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19

越来越高和越来越少

By xrspook @ 21:55:41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一家在我家附近,之前我们吃过几次的酒家吃饭。让我们意外的是,那里的装修好像好了很多,菜单也贵了好多。看到那个价格的时候,我有点不敢相信了。因为那个比我们可以想象理解的价格每个菜高了起码20元。于是,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之前我们去的时候基本上都坐满了,而今天,还有很多桌子是空的,准确来说,是大部分都是空的。还记得从前有一次,我们去的时候。无论是大厅还是房间都满了,所以服务员给我们加了一张桌子。平时那张小桌是用来摆放水壶之类的杂物的。今天晚上,我们吃的那顿饭,价格几乎是从前的两倍,即便没有两倍,也有1.8倍以上。之所以这样,大概因为之前我们点的那些都含有特价菜,而今天吃的是过年的菜单,限定款式之余,价格提升。菜色的意头的确很好,分量和味道也都可以,就是价格让我挺意外。今晚那顿饭的价格,如果是去点都德喝茶,我们三个人根本吃不完。虽然今天晚上,我自感也吃到扶墙了,我妈说她还行,我爸吃到一定程度,直接就停止作战了。

有时,我真不知道我爸到底能吃多少。这跟我记忆中的我爸相差很远,以前无论剩下什么,他都能干完,但现在,哪怕只是把碗中的东西吃完,也有难度,那都是他自己夹的菜哦。这让我想起了外婆,好长一段时间,一大家人吃饭的时候,我总是坐在外婆旁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取代了我妈,坐到了我外婆旁边,负责夹菜给她。当她牙齿不太好,咬合力没以前强劲的时候,我就用剪刀把肉菜剪碎。如果是吃带壳的东西,比如虾,我就帮她剥壳剪开。从前的外婆,给她多少她就能吃多少,如果她不想要,我要帮她夹的时候,她会直接示意不用。反正从前她一直能把她碗里的东西清干净。但后来我发现,即便她不阻止我夹菜给她,她碗里剩下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看到这个情况,我妈就会示意我不要再给她了,然后我妈会慢慢地劝外婆,把碗里的东西吃完。糖水和蛋糕之类的东西,简单来说是甜食,是外婆的最爱,但到了一定程度,最后的红豆沙端上来的时候,外婆吃了两口,就再也不动了。这种越吃越少的事情,我见识过,这部发生在几个月内,而是用了好几年,慢慢地循序渐进发生。

物价越来越高,我的收入也越来越高,同时我的体重也越来越高,身上的脂肪也越来越多,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减少的,比如我跟亲戚之间的来往,也比如我爸外出吃饭时,他的食量。这的确是件挺郁闷的事,因为尿酸高,因为痛风,菜单上一半以上的东西他都不能吃,又或者不是不能吃,而是他怕死不敢吃。吃一点,其实没有问题。

这个16天的春节假期,对我来说,仅剩下2天而已了。

2021-02
12

去哪里吃?

By xrspook @ 21:22:36 归类于: 烂日记

大年初一的晚上,家里没什么菜,要到外面吃,但是在外面吃什么呢?吃粤菜的地方平时我们吃的那一家已经爆满,其中的原因有我们去得太迟,也有因为别人已经早就订了桌子。如果是平时一大家人的时候,我们也会早早的去订桌子,至少提前一个月,但现在只有三个人,而我们对吃又没有什么要求,所以也就算了。今天晚上,我们本打算买点吃的回家,但结果满大街的店铺基本都处在关门状态,连买吃的地方都没有。平时有外卖的店现在不外卖了,市场平时很热闹的卖熟食的地方,现在处在关门状态。路过那些烧腊店铺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初七才开门,所以如果不是之前买了很多东西塞在冰箱里,这几天该吃什么呢?路上开门的小吃店寥寥无几。门开得最多的是水果店,因为他们知道大家会买水果去拜年。其它开门的店铺大概就只有大超市和连锁快餐店了。平时那些满大街会让你永远饿不死的早餐包点店一律处在关门状态。某些连锁的店,比如说利口福,则是货架上空空荡荡。昨天去的时候,感觉已经被扫荡了一半以上,今天再路过,里面的东西更少。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有开门跟没开门我感觉没区别。平时各种东西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各种风味各种分量都有,但现在过年了,反倒这一切都变成了妄想。所以有时我觉得这挺矛盾的。如果我们的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这些店再也不需要有人值守,估计就没有这个烦恼了。任何时候你都能吃上饭,无论是米饭还是面条,又或者是麻辣烫。不过,少了那些经典要人开的小店,估计大家会觉得东西不那么好吃了。你不用担心在某个时点找不到可以吃饭的地方。那个时候,吃饭不会有问题,但估计人们觉得缺失了与人交流的人情味,因为那被动几个手指头就给你餐食的机械感取代了。

今天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一家之前我们也经常去那里买外卖的东西回家吃的地方吃饭,点了三个菜,一共168元买单。我觉得这个价已经挺划算了,尤其是在春节大年初一这种日子。我感觉饭菜还可以,虽然可能称不上非常好吃,但无论是分量还是质量,他们对得起那个价格,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在我家附近坚持了那么多年。我们进去吃饭的时候,大厅还空荡荡,但是过了一阵,不到半个小时,全部都坐满了。去那里吃饭的大多都是中老年人,而且几乎全部都说粤语,是附近的街坊。那不是一家网红店,但是无论是分量还是质量,他们都很实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会买他们的陈醋萝卜回家吃。他们的糖醋鱼不错,韭菜浸出红,也很好。这些东西都很简单,都是家常的味道,而且外卖的时候,价格便宜,只需要10块钱一份。陈醋萝卜我和我妈甚至还得吃上好几顿才能吃完一大盒。

多年以后,当我老了,这家店还会继续存在吗?

2021-02
9

走过路过不错过

By xrspook @ 16:53:15 归类于: 烂日记

每次路过宠物店,我都有调戏橱窗里小动物的习惯。通常被我调戏的是猫或者狗。猫的几率大一点,毕竟,宠物狗通常都不会放在橱窗里。通常有狗在里面的店是宠物医院。如果是寄养或者售卖,都会把狗放在店里的笼子里,不会只是放在橱窗的某个木质结构箱子里。相对狗来说,猫体型比较小,而且也没那么凶,所以起码不会出什么安全事故。

不是什么猫都喜欢被人调戏,有些猫怕人,看到你恨不得直接躲起来,又或者一副事不关己蔑视你的状态,直接不理你,但有一些会对你很热情,比如说前天和昨天我遇到的猫,都很热情,他们都在橱窗里,都不是土猫,都是外来品种,体型大小也都差不多。你叫他,他会回应你,而且声音很小很斯文,然后他会做一些磨蹭的动作,又或者在箱子里跳上跳下。从肢体语言和脸部表情,你会觉得他很想跟你玩,虽然不能直接撸猫,但是路过的时候挑逗足以让我觉得很满足。对我来说,对猫来说,隔着橱窗挑逗都有好处,起码路人不会伤害到猫。猫还可以看到很多人,在不想被打扰的时候可以置之不理。我感觉通常来说,我们的土猫不会这么热情,跟外来品种比起来,土猫好像向来都要严肃一点。

通常,我会把外国猫称之为大脸猫,而我们的土猫通常都是小脸的。当然了,波斯猫除外。我不喜欢整个脸都扁平的猫。无论是狗还是猫,如果脸是扁平的,我都不喜欢,但实际上,侧脸照相时,我的脸居然也是扁平的。虽然我自己照镜子的时候不觉得自己的脸有多平。这大概因为我的鼻子不够高吧。

回家的时候,下了公交车,走回家的那条路上之前有一家宠物店,里面永远关着一只哈士奇,为什么它的主人一直都把它放在那里呢?跟普通的哈士奇比起来,那只狗眉清目秀。当你逗他的时候,它会发出一些不是凶你的嚎叫,他根本不懂得像其它狗那样叫,他只会把脖子仰起来嚎叫。那个叫声也很可爱。你只要挑逗他,他有反应,那个反应一定是嚎叫。不知道为什么那只狗会这样,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像普通狗那样叫。虽然关在笼子里的时候他很斯文,他的五官也是很斯文的样子。但是,如果他被店员套上狗绳,带出去溜的时候,他就会恢复哈士奇的本质,神经质的特性淋漓尽致。永远是他扯着绳子,溜那些店员。所以不是人人都能带他出去溜,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有男店员能胜任这份工作。这件事就说明了,哈士奇无论他样子怎么样,它的本质依然是哈士奇。这是不是因为只有蠢的狼才被人驯化了,变成了现在的哈士奇?当然,这纯粹是我的瞎掰。

好久都没下过雨了,今天淅淅沥沥的下了大半天,到傍晚的时候,才开始有点下大的意思。

2021-02
2

多管闲事的人

By xrspook @ 9:58:4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的日志谈到了我的工作,非常容易被别人连累,如果别人错了,我就只能躺着中枪。他们犯的错有些时候,是我根本无法预判或发现的,于是,也就只有多管闲事连他们的规则也一并制定,才能避免他们踩雷,然后顺便把我拉上。的在写到那一句“多管闲事”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不是跟“长臂管辖”有点类似呢?长臂管辖这个词,我2020年才第1次见识,这个经常被用在中美贸易摩擦上面,每当说起美国的恶劣往事,总少不了这个词。法国的阿尔斯通、日本的东芝都是赫赫有名的受害者。也正是因为有了长臂管辖那一条,这两个企业才中招。所以我在想,我说的多管闲事跟长臂管辖是不是一回事呢?从出发点看来,显然不是一回事,因为我不是为了害他们。之所以我要多管闲事,是为了你好我也好,既然你们不为自己着想,我又必须得为自己着想,所以我也不得不为你们着想,而美国的长臂管辖显然是通过蚕食别人增加自己的利益,我完全没有想过要这么干。我做那些事,看到的就看到,看不到的也无所谓,反正我不是做给你们看的,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心安理得,每天都能舒坦地睡觉,不用胆战心惊。

前段时间上级领导过来绩效考核,顺便给我们讲党课,不知道是在哪个大会上,我们这里的第一任主任说了一句意思大概是这样的话:不要老想着自己的事,要为单位的事着想,你为单位的事着想的时候,领导就会为你着想。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他把我们新调过来的主任作为例子了。在公示前,他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到我们这里来当副主任。从理论和辈分上说,的确轮不到他,但是这种事真的发生了。我的脑子就那么一点点,我不可能不为自己着想,但有时,我会不知道该为自己着想些什么。通常来说,让我卯足劲、努力干、奋不顾身的,通常都不是自己的事。在我自己的事情上,貌似没有一些让我非常痛苦、锲而不舍才最终做到的事,在多管闲事的路上,莫名其妙插一脚,哪怕只是帮到别人一点小忙,我都会有幸福感、成就感。之所以这么干,倒不是因为我希望得到什么奖赏,我只是想那么干而已。虽然一开始干的时候,可能我也预测不到最终的结果,到底能不能行。正是因为有这么一种性格,所以如果我真把你当朋友的话,为你两肋插刀时,你绝对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是,当我执意要与你为敌的时候,你的日子很难过。我不会在乎那个敌人是谁,哪怕那是我的上司。大概我是那种对事又对人的人。因为某件事我会对某些人非常反感。要让我从对某个人的反感中慢慢转变过来需要一段非常长的时间。事实证明,这也未必做不到。与其要做咸鱼翻身,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和我闹僵。为什么非得把我跟我闹僵呢?我又为什么非得跟他们过不去呢?大概因为我是一个非常直的人,从来不拐弯。这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的缺点。我知道这样的性格,某些时候我会很碰壁,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所以我会一直这么继续下去。

大概我是那种在多管闲事路上一发不可收拾的人。

2021-01
30

我们是朋友

By xrspook @ 21:31:55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为什么单位的狗总是对我这么友好。是因为他们本来就很聪明吗?还是说因为一直没有人疼爱他们,而他们却非常渴望得到疼爱?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去摸他们了,某天中午我心血来潮,所以就去摸了一下头。结果我还没走到他们身边,他们就已经在疯狂喜悦地转圈嚎叫。当我接近的时候,那条黑白的狗直接站起来了,跟其他狗不一样,站起来以后还得找平衡,他完全不需要找平衡,他直接靠两条后腿稳稳地站起来。这是一条神奇的狗。某次中午吃饭的时候,保安拿过来的东西只够喂一个狗,谁先吃呢?其他狗都只是在摇尾巴或者叫,那条黑白的狗直接举起了一只前腿。他把腿给举起来了,定在空中。这一招他是怎么学回来的呢?没人知道,为什么他兴奋的时候双脚站立居然可以不需要动态寻找平衡呢?这个估计也没人回答得出来。我摸头的时候他一直在幸福地喘着粗气,我不得不双手把他的头抓住,以防他过于兴奋舔我。

如果我空手路过,那些狗会当作我不存在,或者只会看着我,轻轻地摇尾巴,但其他人路过,可能他们会吠个不停。为什么会这样呢?

摸完那条黑白的狗以后,我去摸那条全白的女神。小的时候女神不喜欢被摸,同样,她的同胞女神经也不喜欢被摸,但是女神经已经消失多时了。小的时候不喜欢被摸,但大了后女神好像也迷恋上了摸头。摸头为什么会对狗狗们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呢?那天中午,黑白的那条狗我摸了好长时间,但女神我摸了两下就走了,当我转身走的时候,女神在呜呜地叫,好像是在说她还没被摸够,要我回去继续。因为从前的女神不喜欢被摸,所以我一直都会和她做眼神交流,我总感觉她的眼神告诉我她知道我的意思。另外一条纯黑的狗是黑白和女神的儿子,小的时候挺任性,不喜欢被人摸。现在保安不喜欢他,因为晚上带他去上班的时候,他却在那里睡觉。本来保安带他过去,是为了值守,当有外人出现的时候,狗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提醒保安,但他居然睡得比保安还香,这怎么能行?所以如果有替代的狗,保安就会把他宰了。这条黑色的狗好像一直都找不清自己的定位,如果他小的时候和人亲近一些,估计他就会得到很多人的疼爱,而现在,他貌似也搞不清自己晚上去值班到底是为什么。但实际上他是一条挺聪明的狗,因为我曾经给他一些过期的饼干,他不想吃,但是他还是接过来了,衔着不吃,但看到我站在那里没走,等他吃,于是他可怜巴巴地慢慢吃下去,但吃完以后,我再给他第二块,他赶紧躲开。他没有直接不要,当他要了以后,他没有直接不吃。这种处理方式,连我们都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他到底是从哪里学回来这一招的呢?有些东西他想不明白,但有些东西他的处理方法真的很贴心。

不同的狗有不同的性格,也有不同的特性。我的办公室在三楼,但他们在一楼的工地。吠叫的时候我却能分辨得出到底是谁在嚷嚷?无论是他们对我,还是我对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