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17

认真的心

By xrspook @ 20:44:14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运动员的生涯非常痛苦。不知道之前要付出多少才能最终换得站在领奖台上那几分钟。所以如果你真的是为了那一刻而去努力的话非常有可能你还没站上去,已经崩溃掉放弃了。必须有一个比获得冠军或者名次对你更有说服力的理由才会让你一直坚持下去。但很多时候,小朋友还没成为高手之前,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所在,被家长或教练逼着练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得那么深远。即便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意愿,有时候你也会有想偷懒的念头。这种事即便在顶尖运动员身上也会发生,不过绝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会用自律去抵消。普通人遇到这种事的概率就更大了。进一步考虑,这种事发生在运动锻炼上,也发生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你选择逃避还是选择迎难而上?现在无论做什么事,要不我选择不去做,否则的话,我就会尽我所能做到最好。但是有些事即便你不想做,人家也会强迫你去做,而那些事如果用理性去判断的话,根本就没有做的价值。在那个时候我会选择尽量不去做,但是如果真的要做的时候,或许我又会想出一些让我可以认真做下去的理由。

昨晚过了12点才睡觉,所以虽然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借口是下雨,实际上是我觉得没休息好,没办法睡五六个小时然后就去跑18K。所以今天早上即便我仍然是五点起来吃早餐,但是到该去跑步的时间我没去跑。天气预报说明天是阴天,有大到暴雨。但是我还是把这个任务留到明天。近期我发现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我的体重在缓慢下降,但是大腿的维度却在悄悄上升。唯一的解释就是我的脂肪含量增加了。不知道对上半身来说是不是这样,就下半身而言肯定是这样。究其原因,一定程度是因为近段时间我的运动量减少了。主要体现在日常生活中,不在我跑步或者做其它运动的时候。这种事情是我觉得最无奈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即便我吃得更少,我的水分和脂肪总喜欢堆积在下半身。

明天的跑步会有一个让人期待的地方,因为今天我终于把百锐腾的心率带跟佳明FR235的手表配对上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FR235的光电心率近期三次跑步过程中数据都是不靠谱的。冬天心率怎么样倒无所谓,但夏天心率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对我来说那将直接指导我该怎么跑。硬撑下去完成任务,还是放慢速度甚至停下来。我不是对自己的经验不自信。但对一个体重渐渐增加的人来说,已经很难分辨得出那是因为心理上的不愿意还是真正肉体上的有难度。虽然百锐腾的心率带一到夏天也会神经病,我对那种神经病已经习以为常了。如果百锐腾的心率带无法跟家明的手表匹配,我就要买一个佳明的心率带。这又得花掉接近300块钱。如果花钱能换来稳定,我愿意,但谁知道软式心率带是不是每家都一样都存在那种问题呢。因为佳明心率带的使用说明上也写道,化纤的衣服跟心率带摩擦会产生静电,会导致数据有问题。跑步的时候又怎么可能穿全棉呢?!如果不穿化纤,唯有的选择就是直接不要用衣物盖着心率带,也就是说不穿衣服。佳明的心率带跟百瑞腾的不同之处在于佳明的心率带一共有四个接触点,而百锐腾的只有两个。不知道更多的接触点是不是意味着抗干扰能力更强。另外一个就是百锐腾心率带的那个触片和心率数据的发射器连接的部分很脆弱,我的第一条心率带就是因为那个原因坏掉。据说佳明的心率带不存在这个问题,但谁知道之所以没有发生这个状况,是因为使用他们心率带的人没有用坏掉,已经又买下一代新的了,就像使用苹果手机的人,不是因为手机坏了而换下一代苹果。

有期待还是好的。

2017-05
26

人生选择

By xrspook @ 8:47:29 归类于:烂日记

当运动员的坚持加上程序员的逻辑,可以组合出一个什么怪物呢?

感觉这一定会很棒,但实际上这个又有点难共存。因为无论是当运动员还是当程序员,在各自领域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虽然从理论上来说,运动的时候也能继续思考,但是坐在电脑前编程的时候,你却没办法再做除了脑部运动以外的其它运动。所以如果这两种角色合并在一个人身上,那必须只能是那个人在哪一方面都不是非常专业的,所以他可以权衡之间的时间。也不是说运动员脑子就一定不好使,同时也不意味着程序员就一定是死宅,但是真的把两方面都能做得很好的人实在不多。

从爱燃烧的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出那些民间的跑步高手虽然从他们的身份来说是民间,但实际上他们已经是属于处在专业队的游离状态。他们之所以可以做出现在的成绩,通常都是因为他们在专业队训练过或者蹭练过。在天赋方面我不知道他们跟专业队的到底相差多少,但是有一点很确定的是参加各种比赛获取奖金和实物奖励基本就是他们全部的生活来源。停止比赛就没饭吃或者过不上他们一直习以为常的生活。但专业队不一样,因为那是有国家保底补贴的,虽然那份钱不能让你过上非常优越的生活,但是你不需要为你的生活发愁。但是对一个普通运动员来说,他不可能一辈子都留在专业队,他肯定会有退役的那一天,退役之后他的生活来源从哪里来呢?几乎可以这么说,我们可以把那些民间的跑步高手理解为已经市场化的专业运动员,而那些在专业队里就像是计划经济里的。这两类人对我来说都是都只有仰望的份儿。

还有一些民间的非顶级,但是对普通人来说已经非常优秀的跑者,他们有他们的工作,但同时他们也把跑步兼顾上了,而且获得过很不错的成绩。这些人的职业大多是自由职业者,另外一些可能是从事创意工作的,比如说设计师之类。暂时我还没听说过有码农,而且还是层次最低的码农是民间跑步的顶级高手。民间的优秀选手无一例外他们都要为跑步分配非常多的训练时间。工作日平均起来一天不扔进一两个小时绝对不行,如果到了休息日,要上距离的话可能半天都得丢进去。试问这种日程对于一个从事其他职业、工作时间非常不固定且随时会加班的人来说,哪那么容易可以做到?!即便你的工作允许你这么做,你还有时间陪伴你的家人吗?尤其是当你已经有了老婆孩子之类的。人的一生很短暂,每天就只有24个小时,你把重点放在哪里,出来的结果就会是你会在哪个方面出彩。你不可能既是非常优秀的专业技术人员,同时也是个非常称职的爸爸。在CCAV新闻联播里,他们永远喜欢赞颂的都是那些忘我工作的人,而我觉得他们思路很神经质。在那些人活着的时候,他们不会去报道,只有当他们死了以后,他们才开始为他歌功颂德。如果那个人对他的团队对他的企业对我们的国家是这么的重要,你为什么要日积月累地剥削他?!即便他要自虐你们也应该想方设法去阻止!但现在我们就只能看着他们英年早逝。在事业上、在他们的领域里那些人可能是顶尖的人物,但换一个角度,在其它领域、在他们的老婆孩子眼中那样的爸爸又是怎么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角色呢?更加不用说从健康的角度考虑,日以继夜地奋战,非常不规律的三餐,还有几乎没有时间做运动。即便一个人再优秀,你也不应该这样榨干他的所有!但是我们的主流媒体就喜欢这样,他们觉得只有这样才是真英雄。每次看到这些的时候我都会打心眼里恨死这个电视台,这种错误的价值观实在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以前的人或许是这么干的,但现在的人发现这有问题就必须改过来。

人生很有限,你必须尽快选择好你到底想干什么?

2015-05
27

快餐时代

By xrspook @ 12:49:55 归类于:烂日记

2015年的前5个月我把一直都没做一直都很想做的东西都做完了,比如说发论文,一个3月我发了3篇,当月就被录用了2篇,余下那篇经过2个月的流程现在也都搞定了。我向一个本该两年前就把东西给出去的人发了个快递,终于,我可以彻底地跟她一刀两断没有瓜葛。参加了3次路跑比赛,都在大学城,成绩都不错。现在我可以用150左右的平均心率在夏天的温湿度下跑600左右的配速。我在大热天跑过,但更重要的是现在我已经无畏雨天,只要我想跑,没什么可以阻碍我。明天我就要去考职称计算机的5个模块了,离达到评定职称的要求又近了一步。工程师是我一直都想获得的头衔,从小时候,从还没读小学就已经有那个愿望,现在,那变得如此的近在咫尺,最快的话可能是今年内能搞定的事,无论如何,只要政策不变还有工程师这种事,今年不行明年我也一定可以。投稿到《食品工业科技》的文章已经排期完成,将发表在他们2016年第1期的“生物工程”板块。我是一个食工的毕业生,但我的毕业论文就是和生工的学生一起做的。我的导师本来没想过要收食工的学生,我是那一届里唯一跟我导师的食工。从一开始我就玩crossover,而且还一直都玩得很欢。工程师是我的梦想,科学家也是我的梦想,虽然我的梦想里就从来没有想过当运动员。但多点开花且每一点都挺亮的这个结果实在让人觉得鼓舞。

憎恨某人不憎恨某人这种事是多么的无聊浪费时间,我不想评价我遇到的到底有多么的不公,我只需知道我想做什么,我该如何实实在在地去把那些东西做成功就好。所以有时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神经病那么多的报复社会,难道他们就有那么多时间用来浪费吗?昨晚睡觉之前和室友谈起现在的股民。我一直对炒股没什么好感。你完全不需要任何技术,把钱投进去几天后就能获取回报。如果你运气好,几天内你的回报比你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得到的还要多,这是什么状况?在人人皆股民的现在如果一切都只是朝“钱”看的话人还需要各种技能还需要追求去过活吗?人人都在那个只赚不赔的虚拟世界里狂欢谁去种粮食?谁去生产各种东西?谁去扫大街?谁去维持秩序?快钱赚得实在太容易,以至于让人觉得认真和踏实做事吃力不讨好。快餐时代,太过于着急的做事风格让这个世界都变得奇葩了。还记得从前某个采访,是六一儿童节前后做的,问一些幼儿园的小盆友,长大以后想当什么。有个小女孩很认真地说:“我要当贪官,因为能赚很多钱。”在这个社会的熔炉之下,孩子的思想都被扭曲到什么程度了!可能,现在会有“我要当股民!”的回答吧。钱钱钱,大家脑子里只有钱,不在乎用什么途径去获取,更加不在乎获得钱的同时所作的事代表的意义。全民都掉进去股市一起疯是很危险的,相当的危险!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那简直就跟鸦片毒品没什么两样。外国要搞垮天朝,尤其是搞垮这帮绝大部分都没有技术含量的随大流实在太简单。

无论怎么样,无论社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我不必怨念不必纠结,继续做我觉得是正确的就好。

2015-04
9

退役啊退役

By xrspook @ 13:14:17 归类于:烂日记

伤不是某一天或某次造成的,那是日积月累的结果,尤其对跑者而言。我只是一个业余到不能再业余的人,即便我已经很小心,但野心勃勃也让我一直都仿佛走在刀刃上。每次跑着跑着觉得这里那里有什么不妥的时候我都会有个念头——我不应该跑那么多的,每个月160K对我来说真心已经够了,为什么非得超过160K甚至180K呢?!专业运动员的跑量是我的4-6倍,他们的运动强度同样是我的N倍,可想而知,那样的伤害有多大!于是,对运动员来说,无论你多么喜欢多么热爱那都不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我还是小屁孩的时候,妈妈就告诉我运动员的生涯很短暂,二三十岁他们就要退役了;他们要在有限的生涯里努力拼搏赚足够多的钱,因为等他们老了伤病袭来的时候青少年时只顾训练比赛没读过什么书,他们退役后,年少时积累下的伤病会让他们很惨(当运动员,尤其是当过顶级的绝对不可能没伤过)。运动员就像流星,或者说是烟花,在很短的时间内爆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所以,尽管觉得运动员很帅,但我就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当运动员。那只是电视机里那些神人做的神奇事,而且从很小开始我就觉得当运动员很苦,尤其是看到那些只是幼儿园或者小学年纪的小盆友被迫练体操的视频以后。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运动员如此,各种舞台上的演员也如此。(这里尤指戏剧演员,各种地方剧、芭蕾舞、歌剧等等)

摔角,最为人所熟知的WWE让我知道了那玩意的分类是sport entertainment。是sport,于是摔角手就应该是运动员,不过WWE从来不把他们的人称作摔角手,更加不会把他们称作运动员,而一直都强迫他们必须只能自称为superstar。在墨西哥不是这样的,在日本也不是这样的,但在世界范围内的很多地方,人们都把摔角当作是没有动物和魔术的马戏表演。但对摔角手,尤其是日程非常满,或者在大联盟工作的摔角手而言,一年365/366天他们都必须保持最佳状态。特别如果是在WWE,他们对身材有苛刻的默认要求,但实际上日程又不足以让他们真的可以把自己练成最好。他们都会练,在他们进入WWE之前他们就已经懂得如何练以及可以持之以恒了。对健美运动员来说他们有分赛季和非赛季,对电视电影明星来说他们也有播出季和非播出季,但对摔角手来说他们全年无休。说了一大通,你明白我要说什么吗?摔角手每一次上擂台表演,即便你超牛逼超厉害,最多不会超过1小时,大家买门票买播放权也就不过是为了看他们几个小时的表演而已。但1小时以外的时间呢?热身、冷身、交通、吃饭、锻炼、宣传……他们大多很自由,可以自己决定一切,但他们也挺悲情,因为虽然有和联盟签订合同,但他们自己的事得全部自己搞定,甚至意外受伤后联盟不理会不帮忙,因为他们的条款里没有那个义务。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摔迷,这些我可以不知道不关心,但谁叫我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已经成为一个单项的深度摔迷呢,而我粉的人又太有深度和经历,我“被带得老练了”。

刘翔的退役我一定都不惊讶,那是理所当然的事!一个田径运动员哦!巅峰了10年+哦!在110米栏那个项目里之前从未有过一个运动员做到过刘翔所做到过的!!!你们还想怎么着?!别说一个田径运动员,即便是一个摔角手在大联盟可以巅峰10年一直顶级从未被取代已经相当牛哄哄了好吗?!自从经历过Edge的退役,我觉得我已经不再觉得退役是遥远跟我无关的屁事了。所以,无论Alberto El Patrón什么时候退役我都会欣然接受,数年前我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姚明退役了,李娜退役了,也都没什么,为什么刘翔退役却引来那么多的正反呼声呢?中国人,你们的仁义道德到底哪里去了!!!

“永不挂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愿望。

归档:2015-04-09 摔迷之家Ⅱ

2015-04-09_stamp01

2015-04-09_stamp02

2015-04-09_stamp03

2015-04-09_stamp04

2015-04-09_stamp05

2015-04-09_stamp06

2015-01
26

怎么会这样

By xrspook @ 10:58:50 归类于:烂日记

我用小米平板+软键盘写blog,我用10.1寸的Acer上网半写blog,现在我反倒很少用台式机和标准键盘写blog了这是肿么回事?每个工作日我几乎都在用10.1寸写,周六用小米平板写,只有周日是在家里用台式机。单位的台式机我用来干嘛的呢?到那个烂鬼OA上按提交收文,到各个网站上浏览完成各种消费支付以及更新ADR刷屏围脖神马,简单来说,从前那个对我来说工作生活都在用的单位办公室台式机现在对我来说几乎就只剩下休闲功能。对其他人来说,他们办公室的电脑就几乎只是那个功能,因为我从前的工作太特殊太多数据所以才会出现一个混搭的局面。现在,我把10.1寸常驻检验室,我在检验室的时间比在办公室还要多,与其不得不看到这个那个进进出出,领导每次路过都要瞄你那么几眼,我不如去蹲点一个他们从来都不去的地方。检验室对我来说不是娱乐,所以除了写blog我不会在那里做任何刷屏或更新之类的东西。我觉得要给自己工作的地方留点严肃。在闲暇的时候我会在那里写blog也有可能刻橡皮章,或许也会用手机打开Kindle看看书,但不会听歌看视频什么的,除非他们让我加班我又非常的不爽。不觉得自己使用上网本输入的手法有什么长进,我还是会不时拇指不小心碰到触摸屏,于是输入光标不知道哪里去了。我近期一直在故意训练自己的左手适应控制触摸屏,但进展缓慢。还需要更多的练习,估计得有超过100小时的熟悉估计就差不多了。

不知为何,敲键盘的时候我会比说话的时候冷静很多,敲键盘甚至会比我只是思考的时候还要冷静。或许对我来说,光是思考那叫做开机动车,说话那是骑单车,但敲键盘属于跑步。需要我太快作出反应我的矛盾细胞还没被调用起来就已经结束了,所以就会有不理性不经大脑式的情况出现。

有时我会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想要成为运动员,即便他们不适合。有些人被选进去是被迫无奈的,有些人一开始是觉得好玩,但开始动真格的时候当运动员又怎么会好玩!小时候有很多梦想,想当这个想当那个,那纯粹是“我觉得”很好玩的状态,因为小屁孩根本就不会考虑到从事任何职业都将面临的艰辛。还记得某电视台去采访读某幼儿园的小女孩,小女孩说她梦想成为贪官,那么她就可以轻松地获得很多很多钱了。我操!扭曲的社会,变态的思想!成年人们何尝不这么想,只不过他们没有小女孩这般口没遮拦说出心声而已。不劳而获真的好吗?不劳而获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和追求?到底媒体曝光那么多的贪官是好事还是坏事?到底媒体把如此多的制假售假公诸于众是不是会有一些人突然领悟原来还可以这样,我也可以去干干?在封闭的年代,在所有坏事都遮遮掩掩的年代,我们幼小的心灵里就没有那许多的阴暗面,一切都单纯幼稚得可爱。当我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完全就不知道贪官是什么东西,只知道三好学生是光荣的,家长会很高兴。

我一直活在这个社会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变成这样。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