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2

不再

By xrspook @ 18:21:24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办完外婆的事以后我就极少去前进路的家乐福了,今天去的时候感觉就像我很久都没去过。虽然那些东西还是老样子,没多大区别,我还非常清楚我需要买的东西放在哪里,货架在什么地方。没去的时候,我的确觉得自己好久都没去了,大概一个多月都没去过,但是,当我在里面晃悠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好像那一直都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不曾离开。

过去的一年比较奇怪。当外婆还没请24小时保姆的时候,周六我们会在她家呆上一天,但自从有了保姆以后,我们都是周六吃过午饭就走了。这样的区别就在于一年多以前我们去完家乐福还会回外婆家,还得操心晚餐。但自从有了保姆以后,我们的行程就变成了去完家乐福就直接回家或者去别的地方。就时间来说,这样的确省了不少,但在我心目中,这样的仪式感好像差了一大截。外婆家就我来说周六无论中午或下午去了什么地方,晚上还是得回去吃饭,但是没有了晚饭那个操作以后,再也不需要那样了。理论上更自由,但实际上这只会让我的安排更加散漫。没有逼迫就没有效率。时间太自由了,很多时候你就会做一些不必要、浪费时间的事情。

我还记得那些下午我和我妈去完家乐福,然后我一个人再去信和好又多,富力海珠城,又或者江南新地,广百新一城的日子。我不一定要到那些地方消费,又或者我有很明确的购买目标。我随心所欲的在那些地方瞎逛,看到什么合适的就入手。但现在这些瞎逛都不复存在了,因为我一个人显然不会那么闲搭个车去那边区域逛,但如果和我妈在一起的,她肯定不会答应跟我在那里万无目的。那些本来在家附近的娱乐场所现在感觉都离我很远,因为那里再也没有家。

每次路过南园大街以前外婆住的那个公租房我都会多看两眼,至今那个房间还是空的,还没被分派出去。不知道要等多久,那里才会重新住人。

家这种东西对我来说真的不是有个房子就可以。房子本身的质量、房子所处地区的环境、以及房子周边的配套,这些都很重要。我这辈子都生活在广州市中心,虽然家并不安在核心商业区。有段时间会觉得自己家离那些有点远,但后来我意识到,即便再怎么远,我住的地方始终是市中心。交通发达到我可以搭乘公交去我想去的所有地方,而那些公交在正常运行时段顶多十分钟就有一辆。去过广州的非市中心以及在广州以外的地方生活过以后,我才意识到原来一直以来自己那么幸福。所以如果为了买个新房子要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肯定不干。因为对所生活地区的归属感远远大于我对那些新住宅的期望。我买得起那些房子,但我却不喜欢,为什么要花钱去买呢?难道就因为我买的起吗?情况就像我随便买得起奶茶、买得起车厘子,但是为什么我要去买那些东西呢?

我需要,比我可以要重要。

2018-06
15

就为了个614

By xrspook @ 10:12:44 归类于:烂日记

得多么不正常才会搭六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往返单位和广州,而且还要花费掉20块钱的路费,为的是去我平时都去的献血点献个400cc的全血。为什么要在昨天,我也不知道,但我之前就知道,6月份中旬的某一天是世界献血者日,在那一天的前后去献血广州血液中心除了平时的小礼品以外还有一个纪念章。那东西我之前一直不知道,去年大概是六月周末的某天去的时候偶尔碰到了。直到这个周一,我查看自己的照片才发现原来去年我是611去献血的。这段时间我的确在关注广州血液中心的公众号有没有新的消息。前天,终于看到他们614的宣传,因为614就是我之前所说的世界献血者日。而今年的614有点特别,因为同时也是俄罗斯世界杯的开赛日。血液中心的纪念章会在614到618期间发放。我明明可以今天下午去,或者可以端午假期去,为什么我非得挤在今天呢?因为我实在说不准再过一两天大姨妈会不会来。我必须赶在大姨妈之前。我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风险,因为如果去放血了,这次大姨妈什么时候来又会变得很难说。

昨天中午吃过午饭,我就自己搭车回广州了,611→广369→地铁5号线→地铁3号线。我的运气还算不错,因为每趟车之间的连接都没有等太久,尤其是611和广369之间,因为广369在非繁忙时段是30分钟才发一班车的。因为运气好,所以当我回到广州的时候居然还没到下午3点。昨天理论上是个普通工作日,但是体育西全血献血点的人很多,成分血采集的那里更加是已经预约满了。而之所以会这样,因为今天大家都知道昨天是那个日子,大概是昨天之前大家都从公众号上看到了那个消息,又或者在电视或报纸上看到了宣传。从前我没想过要冲着某一天去,但今年,我真的是这么干的。

我觉得自己来回答6个多小时的地铁公交车去献血已经很神经了,但是,在同一辆献血车上遇到了个大叔,他说他是韶关过来的。他以前一直这么干。那一刻,我立马觉得自己很渺小。

昨天鲜血时的自拍不是很顺利,出来的效果都不怎么好。一开始的时候血流得很快,我根本就不用抓放那个球,但后来可能越流越慢了,所以护士提醒我还是要抓一抓的。一个护士负责两个人,一个左手一个右手,明明是我先扎针开始的,但是我旁边的那个男的却比我快结束。如果我一开始我就一抓一放,他仍然会给我快吗?我觉得如果我真那样,我们两个顶多是旗鼓相当,但有个快慢也算是好事,因为两个同时结束护士会有点忙不过来。昨天很多人,但是手续却比平时多,虽然不需要填表,但是却居然要我们先测一下血压。虽然一直献血车上都有血压计和体重秤,但那个东西其实我从来没用过。因为前面要等好几个人,所以在我开始之前我已经喝了三杯温水。也大概因为这样,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我的血出得挺顺畅。坐了15分钟以后离开之前,我又拿了一包苏打饼。那是太平香葱味的苏打饼,跟我自己包里带的一模一样。在离开单位之前,我特意回去办公室把上个周末买的苏打饼干拆开,拿了其中一小包。印象之中,我习惯去的那个体育西献血车上没有过这种苏打饼,但是今天冥冥之中我们就撞上了。水喝得足够多,搞完以后边走边吃吃吃,所以昨天结束以后,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大概以前有感觉,是因为我回家的时候还得登六楼,但昨天我却不需要那个操作,只管在公交系统上站着坐着耗时间而已。

一年一度必须干的事情,终于按计划完成,很开心。想做的事就会去做,即便那看上去很逆天。既然我能做到,为什么不努力一下呢?!昨天下午请的假是三八节那半天,所以连假条都不用,直接口头就可以了。直接把你送去献血点,上班都可以免半天的时候,大概我反而要琢磨,因为那不是发自内心我想要的。

2016-07
24

勾起回忆

By xrspook @ 18:03:29 归类于:烂日记

现在一周七天里的大多数时候我都会语记来表述blog,然后传到电脑里再作修正,口说blog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一开始的时候这的确有点难,但现在逐渐平常了起来。相比于用键盘敲出自己的想法用口说更需要在之前就想好我要说的到底是什么。口说也有个不好的地方,遇到一些让我很激动的话题的时候我会非常容易失控,越说越激动。但话说回来,如果话题是无法让人激动的,人怎么会有欲望继续把这开展下去呢?!用“说”的方法写blog大概15分钟就能完成1000字+,如果顺利的话最多不会超过15分钟,但如果纯粹靠敲键盘这需要起码20分钟以上。敲键盘可以脱机,但需要配备的“设备”多,语记记录的话就只需手机和网络支持。不是任何场合你都可以想说就说,比如说在某些公共场所即便wifi很好但你还是不能随便开口便说,同理,即便手机具备OTG功能,你总不能随身带着键盘吧。我用手指在智能设备上按虚拟键盘输入的速度太慢,所以这里就完全不把抓机按键盘那种事拿来比较了。

今天一整天都没出门,本打算把中级职称表九里面的半年总结写了,但至今我没有开始。那些东西说难不难,但我在那些问题上拖延症却非常严重。昨天说好的做一个面包烤一个蛋糕蒸一个发糕和蒸一锅馒头我在下午3点多的时候完成了,早上起来8点多就开始做。最终面包和发糕的效果和前天的相比好一点,但实际上也应该被打入“失败”的行列。这到底是为什么?!之前从未遇到过的事情怎么在3天之内就让我遇到2回了???最后等待面包烤制的时候我就调闹钟睡觉了,面包好了以后我更加是直接把小风扇开到最大睡觉去,若不是天气预报的短信响起估计我还不会醒来。昨晚睡了接近10个小时,中午又睡了2个小时,今天没有额外做任何的运动,从前周日我会做个30分钟的普拉提,但近几周我都没有。在晚上该睡觉之前我计划起码要做个腹肌九步曲,但实际上也都忘了。周日对我来说成了彻底的休息日。

走在越秀区的老街道上,搭着公交车路过东山区的宿舍楼不知为何我觉得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我实际上跟那些东西实在没什么记忆的交集,我从未在那些地方开展过任何的故事。熟悉是因为那些景物挑起了我内心深处的很多,那些已经消失了、永远都找不回来的童年记忆。还没有解放路,外公拖着我的手领我搭14路车从前进路到海珠广场,然后走起义路一德路的骑楼底到达省中医院,因为我要去那里喷喉。喷喉这种事现在在最普通的社区医院估计也有(麻涌医院有),但当时,喷喉这种高大上我就只能在省中医院做。每次我都觉得走那段路很长,但又不得不走。现在不必这般了,可以搭车到解放南路站或惠福西路站,能少走一大截。现在的广州公交地铁已经很发达,线路多了,等车的频率也缩短了。有时我反而会觉得会不会因为这样人的运动也少了很多呢?我想外公了,也怀念小时候南边路的那个宿舍了。那个我生活了十年多的房子据说是1968年建的,后来又加建了一部分,我有记忆开始加建的部分已经存在。那种宿舍广州很多地方都有,建筑特征是楼梯在中间,有长长的走廊,通常4层,最多不超过6层。那些建筑是混合式结构,所以墙貌似是不能随便拆的。这种楼房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定会越来越少,到那时我该去哪里寻找我的归属感呢?

不想长大,我回缩成10岁不到的孩子了。

2008-08
16

有人售票

By xrspook @ 23:16:08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广州就开始无人售票公交车了,大概是我小学三年级之前吧。2001年以后,又有了个羊城通,广州城里终于缓解了一点零钱荒。当然啦,那些需要用老人证半票搭乘交通工具的准老人们还是需要储备大量零钱的。

今天从麻涌回广州,经历了一次有人售票的公交服务。售票员是个年轻的MM,可能比我还小。今天坐的是麻涌4号线,从麻涌漳澎到广州开发区。我从中途的麻涌车站(麻涌的一个大站,麻涌的很多,也许全部路线都停该站)上车,到开发区3元。哇!不得了,只是个小中巴而已,全程才18个站,我半途就要3元了,搭完整条线岂不是要6-8元。太不可思议了!广州有很多普通公交都有20、30个站,票价2元,到底是广州太便宜了,还是东莞太坑人呢?无论它坑你没坑,要搭的时候始终要搭,贵也没办法。大家不要忘记,穿梭于广州开发区和市中心的车也不便宜哦!今天搭的那个242全程也要6元!可能只是我一直都呆在市中心,少到广州郊区,少见多怪吧。

今天搭的那个麻涌中巴人并不很多,它的周转很快,基本上没人站。我一上车就找售票员买票,但售票员却请我先坐下,我又少见多怪了,别人肯定一下子就看出我是个green hand。以前广州的有人售票车的规矩也这样么?真的不记得了。

今天的东莞麻涌有人售票让我回想起过去挤到极点的广州有人售票,社会在进步,公交工具也在进步啊!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