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
8

如果可以,要看原著

By xrspook @ 11:23:49 归类于: 烂日记

近期开始重新看看《堂吉诃德》,感觉挺有趣,好像我已经看过了之前已经看到的那个部分,所以在我记忆之中,有些东西是隐隐约约的,但有些东西好像从未看到过。大概这一次我选择的那个版本的翻译比较接地气,所以看起来的那种感觉好神奇,不像是一部大作,不像是经典的外语作品,好像是一部小混混在讲着生活的小故事。

我通常不会看书本的前言或者译者注之类的东西,但这一次我把那些都看完了。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感觉到上面说的那种东西。因为译者在他翻译之前也看过多个版本的中文《堂吉诃德》,但是却一直觉得不大对劲,所以最终他才接下了翻译《堂吉诃德》的任务,但是他依然觉得要读这本著作最佳的方式还是直接看原文。他引用了一句描述翻译的话,具体到底是谁说的,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意思大概是翻译得再好,依然不是原著的那种感觉,情况就像是如果你能直接读懂原著,你看到的是一张地毯的正面,花纹是正常的。如果你看到的是一个翻译版本,即便你看到的是同一张毯子,但是你看到的却是毯子的背面,花纹还是那些花纹,但很别扭,最糟糕的是里面肯定有很多线头,或者杂七杂八的东西。所以最佳的方式依然是直接读懂原著,而不是借助翻译,但显然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读懂其他语言的任何作品。所以我们只能借助于翻译。但是对一些我们很在乎、我们很想知道了解的那些作品,我也觉得唯一方式是直接读原著。但原著这种东西不是说想读懂就可以读懂,比如《摩诃婆罗多》。《摩诃婆罗多》这个东西实在太高深了,原文的语言世界上真没有几个人能读懂。

一次翻译就会改变一次味道,如果把一个作品在翻译之上再翻译,感觉就会差得更远。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学习西班牙语,要毫无障碍地看西语电视剧的原因,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受得到他们要表达出来的东西,而不是以译者的角度去感知那个电视剧。有时我觉得如果完全没有字幕,光看画面我感受出来的东西好像和我一边看字幕一边接收到的东西有所不同。我自己的确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看字面上的翻译就是那个意思,但实际上当你直接看画面去理解,你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字典上没有明确说明,但有可能在某些特定的场景的确就有那个意思,虽然词语还是那些词语,但是你却不能直接的用字典上的那个意思去套用。什么俚语谚语之类的东西,每个语言都会有,而那些东西你不可能一开始就知道,只能靠积累。但翻译的那个人是否已经积累到了这些东西,还是说他只是直接按照字面上的意思表达出来呢?我们不知道每一个翻译者到底能力,如何翻译得准不准确是个问题,但如果味道都错了,那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也做过翻译,当我搞不懂某个东西的时候,我会选择跳过,如果是文字翻译的话,这完全可以,因为没人知道中间原来还有那么一两句那样的东西,但如果那是一个视频翻译,直接跳过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就只能找高手帮忙或或者自己再继续不断纠结。但是每个译者都会这样纠结吗?如果他们不纠结,随便直接给你一个东西呢。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看就好了,但既然知道了,我们肯定要追求最好的。

2021-05
16

我的脑子里只有你

By xrspook @ 14:11:47 归类于: 烂日记

这几天几乎可以这么说,我的脑子里就只有BLF的事,其它东西都不重要,虽然实际上其它东西都一直没停过,一直在正常的运转着,但是那些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条件反射,不需要我怎么用脑子去解决。我的脑子基本上就只是用来处理BLF这件事。不断地挖掘资源,断地下载,不断地拷贝,不断地移动文件,除此以外也没什么可以做了,因为树屋论坛没有给我任何回应,已经发帖好几天了,帖子因仍然处在待审核的状态。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论坛呢?既然他们觉得新人发帖子他们是不会理会的,为什么要在这个板块给予新人发帖子的权限呢?帖子不让回,新的帖子不让发,这不是挺好的吗?直接断了别人的希望,我就不需要像现在这样陷进去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们的联系人不知道在哪里,行还是不行,给我个回复,也算是个了结。这是因为管理员没有作为,所以普通网友肯定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所以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回应。所以难怪我的同学跟我说,树屋字幕组就是一个挖坑字幕组,挖了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坑或许一开始还挖的不错,但挖着挖着就像那些拉链路一样,烂烂地敞开在那里。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把你的兴趣勾起来了以后,他们突然走人,人去镂空。

一开始的时候,总把树屋字幕组理解为树洞字幕组。为什么我会想起树洞呢?大概因为他们老是喜欢做一些比较冷门的小众。小众资源是他们专攻的,比如说有西班牙语的板块,但他们的西班牙语的字幕组非专八不要的,这门槛也太高了吧。如果我有专八的能力,我会无私不计较任何报酬去做这件事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干呢?如果我拿我的专业去做一些专业的事,显然我能赚很多钱,无论是帮别人翻译影视还是翻译书籍,又或者是做同声传译。我为什么要为一个没有报酬的论坛干活呢,而且还干得要死要活的。他们做BLF居然是先听写,然后再翻译。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BLF的前95集,他们能做出中西双语的字幕。在我印象之中,我好像从未看过这样的字幕,中英双语的很正常,但神奇的是他们把西班牙语的大小跟做得跟中文的一样大,西班牙语放在中文之上,也就是说理论上按照我们平时的逻辑,西班牙语字幕的重要性大于中文字幕。所以他们做这个出来好像是学习性质的。把一部160多集的电视剧拿来做学习工具这样真的好吗?首先理论上如果你要保证一部片子的质量,从头到尾的校对审核应该由同一个人或者同一批人去完成,但是这么长的电视剧,你真能保证这样吗?即便翻译的人可以更换一批又一批,但是为了保证最终出品的质量,为了保证最终做出来的东西的风格,校对的人必须得稳定。在这方面,伊甸园做GA就做得很好。老王一直是这部医务剧的校对,他已经做了十几年了。所以当他得知这一季GA结束后,后面还有,他真的很崩溃。我也很崩溃,我只是一个观众,我尚且觉得崩溃,他当校对坚持了那么多年,不可能就此放弃,他比我更崩溃。所以为什么树屋字幕组一开始决定要攻克 BLF这部哥伦比亚电视剧,他们真的已经想好了吗?他们做之前真的已经准备了齐全的所有资源的吗?他们确信自己把翻译任务和校对任务分发下去,那些人能完成那些事吗?从开始放出资源到现在已经过去了5年多。对一部已经出了20年的电视剧,花5年去翻译制作,这的确挺不可思议的。在这个快节奏的现在我真的有点怀疑我会不会就像他们的传言那样,被他们坑了。

我万一我真的被坑了,大概我会努力的从坑里爬出来,然后继续修他们那条没修完的路,虽然我知道自己的功力,自己的手艺肯定不是专业正统的,而且我也不可能提供中西双语字幕,我顶多能凭借我的感觉以及我已经收集到的英文字幕去给出一个凑合着的中文的版本。

2021-02
4

人人被抓

By xrspook @ 23:59:1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看到了人人影视相关人员被抓的消息,因为现在正在严打盗版。过去好些年,我都做翻译。如果翻译的只是字幕,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如果压制到视频里并发布就会成为盗版,但好消息是实际上全片翻译的我没做多少,更多时候我只是做一些花絮周边之类的东西。但即便再少,人家要纠结起来的话,还是要中招。所以说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我是主动把在线播放的都删掉,分享的网盘都取消掉,还是说其实到那个时候这样做已经一点用都没有了。不过,我跟人人影视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我没有通过这些来谋取利益。一分钱都没有。我不是法律人士,所以我不知道如果我分享了这些资源,但是我又没有在上面获取任何利益,这算什么。过去好长时间,我都没做把资源挖回来,然后翻译的事了。过去一整年,貌似我都是一门心思用在单位的事情以及我自己的事情上。感觉这样也活得挺有意思,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又或者是自己跟自己还不太掌握的东西较劲。不用跟别人比,不用去抢什么第一,也不用怀着忐忑的心情去看别人的版本。如果我翻译了一个版本,然后又看到了别人的版本,在不知不觉中,我就会进行对比,是他好一点还是我好一点?某个地方是不是我理解有误呢?我会忍不住这么想,但如果一旦落入这种境地,我就会忽略视频视频内容的本身。看片子变成纠结技术。一定程度上,在看片子的时候,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感性一些,去感受那个故事,而不是吐槽其中的技术问题,技术问题包括片子的拍摄、里面的剧情,又或者是字幕翻译的水平。

相对于各个字幕组来说,我不喜欢人人。我是伊甸园的忠实粉丝,破烂熊的也看过一段时间。我最开始看得比较多的是风软。这些通常我都是看美剧,至于漫画,我没有一个具体的喜好字幕组,都是找到什么看什么,但说实在,漫画之类的我也只看《进击的巨人》,这么多季以来,我到底换了多少个字幕组?我自己都搞不清了。现在已经到达了最终季,每周我都等待着网友给我投喂视频,至于他是在哪里下载回来,我不知道。反正他传给我,我就下载。虽然我是最终端,但实际上非常有可能我看得比他还快。进击是一部一旦开始看我就完全停不下来的动漫。还记得疯狂的时候,我一天会连续看十几集,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我开始看这部动漫的时候,已经出了好几季,所以我可以疯狂地看,而且每一集都很短,只有20多分钟。从前没有一部动漫可以让我如此看得停不下来。

人人挂掉对我来说几乎没有影响,因为我不追他们的片子。《实习医生格雷》我只看伊甸园的。好久以来我已经习惯了他们没有网站。完全只是靠大家义务去做翻译校和压片。也正是因为完全是靠热情去做,所以不会有贴片广告,不会有收入,反倒是得自己入手VIP的网盘去支持分享的链接长期有效。

盗版肯定是不对的,但我们有一个可以看正版的渠道吗?网飞据说要跟爱奇艺合作,但现在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呢?虽然我几乎不看美剧,但我可以理解追美剧的人现在有多痛苦。

2020-04
27

随机应变

By xrspook @ 9:06:39 归类于: 烂日记

python的习题我已经习惯了他们不给参考答案,又或者是参考答案里有一些超纲的东西。既然这样,如果我可以用我学过的东西得出答案,我会努力地那么干,但如果我实在没办法,就会请教搜索引擎,然后我也会用上一些超纲的函数解决问题。现在我只学到了一些很入门的东西,所以实际上现在很困扰我的问题实际上已经有现成的函数可以秒杀掉。秒杀是很简单的,你知道使用范围,然后把东西丢进去就可以了,但如果全部都这样拼凑,跟直接在Excel的系统函数里玩有什么区别呢。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经常让我纠结的东西我会想到一些很特殊的情况,我该怎么把那些特殊情况也处理掉呢?当然我想到的特殊情况可能并不算太特殊,又或者还有很多特殊的东西我没有考虑到。内置的函数里,很多东西都固定了取值范围。比如说针对字符串的函数很多东西,你只能在里面填字符或字符串,你不能把列表、元组或者字典丢进去,所以这就很烦恼了,如果我要处理的不只是我能列举的那些字符呢?比如说我要处理的是32个半角的标点符号,我要把他们替换掉,它们32个是以一个字符串的形式放在一个函数里的,你可以直接的把它们引用出来,但是,如果你要把它们替换掉呢?我遇到的问题是,我需要把它们全部删掉。为了实现这个,我写了个循环,历遍了字符串里面的32个元素。然后把它们逐一替换为空字符串。后来我认识了一个比较高大上的函数,叫translate,而在translate之前,又有一个制定翻译规则的函数maketrans。Python3中,maketrans已经被列为内置函数,不需要再引入模块才能使用。Python3的maketrans有一个相当牛逼的功能,就是在创造翻译规则的时候,我可以引入字典。这是一个非常妙的点子!因为在创造翻译词对的时候,强制规定前者跟后者,必须是等长的,而字典的键与键值一定会成对出现。一开始我用那个函数的时候,被翻译的是32个字符,然后我手动数了32个空格进去。后来我为这32个字符建立了一个字典,然后优雅的把字典丢给了maketrans,最终让translate秒杀完事。

关于分隔出一段话里的每个单词这种事,正常人的思路是筛选出那些0-9以及大小写字母。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被暗示要用减法。首先,把整段话都变成小写,然后剔除掉里面的标点符号。最终根据分隔符把单词切开。如果一开始,我就想到用限定字符的话,我会从正则方面考虑,但貌似我的做法跟正则出来的效果有点不一样。因为正则之下,居然星号、逗号和杠都没有去掉。这让我非常惊讶。当我对比我的方法提取出来的词和用正则方法提取出来的词以后,我发现在那个排版有点过分的emma文件里,我的提取效果要比网友的正则好。虽然总的来说两种方法算出来的单词量没插多少个,但实际上但把差异打印出来以后,效果还是差得挺远的。

我还是比较习惯自己先琢磨一下,得出自己的方法,然后再去跟别人比较。

2020-04
11

到底要做些什么

By xrspook @ 18:18:23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在完成Think Python 2的试题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不知道那道题到底我在叫做什么!

造成这样,原因有很多方面。首先有可能因为翻译的人只是把单词从英文变成中文,语序没有调整。我不知道,他那样表述,他自己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真的能够根据他自己的描述把习题解答出来吗?我做翻译的时候,如果遇到一些我搞不懂的东西,我会在那里纠结,先是自己纠结,然后是找各种资料,还是不行的话,我会求助于别人。如果这些方法都没能解决问题的时候,可以的话,我会把那一段跳过。跳过这种事只能用在纯文字翻译的时候,视频翻译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我会跟朋友商量出一个我们都觉得可行的方式,把那东西表达出来。有可能那不是作者的原意,但是按照我们的翻译,联系上下文,语义是通的,没有逻辑问题,没有理解缺陷。所以非常有可能看我翻译出来的东西,你会被我的思路带乱了,但非常有可能你察觉不到原来原文是另外一个意思。所以别人看过我的翻译后,觉得那很顺,至于好不好,我不敢包。

我遇到的Think Python 2的翻译不这样。于是就像我之前所描述的那样,我不知道翻译的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表达些什么。当然,也存在这么一个可能性,翻译的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他的专业圈圈里,他们的话就是这么讲的。我跟他们不是一路的人,所以他们的脑洞我无法理解。这也就是虽然我们说的是同一种语言,受的也就是那几本教材的教育,但是我们想象出来的东西是不同的。

如果是翻译上的问题,大概我把原文看一看,也就懂了。之所以让我觉得那些东西羞涩难懂的另外原因是数学这种东西我已经放下好久了。虽然我每天都还在用的数学,但并不是那种高端的模式。我想都没想过用简单几句编程语言就能实现那些定理。那些我知道又或者不知道的定理。当我还是学生,仍然必须面对那些东西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原来定理是这么定义出来的。虽然我知道那东西怎么用。或者那说的是一种我已经很早就知道的东西,但表述的那个方式刚好跟我一直以来认识的的方式完全不同。情况就像是,虽然我们要到达的是同一个山峰,但是我之前是从南面上的,他们却是从北面上的,我从来都没走过那条路。所以,光从路上的风景,以及登山的难度,我根本想象不出原来那座山就是那座山。但我又知道那座山就是那座山,因为从坐标位置看来,山顶就是我熟悉的那个地方。过去好长时间,编程的时候老师都不会丢出定理,叫我们去实现。通常我遇到的题目是一些隐含着定理,但更多的看上去是现实的应用题。在没有抓手的时候,我莫名地觉得有点慌。

我要冷静沉着去应对。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