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19

不能再逆天了

By xrspook @ 14:34:2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把麦浚龙的电影《僵尸》又看了一遍。这是一部2013年的香港电影。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曾经有过非常多的香港僵尸电影,但显然这个主题已经逐渐没落。甚至可以说绝迹了,但是这么多部僵尸电影,这么多部恐怖片,让我真的往心里去的,大概只有麦浚龙的这一部。这是麦浚龙导演的第一部电影,而在这之前,我貌似只听说他是个演员或者歌手。这部电影真的让我觉得非常惊艳。可能是文化的原因,所以他们感觉到的恐怖也正是我害怕的东西。之所以其它僵尸电影没什么印象,而这部电影却印象那么深,原因是这部电影讲的不仅仅僵尸,而是讲到了让人感觉沉重的话题。这部电影在向从前的僵尸电影致敬。整部电影没有一分钟能让你稍微喘息。看完电影以后,我的脑子里还在想着里面的那些东西,虽然不是那些恐怖的镜头,因为普通人是无法记得住那些动作场景的,但是我记住了电影的脉络以及某些对白。

现在走在街头,通常听到的都只是普通话,即便听到粤语。也几乎听不到粗话了。无论是黄秋生还是陈友他们自然而然说出来的粗话让我觉得莫名亲切。初中的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某些男同学张口就会说粗话,几乎每一句话里都不可能不带有粗话的词语。现在我有点明白了,他们就生活在那个环境里,大概他们的父母就是电影《僵尸》里烂口东那副德性。

《僵尸》之所以让人觉得恐怖,其中一点是里面的老戏骨的表演非常到位,尤其是女演员。鲍起静的那个角色演得实在是无懈可击,那会从灵魂深处打动你,让你觉得那就是一个彷徨的中年大妈,深切地希望自己的老伴能活过来。

无论是让死人活过来还是让本该已经死了的人延长生命都是逆天的行为。干逆天的事,当然凶险万分,而且最后会落得或一场空,就像现在僵尸电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果说还要让这个题材有东西重振江湖,那也是逆天的行为。电影里其中有一段钱小豪跟陈友的对话让我印象深刻。陈友跟钱小豪谈起,道士与糯米的关系。他说从前道士更米铺的关系非常好,因为这样就可以拿到低价的糯米。从前僵尸那种东西非常多,所以无论道士还是米铺,都可以做得风生水起,但现在僵尸没了,道士当然也就失业了,所以道士不得不转行,变成个炒糯米饭的。以这种方式暗示香港的僵尸电影没落,让人觉得淡淡的忧伤。

其实这部电影我是有点不明白的,比如说最后的那一段。那是不是真的像网友所说是跟一开头的上吊对应的呢?所以整个片子实际上都只是钱小豪上吊断气之前的幻想?他把在现实生活中见过了的人成为他臆想中的角色,根据他从前拍僵尸片的逻辑幻想出整个故事。

世上没有鬼,所谓的鬼其实是自己人的心魔。

2019-08
12

又听到“丹绳”这个词

By xrspook @ 11:02:04 归类于:烂日记

上个星期看了一部香港电影,叫做《沦落人》。里面说的是一些普通人,或者说是一些非常不幸的人的经历。我们通常觉得社会的底层人群,人生谈不上什么梦想,但这部电影却给了人希望。小时候在我印象之中,黄秋生是那种让人非常厌恶的存在,因为他演的通常是反派,而且是让人非常憎恨的那种。小时候我总觉得他这个人很可恶也很可怕。长大以后我才明白到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不是每个人演反派都会让你有这种感觉。他是一个非常棒的演员,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演普通人的时候,他会让你觉得很自然,就像那不是一个塑造出来的角色,而真的是你身边的人。在《沦落人》里,他演的是一个瘫痪的人,腰以下完全动不了,双手算是还有点活动能力,但也很不自如。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他得请工人,虽然自己已经住在公屋,但那还是得花那笔钱。因为如果没有工人,他根本无法活下去。之所以会瘫痪,完全是因为突发的某个事故。他觉得自己这样的状况会连累儿子,所以就和老婆离婚,让她再婚,然后儿子就可以到国外读书。他只是社会里非常不起眼的一个普通人,但是他首先考虑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无论那个是他的儿子,还是那只是他请回来的工人。儿子理论上是捧在手心里的,很多人都这么干,但是,在对待工人这个问题上,人们又是否真的把他们当作是人,而不只是一个干活的机器呢?工人有梦想,一个瘫痪的人也有,而之所以大家都觉得自己不没资格有,完全是因为大家没有真的很迫切地追求过。梦想这种东西准确来说不是别人剥夺的,而是自己放弃的。如果自己从来都没想过梦想,又如何谈得上别人不给你机会呢?而且机会这种东西我觉得根本不应该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争取。

这部电影让我觉得很窝心的地方除了故事本身,还有男主角说的语言。我是一边在跑步机上跑步一边把电影看完了,用了两个晚上。我看的是粤语的版本。因为跑步机会制造一些噪音,所以即便我的音量已经开得不算低,但还是有一些会听不清,但即便如此。黄秋生说的那些对白,让我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说的是粤语,那就像是我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在我印象之中,那就粤语的一部分,是我的母语,但现在说的人越发少了,他说的那种语言让我想起我的外婆,我的外婆讲的就是那个感觉是粤语,但那些语言的里包含了某些英文单词的发音。那些东西原本是英文单词,但实际上又不用英语的标准发音表达出来,所以这种词大概只能口口相传。因为如果要用汉字表达,是无能的,把两个音译的汉字写出来,你不可能理解出那到底是什么意思的。直到多年以后,我妈才恍然大悟出这个道理。她终于明白到,外婆某些奇怪发音的词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这一代的人已经极少听到这种词,我妈那一代人说的也很少,随着外婆那一代人的逐渐离开。这些粤式外来词会被时间慢慢吞噬掉。当黄秋生说“丹绳”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小时候在外婆家玩耍的时候,我和表姐在床上乱跳,外婆会说我俩在“跳丹绳”。“丹绳”是英语dancing的粤语音译,外婆不会说我们在跳舞,但会说我们在跳丹绳。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懂得这个发音和这个意思,她没读过书,不会写字,她自己肯定不知道某些她挂在嘴边的词居然是英文。外婆没去过香港,这些我们大都觉得是香港那个讲半英文半中文的地方才会有的词其实不然。

我只是个普通人,普通的故事更能打动我。

2018-09
19

武侠片和它们的主题曲

By xrspook @ 9:05:03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师说过,学习的奥秘就是把很厚的书读薄,然后再把很薄的书演化出其它东西。以前,我觉得做视频翻译的时候最困难是把长句缩短。要表达那个意思,怎么才能把字数控制好让观众看得不那么着急呢?现在我觉得自己可以比较轻松地做到这一点,有时甚至觉得是不是太短。第一次有这感觉的时候是前两天我开始翻译电影歌舞。明明那个意思不短,但是我却直接老领会出很短几个词。还记得那天我满脑子都是八九十年代香港的那些武侠电视剧的主题曲。因为近几个星期我在家里都在听郑少秋的歌。我觉得,也只有那些用词和那些调调才跟我现在正在翻译的电影匹配。我现在翻译的电影是1992年的,回想那个时候我才读小学一年级而已,什么都不知道!直到小学二年级,家里才有了有线电视,然后我才开始看香港电视,我还记得那时正在播的是台湾版的《倚天屠龙记》,下一年是张智霖版的《射雕英雄传》,接着是古天乐版的《神雕侠侣》,然后是吕颂贤版的《笑傲江湖》,接下来的《天龙八部》,可能我得说是陈浩民版的,因为如果说是黄日华版大概会被理解错误,最后就是陈小春版的《鹿鼎记》。这几部武侠片基本贯穿了我整个小学生涯,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电视剧,没有之一,我不明白为什么当时那么喜欢看古装片,现在我早已没有那个兴趣爱好了,我妈尤其讨厌看现在的古装电视剧。我也不喜欢看,无论是古代的还是近代的国内电视剧,那都让我觉得很假。小学的时候之所以那么喜欢,大概是因为那东西给了我美好的梦想,而之所以会让那么多人着迷,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金庸的这几部小说剧情真的很好。现在再把那些片子拿出来看,你会觉得各种假。当时的特效跟现在没法比,而且那只是一个电视剧,而不是电影大片。即便是那样,我们也看得很着迷。甚至可以说,那几部片子影响了我们这代人的一生。对之前或之后的人来说,大概感觉不会那么强烈。

就电视剧来说,我觉得九十年代的还不错,但是就武侠片的主题曲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八十年代的。现在听起来也觉得那些曲子真的很有气场。大概是因为他们用词比较有文化,就像诗句一样,但是又不是那种文绉绉让你看不懂的类型。我真的很佩服黄霑。顾嘉辉加黄霑简直就是黄金组合,直到现在为止,我还真说不出在华语界有哪个作曲家和作词家能那么的厉害。不知道他们之所以搞出那么多经典是因为他们真的很棒还是因为当时我们可以选择的东西不多。他们的作品真的可以说是风靡大江南北,现在,当我要做印度电影,尤其是九十年代的歌舞翻译的时候,我觉得我要听听他们的歌去找些灵感。灵感这种东西倒不是要把他们的句子用上,而是要感受一下应该怎么去表达。词语这种东西是靠积累回来的,不可能临急抱佛脚,我的词库就只有那么一点,我无论如何都挖不出更多的东西,但是如果以他们的作品为指引,我还能脑补出一些东西。我觉得我翻译的歌词主要都是喊口号。某些句子大概我会考虑联系上下文来个对句甚至押韵什么的,但是极少发生。

只有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历练,我才会真的成长。不断地碰壁是件好事。

2017-10
16

莫名其妙的挥霍

By xrspook @ 23:03:0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本来我有不少时间,可以把blog完成,但是莫名其妙地我都把它们挥霍掉了。比如说今天一大早,我可以在出门前就把blog搞定,但是我却选择了看一条微信上面的消息,上面说的是香港的住房。说到了劏房、棺材房以及笼屋。看得我各种心里不好受。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我就知道香港有这么回事,但是今天还是我第一次图文并茂地看到那么残酷的事实。劏房不过是小一点而已。棺材房有点像曾经流行过的那种子弹公寓。至于笼屋,一直以来都被各界诟病。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只看到香港好的那一面,但实际上,香港那里普通老百姓的痛,我们又了解多少?跟巴西、印度以及某些国家很普遍的贫民窟一样,其实香港也有不少人住在那种类似于贫民窟的地方。相比之下,在广州,虽然我们有有点让人不堪的城中村,但跟那个相比起来,已经好很多。这篇文章里面提到了黄晓明和曾志伟的某部电影《一念无明》,那是以劏房为背景的。光是这个电影的大环境,就已经很吸引我去看一看。这不是一部卖得很好的商业片,但是我觉得我要去看。

一开始的时候我说过,我本来有很多时间,但是我都莫名其妙地把它们挥霍掉了,绝大多我把它挥霍在薄荷上。有把刚快递过来的薄荷苗移植到花盆里。也有把已经干成黑色的水培薄荷重新放回到水里。为什么我要先做那些事,而不把blog先做完了呢?天知道在下午6点多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明天我要去总公司,一开始的时候说是开会,但后来再问发现是不知道要去那里做些什么。如果是开会之类的,也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因为不用你发言,自然你带个人过去就可以,但显然这一次不是开会,那到底是做什么呢?为什么不能一开始就说清楚?也正是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所以我的时间变得很紧俏。据说今天会刮风下雨,所以我选择今天的10K明天再跑,但是显然这样一来,我明天就没办法跑步,所以我必须把10K在今天完成。下午接近五点的时候,我发现Secret Superstar又发布了一个新的幕后制作花絮。在傍晚6点多接到电话的时候,那个东西我差不多已经完成了。完成了翻译、完成了调校时间轴,就差最后的不断校对。如果不是有这个电话,我会继续慢慢地把视频做好,然后回去洗澡,接着该干嘛的干嘛。按照这个计划,晚上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写blog。但是现在却变成了其中要把两个小时让给跑步,还有半个小时让给食物的准备。完成blog需要起码半个小时,因为明早很早就得出发,但明天也要报数,所以我要今天晚上就把要报的数全部准备好,这又需要起码20分钟。就是因为那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有这些事都乱套了,但是其实如果我白天就已经完成了blog,我可以节省起码30分钟。如果我一开始就计划了要去跑步。我又可以继续节省两个小时。

抓紧时间啊亲。

2017-09
23

穷人之乐

By xrspook @ 20:57:12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一共花了12.77元,在4家实体门店买了4样东西。首先在家乐福买了1kg中裕面包专用小麦粉,然后在OK便利店买了一块嘉顿雪芳蛋糕,接着在永旺买了500g厨乐螺丝粉,最后在另外一家OK便利店买了330mL的无糖百事可乐。四样商品分别的实际支付金额为3.61,2,6.48,0.68元。之所以会这么便宜是因为里面有5元的立减券,2元和0.9元的折扣购买券,0.29元、2.22元和0.22元的实体店消费红包,以及0.1元的随机立减。所有这些折扣加起来一共让我优惠了13.93元,比我实际支付的还要多!即便百事可乐和嘉顿雪芳蛋糕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光是螺蛳粉以及面粉,12块多肯定买不到。雪芳蛋糕是给外婆当早餐的,百事可乐纯粹是一个凑单。相比之前招商银行在自动售卖机上一分钱就能买到三块钱及以下的饮料,当然这个0.68元算是有点贵了。但是要知道,即便是大约20年前,我读初中的时候,买两瓶玻璃樽的百事可乐也要一块钱,而且那个还是特价,正常的时候是一块钱一瓶。两瓶玻璃樽的容量大概跟一罐铝罐的差不多。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说,20年以后,又回到了从前的那个价。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可乐的配方也都回不去了,但是在喝可乐,而且想到那个价钱的时候,会让人回想起很多。330mL的百事可乐并不是我一个人喝,因为凡是甜的东西外婆都喜欢,虽然是无糖的,但是代糖的甜度我觉得完全不亚于普通可乐。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其实无糖可乐也会让人发胖,这是因为让人发胖的因素不只是可乐里面含的糖分带进了多余的碳水,而是那种甜味的快感让大脑分泌出更多的胰岛素,让你想吃更多甜的东西,于是摄入就过量了。我不知道如果人有一定的控制力,虽然胰岛素分泌了,但是却没有在之后摄入更多的碳水,会不会最终造成肥胖和糖尿病之类。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年轻时胰岛素分泌过多,人往后的时间里胰岛素的分泌肯定就没有那么好,于是糖尿病也就来了。

又快到中秋节,刚切开月饼的时候,外婆不怎么吃,但是当她主动发现月饼以后,就开始了连续不断的模式。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吃了半个。我把一个普通的月饼切成八块,切开以后,首先给了她一块,然后我吃了一块。往后就是她的疯狂开挂模式,我把她喊停的时候只剩下三块月饼。我看着她的时候居然也可以吃得那么疯狂,所以当我们都不在的时候,她一天消灭一盒半月饼也就很正常了。月饼为什么会让她这么着迷我不知道,但显然,吃月饼的时候会让她想起很多往事。如果之前我没有看过那部香港电影《岁月神偷》,大概我不会明白她说的月饼本是什么东西。她跟我说起从前他们每年都要供起码四个月饼本,因为当时请的伙计就超过十个人,下午茶的时候会煮一锅白粥,然后切几个月饼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具体说的是哪个时期。因为显然当他们开始在船上生活以后,肯定就没有伙计这回事。大概她说的这个时期,我的妈妈以及她的姐妹都还没有出生。外婆总会跟我说,她从前当过有钱人也当过穷人。当然当穷人的日子比当有钱人的多很多。大概因为我从来没当过有钱人,所以我觉得当穷人也没什么。

当我看到折扣商品有点控制不住的时候我妈就会跟我说——贱物斗穷人啊!富人大概不会为了节省了十几块钱而兴奋半天吧。

Page 1 of 512345»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