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
15

我们在自取灭亡

By xrspook @ 8:22:28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疫情在冬季来临之后越发严峻,那些飙升的数字以及各地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爆发的确诊的确让人挺心惊肉跳,但我觉得好像我现在没有一年之前那么慌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年我会慌,为什么在家里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会脑子里只有那个东西,现在国内说不准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会出现确诊,而国外的确诊数字纯粹只是一个破记录的玩意,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新冠病毒变异。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人类都没有攻克新冠病毒,怎么可能不变异呢?病毒相对于细菌来说,是比较简单的东西,也正是因为它简单。所以复制起来就会更快。速度更快出错的几率会更高。有些出错是往好的那方面发展的,而有些则是自取灭亡。好的那方面发展,显然会越来越好,人类你就加把劲地慌吧,这是自然的选择。很久很久以前,古人已经总结出了那一条“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人类一直都只是从疫苗的方面思考去围堵这个东西呢,难道就没有一个像青霉素那样,征服细菌感染的药物吗?当然我也明白,细菌跟病毒完全是两回事。一直以来,由病毒引起的感冒我们只能通过自身的抵抗力战胜那个东西。如果是细菌感染,我们有抗生素,但是如果是病毒感染,一直以来,我们几乎都是无解的,只能对症治疗。

我真觉得这个新冠病毒挺厉害,因为它比人类还要博爱,它跨越了所有地域所有人种,甚至可以说跨越了大部分生物。人会被感染是显而易见的,灵长类黑猩猩也会被感染,其它哺乳类,比如说老虎狮子,或者宠物类的猫猫狗狗也会被感染。一个什么样的病毒才可以做到如此的博爱呢?如果让我说的话,那个除了是上帝以外真没有其他了。如果说那个是上帝的话,它实际上已经给了人类很多时间。足足一年的时间,人类不是自诩自己的科技已经很不错了吗?但人类这一年做了什么呢?在抗击新冠疫情上,不知道做了什么,但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上却做了很多。比如什么种族歧视,民众和警察和政府闹矛盾,明明没有问题却要勾起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贸易纷争,又或者是为了领导人的选举互相拆台故意制造爆点的,还有就是无中生有故意挑起战争的。这里我也就不提那些不知道为什么引起的山林大火,不知道为什么山林大火就是控制不住,然后不断地烧。而且还不只是一个地方在烧。到底是新冠疫情把人类搞得水深火热,还是我们自己做的孽。从大局来说,人类2020年的主要敌人是新冠病毒,但实际上呢,在很多人的眼里,新冠病毒只是每天新闻里必露脸,必被主持人提到的某个东西。甚至我会觉得,有人已经觉得新冠病毒的数字就像是每个新闻里最后必然会出现的天气预报一样,习以为常了。不过有时晴天,数字少一点,有时狂风暴雨,数字很恐怖,但这东西要不在这里糟糕一点,要不在那里糟糕一点,又或者是全体都很糟糕。

未来是什么?愿望是什么?如果情况还这般恶劣的话,我觉得活下去已经很不容易了。

2021-01
10

疯狂的世界

By xrspook @ 21:54:13 归类于: 烂日记

支持者发狂造成造成各种暴乱,这种事情在我印象之中不是发生在国家领导人身上的,而是发生在某些明星身上的,典型的明星效应。事件发生后,明星会站出来,马上告诉粉丝不要这么激动。同时也劝告他们不要再做这种事了,粉丝团的组织者也会被警告,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疯狂的事。但如果这种事真的发生在国家领导人上呢?情况就会像美国那样。不同的明星粉丝之间发生肢体冲突,这种事情警察或者路人会马上毫不犹豫地制止,但如果粉丝是国家领导人的呢?警察还能真的把握住那个度吗?况且,对外国来说,可能守护他们政府大楼的不是警察,只是保安。警察尚且控制不了,保安又怎么可能做得到?我不知道在我们国家举行人大或者政协会议的时候,是谁在门口把守,估计门口有军人。我们的领导人旁边的虽然是保安,但实际上都是军人。特朗普身边的保镖是军人还是他个人的雇员呢?这就说不准了。

那些冲击国会的特朗普支持者,一定程度我觉得是他雇佣而来的。不完全是粉丝支持者的那种类型,当然,里面也会有一些疯狂的粉丝。追随明星到这种疯狂的地步是因为他们真的分不清真与假、善与恶,还是说他们只是为钱服务。钱是所有人做任何事的主要目的。对商人来说,尤其是这样。我永远不会忘记特朗普之前是脱口秀主持人,也是个商人。这两个叠加起来,从一开始就让我觉得他是个老滑头,是个狡猾到极点的人,会为了所谓的利益不择手段。他也没有什么脸皮可言,因为那个脸皮的厚度是一个无底洞,为了钱他什么都可以做。为了钱他可以根本没有任何道理,他说的就是道理,但是他经常出尔反尔。新冠疫情就像一个照妖镜,同时也是一个放大镜,把某人的某些特点无限地放大,并展示在世人的面前。至于会不会以后的某个时候,某个医生站出来说其实特朗普做出这么一些疯狂的决定完全是因为他有精神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可以从一切罪名里安然无恙地逃脱了?各种案件里因为精神病而免罪,因为是实习生而逃避责任的事实在太常见了。美国的总统把美国搞混了,不只是美国搞混了,把全世界都搞混了。这情况就像加拿大,美国以及澳大利亚的山火一样,年年在烧。在烧的不仅仅是他们国家的那片森林,或那片荒地。那里燃烧的是地球的生命。森林里有很多生命,更多生命是我们人类肉眼看不到的,又或者是科学技术至今都无法感受到的,但是那确切存在。谁也说不准是不是因为那些永无止境的山林大火让新冠这种东西像潘多拉宝盒被打开一样释放出来。当南极跟北极的冰因为地球气温升高,融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真正的大boss会闪亮登场,或许那个时候人类才会意识到,这个曾经把人类折磨得很惨的新冠疫情只不过是一道餐前小菜而已。

国家的确是独立的,但是地球上的人类全部都是地球的一份子。谁犯了错,另外的那些都逃不了责任。锅或许是一个人造的,但所有人都得被迫一起背。

2021-01
8

如果不让公交出行……

By xrspook @ 8:46:57 归类于: 烂日记

这几天给我的感觉是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新冠好像很严重的时候。之所以说好像,是因为那时中国是新冠疫情的核心地区,其它国家只是零星散发。哪里都去不了,哪里人都很少。上班回家走的是直线,甚至连公交地铁都不敢坐,我是骑车回家的。现在如果突然来一条不允许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家。除非自己有车,否则的话,等于是被软禁在单位了。以前我还有那个骑车回家的选项,但现在连骑车回家的路都没有了。因为现在搭顺风车放下我的同事,离我家还很远,远到地铁加公交也得一个小时。如果单位真的出了这么一条规定,除非他们设置班车,否则对我来说根本无解。为什么单位会有这样的设定呢?对其它单位来说,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员工来自四面八方。我买得起车,但不是人人都买得起汽车,人人都养得起那个东西。一个城市这么大,肯定有没有车的人,这些人难道在新冠疫情结束之前又或者在这个冬春季结束之前都一直都只能停留在某地?这跟监禁没什么区别。既然城市的公共交通没有停止,为什么单位会有这样的要求呢?为了安全起见,这样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普通员工而言,这样一点道理都没有。广州的公交上、广州的地铁上有多少人,他们估计没有体验过。即便是三两分钟一趟的地铁都可以把人挤得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想出站的时候反倒被涌进来的人推向车厢的更深处。在这样的超级大城市停止公共交通,强迫必须私家车出行根本没道理。当然,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设定,是因为我的单位不在大城市,而是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不让公交出行,也不让网购买买收快递,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单位的网速是限流的,哪怕你想打游戏或者看电视打发时间也不容易。手机信号什么的,从前没有3G4G的时候,2G凑合着,有时也会断,而现在,4G5G都来了,但实际上宿舍里却连个2G信号都没有,办公室里4G的信号只有两格。在这种交通不便,手机打电话也很玄乎的地方,跟坐牢有什么区别?当然我是个很会自娱自乐的人,我会自己找到乐子,或者是看一下书,也可能是蒙头大睡。2020年的前几个月已经够颓废了,现在我不想继续那样。去风花雪月的人通常不是那些搭公交的,因为要通过公共交通离开这个穷乡僻壤真的很不容易。夜夜笙歌的往往是那种自己开车的人,因为可以到达的地方多了,人也自由了,于是问题也很多。

对我来说,最严峻的是如果今天办公室就发一条通知下来。不允许通过公共交通出行,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回家呢?难道让某些同事明明不顺路也送我到家门口吗?我不是一个特例,既然我有这种待遇,那其他人呢?如果单位的班车没有取消,这一切都不成问题。但现在,有车的人占了大多数以后,班车这种设定,不可能再有了。

疫情之下,没有私家车就万万不行这种怪异的风气突起了。我还只是在低风险地区呢!

2020-12
31

清醒地做梦

By xrspook @ 11:03:58 归类于: 烂日记

因为新冠疫情,我丢掉了跑步的习惯,准确来说,丢掉了运动的习惯。没有在家做,也没有在单位做。因为新冠疫情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得不躲在家里,而对我来说,路跑就是一切。但实际上,把一切都丢给疫情有点过分,因为在新冠开始之前,我已经懒惰了好长时间,与其说是新冠让我不运动,重新又胖回去,不如说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只是以新冠为借口。

快走和跑步什么的,已经是我的第7个年头。我是从2013年的秋天开始的,到2020年,刚好是一个七年之痒,跑步这种事对我来说好像很熟悉,无论是训练还是衣着,但实际上,我又并不擅长那个东西,因为我始终没有达成自己的目标——把半马跑进两小时。2016年我第一次参加广马的半程马拉松,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大型的赛事,也是我的最后一次。马拉松的某个规律说,很多人的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倒不是因为那一次的经历让我怕了,而是尝试过那一次以后,我觉得原来自己想要的不是那个东西。

好长一段时间,跑步的时候我会听歌,室内跑步机的时候我更加会看电视、看电影,这样的确会让时间过得快一点,但实际上跑步和娱乐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是不可兼容的,倒不是因为我是个严肃的跑者,跑步的时候就不能心有杂念,而是我觉得,跑步的时候就应该有跑步的事情。好长一段时间不跑,当我慢慢找回一点感觉,重新上路以后我发现,跑步让我最怀念的是那种冥想的状态。

《阿甘正传》里面的阿甘不停地跑,跑到突然某一天他觉得不想跑了,我就不信他在一直跑的时候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的。以前我跑了很多,周跑量有40K以上。这就意味着每周我有4个多小时在路上,我有4个多小时独处的时间想生活想工作。我可以思考所有东西,但除了跑下去以外我什么都做不了,这就像是在清醒地做梦。还记得几年前单位的分享会上,某个同事介绍冥想、介绍打坐,估计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怪怪的。对我来说,跑步就是冥想的一种方式,不过别人的冥想是静静地坐着,我则是运动平衡的状态。跑姿很稳定,呼吸很稳定,心率很稳定。可以这么说,我进入了运动的甜点区域。我总觉得在那种状态下,我的脑子会更好使,大概是因为血液供应充足吧。我试过在单位绕着花坛跑10K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想我理想的智能系统应该是怎样的,有什么功能,有什么可以自动生成、准确校验,减少我们出错。因为那个时候领导正在推流程再造,但可惜的是,我想完以后没有把那个记录下来,所以也就只是想想而已。更多时候,我想的是具体工作要怎么执行。动态平衡的冥想可以锻炼你有清晰的思路。你可以从大局发散开去,也可以对细节反复琢磨,但却不至于因为细节的某个问题卡住。如果是其它场合,你或许会马上请教别人又或者在网上搜索找答案,但跑步的时候你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这样的冥想让我懂得一些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先放下,但放下不等于忘记,有可能跑了一圈回来以后之前的那个细节就没有问题了。在你看到别人一气呵成完成一件事的时候,你看不到漂浮在海面雪山下面其实还有好大一块。别人的脑力劳动你不知道而已。

重新开始跑步,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胖得无法接受,非减肥不可,而是因为我怀念那种脑子好使的冥想时光了,但如果减肥能顺便成为“副作用”,何乐而不为呢?

2020-12
23

新冠警报再次敲响

By xrspook @ 9:51:51 归类于: 烂日记

随着气温的降低,新冠疫情又进入了水深火热的境地。当英国官方宣布变异的新冠病毒传播率会增加70%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以后,几乎可以这么说,全世界都进入了恐慌。欧洲的恐慌尤为严重。能跑路的人赶紧逃离伦敦,逃离英格兰。看着他们的这种逃离,自然的让我想起了差不多一年前的武汉。即便英国停飞机,停火车,也禁止公路,始终是有些人要跑出去的,尤其是那些关系不一般的人。如果英国真的要采取手段,封城这种事就不仅仅是阻断一切交通,而是要派警察甚至军队截留全部人。还记得一年多以前,英国和美国不是说要群体免疫吗?群体免疫这个词我还是第一次在英国首相那里听回来,结果没多久,他自己就染上了新冠。既然已经染过新冠,理论上应该有抗体,但是现在的英国首相难道不怕吗?同样乱七八糟的还有美国总统,不过现任总统估计很快就要下台了,所以近期好像少听见他在那里瞎掰。美国的副总统直播打疫苗,即将上任的美国总统也直播了打疫苗,但现任的美国总统呢?难道就因为他曾经染过新冠,所以不需要直播打疫苗吗?不过话说回来,直播打疫苗这种事,谁知道那是不是疫苗,还是纯粹只是打了一些营养剂之类。他们要作弊谁也拦不住,但估计,在现在这种水深火热的环境下,他们没必要这般作弊。

当伦敦人,当英格兰人,当英国人在逃离的时候,周边的国家,全部都把门紧紧关上。但是中国居然还没有停止来自英国的航班,这的确是让人有点恐慌,但之所以有这种决定,肯定是因为我们的人有底气,可以防得住。严防死守这种事我们已经坚持了一整年。从一开始不习惯戴口罩,觉得那很闷,觉得那喘不过气变成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甚至当冷空气肆虐、气温骤降的时候,戴着口罩反而比不戴口罩感觉还好。以前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大概因为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我才会戴口罩。比如说在灰尘弥漫的地方带防尘口罩,在有有毒挥发气体的环境下,才戴相应的防护口罩。其他时候,比如说生病的时候,我也没戴过口罩。因为这次的新冠经历让我明白到,无论是自己生病还是别人生病,戴口罩都是很有必要的。生病的人戴口罩不会让病好的更快,但起码不会轻易地传染给别人。生病戴口罩这个问题上,不仅仅要考虑自己舒不舒服,还得考虑别人会不会因此被我们拉下水。生病不戴口罩,打喷嚏不遮掩,不经常洗手这些事以前我也经常干,但现在我就像有洁癖一样一天洗好几次手,虽然已经没有像之前那么认真,但是,去过公共场所,摸过那些东西以后。我还是会认真洗手,尤其是去过人多密集的地方,比如地铁也比如公交。现在的这种情况,不仅仅是随便戴个口罩就能解决问题。如果我们身边真有那些人的话,戴口罩,戴质量好的口罩,而且规范地戴口罩都是必须做到的。

去年,我们已经没有了一个春节,今年我们会有吗?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