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
24

有可能被甩下来

By xrspook @ 20:50:27 归类于:烂日记

可能被甩下来,我从来没有过,但这种事情的确发生了。但本人一点都不害羞,一点都不后悔,因为我从来没有错过,我是最好的,我是最棒的,我是最认真的,我是最努力的,我半点都没有放弃过,我半点都没有偷懒过。可能被甩下来只是因为我一辈子的习惯——八字脚。

曾经有很多人留意了我这个问题,很多人向我提出了这个问题,亲人、同学、朋友、老师……但我都没有在意,反正八字脚又不会害人,我自己又没有任何问题。妈说我八字脚容易跌倒,跑步不会快,偏偏自从上小学以后摔跤我已经很少了,跑步更是没有问题,50米7秒多简直是easy job,但今天,可能被甩下就是死在“八字脚”上。

那么多次的军训,以前从来没有教官对我的八字脚表示不满。但选方队的老东西就对我的八字脚耿耿于怀,开始是对着我踏步,今天又把我挑了出来。你是教官,你爱干什么我都没办法。但苦了那么多天,就差2天,被甩下来真的很不顺,挑我的毛病,老东西们的毛病还不是一大把,齐步走时摆曲臂,叫口令不大声而且经常叫错,而且有时叫口令的声音懒死了,要甩人下来,首先要甩的是他俩,还有以为自己穿没有扎脚的长裤别人就看不到,其实每个正步都在曲膝,还很好意思地对我们示范,是垃圾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俩。幸好今天实在看不过他的口令,接着向老陆诉苦的时候大骂老东西一顿,真爽死了,我这事真干得及时,要不就没机会了。但是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却坐在我对面,幸好他来的时候我已经吃完了,要不就恶心死吃不下要减肥了。

但希望还是有的,要看明天。没有到最后一刻我也不会放弃,即使只有1/7的机会,我都会尽力争取,要回到方队气死老东西。要为老陆争一口气!

2004-09
23

半日天堂半日地狱

By xrspook @ 19:56:22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的方队训练只能用“半日天堂半日地狱”来形容。

首先是上午由老陆“秦”兵训练,快乐舒服得很,而且成绩显著。他们用的是休息战术,其实他俩也十分想休息,特别是老陆,我想他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休息。尽管如此,他俩也是教得很认真的,我们也认真配合,有休息这一甜头谁不认真。昨天怎么都教不会的齐步换跑步今天一下子就好了,跑得很整齐,无论是他们看还是我们看都是觉得赏心悦目的,再看看别人的方队,其它的真是很丑,我们却很好,真的很有成就感。训练的时间不长,但成绩就如此的好,他们虽然年轻,但真的很有方法,我们学得主动,他们教得热心,然后大家高兴地休息,做到了双赢,轻松中见成绩,真的好啊!

下午就死得壮烈了。打头阵的是在中午恶毒的阳光下拉回宿舍再拉回五山体育场。两拉的时间共1个半小时。而且下午的方队训练是合连。又轮不到老陆“秦”兵两个小兵说话,2个老东西不断地走啊走,就是不满意。今天下午听着音乐走,可以说那两个老东西一点音乐感都没有,下口令老是错,又要听音乐又要听他们那烦人的口令,简直想冲过去“丙”他们一顿。特别不能忍受的是他们99%的错口令。还有拿着话筒,说话仍然如蚊子般小声,根本听不到,还有口齿不清,说的话都乱成了一团。就因为自己是三年兵就“倚老卖老”,当了那么久的兵都左右不分,不是垃圾是什么!一点都不懂女生的心,不是笨蛋是什么!样子又生得老,看到就恶心,听到他们的口令就不想做。人人都抱着这种心态,日子就像地狱一般。

真想那两个老东西快点病倒,让新人“上位”,我们就有好日子了。

2004-09
22

100%垃圾

By xrspook @ 19:53:11 归类于:烂日记

班上的2个女生做出的行为实在令人太丢脸了,除了用垃圾来形容,我已想不出别的形容词了,而且还是垃圾中的垃圾。

“垃圾”二字不是我胡编乱作,是她2人自称的。自从选不上方队她们就开始经常用垃圾自称。以垃圾作为她们什么都懒散不守纪律的借口。但她们今天的行为真的令我十分十分不满意,简直有点憎恨了。

每当训练的时候,她俩就躲在厕所旁边睡觉,每当吹哨子集体休息的时候她们就大摇大摆地出来,说她们是如何“哪里凉快哪里睡”的。说的时候还十分十分自豪骄傲,好象那样是什么英雄行为。头上和领口的徽章还有身上的作训服都被她们彻底侮辱了,这简直就是100%的逃兵行为,100%的垃圾人格。对她们来说这根本不是军训,这简直成了儿戏中的儿戏,没半点规矩,偏偏没人管,老陆没来,助班更不来,她们一点自觉自尊都没有。

做出如此的行为已是十分的丢脸,她们还可以光荣,十分明目张胆地说,简直就不可理会。我到过全市出名差的中学108中,但也从来没见过如此懒散的行径,这样做是100%的流氓、无赖,然后用自称垃圾来掩盖一切的十分无耻的行径,这回我真的又一次在华农增长见识了。

在我的读书生涯中,我从没见过如此无耻的行径,如此不知丑的行为,她们不害羞还很光荣的样子,我这辈子也忘不了,真是100%的垃圾。

2004-09
21

落雨大,汗浸街

By xrspook @ 18:05:5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真的犯水灾了,汗冲凉,雨洗头。

开始132人的女子方队训练,走来第一件事就是站军姿,横竖对齐,然后一定要人家身体前倾,我不会晕倒你就不要那么多要求了,为什么一定要身体前倾呢?我的前脚掌已经长泡了,前倾比普通的站更痛苦,但他就要倾,你能不倾吗!

然后就带开训练。老陆当然还是保持他的一贯作风,休息和训练5:5,甚至6:4,但我老是摆臂的时候打到身旁的2人,我一点都不痛,因为每个摆臂我都用力,她们就无奈一点了,特别是正步走向右看的时候,第一下几乎必定打到。在正步走摆臂练习的时候老陆居然过来纠正我右手的后摆动作,但我已经尽力了,因为我的手伸直以后就是曲的,天生的,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让手臂贴近身体。老陆也提出了我走齐步时的“外八”毛病,但这种走路方法我用了几乎19年,谈何容易在短时间内改掉。这两个问题都是十分难搞的问题。

汗浸街发生在下午整个方队合练的时候,其实不辛苦,也是走过去停停,走过来停停,4个教官急得要死,老猛喊,“肉紧”得很,我们也没有办法,互相配合是需要时间。我的汗就像冲凉一样,脸上的汗就和游泳时一样,用手一摸手马上可以甩得出水来,颈上的汗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即使我其它地方不出汗颈都满是汗,身上的汗把里面的衣服全湿透了,像药膏一样粘在身上,手臂上的汗如同绿豆般大小,与洗过手没擦干的效果没有任何区别,连平时不湿的教官的衣服也汗湿了,今天什么天气啊!

带回公寓的时候还遇上了超大的鱼,不得不避,最后也只得冒着小雨回去,今天晚上教官的珠江夜游可能去不成了,老陆因此心情极差。今天为什么就这么邪门呢?!

2004-09
20

看得起我的人

By xrspook @ 18:04:16 归类于:论尽

总是觉得我班的教官陆佳荣——老陆很看得起我。

首先源于我自动为我们那一排的女生叫口令,结果那天他就问了我的名字报上了好人好事。然后每次分排练习他都叫我出去叫口令,做名“小教官”,再后一点就是今天的射击,他主动招呼我过去,本来我不应该去他那只枪那里,但他却把我招呼过去,同时射击的还有我班的很多女生,但他却只叫了我。

最强烈的是今天下午老东西(七排排长)选阅兵方队的时候,本来老东西没有挑我,但就是因为老陆的一句话,他的推荐使我选上了。然后就是稍后的排队,仍然是老陆把我从人堆里叫了出来,排到了有利的位置,他把我选出来的时候是对其他教官说:“你们怎么就看不到后排的人才呢!”整个排高矮的过程他都在闲逛,我班有9个女生选上,但他只挑出了我一个人,很在意我的位置。整个方队要分开4个大排训练,我又进了他的排,他在自我介绍的时候不断地说:“我这个人很随便,跟着我没有前途。”冥冥中我觉得这句话是对我说的,尽管他说的时候我没看着他,只是直直的望着前方。

最后是今晚他来检查内务,其他人的宿舍,无论他们怎么请他都不进,而我的我只是随便说了句话,他就来了。谁的东西他都没碰,我只是问了一句“我的被子可以吗?”他就主动叠了我的被子,虽然离我见过的“豆腐块”还有距离,但这是他唯一动过的被子。我的宿舍也是他第一间进的宿舍。

以上的一切都不能说明他看得起我吗?即使在从前的所有老师之中也从来没有如此一个如此看得起我的人,几乎任何事都对我在意。因为我军训得特别好?我特别认真?从前的军训让我学会了十分规范的东西,性格和学习的习惯让我做到了任何事都认真,就是因为这些,他看得起我?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