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
12

采样小屋子

By xrspook @ 10:13:06 归类于: 烂日记

上一次在东莞做核酸,好像是去漳澎的第一卫生服务站。这一次,麻涌发布了13个便民采样点,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分布。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半永久的设施,因为昨天去做酸的时候。那个核酸采样点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屋子,一边扫码,另外一边捅喉咙。无论是哪个,操作员都坐在屋子里。扫码那边你还可以把手机伸进去,捅喉咙那边,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完全是隔绝开来的。有点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在我扫完码以后。里面的人就给了我一根拭子,平时这个东西都是捅喉咙的那个人直接在桌面上拿的,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个操作呢?我不是排第一,所以我前面那个人除了一根拭子以外,还拿了一根很粗的离心管。

所以我们真的那么好彩,刚刚新款小屋启用的时候就到达的这个采样点吗?就日常的采样来说,这样的操作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如果在15分钟范围内就设置一个这样的小屋。对居民也好,对操作者也好,都比较舒服。起码里面的人现在也不用冰块风扇日晒雨淋了。这是我第1次在这种在这种小屋被采样。但我觉得昨天的那个屋子采样的那个高度有点毛病。我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按照什么身高去设置的。反正那里的凳子如果我坐在上面,护士肯定够不着我,但是如果我站直了,显然又太高。所以我只能不坐在那张凳子上,扎个马步半蹲在那里被捅喉咙。跟平时比起来,昨天的捅喉咙时间特别长。虽然没有捅得特别痛,但是拭子在喉咙里面转动的时间真的很长。之所以这样,做过的同事说,可能因为里面那个护士还不习惯戴着个很厚的胶手套捅喉咙,平时的那种手感完全找不到了。因为不确定到底捅到了没,所以也就只能多捅一些时间以防万一。因为带着个很厚的胶手套,平时的手感都没了,所以估计不敢捅得太深。作为被捅的那个,我在外面需要配合的那个高度很别扭。我不知道里面的护士到底是站着还是坐着的。理论上坐着可能会舒服点,尤其是如果长期都这样,但从高度来说,我觉得她只能是站着。如果是坐在那里,坐得那么高,手又得伸出来,那岂不是整个人都要趴在那个位置上?显然这就太别扭了。为什么平时在最普通的采样点以各种各样的凳子桌子捅喉咙的时候都不会有这种感觉呢?这样的小屋子设计是好的,但是具体的某些细节我感觉还需要继续改进。其实这种小箱子并不是我们的原创,很久很久,以前韩国日本那边的采样已经这样了。如果核酸检测并不需要常态化,而只是某几次突发应付就可以,这种采样对策显然没有必要,但是如果这将变成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走过路过都要去打卡的话,就要把这个东西设计好,细节都考虑周全,必须人性化。

从几十块钱一个核酸到街头几十米就一个免费核酸,我们不得不见证着这样的变化啊!

2022-05
4

到处去做核酸

By xrspook @ 11:01:15 归类于: 烂日记

说来也奇怪,大规模核酸筛查我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这么多次大规模,我全部都是在麻涌做的。每一次广州做大规模的时候,我都被困在麻涌,有时是因为广州的疫情,有时是因为东莞的疫情。反正简单来说就是我从未在广州做过大规模核酸。

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如果是我们那一片要做核酸,就意味着要去漳澎文化广场,人山人海的节奏。我还记得第一次去做大规模的时候。我没戴耳机,所以就开着适量的音量,不断地重复播放着手机的某个视频。那天下雨,虽然下得不是很大。我在那条队上起码等了半个小时以上,但是我依然没有跟上那几分钟的西班牙语。回去以后,我把视频的速度放慢了再播放,又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总算大概差不多模仿了出来。后来在麻涌做大规模的时候,我们去过漳澎文化广场,去过漳澎三片公园,去过漳澎龙舟公园,也去过大步公园。麻涌对大规模这种事已经是非常熟练,铁马也好,地上的一米线也好,志愿者和医护人员全部都已经把这当成了家常便饭。

麻涌就只有一家公立的医院。未来那将是一家三甲医院,一直以来显示那是一家二甲医院,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医保上查询那变成了一家一甲医院。不管那是一家什么等级的医院。反正当麻涌还没有便民核酸采样点的时候,那就是整个麻涌镇上唯一可以做核酸的地方。别看这家医院好像级别都说不出来到底怎样,但是他们的核酸报告却可以出得很快。上午做的,下午5点之前就通常可以出来,下午做的,那天晚上也基本可以出来。因为那家医院承担了整个麻涌镇的核酸检测,而那个地方之所以会有那么大的需求,除了因为很多外地人在这个镇上打工以外,还因为麻涌是一个粮油加工重镇,同时也有很多物流企业,比如京东。这就意味着会有非常多的货车司机来往。这些都是重点关注的人群。所以哪怕不是在做大规模,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8点,麻涌医院的核酸才能把采样点设在一个广场上。那个文化广场以前是大家聊天唱歌跳舞的地方,而现在那里永远都设了铁马,永远都设了一米线。那个蓝色的核酸采样排队帐篷成了一个永久建筑,上面还安装了风扇。所以当广州这边自费的核酸混采还非常稀缺的时候,麻涌各个核酸采样点早就已经把混采当成主流。你可以选择单管还是混采,默认选项是混采,因为核酸采样点永远有很多人,从来都不会因为不够5个人或者10个人烦恼。绝大多数人都不需要详细的核酸报告,大家只有唯一一个目的,就是在粤省事上能查询到自己是48小时或24小时内的核酸阴性。所以当我习惯了麻涌的从来都是6块钱以后,回到了广州,发现理论上公众号上好像有6块钱的混采预约,但实际上无论如何都挂不上号,打电话过去才发现原来是没有的,所以公众号上那些所谓的模块、所谓的数据纯粹是用来应付上级检查。核酸采样这种东西去哪里都一样,只要不是鼻拭子。明明理论上有6块钱的选项,但是实际上却只能花28块钱会让人心理不平衡,但没办法。

无休止的核酸检测,问题只是去哪里做,而不是要不要做。

2022-04
13

被特别关照

By xrspook @ 9:04:16 归类于: 烂日记

周一广州新冠疫情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海珠区新增了4例阳性。这一轮疫情,海珠区成为了除了白云区以外广州市各区里阳性病例最多的区。突然间风控区就增加了两个,两个都在我家附近,一个直线距离估计有1公里,另外一个离我家直线距离大概只有200米。周一傍晚甚至说晚上才发布的消息,东莞疾控这边早有预判。因为周日的晚上他们已经内部发布消息,要把来自广州白云区和广州海珠区的人员进行管控升级。在我们这些外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新闻发布会的消息的时候,内部人士早就心里有数。我们这些不知道的只能尽我们一切努力往最坏的方向考虑,做最多的准备。当海珠区的大规模核酸检测开始得比其它区早的时候,我就已经能感觉出有状况。如果我是决策者,我也会让最紧迫的地方先去做,而且要做得比其他地方多。当白云区确诊人数不断上升,甚至出现了中风险地区以后,我觉得海珠区的人什么时候被特殊关照只是时间的问题。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是焦急的,同时也是坦荡的。

当东莞疾控在广州疫情发布会宣布结果之前就已经把白云区和海珠区的的管控等级提高之后,我关心的就只是到底单位内部要如何执行。完全照搬的话,我们这些人肯定死翘。因为白云区的管控是7天居家隔离+7天的居家健康监测,而海珠区的管控是三天的居家隔离+11天的居家健康观察。隔离这两个字不重要,因为根本做不到,如果要做到居家隔离的话就应该医务上门采核酸,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无论是监测还是隔离,只要带着居家两个字就意味着不能出门。这14天如果完全是从年假里扣的话,谁都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让这种政策还有回旋余地的原因是如果执行的话,单位的几个主任也,就是一把手们也是受害者。所以该如何理解变通这些政策?让其可以应付上面的检查,同时也最大程度不损害大家的利益,就是办公室必须斟酌的。无论是哪种防控方式,东莞疾控最后的那一句是“自离开之日起算”。白云也好,海珠也好,我们都是清明节过后就回来的,也都再也没回去。我3月27日这个日期是用广州出现第1个中风险地区回推14天得出的。办公室之前的解释是这14天要从东莞疾控颁布这样的措施那天起算。那显然这样的话就跟人家的原文有冲突了。更让人觉得无语的是清明节过后,我们是周三开始上班的,周五下班的时候广州依然没有很大的动静。全面爆发出来算是在周五再晚些时候。所以我们这些白云区海珠区的人,实际上已经上了三天的班。后来的政策大概是周六才出来的。刚出来第1版的时候,白云的已经在单位待了4天,而当海珠区的政策被加码的时候,我已经在单位待了6天。办公室老是纠结不能不隔离就直接开始算后面的吧,但实际上那些已经过去的日子,已经共同工作生活了那么多天,重新又把我们拉去三天或者7天的隔离,有意义吗?东莞疾控发布这样的消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在某些卡脖子的问题上该如何理解如何执行,我一直没有看到进一步的解答。政策出来通常都是简练的,但是民众理解跟官方的思路可能不在一个频道上,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他们进行权威的解释。大概对大东莞来说,那些经常跨广州东莞两地的人相对而言不太多,主要集中在东莞和广州接壤的几个镇里,但人再少这也是人。所以那些要跨两座城上班生活的人该怎么办呢?

周二傍晚的时候,东莞终于除掉了行程卡上点缀了快两个月的星,但广州在这24小时里又新增了两个白云区的中风险地区。对我来说,这个虎年新冠疫情真的是没完没了。

2022-03
28

跨城有罪

By xrspook @ 16:02:2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去完社区医院做完核酸,在回家路上的时候,我看到天空中飘着一个透明的包装纸,突然间各种思绪涌上心头。那个让我想起了《阿甘正传》那根在天空飞舞的羽毛,然后我想起了多年前那些迎风奔跑的日子,那些去各个地方参加跑步比赛的时光。的确不是每一次都阳光灿烂,几乎可以这么说,我甚至不喜欢阳光灿烂,因为那样的话就意味着温度会升高得让人不适。那个飘舞的包装纸让我想起了迎风飘扬的彩旗。也想起了天空可能飞舞的各种彩色纸片,又或者是热气球。大家聚集在一起,这是多么普通的事情,凡是大规模的马拉松比赛必然那样。马拉松在神州大地上突然间狂热起来,而且不知道该如何才能降温的时候,突然来了个新冠疫情,然后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再也没有聚集的比赛。我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摘掉口罩在外面奔跑。

以前我觉得要拉近两座城市的距离,只要足够耐心,公共交通可以实现。莞佛城际等了好多年,理论上2021年底就应该已经贯通投入使用,但实际上现在麻涌的那个站点依然只是一个工地。城轨站的主体结构很早以前就已经出来了,至于上面的轨道好了没,列车调试了没这个不知道,但是城轨下那片规划用地仍然是一片烂地,从围蔽到现在依旧毫无进展,实在是让人心灰意冷。麻涌是东莞的一个镇,东莞有地铁,但是没通到麻涌,连一个站都没有。昨天刚听说了,广州地铁28号线要联通东莞广州以及佛山。东莞是从东城出发的,经过了万江中堂,然后到新塘。如果这条计划2022-2027年建成的地铁投入使用,东莞市中心可以跟广州市中心连接到一起,但是这继续跟麻涌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他们就没想过在麻涌建一条支线接驳到东莞的主线上面去呢?麻涌和中堂一样,都紧邻广州。中堂和广州陆路相通,而麻涌和广州则是隔着一条东江。东江的那边就是广州地铁5号线延长线的黄埔客运站,但是我们就只能在这边看着。同样只能在这边看着的也有狮子洋对面的莲花山、亚运城以及南沙大桥。可望而不可及,就是这种状态。

新冠疫情让我明白到双城记远远不只是交通差一步的问题。因为这是两座不一样的城,到底该怎么界定,用一条路,一条河还是一堵围墙?无论是哪一种,不同的地域划分注定了里面的领导不一样,里面的GDP不一样,里面的政策也不一样。我们可以步行10分钟从这边到那边,但跨了城以后结果就是无论你是哪里来的,你都要接受另外一边的严格管控。尤其当其中一边14天以内有本土疫情。广州和东莞都很大。东莞有很多很镇,广州的一个区包括了很多街道社区。别人做判断的时候只会看广州还是东莞,只要你不是这个城的,你就有罪。广州的某个区的某个街道有问题,但那个街道以外的广州依旧正常生活着。东莞的某个镇有问题,那个镇可能就只进不出了,但其它镇还是照样正常生活,虽然说不准什么时候也会有大规模核酸。但只要你跨城了,你就会被对方认为是风险点,会被纳入各种管理。既然一个城可以精细化管理,为什么跨城了我们就会被一揽子模糊化呢?如果大数据的行程卡那么厉害,就不应该告诉别人我从哪里来,而应该如果我没有去过那些风险地区直接显示绿色安全,如果我有去过中高风险地区,直接把那个区域展示出来,而且还不仅仅展示到地级市,而应该是具体某个省某个市某个街道社区。

我本无罪,但一旦跨城,我在哪里都会被当作是有罪之人。

2022-03
17

人人出一份力就这么难?

By xrspook @ 22:56:21 归类于: 烂日记

当公告写非必要不离**的时候,大家仍然觉得要回家的话,我写一张放行纸,跟平时的区别就只是要多写一张纸而已。“非必要”这三个字到底应该如何理解呢?难道真的是要政府发出除了抗疫相关以外不能外出才能把这些人禁止掉吗?既然人还活着,而且不需要像那些防疫人员那样无休止加班,无论烈日炎炎还是严寒刺骨都得全副武装,而且一旦穿上就是几个小时甚至是十几个小时。跟这个相比,“非必要”这三个字居然只是变成了如果要回家就写一张放行条。写放行条的人有脸这么干,但是上面要签一堆名字的领导为什么也没有这个觉悟呢?“非必要”变成了有些人天天回家,那就天天写纸条,有些人一周回一次家就每周写一次纸条。对他们来说痛苦的只是不能随意出去瞎逛,去买水果。大概我是那种非常严格的人吧,所以我觉得他们有这个想法做这些事的时候没有从大局出发。人人都觉得那是某个地方的问题,是某个小区又或者是某个区域有状况,和我所处的地方无关,我可以继续我的活动。如果真这么简单的话,为什么东莞跟深圳要处在一个半封闭状态呢。

公交已经全部停摆,如果路上你还遇到什么车,那一定只能是私家车。也正是因为私家车的数量非常多,我这个单位的人的私家车几乎可以说是人手一辆。对他们来说,只要你没有把我门口的那条路封掉,我就继续出去做我的事。他们的这种我行我素,东莞市的半封闭又有什么效果呢?几乎可以这么说,在东莞这个地方,公交出行的人极少。通常大家会开小汽车,买不起小汽车的打工仔会开自己的电动车或者摩托车。因为东莞,尤其是在一些不像亲生的镇区公交不方便。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单位有不少人住在莞城、道滘或者麻涌镇上的,公交停运但是他们却可以依然回来上班。理论上根据某天发布的文件,全市所有住宅小区都应该封闭管理,只进不出,但实际上他们依然可以回来上班。如果责任追究起来,谁该背这个锅。

慢下来,让大家停下来,是一种几乎可以说最后的管制手段。今天麻涌要进行大规模核酸检测。设立了49个临时检测点,但是封闭的地方远远不只49个。大型的工业区他们会在里面设采样点。但像我们这种只有百来人的单位,那就是区域管理,属于哪个街道的就去哪里采样。封闭期间,漳澎村的人就封闭在漳澎村,各自企业的人全部都在自己的企业里只进不出。但是到要进行大规模核酸检测的时候,封闭的人就像都解锁了一样,全部涌到漳澎村的两个采样点。这种做法是无奈之举,跟我印象之中的封闭,以及封闭期间的定期核酸检测有很大区别。在我的理解之中,如果要进行真正的封闭,应该是封闭的人原地不动采样的人多跑路。几个人为一组到每一个封闭的点进行采样。哪怕不是某一个点而是某几个点联合。我不知道到东莞跟着深圳开始停摆7天的时候,到底是不是已经计划好要如何执行,只要确诊每天都有人,只要一直都有社会面无症状,这个半封闭非常有可能就得一直延续下去。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焦虑,但也不是那种得过且过的感觉。规律地吃饭、规律地运动、规律地看书,我会觉得平时我就应该这样,但是平时的诱惑实在太多了。

© 2004 - 2024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