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
26

卸载

By xrspook @ 11:52:4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差点凌晨两点多起来,因为也做了个跟现实很相配的梦,于是迷糊之中,我甚至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昨天的梦有点特别,因为之前我从未试过做梦的时候数据在脑子里那么清晰,除了从前学生时代考试之前,或者考试那段时间里做那样的梦。那个时候做梦,今天考完试,今天晚上做梦,或许白天做的题目就会出现在梦里。而昨天晚上,之所以做与数据有关的梦,是因为我总觉得昨天单位的某些数据应该还不全,应该还有一些别的部分他们没有发给我。因为睡觉之前有这种潜意识,所以睡着以后就会发生这种事。今天早上起来,回想昨天半夜的事情,自己都觉得很傻很天真,因为稍微理性一点都知道那是做梦,但做梦的时候我哪里分得清真与假。我们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相对于做这种亦真亦假的梦,我觉得还是做这些能轻松飞起来的比较爽快舒服,做梦的时候我试过跑步,但是根本不用费劲就直接飞奔了起来。虽然没有了那种实感,但是能跑那么快,而且有点都不痛苦,那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今天起床以后,我突然做了个决定,要把天猫卸载掉,也不再每天都打开淘宝支付宝之类的东西,每天的签到就只剩下口碑农场。因为我觉得这段时间被那些APP束缚得太严重了,每天都是各种签到,但实际上那是一个默认潜意识消费的过程。有时候我根本不需要那些东西,但每天我都不得不在那些东西上面耗费大量的时间,于是导致我晚上再也不能在11点之前睡觉了。签到打卡,隔一段时间就去做一件什么事,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如果要做很多,显然就很浪费时间。如果这是一个工作,我肯定想办法用什么程序让那东西自动执行,但为什么当那不是工作,而完全是自愿行为的时候,我会像中毒了一样,在那些东西上面浪费时间。我还是对口碑农场有期待的,因为相对于其它东西来说,在那里换取一些实物奖励会相对简单一些。不过,随着使用的人越来越多,优惠肯定会越来越少,毕竟,一开始搞这个东西就只是为了让你下载APP,让你尝到一些甜头,但如果使用的人多了,他们自然不需要做这种让利。我已经在口碑农场那里换过两样东西,接下来要换些什么暂时我还没想好。准确来说即便我想好,当我凑够数量的时候,可能那些东西就没了。新出的东西不一定适合我。所以当我对口的口碑农场不再期待的时候,大概对我来说手机就恢复为手机,可以一整天都不去看一眼。

手机理论上就只是一个工具,但是有些时候,我们像着了魔一样被手机控制。之所以发生这种事,一定程度是因为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有些时候我使用它,是因为我无聊了,要消磨一些时间,然后的那渐渐变成了习惯,于是我的时间就无端端没了。所以,发现这个的时候,我会重新调整找回自己。

人生的主控权应该在我们自己手里。

2018-09
25

永恒的对手

By xrspook @ 14:59:56 归类于:烂日记

对胜利的渴望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谁不想赢?!动画片里的角色总得分个输赢,而且越是低级的东西,输赢就越明显。比如说坏人永远斗不过不好人,比赛也总有个胜负之分。但是,在小朋友的动画片里面,却从来不会告诉你,坏人未必就一定那么坏,好人其实也会有阴暗面。真正的胜负对错并不是简单几句就能说清楚,里面包含了很多因素。所以未必胜者就是最强,输者未必那么糟糕。识英雄重英雄这种事,只有当你接触得足够多了,你才会体会得出来。

到了某个时候,胜负反倒不那么重要了。但如果胜负不重要,什么重要呢?我觉得,是过程变得比结果重要。是怎么实现的?你付出了多少?你还有没有更加多上升的空间?你会不会因为自己曾经不够努力而后悔?如果你已经竭尽全力了,还是没做得足够好,到底存在什么问题?这种问题本来就是无解的,还是因为计划不够周全导致不完美?

显然,我是个非常讨厌应试教育的人,因为每到测验考试,我就会莫名感到慌张,即便可能那些东西我都会。只有当我成年了,工作了好些年了,慌张的感觉才逐渐开始变得没那么强烈。之所以那样,我觉得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总算能把握好自己,明白自己到了什么程度。我小时候之所以慌张,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却不得不被拿去跟别人比。我知道自己情况如何,但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情况怎样。要揣摩自己已经不容易,还得把别人都一并预测,这实在太难了。成年后的自由了,我觉得其中一个是虽然你还不得不老是被拿去跟别人比,无论你愿意不愿意,但是对比的规则你不再那么完全由别人说了算。在某个层面上,你可能不如别人,但在其他的领域,你可以做得比别人好,在心理上就会形成优势。以前之所以慌张,是因为只有一个对比的方向,而且甚至比的内容也是定死的。定死的东西没有发展空间,于是你甚至连转移注意力这一招都用不上,所以我们不得不沮丧。只有通过一次又一次地把别人PK掉,才能提升信心,这难度也太大了,毕竟人不可能一直强势。但是除了死磕卷子上的题目去PK别人,你根本没有其他方式证明你比别人好。小时候,我真的很羡慕那些记忆力超强的人。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把东西记住。因为东西记不住,你怎么可能在理解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呢。越是紧张越是记不住,越是记不住就会越发紧张。如果可以重来,我们能不能不让所有人都必须走那条路呢?或许可以这么干,但是这必须改变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的价值观,显然,这不是短期内就能做到的。让大家觉得好不只是一个样子就已经足够难了。

我们永恒的对手应该是自己。

2017-12
6

考试怪梦

By xrspook @ 8:57:0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做了个考试的梦,感觉并不好。因为马上就要考试了,我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考的是什么科目,当然之前也没有做任何复习。我只知道那一天我之所以在家里我没去上班,是因为我要去考试。可以考试的科目有很多,但我并不知道自己要考的是哪个。据说下午就要考试了,我才发现理论上我应该去考的那个科目上午已经完毕。接下来的另外一个科目是在第二天考的,但问题是我根本就没去报名。这到底是怎么鬼?每次谈到考试,我就会莫名紧张。为什么会做这种对我来说是噩梦的噩梦?我至今不明白。但我知道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有点冷。所以今天晚上我会把阳台门关了。

因为昨天下午,在组合门窗那里我涂了两圈玻璃胶,那个东西味道很大,所以昨天晚上我把窗门都全部打开。今天早上,那个味道基本都散去了。昨天下午是我第一次自己打玻璃胶。出来的效果相当的糟糕。样子很难看是肯定的,其中一些我根本就没有打在玻璃和铝合金之间。所以打上去的那些基本是废物。但是现在我又不想把它们全部搞下来重来。反正那圈玻璃胶存在与否其实问题都不大。之所以要打玻璃胶,是因为其中一块玻璃在我上一次擦的时候有松动。但昨天的一圈下去以后,那东西总算不动了,所以我已经完成任务。我觉得打玻璃胶这个活儿需要控制角度和力度。因为重力的作用,如果你的枪头在上枪把在下基本上打不了。枪头剪开的那个缺口的斜面应该跟铝合金和玻璃应该是什么角度是个学问。角度不对,就会像我昨天那样,玻璃胶根本就没有打在该打的地方。另外一个需要控制的是打玻璃胶的力度。玻璃胶的维持时间就只有一把抓下去那么长,期间要移动玻璃枪管,也要不断加力。这个移动的速度和加力的程度决定了玻璃胶打的好坏。平时看人家打玻璃胶都是很轻松地一划而过,但实际上到自己亲自动手的时候才发现那真的很难。在手轻松可以做到的地方去打还好一点,但昨天晚上的两圈玻璃胶全部都在我的头顶。要把玻璃枪举起来,再注意所有的力度和角度显然对我来说实在太难了。因为那个位置搞砸了也不容易被发现(太高),所以我就不打算再翻工重来了。这算是第一次的学费代价吧。其实打玻璃胶这种事我完全可以找个熟手的过来帮忙,但我却没有这么做。原因是我想自己体验一下那是什么感觉,毕竟这种事我应该要学会的。另外一个是我不想麻烦别人。

昨天收包裹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东西根本不是我买的那个。拿到的时候我简直傻眼了,即便我再眼盲也不可能把我收到的东西错以为是我需要的那个吧。回到办公室我把购买页面和我收到的实物都照个相发给客服,对方马上知道他们发错了。我已经收到的东西直接送给我,没发过来的东西重发。一开始他们是这么说的,但过后他们又让我重新拍那件东西,然后他们把价钱改为0.1元。让我纳闷的是为什么还要我给0.1元呢?虽然0.1元根本不算什么钱。发错过来的东西是用来补门缝的。有些地方门框和门缝之间距离大,就需要用那个东西。本来我新宿舍的大门已经贴了类似的那种东西,但贴完以后还是有很大的一条缝,所以昨天我又把送的那个东西拿去贴一圈,果然好了很多!虽然还是漏光有缝,但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天知道那个门和那个门框是怎么暴力安装的,怎么可能两圈东西贴上去有些地方好了有些地方却会依然有缝呢!我家的装修很好,所以我家全部门都完全没有这种烦恼。

为什么近段时间薄荷的叶子会变黄呢?难道跟温度低有关???

2017-11
5

不合格往事

By xrspook @ 21:34:18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脾气比较暴躁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我的忍耐力,已经比从前很多,这个跟的是我学生时代做的对比。记得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会因为一些事感觉到烦心,于是自然而然的就会发脾气。结果可能不是骂人打人,而是大哭一场,最终会导致,我被家长教训一顿。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之前,语文老师布置的作业很多,都快晚上12点了,我还没有做完,于是我就哭了,但哭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还是得继续装下去。哭只会让我产生怨气,做得更慢。回想当年,那些作业不过是老师要求把后面生词表的字全部都抄上不知道多少遍而已。为什么会做得那么慢,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胡乱写,肯定可以快很多。从狡猾的角度考虑,即便我把一些字漏掉,老师也可能察觉不出来,而且那真的是无意漏掉的话,老师也真的不能拿我怎样。但是学生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这样,实际上抄是抄了,但真的有没有漏掉真不知道。因为那种抄写的作业谁也不会认真去看。语文也好,英语也好,其实每到期末考试之前都会有这样的作业。从前写得慢大概是因为我妈对我的田字格汉字有要求。但到了那个时候,其实那个字不写错也就可以了,丑不丑不是重点。汉字写得慢,可能是因为,我对文字的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每个笔画都要按照印刷体来画,与其说那是在写字,不如说那是在临摹。就像外国人学汉字一样,那是在画画。只有把每个笔画都清楚了解了,你才不容易把字写错。这个过程需要积累,到期末考试之前,理论上我们应该已经把那些汉字掌握了,所以老师布置那个作业的时候,她觉得我们不需要用那么多时间去完成,但实际上,我去耗了很长时间。

还有另外一次我做作业做哭了,那是因为第二天就是高中的物理考试。当时我真有这个感觉,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考及格。并不是因为考试之前老师就已经恐吓我们,而是因为那些知识点无论是从公式还是计算,对我来说都很难。每次物理期末考试,很多人都不及格,所以为了让分数好看,老师只好在所有人的成绩上面乘以一个系数。最终大家要不要补考还得把平时成绩加权平均算上,因为如果只是用一次考试成绩做定断,补考的人实在太多了。最终那一次物理考试,从卷面成绩说,我的确没有及格,但我也不需要补考。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明天去考试,今天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过,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完全不是胸有成竹一定能考得好,而是胸有成竹自己必死无疑。之前之后这种事都没有发生过,唯独那一次。

高中时候的英语测验我也试过有一次不及格,那是因为卷子是学校里面非常牛的英语老师出的,那份卷子的难度相当于四级。我做那份卷子的时候我们只是读高二。除了第一大题语法题是跟那个单元的生词有关,完形填空、阅读理解以及后面部分看不懂的单词看不懂的句子比看懂的还要多。给我们出那份卷子的老师就没想过我们会有多少人及格。他只是纯粹想让我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难。在做那份卷子之前,我并不知道那份卷子会这么变态。知道那份卷子如此厉害之后,我觉得自己不合格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做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份卷子就像天书一样,纯粹碰运气瞎掰。通常老师出的卷子都不会让大多数的人太难堪,但显然那一次老师出的卷子就是故意让大家很难堪的,所以我死了那是很自然的事。

高中时候的数学,有段时间我一直徘徊在合格与不合格之间,正负十分以内。当时我真的很怕我们那个数学老师,但后来,我居然习惯了他经常让我心惊胆战,再到后来,虽然要挣扎达到班的平均分以上还是很难,但总算我不会在合格线附近徘徊了。

高中是我唯一觉得测验考试合格或者达到班平均分也很难的阶段。

2017-10
22

吃螂蜂

By xrspook @ 20:30:10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样的观察力才能成为科学家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在观察力方面越发强大。一开始,这种能力是被迫练成的,但后来,那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自然而然就会那么干。还记得还是学生的时候,我最讨厌英语考试最后的那一题,在一篇文章的某些行中找出错误的部分。我总是不知道哪里出错了。直到高考,我能答对一半已经很神奇。毕竟,那又不是律师信,又没有什么法律效力,不过是篇东西而已,你看明白其中的意思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纠结于那些细节呢?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交流不并不需要那么计较。当然,估计也是当时被迫练出来的那种计较,才会让我后来很自然地就发现了正常中的不正常。

昨天中午,我在啃一条已经拆过肉的鸡腿骨头的时候偶然发现地上的蟑螂尸体在动。因为我是坐在外婆家门口吃的,蟑螂在外婆门口的公共空地上。据说近段时间街道到老是喷药,所以屋里屋外有非常多的蟑螂尸体。正在动的那个是众多尸体里的其中一个。当时我的第一感觉是,难道蟑螂还没完全死?走近一看,我震惊了,蟑螂死了,之所以那块东西在动,是因为有一只蜂正在吃蟑螂的尸体,那东西不像马蜂,也不是蜜蜂,我不确定是不是黄蜂,反正就是蜂的一种。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有寄生蜂那回事,但是那只是给蟑螂来一针,然后让其处在僵尸状态,昨天我看到的那个蜂正在吃蟑螂的尸体。我不知道那蜂是不是觉得那个尸体比较新鲜,所以选择了那一只蟑螂尸体而没有选择其它。我过去看的时候,蜂已经把蟑螂的脚全部咬了下来。正在吃蟑螂的上半身。我一边啃我的鸡骨头一边观察着那里的状况。丢完骨头,我发现那一坨不再动了,进而发现,蜂飞走了。但过了一阵它又飞回来,继续吃。然后又飞走了。它飞走的时候,我特意过去看了一下那个残渣。蟑螂的上半身几乎被吃空了。只剩下腹部以下以及脑袋和不完整的翅膀。我觉得蜂应该不会回来了吧。但是我错了,那蜂又飞了回来,继续在那里折腾,我觉得它想把整个蟑螂的尸体都带走。我看到它很努力的咬住蟑螂的尸体想飞起来,但是那个残骸还是太重。蜂飞起来了,但是蟑螂的尸体还是一直拖着地。就那样蜂带着蟑螂的尸体到了不远外。当蜂飞走的时候,我看过去一看,半个蟑螂的脑袋已经被咬了出来。但显然即便这样,那个残骸很很重,蜂没办法带走。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妈喊我去吃午饭。我吃完午饭回去一看,那个蟑螂尸体不见了。地面上有蟑螂的半个脑袋以及腹部以下的部分。其它的部分我在那个地方以及附近看了半天都没找到,估计是蜂把那些带走了。蟑螂是杂食动物,所以它们会把同类吃掉。也正是利用了这个,蟑螂药才可以起效,让蟑螂回到窝里发病,然后死一窝。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原来蜂也是吃肉的,而且把蟑螂吃掉的效率还相当高。看到这么一个现象以后,我就去度娘搜索,结果发现出来的东西基本没有一个跟我所见的类似。这到底是因为我发现了很奇葩的东西?还是度娘这个搜索引擎实在弱爆?

如果蜂可以用这种方式把蟑螂干掉,它们遇到危险的时候也就不用拼了它们的命给我们一针然后同归于尽,它们只要咬住我们不放,我们就会很惨。

Page 1 of 71234567»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