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
15

不舍

By xrspook @ 11:15:33 归类于: 烂日记

感觉好久都没有去家乐福的万国店,昨天再去的时候,卖场里给我的感觉怪怪的,虽然东西还在,人也有那么一些,但是那种感觉就是没落了,即将撤场了。虽然没有贴告示,但实际上内行的人都知道今年2月那里将再也没有家乐福。我见证着大型超市在广州一个又一个崛起,然后又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凋亡。以前的前进路就只有一家好又多,后来家乐福来了。好又多的生意每况愈下,然后没有了。家乐福成了整条前进路上最热闹的超市,虽然路头的好又多没了,路尾还有一个华润万家,但就人气来说,因为处在中心地带,万国奥特莱斯的人流又非常大,有买买买的,也有吃吃吃的,家乐福从来都是毋庸置疑的霸主。大家之所以知道那里有一个万国奥特莱斯,一开始的时候大概是因为知道那里有个家乐福。

当家乐福还没被苏宁易购吃掉之前,风格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尤其是一开始的家乐福。我还记得他们铺天盖地的传单,附近的每一个社区他们都会派到。跟其它超市相比,让我觉得区别最大的地方是万国的家乐福有自己烘焙房,现场生产各种面包糕点。一开始这个超市最吸引我们的地方是他们会烘烤一些我们觉得那可能是欧式的面包。我最喜欢的是他们的法棍,然后还有一些其它硬面包,俄罗斯风味的,意大利风味的,圆的,有芝麻的,有全麦撒在表面的,有黑麦的。这些面包每到晚上一个时候就会打折,就会两个捆绑为一组销售,等于是打了5折。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这回事,知道了以后有时我们会那个时候去扫货,虽然其实两个面包加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吃得完。还记得有段时间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某天我买了好像一共4个回家,结果有些吃到发霉都还没吃完,只好丢掉。那种面包当我们初次在家乐福见到的时候,还未曾在其他地方见过。我们在家乐福买了好多年的那种面包,也买了好多年的大裂巴。当我开始跑步以后,我妈每到周末都会买一条长的吐司。有时会遇到他们做法棍切片的时候清理出来的法官头尾,和一些可能过期了以后做烘干处理的吐司,这些都会低价销售。面包干在成为面包干之前可能已经过期了,但是法棍的头位纯粹因为他们要卖沙拉法片,但是头尾却不能那般销售,而最终生成。“沙拉法片,片片香浓,口口留香”,这句广告词会在他们的大喇叭上循环播放。在那里逛一轮又一轮,光是试吃沙拉法片就可以填饱肚子。

逢年过节大包小包买买买的客人非常的多。虽然已经有很多收银的柜台,但等待埋单的人依然要排长长的队。

我看着这家家乐福的诞生,是那么的新奇。我见证了他的辉煌,琳琅满目的货物,汹涌不断的人流。然后我又见证着他的没落,即便是到了周末,即便是到了节假日,卖场里也没多少人。人工收银台只剩下几个,取而代之的是自助结账机,但即便这样,人工收银台也没有多少客人等待买单。

我不知道当家乐福从万国奥特莱斯撤场以后那么大的场子谁会接手。可能接手的不再是一个大超市,可能即将接手的那一家能hold住的只是一半的卖场,另外一半会作其它用途。

多年以后,可能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那个地方曾经有个很牛逼的家乐福。但我永远会记住他,因为那是在我心目中最重要的一个大型超市,没有之一。

2022-01
9

真的需要吗

By xrspook @ 11:32:05 归类于: 烂日记

当我看到超市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各种饮料的时候,我会有各种冲动,但是当我把价格也看一遍以后,我觉得所有冲动彻底打消了,转而会去看他们卖水的地方。想扫一轮品牌,然后扫一轮价格,接着去对比一下容量,最后出手,对我来说根本不是出于我喜欢喝什么,我想尝试什么而买什么。因为虽然有很多东西我都想尝试,但实际上看到那个价格以后,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大家在挑选喝什么的时候到底是如何考虑的呢?如果只是口渴想喝水又或者是知道自己往后的一段时间需要有水的储备,那肯定是直接买白开水,有可能是纯净水,也有可能是矿泉水,反正就是纯粹的水。什么时候才会买饮料呢?觉得自己想喝,觉得想尝试一下的时候才那样,不是因为有需要,而是只是想。因为那些饮料根本不解渴,不能在你渴的时候满足你的需要,也同样不能在你饿的时候帮你提供实在的能量。当我要用自己的钱去买东西的时候,我无法不从实际的角度考虑。除非我知道某些饮料搞特价,一块钱又或者是不到两块钱就能买到,我会尝试一下,如果货架上的饮料是常规价,我肯定不会入手,无论我需要还是不需要。对我来说,如果是从实际的角度考虑,我从来不需要那些东西。

商家现在很喜欢打什么零脂肪零糖的口号,但实际上这靠谱吗?通常饮料你根本不需要在里面加入脂肪这种东西,光是碳水以及其他添加剂就足够了。零糖这个概念意味着他们的确不在里面加白砂糖,他加了代糖,但问题是有些人是对代糖过敏的,零碳的饮料款式多样,不同牌子的代糖还不一样,所以那些过敏的人,他们还得看清配料,那东西里加了什么代糖。光看一次还不够,万一人家中途换配方了呢?所以每次喝之前都得小心翼翼。代糖不等于就不甜,代糖这种东西是让你有甜的感觉,但实际上里面没有碳水。没有碳水对糖尿病人来说是有好处的,但是对肥胖者来说,即便没有碳水,但是那种物质能让大脑有甜的感觉,就依然会影响代谢,依然会让你发胖。零糖又不甜的东西,你绝对不想喝,所以当我看到那些酸奶广告说零糖的酸奶更健康,我脑子里就会有一大群草泥马奔腾而过。没有甜味的酸奶,你们真能接受吗?有自己用酸奶粉和纯牛奶做个酸奶的人都知道,不加糖的酸奶又或者是加糖量不够的酸奶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从微生物发酵的角度考虑,糖其实是一种非常好的原料,所以不加糖做酸奶发酵,如果要做到和普通酸奶同样的效果,他们只能往里面加很多添加剂,比如说各种胶。这样的话就可以把酸奶做到有点类似于啫喱的感觉,又或者说他们喜欢用“老酸奶”这个字去形容,让酸奶有点像嫩豆腐的效果。但要知道,蛋白质不够高、发酵的时候没有糖,怎么可能用很纯粹的方法做到这种效果呢?!你看到的那些所谓老酸奶、那些各种卓头的酸奶的时候,配料表总会让你一头雾水,因为食品添加剂的括号里有一大堆的东西。如果用最普通的做法,这些都没必要。

我们的选择的确越来越多了,但实际上我们只是在被各种食品添加剂排列组合最优方案玩得团团转而已。

2022-01
8

如果可以,要看原著

By xrspook @ 11:23:49 归类于: 烂日记

近期开始重新看看《堂吉诃德》,感觉挺有趣,好像我已经看过了之前已经看到的那个部分,所以在我记忆之中,有些东西是隐隐约约的,但有些东西好像从未看到过。大概这一次我选择的那个版本的翻译比较接地气,所以看起来的那种感觉好神奇,不像是一部大作,不像是经典的外语作品,好像是一部小混混在讲着生活的小故事。

我通常不会看书本的前言或者译者注之类的东西,但这一次我把那些都看完了。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感觉到上面说的那种东西。因为译者在他翻译之前也看过多个版本的中文《堂吉诃德》,但是却一直觉得不大对劲,所以最终他才接下了翻译《堂吉诃德》的任务,但是他依然觉得要读这本著作最佳的方式还是直接看原文。他引用了一句描述翻译的话,具体到底是谁说的,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意思大概是翻译得再好,依然不是原著的那种感觉,情况就像是如果你能直接读懂原著,你看到的是一张地毯的正面,花纹是正常的。如果你看到的是一个翻译版本,即便你看到的是同一张毯子,但是你看到的却是毯子的背面,花纹还是那些花纹,但很别扭,最糟糕的是里面肯定有很多线头,或者杂七杂八的东西。所以最佳的方式依然是直接读懂原著,而不是借助翻译,但显然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读懂其他语言的任何作品。所以我们只能借助于翻译。但是对一些我们很在乎、我们很想知道了解的那些作品,我也觉得唯一方式是直接读原著。但原著这种东西不是说想读懂就可以读懂,比如《摩诃婆罗多》。《摩诃婆罗多》这个东西实在太高深了,原文的语言世界上真没有几个人能读懂。

一次翻译就会改变一次味道,如果把一个作品在翻译之上再翻译,感觉就会差得更远。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学习西班牙语,要毫无障碍地看西语电视剧的原因,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受得到他们要表达出来的东西,而不是以译者的角度去感知那个电视剧。有时我觉得如果完全没有字幕,光看画面我感受出来的东西好像和我一边看字幕一边接收到的东西有所不同。我自己的确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看字面上的翻译就是那个意思,但实际上当你直接看画面去理解,你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字典上没有明确说明,但有可能在某些特定的场景的确就有那个意思,虽然词语还是那些词语,但是你却不能直接的用字典上的那个意思去套用。什么俚语谚语之类的东西,每个语言都会有,而那些东西你不可能一开始就知道,只能靠积累。但翻译的那个人是否已经积累到了这些东西,还是说他只是直接按照字面上的意思表达出来呢?我们不知道每一个翻译者到底能力,如何翻译得准不准确是个问题,但如果味道都错了,那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也做过翻译,当我搞不懂某个东西的时候,我会选择跳过,如果是文字翻译的话,这完全可以,因为没人知道中间原来还有那么一两句那样的东西,但如果那是一个视频翻译,直接跳过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就只能找高手帮忙或或者自己再继续不断纠结。但是每个译者都会这样纠结吗?如果他们不纠结,随便直接给你一个东西呢。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看就好了,但既然知道了,我们肯定要追求最好的。

2022-01
4

孤独与痴呆

By xrspook @ 15:29:13 归类于: 烂日记

凤凰大健康有一期说到:老人痴呆跟孤独症有关。我觉得人体还是挺合理的,既然有了孤独感,那么为什么还要让他继续下去呢?除非有某些途径可以把这些孤独感驱散。身边的人,尤其是身边的亲人一个接一个离开,怎么可能不孤独,其它的途径可以驱散这些孤独感吗?情况就像其他人对你好,跟亲人对你好是同一回事吗?自己最熟悉的那些亲人都已经离开了,怎么还可能找到替代的东西?那些可是共同生活几十年的人啊!有可能是亲人,也有可能是最要好的朋友,无论是哪一条,都是后来者难以复制的。所以孤独症跟老人痴呆形成一定的关系很合理,我觉得人体的构造也实在太微妙了。因为实际上这就是人自然而然的一种解决方案。既然你觉得你现在活得很痛苦,那么我就慢慢的帮你解脱。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另外的因素,比如说当事人觉得他很孤独,但实际上他身边还有关心他的人,还有希望他好的人,但是他们却没把那当作一回事。他身边的人希望他一直都好好的,但这种需要只是单方面,没有形成相互关系,最终就会导致一个人觉得他很孤独,但另外一些人 发愁他怎么就老人痴呆了。他们仿佛活在了两个平行的世界,大家都看不到对方。

工作的时候不活跃,退休了之后绝大多数时间一个人待在家里,这就是我爸的真实写照。至于他往后会不会得上老人痴呆我不知道。因为对我们来说一直以来他都是孤独一人,这种孤独已经是一辈子的事了,所以对这种人来说,他会不会对孤独有免疫力呢?因为已经习以为常了。对年轻的时候尚且不活跃的人来说,年老的时候你怎么会希望他们会主动融入一些团体,让自己不会那么无聊,不会那么落寞呢?那可是一辈子社交习惯。

我爸会不会感觉到孤独呢?一定程度上我觉得那倒未必。因为有句很经典的话叫做“心有所属,不怕孤独”。我确定他是有某种追求的,只不过我们这些身边的人都几乎没有感知过。理论上孤独是一个贬义词,但是对某些人来说可能这就只是一个形容一个人独自待着的状态,是一个中性词。实际上对他们来说,那也不过是一个中性的常态。如果这是一个贬义词,肯定是因为孤独对人有伤害,但是如果只是某种状态,不好也不坏,估计就是我爸现在这种。

别说身边的人都已经离开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孤独,哪怕是现在一个人独处,自然而然就会想当年,想到当年的人都已经不在身边,那种可能是叫做孤独感的东西就会涌上心头。不过话说回来,人有多闲才会主动想这些事情。毕竟如果人一直都很忙,完全没有时间给你耗在孤独的思考上面。

安排好自己要做些什么。要做到什么程度,要怎么去做。如果这一切都妥妥当当,人没有时间孤独。

2022-01
1

干活

By xrspook @ 22:40:04 归类于: 烂日记

2022年的第1天果然我又不得不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工作。月末、年末所有东西叠加在一起,虽然我已经没有遇到什么幺蛾子了,但是依然花了不少时间。总的来说我觉得2021年年末的那些数据获取过程还算比较顺利的。经过这一年的调试以后,我觉得有些东西我可以做得更好。我可以再加一些判断,这样的话我获取数据的时候就可以更便捷,另外一些之前我有些想法要快速实现的功能,实际上一年下来几乎没有用到,又或者说根本没有用到,所以在2022年就没有必要继续背着那个包袱。自己制定规则,执行一段时间检验这个规则到底好不好,最终决定要不要对这个规则进行修正。没有时间的积累,这种东西根本做不了。没有用心去考虑,这个也不可能发生。

别人工作也就只是为了应付上面交办的任务,而我则从来觉得完成上面交办的工作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而已,应该轻而易举就能做到,虽然有些时候会比较繁琐,但是那个并不是让我觉得工作让我快乐的原因。我之所以会觉得工作让我着迷,是因为我自己完全陷了进去,我在那里脑洞大开,做我想做的事。当我想做的事跟上面的意图一致的时候,效果会非常完美,但是这种事情可遇而不可求。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工作的时候不去思考为什么要做这些?为什么要这样做?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的回答通常是上面叫我做我就做,上面说要这样做我就这样做。至于怎么做才更好,这个问题根本不由得我去选,即便我觉得好上面觉得不好还是不能干。我觉得这样的思路纯粹只是在推卸责任,这种人是不可能在工作上有所作为的。因为他完全处在一个迷糊的状态。万一上面叫你做的事是不对的呢?万一这种方法是很不靠谱的,但明明又有另外一些很靠谱的办法呢?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突然间上面会突然问你,你觉得这个工作可以怎么改进。那个时候你该如何回答呢?当然,如果你回答得头头是道,这就意味着可能大批量的任务会朝你汹涌而来,你肩上的责任更多。可能会有很多的项目,也有可能要去很多地方出差,非常有可能你不得不面对一些之前你从未遇到过的问题。最让人绝望的是,即便你比别人多做很多,但实际上到手的那个钱还是差不多。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你还愿意主动迈出第一步吗?

于是这又带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到底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我们不为工作活着,我们为生活活着,但生活需要钱,钱来源于工作。所以实际上有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某些网友会一直很厌倦工作。当他们还是学生的时候,他们也一样厌倦学习吗?对我来说,跟生活中的其它比起来,工作在我人生中占的比例更大。不开玩笑的说,我觉得毕业以后工作在我生命中占的比例绝对是大部分的,虽然我也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如果人生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做自己厌倦的事,日子还怎么过?反过来说,人生中有可能大部分的时间不在工作吗?

2021年那21天灵魂出窍式的出差让我深切的明白到,工作可能很霸道,生活中的其他东西,那些曾经觉得不可能放下的东西,原来不是非如此不可。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