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11

别了,蚂蚁森林

By xrspook @ 17:24:53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卸载了小米运动app,今天早上在蚂蚁森林种上第二棵小梭梭后我关闭了蚂蚁森林。5月2号种上第一棵梭梭树,7月11号种上第二棵梭梭树。因为有小米手环的加入,所以第二棵小梭梭种植的时间要比第一棵短很多。但为此我也献上了自己的双手。如果不是要种树,我就不会重戴小米手环,小米手环自然就不会在跑步的时候因为不舒适而不得不调整小米手环和臂式心率带。没做那个拘束双手的动作,我大概也不会失去平衡而摔倒。当然,这一堆东西只是一个假设,即便什么都没有发生,可能那天我要摔倒始终还是会摔倒。这一次算是我运气好,除了双手以外其它地方几乎没什么事。但无论有关没关,从心理上来说总会有点怨恨。人人都戴手环的时候,我也想玩玩,但自己戴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那东西除了每天都让我成为数字的奴隶以外没有什么别的,所以我把它摘掉。接着蚂蚁森林出现了,大家都在种树,我也去种树,每天都固定一个7:10的闹钟去收取前一天的行走能量球。除了这个7:10的闹钟以外,我的其它闹钟都不是每天都有的,而这个闹钟无论工作日休息日都会存在。神经病一般为了自己的行走能量球不被最喜欢偷能量球的好友偷走,我还得把他拉为黑名单。为什么一定要戴手环、一定要比拼步数、一定要比平种了多少棵树呢?!这都为了什么?说实在的,我不能从其中获取什么好处。而且还会每天神经病地耗费流量去关注那些app。其实这种做法跟沉迷打游戏没什么区别,这其实也是一个游戏,制定一个规则,你去遵循,获取所谓的成就感。我不觉得自己必须得在这件事上获得成就感,所以我脱离了这个规则,我不玩这个游戏了。

双手废掉的这些日子让我重新考虑跑步是不是唯一的选择。如果我得出结论,跑步不是唯一的选择,那么我就得用另外一套评价体系去衡量我每天的运动量以及每周的运动量。既然我已经不打算参加任何的跑步比赛,我当然没有必要把周末的长跑定为18K。与此同时,我也不需要闲暇的时候去迪卡龙或者美津浓看他们天猫或者京东上有没有什么特价。我的时间应该用在其他我觉得我需要付出的地方。为什么非得用160K的月跑量来束缚自己呢?我只想做一个健康的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但那不一定就必须得是跑者。跑步应该是件欢乐的事,但是如果我一直都只是被数据所控制,我没办法享受真正的快乐。对我来说这是一种矛盾。因为我觉得如果要认真投入,就得做到可测量有目标有计划有努力方向,只有这样人才能持续进步。而这所有的这些必须用数据说话。如果完全抛开数据,我怎么衡量我的运动成果呢?开始的时候跑步对我来说不是为了晒单,到现在为止也不是,那是一种自己对自己负责任的行为。理论上说情况就像是我摘掉小米手环一样,无论我有没有戴小米手环,有没有开着小米运动我都能保持每天一万步以上的运动量。不是因为戴了手环才一直监督着我要这么做到。跑步估计也一样。但问题是如果不记录时间,不记录里程。那么鞋子的耗费程度就是个谜,很难说得准什么时候该换掉。一开始对我来说所有东西就不是凭感觉的。现在如果让我把所有东西都回归到凭借直觉这貌似有点难。想跑多少就跑多少,想跑去哪里就跑去哪里的确很自由,但却有一定的安全风险,尤其在夏天。

如果要做出改变,在我的双手痊愈之前,我就要做好打算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