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
7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By xrspook @ 10:05:07 归类于:烂日记

已经不记得为什么第一次看《古拉姆》的时候我没有吐槽那个“神奇”的中文字幕,我理论上应该会觉得那个东西牛头不对马嘴的。2015-07-19第一次看完的时候,我的评价是这样的;

我太爱这种underdog小混混角色设置了!估计跟我叛逆青春期刚好碰上香港古惑仔片大行其道(和这电影的上映时间差不多)有关,青春期的时候我想看但看不成,成年以后我把香港古惑仔的片子都刨完了。自然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会对这种话题电影情有独钟。还记得初中某次物理课女老师骂我们班上的小混混头目不知道啥,我(班长且成绩最好无可挑剔)很大声地顶了一句:“如果你生活在他的家庭,你不比他好多少!”全场看着我,呆了,那老师没再说什么。该片一开头女律师说那些话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出于正义,也出于同情。米叔和火车迎面赛跑的那一段简直就是惊心动魄!!!!!!拳击擂台上完全放弃进攻纯粹挨打以及最后的被大boss怎么揍也打不死虽然很假很理想化,但人心肉做,不可能不为这位少年动容。

大概当时我只是看得热血沸腾,但三年后当我要在1个多月内把《古拉姆》全片重新翻译出来的时候我有了更多的感触。可以把《未知死亡》定义为动作片吗?如果按照那个套路,《古拉姆》也应该是动作片,但在把片子翻译了一遍、校对了一遍后我觉得这根本就是实打实的剧情片啊!我不知道1998年这部电影在印度上映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反应,当然了,这种反应我可以翻查资料得出,但如果他们的人民在看完片子后有所觉悟的话,其实这部片子的影响应该完全不亚于多年以后久久被赞颂的《芭萨提的颜色》(2006年),只不过《古拉姆》里说的是一个青年,而《芭萨提的颜色》说的是一群青年。故事的最后《古拉姆》的那位青年挺住、赢了,而且他的行动也感染到了身边的人,让他们也奋起反抗,最终大团圆结局,推翻了黑社会老大的暴政。

Ghulam这个词意思是“奴隶”,这是一部关于人民觉醒的故事,而里面的主角Sidhu从表面上看是黑社会的一份子,但实际上他不是,他的确是小混混,因为他不务正业,钱都是从大街上的“移动提款机”要回来的,但除此以外,他不做其它真的称得上坏事的坏事,因为他真没有主动去打砸抢。主角的内心深处他是要当正义好人的,但貌似没什么条件允许他那么干。面对充斥在身边的各种不公和欺凌,他没有落井下石再踩一脚,而是选择沉默地站一边当旁观者。他不确定什么是好,但他知道坏他不应该碰,因为那跟爸爸的教诲相悖。直到有一天生活告诉他不能再沉默,不能再逆来顺受,因为欺凌这种事已经不只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他自己也无法置身事外,所以他内心的正义原力算是觉醒了。穷人被欺负不是因为他们没钱,而是因为他们懦弱,反抗就要付出代价,但不反抗就只能一辈子都臣服于魔鬼任由其折磨。主角总算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本来就一根筋的他于是自然义不容辞地去干了。如果他受过非常良好的教育,他的脑子很好使,想的问题非常周全,估计在干不干这个问题上他还得挣扎很久,但也正是因为他比较单纯,在那些直接关乎到自己生命安全的问题上他可以义无反顾,或者说光靠一身热血乱来。正是有这种单纯一根筋的存在,我才真的感觉到了社会的窝心。即便他们真没多少钱,他们也会把自己的东西和你分享。即便他们真的没空,当你找他们的时候他们仍然会放下手里的一切帮你的忙。这种事情在中产阶级那里很少发生,我从来就没有交过富人朋友,所以也就无法评论这种事到底会不会在他们身上发生。是这些一根筋让我感觉到了社会的人情味,情况就像电影《起跑线》里主角一家遇到的穷人朋友。我还小的时候,我觉得这些事再正常不过了,但现在,这已经变得貌似比钻石还要珍贵。

近期我一直在看龙应台的《野火》,在家里看,一个星期就只看3个晚上,都是睡觉之前看那么两三篇,所以进度很慢。我觉得《野火》也是一个号召年轻人觉醒的东西,首先你得关心,然后你得有足够多的知识和经验去分析判断,接着是觉得其中有不合理的地方,最后是着手进行改变!我们到达了什么层次呢?我们之所以对很多问题熟视无睹是因为我们甚至连第一步关心都没做,而只是觉得那一直以来都那样,逆来顺受吧,这永远都好不了了。

大概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集体唱一唱我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第一句是怎么说的?“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不能忘本啊!!!

2018-03
12

别向别人吐槽了

By xrspook @ 16:36:32 归类于:烂日记

在blog上我经常吐槽,但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通常不会,除非你逼我非得吐槽。人活着是为了分享快乐,而不是互相扯皮谁比谁更糟糕。比比谁更不堪这种事我宁愿默默地离开那个讨论场所。但今天我突然发现更让我烦的是有些人明明遇到一些明显不妥当的事,在那些事发生之前他们就应该拒绝,如果向上一层反映不行就必须继续向上反映,但实际上他们的做法却是默默地干那些显然不妥当的事,但却在平时给你吐槽生活有多么的奇葩。如果你不想被奇葩,你觉得那东西不能逆来顺受你就必须主动去改变。改变这种事肯定会得罪人,但既然那些是你觉得正确的事,为什么你宁愿选择自己憋闷也不尝试去改变呢!不是因为事情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而是因为他们甚至没尝试过。如果你不满意这个单位,你没有在这个单位找到哪怕一件让你开心的事,为什么你还要留在这里呢?!一方面说国企的人如果到外面很难再找到工作,那为什么在外面干得好好的非得来国企插一脚呢?总是觉得有些人看不起你,因为有些人赚的钱比你多,假期比你多,人脉也比你好,为什么你非得在这些方面和别人比呢?人成功与否很多时候并不是看所有方面,当然所有方面都非常强势大家自然会默认那是个神人,但要成为别人的榜样,其实只要一个地方过人就足以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为啥非得用自己的短处撞别人的长处?!更实在的是那些各个方面都很强的人根本不会真的拿他们自己跟你比,因为他们默认这根本就不用比了。他们的优越感不在于沾沾自喜自己比其他人优秀多少倍,而在于怎么才能战胜过去的自己。应试教育让我们一个个都变成了自然而然就把自己拿去跟别人比的神经病,在脱离考试教育以后我觉得自己的天地无比宽广,不能说学习那些年我没什么所得,但我觉得没有考试没有排名以后的自学经历中我才算活出了我真正的特性。

我不会因为自己赚到的钱比别人少而烦恼,因为我根本没兴趣去了解别人到底赚了多少。钱的这个攀比是毫无必要的。我觉得自己的钱够自己花,想买想吃的都可以承受,为什么我还得纠结别人几十万一个的包包我买不起,别人一顿饭几千块钱我无福消受呢?我根本不喜欢那些奢侈品,对那些山珍海味其实我也兴趣不大。那些最贵的不一定就适合我们。有些时候我会在买一些比较贵的东西的时候再三思量,不是因为为了买那些东西我就会因此生活拮据,比如说要吃土过日子,而是因为我会反复思考我是不是真的需要那些。有钱人没有到底要不要买的烦恼,但是只顾买买买把所有东西都搬回家,选择的趣味何在?有人有时间有钱就会去旅游,但我的家人根本没有这个习惯,所以我也没有。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旅游这种事是麻烦的,因为一旦生活时间不规律我就会发生各种紊乱。旅游的确会让人快乐,但对我来说那不完全都是快乐。

心理平衡是必须的,懂得感恩生活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2017-09
14

心死

By xrspook @ 10:09:3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我跟我的室友大吵了一场。吵的内容跟单位的某些工作相关。在她眼里,这个单位已经彻底没救了。所以,任何人都不应该在里面投入任何的精力和心血,但是我做的事情就好像我觉得这里还有希望。之所以会这样,我只是觉得,她已经死心了,很多人也已经死心了,怎么让这些已经死去的人重新活过来我不知道。但起码,如果我还没有死,我就要尽量去想怎么去救活他们。对于很具体的问题,如果是技术类的,我还可以解决,但对于这种心理上的绝望,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发生这种事情,最根本的问题是体制用人。一时半刻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我们这些小喽罗都没办法改变国企一直以来的顽固作风。但我觉得,就像《真相访谈》一样,里面提出的问题由来已久,而且很严重,但这不代表我们就只能跟前任一样视而不见、默默忍受,《芭萨提的颜色》里有一句很经典的话——“生活有两种活法,忍受现有的方式,或者负起责任来改变”。她选择的是吐槽忍受现在的方式,我选择的方式是改变。无论我一个人的能力有多少,但起码我有做过,而不只是一直当路人甲吐槽。人的生活如果没有激情,跟咸鱼没什么区别。我觉得他们的生活真是这样。无论是工作的时候还是平时。哪怕你你在炒股,或者你是在打游戏,但起码,你也得打出一些血性。如果那就是你的全部的话,你应该从中收获到一些成就感。显然在工作的时候,他们没有成就感,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只是为了消磨时间。我跟他们不一样,大概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个穷人。所以一切事情,我都不向钱看,因为我知道,幸福感未必得用钱去买回来。自信和成就感可以通过你的付出和之后的开花结果让你乐半天。过程如何,只有你自己知道,至于结果到底好不好,我觉得他们更多时候是活在的人别人的评价里。社会主流觉得好,别人眼里觉得好,他们就觉得他们活得有价值。这种想法很正常,但是,因为我是个不太常规的人,所以这一套与我无关。对我来说,绝大多数时候,过程大于结果。你把某套规律摸清以后,虽然最终可能只是精炼出一句话,其中的魔力只有真经历过的人才会懂。让我成长的,不是最后一句被别人称作为哲理的话,而是你清楚明白了如何把一块完全不起眼的石头最终打磨出一件艺术品。是那种把普通升华为精华的过程,让我有成就感。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这是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起码现在我觉得我还年轻,我需要去学习,需要去改进,需要有所追求,我要有奋斗目标。如果这个目标和你的生活、你的工作达成一致,效果将非常好,无论是对你自己,还是对你身边的人。正能量的东西,无论大小都得张扬出去,负能量的东西,无论多少,都应该藏在心里。而昨天吵架的根本在于,我觉得你不能只吐槽问题,而不考虑怎么去解决它。如果只是提出问题,而不做进一步的思考,那只是永恒的负能量堆积。吐槽这种事,人人都会干,应该说如果脑子是正常的,不可能没有负能量,但是把负能量化解掉,甚至转化为正能量,这种事就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知道有问题,但不考虑怎么去解决,而把那一切都归咎为现有的貌似不可改变的习惯,这种事我觉得是不可以接受的。因为换句话说,这不过是个你不去努力改变的借口而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前提是必须大家在一开始都愿意做那渴望燎原的星星之火。

哀莫大于心死。

归档:2017-09-14 猫鱼

2016-11
6

左转→右转

By xrspook @ 20:47:55 归类于:烂日记

能躺在床上舒服地睡到自然醒,不管那是多少点。没有人去催你、逼迫你。你知道今天没有什么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无论是工作上的,还是运动上。这种感觉真好。我好像很久都没试过能这样了。昨晚11点之前睡觉,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9点了。我连续死死地睡了十个小时。醒了以后还是能感觉到左大腿的酸痛,但起码身体的其他地方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睡觉是最划算有效的灵丹妙药,比吃什么药或者做什么恢复训练好多了。但并不是每一次把眼睛闭上,下一次把眼睛睁开奇迹就会发生。人不可能每一次运气都那么好,不是吗?数周之前我还以为今天有一场女子半程马拉松。但结果今天我却可以睡到9点。因为那场比赛取消了。一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参加,后来,我被那场比赛搞兴奋了,接着却被告知取消了,我吐槽了一段时间。现在看来,一场本不在我计划上的比赛突然取消,也并不完全是件坏事。

我不知道左腿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所以,把在单位跑步里左转尽可能地变为右转项目必须从这周就开始,持续时间未定。我在单位跑了三年了,直到近两个月才出现这个问题。这说明肯定是因为出现了某些不一样的状况才让我的左腿超负荷运作。从向左转变成向右转的结果可能是跑完第一次速度训练以后,我的右腿马上就会有感觉。我的左腿能撑住几次,然后才慢慢显露。在连续接近两个月的训练里,到最后半个月才开始让我觉得,有点不能再忍。可能我的右腿两次过后就已经出现严重状况。毕竟左腿在出现状况之前,已经接受了两年多的磨练,而一直都状态很佳。那些在体育场里绕圈的,尚且要逆时针顺时针轮流跑,我这个不在体育场里绕圈,而且是在水泥地上绕圈,那个水泥地还是条马路,有一定坡度的,能撑到这个时候,已经算很不错了。如果不是当初我意识到我跑步的时候,一半得跑马路坡度的这一边,一半得跑马路坡度的那边,估计我伤得更快。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体育场的跑道拐弯处内侧跟外侧不一样高。内侧要比外侧稍微低一点。那么人过弯的时候,重心会压在左腿,但不至于像我过弯的时候那么痛苦。单位的训练跑里我需要左转过90度或者180度的弯非常多。跑完一个1.6K的大圈,我需要过六个左弯,一个右弯。跑完一次1.6K的小圈,我需要过八个180度的左弯,没有一个右弯。再野蛮的身体也难以支撑住这一切。别说是人,哪怕是一个机器,也非常容易坏掉。我一直都很纳闷,为什么我的跑鞋,总是左脚脚跟外侧比右脚脚跟外侧磨损的严重。从跑步或者走路姿势看来,我的左脚落脚更正,为什么会这样呢?现在,知道我是这般没脑子的跑弯以后,我有点明白了。跑步路线,若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在不停地绕圈,长期以来对身体是个非常大的损伤。可能那个伤害比跑一个坡度很大但笔直的桥更大。

只要不动,就不会痛,但人怎么能坐着或躺着完全不动呢!人生来就是要运动的。

希望我的补救来得还不算太迟。希望好好休息和我所做的主动改变训练策略能让奇迹发生。每次都被迫要和痛苦一起跑步,并不说明我有多坚强,反而,那只不过证明了我很傻逼。

2016-09
30

再谈改变

By xrspook @ 8:13:14 归类于:烂日记

这所谓的台风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多,虽然不算大,就在那里毛毛毛的,一直下个不停。直到今天早上我才发现地终于被下湿了,而且开始积水。总体来说,我觉得我们单位的排水系统还是不错的。有些地方的积水说不准那是设计单位的错还是施工单位的错,反正,某个沙井盖那里,居然旁边某地比沙井盖还要高,所以,应该能进沙井盖的水,没有流进沙井盖,而是在旁边积了一大摊。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因为设计单位是北方人、是河南人,他们那里绝对没有我们这边那么多雨,所以他们没怎么想过该怎么排水。就我所见,他们的排水设计就是南方地区六七十年代的那种,粗放式。试问在南方建房子,在高温高湿地区,而且是在雨量非常多的地方建房子,雨水管会设计在屋子里面吗?你家的房间或客厅会有雨水管通过吗?而且那条雨水管还不是全密封的,是开口的!那根本就不是雨水管,那是老鼠的专用快速通道,不是吗?!

电影《芭萨提的颜色》里有一句话:生活有两种活法,忍受现有的方式,或者负起责任来改变。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忍耐,但我觉得不应该再默默地挺下去了,为什么要请啊?挺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或者说,我们要去做的那个改变对我们有什么坏处?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之前的那代人,崇尚的是“枪打出头鸟”,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要做那个搞特殊的。但事实证明,在现在这个年代,这样已经行不通。如果要变得更好,你必须打破常规,找出一条更好的路。别人都不去干的,为什么你觉得那是对的,你也不去干呢?谈什么集体种主义谈什么奉献,如果连个人的利益都无法保证,何来大局。没有家就没有国。什么放弃小家为大家,前提是大家真的获益了。从前的人的思路是:如果要放弃小家的话,为什么那个人是我?以前我也觉得那个人为什么要是我,但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如果真的需要我去做,我会当那个被打的鸟。

有时候改变这事,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糟糕。一直保持的所谓传统,其实也有很多让人烦厌的地方。从赖床到早起,这就是一个改变。虽然不容易,但实际上真做到的时候,绝对对你有益。以前我没想过要改变自己。以前我也没想过自己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但后来我发现原来改变可以非常美好,所以我迷上了那个。正因为我觉得改变很好,所以,我也希望靠我自己去影响身边的人,让他们做出改变。但显然,跟改变自己不一样,在希望身边的人改变的时候,我做得不够主动。因为我觉得最终做决定的是他们自己,我也就只能做一个引路人而已。有些不对有些可以做的更好的,我会告诉他们,但至于他们去不去做,我没办法控制。也许有一天我有一定的势力威望了,我说的话他们会听,我可以让他们做得更好,他们真的会去做。但我不奢望那一天会在什么时候来临,那或者永远都不会来。但起码,我不会违心地明明知道他们有问题而不提出来。

从历史看来,中国人算是很能忍的一个族群。但其实忍耐真的比改变容易吗?从中国的历史看来,忍无可忍造成的大爆发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喜忧参半。那些什么起义,干的时候很风风火火,甚至把当时的执政者搞下去了,但往后呢?他们就没想过往后,改变以后该怎么去维持?该怎么去把本来不完美的东西变得稍微好一点。他们没考虑过这些,所以战争以后的统治,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开始统治,就已经被瓦解了。通过战争夺权非常的不容易,但相比往后的长期安稳统治,后者更难。我在说出这段话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是李自成。

明天就国庆了,终于到国庆了。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