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
9

我的外公(五):糯米糕负责人

By xrspook @ 9:48:04 归类于: 烂日记

绝大多数时候家里都是外公说了算,因为外婆没读过书,外公读过几年私塾,最高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所以外婆不认识字,外公懂那么一点能看报纸。外公可能认识的字不多,但是他是打算盘的高手。我见过外公的算盘,但那个东西绝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不让我碰的。我妈说外公打算盘又准又快,当时外公用来记录的数字不是我们现在的阿拉伯数字又或者汉字。那种特殊的数字在某次参观陈家祠的时候。我妈就兴奋的指一堆文字说当年外公就是用这个记录的。我见过外公打算盘,但是相比于我妈看到的那些情景,我看到的那些不过是生活中的小菜一碟。可能是家庭里的某些收支,也可能是公租房某一片住户的分摊水电费。简单来说,外公懂的那些字,不是用来写文章发表感想的,但是要应付生活中的必须已经绰绰有余。

但是在做饭这个问题上,外婆从来都是主角,外公只是她的绿叶。逢年过节要做几围台饭菜的时候,外婆是大将军,但这个大将军不仅仅是指挥别人,她自己也要做很多,甚至当别人休息的时候,外婆也一直在忙里忙外。当外婆生活开始不能自理,然后离开了我们以后,我才意识到我有多怀念我外婆做的菜。款式很多,味道非常好,绝对不会输给外面的餐馆。虽然外婆很厉害,但是当要做的事情很多的时候,她就不得不分一些给外公。

比如说端午节包粽子的时候,外婆会负责准备各种材料。让人很意外的是,实际上每一年负责包粽子的那个都是外公。外婆也会去包,但是大部分都是外公包的。

过年的时候外婆会做好几个款式的年糕,其中有一款是绿色的糯米糕。之所以绿色是因为里面有芫茜汁液。糯米糕这个东西首先要泡糯米,然后一点一点的用沙盆和雷浆棍把糯米碾碎,但是又不是越细越好,如果需要很细的话就不是用沙盆而是用磨了,但是糯米糕要保持一点糯米嚼头,要碾到什么程度,要到达什么样的颗粒度才算是终点,这就要凭经验。每种年糕外婆都要做好几大盆,因为除了自己吃以外也要送给亲戚。糯米糕的这个操作显然是所有年糕中最耗时最费体力的,不连续搞个一天甚至两天,根本整不出那几大盘的糯米糕。其它年糕由外婆搞定,而糯米糕每年都是外公负责碾米。有一年外公身体不好,外婆的胳膊也不太好使,所以那一年的糯米糕是由我负责的。我整了一天半,才终于全部搞定。第一天结束,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觉得双臂酸得根本就不是我的,而那也是我第一次用上了伏特林。效果超厉害,第二天我一点酸痛的感觉都没有了。外公负责这个糯米糕,负责了几十年,他从来没有扶他林的助力。这真的很累人,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抱怨过。在很多问题上,他一直默默承受着别人想都没想过的痛。当我还小的时候,外公做糯米糕的时候,我半点都不能碰。谁会想到,多年以后,当老人们都去世了,家里能用这个传统技法做出那种传统食品的继承人是我。

传统观念里,男人通常不入厨房,外公也极少去厨房,但他会在厨房以外做与食品相关的事。

外公不像我爸妈,会用很直接的方法教我要怎么做,他的话极少。和外公的相处,其实很多他做正经事的时候我都不能参与,我只能在旁边看。长时间的仔细观看,也是一个绝佳的学习过程,尤其当我学习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的时候。

2021-08
31

仔细观察

By xrspook @ 22:20:15 归类于: 烂日记

上周六我跟我妈逛江边的时候。聊起了一些关于体育的东西。平时我们几乎不会那样聊,但是那一天天气比较凉爽,而且路上几乎没有人,所以我们可以在那里大声地发表我们的意见。

我不知道怕死这种东西是不是天生的,反正有些人真的很怕,而有些人真不知道怕是什么。我属于那种不知道怕是什么的人,所以据说当我还是个小学生,完全不会游泳的时候。当我看到泳池,我想都没想,就直接跳进了深水区,我根本不知道有深水区与浅水区,我没想过那里的水有多深,我也没想过我会浮不起来,但为什么我就不怕呢?我也搞不懂。但是有些小孩就很怕,实际上他们没有呛过水,只是害怕会呛水而已,所以他们无法做到放松,只要在水里就会挣扎,只要旁边有大人就一定会死命拽着。这些孩子学游泳非常折腾也非常痛苦,所以最终可能他们还是会学会,不只是学会了一口气游到能游的距离,而且还会换气,但是从他们换气的方式你就会感觉到他们很紧张,他们非常紧张,换气的时候不是一般的吃力。为什么会这样呢?在我没游过泳之前,我就已经喜欢在家里的脸盆里闭气,也不知道是谁叫我玩这个的,但是我觉得这很有趣,但是有些小孩居然不行,哪怕只是20秒。那只是个脸盆而已,你受不了的时候随时可以起来,但为什么就不去做这个尝试呢?对我来说做这些尝试是轻而易举的,我非常想去感受、去体验。不仅仅是在脸盆里憋气,也包括玩其它东西的时候。所以当别人说要玩一些什么之前没玩过的,哪怕我会表现出一种我不想玩、我不愿意,但实际上我的内心是很有那个冲动的,不过是碍于面子或者过于紧张,不敢主动的站出来举手说我要试一下。现在,对我来说,那种紧张不复存在,但是害羞却依然占主导地位。

当我看到别人做一个新动作,而我又觉得自己或许可以的时候,我恨不得马上试一下,哪怕实际上我做不到,但接下来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做到。首先我会仔细的观察,如果那是一个视频的话,我更加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观看,甚至是逐帧播放。然后我会开始让自己去体会,非常有可能得要借助一些可以让我自己观察自己的工具,比如说镜子,比如说玻璃,也比如说给自己录个视频。

家里的洗手间有一个很大的半身镜。那个镜子大到就像宾馆的那种。大半堵墙都是镜子。洗澡前当我脱光衣服的时候。我会在那里做空手投篮的动作。这不是炫酷又或者是出于其它变态原因,纯粹是因为我要观察自己的动作到底跟我要做到的动作有什么差别。结果第一个晚上我就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我的起手位置过低的话,比如说低于我的眼睛。那么我的身体就会呈现一个很别扭的状态。左边是平的,但是右肩为了要降低高度,为了要让手腕后压,所以就必须沉肩。那是一个怪异的高低肩动作。发现了这个问题以后,我把起手高度定在眼睛,这样的话左手右手就均衡了。你或许会说,我可以穿着衣服的时候观察。的确高低肩这个问题穿着衣服也能发现,但是是否有用到核心力量这个问题,脱了衣服更明显。当你做动作的时候,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如果我有用到核心力量,部分肌肉会处在紧绷状态,但因为肥肉过多,我依然会看到肚子上的颤抖,但是那种颤抖跟完全不用核心力量的颤抖是两回事。不用核心力量的时候,那个颤抖是全方位无死角的,而用核心力量的时候颤抖只是一部分。没有人做空手投篮的时候会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那样也没办法做空手投篮。当我们不用手去感受的时候,我们依然可以用眼睛去发现,而这种东西如果不把衣服脱掉,怎么可能发现得了呢?

更认真地观察别人,更认真地观察自己,这就是我自学的杀手锏。

2019-10
4

纠结来纠结去

By xrspook @ 21:56:27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纠结了半天,我还是去了迪卡侬了个登山杖。虽然不知道明天能不能用上,但是有备无患。之前我纠结的是到底是买一个还是买两个。今天我决定只买一个。迪卡侬的登山杖对上几个星期我已经去看了两遍,两次都是去猎德店。那两次都是下班之后,在顺路回家的路上,但我两次都没有出手。如果我当时就买了回来,现在就不用耗费车费了。虽然当时我没有买,但其实迪卡侬的登山杖之前已经被我试了个遍,尽管我还是没有出手。当时我纠结的还有到底有没有必要买那个东西呢?

经过昨天和我妈去登白云山以后,我觉得还是来一根比较保险。回家的路上,我试着在各种地面试用登山杖。虽然我那根是迪卡侬最便宜的登山杖,杖头没有橡胶的防滑套子,但是在花岗岩地砖、人行道的疏水砖,或者在沥青路上,感觉都挺好。毕竟那是登山杖,所以当人在行进过程中,重心已经在杖尖之前,你还往后面施加一个往后蹬的力,就有可能会出现打滑。当然,前提是你在光滑的地砖表面施加这个力,如果是在粗糙的沥青路上,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我觉得还那么干大概根本就是一个错误操作吧。人的重心已经在前面了,何必还要施加一个向前推的力呢?因为我不是一个老人家,我也没有试过需要用拐杖,所以我不知道用拐杖的人到底是如何用力的。我用登山杖的时候,我觉得我故意把重心放在登山杖上面测试支撑用力,我整个人都歪斜了。所以从稳固登山的角度考虑,的确需要左右手都各握一支登山杖。昨天从白云山的南门上去,到达山顶公园之后下来,最终从西门离开。全程我看到有人拿粗壮的树枝,有人折了一些竹杆,还有一些人拿了登山杖。有些登山杖不是拿在手上,而是插在包里。但是我看到的那些人全部都只是单手拿那些支撑物。我觉得其实去白云山了完全没有必要用那些东西。如果只是我自己一个人,我不会考虑明天我要带根登山杖,但是既然我和我妈同行,当然就要做得稳妥一些。如果是我一个人登山,登山杖我会毫不犹豫地买一对,但显然我现在经常涉及的领域没有一个需要我用登山杖什么的。虽然没用的时候,那可以变成一个质量非常好的晾衣杆。只要把晾衣杆的头换上去就可以了。

今天我纠结了一个早上,到底要去哪个迪卡侬。最后我选择去猎德那家。摆在我面前有两个选择,走着去坐车回来,还是反过来。最终我选择的是走去迪卡侬,然后坐车回来。如果我选择的是坐车去迪卡侬,那么之后我就不会马上回家,应该会去其他地方溜达一下。但我出门的时候已经下午2:00多,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折腾了。

从家里到猎德迪卡侬大概5公里。跟以前不一样,今天我觉得今天我走得挺慢,而且也走得挺休闲。虽然今天的太阳很大,但是我却感觉没有前两天那么闷热。因为我居然没有出大汗,有没有觉得非常口渴。我花了大概一个小时就到达了(其中包括N个红绿灯)。感觉有点出乎意料。在城市里走5公里,合在白云山里走5公里果然差别很大。

买贵的东西和便宜的东西都斤斤计较,这一点大概我这辈子都改不了了。

2019-09
1

只对你们好

By xrspook @ 22:30:12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觉得自己是个神奇的存在,因为我会主动跟一些小动物打招呼,但是却不会跟人这么做,无论那个人是什么年龄。对陌生人我不会随便打招呼,对一些很熟的人也不会,对一些我不喜欢的人我更加不会和他打招呼。通常遇到那种人我会直接当作我根本没看到,但是对小动物,基本上如果路过的时候我不是正在想其它事,我都会主动去看它们一眼,然后和它们打招呼。无论那是一只猫还是一只狗,又或者是鱼塘里的巴西龟。有时我甚至会跟关在笼子里的鸟打招呼。跟小动物打招呼,除了狗以外,其它动物通常不会给你反应。对池塘里的龟来说,它有可能马上躲起来,过一阵又浮上来。一开始躲起来是因为它们的应激性,又浮出来是它们已经习惯了被人类投喂。狗这种动物,无论你是真的是跟它们熟,还是你只是一个路人甲,你跟它们打招呼,它们通常都会有反应。它们知道你正在逗它,哪怕有些时候它们根本不想理你,但是细微的肢体语言会让你知道其实它们是听到的,比如动动耳朵,又或者是稍微动一下尾巴。当然我这里说的是我熟悉的那些狗,对于那些我不认识的,而且还没有拴起来的狗,我不会这样挑逗它们。还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傍晚,当时的摩拜单车推出的活动是先解锁一辆红包车,然后把那辆车停放在某些红包区域,接着你就能拿到那个数值的红包奖励了。当时我在单位附近好不容易才开到了一个红包车。红包区域是在漳澎村的某个地方。那个停车的位置从地图上看来很正常,但是实际上那大概是某个私人区域,所以我把车停在那里的时候,村里的狗吠个不停。我真心担心它们随便有一只从家里冲出来。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村里的狗是不会被拴住的,它们只是被关在家里。但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通道让它们爬出来呢?它们吠得好凶,所以当我得到红包以后,我赶紧走人,再也不敢在那个地方试什么大红包了。

通常来说,狗任何时候都会理你,即便是它们睡着的时候,也会爬起来给你反应,但猫不一样,哪怕它们根本没睡,它知道你在叫它,但它还是一脸冷漠。

今天我发现小区楼下某个只做外卖的小食店门口放了一个柜子。一只脸很大的猫蹲在那个柜子的最高一格里。那是一个专门为猫做游戏设计出来的柜子。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昨天下午我在家的窗户往下看,看到小区里玩耍的两个小孩在那个小吃店的那个位置不断张望。有些时候他们甚至拿着激光笔射那个位置。通常来说,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干,因为肯定会被里面的大人出来打死。现在回想起来,大概他们昨天正在逗那只猫。无论是对人还是动物,用激光笔这么挑逗都很不好。鬼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激光笔,那种东西在香港乱了这么久以后,为什么他们的家长还让孩子玩那个东西。今天早上路过那家小食店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柜子里蹲了一只猫,蹲在那个柜子的最高一层。那一层漏了一个大猫头的洞,那只猫窝在柜子里,头正好落在那个大猫头的空洞中间。柜子的空洞很大,猫头也很大,猫头和空洞的比例完全是一致的,所以画风相当有趣。我站在那里花了好几分钟拍那只猫。那是个非常灵性的猫神,它简直像个专业模特,可以摆出各种你想要或者你想不到的动作。但其实它并没有做什么,但是猫头的角度,注视方向,以及表情的变化能搭配出无数组合。天知道如果那只猫一直放在那里,下个星期等我回来的时候,它还会不会这么合作?

为什么只有对待小动物的时候我才这么友善温柔呢?我也不知道。

2019-05
20

唯一

By xrspook @ 11:11:25 归类于: 烂日记

当人渐渐老去的时候,从前一切感觉正常的东西都会变得不对劲,而这种事情自己或许会感觉不到。但对别人来说这却是很不同寻常的。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会有点活在记忆里,因为当我还小的时候,我的长辈全部都在当打之年,精力充沛,家庭管理得井然有序。虽然那个时候会被学习考试之类的东西折磨,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家人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即便是平淡无奇的生活也过得很舒服。当你亲看着身边的人经历年老以及死亡以后,人生会变得非常不一样。年老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看着别人年老和看着自己的家人年老感觉是不一样的。年老和死亡这种事避无可避,在你没亲眼见过之前,你不会懂得害怕或者敬畏。当你真正尝试过以后,你才会更加懂得什么是珍惜。于是这又回到了一开始的话题那里,有时我不得不活在记忆里。

很多东西人类都可以靠想象干出来,但即便你读过再多的书,看过再多的电视剧或者电影,见过听过非常多类似的事情,但很多东西只有当你真正经历过以后,你才会突然间像开窍了一样,突然懂得。大概这就是经验的力量。这东西祈求不回来,也无法通过金钱或者权力进行交换。为什么有些演员能演出那个感觉?为什么他们能表达出那种感觉?那些演员通常都已经有一定岁数,而不是初出茅庐的小鲜肉。做一些自己一直在做的事相对容易,但要演出不同的风格,那可不是简单事。有些东西通过知识或者智商可以挽救,但有些东西、那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显然从教科书上是学不回来的。这种事你不可能全部都经历过,所以很多时候有经验的演员其实非常擅长观察与学习。那种技能就像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融到血液里的一样。甚至他们不会觉得自己已经在调用那个能力,那只条件反射。有些人演100个角色能有100种味道,但有些人演100个角色全部都只是一个模式而已,于是你甚至怀疑那是不是各种续集。

我不是演员,我不需要演100个角色,我只需要演好我自己。当我还只是小孩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样,同样不知道到底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自己。往后我渐渐明白到,自己这个角色并不需要刻意塑造或模仿些什么,那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如果你内心是喜欢的,冥冥之中你就会向那个方向靠拢。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你不需要定义你自己,你说不准,别人也看不准,但这个准不准其实无所谓。定义这种东西我觉得必须得一段时间以后回头看才有意思,如果一开始就定死了,只是一直都跟着条框走,多没意思。喜欢某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可能根本不需要理由,否则怎么解释那些一见钟情;但如果讨厌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们总有无数吐槽点。那是因为之所以讨厌肯定是那个人或者那件事的某些部分冒犯了你。如果人不能敞开心胸怀,总是以判断讨厌的标准去判断喜欢,那么人生本该有的很多意外惊喜就会被忽略浪费掉。

我不演100个角色,我甚至不演网络上和网络下两个形象,我只做一个xrspook,唯一的xrspook。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