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
16

这么快吗

By xrspook @ 22:37:30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从家里踩车到外婆家用了32分钟,这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我觉得自己并没有踩得很吃力。因为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多,太阳很厉害,所以我穿了一条黑色的裤子,红色的POLO衫以及黑色的袖套,还带了一顶红色的帽子。出门的时候我有犹豫过到底是去搭车还是去踩车,想了一阵以后我觉得还是踩车吧,因为踩车过去大概也就30分钟多一点,搭车其实也需要这个时间。还记得一年多以前,开始在这条路线上踩摩拜的时候我总觉得这充满了挑战,得处处小心,但现在对我来说这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上坡的那些路段有点挑战。让我非常上瘾的是那些下坡路段的爽快,尤其是从康乐村一直下坡到中大正门。在我觉得自己没有才很快的情况下居然只用了32分钟,当然这其中也有我运气好没有等太多红灯的缘故。如果在过赤岗路和新港西路红灯那里等上五分钟,我的用时肯定就不是现在这个了。踩上坡路的时候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但过了一段以后就会觉得气短。这是献血后的明显反应,我妈昨晚就问我今天要不要去跑步,今天她继续问我明天要不要去跑步。她知道我去献血了,她怎么就没想到血液量少了一些以后人的状况会不一样呢?只是做很普通的日常工作不会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果要进行那种强度的运动,缺少了一定量的红细胞会感觉很不一样。那种滋味,有点像贫血,也有点像喝了酒。为什么这么说呢?大概是因为血量不够跑步的时候血液都往运动的部位输送,于是大脑就有点缺氧了。那种感觉是把口张多大进行呼吸都无济于事的。呼吸更频繁,虽然也呼吸得更深,但问题是效果不好。因为缺氧,所以心脏会跳得更快,心率上去了,但却达不到平时的水平,这会让人觉得很崩溃。我几乎给自己立下了这么一条规矩,大姨妈的前两天不去跑,因为剧烈运动会导致不正常的剥落,于是姨妈会拖得很长。而另外一条是献血之后三天不去跑。三天其实不能长多少红细胞,但问题是三天的时间可以让你逐渐适应缺乏它们的身体。要完全恢复之前的状态,我觉得需要一周。当然,这个前提是前三天你不要去拼命。过去那几年,要保证每月的跑量又要去献血,每次都会让我很烦恼,但现在这个压力降低了很多,因为我把每月的跑量从160K降到了100K。只要按规律跑,只要不随意任性不去跑,基本都能达标,即便是有些时候的确有点难实现,但努力一下还是可以做到的,比如说这个月。非常有可能献血后休息了三天,接下来的是大姨妈的两天。如果真这样,接下来的日子估计某些天我得连续的跑才能达到自己月跑量100K的目标了。

踩着摩拜上坡,可以比开电动车的还要快,感觉非常爽。开电动车的下坡的时候,我可能超越他们,上坡的时候,也可能超越他们,只有因为要做某些安全停止的时候,他们继续穿插才会把我超掉。快一点慢一点,其实无所谓,我觉得自己没有路怒。我不会因为前面有个比我慢的人而烦,也不会因为某个人轻松地把我超过了而不开心。

按照自己的节奏,随心去做就好。

2018-06
4

疯得很认真

By xrspook @ 16:47:44 归类于:烂日记

我是个疯子吗?我是个疯狂的粉丝吗?难道认真的人就是疯子?

在工作上很认真,别人会仇视你,因为你显得他们很不认真了。同时,如果你很认真,别人就会把本该他们做的事都丢到你头上,于是你会心理很不平衡。我拼死拼活地干,你啥都不用干?!针对这些人,我有两种对策,对一些我很讨厌的,直接不理会,做完了也不告诉他们,对另一些,一做完就马上交作业赶紧撤退走人。

在运动上认真我觉得是很必须的吧。但运动太认真的副作用是容易受伤,训练过度这种事太正常了,尤其当你知识还不够丰富,经验还是只是小白层次的时候。运动要认真,但积累回来的经验告诉我,运动必须得分清轻重缓急,不能全部都狠狠地猛使劲。阴柔也是运动的一部分,那些貌似降低强度的阴柔其实是个厚积薄发的过程。短跑的不能小看长跑的,长跑的不能把短跑不当一回事。爆发猛冲很重要,看上去温和但实际上非常强大的控制力也很重要。运动的关键之一是持之以恒。总结和休息也是运动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能管好自己体重的,能合理规划好自己运动计划且严格执行的,基本上都是非常靠得住的人。可以这么说,一定程度上,运动上的认真让我学会了做人。但其实非常有可能什么事情都认真了,也会悟出那个道理。

在当粉丝问题上认真,这到底有什么问题?!既然工作不让我太用力,运动得劳逸结合,那么我在自己的事情上认真总可以了吧!当粉丝是我自己的事,我可以非常认真地搜索各种资料,进行各种汇总整理,又或者做翻译、压制。难道因为我在这些东西上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我就是疯狂的?我不过是把这些事情都认真完成而已,而且是以我接近完美主义者的强迫症要求去完成。不在这些事情上发泄精力,难道我就应该葛优躺在沙发上一边吃喝一边勉强地看着我不怎么喜欢的电视?!我把别人用来颓废的时间拿来做我自己非常喜欢的事而已。那些事可能一开始的时候我也算不上非常喜欢,有时遇到的困难会觉得很受打击,但我没有怀疑过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傻事。我妈经常质疑我,我的同学和同事也有过,但付出总会有回报。我在干傻事,总比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强很多。吃苦这种事是必须主动去做的,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意识到,往后的日子就呵呵呵了。也正是因为苦吃得足够多,所以以后遇到什么事都没啥好嚷嚷吐槽的了。

那种在一次又一次认真之后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越来越强大的感觉非常好。那个时候会让我觉得认真是有回报的,而那种回报是你一开始没有预料到的,那更像是bonus。无论bonus大还是小,额外的奖赏总会让人非常兴奋。

我觉得自己疯得很好。

2018-05
31

信任

By xrspook @ 9:24:02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也觉得自己很奇怪,到底有什么事是我不会认真去做的呢?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认真地去做事,但是到了现在,完全反过来了。问题是,学生的年代,老师和家长的要求跟现在成年人的要求完全相反。这到底是我有问题,还是他们有问题?一直以来的教育都让我们要认真,但实际上到了工作,别人却想你不要那么认真。因为你努力,就会显得他们不努力了,他们躺着也会中枪,为了让他们可以闲一点,所以你也不能太高效。

我就像个万金油一样,在任何场合,只要有需要,我都可以顶一顶。表格有问题,叫我去调教一下;文章有问题,让我去写一下或者修改一下;计划有问题,可能让我直接给个方案;篮球比赛缺人,让我上去跑。基本可以确定这么一个事实:这些事情,都不是以我为核心的,我都是那个奇招,突然被叫过去,解决他们不能解决的问题。既然我具有那么神奇的能力,为什么我不是某个事务的主持人呢?从前的确有过这演的机会,但是我不怎么喜欢那个项目。

在工作上,我的确没当过什么核心角色,所以,在自己的生活里,有时我会把那个揽着来做。比如说,做字幕的时候,我永远都是把杂七杂八我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高难度的丢给有能力的人。换位思考一下,其实,这不就是我工作时反转过来的情况吗?别人或许会觉得,让我在关键时刻插一脚是因为觉得我厉害,所以他们把下手工作都搞定了,把最关键的留给我。当然这只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实际情况肯定不是这样。我喜欢去了解工作的整个流程,包括所有细枝末节,哪怕是很低级的东西,我也想去了解。就像做字幕一样,基本上我把做那个的整个流程都弄得非常熟悉,大概有些关键技术类的技巧我还没能掌握,因为一直以来都只是我自己去摸索,没有高手指点。也正是因为我是一个人战斗,所以全套的东西我都必须得知道、必须得懂,即便不能算是精通。当我不想一个人把所有事都干的时候,其实我完全可以把工作分拆出去,让其他人去做,但这样又会存在一个问题,那些被我分派工作的人我能不能去信任呢?几乎可以这么说,暂时来讲我还没有真的信任过一个新人。从认识到信任需要一个过程,你得证明给我看,你值得让我信任,否则我不会把手头上的工作交出去。一定程度上,我把这个看成了是非常严格的传承。如果他们搞砸了,我觉得我有责任。但我又是一个很懒、不想去翻工、不想去帮别人擦屁股的人,所以有些时候我宁愿自己干,也不把工作交给一些我不确定可以信任的人。到底谁才是我可以信任的人呢?我觉得在不同场合,这个人是不一样的。在生活上,我最信任的人是我妈,所以如果我妈不在了,生活上我就真不知道该去信任谁了。大概到那个时候,遇到任何问题我就只能去网上搜索一下。至于工作的烦恼,运动的烦恼,电脑的烦恼,又或者是编程的烦恼,我会去找不同的人。说来也奇怪,那些我非常信任的人,通常都是在他们各自的领域经验丰富的。我认识他们的时候,在我眼中他们都已经是大师级的了。所以一定程度上,我的信任是不是建立在一定的崇拜上了呢?可能真有点这个意思。我是怎么取得别人的信任呢?显然,我不是靠口吹的,我是用我的实际行动去证明的,但是这样可能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如果对方没有在我身上放精力,大概他们永远都不会察觉到我的闪光。

优秀不优秀,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要面对自己良心的。

2018-05
17

被拖下水

By xrspook @ 8:34:5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有人过来说服了我半天,要我参加单位的篮球赛。之前我就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前两天就看到通知说今年总公司组织的是篮球比赛,参赛规则是,每个队上场的五个球员之中必须有一名女性,场下场也必须有一名女性替补。从听到这件事开始,我就知道领导一定不会放过我。让我很拒绝接受这件任务的原因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因为经历过上一次以后,我不想再和那帮不认真的人一起去战斗。比赛的时候,你等于是不存,练习的时候更加是没有存在感,而你之所以在上面纯粹是因为规则要那样。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对方,都只是四个男的在打全场的篮球。从上一次篮球比赛的情况看来,也不是所有队都这样,比如说交易中心的女的就很厉害,因为她们是特招进去的,从前是华师校队。让我觉得很不爽的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对方的女的跟我们的实力对比非常悬殊,而是我们的策略是尽可能地用一切方法拖住对方,让她们不得分,然后当作是我们的胜利。在没有方法、没有战术、没有任何指导的前提下,这简直就是乱来。明知要发生这种乱来,我们却仍然像举手投降一样只是求神拜佛尽可能地希望那种事不发生。如果一开始,他们就把我们自己的女队员当回事,情况会这样吗?男队员连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回事,他们怎么会把你当回事?每次呼喊练习的时候,总是雷声大,雨点小,练习的时候,我实在说不出他们跟平时自己玩玩有何区别。上一次拿了个第三,还不算太难看,原因是我们的小年轻比其它单位多,很多人都刚毕业不久,而且几乎都没有结婚,年轻就是本钱。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如果说当年是因为太年轻,而没有考虑策略的问题,现在他们会考虑吗?口口声声说一个星期要练习多少次,但实际上能保证每次都出席的人又有多少,暂且就不要说出席以后有什么样的练习质量了。我是打心里不相信单位这些人会认真。的确,有些时候领导真的很认真,他们真的想把事做好,因为那是关乎颜面的,但是他们可能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要赢得冠军,颜面不只是领导一个人的,而是我们全体的。只有每一个人都把颜面看得很重要,这个团队才算真的有点意思。不过我觉得,这种事情在这个单位不会发生。过去十年多以来,我实在太清楚了解了。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确是有认真的目标的,但一两次挫败以后,目标就变得荡然无存,随之出现的就是约等于零的执行力。认真这种东西不能只是坚持跑个50米,认真这种东西不是马拉松,也不是超级马拉松,那可能得用一个月甚至几个月才能体现出价值。我很认真,如果我要去,我必定全力以赴,但问题是我身边的不认真,我自然会觉得很憋屈,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接近十年前的仇是时候要报了,但问题是,这帮兄弟估计还是不能复仇成功,因为他们连复仇的心都有没有。

2018-05
13

纠结于语法

By xrspook @ 16:24:30 归类于:烂日记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语法的了,是小学的时候吗?还是初中的时候?语法这种东西,我总觉得那是自然而然的,条件反射就出来了,但无论语文也好英语也好,又或者是其他语言也好,还是让你去学语法。还是学生的时候,我觉得语法这种东西,别人叫我去学就学嘛,什么搭配什么,那都是些固定的结构,都是用来应付测验考试的。什么跟什么搭配最好我通常都不会深究。只要搭配出来的东西不被判定为错误也就可以了。直到我开始做中文字幕翻译,我觉得自己慢慢地不断纠结于这些问题。单纯是文字翻译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变态。一旦要做字幕翻译,情况就不一样了。所有动词都应该精准到位。什么主谓,什么动宾,什么副词,什么定语……这些我都得考虑,因为别人一句话可能是分开几段去说的。我不能在一行字里把所有都写出来。也正是因为我要分几行,所以我得搞清楚自己到底想怎么样。也就唯有到了这种时候,我才会后悔为什么当年语文不更认真一点去学。但其实,大概这种东西是学不回来的吧,我觉得这应该是积累回来的。但用什么去积累呢?这是个问题。到底哪个教材、哪些地方写出来的东西才更正统准确呢?语文书经过那么多代人的推敲,当然不会有问题,但如果只是专注于语文书,那显然就太狭窄了。如果看其他作家的,我们又怎么才能保证他们也没有我们的烦恼呢?虽然他们是著名的作家,而我们什么都不是。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马尔克斯那本叫做《族长的秋天》小说。那本书真的很变态,一本书两百多页下来就只有一个句号。没有分段、没有句号。谁能保证翻译的那个人犯语法错误吗?语法这种东西,错了也好,没错也好,其实能保证理解通过也就没什么大碍。但我总觉得,如果读起来不通顺,语法估计也会有点问题。而这种用感觉去反观语法的做法,也就只能是通过积累了。因为近期我一直在纠结这些东西,所以看电视的时候我会很认真。看本地台新闻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记者的某些描述是有问题的。虽然他们没有说得一卡一卡的,但实际上句子不通顺。之所以这样,那不用说,肯定是语法搭配出现了问题。以前CCAV的新闻联播我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下去的,但现在我居然能很认真地看完,因为除了获取某些信息以外,我可能在研究他们的各种词语使用。的确,CCAV的新闻几乎不犯错,即便只是一个采访路人甲的镜头,当然,我们所看到的路人甲可能根本不是一个路人甲。当你真的要在某些问题上较真的时候,你会意识到身边那些貌似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东西都是学问,但绝大多数时候,你都把那些放过了。你根本意识不到那些东西很重要。

自知自己无知是一个很重要的觉悟。也只有真的正视了这个问题,人才会开始无休止地探索。

Page 1 of 6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