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
9

恐惧缠身

By xrspook @ 17:31:36 归类于: 烂日记

2011-10-07下午本来应该是4个中学同学出来玩的,结果一个说有事,所以原来的2男2女变成了2男1女,桌游也变成了喝茶。茶这东西么,我好久都不喝了,对咖啡因没啥抵抗力,所以,下午喝茶,兴奋延续到半夜。心跳加速,不想睡觉,但实际上眼皮已经很重了。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睡,这不是我的风格,也不是我想太多了,不是神马假期综合症,完全是因为我“喝多了”咖啡因作怪。曾经有段时间神马咖啡因对我来说都是浮云,但现在,我又回到了咖啡因即死的状态。

初中同学,有个甚至是小学同学,1992年9月读的小学一年级,20年了啦!这等数据居然会出在我的身上,够厉害的。各自都在为生活糊口奔波着。学生时代用成绩衡量一切,但到了现实生活,从前的所谓成绩根本不占便宜。我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坏的,但同时,我并没打算怎么可以更好,但让我变得更糟糕这又的确有难度。

突然想起陈小春的那首《没那种命》,现在的年轻人真惨,为了工作离乡别井,但到头来却不过是赚回活下去的基本需要。工作中的晋升机制让年轻人不会有神马干劲和希望。日复一日不过是消磨时间。我是觉得啊,随着年龄增长,时间这玩意是跑得越来越快了。

但无论如何,希望他们能生活得快乐,虽然,显然物质上是没啥快乐可言的了,起码,精神上要幸福。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

首先,被一只小狗咬了,咬的是左手虎口位置,大家过来叫它放口,努力掰开它的牙齿,但它死活不放。我本来跟它很熟的,但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咬我,而且还是猛追的那种。还记得我狼狈地东躲西藏满街跑。

中间部分忘记了。

最后部分,是两个团体要进行决斗什么的。武器是一个用绷带捆着的东西,下面是木头,上面是手枪(必须拆开绷带才能用的那种)。我很害怕,我是一个团体中的一个,虽然不是决斗人员,但我非常害怕,我去跟我老大说,能不能装没见到我,我哪里凉快哪里溜去,他说可以,但这期活动的什么什么费我都拿不到,只拿到一点什么什么,我眼神询问我的好朋友肥宝应该怎么办,她还没来得及作出表示,所有人目光都转向门口,一对穿着黑白蝙蝠型大衣的人正在上楼,向我们靠近,阴森恐怖,对手来了!我们全部列队,我紧张得快崩溃了,这时,音乐响起,是妈的手机闹铃,现实生活的东东把我从深渊里解救了出来,这次恰逢是闹钟,下次呢?虽然及时醒过来了,但我还是惊怕发呆了好几分钟。

其实,我在乎,我怕痛,我也会为某些事感到害怕,我极力不想某些不好的东西发生,不过,这貌似都不能在醒着的时候爆发出来。

坚强是浮云,永远都不要觉得自己可以很tough。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