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
10

被拖累

By xrspook @ 8:21:39 归类于:烂日记

没什么很确切计划的时候经常会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乱生活,比如昨天我就没有跑步的打算,但具体做什么运动我还没想好,具体把运动安排在什么时候我也没想过,于是昨天晚上我就直接错过了我的运动。我把那些本该是运动和自己的私人时间变成了加班,其中一部分时间是我在折腾数据,另一部分时间说我在跟总公司的人语音讨论到底该怎么处理现在我们的棘手问题。遇到了这件事以后,我再次证明了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的看法——光是做好自己的那些东西远远不够,因为只有你把上下游都处理好了,而且一切都符合规则,你才能安稳地睡觉,否则别人犯错一样会让你受牵连,无论犯错的是你的上司还是下属。

现在我就遇到了这么个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总公司要求我们以什么样的格式以什么样的数据模式填写报表和账本,我们就怎么执行。光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我们保证所有数据都有依据且合理也就没什么问题,但去年开始我们有了动态储备且移库的新业务。于是这就产生了在途粮食这种东西,就粮权来说,这东西不属于我们,那都是总公司的。这些粮食一天不到达我们库点,我们都拿不到监管费或管理费。在移库之前那个库点的监管单位是谁,谁就拿那补助,到了我们单位以后,理论上补助就应该算我们的,至于期间那是谁的任务,那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反正钱肯定进不了我们的口袋,但无论谁监管,在监管费里面总公司总要提成好一部分。在分钱分好处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我们的份,我们也从来不会有那个奢望,但是,分问题的时候永远少不了我们,比如说那些在途粮食理论上一出库报账接下来就应该落在目标地库点的头上,但显然我们对这个根本毫不知情。在今年3月去高明之前,我甚至不知道统计上居然有这种根本不在本库,但粮权属于我们,所以统计同样要入账这种说法。我们没有这个觉悟,总公司也没有这个觉悟。我在这个单位工作了11年,做统计也做了超过5年,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培训告诉我必须得这样。统计从业资格的培训没有说这么具体的事,而粮食系统内的培训也没有。每次粮食系统内的培训都是布置一下年报任务。翻来覆去都是说系统上的东西,但是对于粮食各种规章制度到底是如何执行有什么具体案例,一直以来那都是一个空白。也许我们的上级部门,比如说粮食局他们的人会参加那样的培训,但是培训这种事到达他们那里也就算是个终点了,所以基层的人完全不清楚不了解了。虽然那些条例几十年不变,但显然不可能几十人年都由同一批人去做,所以不厌其烦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案例实训是非常有必要的。可惜的是他们从来不这么做,因为他们去培训的那些人听了几年下来已经觉得很厌烦,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浑然没想到他们下面的人不知道。

现在发生了这个问题,显然根源不在我这里。如果完完全全从我们单位的角度考虑,我们不可能发散思维到那个地方,但如果我能更仔细地通盘考虑总公司以及各种规定,或许我会有一些新的看法,几个月之前我就应该有这种觉悟。眼看着检查就要到来,但有些事情是是米已成炊、无法改变的事实,比如国粮局直报系统上面的数据,今年3月的已经不能改,更不用说之前的那些。所以我们已经可以断定我们的问题里有一条统计账务处理不规范。而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是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规范应该如何做。光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考虑,我们是规范的,但问题是总公司把那个烂摊子突然间加到了我们头上,于是我们就变成不规范了。规范不规范这个东西其实也没什么所谓,这也不是什么非常重大的问题,不规范这个东西有些资料我们是可以补全的,但另外一些就只能那样了,比如国粮局直报系统跟统计账不一致。只要现在我们把统计帐按照理论上规范的那个方式改,就一定会跟之前的报表不一致。

不是人人都会遇到这种莫须有的麻烦,虽然我也不想自己遇到,但既然落在我的头上避无可避,我也不觉得这是一件特别糟糕的事。这告诫了我管好自己的事远远不够。

2019-04
2

重复劳动

By xrspook @ 10:56:20 归类于:烂日记

上周六在做某个账本之前我已经先问了总公司的负责人到底我这样做合不合理,她回复我没问题,然后我才开始干。但昨天傍晚的时候她又突然跟我说,因为去年其它单位都是那么干的,所以我也要把那改过来。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真的不知道。按照条款上的约定,我的做法没问题,而且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在做之前要先咨询了一下,但最终还是不能避免要把所有账本都重新再做一遍。既然条款上是这么写的,为什么不按照那个执行反而对呢?如果条款有问题,为什么他们不事先修改条款,然后告诉大家,而是到有人遇到了状况的时候才一个一个的告知该怎么去处理呢?显然这样费时费力。管理的辛苦,被管理的也很辛苦。但幸好上周六做那个账本的时候我没有把旧的账本先删除掉,我只是在那个账本的文件名上做了个标记,然后剪切到别的地方,所以昨天我还可以把旧的那个拿回来,虽然还是有些地方要修改,虽然重新打印签字免不了,但起码我不需要从零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把那个账本先放一边而不是直接删掉,大概是因为以前的经验告诉我,或许那些东西留着还会有用,但我并不是把所有旧账本都留下来,我只是把最复杂的那个留下来,因为做那个东西实在耗费了我好些精力,我舍不得直接删除掉。

数据本身没问题,是数据的表达方式不同了而已。我一直觉得我们把所有精力都耗费在这个上面是浪费人生。每次遇到检查我都会有很深的觉悟,我必须学会Excel的VBA。那么我就可以把自己从这些毫无意义的格式修改上拯救出来。既然那些东西J金蝶通过编程可以实现,我也可以自己做到。但话说回来,这么大一个单位为什么他们就没想过买一个有统计功能的金蝶模块挂上在现在的系统上呢?归根到底一定程度我觉得是因为做统计工作的人其实基本上都不是会计或者经济学出身的。我们本来做其它事的,接着莫名其妙就被叫过来做这些了。在我们的字典和我们的知识领域里不知道如何把金蝶发挥到极致,当然也就没有那个升级的强烈要求。情况就像我的同事对用什么Office软件无所谓,WPS也好、随便一个什么版本的Office也好,反正能用就行。当遇到一些应该用技巧和用公式能解决的东西他们一律手动输入,所以用什么软件对他们来说毫无区别,因为那不过是一个记录数据的地方而已,跟在一张白纸上记录毫无区别。既然他们没想过要把软件的功能用起来,他们当然也就对软件没有要求了。在统计账务处理和管理方面,我觉得我们单位遇到的也是这个问题,如果有一个精通金蝶的人过来指点一下大概我们的工作会非常不一样。有可能是工作流程简化了很多,也非常有可能是一些我们向来忽略掉的东西会被重新重视起来。但显然如果找一个卖金蝶的过来他肯定会给你推荐一大堆你根本用不着的东西,又或者其实他们也不熟悉他们的功能,所以只能大概的给你瞎掰。好不好用这种事只有用过,而且是经常用的人才有发言权。

在账务管理方面,其实很多软件已经非常成熟了,无论是哪个,现在的问题是做这些账务的人根本不懂得基本原理也没见识过软件,当然也就不会想到要去用。

2019-01
7

统帅

By xrspook @ 23:53:44 归类于:烂日记

坐在床上,我犹豫了十分钟,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不知道从何说起。

过去这几天,我经历了非常多的事,很多都是第一次遇到,而实际上,或许不能算是第一次。对我来说是第一次,但对我妈来说不是。第一次的时候,她们还有长辈指导,但现在,她们就是最高指挥官,而她跟其他指挥官又有各种矛盾,谁也说不服谁。大家肚子里都有很多方法,但是又不太一致。每个人都是想到一些做一些,却没有看到事情的全局。具体的事情或许她们知道该怎么做,但实际上,有很多事她们都只是做了个开头,然后画风一转,又去做别的事了。作为一个旁观者,真的看得我心烦意乱,所以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把她们的管理权抢过来。显然她们都是很好的兵,但问题是她们从来没当过将军,不知道如何指挥,所以每次都只是在一些很细端末节的问题上纠缠不清。如果有一个人说了算,显然这些事都可以很快解决,比如说统计人数的问题,可以通过一个电话搞定,但现在,她们却走了无数弯路。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做某些事不好意思,但实际上,当计划要进行下去的时候,她们又必须厚着脸皮做之前她们觉得不好意思的东西。

我妈那代人都70多岁了,显然他们的脑子已经不太好使,尤其是在这些一辈子大概只会遇到几次的事情上面。从前还能找个老人指点,但现在老人都走了,她们就只能靠自己残存的记忆。对我来说,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完全不需要从她们那些记忆的角度去处理事情。东西摆在那里,只要你把它做好就行,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是一个做统计的,显然你要我列清单,然后计算次数和总数显然非常简单,但是,如果靠她们的老一套办法,即便她们通宵不睡觉也整不出来。归根到底,是因为她们的思路不清晰。明细数据只有一个,但汇总方法有无数种。很多时候,你不仅仅要一个汇总结果。所以如果用手抄的方式会非常累人。但显然,按照我的思路,只要原始数据录入完毕,各种汇总都相当简单,那就只是一个拖拉鼠标刷新数据透视表而已。一直以来他们都全凭记忆排列出来的各种亲戚关系如果按照一定的脉络排序,那是相当简单的事。哪个有,哪个没有,哪个差多少,一切都清清楚楚。不需要抄N张纸得出汇总数据又或者用更为不可理喻的画正字盲数方法计算。这不是什么选举,这不是什么计票,不是不记名的,做某些汇总的时候,你必须得记名,虽然那个汇总数据就只是一个总数,但如果你的明细不清晰,你根本没办法再复核。在我的统计逻辑里,汇总出错这种事不存在,只要原始数据没问题。所以只要他们按照我的思路,只要跟我核对好原始数据,其它东西可以水到渠成,所有汇总都可以在弹指间获得最终结果。

为了得到那个最高的管理权,让她们都听我的,这几天我真的拍了不少桌子。但最后,连我最牛逼、最习惯性说了算的妈妈也终于臣服于我,配合我的工作。话事权这个东西,我真不喜欢要,但是如果我的管理能让一切都更顺畅,为什么不把这个权力给我呢?的确,我可以让他们更高效,更舒服。

一直以来,我都宁愿做最基础的工作,但这几天我发现,在某些特殊时候,我必须担负起管理的责任。

2018-12
25

挤不出来了

By xrspook @ 8:33:30 归类于:烂日记

天天都在写东西,写到我都觉得自己有些江郎才尽的地步了。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分心去做其他事,比如看一下书,又或者是看过电影,但问题是我这么做死逼自己,一直都写各种总结,写各种报告,写各种分析,到最后我都已经不知道如何再继续榨干自己了。昨天下午我把自己的年终总结写完了。写完以后觉得字数有点多,所以今天可我可能还得砍掉一些昨天我意气用事写上去的东西。其实去年我写得比今年长,但我觉得今年的表格好像不太够用。写那么长,读的时候也麻烦,毕竟只是读一读而已,没有人会真心去看。今天我要删掉的主要是一些细节类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并不需要明摆出来。

写完今天的年终总结以后,我还有一篇国粮局直报系统的分析要写,但那个东西我实在不想花心思了。按照去年的套路,直接把数据改掉,把某些句子调整一下也就可以了,因为相对于其他的分析,我觉得那个纯粹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因为按照他们的套路出牌根本不可能整出什么我觉得很有意义的东西。有意义的东西我在其它分析里早就挖掘过、写过了。之所以还得写这篇,纯粹是完成一道手续。其实我觉得那篇分析是没必要写的,尤其是对我这种最最基层的单位。上一次的统计培训也说过,国粮局那些人没想过我们这些基层单位能写出些什么。因为我们手头上的数据就只有我们自己的,应该认真地去写这篇分析的起码得是一个地区,比如说一个市或者一个省的相关负责人。做这些事的都是公务员,而且还是相关专业毕业的高材生,他们肯定能写得出来,但是他们愿不愿意写那有是另外一回事,又或许他们只想让下面的人写上来,然后他们各种复制粘贴。虽然我知道直接这么干一点意义都没有。对他们来说,我们交上去的东西,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让我们交上去呢?他们让我们按时交数据,这个我没意见,但为什么我们也要把分析交上去呢?虽然很不愿意写那篇东西,但是工作还是得完成,那我就只好以应付的方式凑一下数。一定程度上,即便是我用来凑数的东西,通常也会比其他人好那么一点。

以前我觉得写分析之类的东西是水到渠成的事。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从原始数据的生成到最后的成文都由我亲自完成。分析和写作是最后的步骤,相对于前面的原始数据生成,后面的算是简单多了。现在情况不是这样,原始数据我需要收集汇总挖掘。的确,数据不是我生成的,但如何通过各种手段发现其中的规律就是我的工作。可以这么说,以前我从来没有非常纠结过数据背后的那些东西,但现在我手头上的数据多了,显然只是简单的罗列出来没有一点意思,但怎么才能找到我自己觉得有意思,别人也觉得有意思的东西呢?或许如果我经过专业的学习,我不会这么彷徨,但现在,有时我真的不知道该从哪些方面出发、有针对性地挖掘出某些观点。

新招聘回来的那些大学生到位以后,我真的要虚心的请教一下专业领域的他们。

2018-11
28

招聘小感

By xrspook @ 10:24:14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本可以正常跑步,但是快到下班的时候突然来了个招聘的话题,更进一步地说是这个周六可能要回来加班面试我们有意向招入的人。实际上虽然招聘的人里有我相关的岗位,但我不过是个普通的科员,我在不在场也无所谓,只要我们的领导在也就可以了。毕竟我是那种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的人,只要你能完成我给你的任务,你的用什么方法我无所谓。因为通过完成我给出的题目,我就能判断出到底你适不适合做我现在的工作。让我觉得搞笑的是办公室主任还想把我的实操题给删掉,而直接出一些理论题以及写感想的开放性题目。如果只是招一个文秘,无所谓,但是我这个岗位必须得那个人具备某些能力才能做好。这里说的做好有两个层次,一个是他不需要非常努力就能把工作完成,第二个是通过后天的学习,他可以变得非常胜任这份工作。从前我真的不相信天赋这种事,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以后,我不得不承认的确有这些东西的存在。如果他们具备了某些天赋,其他人很痛苦也完成不了的事,或许他们不怎么费劲就能做到。对他们、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符合我岗位要求的人我并不需要他聪明绝顶,如果他过于聪明反而件很危险的事,因为谁知道他会耍什么小聪明,偷懒而导致一些大问题。为了保住自己的题目,所以下午下班以后我就去找了办公室主任说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说到他简直非走不可,家人都过来催电话为止。经过一番谈话后,他保留了我的题目,但是难度要降低些,我降低了接近50%的难度,但实际上,面试的人过来完成题目的时候,可能他们不能100%做完。虽然表格我已经设计好了,他们做多少答对多少可以给出相应的分数,这比我之前设想的简单了好多。本来我的题目是一个开放性的,但是他们说必须加入一些理论或者空泛的题目,所以我的实操题难度必须降低,腾出时间让他们回答那些纯粹是门面功夫的题目。

找完办公室主任以后回到办公室,我就开始整理那些题目相关的资料,于是随随便便就过了一个多小时,回到宿舍,换了身衣服,拖了个地,回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下雨了,而且雨还下得不小。我等了十几分钟还是下。彩云天气说那个雨在半小时之内会增大,雨要完全停止,起码要一个多小时,所以我直接,开始统计昨天单位的某些业务量。统计完以后,发现雨还在下,虽然相比之前已经小了一点。最终我放弃了昨晚的跑步,打算把那挪到星期四再去做。昨晚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取消了所有运动计划,其实,确切的来说,这些事其实我都可以不理,但是我却不能坐视不理,因为这是跟我息息相关的,如果招了个废人回来,我会麻烦无比。最终可能像办公室主任说的那样,如果招回来发现那个人真的不合适,只能把他调岗,把合适的人调过来。

招聘明明应该是我们单位主动的事,但现在貌似我们却被应届毕业生牵着鼻子走。我个人认为,其实我们没必要把目光完全投在应届毕业生身上。因为就我这个岗位而言,有工作经验的人或许会更合适。以前我的一个同事就非常适合这份工作,但是在这个单位做了好几年,这个单位从未考虑过让她从事这份工作。因为某些变故,她在今年9月离职了,我觉得真是天意弄人的。因为如果她能再扛几个月,估计我那这个岗位就不需要再费尽心思地去招人,我直接把她要过来就行了。不过也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些,才让我明白到,专业对口和应届毕业生这些其实都没必要强求。

从我被招聘和到招聘别人,相隔10年。

Page 1 of 19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