、监督覆盖范围也要更全面。也不完全是因为害怕过来检查的人会揪住我们的毛病,而是因为只有这样做到了,我们才可以问心无愧。如果自己已经想得很全面、做的很周到,但别人还是觉得不满意,我们也可以觉得无憾了。但显然,就我们现在的管理模式而言,我们离问心无愧还差非常远。尤其是我们团队里面的某些人所犯的那些错误简直让人觉得完全没办法接受,完全让人想象不出来,他居然能做出那样的事。而且,他犯的错误还不只是一时半刻,是一直以来都犯错误,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没问题,而昨天发现了的问题更加是让所有人都觉得无语。于是大家开始反问自己,为什么他有权利去做那种事,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而没有人去管或者投诉?接下来的那个问题就是,他这样一个脑子经常进水的人,到底是如何爬到他现在那个位置的?从前我没跳出那个框框的时候,我根本不会去考虑这些东西,但现在,我知道得越多,跟所有人的关联越多,我发现的问题自然就会多如牛毛。

我们总是觉得,别人的东西会比我们好,但实际上,再好的单位再厉害的团队,关起门其实可能里面都是一团乱账。

2019-05
21

对比空调被也是个体力活

By xrspook @ 9:30:36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花了好多个小时去研究空调被。空调被这种东西理论上应该是非常简单,但实际上却不然。三年前,2016年的双11,我买了一张空调被,感觉挺不错。但我一直没想过要再买第2张,原因是好像没那个必要,但现在,家里的空调换了,如果自由风向的话,即便开28℃,我也会觉得冷,所以是时候用空调被替代毛巾被。但就当我想买回同款的时候却发现那款空调被已经彻底消失了。有可能是太好卖,卖光了,也有可能是工艺的改进,原来的那个太复杂,太浪费人工,而现在人工比机器贵很多。

在经过接近10个小时的挣扎以后,我接受了这么一个现实,再也买不到当年那个品质的空调被了。当年我买的空调被虽然被面不是纯棉的,但水洗棉也挺舒服。水洗棉其实根本不是棉,那是100%的聚酯纤维,不过经过一定处理以后,质地有点像棉而已。所以当年双11我只花了30多块钱就把那张被子买回来了,折扣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显然无论怎么算,那张被子肯定不算贵。现在即便你出上百块钱,也买不到那种缝纫方式的空调被了。到大概90块钱的时候你可以买被面是全棉面料的,但即便被面是全棉,里面的东西的缝纫密度还是不如当年。

现在的被子经常会有人抱怨说里面有填充物跑出来,但实际上貌似我一直都没有感觉到我的被子出现过那种情况。有人说有些被子放在洗衣机洗完后拿出来,里面的东西就跑位了。现在的被子通常都号称里面的填充料是整块填充的,所以不会移位,于是他们不需要做太密集的缝纫固定。我找回我那张被子从前的销售页面,他们也说那张被子里面的是一整块的填充料,不移位。我觉得如果那是一整块的东西,理论上不会不移位,且不会漏料,即便你是用缝纫的方式固定。之所以我要纠结接近10个小时,原因是有些被子的包边质量很差,有些被子会漏料,有些被子非常容易起毛球,有些被子洗完以后填充料就跑位了……各种匪夷所思的问题应有尽有。现在的缝纫固定再也没有从前那么密集。只有宽宽松松的定位,而如果填充料还不是一整块的话,跑位非常正常,所以现在又新出了一种热压的方式固定。但热压得牢不牢固,那又是另外一个问题。热压不牢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散开。跟传统的缝纫相比,热压操作简单,而且看上去更整齐。因为是一整片上去的,所以里面的填充料如果不是一大片反而更麻烦,如果是一大片就不会存移位的问题,同时也不会存在厚薄不均的问题。定价在50块以下的空调被才会用热压这种方式,贵的空调被,尤其是被面是全棉的空调被,一律还是采用从前的缝纫固定方式,但是缝纫的密度会比当年低很多。就固定密度而言,只有热压方式能跟当年相仿。

最终我纠结来纠结去,还是选择了以热压的方式固定被心的空调被。但也正是因为纠结了那么长时间,所以明明昨天晚上可以很闲,可以去跑步,却被我浪费掉了。我根本就没有料想过自己居然要折腾了这么久。

2019-05
9

面子问题

By xrspook @ 10:32:59 归类于:烂日记

随着大清朝的逐步深入,我越发觉得总公司就是一个相当扯淡的东西。因为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别人提出来的问题,尤其是比较大的、我们难以解释或者无法解释的都是因为总公司这个屌丝惹出来的祸。之所以这样,原因是他们把责任下放给我们,但是权力又不给,于是就会存在一种这样的关系——从名义上、从文件上看来,我们是操盘手,但实际上我们只是完成我们自己流程的事,而其它做决定或者核算之类的东西完全由总公司负责。

这种狗屁的关系由来已久,因为具体到某个科室内部也存在这种问题,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一直延续下来的官僚作风。领导有些事情管得太多了,管得太细了,下面的人完全不能发挥主观能动性,时间一长自然会感觉被打压,就会进入一种只是服从命令而不会独立思考的状态。如果那个领导非常牛逼、非常全面,转数很快,而且责任心很强,把所有可能发生问题的细节都考虑过了,可能他领导的那一堆人犯错的几率会低一点,但无论怎么说,总有一天会碰壁,因为那是以一个人的力量跟所有潜在隐患作斗争。当你碰上一个不靠谱的领导那更加是彻底完蛋的节奏,而现在我们貌似就遇到了这种事。

领导理论上把责任下放了,但实际上权力没下放,所以下面的人还是很蒙圈,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有些东西他们知道的,但我们却毫不知情,所以即便我们想努力一点把事情做完善,也毫无办法,因为有些事情是我们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而这个不知道完全是因为领导知道了,但他没跟下面的人说,又或者他根本没觉得他自己或下面的人有知道的必要性。上面的人不进行缜密的思考、周密的部署,下面的人再怎么绞尽脑汁还是会躺着中枪、犯了各种错误都毫不知情。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下面的人不得不对上面的过于信任,其实我们有些时候可以对他们提出质疑,但问题是官僚作风会教育你,即便有问题你也不要说,尤其不要大声说,不要在公众场合说,于是到最后就变成了烂在肚子里,什么都不说。把问题挖出来的时候告诉你这个场合不合适,不应该以这种表达方式说出来,但是如果现在不提出来,那什么时候解决呢?如果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会一直成为隐患。过一段时间不提上日程这个东西就会被忘记,接着变成导火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个大爆发。这又是谁的责任呢?因为面子上的关系一开始不把所有东西都捅出来,这个做法从我进入这个单位就已经发现了,而且随着工作时间增加我越发在各个方面都感觉到这种作风。这种为了当好人而降低智商、制造隐患的做法,我相当鄙视。

无论领导还是下属,其实都是一条贼船上的人。让下面的人也用心去为上面的着想,那么领导的工作就可以轻松很多,但貌似能有这种觉悟的领导只是极少数。

2019-04
18

真的是硬菜吗

By xrspook @ 8:57:23 归类于:烂日记

通常人们都觉得检查这种东西是洪水猛兽,首先是因为准备检查要做很多工作,其次是因为如果被检查出什么问题那就问题大了。我所在的单位总的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但一些小状况是通病,肯定大家都会有。这么多年检查下来,对我来说就像是个例行公事,尤其当我在做检验的时候,准备那些检验方面的检查,我们早已习以为常,但那个时候还没到逼迫着我必须使用Excel VBA去解决问题。那个时候我们还能根据国标去判断对与错,黑与白我们分得很清,至于某些灰色的地带,之所以会存在,倒不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亏心事,而是上面一级一级压下来的任务。我现在我所做的统计对比从前的检验数据麻烦了很多。因为有些时候我觉得那是对的,但其实别人并不这么觉得。即便是上面白纸黑字写下来的东西,某一天他们也会说你不应该这么做,应该那么做,那时候你会感觉到很无奈,因为实际上他们布置下来的东西一开始就是错的。

今天的春普总结会上,我们以前的主任说了一些很经典的话,而这也是我觉得他很厉害的其中一个原因。我这辈子遇到的人里面只有几个能做到这境界。他们能把一些本来很苦逼的东西说得让你觉得很有希望,很有动力去克服它。大学里的教授很多,但却只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种境界,而那些人通常都已经到达了院长的级别。大清查对别人来说是一个让人敬畏三分的东西,因为大家都害怕自己会出什么错,但我们以前的这个领导却把大清查当作是别人来我们家吃饭,我们要给别人准备几道硬菜。无论谁过来,我们准备的都是一桌好菜。那不是一个被别人挑刺的过程,而是一个极好展现自己的机会。一直以来我们从来都没有从这个角度去考虑问题,只有把大局思维上升到一定程度才会有这种觉悟。如果我们是对自己的东西非常自信,那绝对就是这个比喻里面的东西。说起硬菜,我马上会想起西贝莜面村,又或者是九毛九。还记得西贝的菜单上会写着类似这样的一句话“菜单上的菜无论你怎么点都好吃”。如果自己的菜做得好吃,你会恨不得一些吃饭很挑剔的名人过来品尝你的东西,因为只有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你才能显得与众不同。如果我们的工作非常到位。这样的全国性大清查绝对是一个提升形象的大好机会,这种机会几乎可以说是10年一遇的。但我们真的有这个底气吗?我们的领导很自信,但貌似他下面的人不这么觉得,尤其是主任科长级别的那种。他们愁得要死,至于他们晚上会不会愁的睡不着觉,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对我这些最基层的人来说,我没什么愁的,把该干的都干好,其它的随缘。一些粗心大意的东西我没办法保证我一定不会犯,但显然那些东西非常容易就可以整改过来。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过可能领导不希望别人过来查出一堆低级错误。

昨天检查的那些表格里,我犯了一个低级错误,但实际上那个低级错误也不算非常低级,因为从软件的层面去考虑,某个数据是无法自动汇总到某个地方的,但实际上我数据出错的地方是一个自动汇总的位置。而我之所以出错是因为我没有用软件的自动汇总,那个东西是我手填的。之所以没用自动汇总,是因为总公司根本就没有把那部分填进去,自动汇总当然也就没办法正常生成。这种东西对我来说肯定会觉得有点遗憾,但毕竟人不可能一直都不犯错。

据说下个星期东莞市要过来检查,而且要持续一周。

2019-04
10

被拖累

By xrspook @ 8:21:39 归类于:烂日记

没什么很确切计划的时候经常会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乱生活,比如昨天我就没有跑步的打算,但具体做什么运动我还没想好,具体把运动安排在什么时候我也没想过,于是昨天晚上我就直接错过了我的运动。我把那些本该是运动和自己的私人时间变成了加班,其中一部分时间是我在折腾数据,另一部分时间说我在跟总公司的人语音讨论到底该怎么处理现在我们的棘手问题。遇到了这件事以后,我再次证明了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的看法——光是做好自己的那些东西远远不够,因为只有你把上下游都处理好了,而且一切都符合规则,你才能安稳地睡觉,否则别人犯错一样会让你受牵连,无论犯错的是你的上司还是下属。

现在我就遇到了这么个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总公司要求我们以什么样的格式以什么样的数据模式填写报表和账本,我们就怎么执行。光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我们保证所有数据都有依据且合理也就没什么问题,但去年开始我们有了动态储备且移库的新业务。于是这就产生了在途粮食这种东西,就粮权来说,这东西不属于我们,那都是总公司的。这些粮食一天不到达我们库点,我们都拿不到监管费或管理费。在移库之前那个库点的监管单位是谁,谁就拿那补助,到了我们单位以后,理论上补助就应该算我们的,至于期间那是谁的任务,那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反正钱肯定进不了我们的口袋,但无论谁监管,在监管费里面总公司总要提成好一部分。在分钱分好处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我们的份,我们也从来不会有那个奢望,但是,分问题的时候永远少不了我们,比如说那些在途粮食理论上一出库报账接下来就应该落在目标地库点的头上,但显然我们对这个根本毫不知情。在今年3月去高明之前,我甚至不知道统计上居然有这种根本不在本库,但粮权属于我们,所以统计同样要入账这种说法。我们没有这个觉悟,总公司也没有这个觉悟。我在这个单位工作了11年,做统计也做了超过5年,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培训告诉我必须得这样。统计从业资格的培训没有说这么具体的事,而粮食系统内的培训也没有。每次粮食系统内的培训都是布置一下年报任务。翻来覆去都是说系统上的东西,但是对于粮食各种规章制度到底是如何执行有什么具体案例,一直以来那都是一个空白。也许我们的上级部门,比如说粮食局他们的人会参加那样的培训,但是培训这种事到达他们那里也就算是个终点了,所以基层的人完全不清楚不了解了。虽然那些条例几十年不变,但显然不可能几十人年都由同一批人去做,所以不厌其烦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案例实训是非常有必要的。可惜的是他们从来不这么做,因为他们去培训的那些人听了几年下来已经觉得很厌烦,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浑然没想到他们下面的人不知道。

现在发生了这个问题,显然根源不在我这里。如果完完全全从我们单位的角度考虑,我们不可能发散思维到那个地方,但如果我能更仔细地通盘考虑总公司以及各种规定,或许我会有一些新的看法,几个月之前我就应该有这种觉悟。眼看着检查就要到来,但有些事情是是米已成炊、无法改变的事实,比如国粮局直报系统上面的数据,今年3月的已经不能改,更不用说之前的那些。所以我们已经可以断定我们的问题里有一条统计账务处理不规范。而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是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规范应该如何做。光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考虑,我们是规范的,但问题是总公司把那个烂摊子突然间加到了我们头上,于是我们就变成不规范了。规范不规范这个东西其实也没什么所谓,这也不是什么非常重大的问题,不规范这个东西有些资料我们是可以补全的,但另外一些就只能那样了,比如国粮局直报系统跟统计账不一致。只要现在我们把统计帐按照理论上规范的那个方式改,就一定会跟之前的报表不一致。

不是人人都会遇到这种莫须有的麻烦,虽然我也不想自己遇到,但既然落在我的头上避无可避,我也不觉得这是一件特别糟糕的事。这告诫了我管好自己的事远远不够。

Page 1 of 6123456»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