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19

挡路

By xrspook @ 9:11:11 归类于:烂日记

下了三个月的雨以后,总算这几天的雨算是少了一点。昨天晚上我终于有去室外跑步的念头了,但是跑了不到100米我就停下来了,因为前方发现有一些狗冲了出来。那些狗我不认识,黑暗之中看不清到底有多少条,但起码有两条以上。在看不清路况的时候,有狗冲出来,是非常危险的事,所以我就停下来了,然后缓缓走着离开。我没有直接收拾东西走人,或者是选择一条更短的线路继续跑,而是直接去了保安室,找保安,告诉他这个问题。这个单位的地盘里我们自己也有养狗,但我们的狗全部都拴起来了,如果没拴起来,肯定是那只狗耍滑头自己开溜。即便这样,在耍了一阵以后我们的狗还是会回到保安室附近栓它的地方。我们的狗无论是在保安室后面还是晚上拉去码头值班,全部都是用铁链拴着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的狗只是起一个警示作用,提醒我们的保安,同时也警告不怀好意的人,而不是真的要放狗咬人。所以我们自己的狗一直都是拴着的,只是在叫,它们也拉不断拴着它们铁链。

但显然昨天晚上向我冲过来那些狗不是这么回事。它们的主人跟我们的关系很微妙。首先因为那个加工厂是在我们库区里面的,他们是租我们的地方建他们的厂房,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个加工厂是预着在必要的时候被政府征用的,但问题是本来租我们那块地的加工厂老板经营不善,没办法干下去,所以他又把厂房租给了别人,别人把那个厂房搞个风生水起。第一手租厂房的人在我们的库区也租了一些办公室宿舍之类。办公室现在只是一个空置的地方,宿舍也不过是只剩下一个负责开门的工人落脚的地方而已。但问题就是,有可能他们让二手住的人也过来这边住,顺带把他们的狗带上。以前晚上打卡巡逻的时候,我就看到大米加工厂没有拴着狗,狗趴在他们的路上。现在估计它们的主人过来了,它们也过来了。跟以前一样,它们是自由,不会被绑着,但同时,它们的主人也不把它们当作是宠物狗,所以是肯定不会让它们进屋。于是问题就来了,这明明是我们单位的地方,但现在却变成了它们的领地。在被无数个工地包围,以及生产区不断扩大的情况下,留给我跑步的不过是一条100多米长的路而已,而现在又有一半被那些不知道是谁的狗占领了,我可以怎么办呢?如果我去找单位管安全的同志,他肯定觉得委屈我比他去干涉别人的狗容易。不能不让人养狗,养狗不是个问题,但是你得把狗管好,如果出了事,狗主是要负责的,但显然他们不是那种会负责的人。所以这该怎么办呢?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归根结底是因为别人在我们这里租地方的时候,我们没跟别人谈好条款,没定好允许他们做什么不允许他们做什么。现在他们住的宿舍区域我们早就应该收回来做我们的检验中心,但是他们却一直住在那里。现在更加是有越住越多人的趋势。

让我没法跑步的是狗,但是狗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我们没有把人管好,之所以没管好是因为我们单位的很多人都是抱着那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反正他们不住这里,反正他们不在单位里跑步。从前在这个单位我跑一圈就有两公里,但现在连两百米都找不出来。

世风日下!

2019-04
16

突如其来的肚子痛

By xrspook @ 8:44:5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跑步到第6K的时候暗暗觉得肚子痛,一边跑一边放了几个屁,放屁后感觉好一些,但我也说不准那种到底是什么痛,不知道是不是要去厕所拉一回就能解决问题的那种。到第7K的时候,我感觉差不多崩溃了,因为那不只是一个位置痛,而是联动式的痛,但那肯定不是岔气。之所以这么肯定不是因为岔气,因为岔气是不放屁的,而我的那种一边跑一边胀肚子一边放屁。我实在说不准到什么程度我会突然间控制不住,稀里哗啦地出来。到第7K的时候突然间肚脐以下到阴部一半的位置突然间有种莫名的痛。这个东西是我之前从未遇到过的。我有点忌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正处于大姨妈的后期,鬼知道这个强度不算很大的跑步到底触碰到了什么高压线。于是当地8K振动响起以后,我停了下来,选择了上个厕所.当我蹲下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但即便这样,不到30秒手表就已经提示我的心率已经比停下来的时候降低了超过50。蹲下来脱裤子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腹部肚脐以下的部分是冰凉的。这不正常,因为我已经跑了8K,已经跑了超过50分钟。理论上我应该是全身都发热才对,而那又是人体的核心躯干部分,更应该发热,但显然那里的体表我是冰凉的,躯干的其它部分也是只有手臂发热,虽然都是汗。估计这就是我肚子痛的原因。蹲下以后,我觉得自己不会有什么作为,所以我要起来了。然后我又回到了我停止跑步的地方。那是我的起点,到底要不要跑下去?还是今晚就这么算了?因为情况实在有点特殊。从理性的角度考虑,我应该停下来,但我知道,如果停下来我会受到心里恶魔的责备,所以我还是继续下去。我跟自己说,如果剩下的2K过程之中我还是出现之前的那种痛,今晚我就不跑了。

重新开跑,跑了不到500米的时候,那种痛又弱弱来了,但是放了几个屁以后感觉舒缓了好多。接下来再也没有遇到过那种不适。至今我都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吃什么很奇葩的东西。一整天也没做什么很奇怪的事情。跑步的强度也不是很大。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唯一能解释的可能是前天我不知不觉吃了三个橙子。早餐后吃了一个,午饭后吃了一个,晚餐后也吃了一个。通常我只会在晚饭后吃一个橙子,但前天不知道为什么橙兴大作。

近些年来我发现了自己一个规律,当我渐渐发胖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经常会有想吃的念头。当我在体重下降的时候,我脑子里根本不会想那些东西,甚至你叫我去吃,我也不想吃,倒不是因为那个东西不好吃,也不是因为我觉得吃下去以后会有什么罪恶感增加卡路里,纯粹只是因为我不想吃。星期天在家里我几乎什么都没干,对我来说不运动基础代谢率就会骤然下降,然后人就会渐渐发胖,同时那种不断想吃东西的念头会涌出。

所以人的发胖是不是先有一个心理发胖,然后到生理发胖的过程呢。

2019-03
27

内在的力量

By xrspook @ 10:01:33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圣斗士星矢》里面的紫龙只要打不过人家,他就会出那招脱圣衣的法宝。通常他这么干是因为别人的激将法说他之所以还人活着还能撑住是因为有圣衣的保护,他只是一直躲在圣衣的庇护之下残存。于是他就脱掉圣衣,光着膀子跟人家打,这种情况意味着他即将打赢。绝大多数情况遇到大boss的时候,紫龙都要使出脱掉圣衣那一招。还记得有些评价这个角色的人说紫龙就是一个脱衣狂人,非秀一下肌肉不可。还记得《圣斗士星矢》第1集讲到星矢怎么获得天马圣衣。里面就提到过圣衣是件非常神奇的宝物。如果你无法提升小宇宙,那个东西对你来说只是个累赘,是个非常重的负担,但当你燃烧小宇宙那个东西会加倍你的威力,让你无比强大。所以紫龙脱掉圣衣证明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很傻很天真呢?无论他脱掉还是不脱掉,如果他本身具备那个能力,都可以打败他的敌人。他脱掉上衣孤注一掷的时候才最终搞定敌人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自己的圣衣不够信任,觉得那反而是他的负担呢?圣衣这种东西是保护你、增强你能力的,但是在关键时候你却把它丢弃,紫龙怎么对得起他的天龙座圣衣?!必须把自己逼上绝路才能仅仅扫灭敌人,紫龙的道行是不是还不够高?

现实生活中,我们没有圣衣那种宝物,但从事各种运动的时候我们却有不同的装备。从紧身衣到跑鞋再到肌效贴或者护具,这些东西是为了让你可以安全地跑步,甚至让你的能力发挥到极致,但实际上无论用什么护具或者法宝,最终跑得好不好靠的还是你自己。靠的是你的心肺功能,肌肉耐力以及身体协调性,或许得把意志力也算上。其它东西相对于这些核心内容来说微不足道。

非洲高原的某些地方,一些赤脚的路人甲或者称为扫地僧甚至会比一些外国的专业运动员跑得还快。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装备,之所以他们会跑是因为生活逼迫着他们,如果不跑、如果不跑快点,生活就会变得非常难过。对生活在城市的孩子来说,家长用小车接送放学再正常不过,但是在非洲的某些地方,那些孩子要上学单程就要靠双脚跑五六公里甚至十公里以上的山路。对城里的孩子来说,不想上学是再普通不过的愿望,但对那些山里的孩子来说,可能战胜身边的一切困难去上学才是他们最想做到的。别人闲庭信步跑过的路比我们那些所谓狂热分子每天练跑的还要多,他们不比我们强是不可能的。有人把这个差距推卸给基因,觉得我们的基因跟他们的不一样。当然这不可能一样,因为我们生活的环境差别太大。他们天生得到那种锻炼,但我们没有,反过来如果他们也是出门就有车接送不用跑,不出多少代人,他们也会跟我们一样退化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你看到智能体脂秤上面的N多指标以后,你会明白到身体是一个欠虐的东西。如果现在你不折磨他往后,就只能等着往后它折磨你。

2019-02
5

罪恶感

By xrspook @ 22:05:37 归类于:烂日记

过年这几天,总感觉肚子上的肉肉一直在折磨我,每次一弯曲身体坐下的时候,总感觉肚子上的肉肉折叠起来了,虽然摸上去看上去还不明显,但那个感觉我知道我明白。吃太多了,动太少了,这就是原因所在,所以明天无论如何我计划去跑上一趟,至于跑去哪里,要跑多久,这个我还没考虑好,但要去跑一下这个事必须确定。其实,相比于跑步和做其它运动,或许做其它运动对我身体的刺激会更明显,这是我多年积累回来的经验,但是做其它运动的时候我总会各种怠慢和推搪,结果就是做不成,但跑步做不成的几率相对较低。做其它运动可以在家里解决,但跑步显然我就得到户外了,不确定因素也更多,正是因为这些不确定因素,会给跑步带来很多额外的彩蛋。

那条以前每周我都去一下的路线我已经好久都没去了,现在我需要考虑的还有手机太大,以前的腰包估计已经塞不下了,可能不放纸巾勉强能往里面塞,但如果要加上纸巾,必定没戏。怎么带上手机呢?或许这个时候,我就要把跑步背水袋的背包带上,那个东西有放水的位置,但相比于用背包,把水壶固定在屁股后感觉会稳妥些。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埋怨为什么那些设计手机的人要把智能手机搞得那么大,他们怎么就没想过便携出行的时候该怎么放手机?或许他们要开发一种像特种部队固定武器的东西,可以把手机固定在腿部,而且这种固定还必须是不容易产生摩擦,能长期稳固。跑步的裤子通常没有很大的口袋,即便有,现在的手机这么重放在其中一边也很不靠谱。在我没换手机之前,手机的大小只有五寸不到,我刚刚能塞进紧身裤的侧边口袋,但显然现在六寸以上的手机已经无能了。把五寸不到的手机塞在其中一个裤袋里,也已经让裤子受力不平衡,过一段时间我就得抽一下裤子。

对上一次跑步已经是上周四的事情,明天已经是周三,也就是我一个星期都没有跑步也没做其它运动了,想想都觉得这非常疯狂。过去的一周,我不仅仅没有运动,而且还大吃大喝了很多顿,所以我心里有满满罪恶感。明天我打算一大早就出去跑,不吃早餐就出去。只有把跑步这件事安排在一天一开始的时候,我才能把它执行好。如果仍然是拖到下午的话,显然我又会选择睡觉。如果把跑步这件必须完成的事往后拖,其它事显然就没办法开展了。不想去跑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知道自己很久都没跑,所以肯定会痛苦,但另一方面,因为我很久都没去过那些地方了,所以我很想去看一看那些从前我熟悉的地方现在怎么样了。虽然,其实一定也没什么变化,但我还是想去看一看。又或者,明天我可以弯弯曲曲地跑一些之前我从来没试过的路线。

路在脚下,我说了算。

2019-01
6

干架

By xrspook @ 23:45:06 归类于:烂日记

有些人总喜欢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但是,想象力真的是因为贫穷而不如别人吗?如果你根本不觉得自己很穷,你有梦想,你想创造些什么,你对某些东西有非常强烈的兴趣。你确定你的想象力就一定不如那些比你有钱的吗?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我表哥跟一些亲戚吵起来了。一开始我没有插话,但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他们在公开场合用一些歪论来评判现在社会的一些政策。我之所以有这个看法,是因为他们完全只是从自身的角度出发。在他们眼里,他觉得自己穷,所以在竭尽所能的为自己争取些什么。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只是一个挣扎,因为靠争取你永远都达不到中等水平,更别说富有。因为你看问题的角度已经错了,所以当然你注定一辈子都这样。从他们说话的口气里,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们不满意现在的社会现实,宁愿倒回到几十年前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他们看不出这个社会的好,这就是个问题,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表现出这种愤世嫉俗。我不知道一直都生活在这种心理状态之下的人怎么会快乐,他们到底是通过什么获取快乐的。难道就因为赢过了别人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比如说多年以前,一个正值壮年的男性长辈跟一个只是读小学的小妹妹掰手腕赢了。又或者是当他已经步入老年的时候,跑步居然可以比一个30多岁的年轻妹子跑得快而沾沾自喜。赢我一个人没什么,有本事你去找世界纪录去拼。他甚至不可能拼得过他的同龄人。当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就非常不喜欢我的这个亲戚,但我一直都没说。我不知道他的智商有多高,但我知道他的情商有问题,而我自己的情商也有问题,因为我居然会因为他这样的人而生气,虽然我知道生这样的气一点用都没有。在我冷静的时候,不跟他说话。他或许会找我聊,但我会躲得远远的。因为他的话题永远都是通过对比,显得自己比较厉害,或者是挑刺社会上的各种现象以及上级的管理很有问题。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会莫名产生一种怨气,显然,这对身体不好。

我是个压不住自己火气的人,所以我非常容易就会跟别人吵架,但对我来说,我不会无端端跟一个陌生人吵架。在吵架之前,我肯定已经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在我觉得忍无可忍的时候,我才会出动。今天,大概我就到达了这种地步,所以我火山爆发了。都一把年纪的人了,都活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他们就没感觉到这个社会在进步呢?大概也是因为他们一直都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接受新事物,不与时俱进。这只会让他们一辈子都活得低人一等。

15年前去世的外公是我的榜样,刚刚去世的外婆也是我的榜样,但显然,我的某些亲戚不是。对我来说,他们是一些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Page 1 of 9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