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
1

完整版,已阅

By xrspook @ 9:01:1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终于把TOH的完整版看完了,结果有点被欺骗的感觉,因为在中国宣传这部电影的时候,说中国的版本里面的米叔片段会比完整版多,但实际上情况刚好相反。国内版相比印度版少了40多分钟,歌舞被删掉了一些,表现费兰吉性格特征的小片段也删掉了一些。虽然没有了那些小片段,我依然能在电影院三刷之后得出对费兰吉这个角色的正确看法,但如果有这些东西支撑,我的观后感会更有说服力。不过这也证明了剪刀手的逻辑是正确的,因为删掉也不影响我理解,但就我个人而言,会觉得有点可惜。在看完完整版以后,我的反应是我真厉害,没看那些小细节之前已经能得出同样的看法,那些小细节更是完美地支撑了我之前的看法。完整版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前面多了历史烘托的部分。看完整版以后,我纳闷了,我实在搞不懂为什么印度人不喜欢这部电影。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绝对是电影创作团队意料之外的。作为一个外国人,我觉得印度人看完这部电影以后,应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之类的东西大爆发才对,但实际上是负面的东西占了绝对上风。这让我觉得非常匪夷所思,难道就因为这部电影的故事是杜撰出来的,没有史料支撑吗?一部电影里有真正的历史背景,又或者说有他们信奉的神支撑才能红透半边天吗?我不能说他们是落后愚昧的国度,但现在都已经21世纪了,仅仅一部影视作品,难道就不能暂时脱离那些东西?

去电影院看完《印度暴徒》以后,我回家在爱奇艺上看了《我不是药神》和《一出好戏》。《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非常好,但《一出好戏》看得我非常纠结。如果让我选的话,我宁愿看《印度暴徒》,也不看《一出好戏》。《一出好戏》看第一遍的时候已经让我觉得很痛苦,绝对没办法让我再看第二遍。但《印度暴徒》对我来说一遍两遍三遍还是可以的。每次我都能找出一些之前我没把握住的东西。第四遍的时候,我终于不是在电影院而是在电脑前看。某些细节没看清,我可以倒回去重新看。如果一开始就可以这样,大概我就不用看到第四遍了。如果这一切都反过来,我在电脑仔细看过以后,我还会去电影院刷那么多遍吗?看完完整版以后,我问自己,到底我去电影院刷那么多遍值得吗?我觉得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我去了三个之前我没去过的电影院,尤其是万胜围的万达。那是我去过的电影院里最爽歪歪的,没有之一。电影院的翻译和民间的翻译我觉得各有千秋,有一些电影院里我看不懂的句子我总算在民间里找到了应该有的表达方式。但有些情节,我又觉得电影院的那个版本比较好。二者都很好。我觉得民间的翻译其中某些词句是有参考电影院版本的。虽然我说不准是不是完全一样,但是某些句子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个味道。这部电影我还会看第五遍吗?很难说,但是某些片段估计我得重复看上好几遍才过瘾。最终我会存下一个蓝光的版本作为留念。或许出蓝光版本的时候我又要做幕后制作花絮翻译了。

虽然《印度暴徒》这部电影的票房让人非常失望。我曾经在宣传这部电影上又付出了非常多,但我不会因此而感到后悔,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8-11
23

动力是…

By xrspook @ 10:10:08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我翻译的动力?我觉得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就像问什么是我运动的动力,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想减肥,我想控制体重,但是那个大概是用来糊弄别人,说说而已。实际上当你沉迷进去以后。运动就只是一个你很想去做的事。那会让你很兴奋,让你肾上腺素飙升,让你感觉良好。那些什么控制体重,那些什么减肥,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虽然很累很辛苦的时候,你会想停下来,但是只要不是真的超过了某个限度,我是不会停下来的。我觉得自己真的不行的时候,我会降低强度,放慢速度,但不会停下来,坐一边站一边或者直接不干了,所以,在篮球训练的时候,但我看到这样的队友,我会对他非常不屑。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为什么绝大部分人都可以但你就不行,既然你知道自己不行,你不是应该暗暗去加码练习让自己行吗?但是,越是那样的人,越是不会干这种事。我很想过去骂他一顿,甚至揍他一顿,但这只是想想而已,别人要怎么干那是别人的事,我无法控制。我能控制的只有做好我自己,拼尽全力。所以,当我在运动场上的时候,没人会责怪我为什么不尽力,因为他们看得出来,我已经拼尽全力了,甚至已经超过我自己的极限了。有时,我妈担心的只是我会不会拼得太过了。既然我能100%甚至120%的发挥,为什么我就只放出五六成的功力呢?!显然那个不符合我的性格。

回到一开始说翻译的那个话题,我为什么要翻译呢?一开始的时候我希望我能把我身边的人不太懂的语言翻译为他们可接受的,于是他们也可以和我一起去享受某些东西的快乐。但实际上,当我曾沉迷进去以后,我会发现我为的根本就不是他们,而是为我自己。我想知道得更多,我想把某些句子翻译得更合情理,更通顺,甚至更高雅。如果我是以读者为导向,估计我就不会这么努力了,我不会因为某些理解斤斤计较。不理解的东西就直接跳过,跳得越来越多,甚至会让你打消去翻译的念头。但我为什么会抓住一些句子不放,为了一两个句子搞不清意思要找各种方法要找各种人去帮忙呢?之所以这么拼命,归根到底是因为我想知道。但当我去找方法找别人的时候,我可能会带着我要翻译我要帮助别人理解的帽子,我是为他们打听知道的。所以当我完成一个作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又提升了一个层次。自己在表述方面或者在错别字控制方面又得到了提升。对读者来说,他们只是知道了更多,但对我来说,我又学到了更多。我不知道专业的翻译是什么心态,但对我这个超业余的低手来说,每一次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因为我总要把自己沉迷进去,才能以原文人物的心态去感受理解,因为有些东西对我这种外语太渣来说是谜语。我没看懂,瞎蒙的。怎么才能瞎蒙的靠谱?唯有代入角色。这么多年下来,我觉得最难的句子是那些每个单词你都会,但串起来就不是那个意思的东西。那比一个非常长非常麻烦的单词难整多了。俚语那个东西你不能靠查一个单词就在词典里找出它的意思。俚语的掌握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积累过程。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学会的,显然我在这方面非常糟糕。所以到最后校对的时候,我会重新思考自己有些逻辑说不过去或者感觉怪怪的的地方,是不是那里用了俚语,而我又很暴力地直译了。

生活中有太多需要我们努力、需要我们学习的东西了,也正是因为这样,生活才充满乐趣。在运动场上,我可以咆哮,在大脑运用方面,我也可以。

2018-10
26

感同身受

By xrspook @ 9:43:51 归类于:烂日记

用了很多年的时间我才明白到,其实最重要的是学会用自己的语言。至于自己的语言到底是怎么样的,显然这是一个漫长的摸索过程,所以当我们还只是一张白纸的时候,真的很难说出到底我们的风格是怎样的。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每当写作文我就很头痛,我妈就会丢出一堆作文书,让我去参考,其中还有一些是手册之类的,但我却觉得“参考”那些东西等于是抄袭,我很讨厌抄袭。我不怎么看书,虽然小时候我很喜欢听我爸讲中国古代的故事,每当一有空我就会让他跟我讲,但实际上我记住的不多。故事描写场景是怎么样的,我通常都不会记得,我只记得情节,但只记得剧情只能让我把个大概,不能帮助我顺利完成小学低年级的写作。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些作文不过是让我们把所见描述出来而已。理论上,真的很简单,实际上,当你的词库里面根本没有东西的时候,什么都无从谈起。那个时候,经常被老师表扬的那些作文里面总是有很多我想都没想过要用上去的形容词,各种定语和状语听得我瞠目结舌。即便给我一本《现代汉语词典》,我也无论如何堆砌不出那些东西。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做到的,反正如果你不是让我照抄,我实在写不出来。

随着后来词汇量的丰富,这种状况有所改善,倒不是因为我课外的阅读量增加了,而是因为语文课上多了,其他文科类的课程也有不少,所以我见识多了那么一点点。直到小学高年级,议论文读后感等那些东西出现后,才终于让我有个可以宣泄感觉的出路。因为那些东西是谈感受的,我还真的有感受。感受这种玩意,并不需要太多的定语状语。当我很自然的把内心想到的写出来的时候,让人出乎意料地那篇作文居然被老师点名表扬,但当我很刻意地想再次重复那种事情的时候,往往是吃力不讨好。之所以有这种改善,大概是因为小学中高年级的时候,我开始看金庸的武侠小说,跟我小时候听我爸讲故事一样,那些描写的场景几乎被我直接忽略,但是我却非常喜欢故事情节,哪怕是些天马行空的武术招数,也会在我脑海里各种动起来,就更不用说每当说到各种人物心理活动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感同身受。也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学会了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虽然绝大多数时候我不会这么干,但是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是可以做到的。

最让我不得不学会感同身受大概是在我开始翻译各种采访的时候。我翻译的东西不多,因为我不是专业的,我也不想成为专业的,而且我翻译的都是针对少数几个人,那几个人相对于其他路人甲不认识的人来说,我算是比较了解,于是在翻译他们回答别人问题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就会用上感同身受这一招。有些时候,我会觉得我在用他们的语言讲他们的故事,但实际上,我只是在用我的语言讲他们的故事,但是一定程度上,我已经把他们当作是我自己。这个状态有点难以形容,但的确存在。虽然我们根本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个体,处在不一样地方,讲着不一样的语言,有着不一样的生活,但有些时候,他们说说,他们所做的,我会想象或者感受得出他们那个时候的那个状况。我觉得,只有翻译的人做到这一点,才会让读者更进一步地感受到某些东西,而不只是觉得那不过是一堆文字而已,只是文字,看不到动态影像本身。我需要用文字描述出的状态,如果连我自己都不能体会,别人怎么可能看得到?!把故事写出来,如果自己都不曾被感动,那东西绝对不能拿来糊弄别人。可能这种设身处地的代入角色有点神经质,但我愿意做这种不寻常的人。

在恰当的年龄,我积累了恰当的经验,在做着恰当的事。这一切加起来就等于我过得很幸福。

2018-10
10

若有若无的船坞

By xrspook @ 8:54:25 归类于:烂日记

翻译这种东西做多了,我觉得词汇量不够不要紧,根本没有某个方面的专业知识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你有一颗想把东西做好的心。只要你认真去做了,遇到不懂的,你总会找到方法把那些东西都弄懂。互联网发达的今天让这一切都变得非常简单。我觉得最要命的不是你不懂那个东西,而是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首先第一个反应是去找人,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先试着找一下答案。没有人可以帮你一辈子,你的人脉也不可能让你可以涉足所有领域。与其把自己吊死在别人身上,不如自己寻求出路。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在翻译的时候,有自学这个本领非常重要。

做过好几部电影的幕后花絮翻译后,我发现越是到专业的东西有时候我越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因为那些一个不小心瞎掰就错了,相反,如果那只是一些感情相关的东西,再天马行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因为感情类的东西可以通过我们的经验感同身受理解出来,只要说出来的话符合逻辑,别人通常找不到什么毛病。但如果遇到一些技术类的东西,你就必须得翻查资料。虽然有些时候,无论你多么努力,出来的结果还是会被专业人士一眼识破,但如果已经尽力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了。

国庆假期有一天,我跟我妈去了新洲码头,然后搭船去了长洲,然后搭车去了深井,最后从深井又搭船回到新洲。在深井码头等船回新洲码头的时候,看着对面的黄埔船厂,我妈问我,是否还记得小时候她带过我去她单位那个船坞。其实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并没有什么船坞的概念。我大概知道那个东西就在那里,但实际上我想象中的那个东西是不是就是我妈说的船坞我不知道。船坞是用来造船的,而我妈的工作不是造船。所以当年她带我去那个地方,肯定只是想让我见识一下而已。我妈说,每次船坞放水的时候,会找到很多大鱼,各种鱼都会有。每到那个时候,他们就爽歪了,因为可以加餐。我不记得我妈是在我几岁的时候带我去看船坞的。在我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妈也退休了,最后那几年,我妈从一个比较远的车间搬到了一个比较近的车间。远的车间旁边才是船坞。所以认真算来,她带我参观船坞的时候,我顶多不超过小学三年级。小学三年级之前能有什么深刻记忆呢!我唯一还记得清楚的是我在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在我妈工厂,在地面上放了很多用来造油罐车油罐钢板的路上,学会骑自行车。那个自行车是个二手货,车架其实是有点歪的。之所以要在那个时候教会我骑自行车,是因为说不准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得骑车上学了。在那个年代,骑自行车上学再正常不过,但实际上,我的整个学生生涯都从未试过骑自行车上学。因为要不就是离学校太近了,步行只要十多分钟,要不就是离学校太远了,坐车也得大半个小时,这样的路程,不适合骑自行车。于是,我骑自行车骑得比较多反而是在中国街头出现了共享单车以后。当年几乎可以说自行车是中学生的标配,所以每个学校都有单车棚。虽然我的初中很小,但是在工厂区外的某一条路的两侧,学校有个很大的单车棚。

如果当年我的年纪再大点,我的好奇心再强一点。如果现在能再去一趟,我一定会好好参观船坞的。

2018-09
19

武侠片和它们的主题曲

By xrspook @ 9:05:03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师说过,学习的奥秘就是把很厚的书读薄,然后再把很薄的书演化出其它东西。以前,我觉得做视频翻译的时候最困难是把长句缩短。要表达那个意思,怎么才能把字数控制好让观众看得不那么着急呢?现在我觉得自己可以比较轻松地做到这一点,有时甚至觉得是不是太短。第一次有这感觉的时候是前两天我开始翻译电影歌舞。明明那个意思不短,但是我却直接老领会出很短几个词。还记得那天我满脑子都是八九十年代香港的那些武侠电视剧的主题曲。因为近几个星期我在家里都在听郑少秋的歌。我觉得,也只有那些用词和那些调调才跟我现在正在翻译的电影匹配。我现在翻译的电影是1992年的,回想那个时候我才读小学一年级而已,什么都不知道!直到小学二年级,家里才有了有线电视,然后我才开始看香港电视,我还记得那时正在播的是台湾版的《倚天屠龙记》,下一年是张智霖版的《射雕英雄传》,接着是古天乐版的《神雕侠侣》,然后是吕颂贤版的《笑傲江湖》,接下来的《天龙八部》,可能我得说是陈浩民版的,因为如果说是黄日华版大概会被理解错误,最后就是陈小春版的《鹿鼎记》。这几部武侠片基本贯穿了我整个小学生涯,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电视剧,没有之一,我不明白为什么当时那么喜欢看古装片,现在我早已没有那个兴趣爱好了,我妈尤其讨厌看现在的古装电视剧。我也不喜欢看,无论是古代的还是近代的国内电视剧,那都让我觉得很假。小学的时候之所以那么喜欢,大概是因为那东西给了我美好的梦想,而之所以会让那么多人着迷,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金庸的这几部小说剧情真的很好。现在再把那些片子拿出来看,你会觉得各种假。当时的特效跟现在没法比,而且那只是一个电视剧,而不是电影大片。即便是那样,我们也看得很着迷。甚至可以说,那几部片子影响了我们这代人的一生。对之前或之后的人来说,大概感觉不会那么强烈。

就电视剧来说,我觉得九十年代的还不错,但是就武侠片的主题曲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八十年代的。现在听起来也觉得那些曲子真的很有气场。大概是因为他们用词比较有文化,就像诗句一样,但是又不是那种文绉绉让你看不懂的类型。我真的很佩服黄霑。顾嘉辉加黄霑简直就是黄金组合,直到现在为止,我还真说不出在华语界有哪个作曲家和作词家能那么的厉害。不知道他们之所以搞出那么多经典是因为他们真的很棒还是因为当时我们可以选择的东西不多。他们的作品真的可以说是风靡大江南北,现在,当我要做印度电影,尤其是九十年代的歌舞翻译的时候,我觉得我要听听他们的歌去找些灵感。灵感这种东西倒不是要把他们的句子用上,而是要感受一下应该怎么去表达。词语这种东西是靠积累回来的,不可能临急抱佛脚,我的词库就只有那么一点,我无论如何都挖不出更多的东西,但是如果以他们的作品为指引,我还能脑补出一些东西。我觉得我翻译的歌词主要都是喊口号。某些句子大概我会考虑联系上下文来个对句甚至押韵什么的,但是极少发生。

只有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历练,我才会真的成长。不断地碰壁是件好事。

Page 1 of 1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