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29

愤怒&无奈

By xrspook @ 11:25:54 归类于:烂日记

我觉得现在的香港真的很荒唐!

由于以下文字过于激动,为免造成不良影响,下文省略1000字+…… (只能设置为私有)

2019-08
27

回忆香港的电视剧

By xrspook @ 9:05:38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看电视总觉得香港的那些跟内地的相比比较真实,但现在看回从前的电视,我觉得从前之所以觉得真实,是因为他们的演员表演得很到位,但其实他们的布景挺假的。因为演员表演得够意思,化妆恰到好处,服饰也搭配得很好,所以小时候我觉得他们的电视剧好真实,无论是现代剧还是古装剧。但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只是一直都只看某个电视台或者某几个电视台,他们的电视剧好看我们会看,即便觉得不好看,我们也会看。通常他们会把家长指引级别高的电视剧放在晚一点的时候播放。比如说从前很火的《刑事侦辑档案》,他们就把电视剧放在9:30才开始。7:30开始的电视剧通常都是合家欢的,但至于为什么他们要把超级长寿剧《真情》放在10:30播放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如果一直都只看一个电视台的电视剧,没有对比你就不会有什么感叹而发现其中的某些问题。

还记得从前,无线有部电视剧叫做《妙手仁心》,那是一部医务剧,但是在看那部电视剧之前,我已经看过美剧《仁心仁术》,对比起来,显然香港拍的《妙手仁心》差了一大截,而《仁心仁术》跟《医人当自强》比起来,后者的剧情设计又高端了不少。把美剧和香港电视剧对比起来看,专业的部分香港的电视剧就露馅了。如果只是谈情说爱,大家都差不多,哪个更好就纯粹看编剧的功力,但是一些技术上的活儿,以及一些医疗设备特效上面的东西,香港的电视剧假很多。其实他们也有很多医学顾问,而之所以给我那种感觉,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的演员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又或者培训时间不够多,所以在某些技术动作方面他们会给我路人甲的感觉。同样这种事也发生在他们的某些电影里。香港的武打片过去几十年都非常厉害。李小龙、成龙等等,把全世界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到后来,中国出了李连杰,也出了吴京等人,而香港随着他们老一代武打明星的老去,貌似新的一代几乎已经数不出来了。虽然中国的武打明星除了那几个能念出名字以外,很难数出一些年轻人的名字了,但实际上中国内地可选择的人才要比香港多得多。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中国很多东西都上去了,在电影电视方面,我们有钱也有技术,但我们的从业人还不太懂得巧妙的结合这些东西,创造些有口碑也有票房的东西出来。也不是说我们的电影真的做不到,而是相对而言,出现爆款的概率实在太低了,而且低得让人觉得那是偶然事件。回想当年的香港电视剧,他们的爆款可以连珠炮弹般,有时甚至同期播放不同时段的电视剧也会熠熠生辉。于是,我们一整个晚上都不想离开电视了。做作业的孩子会搬个桌子一边看电视一边做作业,爸爸妈妈可能一边看报纸一边听电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通常是最入戏的观众。这些全家着迷的时光,对我来说一去不复返了。

从前我们是因为要和别人交流所以看电视剧,还是因为看了电视剧所以多了交流呢?

2019-08
26

电视的好

By xrspook @ 11:06:02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我觉得香港是个让人向往的地方。在我小的时候,那是一个繁荣高端的地方,是一个购物天堂。因为他们赚的钱比我们读,当然东西也比我们贵。曾经有段时间我们这边有钱也买不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但他们那边有钱就可以。当我还读小学的时候,每天晚上看香港台是我们的习惯。不看香港电视台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不正常的。可以这么说,我是看着香港电视台长大的,无论是他们的动画片还是他们的连续剧。跟广州本土的电视台比起来,他们的节目有趣很多,连广告都做得比我们好。

当台湾人跟我说,要把字幕转成繁体的,因为他们看不懂简体中文的时候,我感到很不屑。凭什么你们就看不懂简体,而我们看不懂繁体却从来不会提要求让他们转为简体呢?!如果我们看不懂繁体中文,我们会去学、去琢磨。我们的课本用的全部都是简体中文,平时我们日常生活用的也一律是简体中文,但是香港电视台不会为了我们把他们的繁体变成简体,所以也就只能我们适应他们,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要不,我们得完全听懂了他们说什么,不需要看字幕。台湾人为什么觉得他们高人一等,他们看不懂的东西就得我们为他们转字体呢?!都是中文,其实没差多远,但是他们连绕个圈想一想都不愿意做。我很讨厌这个。多年以后,当中国真的雄起到了我们期待的那个样子,或许有一天就不是我们要学习外语了,而是外国人必须把中文当作是他们必须掌握的第一外语。

记忆之中,从前国内没有多少电视台会播纪录片。没有中国自产的纪录片,也不会翻译外国的那些,所以我们的科技节目真的很缺乏。但是香港的亚洲电视和无线电视的两个英文台却每天都会播一些翻译、甚至配音了的纪录片。至今我不知道到底他们创办英文台的初衷是什么,反正对我来说,那是些播英语动画片、电视剧、电影以及纪录片的频道。如果没有他们把我带入门,大概我现在不会那么迷纪录片。现在国内的电视台会有一些一整天都播纪录片,而且这种电视台还不止一个。不同的纪录片频道会播各种类型的片子,无论是科学的、人文的还是历史的。但显然,现在国内的纪录片频道还不能长期稳定地制作一些本土话题的纪录片。有些频道会自己做一些,而有一些则是完全靠引进翻译。可以这么说,现在我完全不看国内的电视剧,很偶然的情况下会看一下国产的电影,打开电视机通常我只会看三样东西:新闻、体育比赛又或者纪录片。我觉得自然科学的东西用纪录片的方式呈现是最有趣的,无论说的是科学原理本身还是某些大名鼎鼎科学家的故事。我们初中高中的物理学过以牛顿明明的多个定律,但对牛顿本人的认知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只停留在被苹果砸到然后开窍的层面。不是所有人都有牛顿和爱因斯坦的智商,但知道他们的故事以后有助于让我们更了解自己,知道牛人为什么牛,是怎么牛起来的会让我们做实事的时候更有章法,而不只是叫嚣什么精神层面的崇高追求。

电视可以害人,但电视也能育人。那些嚷嚷着孩子看书是好事,看电视是坏事的家长大概他们自己从未体会过电视的好。

2019-08
19

不能再逆天了

By xrspook @ 14:34:2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把麦浚龙的电影《僵尸》又看了一遍。这是一部2013年的香港电影。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曾经有过非常多的香港僵尸电影,但显然这个主题已经逐渐没落。甚至可以说绝迹了,但是这么多部僵尸电影,这么多部恐怖片,让我真的往心里去的,大概只有麦浚龙的这一部。这是麦浚龙导演的第一部电影,而在这之前,我貌似只听说他是个演员或者歌手。这部电影真的让我觉得非常惊艳。可能是文化的原因,所以他们感觉到的恐怖也正是我害怕的东西。之所以其它僵尸电影没什么印象,而这部电影却印象那么深,原因是这部电影讲的不仅仅僵尸,而是讲到了让人感觉沉重的话题。这部电影在向从前的僵尸电影致敬。整部电影没有一分钟能让你稍微喘息。看完电影以后,我的脑子里还在想着里面的那些东西,虽然不是那些恐怖的镜头,因为普通人是无法记得住那些动作场景的,但是我记住了电影的脉络以及某些对白。

现在走在街头,通常听到的都只是普通话,即便听到粤语。也几乎听不到粗话了。无论是黄秋生还是陈友他们自然而然说出来的粗话让我觉得莫名亲切。初中的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某些男同学张口就会说粗话,几乎每一句话里都不可能不带有粗话的词语。现在我有点明白了,他们就生活在那个环境里,大概他们的父母就是电影《僵尸》里烂口东那副德性。

《僵尸》之所以让人觉得恐怖,其中一点是里面的老戏骨的表演非常到位,尤其是女演员。鲍起静的那个角色演得实在是无懈可击,那会从灵魂深处打动你,让你觉得那就是一个彷徨的中年大妈,深切地希望自己的老伴能活过来。

无论是让死人活过来还是让本该已经死了的人延长生命都是逆天的行为。干逆天的事,当然凶险万分,而且最后会落得或一场空,就像现在僵尸电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果说还要让这个题材有东西重振江湖,那也是逆天的行为。电影里其中有一段钱小豪跟陈友的对话让我印象深刻。陈友跟钱小豪谈起,道士与糯米的关系。他说从前道士更米铺的关系非常好,因为这样就可以拿到低价的糯米。从前僵尸那种东西非常多,所以无论道士还是米铺,都可以做得风生水起,但现在僵尸没了,道士当然也就失业了,所以道士不得不转行,变成个炒糯米饭的。以这种方式暗示香港的僵尸电影没落,让人觉得淡淡的忧伤。

其实这部电影我是有点不明白的,比如说最后的那一段。那是不是真的像网友所说是跟一开头的上吊对应的呢?所以整个片子实际上都只是钱小豪上吊断气之前的幻想?他把在现实生活中见过了的人成为他臆想中的角色,根据他从前拍僵尸片的逻辑幻想出整个故事。

世上没有鬼,所谓的鬼其实是自己人的心魔。

2019-08
12

又听到“丹绳”这个词

By xrspook @ 11:02:04 归类于:烂日记

上个星期看了一部香港电影,叫做《沦落人》。里面说的是一些普通人,或者说是一些非常不幸的人的经历。我们通常觉得社会的底层人群,人生谈不上什么梦想,但这部电影却给了人希望。小时候在我印象之中,黄秋生是那种让人非常厌恶的存在,因为他演的通常是反派,而且是让人非常憎恨的那种。小时候我总觉得他这个人很可恶也很可怕。长大以后我才明白到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不是每个人演反派都会让你有这种感觉。他是一个非常棒的演员,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演普通人的时候,他会让你觉得很自然,就像那不是一个塑造出来的角色,而真的是你身边的人。在《沦落人》里,他演的是一个瘫痪的人,腰以下完全动不了,双手算是还有点活动能力,但也很不自如。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他得请工人,虽然自己已经住在公屋,但那还是得花那笔钱。因为如果没有工人,他根本无法活下去。之所以会瘫痪,完全是因为突发的某个事故。他觉得自己这样的状况会连累儿子,所以就和老婆离婚,让她再婚,然后儿子就可以到国外读书。他只是社会里非常不起眼的一个普通人,但是他首先考虑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无论那个是他的儿子,还是那只是他请回来的工人。儿子理论上是捧在手心里的,很多人都这么干,但是,在对待工人这个问题上,人们又是否真的把他们当作是人,而不只是一个干活的机器呢?工人有梦想,一个瘫痪的人也有,而之所以大家都觉得自己不没资格有,完全是因为大家没有真的很迫切地追求过。梦想这种东西准确来说不是别人剥夺的,而是自己放弃的。如果自己从来都没想过梦想,又如何谈得上别人不给你机会呢?而且机会这种东西我觉得根本不应该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争取。

这部电影让我觉得很窝心的地方除了故事本身,还有男主角说的语言。我是一边在跑步机上跑步一边把电影看完了,用了两个晚上。我看的是粤语的版本。因为跑步机会制造一些噪音,所以即便我的音量已经开得不算低,但还是有一些会听不清,但即便如此。黄秋生说的那些对白,让我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说的是粤语,那就像是我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在我印象之中,那就粤语的一部分,是我的母语,但现在说的人越发少了,他说的那种语言让我想起我的外婆,我的外婆讲的就是那个感觉是粤语,但那些语言的里包含了某些英文单词的发音。那些东西原本是英文单词,但实际上又不用英语的标准发音表达出来,所以这种词大概只能口口相传。因为如果要用汉字表达,是无能的,把两个音译的汉字写出来,你不可能理解出那到底是什么意思的。直到多年以后,我妈才恍然大悟出这个道理。她终于明白到,外婆某些奇怪发音的词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这一代的人已经极少听到这种词,我妈那一代人说的也很少,随着外婆那一代人的逐渐离开。这些粤式外来词会被时间慢慢吞噬掉。当黄秋生说“丹绳”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小时候在外婆家玩耍的时候,我和表姐在床上乱跳,外婆会说我俩在“跳丹绳”。“丹绳”是英语dancing的粤语音译,外婆不会说我们在跳舞,但会说我们在跳丹绳。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懂得这个发音和这个意思,她没读过书,不会写字,她自己肯定不知道某些她挂在嘴边的词居然是英文。外婆没去过香港,这些我们大都觉得是香港那个讲半英文半中文的地方才会有的词其实不然。

我只是个普通人,普通的故事更能打动我。

Page 1 of 512345»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