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
17

重大任务

By xrspook @ 8:57:26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接到了一个任务,对我来说那非常的荣幸,但同时也非常高难度。因为那是一个翻译任务,要翻译的是一部电影,那部电影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而且非常有意义。很多人都已经看过或者即将去看。所以电影院里翻译出的那个版本肯定已经深入人心,即便是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虽然已经去电影院看了六次,但我还是觉得没看够。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他们的翻译很好。即便是第六次刷的时候我还是没有找出什么毛病。看得越多,体会其中的奥妙越多。开始的时候我是不接受这个任务的,因为我跟朋友说我已经去电影院看了很多遍,所以他们的字幕已经刻在我脑子里了,无论如何都去除不掉,所以如果再让我翻译,我会非常不自觉就把那个版本带出来。但又因为我的记忆力非常有限,我从来都不可以一字不差地把看过的东西复述出来,除非那个东西我背过很多遍。于是非常容易就出现一个四不像的状态,不完全是我自己的语言,但是又有点电影院字幕的意味。要彻底摆脱这个,翻译的时候我就只能看英文原版,我不能看任何的中文版本。但是又有这么个问题,现在能看到的中文版本要比英文版本时间轴要准,而且内容要多很多,比如英文版本只有50行,但中文版本已经超过60行,并不是因为他们一句话分开两句说,而是因为英文版本的根本就缺了一些词句。现在拿到的字幕版本并不是官方最终的,因为电影的DVD或蓝光至今还没出。而网络上流传最为清晰的HD版本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但显然那已经是我们看到最佳版本了。

在没有开始翻译之前,我觉得我会自然而然地把电影院的台词搬出来,实际上却不然。虽然已经把电影的官方中文字幕版本看过了非常多遍,但是当我独自面对英文字幕的时候,我还是会很自然的用我的方式表达出来。那种感觉显然跟官方的有区别。

现在我进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因为现在得到的英文字幕版本并不完整,所以我就只能修改中文字幕版本的,但只是修改而不是从外语翻译过来非常容易就会落入一个别人思路的陷阱。最终如果字幕发出来,翻译的应该写谁呢?准确来说,我只是一个校对的。但现在拿到的中文字幕版本甚至不知道最初的译者是谁。

因为这部电影现在已经火得一踏糊涂,所以当真正的高清版本出来之后,肯定所有字幕组都会争着去翻译。从竞争角度看来,我这次是自找麻烦了,而且是非常大的麻烦。但实际上我只是在做我非常想做的事而已。对其他字幕组来说,那是因为电影非常火热,所以他们不能放弃这个烫手的山芋,但对我来说这是对一部我非常喜欢的电影致敬。在电影院上映之前已经有人把枪版翻译出来并发到网络上到处流传,据说这是狂热粉丝做的。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这样真的好吗?狂热粉丝是个人崇拜,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种个人崇拜已经达到了伤害偶像的地步了。的确,你的翻译你的制作耗费了非常多的时间和心血,而且你没有因此拿到一分钱,那完全是你的无私奉献。但是肯定会有很多人在看过枪版以后就不再去电影院了,或者被枪版的劣质音效和画质毁了三观反感了。于是到头来这是为了争取他个人的名气还是真的钟爱他的偶像呢?有些事情我们可以私底下做,但有些东西做了以后不能张扬。这种默默低调的做法可能跟现在年轻人的习惯背离,但是有些时候你必须只能这么干。现在已经不是枪打出头鸟的时代了,但是要当出头鸟,也得分清是好是坏。一腔热情,同时又头脑发热,我真说不清这是不是弊大于利。

这个周末我还想去电影院七刷八刷,但直到星期三早上,广州周末的排片还是很少,而且相对而言票价挺高。纠结啊~

2017-04
4

摩拜红包车+AR

By xrspook @ 16:13:28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坐在公交车去拜山的路上,我跟我妈谈起了刚刚开始新版本能在中国内地合法使用的Google翻译,其中有一个很神奇的功能是你拿着手机的镜头对着你需要翻译的文字,然后就能自动转换为你设定需要翻译为的那个语言。这个过程非常神奇,而且毫无PS痕迹,你看到的底图还是那个,但上面之前你看不懂的语言已经翻译成你能看懂的版本。下载了那个app以后,我马上就掏出一本书,用封面标题试验了一下。有些时候的确能做到,但是如果手抖,同一个标题,会翻译出来好多个版本。其中出现得很多的都是无厘头的东西。显然这个功能只能用在最基础的信息方面,比如说找卫生间,又比如说找出入口之类。你想用这种功能去翻译一本书里的一页纸,显然动态直接翻译是不可能的事。当然,你也可以通过照相,然后OCR识别,但貌似Google翻译我们暂时不能用。如果你试过把手机对准一个句子,就会发现翻译只是针对某一个单词,所以,一句话出来的意思会莫名其妙。

最让我觉得好玩的并不是翻译出来是什么东西,而是这个技术本身。AR辅助技术跟现在热火朝天的VR虚拟技术相比起来,我更喜欢AR。这种AR已经能进化到不需要额外戴着Google眼镜,而只需要用手机镜头对着你需要的物体。情况就像你可以举着手机走路,那就像只是举着个透明玻璃,但实际上这块玻璃又不是普通的玻璃,透过这块玻璃,你能看到实际上不存在的某些画面。这种效果就像是风靡世界的口袋妖怪AR手游。可惜口袋妖怪不让进入中国,所以中国人也就只能暂时用自己的方式,玩自己的AR。

现在的摩拜单车,推出了红包车。你需要打开a p的地图,找到地图上某辆红包单车,然后点开查看车号,接着去寻找。虽然你能从地图上看到单车的定位以及具体的车号,但实际上,地图上的情况,跟实际路况不一样。因为GPS会有漂移。而这种漂移也没什么规则可循。这个地方的某辆红包车,可能比实际情况向南漂移了五十米,但是在另外一个地点,另外一辆可能变成了是向东或者向西漂移二十米。更多时候这种漂移并不是准确的东南西北。而是有可能出现在坐标的任何一个位置。共享单车的GPS在你所见的地图上发生漂移,你自己的手机位置也会在摩拜单车的地图上发生漂移,于是这就会让人很头痛。如果那是传统的越野寻标,确定了一个经纬度,就不会有其它的变动,能不能准确到达是你的能耐,但寻找红包单车这种事,有两个变数,一个是单车自身GPS漂移,另外一个是手机GPS漂移。在寻找红包单车之前,我已经玩过支付宝的寻找企业AR红包,以及中国移动的小区找红包。支付宝的AR红包最流氓的地方在于同一个品牌的红包,一天之内你只能打开一次,所以从远处看,某个地方有很多红包,但当你走进到适合的范围之内的时候,那些已经抢过的品牌红包就会消失,这会让人觉得非常沮丧。而中国移动的小区抢红包,第一次上线的时候,你必须进入红包投放点20米的范围之内。红包投放点是固定的,是一个信号源,但是你的手机GPS会发生漂移,有些小区是封闭式的,即便你走到围墙外,也达不到那个20米的要求。移动的小区抢红包第二次上线的时候放宽了这个要求,一个是允许的范围扩大了,另外一个是投放的小区更多了。无论是支付宝还是中国移动,他们的AR红包特点都是信号源是固定的,所以你有个非常确切的奔头,漂移可估计。但是摩拜的红包单车,信号源不固定。有可能你还没到达红包车,那就被人开走了。手机信号不稳也会产生各种不确定的GPS漂移。所以从理论上来说,那红包车应该就在你视线范围5米之内,但实际上根本没有。所以是不是可以有一种辅助的app,当我们拿着手机开着镜头,去看摩拜单车的时候,在红包单车上面就会跳出个图标,告诉你我就是红包车。而不需要在看到一大堆超过二十辆摩拜停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你得点开app上面的红包车,记住上面的车号,然后再在那一堆车里寻找。因为车的数量多,而地图放大的能力有限,所以你不可能把所有红包都点开,看其中的车号。只能尽可能点开几个,记住车号,然后再人肉在车海里寻找。聚集的摩拜单车多,寻找到红包车的几率理论上当然更高,但实际上试过的人就知道,那是相当的费劲,明明就在那里,但你就是找不到!如果在固定的区域里,红包车只有少数三几辆,而且混淆视线的非红包车几乎没有,理论上更容易找到,但实际上,那些红包车可能会被人藏到一些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或者是找到以后才发现原来那是一辆故障车。如果能有手机对着单车不需要扫二维码就能直接看出是不是红包车,我们也就不需要记住什么车牌号,而需要用手机当成红包车的照妖镜。

从今年过年之前开始,第一次玩AR红包至今已有大概两个月。我越发沉迷不能自拔。其中有我抠门的因素,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玩这个需要斗智斗勇斗体力,不惊险但很新鲜。

2017-04
2

摩拜的红包车and小程序

By xrspook @ 21:06:18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开始看米兰`昆德拉的另外一本小说《不朽》。感觉很难看一下去。这可能跟翻译者有关,看《笑忘录》时候我从来没有这个感觉,昨晚的故事我觉得本没有问题,但那种叙述方式却让我觉得一卡一卡的。通常来说,同一个作者的小说不会出现这种现象。看中国人的小说我没试过这样,看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我也没试过。不只是小说,如果是同一个作者写的东西,无论任何形式的文体,我都觉得不会有这个感觉,而这次米兰·昆德拉的《不朽》,却给我这样的感受,我猜跟那个翻译人的行文作风有很大关系。于是这就让我发愁了,这本《不朽》有412页,厚度跟《笑忘录》差不多,但我看两页已经觉得很难继续下去,这该怎么办?我应该觉得很庆幸,因为我看了那么多本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无论是从前的翻译还是现在新出的翻译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昨晚从单位回家用了三个多小时。因为无论走哪条路都塞车。坐同事的车从单位到车陂已经用了两个小时,从车陂回家,本来一辆B7快就可以了,但我却等不到,于是上了一辆B7。B7也能回家,下车后接驳的那段可以走路回去,也可以踩车回去。因为,我共享单车只交了摩拜的押金,而这个星期,除了摩拜的红包车以外,其它摩拜车不免费,所以如果我抠门,必须得在路上找到红包车。上了B7以后,我就在看下了琶洲大桥B7的沿线哪里有红包车。相对来说会展中心东的那个阅江路的公交站附近红包车的数量比较多,但实际上那里基本等于琶洲大桥脚。按照我平时跑步的经验,那个位置离我家有7公里。虽然从地图上看,红包车的数量超过五个,但是要找到没有坏点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还是在天黑的时候。找红包车是一件斗智斗勇的事,之前我已经在家附近试过一次。昨晚虽然过程有点曲折,但最终我还是找到了。找到的是一台半小时五毛钱的旧款轻骑版。骑到家的时候,刚好29分钟,所以即便要给车费,不过五毛钱而已。第一次我骑的红包车是经典版的摩拜,骑了十二分钟,红包是1块8毛1,但这一次,我骑了29分钟,红包只有一块钱。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换个角度,我不但免费骑车,而且还收到了钱,真不应该再抱怨些什么。今天跑完18K,回家的时候,我随便找了一台五毛钱半小时的摩拜,用的开启方式是微信的小程序。据说用那个方式结束,就可以得到免费骑行三十天的优惠。但实际上,我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优惠在哪里。或者怎么才能查询到免费到什么时候。今天骑行的时间是十分钟,从赤岗北路的四季天地广场到我家,大概1.7公里的距离。显然这一次骑行就没有免费,因为直接扣掉了五毛钱的车费,至于这五毛钱以后有没有免费我不知道,反正到达了某个界面,需要我转发的我已经转出去了。相对于摩拜的完整版app,微信里的摩拜小程序,我实在觉得有些太简陋。但我也明白,小程序就是要精简,但是过于精简,传说中的福利永远就好像只是传说一样,可见而不可达。

昨晚开始,我觉得连接大腿和臀部前侧,也就是阔筋膜张肌有酸痛感。昨晚睡觉之前已经有这个感觉,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依旧有。想了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我拿出健美训练的图解研究半天以后,发现要锻炼那块肌肉的最佳方法是抬腿,然后我明白到那估计跟我踩车有关。昨晚我从琶洲大桥脚踩车回家的时候可能太猛了。这个星期遇到的情况也真奇怪,先是爬山的时候臀中肌酸痛,然后是踩车之后阔筋膜张肌酸痛。除了这两块很奇葩的肌肉,我的股四头肌和腘绳肌一点感觉都没有。为什么从前骑车就没有这个感觉但昨天却会这样呢?臀中肌的酸痛不影响我的跑步,但阔筋膜张肌的酸痛,会让我的步距减小。所以反过来,如果阔筋膜张肌能够好好练一下,估计会对我的跑步提速有帮助。

人的身体构造是一个谜,永远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PS:在写完这篇东西后我才醒觉,微信小程序的摩拜免费骑行需要你通过某个界面进行转发给好友或群,然后点进好友或群的那个链接,接着就能看到自己抢到的免费天数,感觉跟抢红包一样,自己也抢一份,但到底那免费骑行天数红包有多少就不知道了。每个人从微信小程序摩拜那里转发出去的免费骑行次数是有限度的,自己发完了就只能等朋友也发出来继续抢。抢到的天数随机,但累加起来不超过30天。这个优惠只能在小程序里使用,在小程序的摩拜余额充值界面可看到自己可以免费骑行到神马时候。

2017-01
13

恢复平静

By xrspook @ 9:04:40 归类于:烂日记

到现在为止,我终于觉得Dangal有点尘埃落定。那是从2016年10月20号放出第一个预告片开始的。先是预告片,然后是各种幕后视频,还有很多歌曲。想想都觉得很疯狂,因为我做过中文翻译的宣传片就有八个,还有一个没有官方英文字幕,我没办法做。至于歌曲类的,除了第一首Haanikaarak Bapu外,其它歌曲,我都打过时间轴。可以这么说,Dangal从大力宣传开始,我全程参与了,以是一个默默无名的路人甲的身份,所以我甚至在我做的翻译视频里没有加自己的戳(一开始是因为觉得一般般也就别丢脸了,后来成了习惯,因为是谁翻译的不重要,反正不会给我发工资)。之前我从未做过这种事,完全没有经验,但经过开头的几次后,我有点上手了,不过可惜的是到后来,他们出牌开始不按章法,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这样的经历让我认识到了一个翻译非常厉害的人。正是因为他非常厉害,所以我才深切地感受到,我真是相当的弱爆。看懂那个意思却没办法像别人那样表达出来。翻译歌曲的时候,我才明白到当年我的语文学得有多么的糟糕,还有就是因为我的阅读量太少,尤其是我不喜欢读诗词和散文,所以出来的东西有多么的呵呵。所以即便参与其中,我选择的是不翻译歌曲,而只翻译对白。但即便如此,即便每个单词你都会但加起来就是有些不对头。这让我意识到远远不是你看到什么就写什么出来那么简单,有些你不明白的地方,你还得考虑各种因素。说那句话的背景是什么呢?是不是之前有什么铺垫?又或者暗示了什么。翻译对白尚且非常考验逻辑,更不用说翻译歌曲。别说翻译歌曲,其实那位大神翻译出来的中文歌词我也不能完全很好地想象出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记得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曾布置过我们写诗,但那只是闹着玩的,一两首也就够了。但翻译歌曲的歌词如果要要达到一定水平,那一整首都是诗。用词需要上档次,一头一尾还得押韵什么的,当然不能少了呼应。对我这个词汇量严重缺乏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我一开始之所以说我觉得Dangal尘埃落定是因为我觉得现在所有东西基本已经恢复到刚刚开始宣传之前的节奏。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出现了。印度的上映第三周结束。所有的一切已经进入了尾声,可以预见票房上已经没有什么像一开始那么惊天动地、天天破纪录的奇迹。在Dangal上映之前我真的很担心那会像某个网站所说300cr都到不,但是当Dangal一路走红,破记录就像随手拿来一样,我觉得是400cr是有可能发生的事。但是到第三周开始,尤其是第三周的工作日开始,当Dangal破掉了PK票房纪录后,我有强弩之末的感觉了。实在不能强求的太多。印度的本土票房超过400cr我觉得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全球的票房如果中国营销得好的话,我觉得单一个国家创造150cr以上是有可能的.如果中国能达到那个数字,世界总票房达到1000cr也就不是痴人说梦。但是我明白,什么票房纪录都不是米叔最想要的,他最想要的是观众们喜欢这部电影。显然,从这部电影的口碑看来,他已经赢得了他想要的最高奖项,不需要理睬Dangal往后在国内或国际的颁奖典礼上取得什么成绩。毕竟制作这部电影的时候他们就没想过靠它来拿奖。如果这部电影真的拿到了什么奖,我也不会觉得很惊讶,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大家喜欢的东西怎么会不拿奖?!而且那个人人喜欢还不只是在印度国内,而是全世界人民的共识。

中国什么时候才上演Dangal是个未知之数。现在我什么也做不了,除了耐心地等待。

2016-12
22

等到头了

By xrspook @ 9:01:56 归类于:烂日记

之前一直觉得12月23号非常遥远。尤其是当我是在2015年夏天就知道的时候。为什么等一部电影要等上两年时间,想想都觉得疯狂,实际上我已经算好的了,因为我只等了一年半,对其他米粉来说,他们从PK上映之后足足等了两年。正是因为有两年来的压抑,所以才换来非同一般的激动。时间长不一定就意味着质量佳,这是肯定的。比如说《地球上的星星》的导演解说版,我拖了一年的时间,难道说我的质量就一定上乘吗?实际情况是我碰过一下后根本就没有再碰过。在发现原来听译米叔说的东西很困难的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碰过。昨天刚好是《地球上的星星》上映九周年,希望在地球上的星星上映十周年之前,我能把那个做出来,即便我做不出来,我也希望我托付给了那个人,有能力把那个东西整出来。我知道那有多大的压力,因为电影那么长导演的解说就那么长。电影还能找到英文字幕,但导演解说只有音频。在我不知道天高地厚主动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有款软件可以把语音识别为文字,毕竟,一直以来,微信交流的人一直是这么干的。现在我几乎已经把科大讯飞的语记作为我每天写blog的工具。中文尚且能色别得这么好。英文被研究得更久,但问题是英文的识别他们针对的并不是带有严重印度口音的英语。虽然很多语音识别的网站,他们的英语类别里的确有印度这个选项。但实际上识别出来的东西。跟语记识别我的中文出来的效果相差太远。这说明我普通话好?语记好用?还是说米叔说的英语实在太糟糕?又或者是外国的语音识别网站还没到一定的水平呢?我一开始的想法是先用工具识别出英语,然后用英语做时间轴,最后我再根据英语翻译成中文。但如果一字一句的英语实在非常难从音频直接生成文字,那么我应该直接一边听英语,一边把那写成中文。从前在翻译ADR的shooter视频的时候,我就是这么直接干的,因为当我听译那个的时候,我已经对ADR非常熟悉。我已经关注了他快五年,对他的口音和他的说话风格非常了解,而且因为他的母语是西班牙语,所以他说英语的时候语速会非常慢,即便有口音也是西班牙语,也是我的可理解范围。至于米叔的英语,他和其他印度人一起说的时候,我会觉得他说得实在太好了,他说的话实在太容易辨认了!但是当一整部电影那么长的时间都是他一个人说的时候,我会越听越皱眉头,越是觉得他在折磨你。实际上,他并没有在说话的时候英语里夹杂着印地语,但是那个咖喱的感觉的确存在,就像日本人说英语一样,他们的确没有夹日语,但你却听得十分别扭。同样,外国人听中国人说英语肯定也会有一样的感觉。别说外国人听,即便我听北方的同事说英语我也觉得实在太折磨我了。

Dangal最早在2016年12月21号就会在某些国家上映,比如说美国和阿联酋。22号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23号才是印度本土,至于中国什么时候才上是个谜。几天前,我还在埋怨Dangal的东西越出越快越出越多,我简直跟不上节奏,但就在我埋怨后的一两天,但Dangal的东西嘎然而止。然后我才意识到,网络上的东西该出的已经出了,余下的部分就是Dangal的制作团队自己去各个地方做宣传。也就是说作为粉丝我们这些实时传送任务基本已经完成。开始的时候非常兴奋,到最后的时候已经觉得力不从心。我们尚且如此,制作团队肯定会更痛苦,但问题是他们是为了赚钱,而我们什么都不图,只想让更多的同胞,知道、了解、喜欢这部电影。当电影在中国上映的时候,有更多人去看。但无论票房好与坏都跟我们无关,因为我们不会收到任何的报酬或有提成,我们这样去做,纯粹只是因为我们想去做、我们愿意去做、我们觉得自己值得这么去做。

人生难得几回搏。曾经有人说我就像个孩子,那股激动,那股冲劲,实在让人羡慕。某一天,当我再也打不起精神,激情不起来的时候,我就真的老了,但现在,还不是。

归档:2016-12-22 Dhoom3

Page 1 of 13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