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28

又见面了,老马

By xrspook @ 17:32:03 归类于:烂日记

这个春节假期我已经连续好多天都待在家里,重新看完了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番石榴飘香》,然后莫名地让我再次觉得,我之所以喜欢他的作品,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有一些相似点,又或者其实这些不能算是相似点,而是我能明白的某些东西,那是我在其他作家那里无法得到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其他作家的作品的时候,某些情况下,我会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很难看下去。越是欧美那边越是有名的,我越会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我内心深处一直在抗拒他们吧。于是,我有时会想,翻译的那个到底是如何完成他们的工作的呢?如果遇到某个翻译的人根本不喜欢的作品,他要如何才能开展工作呢?对我这种普通人来说,没有兴趣我就不会主动接受那个任务,但是对那些专业的人来说,那是他们的工作。进行不带情绪的翻译有可能吗?起码对我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哪怕我翻译的是一本科技书籍。还记得读大学的时候,我跟过一个教微生物学的老师做实验。他曾经给我们每人都发了一章英文原版的微生物学,让我们翻译。现在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他要这样,是考验我们的专业水平,还是考验我们的英语水平我不知道。反正,我不仅把正文翻译了,而且也把里面的图片都全部截图下来,然后把里面的单词PS成中文。很多科技类的书籍会把正文翻译成中文,但图片仍然是原文的。我这种连图片也PS掉,也要翻译为中文的,属于神操作。当时我没想过不这么做,因为我觉得一套东西全部翻译才叫做完了,只有把图片都翻译了,读者才不会在看图片和看正文的时候一脸懵逼。翻译那本专业书籍的时候,其实我是有点喜欢上的。翻译得好不好是我能力的问题,但我这种的做法让微生物老师大吃一惊,因为这样的态度显然不是逼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认真。

在看完马尔克斯的《番石榴飘香》以后,我开始看另外一本我还没拆掉塑封的,名叫《蓝狗的眼睛》。看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本书讲的是什么。我只是看着一堆还没被拆封的书,随便挑了一本,挑了一本不算厚的,而且从书名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的,同时,我也没有看封面的那些介绍。看了两个短篇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这本书可能说的都是一些比较神奇的东西。科学一点,那里形容的是人的一些感觉,有可能是实体的,也有可能纯粹是幻想。那里讲的是与死亡相关的故事。说得玄乎一点,这本书整本都在说鬼怪。当我看完第一个故事以后,我就觉得这本书有点像《变形记》。前几个故事都是马尔克斯在四十年代的作品。据说他老人家开始写小说也是因为看到了《变形记》后灵感爆发。之所以喜欢马尔克斯,可能是因为他能把人的那种感觉写的特别真实。不是通过语言,而是通过内心活动,有些作家很喜欢把非常大的篇幅用在描写景物上,但是那些完全是描写死物自己。马尔克斯的各种描写最终都是为了表达人物。我觉得马尔克斯作品的镜头感非常强,看他的书的时候,我眼前根本就是一幕幕的电影画面,大概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欲罢不能,但是,也会有例外,比如《族长的秋天》就看得我很憋闷。那是一本一整本书只有一个句号的作品。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大概是因为里面很多俚语之类的东西我没读懂,翻译的人也未必都搞清楚了。

我喜欢跟物打交道,但我喜欢知道人的故事。

2019-06
22

一年磨一戏

By xrspook @ 18:30:59 归类于:烂日记

其实我已经不记得《情侣风尘》这部电影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翻译的了。文件夹写的是2018年,但是我已经找不到一开始另存为然后开始翻译的文件。所以姑且算那是去年年末开始干的吧。用了大概9个月的时间,我终于完成了全部,其中包括对白、歌舞的翻译、时间轴的调整,以及审核与压制。我记得非常清楚的是,去年台风山竹袭击的时候,我正在翻译《情侣风尘》。外面狂风大作、暴雨连连,我窝在家里,先是把文字部分全部翻译完了,山竹来袭的那一天,我躺在床上,看着打印出来的歌词,把歌舞部分也翻译了出来。查看资料发现原来台风山竹是2018年9月登陆的。我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完成一整部电影,的确拖得够长的。之所以这样,原因有很多个,比如去年11月底开始我就着手准备几篇统计分析,还有就是准备秋普以及年终考核。去年总的来说,从5月开始到9月我比较闲。所以那时我还有心情去翻译《情侣风尘》。当初之所开始其中一个原因是字幕组内部正在分派米叔作品的翻译任务,有些已经分出去了,但是我一口咬定《情侣风尘》我要亲自出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几年前挂英文字幕看《情侣风尘》的时候我就略有感觉,觉得往后我或许要翻译这部电影。几年前需要我外挂英文字幕又或者是无字幕观看的米叔电影总的来说已经很少了。虽然有一些有中文字幕的,翻译或者时间轴挺糟糕,但还算是有中文,还算是可以看明白一点。

《情侣风尘》比较特殊,因为很多年以前,中国就引进过这部电影,当时是上译厂制作的。具体什么时候上映已经不知道了,但是肯定有过。所以在某个视频里,有上译厂的音轨,但那只是音轨,没有字幕。在那个版本里,歌舞部分配了外挂的中文字幕,至于那是谁翻译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比较文艺。跟上译厂的风格比较类似,因为对比过英文字幕和我的翻译以后就可以发现,上译厂经常对很多句子进行再创造。如果你只是听他们的翻译,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实际上,有些东西他们是直接按照画面编故事。编的故事变很完美,你完全看不到有什么破绽,这就是他们的厉害之处。在这方面,我是自愧不如,现在我做不到,往后估计也不行。对我这些很容易词穷的人来说,遇到这种,编到一定程度我就会觉得自己没办法再编下去了。

相对于后续的操作来说,其实翻译的过程算是比较快的,但是翻译只是其中一个步骤,只是一个一开始的步骤,往后的调整时间轴用的时间更长。2019年初,我又发现了一个清晰的版本,但问题是那个视频是偏色的。网友说那可能是有录像带转制而成的,他们用了特殊的转制工具,录像带理论上可以放大无数倍,所以转制出来的画面清晰度要比DVD好很多,但问题是由于年代久远,录像带本身已经有一些不可逆转的老化。在纠正颜色方面,我曾经努力过,但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之前我已经翻译以及时间轴校对完成的版本放在那个偏色的清晰版里面相差了5分钟。这5分钟的来源有两个,二者的码率不一样。所以首先第一步,我把25帧的码率调整为24。这样时间就缩短了一些。发现这个,我是对前面几十句对白记录下开始时间,然后对比两个版本,发现平均来说他们相差了4%。但是,这不是两个版本的全部差别。全部调整4%很好处理,但是后面的差别就得人肉的一点一点去挪动了。理论上如果里面没有剪辑的话,是完全可以对应上的,但问题是剪刀手下了无数次剪刀,有些相差几十毫秒,有些相差几秒,又或者几十秒。那些时间不只是在几个点里发生,而是遍布了整部电影。在调整时间轴方面,我花了很长时间和很多精力,如果不是有足够坚定的意志,做不出来,但最后我总算做出来了。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样做会非常艰难,但我还是做了,这种向死而生,连我自己都很佩服。

最后是校对和压制,相对来说没有调整时间轴那么痛苦,但是也要花很多时间,因为我是个新手,所以在音频处理上屡出状况,幸好有高手指点。

网友说我是一年磨一戏,我觉得这再正常不过了,我没什么好着急的,因为我制作的不是要抢先发布的新电影,我做的那些是早就老掉牙的,没人跟我争。我要做的是尽可能的做出让我最满意的版本,我在为质量而战。

2018年是我的元年,我完成的是《古拉姆》。2019年我完成的是《情侣风尘》,而我最想做的电影是米叔的《灰飞烟灭》,可惜现在依然没找到靠谱的视频源。

下载地址:[论坛原创]《情侣风尘》Daulat Ki Jung 1992[翻译:xrspook 校对:老知][审核&压制:xrspook][百度云]

2019-03
19

动作场景

By xrspook @ 9:46:3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中午神奇的不到12:40我就去睡觉了,然后到13:15的时候居然已经睡到自然醒。这是非常匪夷所思的事,因为通常吃完饭散个步已经十二点四十多分,但不知道为什么昨天那么神速。同样神奇的是,昨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也一点都不痛苦,在闹钟响之前其实我已经基本醒过来了,至于为什么,我没搞懂。前晚是10:50睡觉的,几乎可以说是一关灯就睡着了,我平时就是这样,只有特殊情况才会关灯以后辗转睡不着。

为什么会那么精神?我也搞不懂。其实我没做什么特殊的。前天晚上睡觉之前我没看手机,我看了一下kindle,看了《摩诃婆罗多》的两小段。那个东西对我来说就像做梦一样,现在让我复述到底看了些什么。我得努力想一下。大概写是般度五子去参加黑公主的选婿大典。阿周那轻而易举就战胜群雄通过考试赢得黑公主,但他不是以王子的身份,也就是刹帝利的身份去参加,所以在场的刹帝利非常不满,他们以为他们是婆罗门。让我搞不懂的是般度五子是天神般的存在,武功高强,能力过人,为什么这么牛逼的人也会被那些凡夫俗子所伤呢?我觉得这里翻译的人镜头感真的很差,平铺直叙还勉强可以,但说到一些动作场景的时候真的很糟糕。爱情动作的时候或许还有那么一点意思,但是武打动作场景的描述我个人觉得真的是只有小学生的水平,因为你通过他的描述根本想象不出那个画面。跟当年让我看得欲罢不能的金庸小说相比实在差太远了。当然了,看《摩诃婆罗多》不是为了看武打场景爽歪歪,对我来说那更多是了解古代印度人的文化思想以及吸收其中的哲学道理。

既然这部史诗里面的动作场景直译不吸引人,如果要把这部史诗变成电视剧或者电影的话,创作者必须得脑洞大开。《摩诃婆罗多》本来已经很开挂,但是要符合那种气场,动作场景必须更加开挂。为什么看我们的武打片,我们不觉得那开挂得很厉害呢?尤其是那些香港武术指导的又或者是那些本来是武术冠军然后转行的。对我来说中国的武打场景更多的是眩目和让人叹为观止。那个画面你根本没想过要去模仿,因为模仿不来。他们厉害的不是内功,而是外功,实打实地看得你眼花缭乱。外国人显然做不到,所以更多时候他们就用内功甚至眼神打败你,放上各种特效,让你觉得非常厉害非常牛逼。要设计一个动作场景,我觉得中国武术指导跟外国武术指导脑子里想的东西肯定非常不一样。我很想知道,如果《摩诃婆罗多》要拍称电影,却找了一个中国的武术指导去设置场景他们会如何表现武功高强。又或者在这部史诗的大场景之下,中国武术指导也做不了什么,毕竟主角都是天神化身。天赋秉异,即便他们不努力已经是超过常人好几万倍,如果再加一点点努力的话,那更加是没办法比。不过话说回来。,在史诗里面基本没有天神化身跟凡人斗,通常来说都是跟那些妖魔鬼怪甚至是天神级的比拼。印度的东西从前开挂,现在开挂,以后继续开挂,这真的好吗?我能想象到印度的动作画面是主角在那里耍一下帅,然后动一根手指头其他人就全部倒下了,然后我给出的表情是一个掩面无语。

以前我觉得小说什么的看一遍就可以了,但这套《摩诃婆罗多》只看一次我绝对记不住那么多,要入脑的话起码得看两三遍。

2019-03
1

对自己负责

By xrspook @ 10:52:05 归类于:烂日记

当我看到一个视频,我的第一个反应会是我要不要做翻译。当然,这里的视频肯定是有特指的,因为我知道那些东西估计不会有人做翻译。这里我说的是估计,至于有没有我不知道,我也没兴趣去探求,别人做我也做也没关系。这是我对自己的考验。至于别人做成怎么样,我不关心。我只需要做最好的自己。至于出来的那个结果能不能超越我以前所做的,我也不去考虑,毕竟视频是不一样的,内容不一样,表达的方式也不相同。不是同一个东西。,无法很客观地评价好还是不好。但有一点是可以判定的,我有没有尽全力去努力的做好它。当我开始干的时候,我会希望自己快点。因为如果东西放时间长了,新的意义就荡然无存了,那便成了旧闻。别人看过了其它版本再看我的,会感觉怪怪的,就像我做完自己的东西再去看别人的。有些地方我可能会觉得他们做得比我好,但有些地方我会不自觉地有一些不屑反应。但这东西着急也没用,我的确想快点,但实际上当你专心的时候,那些都会抛到九霄云外。

我知道自己是个丢三落四的人,所以我只能接受自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修改和压制,甚至上传完以后还得继续两三次重复。我觉得视频翻译校对压制上传的过程,对我来说就像一门考试,但是这门考试的评卷人不是其他人,而是我自己。即便已经上传完毕,我的脑子里会依然会想着那个视频,在不自觉的时候,自己还会挑里面的刺。跑步的时候肯定会想,走路吃饭洗澡的时候也会想。准确来说是只要我脑子有空闲,我就会不自觉想。但那种想是无意识的,我不能像播放器那样可以把整个片子播一遍,我没有那个记忆力,但是里面的某些句子我会突然觉得是不是用别的说法会更好。如果发现里面的某些句子,之前理解错了,又或者有更好的表达方式,我会修改字幕文件,重新压制视频。去年之前,还没有人能帮助我减少这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工作,但去年我认识了个朋友,他的确能减轻我这方面的神经质。虽然有别人的帮助,但最后判定要不要重来的还是我自己。一方面我没有对自己做什么非常明确的要求,但另一方面,其实我对自己非常严格。这种严格体现在我不能容忍自己目空自己已经知道的错误。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师一再强调我们不能有侥幸心理,觉得这道题我不会做考试就不会考,所以希望能蒙过去。当时的我也想不蒙过去,但我实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又或者有个大神来指点我让我不在那些问题上面有困惑。当我自己能掌控一切之后,如果某个东西我不懂,我一定会搞到懂为止。如果那个东西做不好,我会反复练,直到能做出我期待的效果。但有些时候就是做不到的期待的样子,因为我的目标设置有问题。那个时候,我会重新审视是不是其实那个终极目标是不可行的。我遇到过这种事,当时我在优化网站,发现某些需要做的步骤是我根本没办法做的,所以那一步优化只能跳过。那是主机的问题,那是服务商的问题,我们购买的那个服务不能实现那个功能。

如果可以重来,可能我的学生生涯会变得优秀点。但我跟其他人一样,一天只有24个小时,让我变得优秀的前提是我得付出比别人多很多,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下,我真的能做到吗?

2019-02
25

周末干了啥

By xrspook @ 11:27:28 归类于:烂日记

刚过去的周末,我过得有点扯淡,因为周六下了一整天的雨,所以我哪都没去。基本上一天就在床上度过,要不是在睡觉,要不去躺着床上看《摩诃婆罗多》。通常情况是这两种是混搭在一起,看累了就睡觉,睡醒了继续看。我妈跟我差不多,不过她做的不是睡觉和看书,而是看电视。我在床上躺了一天,她坐在电脑旁看了一天的爱奇艺。直到晚上,我才发现原来有事可干了,因为米叔有个新的视频可以翻译。那个视频跟电影没什么关系,跟米叔的其它作品也没什么关系,但会传递给我们一些信息。第一眼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翻译,但同时,我也知道这不容易,无论是下载还是翻译本身。因为视频有十分钟那么长,下载肯定很耗时间,而他们说的是英语,没有人工字幕,英语字幕是Google AI自动生成的。这可以用来辅助理解,但问题是某些地方肯定不准确。相比于其它AI,Google的已经挺靠谱了。但实际上整个翻译下来,我发现我不懂的东西,Al也不懂,而我听出来的东西AI有些没识别出来。也不能怪那个机器,只能怪说话的那个说话的人发音不非常标准。一直以来,我乐于翻译的那些东西,即便说的是英语,也带有口音。或者是西班牙语味的,也可能是咖喱味的。路是我选的,我不能怪别人。

前天下了一天的雨,但昨天没有下雨了。早上起来以后,我继续去完善翻译,主要工作是调节时间轴和校对。让我觉得有点惊讶的是我记得之前下载自动生成的字幕出来的时间会总非常错乱,根本用不上,但这一次居然可以用。虽然AI生成的字幕断句很奇怪。翻译的时候我不得不把很多句子从短句连成长句。但连成长句以后断句还是会有问题,所以这就意味着十分钟的时间轴我要一个一个全部调节。如果我不想这么调节,我就得把字幕轴打一遍,但打一遍以后我知道我还是得调节。这是一个让我有点纠结的决定。如果完全没有时间轴,我直接自己去打就好,但现在有时间轴,但不准。时间轴不是完全的提前或延迟,而是或长或短(因为断句奇怪)。一边翻译我就一边在想到底我要重新打轴,还是翻译完以后慢慢调。最后我选择的是慢慢调,因为其实要拖拉的东西也不多。当我调整到三分多钟的时候,我妈问我能不能和她一起出门。我跟她说,这个东西有十分钟,我只做了三分多钟,我也不知道。听到我说十分钟的时候,她很兴奋,因为她听错了,她以为我的意思是十分钟后就搞定。但显然,那六分多钟的东西,我说不准要搞多久,因为实际上这不是六分多钟,因为后期的校对也很费时间。听清楚我的回答以后,她问我五个小时能不能搞定,我说不准。这些东西是很耗人的,不搞定这个我不会出门,我妈清楚。所以,她彻底打消了出门的念头。

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我终于完成了翻译压制和上传,但是上传完以后,等网站审核完发布又是一个半小时后的事了。如果三点东西就发不出来,或许我还会问我妈要不要出门,但显然那时都快四点了,所以最终我选择了自己一个出门刷街跑步。这个2019年,我从来没跑过阅江路,也从来没跑过13K,但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我有这么个强烈的欲望。这种欲望对我来说是好事,所以我把握住了。

脑子累的时候应该去折磨肉体,肉体累的时候应该动动脑子。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