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
16

她的梦想成真了

By xrspook @ 11:21:1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无意之中去看了高中同学和她老公合伙开的民宿的介绍。我感觉很复古很个性,这就是我同学的作风,但我感觉很奇怪,与其说那个人是她老公,不如说那个人是她爸爸。大学的时候,他们两个走在一起,我们已经有这种感觉。这么多年过去,据说他们已经有了一对儿女,但是他们给我的仍然是那种父亲和女儿的感觉。我同学的梦想是自己开一家有自己特色的小旅馆。关于这个梦想,大概很早以前就有那个苗头了。我还记得高中时候有一次的美术作业是老师让我们设计一个小房间。材料不限,风格不限,大小不限。大家一起脑洞大开完成作业。有的同学家里比较富有,所以她买了很多套的那种微型积木然后拼凑起来。颜值相当高,但我那现在开小旅馆的同学用的是很普通的卡纸。她选的颜色是粉蓝色,经过她的手出来的东西真的很神奇,让你感觉出了美感。卡纸本来是硬邦邦的东西,但是她的确就让你感觉出了柔软感。而我呢,那次作业我用的主要材料是好又多和家乐福的宣传册,以及一些没用的纸皮,样子不好看,但环保。

大学的时候,她选择了一个建筑专业。在往后的日子里,她做了更多模型和设计。现在,她直接把模型和设计变成了现实。看了她的故事以后,自然我就会回问自己一句,我想做什么样的人呢?我的梦想是什么?跟她那么现实的梦想比起来,我想做的事真的比较杂乱,比较没有规律、多点开花,但这不代表我就真的没有什么认真的追求。我花在那些东西上的时间不比我那同学少。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我那同学是那种认真得有点过于较真的人。是那种可爱之余你不敢去招惹她的人。大概对美的追求,一直都藏在她心中,只不过因为高中的学业比较繁重,所以她不容易表现出来。她走的是设计路线。相比之下,我比较喜欢大大咧咧的逻辑。她所追求的美,在别人眼中那叫做艺术,而我最擅长的感性在别人眼中只是泪点特低。生活在同一个社会,甚至曾经生活在一起,但不得不说,人与人真的很不一样。从那个民宿的介绍可以感受出他们正过着挺快乐的生活,但是如果要我过这样的日子,我会快乐吗?显然,我不是那种人。

昨天我心血来潮做了一个即将上映的印度先生电影的预告片翻译。平时做这些的时候,我不会把片名也顺带想出来,但这次我自然而然就想好了,其中一个原因让我无需纠结的是片名的那个印地语我根本不知道意思是什么。我的确有去查过,但是出来的东西可能不准确,所以很无厘头。因此我就完全凭着自己的感觉,按照预告片里给我的那种思路,把中文名字整出来了。几分钟的预告片翻译说起来很简单,但有些时候会比正片还要难把握。因为如果是完整的片子,你还可以根据上下文猜一猜,但预告片是高度浓缩的剪辑。如果你get不到那个意思,没办法再从那些经过高度压缩的东西里抽取出更多的意思。不是所有预告片都会让我有翻译的冲动,但是昨天看过那个以后,我真的觉得很好玩,然后就动手了。那估计只是一个小成本的小众片子,目测可能不会在中国上映,但是如果片子的剧情、对白以及动作表现都让我笑个不停,让我乐在其中,为什么我不再多走一步为他们做宣传翻译呢?遇到一拍即合的东西就应该好好把握。

同学的那些生活让我觉得她真的很厉害,但是这些无厘头蹦出来的额外小任务却让我觉得很开心,很有满足感。

人各有志。

【中文字幕】《冤家姐妹花》Pataakha 2018 官方预告片,后来才知道原来这部电影的导演很有名,拍过很优秀的经典作品(《海德尔》,《奥姆卡拉》,《麦克白》,《恶棍无赖》),看来我的直觉还是不错的嘛。

2018-07
24

做些实事

By xrspook @ 9:52:21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真搞不懂为什么有了网红那两个字,东西就可以好卖。就像平时路过街边的一点点,总是排了很长的队。每次路过我跟我妈的共同话题肯定是看一看一点点有没有人在排队.而通常,这个是设问句,因为答案一定是肯定有人排队。铺天盖地的网红店,铺天盖地的网红食品,到底为什么网红会让我们感兴趣?为什么网红推荐的东西就一定是好呢?网红这种东西,我觉得一定程度是吹出来的。一定程度上,我能明白网红的生活也很难过,但从另一个角度考虑,我觉得人应该脚踏实地地做一些实在的东西,而不是为了某些利益而进行各种无底线的推广。

还是小屁孩的时候,老是问我们,长大以后想做什么。有人要当医生,有人要当工程师,有人要当警察,有人要当消防员。但是现在,再问小孩,有些居然回答他们要当网红。还记得某年六一儿童节前夕,某电视台的主持人问幼儿园的小朋友,长大了他们要做什么,有个小女孩毫不犹豫地回答她要做贪官。也许你会觉得,从前的我们有点低能幼稚,但是我觉得现在的那些思想实在太前卫了,前卫得我无法接受。那些小孩怎么可以把不劳而获的东西当做是梦想呢?!显然,他就没想过获得钱与权是需要付出很多很多的,他们在乎的只是得到了那些东西以后就可以花天酒地、为所欲为。的确,人生是要花一点时间用来享受,否则奋斗就变得有点失去意义了,但是我觉得,要实现人生的价值,通常都会在那些让你痛不欲生、最苦最累的事情上,而不是在你花钱享受的时候。大概你会说。因为我有这种想法,所以我注定这辈子都过得挺辛苦。如果我的辛苦能换取我的幸福感、换取我的自信,我甘愿辛苦。

还记得之前我的室友一直跟我说她很想去旅游,但是她没有时间。让她觉得很烦恼的是她姐姐总是去旅游,她的朋友、她以前的同事也经常各种旅游晒。唯独她被困在这个她完全无爱的工作上,而不能去干她喜欢干的事。对她来说,旅游是快乐的,但对我来说,旅游让我有点忐忑。因为作息紊乱可能会导致我的新陈代谢不正常。这种事我还不知道该如何避免,反正在那些跟团游的时候,我总是有点担心。旅游应该是享受的、应该是快乐的,但是对我来说,还不如窝在某个地方做我喜欢的事,比如做个幕后花絮的翻译。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看纪录片,因为我经常看,所以大概把我爸也带得有点喜欢看了,但是他看的类型有点跟我不一样。他喜欢看考古类或者历史类的,而我则比较喜欢看一些科技类的。但实际上总的来说,看纪录片我基本不怎么挑,也正是因为我喜欢看纪录片,所以我对那些电影的幕后花絮特别感兴趣。相比于电影本身来说,那些会真实一点,当然,也非常有可能有戏剧的成分。翻译电影总会隐隐约约触碰某些红线,但是幕后花絮通常只是打一个擦边球,因为片方通常不会做。那些东西通常会在宣传的时候使用,或者直接放到蓝光光盘里作为彩蛋。只有骨灰级的人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而我觉得,如果那个幕后制作花絮是精彩的,我应该推荐给所有人,因为看过那些以后,大家就更有冲动去看电影本身了。翻译过好几个幕后制作花絮,我最喜欢的还是《地球上的星星》那个。做字幕翻译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过程。

我不觉得某一天会有人请我去做有偿的字幕翻译,但把这当作是一辈子的嗜好也挺好。

2018-06
6

还是我来吧

By xrspook @ 8:58:45 归类于:烂日记

几乎等了一个星期都没人把Sanju的预告片进行翻译。没有官方的,也没有民间的,所以昨天我终于忍不住出手了。相对于其它东西而言,其实预告片挺有难度的。因为那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没有前因后果,没有语境,虽然通常对白都是很简单的几句话,但即便是最简单的表达,在不同场合其实意思也是有区别的。让我有点纠结的是其中还有几句歌词,真的只有几句,在我听来,那个歌手就只是反复在唱两句歌词,但是不同意思的官方英文翻译有四句。整个预告片看下来,我觉得做官方时间轴的那个人不算太吊儿郎当,但是仍有点随意,因为几乎他就没有设置过字幕的结束时间。上一条字幕的结束时间,通常都是下一个字幕的开始时间,所以遇到某些间隔很长的间奏,上一句的字幕就会一直停在那里。不知道做字幕的那个人有多厉害的反应时间,每句字幕之前的确有预留一定时间,但是那里最多只有0.05秒。我个人觉得,如果时间充裕,上一个字幕和下一个字幕不是连着来的话。字幕前面有空余时间,起码你得在字幕前0.1秒就开始显示了而结束的时间,我觉得应该在0.3到0.5秒之间,这完全是看情况。字幕的开始时间基本可以定格为0.1秒,但结束时间很难说。整过《忠肝义胆》和《古拉姆》之后,我总算总结出了这种技巧性的东西。之所以有这个看法,是因为我做了《古拉姆》的音乐合集。在做中文音乐合辑的时候,我的确感觉到有些东西很着急,虽然就音乐开唱时间看来我没有错,但是从观众的角度考虑,太着急了。音乐结束的时候通常没问题,但开唱的之前我几乎从前都没有预留过时间。《古拉姆》的音乐合集我是先做中文字幕,然后在中文字幕做完以后我才把中文的歌词替换为印地语的歌词,第二次在做同一个视频印地语字幕的时候,我刻意调整了每条字幕的开始时间。基本上都设定为0.1秒,这样下来,感觉好多了。

Sanju的预告片里面有几句歌词,但是这次我没找老王,而是直接自己上。因为就只有几句,差不多也就那样了。我不会写散文,也不会写诗,但是对句什么的我还是懂一点点的。所以那四句歌词我用了两个对句。字数一样,结构相似,内容相近。我觉得写这些东西出来写了等于不写,因为意思都差不多,但或许作词的那个人就是要这样呢。你要我翻译出的东西温柔绵长肯定不行,但简单有力我还是会的。那四句歌词是一个比较豪放的男声演唱的,我觉得用简单有力还是比较贴切的。这个预告片的其它对白有些其实我不太确定。反正不大懂的地方就脑洞大开吧,反正预告片这种事我不会把中文跟英文双语放上,因为那样就暴露了我的不懂装懂天马行空了,只要我把故事说得合理、符合逻辑,估计就没什么人会纠结到底原意确实是什么。现在根本没人去做预告片的翻译,所以第一批看到中文预告片的人肯定会先入为主的被我洗脑,往后越来越多人做这个翻译,我的版本被推翻,我觉得也没什么遗憾了,毕竟做这种事不为什么,就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有这部电影、对这部电影感兴趣。希望电影能到中国上映,希望大家能带上家人朋友去电影院支持。预告片做出来就是为了做宣传,我成为义务宣传员,感觉还不错。期待这部电影已经很久了。Sanju本来是去年圣诞档在印度上映的,但却推迟了半年。很早就听说,米叔对这部电影的男主角角色非常感兴趣,但导演已经把这个男主角给了Ranbir。我个人觉得这是件好事,因为这是一部传记电影,而米叔跟故事原型的身高的确有点不小差异。Ranbir是个非常优秀的演员,我完全信任他。甚至可以这么说,在一定程度上,他能做出一些米叔可能也做不出的表演。当然,如果男主角是米叔,大概电影的画风会跟我们现在看到的有区别。谁更好我们没办法脑补出来,但起码,我很庆幸男主角是Ranbir而不是一个随便谁。

就翻译的字数和时长而言,预告片相比于电影全片来说的确简单很多,但实际上要真的搞清楚其中的意思,预告片又暗藏了很多难度。

我还不算是个老手,也就只能尽力而为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4410596/

2018-05
14

五分之一

By xrspook @ 10:52:06 归类于:烂日记

《地球上的星星》制作篇时长62分钟我用了半个月(准确来说是19天,2015-11-30至2015-12-18),而且是有官方粗粗的时间轴,但Dangal幕后花絮时长45分钟只有内嵌英文,没有轴,我只用了4天(2018-05-10至2018-05-13)。这里我说的是为两个电影的幕后花絮纪录片内嵌配上中文字幕。TZP一共1098条字幕,Dangal则是835条。昨晚我没有非常精准翻查自己数据的时候写的是TZP的制作篇我用了2个月。的确,最初提取出来的英文字幕是放了两个月,但在制作篇之前我先做了预告篇和删减篇,所以具体制作篇的开干时间我必须得翻查自己的日志才能得出最终数据。两个月和半个月相比的确有点过于夸张,如果真的整那么久肯定是因为期间我不知道干嘛去了。不过,4天和19天,这个5倍的差别是实打实的。现在我已经无论如何都记不起当年TZP整出来以后我校对了多少次,但可以肯定昨天做出来的Dangal我翻译了1次,粗打轴了1次,校对了5次(前三次是边看视频边校对,主要核对字幕和声音是否对上,有没有出现有声音无字幕的缺漏。最后两次校对是把字幕以纯文本的方式导出,然后用软件朗读文字的方式核对我翻译出来的语句是否通顺,是否有错别字,以及是否符合逻辑。第一次视频校对的时间是最长的,因为要精细调节粗粗打出来的时间轴,几乎每句话都要调整。往后的部分你说不准修改的东西会有多少,因为不断看就会不断发现新问题。)Dangal的这种翻译、校对我沿用了做《古拉姆》时的方法,《古拉姆》也是校对了5次。3次视频2次纯文字的方式我觉得挺合理。从前我不用纯文字的方式,那是因为我没想过居然可以这样,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去做全家桶,加入这样的校对模式能让我尽可能地少犯低级错误。

关于时间轴,我一直都挺纠结。如果完全按照音频的开始结束去做字幕的显示和消失观众看起来会不舒服,因为太突然太着急了。如果句前和句后都留固定时长的反应时间也不完全合适。因为有些很短的句子,尤其是语速很快的句子不应该在后面留那么多时间,会让人觉得字幕怎么还不消失,反应迟钝的节奏。但如果遇到一些语速慢,意味深长的句子,用一般的句末预留时间显然就会觉得太着急了。我觉得遇到那些句子在声音结束之后你还得预留说话人一次呼吸的时间才比较合适。所以呢,如果平时句末预留的是30-40ms,那些句子就得再多加10-30ms。这些东西理论上是很随意的,但做出来的字幕能不能让人看得舒服却不是随意就能实现。但如果你要我总结出一套方法吧,我又真的暂时提炼不出来。估计我还要更长时间的磨练,又或者得有高人指点。

到底专业做字幕的人是怎么处理的呢?

PS:【中文字幕】Dangal幕后花絮制作特辑(45分钟完整版)

2018-05
13

纠结于语法

By xrspook @ 16:24:30 归类于:烂日记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语法的了,是小学的时候吗?还是初中的时候?语法这种东西,我总觉得那是自然而然的,条件反射就出来了,但无论语文也好英语也好,又或者是其他语言也好,还是让你去学语法。还是学生的时候,我觉得语法这种东西,别人叫我去学就学嘛,什么搭配什么,那都是些固定的结构,都是用来应付测验考试的。什么跟什么搭配最好我通常都不会深究。只要搭配出来的东西不被判定为错误也就可以了。直到我开始做中文字幕翻译,我觉得自己慢慢地不断纠结于这些问题。单纯是文字翻译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变态。一旦要做字幕翻译,情况就不一样了。所有动词都应该精准到位。什么主谓,什么动宾,什么副词,什么定语……这些我都得考虑,因为别人一句话可能是分开几段去说的。我不能在一行字里把所有都写出来。也正是因为我要分几行,所以我得搞清楚自己到底想怎么样。也就唯有到了这种时候,我才会后悔为什么当年语文不更认真一点去学。但其实,大概这种东西是学不回来的吧,我觉得这应该是积累回来的。但用什么去积累呢?这是个问题。到底哪个教材、哪些地方写出来的东西才更正统准确呢?语文书经过那么多代人的推敲,当然不会有问题,但如果只是专注于语文书,那显然就太狭窄了。如果看其他作家的,我们又怎么才能保证他们也没有我们的烦恼呢?虽然他们是著名的作家,而我们什么都不是。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马尔克斯那本叫做《族长的秋天》小说。那本书真的很变态,一本书两百多页下来就只有一个句号。没有分段、没有句号。谁能保证翻译的那个人犯语法错误吗?语法这种东西,错了也好,没错也好,其实能保证理解通过也就没什么大碍。但我总觉得,如果读起来不通顺,语法估计也会有点问题。而这种用感觉去反观语法的做法,也就只能是通过积累了。因为近期我一直在纠结这些东西,所以看电视的时候我会很认真。看本地台新闻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记者的某些描述是有问题的。虽然他们没有说得一卡一卡的,但实际上句子不通顺。之所以这样,那不用说,肯定是语法搭配出现了问题。以前CCAV的新闻联播我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下去的,但现在我居然能很认真地看完,因为除了获取某些信息以外,我可能在研究他们的各种词语使用。的确,CCAV的新闻几乎不犯错,即便只是一个采访路人甲的镜头,当然,我们所看到的路人甲可能根本不是一个路人甲。当你真的要在某些问题上较真的时候,你会意识到身边那些貌似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东西都是学问,但绝大多数时候,你都把那些放过了。你根本意识不到那些东西很重要。

自知自己无知是一个很重要的觉悟。也只有真的正视了这个问题,人才会开始无休止地探索。

Page 1 of 17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