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5

撕开

By xrspook @ 16:32:40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单位的工会活动开始上瑜伽课,显然我的手不便参加,于是我就坐在一旁观摩,足足坐了一节课。看人家做瑜伽其实很有趣,因为各种动作跟你想象中的有非常大差别。有些动作有些人做不下去,有些动作有些人靠蛮力又做过头了。更多的情况是老师示范的时候貌似很简单,但是大家好像都做不到那个层次。瑜伽这种东西是因人而异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没必要强求一定要到达什么水平。他们一开始在打坐的时候,我就在努力把肩背部三条星期六晚上贴的肌效贴撕下来。那个过程比较痛苦,但是还可以接受。因为之前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大概也就是那个感觉了。其实那跟在身体其它部位撕个止血贴差不多,幸亏虽然我的手脚上的毛发比较多,但是肩背部的相对还算少一点。但这不等于就不痛,显然最好的方法貌似真的是慢慢地卷下来,但实际上在那个尴尬的位置,而我两只手又不方便,所以卷得很别扭。在一些实在够不着的地方就不是卷是硬扯了,但硬扯也是有艺术的。昨晚晚些时候撕那个我觉得还可以接受,大概是因为昨天下午我把早上护士遮盖在伤口上面的纱布和我的烂肉撕开。试过那种敏锐的痛以后肌效贴那也就不算什么了,毕竟毛这种东西狠一点的话刷一下就过了。但是你看到纱布的一根一根线粘在你的伤口,其它地方都开了,就那里粘着,无论如何怎么扯,好像都没什么进度,都不知道那是真的痛,还是你在心急。想无痛把那个东西扯下来绝对是不可能的,就看你的心理承受程度到底能去到哪里。也正是从那里我学会了一直是用某个力向某个方向拉扯,短时间内你看不到运动,但时间一长就会发生相对位移,东西也就能撕下来了。撕手上烂肉的纱布我是怎么干的,撕背上的肌效贴我也是这么干的。这种做法我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从感觉上来说是最容易避免疼痛的。要这么做得非常有耐心。如果不是自己动手,基本上谁也没办法做到这个效果,因为痛不痛,只有你自己知道,所以那个力度和那个时间完全是一种经验。我能告诉你的只是你要以一定的角度拉扯,然后慢慢来,时间一长肯定会掉下来的,这个进度将非常的缓慢。你得非常有耐心。因为我是怕痛的人,所以我不能理解那些刷一下就撕下来了的人是如何做到的。这在撕之前得有多大的勇气,又或者说他们完全就没考虑过有什么后果。直到刹那间痛了才在那里乱叫。因为我知道从伤口上撕下纱布非常痛苦,所以我宁愿伤口上面什么都不覆盖,但这不代表一定就是最好的。这样的确会让伤口快一点结痂,但问题是外面覆盖了硬的东西,一旦你有比较剧烈的动作。伤口将再次撕开。多次被撕开的位置长期以往将会形成疤。如果要做到无痕,就必须得保证伤口处在湿润的状态,但是要做到那样,除非一直有覆盖物,否则裸露在空气之中,无论如何做不到。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存在。不覆盖东西,显然更省事,但伤口再次破裂的感觉和从烂肉上撕下纱布不相上下。简单来说,这是横竖都是死的节奏。

最简单的其实是不要故意让自己去招罪,但意外这种事谁也说不准。如果跑步这种事会经常让我摔跤,而我跌倒的时候又总是双手中招是不是每次跑步的时候我都得戴上手套呢?什么类型的手套才能解决问题呢?用轮滑的肯定可以,但是那也太夸张了吧。在轻便与安全之中寻找一个平衡点,其实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就是一场赌博,在没有人为因素影响的情况下跑步摔跤概率很低,但事实证明这的确存在。

今天感觉很奇怪,有点上呼吸道感染的苗头。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