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
25

死了之后

By xrspook @ 14:39:24 归类于: 烂日记

今晚看了一部《寻梦环游记》直接把我的眼睛哭肿了,鼻子变得完全塞住,只能用口去呼吸。里面说到如果活人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人记得你了,你就会从死人的世界里消失。如果女儿忘记了爸爸,而家里活着的人除了女儿以外都不知道有爸爸的存在,即便女儿死了,爸爸也再也不能在阴间和女儿相会,因为在女儿死去之前已经没有人怀念爸爸了,爸爸会在阴间灰飞烟灭。因为墨西哥人有这种传统思想,所以他们会在家里设灵堂,供奉他们,那么即便他们不能继续在阳间相聚也能在阴间重逢。家庭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无论在人活着的时候还是死去之后。没有家人惦记的人活着的时候落魄,死了以后也照样孤单。墨西哥是个神奇的国度,在外国人眼中有点忌讳的死亡在他们眼里有另外的见解。对中国人来说有点邪门的清明节到处都在播哀乐,从小我们就被教育不能在那些时候和场合里嘻嘻哈哈,要严肃,即便没有感情哭不出眼泪也要不能表现得太高兴。不知道香这种东西是谁发明的,如果香一开始就是被用作祭祀,用作制造气氛的话,大概那东西就是为了完全不在状态哭不出来的人来点假惺惺的泪水吧。但墨西哥人的亡灵节不一样,他们觉得那是一个大party,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就像七月初七牛郎织女在鹊桥一年一度相会一样,亡灵节对墨西哥人来说就是一年一度他们死去的亲人归来和大家团聚的日子。不恐怖、很温馨,那代表的是满满的爱,是活着的人对死去的人的思念,也是死去的人对活着的人的关怀。家人就是无论你曾经做错过什么都会包容你的那些。

世界上估计没有哪个国家的人能把死看得像墨西哥人那样。我们这些外国人理解死通常都是带有点恐怖气氛的,没有人会高兴地把死人相关的东西挂在嘴边。在中国的文化里,如果活着的时候做了坏事,死了以后就有十八层地狱等着他。在某些西方文化里,活着的时候如果做了很多善事死后就可以升天堂。地狱也好,天堂也好,都是个分类,把好人放这边,把坏人放那边,家里不可能全是好人,所以按照这个逻辑,家人就要骨肉分离了。这样真的好吗?当然,中国也有投胎转世的说法,于是生和死就不是两个状态了,情况就变成了死只是生与生之间的一个过渡。小的时候我有时会想,死了以后我会投胎做什么呢?是继续做人还是成为了其它动物?如果成为了其它动物,我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呢?从窝心的角度考虑,我还是比较喜欢墨西哥人看待死的方法。

中国人很重视家庭,印度人很重视家庭,墨西哥人也很重视家庭。我不知道印度人和墨西哥人的重视还能持续多久,反正在中国我觉得这种东西在渐渐地变得疏远、淡漠,我不希望这样,但这又的确发生在我身边,甚至在我自己身上。

我死了以后会有谁记着我呢?

2016-08
19

为什么偏偏是你

By xrspook @ 13:31:26 归类于: 烂日记

命运是什么东西?多年以前,ADR有参加奥运会的资格,但墨西哥却因为财政原因,没有派出一个摔跤运动员参加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那个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16年以后,当印度某个女摔跤手也得到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但却遇到了巴西这个鬼地方,去到巴西染上寨卡,然后在16强赛就被早早淘汰,那又是一个什么滋味?如果ADR的国籍不是墨西哥,而是其它一个随便什么国家,哪怕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或许他就已经参加奥运会了,至于得不到名次,那是另一回事。毕竟,他在世青赛拿过奖牌,经常是泛美比赛的冠军。但墨西哥这个鬼地方却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天意弄人,为什么可以这么残忍?

不知道除了那年以外,墨西哥在之前之后的日子有没有派运动员去参加奥运会世锦赛世界杯之类的摔跤比赛,还是说他们觉得他们的摔跤队太弱爆了,直接放弃。那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要把那一帮国家队成员集中在一起长期的进行训练呢!如果连送出去比赛的钱都没有的话,那么之前那些训练费用也直接不出得了。这个经历让我想起我妈,初中毕业的时候,她有能力考取高中甚至大学之类,但外公却告诉她,家里环境不好,你不要读高中了,去读中专吧,因为高中需要给学费,但中专却是免费的,而且还会给你一些补贴(中专比高中难考)。也没有说梦想不梦想,反正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我妈不能继续她本该可以继续的学业。话题一转,我们回到摔跤上。从小到大进行训练,就是为了某一天能站在奥运会的领奖台上,好不容易有这个展示的机会,但却挂在了巴西或者说南美洲肆虐的寨卡病毒上。这分明就是玩弄人啊啊啊!为什么别人就没中招,偏偏就选择了你?那个蚊子跟你有仇啊!在巴西奥运开始前,我曾经想过在那个在卡病毒横行那么恐怖的地方,多国运动员都去那里,他们都可以安全健康地离开吗?到底是荣誉重要还是健康重要?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如此危机四伏的地方举行全世界人民的盛宴奥运会?对于一个女运动员来说,26岁,应该是最巅峰的时期,再往后,那就是年轻人的世界了,而且那是一个印度的女性,到那个年龄,也差不多该结婚生孩子,呆在家里了。当然也有一些例外,她们结婚生子以后还会复出,但毕竟那是极少数。我觉得Babita没有输给她的对手,而是输给了老天爷给她的命运,为什么寨卡会发生在她身上?才到巴西多少天?里奥运会比赛才多少天?在那么紧迫的时候染上那个东西,真TM是老天爷给她最大的玩笑。情况就像孙杨那样,当他200米获得冠军以后,人人都会期待他1500米的表现,但偏偏就在他赢得了200米冠军以后,他开始发高烧,结果1500米预赛就已经被淘汰,这又能怪谁?如果运动员到了大赛的时候才受伤生病之类的,一定程度上是TA个人没有准备好,但另一方面如果客观因素没有那么恶劣的话,大概不会那么悲催。

用竞技的心态去迎接比赛,当然会用尽一切所能让自己表现得最好,但有些东西你无法避免,比如说无法阻止大姨妈的到来。你也无法预测到为什么会那么不好彩,你偏偏在比赛前几天生病感冒了。那些阻碍你的东西肯定不是好事,但如果那些都克服了,你必定会变得更强大。

2015-06
4

歌舞又怎么了

By xrspook @ 13:07:14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要永远抱怨某些。比如说在豆瓣的评论里,凡是遇到香港杜汶泽的电影都要毫不犹豫地差评,比如说凡是遇到印度电影就要吐槽里面为什么一定得有歌舞片段。其实,杜汶泽的电影又怎么了?如果你实在不喜欢,别看可以吗?印度宝莱坞的电影又怎么了,难道大家就不觉得他们的歌舞片段是他们的特色所在?情况就跟香港爱情片喜欢把一个亲亲过程无限拉长,情况就跟天朝电影有超长的两人常对白一样。还有哪国的电影的歌舞片段能堪比印度片的优秀?可能我孤陋寡闻,但我真心觉得没有。有一些舞台剧可以达到那个水平,但那是舞台剧啊!是在剧场表演的啊!是小众的啊!如果你要去看舞台剧,你会为突然爆出的歌舞片段而烦心吐槽吗?估计不会!你还会喜欢那些东西。同理可证,为什么要吐槽印度电影里的歌舞片段?可以感知,那是他们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得对别人的文化尊重,情况跟我们得尊重戴面具的墨西哥摔角手一样。不要再很傻很天真地抱怨为什么有些墨西哥摔角手那么帅也要戴面具遮遮掩掩,为什么明明电影里讲的是很严肃的印度话题却仍要有欢乐的歌舞片段了好吗!这不代表你非常正义凛然、客观公正,这只代表你很无知。世界上没有完美,那些经常抱怨的人自己也是个问题集合体,既然如此,为何老是把不满发泄抱怨在别人那里呢?

昨晚我又看了部印度电影——《灵魂奔跑者》。谢天谢地,这次的中文名称算是靠谱了,没有用很贬义的词语。但之所以这样我觉得不是因为天朝的翻译终于良心发现,而是因为这部电影没有在中国公演,我是下载720p视频看的,字幕是某个字幕组的作品。无论哪个字幕组都不会故意把外国影视作品的名字整得很低俗,因为字幕组有竞争,一个看上去都很有问题的片名怎么会引起大家的兴趣,更重要的是,低俗的片名直接就代表了某个字幕组的水平很有问题,所以,大家都不会那么干。做过自愿没有收入的字幕相关制作的人都会知道,整有水平的原创字幕非常困难,谁也不会让自己的心血打水漂。

近期我看过3部印度电影,片子都挺长,每一部我都觉得很被打动。至今我没看过一部让我觉得很烂的宝莱坞电影,但好莱坞的烂片太多了好吗。不过我也明白,这是概率问题,我看的印度片不多,能被我看到的电影大多是很经典且口碑很好的,我觉得很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好莱坞的电影不同,因为接触的时间长了,很多时候我们是冲着某个明星去看某部片的,而这种事情导致的最终结果大都会很囧。一个明星的精彩演出可以让一部电影生色不少,但一个明星不能拯救一部除了TA以外其它都很一般的电影。在看那三部印度电影之前,我完全都不知道电影里有什么大牌,印度的明星我一窍不通,但这完全不影响我看电影,印度语不是问题,反正有字幕。我觉得上学最好的收获就是让我们学会了认字,于是我们的世界就可以从眼前的那么一丁点扩展到无限大。不敢想象小学时要我边看字幕边看视频那得有多费劲,现在我觉得,看字幕那是条件反射的事,即便看天朝或香港电影我也会不自觉地看字幕,不是因为我听不懂,而是那就是我看影视作品的习惯。所以,当我看到CCAV播新闻的时候居然没有字幕我就会觉得他们很没有良心!他们有没有考虑过失聪人事的感受呢!!!他们可是CCAV在,在天朝他们就是权威好吗!

据说今天傍晚会有雷阵雨,真的吗?

归档:2015-06-04 摔角·血性(上)。

2015-06-04_stamp01

2015-06-04_stamp02

2015-06-04_stamp03

2015-06-04_stamp04

2015-06-04_stamp05

2015-06
1

不恶心

By xrspook @ 13:25:31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会惊讶自己为什么明明很恶心的东西我却觉得仍可以接受?比如说,数分钟前我看到窗台上有一只死苍蝇,苍蝇附近有一些在蠕动的东西,从颜色看来不像蚂蚁。靠近一看,触目惊心!尼玛的一堆俎!显然,它们都是死去苍蝇的baby们,恨不得把那些东西都灭掉,但我用什么灭呢?没有点火器不能烧。我想都没想过要去拿杀虫水,因为碰那些东西会连我也沾上化学药剂。我就让那些东西继续在那里,走开了。理论上说,如果那些小不点不把它们的妈妈吃掉了,方圆几米之内它们不会找到食物,自然会饿死。难道我就那么残忍希望看着它们饿死?我木有想那么多啦,只是不想碰那些看着就恶心的东西。只要不整到我身上,它们该怎么活就怎么活。没有尖叫,没有兴奋,没有非常明显的厌恶感,只是知道有那么回事,几秒后就忘记了,继续做我要做的事。我就是这样的人,没上心的东西根本不会在大脑里留下什么痕迹。

今早搭130公交车,路过天河科技街,看着一女的正在遛她的小短腿狗,那种狗的外号叫做“电臀之王”,但无论如何我都想不起品种的名字叫什么,很用力地想了半天都没想到。直到在围脖上看到网友们duang一些其它品种的狗和哈士奇杂交后的奇葩图我才终于看到了今早我遇到的那狗的名字——柯基!

近期看了不少关于性工作者的影视作品,大多是电影,其中一部是纪录片。泰国的、孟加拉的,香港的,墨西哥的等等。一方面,我同情她们,另一方面,我觉得她们并不觉得们她的工作如我们想象中的不堪。跟普通人热爱普通的工作一样,她们其中的一些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快乐。她们之中的很多几乎没有接受过教育,因为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非常低,传统的原因,贫穷的原因让她们几乎没有当妓女以外的谋生出路。她们可能也有男朋友甚至老公,但她们还继续从事性工作。在《妓女的荣耀》那部纪录片里,我最同情的是孟加拉贫民窟妓院里的她们,我觉得最牛哄哄的是墨西哥红灯区的她们。纪录片里,墨西哥的妓女简直碉堡了!虽然从事的是服务型行业,但她们的界限和看钱干事的风格简直就是雷厉风行,于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ADR在某个shoot interview里说,墨西哥的妓女都很厉害,他不敢碰,因为她们会切掉他的蛋蛋。的确,墨西哥的妓女很神,但你若规规矩矩,她们不会随便发疯。纪录片里有一个墨西哥的老妓女谈起她风光无限好的过去,那简直就是骄傲啊亲!通常来说,开干最经典的模式无非是献上洞洞,但她却居然说起了如果她们不想干,可以通过某些“技巧”不献上洞洞,而她们的客人却不知晓。卖肉的居然也能作弊,当时我就震惊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妓女处在一个很被动的地位,殊不知……看过这些影视作品后,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我受过高等教育,我可以有梦想,我有份一般般的工作,我不需要为了生存而出卖肉体,不用担心过了今天明天该怎么办。如果可以选择,妓女们仍会当妓女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妓女不是很坏很坏的东西?大概是我看《鹿鼎记》以后吧(小学六年级)。

2014-12
8

Berto不哭

By xrspook @ 16:52:15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2011年的SummerSlam,直播时段里我的摔迷网友们在讨论组里嚷嚷说ADR成了WWEC!ADR成了WWEC!ADR成了WWEC!一开始我是怎么都不信,因为他有太多次MITB差点兑换失败的经历了。他会用好MITB成为WWEC的,但我觉得不是在WWE的四大PPV之一的SummerSlam。随后,他们发来了各种截图,好吧,真的!SummerSlam上CM Punk战胜了John Cena,Kevin Nash出来偷袭,ADR只用了一个Enzuigiri就把已经被Nash摔晕了的Punk搞定,成为WWEC。好一个土豪方式!虽然Kevin Nash和Alberto Del Rio不是一路的,但给人的感觉肯定是ADR收买了Nash(剧情上)。拿到MITB的人就意味着要用“不光彩”的方式成为顶级冠军,起码到2011年为止Mony in The Bank这玩意的成功兑换率还是挺高的,比那个神马赢得了Royal Rumble能在WrestleMania上赢得顶级头衔的几率高。那时,没有人质疑过ADR会成为WWEC,但我和很多人都觉得,这会不会太快了呢???毕竟才过去几个月的WrestleMania XXVII上Edge的豪胜和之后的劳斯莱斯毁灭性破坏实在太打击这个叫做ADR的角色了。我觉得ADR还没ready,他当时debut还不满一年呢!(他是2010年SummerSlam那一周的Smackdown录影里debut的)

今天(2014-12-07 Guerra de Titanes),El Patrón Alberto成为了AAA的Megacampeón!这也很快,因为El Patrón是TripleMania XXII才正式回到AAA擂台的,那一天是2014-08-17,呵呵呵,和今年WWE的SummerSlam在同一天!然后呢,他和前任Megacampeón对上是在2014-09-14的Ring & Rock StAAArs上,虽然那只是一个后台偷袭录像。说到真正和Texano Jr.斩钉截铁地挑战争夺Megacampeón是在2014-10-12的Heros Inmortales VIII。可以这么理解,9月中旬已经埋下伏笔,虽然大戏在10月中旬才开始精彩上演。约3个月后,在2014年AAA最后一个大型show(iPPV?)Guerra de Titanes上,El Patrón终于战胜Texano Jr.(两人都红了一大片,要这么拼么?红上瘾了吗?!!!)成为了Megacampeón。Heros Inmortales VIII和Guerra de Titanes之间有2个电视录影的show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是2014-11-17 León,一个是2014-11-28 Ciudad de Mexico。前者是因为El Patrón说他职业生涯(摔角手)15年里第一次被弄得那般头破血流(恐怖片状),后者是因为Ricardo Rodriguez参加了客串报幕!还有一些house show,但因为不是电视录影,所以AAA的官网没有详细写出,我也不好说到底是怎么着。AAA show的这些奇怪的名字我至今没能好好记住,几乎每次都是靠Ctrl+C和Ctrl+V搞出来的,符合发音规则,但重音符号很麻烦,必须切换到西语输入法。就在刚才我想出了一个不错的替代方法——在Google拼音的自定义词典里设定:ia=á,ie=é,ii=í,io=ó,iu=ú,中文输入法下要输出原始双字母按回车,要输出自定义词典字符串按空格。马勒隔壁,我扯远了!AAA用了3个月的时候慢慢铺垫El Patrón从回归到成为联盟的新重量级face Megacampeón,这和WWE多年来对待Alberto Del Rio这个角色都是突发奇想就给他一个冠军(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突然就来了!比如说2011年的SummerSlam[第一次成为WWEC]以及2013-01-08录影的Smackdown[第一次成为WHC]),觉得观众好像不怎么受就把冠军给剥夺(比如说2011年的Night of Champions)。José Alberto Rodríguez之所以肯放弃在墨西哥已经拥有的一切去米国发展是他觉得WWE给他plan好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前程,但正如5年后他在AAA TripleMania XXII上所说,歧视这个魔鬼不在乎你的性别、种族、年龄、也不在乎你是否富有,反正就是不喜欢,看你不顺眼,就讽刺你、打压你、嘲笑你、玩弄你,最高的境界是不理你!

出生于1977-05-25的José Alberto Rodríguez是个典型的双子。在WWE的时候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观众/粉丝都觉得他是天生的坏蛋,没救了那种,怎么可以让他当babyface,他自己和我们都觉得相当别扭。他自己和我们都觉得当正派是纠情的。但因为某些原因被WWE解雇,回到墨西哥,回到老家San Luis Potosí重新开始突然间一切又仿佛觉得这绝对就是técnico啊,毋庸置疑地!从未如此肯定,从未条件反射地觉得理直气壮。在WWE,你是抢饭碗的土豪墨北,但在墨西哥,你是泡过咸水回来的高端大气amigo。就摔角表演而言,Alberto有多少招,我懂的,好歹我也读他招多年了,做过的gif何止上百,他从来都不是在摔角表演时故意有所保留的人。当反派最终要被打趴也好,当正派被反派合伙狂虐也好。在WWE反派的时候,最好玩的是那些秀逗傲娇的模仿;在AAA正派的时候,有时你能从肢体语言里感受到那种他当反派时埋藏得很深的正气与骄傲,这到底是什么?我说不上来,但感觉是那样,别不把女人的直觉当回事←_←|||。

囊中之物,是你的就是你的,Berto不哭~ 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失落伤心注定不会再上演了!

PS:泥萌不觉得最后一句有点面熟?AUV,那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著作《百年孤独》最有一句的变体啊啊啊(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南海出版公司,2011年6月第1版第1次印刷,P360)!!!

2014-08-17 TripleMania XXII

2014-08-17 TripleMania XXII

2014-10-12 Heros Inmortales VIII

2014-10-12 Heros Inmortales VIII

2014-11-17 AAA León

2014-11-17 AAA León

2014-11-28 AAA Ciudad de México

2014-11-28 AAA Ciudad de México

2014-12-07 Guerra de Titanes

2014-12-07 Guerra de Titanes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