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
18

感谢你,我的偶像们!

By xrspook @ 14:45:1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小迷妹的故事还没完,核心部分现在开始。

在我记忆之中,我见过某个图片,但是那个图片意味着什么,我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概念,我大概觉得那应该跟BLF里面的某个情节相关,那个情节是Armando到酒吧里找抽自虐。那个情节之前的部分其实我没有很深的印象,也没有非常仔细地研究过,但大概情况我是知道的。之后的部分我完全了解,因为从前的CCTV-8正是从那里开始播放所谓续集的。某段描述到底是什么?我是在哪里看到的呢?18年之后让我回忆起这些实在太难为人了,所以我直接搭配关键词在必应的国际版里搜索。直接搜图片,之前我已经试过是失败的,没必要再试,所以我用关键词开火:Armando Mendoza,Jorge Enrique Abello,entrevista,BLF,yo soy betty la fea,pelea,golpe,en el bar ……这些单词都被我排列组合过。但是出来的东西却不是我想要的。挨打那个词应该用哪个单词表述呢,原文用的是哪个?在搜索结果里面,我看到了lucha这个词。说不准还真的有人会用lucha去表达,但实际上那条信息说的是JEA跟新冠作斗争。信息内容是2020年末到2021年初JEA和他的粉丝分享他的新冠经历。他好像是2020年11月染上新冠的,但在搜索我想要的东西的时候我没有仔细阅读,那是后来我用“Jorge Enrique Abello”和“COVID-19”组合搜索得到的结果

关于那个图片的由来以及相关的故事,我搜索了一个上午依然没找到答案,因为搜索出来的结果都很新,但我要找的东西是起码18年前的。

于是下午我开始转而去找从前我在BlogBus建的两个关于BLF和关于JEA的blog。回到过去——Betty迷的独白好找,因为那都是剧情相关的东西,如果不是的话,标题一眼就能看出,但是Mi Internacional Cielo就不那么容易了。基本上大部分我都没做翻译,有些我只把西语转贴过来,有些我把西语跟英语的机器翻译贴上去。246篇文章,我只能一个个看标题,觉得有戏之后点进去研究。但是我还是没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最后无可奈何,我只能对我的主站我的天动刀。

在脑洞大开的搜索里,我用的关键词是“jorge”,出来的结果一共有18页,每页5篇东西,幸好我的关键词是jorge,如果我的关键词是JEA,结果将相当恐怖(34页搜索结果)。那18页的东西让我重温了当年的xrspook。那个小迷妹真的很认真用心。毕竟JEA是我第1个粉的偶像。2003年知道有这个人存在的那个时候,我还没到18岁。翻到自己某些故事的时候,我被曾经的自己感动了。为什么从前我会如此活脱脱的可爱呢?有些文章我是用英文写的。如果不是看到标签里面有“烂日记”,我会怀疑那到底是不是我写的,因为现在的我已经写不出那样的文章了。

在我翻到第17页搜索结果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我一直想找的答案。那个自虐情节的幕后故事来自于某个论坛的BIOGRAFIA DE JEA。显然那个东西不知道是谁凑出来的,因为从表达看来那就像是在东拼西凑一些不知道什么来源的采访,接着,我终于在Mi Internacional Cielo的某篇里看到了那个BIOGRAFIA的原文(BIOGRAFIA (BORRADOR III) DE JORGE ENRIQUE ABELLO(3),2004-08-02)。我一直觉得那段描述应该源于某段有出处的采访,但原来我从前第一次看到的已经是被网友整合的版本。

西班牙语原文

Jorge asegura que al principio de grabar Betty, no tenia ni una sola cana, y ahora tengo muchas, Armando es un personaje muy fuerte y me crea mucha tensión y añade: No me las pienso pintar, porque las arrugas y las canas son mi vida,ese soy yo,no soy actor para jugar al galán,si me toca hacer de gordo me engordo….En una de las escenas de Betty, donde a Armando lo golpean en un Bar, Jorge no quiso ser sustituido por dobles y comento: “Esa pelea duro tres noches y al final del tercer dia yo estaba amoreteado,tenia un hombro dislocado, el maquillaje era dulce ¿tu sabes?,esa sangre es dulce y se pararón dos abejas acá en mi mejilla y no me di cuenta, entonces me picaron la cara, ademas de todo el dolor que tenia esos tres dias, todo lo que vieron era con la cara picada por las abejas, fué horrible!!!

Google Translate英文翻译

Jorge assures that at the beginning of recording Betty, I did not have a single gray hair, and now I have many, Armando is a very strong character and he creates a lot of tension and adds: I am not going to paint them, because wrinkles and gray hair are my life , that’s me, I’m not an actor to play the gallant, if I have to play fat I get fat … In one of Betty’s scenes, where Armando is beaten in a bar, Jorge did not want to be replaced by doubles and commented: “That fight lasted three nights and at the end of the third day I was bruised, I had a dislocated shoulder, the makeup was sweet, you know? That blood is sweet and two bees stood here on my cheek and I didn’t realize it, then They stung my face, in addition to all the pain that I had those three days, all they saw was with the face stung by bees, it was horrible!

我的天里正中目标的文章是JEA biography读后感(2004-08-03)。当年尽管我已经很认真看,但实际上有些东西是我不明白的。原文是西班牙语,我只能通过机器翻译为英语后再去理解,但是某些单词却让我很苦恼,搞不懂到底什么意思,当时我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忙解答西班牙语问题。现在当我把那段话拿去翻译引擎找结果的时候,结果依旧很无语。有道、百度和微软翻译的结果都是无厘头的,Google的结果最靠谱。但是某些词句还是讲不通。那些搞不清到底在说什么的单词,我特意拿去西班牙语字典里找答案,但依然没找到。最后我只能求助于真正懂行西班牙语的人,那是我不久之前认识的树屋字幕组负责BLF翻译的总监。他们之前做的那些西中翻译是先把西班牙语听写出来,然后再翻译成中文。之前我已经领教过他有多厉害,所以我就直接把那些我搞不懂的东西丢给他,然后,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当我把那个我实在搞不懂的单词找他帮忙解答的时候,结果那居然不是一个单词,而是两个单词凑在一起。某句让人很费解的话,两次出现这种情况,明明是4个单词,结果变成了2个,机器翻译的结果当然很无语。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如果是光学识别的话,可能会有这种现象,当年我在kindle上看用pdf转化为了txt的米叔自传I’ll Do it My Way的时候就经常会遇到这种断词错误,但因为那是英语,我非常容易就能辨别出来,而这次我碰到的是西班牙语。如果我的西班牙语真的靠谱,这些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因为那两对被连起来的单词实际上意思很简单,分开的话,其中一对我也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经过这次以后,我深切地明白到,如果我真的要走得更远的话,在学习西班牙语的路上就不能投机取巧。词汇量这种东西绝对不能跳过。

现在回看当年我观后感里的东西,实际上我是有理解偏差的。现在如果没有高手指点,我依然懵逼。所以我想都没想过要改我从前的日志。

千辛万苦找到了我想找的东西让人感觉非常舒服,也终于如释重负。现在我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个Armando裂开的图片。印象中这个图片还在JEA家里出现过,被裱了起来,显然他很珍视那个东西。当年我没有认真地去想到底为什么,现在我大概有点明白了。大家或许会觉得裂开的是受伤的Armando,但实际上受伤的人是JEA自己,他因为要拍摄那个自虐挨打的情节才会那样,而图中人脸上的那两处伤或许实际上是蜜蜂的杰作,因为拍摄那个段镜头的时候要在他脸上用甜的血浆化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招来了蜜蜂,而且还是两个,于是就有了那张经典的裂开图片。看到那个图片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就会想起微信官方表情包里的裂开表情(顺带送一个猛男流泪的表情:P)。虽然有点囧,但是如果真的遇到,谁不刻骨铭心。

我运气好,这辈子暂时还没被蜜蜂蛰到过,但我还记得高中军训的时候,班里一个女同学被蛰到了。想想都知道那很痛,也不知道是不是当时的处理方式有问题,所以同学手臂上的那个疤好长时间都非常明显,起码一个多月。手上的疤还可以遮遮掩掩不让人看到,但是如果疤在脸上。那可是真没救了。所以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在BLF里,Armando自虐挨打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角色脸上都有伤,当时我觉得这是博同情,但天天化这样的妆累不累。现在再想想,一定程度上可能那不完全是人为的故意化妆,但这只是我个人瞎猜。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因为在描述那个情节之前还有一段话,那段从前我不太理解,一直纠结,后经高手指点后终于茅塞顿开的话:拍BLF之前,JEA自称一条白发都没有,但接手这个Armando的角色(一个非常强势的神经病)以后他白发有了,皱纹也有了。不过他还是觉得没必要特意用化妆去掩饰这些东西,因为这些都是角色的一部分。所以如果演员脸上本来就有伤,那个角色也应该是一个受伤状态,为什么要故意遮掩呢?我的这个逻辑好像挺合理。JEA也说到,他不是天生的Armando,因为角色需要他才把自己“变”成那个人,如果某一天他要演胖子,他会去增肥。多年以后,米叔为了他的Dangal先吃成了胖子,然后再减脂练成壮汉。大概JEA当年说的就是这种敬业吧,虽然他自己没亲身做过这种极端的事。

在写这篇东西的过程中,我执意要找到那张JEA家里挂着的裂开Armando图片,结果关键词在必应国际版图片搜索里一击即中,用的关键词是“Jorge Enrique Abello + home”,出来的是张高清图片,甚至能看清相框里文章的标题,于是我就顺便搜了一下,2000年的文章(EL EXTRAÑO CASO DEL DR. MENDOZA Y EL SR. ABELLO)居然还能被找到!!!那篇东西把JEA本人和Armando这个角色类比《化身博士》里的Dr. Jekyll和Mr. Hyde。JEA不是Armando那种人,但Armando就像是JEA内心深处沉睡的魔鬼,因为角色需要,演员不得不唤醒那个东西。这是一个黑与白的纠结,是人性的较量。《化身博士》有一句很经典的评价“这个貌似荒诞无稽的故事,其实蕴含了最深刻的人性命题:人,到底是黑白分明,一成不变的非善即恶,还是既善亦恶,时善时恶?”但万幸的是Armando不是Mr. Hyde,所以他不只有死路一条,JEA也不是Dr. Jekyll,他没有那么被动无奈。在编剧和JEA的努力之下,他们定将成功感化拯救Armando。

粉丝在大家眼中通常是不怎么好的存在,觉得他们就只会在那里花痴,花钱干一些毫无意义的事,又或者即便不花钱,也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做无用功。我觉得这些年来我的粉丝生涯除了付出以外,我的确得到了一些影响我一辈子的信条。比如说认真,比如说敬业,也比如说坚持。我的初中老师说那个时候我就很认真,但是我没多大感觉。当我成为了粉丝以后,我真的非常认真。因为我粉的偶像他们也很认真。只不过我们的认真用在不同的事上而已。我曾经说过,如果某一天我能把用在偶像上的认真用在我的生活上、用在我的工作上,我将非常厉害。后来我还真这么干了!在减肥、跑步、运动这些事上,我的认真,几乎可以这么说,超乎了我的想象。连我自己都不敢想象就更不用说别人会多惊讶。在工作上,我的确也把认真发挥到了极致,所以逼出了领导那句“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可以做一行专一行,无论做什么都能把那做好”。除了认真,这其实还有敬业。敬业也是我从偶像那里学回来的,他们让我感动了,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不好好学呢?!至于最后的坚持,好像不来源于我的偶像,但是如果他们把认真和敬业合在一起,坚持是理所当然的。是他们让我要求自己,一定要多读书,读各种各样的书,享受书里的故事、享受书本的油墨香、享受书带给我的知识;是他们让我坚定了人活着就得运动,运动是快乐的,要抱着have fun的心态去拥抱,当然期间遇到的很多可能会让你有死去活来的感觉,但只要这次搞不死我,下次我就会变得更强;是他们让我明白到必须多观察、多思考、多学习,世事无常,谁知道下一秒钟你会有什么新任务,至少要做到怀才不遇。

感谢过去这么多年来给我力量、给我快乐的偶像们!排名不分先后,但是从时间顺序上说,先是Jorge Enrique Abello,然后是José Alberto Rodriguez,最后是Aamir Khan。

2021-03
27

米叔也中招了

By xrspook @ 18:37:54 归类于: 烂日记

前段时间听说Ranbir新冠确诊,前两天连米叔也新冠确诊了。这让我有点惊讶。同时让我觉得印度的新冠疫情的确到了一种比较水深火热的程度。因为不仅仅是穷人,现在有钱人也这样。当然,新冠这种东西跟有钱没钱没什么关系,新冠病毒对众生是非常平等的,只要有同样的感染机会,它们就会毫不留情地让所有人中招。印度还有什么名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我们不知道,对于中国人来说,可能大家对米叔的熟悉程度比对他们的总理莫迪还要高。莫迪应该是不会感染新冠的吧,但即便莫迪感染了,媒体也不一定会报道。

米叔为什么会感染新冠呢?一定程度上我觉得估计他又开始留胡子了,因为不需要出去见人,也就没必要修得那么精细,而且他又是那种络腮胡子的人,一旦有那种类型的胡子,口罩的封闭能力就会大大下降。名人外出通常都不会佩戴普通的医用口罩,他们或许会佩戴N95口罩,但更多时候只是会带一些看上去物料更偏向于编织物,主要以美观为主的那种口罩。即便你戴的是N95口罩,但是满脸的胡子也会影响N95口罩的过滤效率,如果你带的甚至不是医用口罩,而只是普通的织物口罩,更加不具备任何的防护效果。口罩是一个必须的手段,但是如果只是把口罩戴好,却没有对口罩进行恰当处理,比如说没有用完就丢弃掉,又或者没有经过灭菌处理继续反复佩戴,口罩戴没戴没啥区别。

印度人会洗手,但在很多场合他们不会用流动的水去洗手。因为在某些地区,他们是缺水的。无论在影视作品还是现实生活中,他们现在很多地方的洗手纯粹只是洗掉手上的脏东西。洗手的时候一个罐子倒水,一个水盆接水。这种洗手方式对新冠病毒来说有跟没有完全没有区别。所以如果不是有疫苗的保护,如果不是有群体免疫。要在世界范围内的贫困地区防范新冠实在太难了,尤其是如果新冠病毒已经存在,他们身边已经有了新冠病人以后。

印度人的主食主要有饼和饭,但无论是哪一种,他们用餐都是用手的。用手吃饼又或者用手抓饭这两种方式意味着那个主食不可能很热。那个东西不会是生的,但是因为要用手去抓,所以这就意味着烹调之后肯定会过一段时间才开始吃。新冠病毒对热很敏感,但是如果在手没有洗干净的情况下抓食物就大大增加了染病的风险。如果他们进食的时候有用餐,情况会好那么一点点吗?要知道,在印度的大家小巷,如果要吃那些小吃,商家通常会用报纸之类的东西为你打包。报纸意味着什么呢?可能那东西已经被无数人触摸过。上面的油墨再加上滚烫的油炸食物,最终会产生些什么?想想都会让人觉得很恐慌。一个外国人几乎可以这么说,在印度跟当地人同吃同喝的话,他们的肠胃必定受不了,又或者说在短时间内一定会很遭罪。或许当他们生活了一段时间,他们的机体也变得百毒不侵以后情况会好一些。正如一开始所说,新冠病毒这种东西是一视同仁的,哪怕你有强的体质,只要你是人类你就会中招。

如果不是有新冠疫情,米叔印度版的《阿甘正传》去年底就该上映了,现在他又碰上了这种事,很难说今年底他的电影还能不能上映。世事无常啊~

2020-05
31

过去的古惑仔

By xrspook @ 23:59:1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要完全意外的情况下,我看了一部香港电影,名叫《旺角卡门》。理论上我应该很熟悉这部电影才对,因为里面张学友的表情包被铺天盖地地用过无数次了。从名字看来,我感觉那应该是王家卫的作品,这个导演到底长什么样,他具体有什么作品,我说不出来,但总的来说,他的作品总跟别人有些不一样。之前我看过表情包相关的那一段视频,但全片我没看过,也不知道里面居然众星云集。刘德华、张曼玉、张学友、万梓良。昨晚我看片子的时候觉得这部片子实在太怀旧了,而且怀旧得太真实了。看《阿飞正传》的时候,我觉得那应该是一部怀旧的电影,拍摄的年代并不是电影里故事所处的年代。但旺角卡门不是,旺角卡门是1988年的电影,所以里面的那些东西大概就真的是1988年的状况。在我的印象之中。90年代的香港大概就是那个样子。看到《旺角卡门》里面的刘德华,我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古拉姆》里的米叔。《古拉姆》里面的米叔最后得救了,但是刘德华跟张学友这对大哥小弟最终挂掉了。一开始我就隐隐觉得,他们只有挂掉这条路。如果最终张学友能走上正路,刘德华不一定非得挂掉,因为他跟张曼玉好在一起是所有人期待的东西。但张学友无药可救,作为他的大哥,刘德华也必须一起死。

香港黑社会题材的电影屡见不鲜,甚至可以说,那是全世界出产黑社会电影最多的地方。黑社会电影里面的古惑仔根本不拿警察当一回事。他们有他们的法则,有他们的手段,最巅峰香港古惑仔电影必须点名郑伊健、陈小春。其他地方的古惑仔电影也不是没有,但是,对我来说,是香港的古惑仔电影让我知道了黑帮的存在。有时我甚至分不清那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在我生活的地方根本没见识过那些东西。大概黑帮这种事,在哪里都会有。还记得,看《再见古惑仔》的时候,我为那部电影流泪了,而昨天晚上,看完《旺角卡门》以后,我也是各种沉重,甚至有点压抑。他们走上那条路。有他们个人的选择,但更多的是生活的无奈。《古拉姆》里面的那个女律师是一个拯救的角色,当然,最主要的蜕变还是在于男主角本身,但是,在香港的古惑仔电影里,基本上是不存在这种最终的蜕变。有时他们的确想改变,的确想逃离那个圈子,但除了死亡,他们毫无其它可选的解脱。

我不太了解过去几十年的香港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黑帮非常猖獗吗?一向如此?通常情况下,电影反映的是现实生活,当然,里面肯定会有夸张的成分。现在的黑帮电影算是少了一些,大概是因为现在也不怎么批准拍这种电影吧,即便拍好了,大陆这边估计也不会让你上映。我读初中,还是少年的时候,很喜欢偷偷地看古惑仔电影,觉得那很帅。现在的年轻人必定也有同样渴望。过去他们只能在游戏上对这种东西模仿崇拜,但现在因为某些人甚至是某些国家的故意煽动,他们走上了街头,做那些估计他们根本就没考虑过到底自己在做什么的事。这让我想起了香港电视台从前有一个叫做生命无take two的广告,但这个广告好久都没播过了,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广告,肯定是因为那个时候香港需要朝这个方向正确引导。

不懂得珍惜不懂得爱,就为了一些根本说不上是什么的理由献上自己的生命,这叫鲁莽。

2019-03
29

米叔又减肥了

By xrspook @ 11:38:55 归类于: 烂日记

前两天米叔参加了一个减肥时饮食相关书籍的发布会,我觉得这个让他去代言实在太合理了,虽然书本的作者不是他又或者他其实跟书本作者写的那些东西没有关系,但是在减肥方面,我觉得他可以去做代言。那个消息里面提到他前两周已经减掉了3.5公斤。

3.5公斤如果都是脂肪,那是一个什么概念呢?1公斤脂肪等于要消耗7700大卡。如果我们把那3.5公斤都计算为脂肪的话,就是每天要逆天地负收入1925大卡。对一个普通男性来说,一天的正常消耗大概是2200大卡。如果纯粹从数字上计算的话,基本等于他每天就只是喝水和吃风,就像《摩诃婆罗多》里面提到的那些苦行者一样。但实际上肯定不是这么回事,要减重,尤其是减肥,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是不能让自己饿着,因为饿了就意味着身体发出了抗议的信号,接下来就是基础代谢自动降频,于是无论你少吃多少你的负收入还是会减少,于是你的减重效果就会降低,甚至进入平台期又或者甚至体重反弹。

所以,这1900大卡应该如何分布呢?我觉得从食物调整上减少300-500大卡是可以做到的,因为消息里也提到这次减重米叔的营养师建议他采用素食的方式,因为这次减重他不需要保持太多的肌肉或者为肌肉造型,跟拍摄Dangal的时候需要塑造线条分明的硕大肌肉有明显区别,所以那次他是吃荤的,而这次他是吃素的。通过饮食调整,他每天的收入比他正常的情况下500大卡,那么就还剩下1400大卡需要攻克。

运动消耗1400大卡是个什么概念呢?通常来说,我跟随视频去完成的那些号称1000大卡的运动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那些运动通常包括了高强度间歇、力量训练以及核心运动当然还包括了之前之后的热身和冷身。虽然视频号称那可以消耗1000大卡,但实际上可能你要打个折,所以要达到1000大卡的话可能需要两个小时。那些视频通常都会提醒你做这种1000大卡的运动不能每天都做,如果你觉得感觉良好,你可以一周做两遍。所以,1000大卡的消耗如果按照那些运动消耗的卡路里计算每天大概需要投入三小时,但实际上,每个人的具体消耗跟各自的身体因素有很大关系。如果你本身肌肉含量很多,而且你又做得很卖力,可能两个小时就能达到别人三个小时的效果。

就我自己而言,通常我跑完10公里,大概一个小时多一点。软件显示我的消耗大概是550大卡,前提是我的体重是57公斤左右,平均心率大概是最大心率的85%。就燃烧脂肪的效率来说,这样的心率不是最好的,但就提升心肺功能来说这相当不错。如果米叔的体重比我多20公斤,那么同样的85%最大心率一个小时下来他的消耗估计会比我多200大卡。简单计算,他每天跑个两小时就可以了,但显然这样非常不合理。若不是跑步狂热分子,每天跑两个小时这种事大概不会坚持得了一周。即便你真的挺过了一个星期,估计身体也会出现各种毛病,可能是膝盖问题,可能是跟腱问题,可能是足底筋膜问题……对一个不是跑步神经病来说,每天跑一个小时是有点痛苦的事情,但是如果把每天的运动拆分为半个小时的跑步,一个小时的游泳以及一个小时的力量训练或者其他训练倒还可以坚持下来。作为跑步和游泳交换的项目可以是骑车。就1400大卡的分布来说,其实也不算太变态,但我觉得最变态的是你每天都要干,没有歇息。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人也会腻。一个普通人要上班,要过日子,怎么可能每天都抽出三个小时干这种事呢?我们暂且不说如何凑齐这三小时运动所需要的各种器材。所以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我们把米叔这次需要运动消耗的东西减半,相对而言就比较合理了。那么他用两个星期减掉3.5公斤,我们一个月内就能搞定。普通人没有那么严格的时间要求,我们当然也没必要那么变态地强迫在短时间内虐自己。

当别人真的做到的时候,别跟我说什么可能不可能又或者别人大概是用了什么作弊的手段,如果你觉得不服,你也去可以去亲身体验一下。当然,如果你本来就是一个瘦子的话,你得先进行增肥这一步。

2019-01
19

打钉

By xrspook @ 16:52:48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把《摔跤吧!爸爸》和《印度暴徒》的两张签名海报都放到了新买的黑色相框里。相框很便宜,两个加起来才32块钱不到,这是两个A3大小的相框,这么大又这么便宜,质量肯定一般般。正面总的来说还过得去,但问题是背面,尤其是用来挂起来的装置显得非常不靠谱。送的那些挂钉感觉还可以,但是相框上那个用来挂的铁片显然感觉非常柔弱,跟我在宜家家私买的那些相框的那个固定装置的质量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因为那个东西软绵绵,所以我觉得只靠一个根本不足以承受得了根本不算很重的相框。因为一个做不到,所以我也就只能平行打两组钉,但家里没有平衡尺,所以我就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打。最终呢,还是有一点点歪,这是不能避免的。

那些钉,我打在书柜门的木框架上。好长一段时间,我家里都没打过钉,我妈不允许我打钉,但后来,在木柜上打钉或上螺丝变得越来越多。我妈实在管不了我干这个了。现在那两张海报正挂在我床脚上方书柜门的最上处。的确,黑色框显得庄重,但也有点那个的意思。相比于之前我已经挂在衣柜门上的白色相框,那两个黑色相对而言看上去没那么文艺,同时也有点怪怪的感觉。

昨晚的两个相框虽然我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装上去,但现在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太稳当。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是我去找一些免钉胶回来,贴在相框的边上,然后直接贴在书柜门,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掉下来。文艺一点的做法是我用某些东西代替,现在,那是个非常柔弱的相框悬挂铁片,但用什么东西替代那个,暂时我还没想好,估计得去搜索一下。

因为悬挂的钉我打得很高,所以昨晚第一次在那个地方打钉的时候我很痛苦。感觉敲了很多下才终于把钉敲进去,而且还没能做到让钉子和塑料齐平。但当我打到第四组的时候,显然我已经能做得又快又好。因为我已经能把握住那个力度,一开始的时候我在担心书柜门上的玻璃会不会因为震动太大出状况。但到最后一组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忧虑。每一下下锤子都能明显地看到钉子又往木头里钻。所以感觉到第四组的时候,只需几下就就能把东西装好。那个塑料的装置上有三根钉,钉钉角度是不一样的,所以实际上要把那三个都打到木头里,实际上锤子不应该垂直于那个装置动力,而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分别打三根钉子。之所以第一组钉我打得那么痛苦,是因为我是垂直用力的,当我打第四组的时候,我知道三根钉子我得在三个不同的倾斜角度用力。这种事情做过一次以后显然我就有经验了。于是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第一次打的时候我打到手酸,进度也很慢,但到第四次到时候情况完全改变。其实如果只要我细心一点,在打钉子之前,先观察一下那个装置再动手,可能前面三组我就不需要走弯路了。从小到大,其实我也没看过别人打过多少钉。我尤其没见过别人打我昨天用来挂相框的那种钉。所以,最后我能在几分钟之内发现规律且掌握技巧,已经算很可以了。

第一次真好玩。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