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
28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By xrspook @ 11:22:51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高考放榜,昨天我初中的班主任找我问一些关于华农的问题,但实际上那些东西我都回答不了,根本回答不出来。因为在我那个年代,不存在这些东西。现在即便有了这些东西,肯定也不是我的考虑范围,因为太贵了。那我的老师之所以考虑这个问题,是因为钱意味着具有特权,所以同一个专业,加了个国际班的东西,录取分数就要降一些。之前我也听说过这种学制好像是2+2或者2+3,但是昨天我才知道,原来华农新成立了学院,叫什么都柏林国际学院。学制4+0,也就是4年都在华农,但只要你符合要求,就能拿到华农以及都柏林的学位,这样好像太假了吧,入学分数比别人低,学费比别人贵,用的师资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同样4年以后毕业就因为钱所以能拿到了两个学位证?

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但话说回来,那个学院现在只有三个学科,一个是园艺,一个是食品质量与安全,另外一个是生物科学。如果是这三门学科都在各自的学院,不过叫做国际班的东西里面,用的师资肯定是跟其他一样的,但问题是他们被独立了出来,据说专业课都是由都柏林的外籍老师授课。外籍照相师就那么几个,专业课可不只是几门这么简单。

这个都柏林学院一开始听名字我就觉得很不妥当,全称叫做“华南农业大学广州都柏林国际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如果名字是叫做“华南农业大学都柏林国际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我觉得这还说得过去。就等于是两间学校的合作,但问题是在华南农业大学之后加了个广州两个字,这就很神奇了,因为这种被包含的关系比较暧昧,通常来说取了个这样的名字就意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完全独立出去。说是说毕业的时候会拿到单独的华农毕业证和都柏林学院的毕业证,但问题是如果华农的毕业证上写的不仅仅是华南农业大学,还有后面那一串字,那就很尴尬了。但是这实际上又只是华农的一个学院,就像是华农的一个国际学院。在纠结学位证、毕业证上该怎么写的时候,我特意翻出了自己的证件,发现上面没有提到我是什么学院的。所以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吗?就像中山大学,广州大学之类的那些二级学院毕业证上应该都写得很清楚,我觉得这个都柏林学院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继续教育学院,在毕业证上会写清楚的。以前华农有个珠江学院,在五山公寓的时候有一栋宿舍楼就专门写着那个名字,虽然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珠江学院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们知道那好像是一个二级学院,不过在我们入学的时候好像已经没听说过招生之类的了。

我在华农读了4年本科,学费是一年5000多,所以不到3万就读完了,当然还没算上住宿费以及其它生活费。但是这个中外合作的都柏林学院,4年读下来光是学费就要26万。那种感觉就像是高考分数不够用钱去补一样。华农里面有很多贫困生,他们是拿资助读书的,所以他们签订的协议里写明了是什么专业,不能转科。他们的学费可能免了,但是他们还是要做很多勤工俭学之类的赚自己的生活费。那里有很多学霸,但是因为家里穷读不起,所以即便他们的分数很高,也只能去一些限定专业,一些在这个大学里有国家资助的专业。相比之下,这个都柏林学院的设定,让人感觉非常逆天。

在我读书的那个年代,没有这种选择,但现在这居然变成了一种分数不够的补救策略,哎~

2019-10
12

怎么死

By xrspook @ 11:33:32 归类于: 烂日记

癌症这种事情感觉越来越普遍,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数据,现在的人有1/3都会患上肿瘤,而恶性的肿瘤就是癌症。1/3的概率,如果这是马拉松中签的话,我绝对不会碰上,从前的广马半程马拉松的中签概率大概是1/3,对我来说,那是接近1/5中的节奏,但肿瘤这种1/3的概率,我觉得我命中的几率实在太高了。

当人类还没有现在这么长寿的时候,我们根本不会把心思放在癌症上面。回想那些人均寿命50岁都不到的日子,很多时候,人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挂掉了,有些可能是战乱,有些可能是饿死,也有一些是病死的,看上去像是肺病的并发症,但谁知道那确切是什么毛病导致。因为以当时的医疗条件,根本没办法作出现在的准确的医疗判定。

在没有癌症插一脚的前提下,绝大多数人活着就是买车买楼生孩子,但如果人类知道自己必定会患上癌症,人类又会预留多少时间、资金和精力在对抗病魔之上呢?生病,尤其是遇到绝症,又或者是虽然你死不了,但是却要用非常多的资金才维持你生命的病的时候,一个人生病就意味着赌上了一家人的幸福。即便卖车卖楼到处借钱,也只不过是在死神最终动手之前先给一些好处费拖延一下时间。所以在这里。我提出这样一个疑问,如果真的患上了一种以现在的医疗技术无药可救的疾病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抉择呢?拖延下去,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家人都是无边的负担。自己死了一了百了,但是留下一屁股的债务,还得由家人去承担。或者别人不好意思把钱要回来,但是家人要背一辈子的人情债。就现在的国情来说,我们只有艰难的活下去这一条路,无论是靠药物烧钱维持,还是直接撒手不管,直接撕心裂肺地等待死神光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国家暂时还没有让病人自主决定放弃生命的选择。放弃生命这种东西,跟任何人提起他们都会很不屑你用这个选项,但是到了那个地步。为什么受罪的那个人没有权利选择让自己好过一点呢?我们没办法选择,在哪个家庭投胎出生,最后当我们离开的时候,为什么我们仍然不能自主选择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呢?

如果一个房子曾有人自杀,那么那个建筑将永远被视为凶屋。大家会觉得里面肯定会有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导致那个人做出那样的决定。一直以来,我们的教育都会默默的暗示这么一点,那些选择自杀的人做得不对,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烈士,能因为一些非常光荣的原因去世。你或者会说,还没到生不如死的地步,为什么就那么快选择结束生命呢?为什么一定要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才想到要结束自己?在我们还能清醒地行使意志的时候,我们可以签订一些停止抢救的合同。停止抢救跟主动实施安乐死有什么区别?

我才30多岁的人,没有被判定患有什么不治之症。现在就在考虑这些问题,显然正常的人都会觉得我脑子进水了,但这么严肃的东西,如果不在我们还很理性的时候去考虑,难道要到我们不能自已的时候再去让别人猜测吗?

2018-12
28

很为难

By xrspook @ 10:37:18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虽然11点之前我就已经上床关灯,但是躺在那里我很久都睡不着,因为脑子里一直不自觉地在思考某些事。今天和明天之所以请假,首先是因为今天是《印度暴徒》上演的第一天,而这部电影的排片几乎都在今晚上19点以后。我必须得第一天就去支持,因为从排片情况看来,往后要再买到《印度暴徒》的票,而且是便宜的票就很难了。昨天在回家的路上,在搭地铁的时候,我发现我一直都很期待的万达万胜围的巨幕厅居然只要19块9。我一直都很想去那个号称是广州最豪华的万达影城见识一下,但《摔跤吧!爸爸》上映的时候,万达跟引进方有仇,所以那里不怎么排那部电影的片,随便排的也只是在一些小厅,而且把价格提得很高。这次理论上我可能拿到免费票,但不知道免费票什么时候出来,而且也不知道免费票是不是必须得28号晚上使用。既然我在猫眼上看到一个我非常能接受的价格,当然就得出手。适合的时间适合的价位,如果不出手,还等什么呢?!即便之后有了免费票,但我最期待的那个电影院的放映厅的最佳位置都被抢走了,免费会大打折扣。我入手的是两张,默认我妈跟我去,但我妈到底去不去,其实不确定。昨天傍晚,在猫眼APP上看广州《印度暴徒》电影院票价的时候,绝大多数都是19块9,但今天早上再去看的时候,票价全部都涨回来了,比如我买的那两张19块9现在就变成了40多块钱一张。

除了想看电影首映,今天还是我妈的生日,所以理论上我应该带她到处吃逛。今天是一个工作日,所以很多地方人不多,而且会有折扣。我已经在想今天该什么安排好几天了。

但昨晚回到家后,我妈跟我说,外婆的情况很不乐观。昨天她几乎没怎么吃东西。之前煮得很烂的粥水她还可以吞下去,但昨天吞不了。人不吃饭还能挺一周,但不喝水,三天之内绝对完蛋。昨天外婆的状况是连喝水都变得困难。不睡觉会让她一直震颤个不停,一直震颤她就没办法睡觉,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之前安眠药之类的还能派上用场,但现在,貌似那些东西已经失效。显然,现在再把她送去医院只会让她更痛苦,因为肯定会被送进去ICU,然后全身都插满各种管子,呼吸的、输液的、监测的……用这些东西维持生命,有什么意义呢?的确这样她就不会死,但活着其实是在受罪。我妈昨天的意思,她大概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不能缓解外婆的痛苦,她越早走越好。我没有跟我妈说我的看法,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如果能安乐死,将死的人又能做选择,或者家人能帮她做选择,我们早就选择那个途径了,但显然,这在中国行不通,起码在现在的中国行不通。如果你选择自杀,人家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你,但以这样的方式活着,真的比死还要痛苦。

昨天上午我下单了个搅拌器,今天早上已经到货。既然外婆连半流质的东西都吃不下的话,估计大概就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在考虑让她吃什么东西的问题上,我已经往婴儿的方向想了。从婴儿的角度考虑,最好的营养是牛奶,但显然,外婆喝牛奶会腹泻。所以我就想到了搅拌器榨汁机之类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东西能用几天,但即便只能用一次,我也觉得有必要买回来。

今天晚上能不能如期去看电影,就得看外婆会不会有突然的变故。我很矛盾,保佑我们吧,各路神仙!

2018-12
11

我的选择

By xrspook @ 11:23:12 归类于: 烂日记

什么是高兴,什么是不高兴,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以前我从来都不会去主动判断,即便有时候别人要我去选择,我也会觉得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因为一直以来的教育,无论好还是不好,都不会让我们去做评判。准确来说,所有判定早有一套规矩,而且那个判定人不是我,所以当你叫我去选择的时候,我会不知道该怎么办。例如一个随便的点餐,我也会很彷徨,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些什么。无论你给我吃什么,我都会把那些东西吃完,过后你问我好不好吃,对我来说都无所谓,那些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些吃进肚子里的东西而已。

但慢慢地,我觉得自己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即便别人没让我去判断,我也会主动去感受,然后发表我的意见。这东西是好的,但是如果我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别人都说对,但我说错,我就很容易被别人当作一个怪物般歧视。有些时候并不是他们心里觉得那真的是对的,而是大多数人都觉得那是对,如果举手说那是错的,可能要承受很大的风险,比如会被追问为什么觉得那是错的。有些时候,对与错的判定只是一个感觉,实在说不出理由。对于摇摆不定的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随大流,又或者他们想都没想过要去判断,对与错,就像从前的我一样,大家怎样就怎样就可以。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小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但我并不会随大流。大多数时候,是家长帮我选择好了,但到我自己做决定的时候,我还是会思考好段时间,然后给出个答案。现在对我来说,给出答案不再需要痛苦的思考,尤其是在别人问我以后才急着找答案是不存在的。通常,他们说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有了自己的理由。如果你问我的时候我没有意见,大概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在那件事情用过心,我觉得那是不重要的,当然就不会思考,当然也就没有答案。但我敢大声宣布我的答案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认真思考过了,又或者那根本无需思考,因为那就是我做人的准则之一,是我一直以来信奉的真理,不容得半点动摇。我做决定的时候,我不会在乎别人怎么想,所以有些人会觉得我过于偏激,过于愤世嫉俗,因为我把他们放在心里不敢说的话都喷出来了。他们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他们觉得说了也没用,而且说了出来会暴露自己跟主流不一致,但对我来说,在那个时候,我总是无所畏惧的。主流这种东西总得要有个人去引导,谁说现在的主流就一定是对的呢?!或者某一天我会成为引导主流的人呢?!真正能评判我的,不是现在的人,而是以后的人,是那些在历史上读到我故事的人。我现在做的主要是为了对得起良心。我可以安心睡觉吃好饭过日子,哪怕我拿到手的钱没别人多,过的日子没别人奢华,但是我过得实在,问心无愧。

昨天我把稻谷的那篇东西写完了,接下来我要开始策划全年所有数据的大综合。那才是我最期待的作业。

2018-01
28

选择离开

By xrspook @ 19:07:22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真的觉得长命百岁这四个字是一种诅咒。没有经历过这个人,当然想成为这个,但这个真的好吗?经历过这个人,大概觉得,如果他在八九十岁、还没有完全退化之前,就已经离开,反而是一种解脱。当你的身体不能自理,思想也再都无法接受新事物,而只能不停地把旧东西拿出来单曲循环的时候,人生真的是生不如死。为什么大脑已经不能维持正常工作,身体也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但人居然心脏还眺着,呼吸还继续保持正常。在这种情况下,人怎么会没有想死的念头呢?但无奈,想自然死亡没那么容易。当然,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也可以主动寻找结束生命的方法,虽然在传统观念中,这是不对的,无论是自己了结自己,还是别人帮忙了结自己。因为死亡这种东西真的不是想想就能达到。无论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寻求死亡总是不那么光彩的。虽然如果纯粹出于人性考虑,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

上个星期看《寻梦环游记》,里面说道如果阴间的人不再被阳间的人记忆,他们就会在阴间里灰飞烟灭。同样,换个思路,我们可以套用在现实生活。在我们所处的阳间,如果活着的人记忆里只有他阴间的亲人和朋友,而完全记不起阳间正在和他一起生活的人,那将是什么恐怖状态?!他完全就只是活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而且这个世界他控制不了,无论是思想上,还是行为上。对他来说,其他人就像跟他活在两个世界里一样,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就像在做梦。在清醒的时候,身边的人所做的事他很快就忘记了。在睡着的时候,梦里出现的是从前的人,在梦中的世界里,他行动自如、思维活跃,还是从前年轻的模样。如果人真的到了这种程度,你觉得他想活在梦里,还是活在清醒的时候呢?身边的新鲜事物不是他不想记住,是脑细胞在不断萎缩,剩下的那些已经不足以再接收并储存新遇到的东西。这种状态其实挺诡异。如果我们足够长寿,估计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但是,到了我们那种岁数,甚至有这种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梦的时候,我们大概也就没办法把这个告诉身边的人。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见识过一部类似于这种想法的电影。在中国估计就不会有,因为我们的思想没那么开放。这种有点消沉,甚至有点对抗现存伦理观念的东西不容易被大众接受。我们只是以我们的角度去看问题,而不会换位思考老人们是什么感受。

问题抛出来了,对一些年纪已经长到一定程度,思想和行动也已经进入了一个很模糊状态的老人。如果他们真的有这种感受的话,什么对他们才是最好的呢?是让他们继续不受控制地活着,还是让他们彻底的结束这种路人甲一般的可望而不可即。到达这种程度的老人估计已经没办法让他自己去判断。什么才是更好?既然他们不能判断,谁又能为他们做这个决定呢?是家人,还是专业人士?性命是自己的,由自己去决定,应该怎么处理当然是最好。但如果,自己做不到的话,又该由谁去帮助做这个决定呢?如果我们选择活下去,有无数多的方法可以让我们继续存在于这个世上,哪怕我们从物理上来说心跳已经停止,大脑已经死亡。大概某一天我们会得出那么一套准则,如果符合以上条件的话,外人就可以帮我们自己做出结束生命的决定。当然这也有个前提,就是我自己本人在神志清醒的时候,已经自愿签下了某个条款。

我们不能选择自己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降生,但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权利选择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离开。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