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
6

泳场踩点

By xrspook @ 20:51:53 归类于:烂日记

妈妈今天晚饭的时候跟我说,不要去上海了,那很浪费钱,去上海不如去深圳跑步。的确,我没想过去上海WWE了,起码今年不会,你肯支付我全额费用我也不去。妈妈同时也问我“你现在不看摔角了吗?从前你一天到晚都坐在电脑前看啊折腾啊什么的,但现在没有了。”跑步和其它辅助性的运动已经取代了摔角,我关注的人也从Alberto Del Rio变成了xrspook自己。这是我近30年来的头一回,为自己而狂。人无完人,我肯定会有做错,因为我的太认真经常会有适得其反,但很多时候那并不是因为我没有考虑过而导致的失误而是我故意为之。如果问我上海-WWE-东方体育中心还有什么让我觉得遗憾没做到的就是:我们一帮摔迷没有cosplay摔角手得很奇葩,一边手机甚至功放里播着各种WWE的相关音乐一边围绕着那个路况绝佳的体育中心跑上30分钟。2011年我们绕着东方体育中心来过一圈,但当时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体育中心的某个出入口在哪里,转了大半个圈才找到,我们一众人穿着划一的自制TEE,手举各种海报旗帜横幅灯牌标语神马的,跟其他粉丝一样,我们希望在摔角手们大巴入场的门口有那么一下下的接触。酷日、落日、兴奋各种叠加,而当时我和那帮人纯粹只是很亲近的陌生。现在,我已经没有像当年疯狂的任何动力了,因为我生活的重心已经不在WWE上。

没有当过粉丝的人生是不完满的!因为那代表了你从未有过莫名其妙的极端疯狂~ 人生大多数时候应该很克制,但放荡不羁不顾一切才是人生的精华所在,越是奇葩往后回味起来才会感觉越是绵延。

今天我去踩点游泳场。先去的是海印桥脚的“越秀区全民健身活动中心”但我绕着东湖的西南侧无论如何找不到,越秀区运动场有了,但足球场旁边的就只有网球场,从占地看来根本就不可能容得下一个有室内外泳池的游泳场,难道因为建地铁拆了?在写这篇blog的时候我又特意去搜索,才发现,我的算盘完全敲错了!那个活动中心在东湖公园的西北侧!!!!!!!是某栋不可能被忽略的建筑物,而我偏偏却没有向东湖公园正门更北的地方走,失败,泪奔~ 我是上午11点多出门的,正午12点多的时候在那个地方晃悠,没晃悠到我要找的东西,真TMD的沮丧。唯一让人安慰的是在东湖公园里转的时候我看到有条健身径,健身径怎么可以没有天梯,我一直想测试一下自己“爬”天梯的能力,结果我自己都感觉神了,我居然毫不费劲地就从天梯的这边晃到了天梯的那边,我都甚至没想好应该用身体的哪个部分发力我已经完成了,实在不可思议!这是我这辈子最轻松的天梯经历,估计健身径上的人估计都被这个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路人甲给吓O了,因为今天我穿的是非运动bra,所以辨别性别应该没啥难度。

东湖公园出来,我步行过海印桥去看海珠那边的珠江泳场。还记得当我还用周六快走慢跑间歇23K的时候,过海印桥意味着我离终点不到2K距离了,但那个时候,饥饿+疲惫已经让我不成人样,我从来都觉得海印桥那个坡度估计有45度的单车斜坡是故意设计出来然我猝死的!今天休闲短袖短裤外加凡客的中帮板鞋和Kalenji的空顶帽,手腕缠着在坐公交车时穿过的皮肤式风衣,在正午12点多,我很轻松地冲上了海印桥,今天的感觉是,原来那个斜坡也不是很陡嘛,大腿和臀部肌肉群完全没有经历任何考验爬坡已经完成,唯一证明着我爬过坡的唯有那上桥后走出百余米也略微没有完全平伏的呼吸。

珠江泳场今天人不多,起码没有我想像中的多。我对玩水项目完全没兴趣,但现在的珠江泳场设计出来就主要是给人玩水作乐的,但跟长隆比起来那规模尼玛的太小了。然后我坐了几个站公交车去了下渡路,看看那个六中的游泳场。游泳场在六中内,但并不从六中的正门进入,而是在下渡路进入,门口准确来说是下渡路某屈臣氏的后面那条街里。有2个泳池,一个深水一个浅水,尼玛的深水我太爱了。适合我的时间是早上7:00-9:30。7点前我会准时到位的,换衣服热身神马半小时应该差不多了吧,然后泳上一个1小时,在9点左右离开,回家刚好赶上看10:00翡翠台的《钢之炼金术士FA》。

下周日要值班,但我并不想一大早就往单位赶,我想吃过午饭中午才慢悠悠地回去,但这也要看我的搭档他到底如何安排。值班,而且是没有任何补偿(金钱或补休),真的很让人感到极度厌恶!!!

2013-06
15

约束与自由

By xrspook @ 23:13:53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叫做被宠着养?我长大后才听说女儿要宠着养这个说法,于是,我这个贱着养打骂俱全的成长历程更像是在锻炼出一个小子而不是一个淑女。所以,我具有的各种中性人格可真心不能怪我了哦~在我成长的那个年代那个背景,我已经算是很乖了,即便如此,打骂还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时,打骂对我们来说那是天经地义,我们从来都没有考虑过那些行为到底对还是不对,起码在初中以前,我从来没有质疑过任何老师和家长判定的正确性。是初中的某次篮球赛改变了我,那个根本就不公平的赛制让我哭了,让我开始学会向任何事情都打个“?”,信任不在是理所当然的,生活也从以前的非黑则白变成了各种纠结的难言之隐。

如果可以重来,我会答应父母去学什么书法或电子琴么?当身边的同学都去学书法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我也会被逼着去学那玩意。都说学书法练一手漂亮的字好,但到底哪里好了呢?我的字算不算漂亮,但起码能清晰辨认,名字写得凑合,但书写时有我自己的特色和霸气。还强求什么呢?世界大同不一定就是真的好。

小学的时候同学的爸爸给他做了一个用方块木头钉起来可动的木头车,我的爸爸只会帮我把剪渣了,一律弯曲软绵绵的龙船纸皮手工旗杆的背后用双面胶贴住一根根牙签,好让软塌的旗杆挺起来。如果,一开始他告诉我不要用那个方向剪,用另一个方向旗杆就不会被折弯就不会软塌,会不会更好呢?但起码,我爸我会帮我收拾这种烂摊子……

去年811之前,当我把做好的灯牌都拿回家在打包装箱前最后测试的时候,我爸看着我的LED灯牌来的一句不是真漂亮或很棒之类的,而是这东西不便宜!=_= 不算人工费,这玩意还不用100RMB的说…… 我已经长大,家长的知识已经不足以让我吃饱。他们从来不会直接为我无师自通的各种神奇玩意技能表示高兴,起码,表面上不会,但我知道他们偷着乐。2011年印衣服,我妈肯定经常跟亲戚提起,因为亲戚总问我某件衣服是不是自己印的。去年的LED,我妈说起码我折腾出的几个LED小灯在抄水表的时候照非常光亮靠谱。而今年的橡皮章,在我一开始的头两天她已经在分享我的快乐了。

他们从来没逼我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他们甚至没有明确地为我指明一个方向,但因为有他们一直以来的默许支持才得以让我能自由地干我自己喜欢干的东西、享受生活。

小时候是严格的约束和打骂,长大后反倒是温和与自由,xrspook很幸运!

2013-05
5

谢谢重要的你们

By xrspook @ 16:38:30 归类于:烂日记

矮油,今天是CINCO DE MAYO!!!!!!我装啥那么兴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呢。平时,在5月5之前WWE早就应该放出关于墨西哥或拉丁裔摔角手的文章之类了,但今年的5月5恰逢是周日,省鸟,都省鸟。所以,什么都无所谓了,即便他们再出什么文章,翻炒什么前年/去年的冷饭,我都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去年就在炒前年的冷饭嘛。

昨晚梦见了英叔和sunfruitfish,而且在一个面朝大海蓝天白云的地方。

我想英叔了,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导师!起码对我来说,就是那样,他的指导方式非常符合我的胃口。如果不是我深切明白到我爸妈年纪已经很不小,我非常愿意再做三年他的学生。他会让我rock起来,我绝对不会辜负他的期望,我们会牛逼那么好几回的。但事实始终是事实,我不能无视家庭现状而宅在大学里实现我的科学家梦想,他会理解我为何出尔反尔的。虽然,爸妈的退休金绝对可以自给自足,把我继续养起也毫不费劲,但是,即便他们肯继续这样做,我也于心不忍。我怎么可以容忍爸妈一直到我表哥家帮忙打扫卫生而只是为了那区区几百元?!这简直就是侮辱!虽然爸妈乐于这么干,但这对我来说跟直接扇我巴掌没有两样。哪怕天天只在饭堂只吃青菜我也不多要那么几百块。但话说回来,其实当时家里的状况完全不是因为缺几百块而发生那种事。

我想找sunfruitfish嚼舌头聊八卦,自从她帮我入手所有mini berto后,我们一直没有碰头。我愿意到她店里当LED组装免费帮工,我喜欢干那事。以至于昨晚上有人在脸书找我问LED灯牌制作事宜的时候,我居然可以笑傲Google搜索出来的“HOW TO MAKE LED SIGN”的结果,因为那些都太复杂太高深且过于丑了。而去年夏天我为什么可以顺利完成我的LED灯牌,因为我的死党就是干这个的,虽然,她实际上没有碰过我的ALBERT-CN灯牌,只是在CorelDraw设计和后序实操过程中给了我建议。她家是做LED生意的,但我在那之前完全没有观摩过他们是如何做的,我只是一直以各种联系方式不停骚扰询问而已。我很幸运,不是么!我比问我该怎么做灯牌的外国粉丝幸运,因为我在电子元件大国,我身边有搞LED的专家。

CINCO DE MAYO也好,英叔也好,死党也好,他们都是非常重要的←CDM真的跟你没关系啊!人生可以MOVE ON下去,好好地挺下去,少不了你们的支持!!!

2013-03
26

致那些不愿意high起来的人们

By xrspook @ 17:34:25 归类于:烂日记

当其他人不爱你的爱人怎么办?如果那只是个预先拍好的电视剧,不爱也就不爱了,不管你爱不爱,拍好了,没法更改了,对于追电视剧的人来说,他们还是要看下去。但系列剧不一样,因为是一集一集相对独立,每季每季分别出,所以,如果这一季的效果不好,上头不满意,观众懒得理你那么就不会有续订,就没有下一季了。摔角比美剧更残忍,美剧没有观众互动,起码观众的强烈不满无法控制这一集或下一集或下几集,观众只能在电视机前吐槽,最多发几条social media罢了,但摔角不一样!摔角的电视录影里,整个体育馆/体育场的里观众是群众演员,他们的反应直接影响整个摔角肥皂剧电视机前观众的感受。即便一场比赛不咋的,但现场观众就是卖那两个老油条的账,即便电视机前的摔迷嗤之以鼻,但起码,观众反应也是个看点,而且是一个无法预料剧情以外的随机看点。

我的少年的问题是,现场观众不鸟他!现场观众不鸟他,电视机观众觉得很无趣,于是当电视观众成为现场观众的时候也习惯性不鸟他。恶性循环!到底怎么才能打破这个恐怖规律,我至今没有任何头绪。

当现场观众反应热烈的时候,批判者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那是在某些人口聚集的地区。当观众反应非常冷淡的时候,批判者大吹特吹,说那是世界性的普遍现象。

米国摔迷真心被惯养坏了!亲身经历过现场WWE house show的xrspook表示或许对某些人,观众反应是会特别热烈,那是自发性的震耳欲聋。但对一些普通的选手,一些名声不大的选手我们还是会给他们符合他们角色的欢呼或嘘声。

摔角没有了观众反应就等于电视剧或电影没有了配乐!特殊场景的配乐非常重要,有时,一部电影最容易被记住的不是主句配角们是谁,而是当我们听到音乐响起一幕幕就呈现在眼前。我至今非常记得2012-08-11的那个晚上,我们经典的“YES – NO – AJ”的高声呼喊。是我们和擂台上的表演者们一起创造了一场堪称incredible的house show!或许对于专业素质过硬的摔角手来说无论场下反应如何他们都会100%地表演,换位思考,如果我是摔角手,观众们high起来了,我怎么好意思只发挥100%呢!那必须的150%啊!

作为观众,我们有吐槽的权力,即便我们真的有负能量,为什么就非得一定要show出来影响整个show的气氛呢?

如果他们不是准备去high的,为什么他们要买票并且坐在那里近4个小时呢?不如去干点别的算了。

2012-12
31

我已经很棒了

By xrspook @ 23:08:27 归类于:烂日记

如果可以重来,我不觉得我能创造一个更好的2012。

2012-12-31_xrspook

职称英语A级我拿到了97分(满分100)!完全为自己而战,不是为了会被老师责怪,不是为了在同学堆里好看,更加不是因为害怕家长的打骂。

一次羽毛球比赛我从早上9点奋战到晚上7点,打了9场比赛,3场单打6场双打。我居然还活着!

一年里,从无到有,从五月开始,我从淘宝购入了15个Berto人偶

811,那简直是神一般的美好回忆!811的上海之行毋庸置疑的完美,让人毕生难忘的还有我的ALBERTO-CN灯牌心路历程。811可以说是我过去26年里策划最最周全的活动。为了我们的梦想,为了我们的追求,为了爱我们和我们爱的人!

花了11个月的时间,我完成了Rosetta Stone拉丁美洲西班牙语的全部5级的课程。那是执着与坚持的锻炼。

带妈妈第一次去旅行,我们去了那个考验体力的人间天堂九寨沟!我已经不考虑还会不会有下一次了,因为你必须把握好当下。

全心全意地运行DESTINY IS REAL整整1年!没有最卖命,只有更卖命。我没有一刻停止过让自己做得更好。

抢到了小米手机,不是1次,是N次!光棍节第一次抢到小米1S青春,2012年最后一次抢购在中午12点开抢前6秒钟就已经抢先到手小米2 16G。2012年我一共抢到了1台小米1S青春,4台小米2!

成功入手了两本我一直以来都垂涎的摔角外文图书——Lourdes Grobet, Lucha Libre: Masked Superstars of Mexican WrestlingWWE Encyclopedia: The Definitive Guide to WWE

我还在微博上认识了好几个和我一起开心花痴的朋友。

真心不觉得如果再来一次我能做得更好!

Page 1 of 6123456»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