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
23

为人而high

By xrspook @ 20:39:39 归类于:烂日记

不想起来,不想跑步,不想兜路。所有的这些都是在还没开始跑时的抗争,但只要开始了,就不能停下来。每天最振奋人心的是跑过广州大桥,开始进入江月路然后是寺右*马路,在离帅府酒店不到300米的时候进入了最高的兴奋期,因为跑步快结束了,因为路上遇到的人越来越多,看到他们“惊讶”的目光我会感到很高兴自豪,自然而然地跑得更快了躲闪得更灵敏了。我从未试过在非比赛里一路上都在很多人的地方进行跑步训练,最多是其中一段有人,或人比较多,但总有那么一大段我都在一个人跑,路上甚至连人也见不到一个。在城市的路跑中,那些环境会让你觉得挺累,因为连分散注意力的东西都没有。但在单位绕圈,我恨不得就只有我一个,因为遇到人就意味着我要额外呼吸二手烟。我在广州呆上10天所吸到的二手烟都不如我在单位半天里吸到的多。这自然而然地让我觉得,他们真是一帮低俗。大部分人的学历都不低,但这帮人却从来不会为不吸烟的人考虑。要我在这个单位产生到归属感?呵呵呵,这有可能么?!

今天已经是培训的第四天,在帅府酒店七楼小会议室理论培训的第三天,培训只剩下三天而已,也就是说理论培训课程从时间上说已经过半了。但我们今天才仅仅说完了基础知识部分,检验员高级工才开了个小小的头而已。高级工在教材中所占的比例几乎是基础知识的一倍,这是如何是好???老师不急,我们急也没用。这是广东省第一次进行粮油质量检验员高级工的培训。实操试题还能由鉴定机构粮科所稍微拿捏,比如说如果真的处在及格线60分差一点的位置,他们还是可以给点面子的。但理论考试完全就是填答题卡,所有都是通过机要寄到某个地方统一机器批改,完全没有可调节的空间。真不敢想象这期检验员的培训通过率到底能达到多少。我也没底,真的。

今天发了27号考试那天的准考证和对应的号码牌,我是“28”,要不要这么准!28脱,你要不要这么死皮赖脸地跟着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实操考试8个人一组,30分钟的笔试30分钟的实操,也就是说我是第四组,在我开始考试之前要干等1个半小时。如果中午1点就开始考试,在下午4点之前就应该可以结束了。我还没把东西都记住就已经在考虑考完试以后的事了,真该死!

2014广马的抽签已经在今天完成了,明早10点公布,我感到异常的坦然这是为什么?

2014-08
3

天生就会high

By xrspook @ 21:41:01 归类于:烂日记

或许我天生不会跑,但我是天生就会high。

什么是high?high就是你血脉喷张、兴奋不已,那是发自内心的,你简直就不想停下来,所以你不愿意停下来。别人是无法逼得你明明不high却不得不high的(某些情况没经历过,不知道),但我觉得如果是被逼的,主观控制可以让high变得不存在,方式是转移注意力(你或许会觉得我说得太轻松了,实际上根本做不到),因为,我觉得high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注意力高度集中,思想完全就往一处钻了。

已经不记得从前小学初中高中考试的时候我有没有high过,但是,我记得六年级最后一次区数学奥林匹克期末考试里,我high得不轻。因为所有题目都类型我都非常熟练地复习过(四年级开始,读了3年,但之前每一次考试我都几乎没有复习),所有方法我都牢记在脑子里,当时的考试题目和平时的题型完全一样,纯粹就只是换了几个数字而已。所以那次,我的答题过程犹如行云流水般顺畅,在那一发考试里,我理所当然地拿到了高分,得到了那三年里唯一的一次“优秀学员”称号。我喜欢那东西,如果我不喜欢我就不会去读,但喜欢只能引你入门,在继续下去的路上你得找到让你持续不断high的兴奋点,但显然,当时我没有。一开始报读的时候觉得真心不容易!自己和同学几个搭车去远在5个公交站以外的其它小学报名,没有家长更加没有接送,别的孩子都是有家长在旁的,有些甚至直接就是家长去报名的,其他人或许是同学或许是朋友,但放眼过去,我们学校我们认识的人除了身边3个就再也没有了。我们几个小女生屡屡被“欺负”(被插队),但我们却没办法“保护”自己,反正,名额应该没报满我们都有机会,也就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在那3年里,有些时候我认真听讲,有些时候我在发呆,有些时候我被同桌和前面那个男生的打闹吹水折磨得根本无法专心在奥数课的内容上。每年会有2次考试,一次期中,一次期末,成绩好坏没什么,因为老师发卷子的时候不会读分数,分数也不会被发送到我们正在就读的小学,除了天知地知我们自己知,家长你也可以说个谎忽悠过去。八十多分,七十多分,我甚至试过六十多分,差点就不合格了,那一次我非常慌乱,没有复习,也没有认真完成平时的作业,卷子到手时我脑子简直一片空白无从下手。也不纯粹为了面子,我觉得不能用这么丢人的成绩结束我的奥数生涯!我明明是喜欢那玩意我喜欢去思考喜欢去按规律做事的为什么我就甘心只拿到个让人提心吊胆差点就不合格的六十几分呢!你认认真真地付出过,当你有属于你的舞台的时候你才能真真正正high起来!我没想过我最后那一发能拿到全班前几名,我根本就不是冲着那个目标去的,我只是把平时妈妈逼着我复习功课的那股常规劲用在了备战那次考试上而已。

今天下午我也high了,本打算中午回来以后就睡个觉(昨晚12点多才睡觉!),起来以后就去打个卡,然后洗澡写blog,晚上要不做PPT要不看个电影。结果发现今天加班的人不少,我办公室就有一个,下午我不能随便地就像平时中午那样躺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睡觉,如果他一开门看到我躺那里我真心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把办公室我坐的某片区域拖地以后我就开始继续做“当我谈减肥时,我谈些什么”的PPT了。但因为我做得太high了,差点就错过了时间,不能在晚饭6点开始前完成打卡和洗澡,幸好,最后我还是做到了,因为踩车去打卡的全程我都全力踩到飞起来。写着写着这篇blog的时候我要完成今晚的打卡,前后用了20分钟,但今天下午我就只用了10分钟。不停地努力蹬踏自行车股四头肌有点酸了,但呼吸还很好,难怪大家会说和跑步比起来,游泳和骑车时的心率会低一点。不过,今天我骑的是我平时跑步的路线不算爬坡,只算有点起伏的平地,所以心率没有上去。开始动手PPT的时候我其实是没有什么具体明确思路的,但越做思路就越多越喷涌,这就是传说中的high,跟平时我写blog时的情况一样,也跟不在极端天气下跑步时我的心理状态类似。

晚上重温了从前只看过后半但也已经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韩国电影《马拉松》。现在blog写完了,我迫不及待再次开始PPT!

2014-06
10

high起来~

By xrspook @ 16:33:45 归类于:烂日记

我经常不明为什么有些人会high不起来,因为我是个非常容易就很high的人。据说运动和ooxx都会产生内吗啡,都会让人high,但我是做很多事都能high,或许都在产生内吗啡呢!

小学中低年级的时候,我的父母老是被老师投诉说我上课的时候咬手指,当时是出于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种习惯?但肯定不是异食癖。后来我当然是戒掉了,不戒掉会被老师烦死,我是个好学生你知道么,因为那个污点而被降分不值。但当我成年后,我又开始咬手指了,那是不自觉的,情不自禁地,当我紧张当我high的时候我就会咬手指了,从前咬的是手指甲,现在咬的是手指皮。我知道那样不卫生也不雅观,但貌似只有那样才能让我的high稍微没那么过分。

今天中午在用最普通的度娘和Google搜索期刊文献,找到了一些我觉得很有用的东西。离开大学,离开那个偌大的免费数据库以后如何继续下载到免费的文献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希望在我30周岁之前成为工程师,还有1年半的时间,对我来说最拦路虎的是论文数量。现在我第一作者的论文数量是零,我起码要搞个2-3篇,而且还得有一定质量水平我才有可能通过中级工程师的评审。写论文除了需要我平时积累的数据还需要大量的文献支持。那不能说抄袭,即便是综述也不是抄袭,那是一个汇总,就像是为某个专题做了一个目录一样,给对那方面不熟悉的新手一个方向性的指引。当然了,如果你通篇都是试验,但试验数据完全就是东拼西凑各处复制粘贴的,那是抄袭,毋庸置疑的抄袭。所以,在综述里通常不会出现非常详细明确数字化的图表,即便是结论,通常都只是以高度概括的话去表达。找不到文献就不会有思路,因为书本或标准都是严重滞后于现实研究/状况的,所以完全依赖于那些东西而妄图闭门造车那是傻逼行为。近几天我才开始重新如饥似渴地大量进行文献搜索,突然找到了我很多想知道的东西我当然兴奋。心脏砰砰直跳我根本就没办法在平时我中午我应该去睡觉的时间安然入睡。我试图去睡觉,但心跳加速得厉害我根本睡不着,于是直接开始起来干活好了。

设计表格,我的大爱!设计试验方法,也是我的大爱!我不可能不爱做饭的,因为我爱做试验,我怎么可能讨厌那个无比接近做实验的做饭呢?!但时间花在做试验上那叫做正经事,时间花在做饭上那叫做家庭主妇,除非我的职业是厨师。

我已经大学毕业6年了,但近几天大学时期那些探索激情貌似又再次在我体内熊熊燃起,实在不可思议。很多东西已经变了,但某些东西貌似还在那里,未曾消失。

摸鱼的时候我当然能high,但做正经事的时候,我也可以!

2012-11
21

high是毒药

By xrspook @ 23:28:45 归类于:烂日记

好不容易,居然发现宿舍能收到极好的wifi信号还可以直接蹭的那种,我那个赶紧各种试验啊啊啊啊啊啊!!!!!于是high爆了,在办公室用2G或USB上网无法连通的VPN在宿舍的wifi下可以了!于是,我第一次直接靠手机到Twitter和Facebook透口气。然后我就在下载试玩各种游戏,神马切水果,神马神庙逃亡,结果,我唯一留在手机上的只有一个音乐类的,玩节奏的。并不是流行的就一定适合你,我不是那种随大流的人,因为大流可真的不适合我。于是破天荒地,我蹭了2小时的网,手机用了30%的电,因为是音乐游戏嘛,各种屏幕,各种音效,各种振动,我还开着wifi呢!

high爆了,那两个小时high爆了,但当我意识到不能疯,要回办公室写日志和关电脑的时候杯具透顶了!

尼玛的我两个月没有那个啥,近几天那个啥了,但就因为我躺着high了半个小时,彻底杯具!如果不high,单纯睡觉躺着,傻事都不会有,但现在麻烦大了。遇到要洗衣服的情况,卫生间的灯坏了!还有尼玛的更巧合的吗?!我服了,彻底服了,high是有代价的,代价非常昂贵。这还没完,回到办公室,发现台式机断网!这咋整,我刚才还在蹭网呢,怎么会断网?!人啊,要背起来,见啥啥都是鬼,泪奔~

话说,今天傍晚我叫人帮我做了一件很2的事,其实也没啥,就是录影我“喷水”而已嘛。不是随便喷,是特定造型喷,但不是雾状,而是一条水柱。录影之前练习了起码20分钟,光是录影又起码20分钟,但最终,我只选出了20秒不到的3次。每次最长5秒,最短3秒。2B这种事呢,截图和视频就不要了,单纯叙述一下就好。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在那里喷,以什么形式和装束喷呢。

累了,想睡觉了,想到宿舍一片high过后的杯具,哎~~~

不知道什么时候,左腮靠近耳朵的地方在痛,照镜子发现肿起来了,是因为喷水太多?那为啥右边没事呢?嘴巴张大到一定程度就会感到不适,我这是肿么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