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
7

小猫小狗

By xrspook @ 8:50:3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吃完早餐散步的时候,看到树头有个猫。我叫了它一声,它吓了一跳,马上就窜到草丛里去了。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是一只小猫。我没叫它之前,它正在樟树底下,天真地看着天空,被我一叫吓了一跳。它蹿得很快,但是相比于我们这里的老鼠,它蹿得还不够快。小猫跑开后我又走了没两步就看到远处保安拉着晚上在码头上值班的小黑回来。小黑的鼻子就像我同事所说,铲地雷一上一样一路贴着地面走。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那条小狗发情了?因为据说我同事家的那条狗在那发情的时候,你带他去散步,就会一路就像踩地雷一样。但实际上我又观察了十几米,结果发现,他突然停下来,然后屁股一沉,原来他是在一路寻找便便的地方。其实我觉得挺纳闷的,为什么狗要找便便的地方找那么久呢?他们留下气味的时候完全就是看到一根柱子就过去,撒一点尿。如果是人,便便找个隐蔽的地方就可以了,在拉便便这个问题上,狗要比人挑剔很多。虽然那个拉便便的地方是狗精挑细选的,但是人却很难理解。比如在马路中央,又比如在人行道中央。如果他就喜欢拉在路的中间,为什么必须一定是那个位置而不是另外的位置呢?毕竟一条路那么宽那么长。狗的嗅觉器官跟人的不一样,所以,我们只是用视觉判断他拉在那里,但实际上狗不是用眼睛去判断的。如果我们要理解他们为什么得那么干,估计我们得有一个气味识别系统,把看不到的气味形象化变成可视的东西。然后估计我们就会发现,就像动漫《圣斗士星矢》里面瞬用的那个星云气流一样,原来气味是那那个样子的。

昨晚我终于没有很晚才开跑,但实际上开跑时间也已经晚上7点多。我完全可以再早一点,但是我却没这么做。昨天也是第一次我没有在新宿舍折腾出什么新玩意。因为我对现在的状况已经很满意。昨天唯一特别的是我在蔬菜跟猪里脊的那堆东西里面又加入了几条螺丝粉。螺丝粉完全没有味道。所以幸好只有那么几根,再多的话我肯定吃不下。如果没有肉类和蔬菜只有螺蛳粉,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吃得下,番茄酱也好,千岛酱也好,都是有很高热量的,显然不合适,虽然加了那些东西后会好吃很多。所以难道我要往后我要加个牛奶进去煮?之前我从来没试过在螺丝粉里加牛奶和麦片,但估计这个组合会挺有趣,问题只是几乎没什么味道。所以往后估计我要把姜黄粉拿回宿舍。虽然姜黄粉也没什么味道,但起码有点颜色。但姜黄粉也不是完全没有味道,那种特殊的味道很难形容,光靠它自己表现力可能有点差,但是姜黄粉加上牛奶,我觉得真的是味道好极了。中国的医学博大精深,印度的香料也一样,顺手拿来就能煮出一锅美味的东西,就像中医一样,对外人来说貌似是随手一抓一把不知道什么草药,但就可以治百病。人可以学习、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

昨天晚上我睡得很好,但是也做了个不算很好的梦。具体内容是什么我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其中一个主角是我的外婆。显然她出现的方式不是完全正常,但也不能说不正常,准确来说那应该是百岁老人的正常状态,虽然跟普通人有点区别。

归档:2017-12-07 Dhoom 3

2017-10
22

吃螂蜂

By xrspook @ 20:30:10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样的观察力才能成为科学家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在观察力方面越发强大。一开始,这种能力是被迫练成的,但后来,那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自然而然就会那么干。还记得还是学生的时候,我最讨厌英语考试最后的那一题,在一篇文章的某些行中找出错误的部分。我总是不知道哪里出错了。直到高考,我能答对一半已经很神奇。毕竟,那又不是律师信,又没有什么法律效力,不过是篇东西而已,你看明白其中的意思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纠结于那些细节呢?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交流不并不需要那么计较。当然,估计也是当时被迫练出来的那种计较,才会让我后来很自然地就发现了正常中的不正常。

昨天中午,我在啃一条已经拆过肉的鸡腿骨头的时候偶然发现地上的蟑螂尸体在动。因为我是坐在外婆家门口吃的,蟑螂在外婆门口的公共空地上。据说近段时间街道到老是喷药,所以屋里屋外有非常多的蟑螂尸体。正在动的那个是众多尸体里的其中一个。当时我的第一感觉是,难道蟑螂还没完全死?走近一看,我震惊了,蟑螂死了,之所以那块东西在动,是因为有一只蜂正在吃蟑螂的尸体,那东西不像马蜂,也不是蜜蜂,我不确定是不是黄蜂,反正就是蜂的一种。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有寄生蜂那回事,但是那只是给蟑螂来一针,然后让其处在僵尸状态,昨天我看到的那个蜂正在吃蟑螂的尸体。我不知道那蜂是不是觉得那个尸体比较新鲜,所以选择了那一只蟑螂尸体而没有选择其它。我过去看的时候,蜂已经把蟑螂的脚全部咬了下来。正在吃蟑螂的上半身。我一边啃我的鸡骨头一边观察着那里的状况。丢完骨头,我发现那一坨不再动了,进而发现,蜂飞走了。但过了一阵它又飞回来,继续吃。然后又飞走了。它飞走的时候,我特意过去看了一下那个残渣。蟑螂的上半身几乎被吃空了。只剩下腹部以下以及脑袋和不完整的翅膀。我觉得蜂应该不会回来了吧。但是我错了,那蜂又飞了回来,继续在那里折腾,我觉得它想把整个蟑螂的尸体都带走。我看到它很努力的咬住蟑螂的尸体想飞起来,但是那个残骸还是太重。蜂飞起来了,但是蟑螂的尸体还是一直拖着地。就那样蜂带着蟑螂的尸体到了不远外。当蜂飞走的时候,我看过去一看,半个蟑螂的脑袋已经被咬了出来。但显然即便这样,那个残骸很很重,蜂没办法带走。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妈喊我去吃午饭。我吃完午饭回去一看,那个蟑螂尸体不见了。地面上有蟑螂的半个脑袋以及腹部以下的部分。其它的部分我在那个地方以及附近看了半天都没找到,估计是蜂把那些带走了。蟑螂是杂食动物,所以它们会把同类吃掉。也正是利用了这个,蟑螂药才可以起效,让蟑螂回到窝里发病,然后死一窝。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原来蜂也是吃肉的,而且把蟑螂吃掉的效率还相当高。看到这么一个现象以后,我就去度娘搜索,结果发现出来的东西基本没有一个跟我所见的类似。这到底是因为我发现了很奇葩的东西?还是度娘这个搜索引擎实在弱爆?

如果蜂可以用这种方式把蟑螂干掉,它们遇到危险的时候也就不用拼了它们的命给我们一针然后同归于尽,它们只要咬住我们不放,我们就会很惨。

2016-02
15

身边的种种

By xrspook @ 11:31:48 归类于:烂日记

在生与死的问题面前,其它问题都变得那么的微不足道。昨天我已经谈过生与死了,所以今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那么快就完成超越。

昨天下午到外婆家,本打算收拾回家的时候一拨拜年的客人到了。我抄起kindle阅读器赶紧走人。到达楼梯口的时候我看到不久前被大汪吓到赶紧跳上车顶的喵,于是我朝它喵了几声。它很怕狗,但很亲人。看到是人,应声它喵回了几下,然后钻出草丛跳下来,在我脚边来回蹭,并不时喵两下。这猫多亲人啊!虽然我只是个陌生人。对上一次有这种待遇是单位有粮船靠岸,我们奉命去扦样,但到了码头才被告知暂时不能动,因为船舶靠岸的某些手续还没完成。人不能过去,但他们的喵过来了。我们的码头没有喵,我去到码头的时候已经看到有只喵端坐在码头边上晒太阳。朝它喵几下,它就赶紧过来蹭你了。什么人都蹭,谁都表现得很亲近。伸手挠挠它,它更加会摆出一副享受得要死的模样。这个时候,无论船上的船员怎么叫唤,那喵都不理睬。船员只能叹,这喵亲人妩媚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如果你吓唬它,它会赶紧三两步通过跳板回到船上,但看看情况,没什么事了,它又会回到岸上,继续和陌生人亲近。人有外向内向之分,动物也是,偶遇的那两个喵星人是我遇到过最外向的,而我们单位的汪星人阿包着属于最内向(高傲)的,不只是内向,阿包是那种你非常难以和他亲近的那种!他不馋,吃饱了你用食物引诱他绝对徒劳,他不怎么受乐于被抚摸,他不喜欢的时候你摸着摸着他就开始挠痒痒了,他拒绝你的方式不是走开或躲避,而是开干他自己的事,你觉得没趣自然会离开他。不能说阿包很笨低智商,不过是他很难和人亲近,他喜欢由他自己主导一切而不是人类喜欢什么他就顺从什么。所以到吃饭的时候他经常不去开饭的地点,你摸摸他小脑袋的时候他会自己挠痒痒, 你叫他要跟他玩的时候他装没听到或着听到了只是蹲坐在某个地方不到你身边。都说汪星人和人很亲近友好也很忠诚,但遇到阿包后我的三观算是都毁掉了,世界上居然会有这种性格的汪!

当事情不以我们料想的方式发生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总是:肯定有什么问题!但可能那是我们的问题啊,阿包那样的汪星人到底是他自己的毛病还是我们见识太少孤陋寡闻?承认自己有问题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上面在说到喵喵之前的故事其实还没说完。喵喵跟我亲近又自行离开后我径直走向马路对面的健身径。在两个上肢推拉机后各慢速40下以后开始挖出裤兜里的kindle阅读器看了起来。原谅我把那两个东西称呼为“推拉机”,对我来说那两个东西就是用来锻炼手臂、后背和前胸的,调用得最多的估计是肩部的三角肌和手臂的肱三头肌,只有在外婆家被驱逐出境(有客人到)的时候我才很偶然地去玩一玩。今天早上起床感觉酸痛的时候我才记起原来可能是那个原因。对上一次“沦落”到那里自娱自乐大概是去年的春节了。看完王小波后我开始看日本那个谁的《解忧杂货店》,我是前天晚上从被窝里开看的,大半夜的看那个开头,我后背凉飕飕的,这是鬼故事么?但越是看下去越是让我欲罢不能。坐在健身径的其中一个器械上看,我甚至看出眼泪了。旁边有一大堆抽烟下棋的老人家,街上行人也络绎不绝,天色阴沉,冷空气杀到,我独自坐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老街,倍感唏嘘。那种氛围感是家里的被窝绝对营造不出来的!越坐越冷,越看越想哭(实际上已经弱弱地哭过了),最后我只好动身去走走,否则就真太冷了。

阴沉沉的天色让人略感落寞,时间不早,我该去刷街了。

2015-12
30

慢板划水换气

By xrspook @ 12:58:43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一天起得比一天迟,虽然闹钟还是600和610,但610之后我根本没起来,前几天是拖到620和625,今天更加是拖到了635。不想起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天还没亮,虽然我已经睡了接近8个小时,但还是很想睡。自从11月的某天后晚上天黑的时间逐渐推迟了,最早天黑的时候6点左右就全黑,但现在全黑的时间起码推迟了15分钟以上,所以我通常开始跑步的时候天还是亮的,跑着跑着就全黑了。从亮到黑的那个过程很微妙。气温比较高的时候(>25℃)在这种时间跑步会遇到非常多虫子,可恶的时候是呼吸随便就吸进去几个,虫子像大风吹起沙子一样撞到你的眼里,很烦人,但温度低了,虫子就不那么活跃了,所以跑步跨越天亮和天黑问题不大。冬至已过,理论上黑夜的时间应该逐渐减少,但我的感觉是天推迟黑了也推迟亮了。我总感觉睡不够估计和这有关。跑步后我对时间更执着了,对天亮天黑、温湿度高低、有风无风、有否雾霾、花开花落等都感受得更多,情况就像在跑步前的20多年我都从未感受过那么多。路跑是一个人和自然的交融,那种感觉是健身房跑步机无法给予的,而路跑和越野跑又不同,路跑更容易揉进日常生活,也无需为装备和补给过多操心,路跑甚至不需理会操场上人多不多、会不会因为某些特殊活动而封闭场地。我喜欢在城市里路跑,对我来说,在广州跑18K的路线分为2种感受。前12K那是一个人的享受,我会跑在我最喜欢的红色单车径上,跑过广州最现代但也非常幽静的阅江路。跑过广州塔,一直向西,进入滨江路那对我来说是个荣耀时刻,和之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人多了,游客多、做各种运动的晨运客多、跑步的也多,经过前面10多K的酝酿,我彻底进入show time模式,我可以开始“放肆”地跑,可以加速超越我想超越的人。人生莫过如此,需要一个人独处,也需要融入社会感受生活。跑步很孤独,但跑步不孤独,如果你真的觉得孤独了你就不会坚持跑下去了。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一个人跑的时候聆听自己的内在的声音和反馈,跑在人群中的时候则是把注意力转移到八卦和注意安全上。和人跑是快乐的,如果你试过一人跑在一堆货车或泥头车之中你就会明白广州的城市慢跑径有多么的恩惠。

昨晚如愿去游泳了,一开始没打算游多少,但我想计个时。最终我游了2K,平了我的最长距离记录。第1K用了34分钟,第2K用了35分钟。在70分钟之内完成2K,意味着我达到了横渡珠江的硬性要求“80分钟要游超过2K”。去年第一次去六中游泳的时候我计过时,当时1K也是用了34分钟,没有继续游下去,因为1.5K过后人越来越多。昨晚我在各种调整,传统的一划水一换气,两划水一换气,三划水一换气,一划水一换气慢板。理论上,如果我不把头抬起来换气理论上我能游得更快,但平时都是一划水一换气这般一来我就会有喘不过气的感觉,用了不少时间才适应了那个呼吸深度做到自然地两划水一换气,但这仍旧很怪。虽然我不换气,但我的蛙泳在双手后压的时候是向下向后的,即便我不抬头我仍是会感觉自己的头有点上浮了,这就导致了我人不是水平前进,而是时高时低,力气都用在无用的制造高低上了。一边游我一边观察同一泳道游得比我快的人,她们也都是一划水一换气,但她们的效率显然比我高,虽然她们的频率和我差不多甚至比我还低。最后几百米,我换成了使用一划水一换气慢板进行,慢板和普通版的区别在于身体处于一条直线的时间更长了,划水和蹬踏频率更慢,头比普通版埋得更低,角度完全和池底平行而不是像普通版那样即便不换气头也和池底成一角度。就呼吸来说,水下时间虽然更长,但反而会比N划水一换气舒服很多。从池底瓷砖的后退速度看来我这样的游泳效率比累死自己的N划水一换气更高。水这东西用蛮力是不行的,无论你是在游泳还是在划船,越是让别人觉得轻柔不经意效果越好。一划水一换气慢板之所以让我游得更快更轻松的原因估计是我直线破水的效率更高了,在人呈伸直状的时候阻力肯定最小,当然,那个样子也没有什么主动的前进动力,我之前慢的原因不是我动力不足而是我把力用在非水平运动和制造无谓的阻力上了。跑步我知道怎么才能在最后时刻没命地冲刺,但显然,游泳我完全不知道加速为何物,越是使劲越是加快频率效果越差。今天早上起来,感觉肩膀不是一般的酸痛。如果我肩膀的柔韧性更好,手脚的协调能力更强,我必定能游得更快且动作更好看。

今天已经是2015年倒数第二天了!

2015-07
7

积累经历

By xrspook @ 13:30:09 归类于:烂日记

我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捧着一本断词错乱且有些字母识别错误的书在某个洋快餐店里看得很欢,而且,我还是完全不消费,纯粹只是去看书的。为什么我不去图书馆呢?对!我这种人应该去图书馆,但我跟压根就没想过去那些地方,因为那里的人不少,但大家都太安静,人人都太认真做自己的事,我需要吵闹,我需要开小差,我需要各种额外的小故事,所以我需要在吵杂的人堆里看书。为什么我不去市场看呢?如果家乐福愿意给我张椅子和桌子,可以没问题的,但估计别人不会这般。当现在的家长为了给应考的孩子们营造安静舒适的环境把家里的空调也换成超低分贝贵价型号的时候,我却选择在一个吵翻天,食物香气不断的地方看书,我脑子是不是不正常啊!只要没有蚊子虫子的干扰,即便那个地方热得我汗流浃背也无所谓,只要不对眼睛伤害很大晒太阳也可以。我并不是故意在制造什么恶劣环境去虐自己,我只是觉得人生得百味叠加才会更深刻。人生正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经历才变得有趣。接近30岁的xrspook近期觉得,我经历和感知的实在太少了!我不久前发现,观察身边的陌生人是件很有趣的事。这种观察可以是直挺挺地盯着人家(但这样结果可能会很尴尬,甚至会被骂一顿或打一身),所以我通常不这样。通常我会竖起耳朵去听,偶尔瞄上几眼。生活在自己地头的好处是,身边人说的话和我同声同气,我毫不费劲就能听懂他们说的是什么,而无需像做英语听力题那般全神贯注,又或者使出吃奶的劲都猜不出他们方言说的是神马。听懂了,偶尔“偷听”故事很好玩;完全听不懂他们在你耳边唱歌也是种调调(前提是他们并不是喊得很大声粗鲁,比如说有些人在公交车上吼叫讲电话就让人觉得相当讨厌!)。不要觉得世界都是恶意的,把自己当作是个无知且有非常强求知欲的孩子去看这个世界一切都还不错。

很多学生在高考填报学校填报志愿的时候都会担心这个那个,什么够不够分,什么不知道那个专业是怎样的,合不合自己胃口之类。作为一个过来人,我觉得他们都想太多了、担心过头了。分数够不够,能不能上什么学校,当然,找工作的时候学校的名气相当的重要,但那只是敲门砖,当你工作了几年,有实打实的经验技术以后,毕业学校是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同理,你知道多少毕业生在从事着他们的本行吗?很负责地说,50%以上通常都不是。倒不是因为他们觉得专业在一开始的时候选错了,那是他们不喜欢的,因为他们选的时候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何谓错?何谓不喜欢呢?那些负面的评价都是后来形成,但后来是后来的事了。是因为大家的学习的时候没入戏?还是因为学校的教学有问题提不起学生的兴趣?这些都要慢慢考究。总而言之,学生最后丢下自己的大学专业在别的专业入职是很普通的事。我想说的是,有些学生之所以不从事本行是因为他们觉得其它行业更有前途和钱途,原因不在于他们真的不喜欢他们当初的选择。我算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吗?好像是,也好像不是。是,是因为我没有非常主动地选择过我的终生专业,不是是因为在我终生专业以外的辅助专业我都经过严格挑选。我认为,一个专业,无论是什么,如果你真的扔了时间的精力进去,一切都无所谓喜欢不喜欢,你自然而然地就会情不自禁地着迷不可自拔。同理,对我来说一见钟情是狗屁,我需要在后续的相处观察中了解更多,当然了,也不排除有些我第一次见就有好感的事/人。

能平淡地好好过日子是种福气。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