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4

羁绊

By xrspook @ 8:20:43 归类于:烂日记

坐在宿舍感觉很困,什么都不想干。昨天晚上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已经有这个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昨天把那些10年来的数据整理出来的图表贴到Word里以后,没什么感觉吧。把东西贴过去以后,我的第一感觉是怎么这么少?第二个感觉是,怎么没什么亮点。平时我写统计分析的时候,不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呢?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平时我写的东西都是一年内甚至几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很多原因,我还可以绞尽脑汁想一想,但过去10年,我根本就不记得那许多东西的来龙去脉。更何况中间有几年,我把统计工作交给了别人,就更加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虽然那个时候我也在这个单位,但是因为工种不一样,所以我当然就没有在这个地方上心。

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年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大概是从2013年秋天开始跑步的,到2015年左右的时候状态到达巅峰。我是2017年重新接手统计这份工作的,那个时候相对来说,我的跑步激情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时候那么强烈了。不干统计的那几年,有些时候的确很忙,但有些时候我却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运动之中,可能是研究运动编排,可能是分析各种伤病的缘由以及解决办法。如果当时我有统计这个包袱的话,大概那个时候我就不可以那么一根筋地投入到疯狂的运动之中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觉得这非常的不可思议。那几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返老还童,甚至可以这么说,当我真正年纪轻轻的时候都没有过那样的精力和体力。

现在我的状态我也说不准到底是怎么了,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懒惰所以不想动,还是因为心里面有各种数据的牵挂,所以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样全情投入了。当时对我来说,上班就是在歇,下班是在疯狂的运动。而现在,无论是上班时间还是下班时间,我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单位的那些数据,有可能因为业务太忙,也有可能是我自己钻自己的牛角尖。就像当年对运动的疯狂投入一样,现在我对数据也是,说不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在数据方面投入的时间多了,运动的时间自然就会被碾压。缺乏运动的人,其实脑子是不好使的,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真正让我可以放轻松的不是去睡个觉,而是进行一次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的运动。但现在,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么尽兴了,因为可能运动过后我还得拿起笔和纸,还得继续敲键盘,做平时苦逼的事情。如果我过于努力,拿着笔的手在抖或者敲键盘的时候手指不听使唤,那真不行。

真心想回到过去,那个黄金的时代,但是我明白,有些事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即便我人可以早起去晨跑,即便我人能跑18公里到达大元帅府,然后在10:30之前去麦当劳,但我再也没办法把续杯的咖啡带给家里的外婆了。

2019-06
1

需要这样的人

By xrspook @ 20:59:1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到家以后我就开始继续写我的代码。到晚上12:00多的时候总算搞定了和代码和整理出我需要的数据。写代码的过程是漫长的,但是之后进行数据处理的过程是秒杀的。我把所有工作都放在前头了,也许有人会觉得,如果只是处理几年的数据,我大概一个个人肉去做会快一点,但是从心理上说,我更愿意把时间耗在程序编写上,而不愿意纯粹考验考验自己做重复工作的准确性。

这几天我在处理过去10年来单位的数据,里面有一些是我积累出来的,另外一些则是接替我那个人整出来的。从现在的眼光去看,当年我做了很多把明细和汇总糅杂在一起的事情。你的确能从中找出你要找的东西,但显然这很麻烦,但起码,我的东西是可以找出现在我需要统计口径的数据的。但是,接替我的那个人的那些数据里,就跟她文件夹的嵌套的方式一样,是混乱的。她在用Excel,但实际上所有的工作,其实都是她人肉去做的。人肉做最终结果就是会出错。在整理她的数据的时候,我很多时间都花在纠结她这个表和那个表数据不一致,到底问题在哪里上面。台账的数据跟她私底下明细的数据不一样,让人最抓狂的是明细数据被她分散到各了个地方,有些根本是找不到的。某些数据是空穴来风,因为那个业务根本不曾发生过,她在台账上记录了,却没有任何的备注。显然那个台帐她的那种记录方式就是没想过要被别人去查。也就是说,那只是一个记录,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写明原因,再过几年没人能搞得清。

还记得几年前,当领导要我选一个人接替我工作的时候,我是不情愿的。我不愿意把工作分一半出去。当时我跟领导叫板,如果要交的话就全部交出去,我彻底不干了。之所以有那样的想法,并不是因为我在闹脾气,而是因为我知道两个人都搞这些没有套路的事情是完全不行的,最后责任根本都说不清。

在这个单位做了这么多年的统计,我得出一个结论。要把这份工作,做得让我满意,首先这个人需要很有耐心、很细心。善于执行各种规定,要明白别人到底叫你做些什么,其次,这个人应该视野开阔。仅仅按照游戏规则执行远远不够,因为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你必须走在前面,当别人的开路先锋。我觉得,我给别人制定规则总比别人给我制定一些根本执行不了的垃圾好。这个人必须具有前瞻性,首先是完成这份工作本身需要掌握的技术上的前瞻性,比如利用好各种工具软件或者新颖的思路等等,同时也要对单位的整体状况了如指掌。这个人并不需要具体知道别人在做些什么,但他必须知道单位整个流程有些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干,有没有不合理的地方,不合理要怎么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动、不受牵连。因为说不准某些猪一样的队友会在什么时候坑你一把,所以在他们挖坑之前你就必须提醒他们这样做是错误的。如果他们不听你的劝告,甚至要直接给最大的领导上报。要做好这份工作,必须智商、情商都足够高,而且还得脸皮够厚、足够霸气。

很多时候别人都觉得我闲庭信步,很悠哉的样子,但实际上,只是他们没看到我的必要时非凡的专注和认真。

2019-04
10

被拖累

By xrspook @ 8:21:39 归类于:烂日记

没什么很确切计划的时候经常会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乱生活,比如昨天我就没有跑步的打算,但具体做什么运动我还没想好,具体把运动安排在什么时候我也没想过,于是昨天晚上我就直接错过了我的运动。我把那些本该是运动和自己的私人时间变成了加班,其中一部分时间是我在折腾数据,另一部分时间说我在跟总公司的人语音讨论到底该怎么处理现在我们的棘手问题。遇到了这件事以后,我再次证明了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的看法——光是做好自己的那些东西远远不够,因为只有你把上下游都处理好了,而且一切都符合规则,你才能安稳地睡觉,否则别人犯错一样会让你受牵连,无论犯错的是你的上司还是下属。

现在我就遇到了这么个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总公司要求我们以什么样的格式以什么样的数据模式填写报表和账本,我们就怎么执行。光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我们保证所有数据都有依据且合理也就没什么问题,但去年开始我们有了动态储备且移库的新业务。于是这就产生了在途粮食这种东西,就粮权来说,这东西不属于我们,那都是总公司的。这些粮食一天不到达我们库点,我们都拿不到监管费或管理费。在移库之前那个库点的监管单位是谁,谁就拿那补助,到了我们单位以后,理论上补助就应该算我们的,至于期间那是谁的任务,那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反正钱肯定进不了我们的口袋,但无论谁监管,在监管费里面总公司总要提成好一部分。在分钱分好处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我们的份,我们也从来不会有那个奢望,但是,分问题的时候永远少不了我们,比如说那些在途粮食理论上一出库报账接下来就应该落在目标地库点的头上,但显然我们对这个根本毫不知情。在今年3月去高明之前,我甚至不知道统计上居然有这种根本不在本库,但粮权属于我们,所以统计同样要入账这种说法。我们没有这个觉悟,总公司也没有这个觉悟。我在这个单位工作了11年,做统计也做了超过5年,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培训告诉我必须得这样。统计从业资格的培训没有说这么具体的事,而粮食系统内的培训也没有。每次粮食系统内的培训都是布置一下年报任务。翻来覆去都是说系统上的东西,但是对于粮食各种规章制度到底是如何执行有什么具体案例,一直以来那都是一个空白。也许我们的上级部门,比如说粮食局他们的人会参加那样的培训,但是培训这种事到达他们那里也就算是个终点了,所以基层的人完全不清楚不了解了。虽然那些条例几十年不变,但显然不可能几十人年都由同一批人去做,所以不厌其烦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案例实训是非常有必要的。可惜的是他们从来不这么做,因为他们去培训的那些人听了几年下来已经觉得很厌烦,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浑然没想到他们下面的人不知道。

现在发生了这个问题,显然根源不在我这里。如果完完全全从我们单位的角度考虑,我们不可能发散思维到那个地方,但如果我能更仔细地通盘考虑总公司以及各种规定,或许我会有一些新的看法,几个月之前我就应该有这种觉悟。眼看着检查就要到来,但有些事情是是米已成炊、无法改变的事实,比如国粮局直报系统上面的数据,今年3月的已经不能改,更不用说之前的那些。所以我们已经可以断定我们的问题里有一条统计账务处理不规范。而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是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规范应该如何做。光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考虑,我们是规范的,但问题是总公司把那个烂摊子突然间加到了我们头上,于是我们就变成不规范了。规范不规范这个东西其实也没什么所谓,这也不是什么非常重大的问题,不规范这个东西有些资料我们是可以补全的,但另外一些就只能那样了,比如国粮局直报系统跟统计账不一致。只要现在我们把统计帐按照理论上规范的那个方式改,就一定会跟之前的报表不一致。

不是人人都会遇到这种莫须有的麻烦,虽然我也不想自己遇到,但既然落在我的头上避无可避,我也不觉得这是一件特别糟糕的事。这告诫了我管好自己的事远远不够。

2019-04
2

重复劳动

By xrspook @ 10:56:20 归类于:烂日记

上周六在做某个账本之前我已经先问了总公司的负责人到底我这样做合不合理,她回复我没问题,然后我才开始干。但昨天傍晚的时候她又突然跟我说,因为去年其它单位都是那么干的,所以我也要把那改过来。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真的不知道。按照条款上的约定,我的做法没问题,而且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在做之前要先咨询了一下,但最终还是不能避免要把所有账本都重新再做一遍。既然条款上是这么写的,为什么不按照那个执行反而对呢?如果条款有问题,为什么他们不事先修改条款,然后告诉大家,而是到有人遇到了状况的时候才一个一个的告知该怎么去处理呢?显然这样费时费力。管理的辛苦,被管理的也很辛苦。但幸好上周六做那个账本的时候我没有把旧的账本先删除掉,我只是在那个账本的文件名上做了个标记,然后剪切到别的地方,所以昨天我还可以把旧的那个拿回来,虽然还是有些地方要修改,虽然重新打印签字免不了,但起码我不需要从零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把那个账本先放一边而不是直接删掉,大概是因为以前的经验告诉我,或许那些东西留着还会有用,但我并不是把所有旧账本都留下来,我只是把最复杂的那个留下来,因为做那个东西实在耗费了我好些精力,我舍不得直接删除掉。

数据本身没问题,是数据的表达方式不同了而已。我一直觉得我们把所有精力都耗费在这个上面是浪费人生。每次遇到检查我都会有很深的觉悟,我必须学会Excel的VBA。那么我就可以把自己从这些毫无意义的格式修改上拯救出来。既然那些东西J金蝶通过编程可以实现,我也可以自己做到。但话说回来,这么大一个单位为什么他们就没想过买一个有统计功能的金蝶模块挂上在现在的系统上呢?归根到底一定程度我觉得是因为做统计工作的人其实基本上都不是会计或者经济学出身的。我们本来做其它事的,接着莫名其妙就被叫过来做这些了。在我们的字典和我们的知识领域里不知道如何把金蝶发挥到极致,当然也就没有那个升级的强烈要求。情况就像我的同事对用什么Office软件无所谓,WPS也好、随便一个什么版本的Office也好,反正能用就行。当遇到一些应该用技巧和用公式能解决的东西他们一律手动输入,所以用什么软件对他们来说毫无区别,因为那不过是一个记录数据的地方而已,跟在一张白纸上记录毫无区别。既然他们没想过要把软件的功能用起来,他们当然也就对软件没有要求了。在统计账务处理和管理方面,我觉得我们单位遇到的也是这个问题,如果有一个精通金蝶的人过来指点一下大概我们的工作会非常不一样。有可能是工作流程简化了很多,也非常有可能是一些我们向来忽略掉的东西会被重新重视起来。但显然如果找一个卖金蝶的过来他肯定会给你推荐一大堆你根本用不着的东西,又或者其实他们也不熟悉他们的功能,所以只能大概的给你瞎掰。好不好用这种事只有用过,而且是经常用的人才有发言权。

在账务管理方面,其实很多软件已经非常成熟了,无论是哪个,现在的问题是做这些账务的人根本不懂得基本原理也没见识过软件,当然也就不会想到要去用。

2019-01
7

统帅

By xrspook @ 23:53:44 归类于:烂日记

坐在床上,我犹豫了十分钟,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不知道从何说起。

过去这几天,我经历了非常多的事,很多都是第一次遇到,而实际上,或许不能算是第一次。对我来说是第一次,但对我妈来说不是。第一次的时候,她们还有长辈指导,但现在,她们就是最高指挥官,而她跟其他指挥官又有各种矛盾,谁也说不服谁。大家肚子里都有很多方法,但是又不太一致。每个人都是想到一些做一些,却没有看到事情的全局。具体的事情或许她们知道该怎么做,但实际上,有很多事她们都只是做了个开头,然后画风一转,又去做别的事了。作为一个旁观者,真的看得我心烦意乱,所以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把她们的管理权抢过来。显然她们都是很好的兵,但问题是她们从来没当过将军,不知道如何指挥,所以每次都只是在一些很细端末节的问题上纠缠不清。如果有一个人说了算,显然这些事都可以很快解决,比如说统计人数的问题,可以通过一个电话搞定,但现在,她们却走了无数弯路。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做某些事不好意思,但实际上,当计划要进行下去的时候,她们又必须厚着脸皮做之前她们觉得不好意思的东西。

我妈那代人都70多岁了,显然他们的脑子已经不太好使,尤其是在这些一辈子大概只会遇到几次的事情上面。从前还能找个老人指点,但现在老人都走了,她们就只能靠自己残存的记忆。对我来说,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完全不需要从她们那些记忆的角度去处理事情。东西摆在那里,只要你把它做好就行,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是一个做统计的,显然你要我列清单,然后计算次数和总数显然非常简单,但是,如果靠她们的老一套办法,即便她们通宵不睡觉也整不出来。归根到底,是因为她们的思路不清晰。明细数据只有一个,但汇总方法有无数种。很多时候,你不仅仅要一个汇总结果。所以如果用手抄的方式会非常累人。但显然,按照我的思路,只要原始数据录入完毕,各种汇总都相当简单,那就只是一个拖拉鼠标刷新数据透视表而已。一直以来他们都全凭记忆排列出来的各种亲戚关系如果按照一定的脉络排序,那是相当简单的事。哪个有,哪个没有,哪个差多少,一切都清清楚楚。不需要抄N张纸得出汇总数据又或者用更为不可理喻的画正字盲数方法计算。这不是什么选举,这不是什么计票,不是不记名的,做某些汇总的时候,你必须得记名,虽然那个汇总数据就只是一个总数,但如果你的明细不清晰,你根本没办法再复核。在我的统计逻辑里,汇总出错这种事不存在,只要原始数据没问题。所以只要他们按照我的思路,只要跟我核对好原始数据,其它东西可以水到渠成,所有汇总都可以在弹指间获得最终结果。

为了得到那个最高的管理权,让她们都听我的,这几天我真的拍了不少桌子。但最后,连我最牛逼、最习惯性说了算的妈妈也终于臣服于我,配合我的工作。话事权这个东西,我真不喜欢要,但是如果我的管理能让一切都更顺畅,为什么不把这个权力给我呢?的确,我可以让他们更高效,更舒服。

一直以来,我都宁愿做最基础的工作,但这几天我发现,在某些特殊时候,我必须担负起管理的责任。

Page 1 of 20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