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8

儿时味道的药水

By xrspook @ 18:06:13 归类于:烂日记

每一天都在吃饭吃药睡觉之间不断循环。前两个是必不可少的步骤,最后一个睡不睡得安稳,还得看情况,非常有可能躺在床上辗转,无论如何都睡不着。那意味着可能我在发烧,又超过38℃了。在其它情况下,如果我觉得自己在头痛,通常意味着我也在发烧,但如果没有伴随肌肉酸痛之类的,可能是低烧38℃以下。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烧持续时间可以这么长,但你又说不准体内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发烧持续。

先是趴街把双手给摔烂了。然后是喉咙不舒服,接着是发烧外加上呼吸道感染。昨天连大姨妈也光临了,所有东西都叠加在一起,没有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想想都醉了。但其实如果不是这个步骤,而是有些颠倒的话,我又能怎样呢?如果手摔烂后的一两天大姨妈就来了,我一定会郁闷死,因为当时的手相当不方便。如果是发烧之后才趴街,有可能伤口感染的几率会大增。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要一起出现来折磨我,但我知道这大概已经是最坏的状况。以前这些糟糕的事也曾分别在我的人生里出现过,但叠加起来还是头一次。我试过外伤,然后伤口感染,但没有发烧。我也试过发烧,持续好段时间,但当时我没有外伤。大姨妈这种事正常的话每个月都会发生,即便你非常不喜欢。

每天都睡很多,我也不知道是药物起的作用还是因为只有躺下什么都不动,我才会好过一点。白天睡觉的确我的感觉会好一点,但晚上睡觉几乎每次都是折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睡太多了,还是因为发烧那种事,对我来说在晚上才比较突出。连续两个晚上我都没怎么睡好,甚至昨天晚上,小米手环说我连一分钟的深睡时间都没有。

外伤那种事总有一天会结痂会痊愈的。发烧这种事,高了你就用药物把它降低。低烧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慢慢恢复就会降下去。至于大姨妈来了一段时间以后,她自动会滚蛋。小时候我经常生病,在我记忆之中却没有现在这么痛苦。在儿科诊室你几乎看不到高烧的小朋友会因此而不活泼之类。难道小朋友就不觉得痛苦吗?在成年人的内科诊室外面,你会明显看到发烧的成年人都一副病殃殃的样子。这是因为成年人的应急性比儿童剧烈吗?换句话说,小孩虽然还是一样的精力充沛,但实际上他们有可能已经生病了,作为家长必须得时刻留意。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很怕痛,很怕打针,也不喜欢吃苦的药。但实际上这些东西根本避无可避,除非我真的没生病。现在我还依然怕痛,所以当要打PP针,开始用棉签消毒的时候,我会不自觉地肌肉收缩。但实际上把针扎下去以及推进的过程并没有那么痛苦。我们只是一直都臆想觉得那会很痛。打针之中最不舒服的皮试,我也觉得那没什么了。这大概是因为我已经经历过比那更痛的东西。但即便如此,在开始之前我还是会怕。但我不能因为害怕就逃避就不去做。前两天医生开的药里面有一瓶让我尝到了儿时的味道。那个味道实在太熟悉了,从前那个罐装在半透明的塑料瓶上,那个瓶子有刻度。通常情况下一次会开两瓶,一瓶是可乐色的一瓶是乳白色的。乳白色的没什么味道,但可乐色的很难喝。而前两天医生开的那一瓶琥珀色的药就是从前可乐色那一瓶的味道。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吃过那个药了。现在估计再也没有从前那种包装形式了,正如从前除了胶囊以外所有药片都是散装的,现在都不一样了。换了个样子,换了个包装,价格贵了不少,但实际上味道还一样。去医院看病绝对是一个花钱买难受的过程。把这些钱都省下来,我又可以买一双新跑鞋。

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只希望现在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倒霉事能尽快过去。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