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16

不是我的榜样

By xrspook @ 18:30:52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我们总会被告知要以学习成绩好的人为榜样。那个人可以是你的同学,可以是你的亲戚,又或者是你家长的朋友的孩子,于是即便我们自己目空一切,我们的家长老师也不会让我们闲着。有时是我们主动拿自己跟别人比,有时是我们的家长老师之类的强行拿我们跟别人比。比较这种东西永远都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的状态。现在回过头来,我真心不觉得当年那些学习成绩很好的人人生就一直美满幸福。当然那些成绩不好的,后续的日子比较郁闷,我也见识过。

还记得某一年奔丧完了以后,吃饭的时候,我的一个叔公跟我说要向我的某某亲戚学习,因为到那个时候为止,她是整个家族里学习成绩最好的,从小学开始,她就可以把语文书里每一篇课文背下来。她的高考成绩是广州的前几名,那个成绩理论上可以去清华北大,但她只是去了中大,在大学那几年她的成绩一直是她那个系的第1名。入学的时候,她不是理科的第1名,但去了个文科的第1名,后续的学习中,那个文科的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中大毕业以后,她去了香港科技大学读博士。完了以后去了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学当老师。

直到她去香港读博士,我觉得她的人生很正常,但是当她去了新加坡并入籍定居在那里以后,我觉得怪怪的。35岁以后才结婚生孩子,因为她实在太强势,所以很难找到一个比她更厉害的男人当老公。在某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她认识了现在的另一半。当时除了她自己以外,家人朋友都不觉得这样的结合是件好事。两人的经济条件、学历情况,以及家庭背景相差太远。当时家人极力反对,但是,她还是结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她的家人都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所有人都不满意这个女婿。因为她有稳定的收入,而且还不低,所以她一个人就能撑起那个家,虽然也算不上轻松,因为她的老公是个好吃懒做的人,而且在新加坡那种地方,以他找工作不容易,不是没有工作,是某些他干不来,他干得来的,他不愿意去做。

顺理成章地她定居在新加坡了,每年回来几次。他有个哥哥,没去什么地方,仍然在广州,从前学习成绩也很好。基本上也可以这么说,这是一对绝顶聪明的哥妹。他们的学习成绩非常好,他们的人际关系也处理得很得当,但是在照顾家庭方面,我觉得他们做得远远不够。小时候因为工作原因和家庭原因,他们经常被父母寄托在亲戚家里住,因为那样的话上学会方便一点。他们的爸妈是工作狂人也是终生的专家学者,什么劳模先进的头衔非常多,但偏偏在这种标兵模范的家庭里,我感觉少了一些真正的温暖。因为人总是各自各地做自己的事,分散各地。现在两个老人年纪大了,经常出现各种毛病,最先知道的不是子女,帮父母解决那些问题的通常也不是他们的一对子女。他们家有钱,在社会上有地位,被无数人尊重崇拜,但实际上,如果要让我以他们为榜样,我做不到。因为我不觉得他们这种状态很好。有时我甚至觉得,他们很可怜。

好与坏或许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我们不能以自己的观点判断别人到底好还是不好,但起码我们能可以选择以我们觉得好的方式活下去。

2019-05
27

晚睡

By xrspook @ 17:22:17 归类于:烂日记

天气预报说理论上今天早上还没天亮开始就应该下暴雨。但实际上今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阳光却非常好,甚至可以说是异常的好,于是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睡过头了,因为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亮,但是没有听到鸟鸣声和扫地的声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个时候会那么早醒。因为担心自己睡过头了,所以我还是很谨慎地看一下平板的时间,结果发现那时才5:38,显然还没有到闹钟的时间。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我已经做好了今天早上会下大雨的准备,结果不仅仅是没有雨,而且天色还很不错,温度也不高,凉风习习的感觉。说不准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广州的其它地方下过大雨。自然醒以后虽然眯着,但实际上根本睡不着,只是等手机的两个闹钟响起。我明明记得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没开风扇,但是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风扇是开着的。我实在已经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爬起来开风扇的了。

昨天我明明10:00多就可以睡觉了,因为没到10:00我已经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但实际上真正睡觉的时候已经过了11:00。我觉得时间是个挺搞笑的东西,对我来说,每天晚上的10:00到11:00都是个溜得特别快的时间,时间不知道怎么了。反正那个时候会流淌得特别快,我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就已经没了一小时。如果我再这么放纵下去的话,估计十11:00到12:00也会变成这样。每天我都跟自己说,要早点睡觉,要在11:00之前睡觉,但每次我都做不到。工作日的晚上做不到,休息日的晚上也做不到,可能是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但显然,相对于平时来说,上个周末算非常轻松了,但星期六的晚上,我12:00多才睡觉,星期天的晚上11:00多才睡觉。完全不是因为有什么特殊的事,而是因为我被一些计划以外的东西拖延了我的睡觉时间。人懒惰起来,真的是一条不归路。几乎不运动,喝的水不多,外加熬夜晚睡,所有叠加起来就意味着我又会落入那种喝水都会胖的节奏之中。虽然从电子秤的读数看来,还没到那种非常严重的程度,但实际上有些数据根本不用电子秤告诉我。弯腰的时候肚子的赘肉,绑鞋带的时候手机和大腿根处闹别扭(手机太大了,裤子的口袋太小了),任何裤子都感觉到紧绷…… 把肉肉甩走的过程肯定都是折腾的,但是攒积肉肉的过程从来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无声无息。懒惰和肉肉永远是对铁哥们,泪奔~~~也不是说懒惰的人就一定是胖子,有些瘦子也匪夷所思的懒惰,但如果某人是个胖子,而且是个真正胖的胖子,比如体脂率超过35%,他不是懒人的几率很低,我猜不会超过5%,为什么我还留有余地呢?如果是几年前,我不会留余地,但见识过那些为了工作暂时增胖的人以后,我明白到世界上真的有非常规。但工作归工作,你一旦曾经当过胖子,即便你控制回去了,往后你还是相对于从前来说更容易恢复胖子体型。不知道那些故意作死的人在作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我不会故意作死,但一点点的懒惰会进化为一大片的懒惰,我是那种在自制中不知不觉放纵,不到达一定程度不知道悬崖立马的人。

早点睡吧,亲!

2019-05
23

临终关怀

By xrspook @ 9:16:37 归类于:烂日记

每次打开京东,看到里面的推荐产品有成人纸尿片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不好受涌上心头。还记得半年多以前,外婆用的纸尿片越来越多,所以一个月大概就要买一箱。一开始是不肯用,然后是一天要换很多次,最后用得慢了,因为她基本不进食,当然也就没有什么排出。当时看到京东有个新款做特价,所以两周之内我买了两箱,结果是其中有一箱根本就没开封过,外婆就去世了。

如果那是婴儿的纸尿片,随便送人都可以,但是成人纸尿片这种东西又有谁愿意去接受呢?婴儿纸尿片和成人纸尿片都是纸尿片,但听到后者,大家的反应大都是歧视。我记得曾经有一个亲戚说过,孩子用的纸尿片就像是往屁股上贴人民币,因为那些东西都不便宜,而且每天都要消费好几张。往孩子的屁股上贴人民币的家长顶多抱怨一下,如果买不起贵的就买便宜一点的,如果连便宜的都觉得舍不得买,那么也就只能多打几份工挣多一点钱。如果消费主体是孩子,家长会苦笑着接受事实,但如果消费主体是老人,情况就会很不一样。

对待婴儿的排泄物,成年人顶多只是有点厌恶,作为家长的是硬着头皮,不得不上,但是对待老人的排泄物的时候,即便是亲生骨肉也经常会撒手不想处理。把孩子生出来到三岁之前,纸尿片这种东西基本上都是需要的,但一岁过后,在慢慢的调教之下,或许使用的概率会低一点。对老人来说,要他们觉得自己得用那个东西的时候,你就得花很多时间,耐心的给他们讲道理。有些东西他们从前可以做,但现在不行了,他们牛必须得接受这个事实。在孩子身上用纸尿片,没有人会觉得那是一个浪费,但是在老人身上用纸尿片,人们往往会有浪费念头。但是如果不用纸尿片的话,让成年子女去清理,他们更加是不能接受。孩子生下来,给他们喂食,为他们清洁,无论是洗澡还是清洁排泄物,这些家长们都必须得干,而且虽然很辛苦,但是还是不会有多少家长不愿意干,而纯粹让别人去干。在照顾老人方面,其实要做的事情也一样,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却选择请个保姆来完成这些事情。为什么当你还小的时候,父母愿意为你这么做,但当他们老了的时候你却不能做同样的事情?相比于小婴儿,老父母其实更听话,当然有些时候他们会很倔强。人们总是把小孩打扮得漂漂亮亮、干干净净、香喷喷。但你能看到多少不能自理的老人可以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没有异味?照顾老人在一个老龄化严重的社会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临终关怀这种事非常重要,但临终关怀这种事我觉得并不是指某些人的职业,而是需要大家改变观念。

当你把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为什么你就没想过把他们完全丢给保姆照顾,自己只顾给工钱呢?但为什么换了个对象,如果那是你的老父母,你却执意这么干,而且觉得这已经是最大的恩典。父母是孩子的榜样,这样的行为会遭报应的!

2019-05
20

唯一

By xrspook @ 11:11:25 归类于:烂日记

当人渐渐老去的时候,从前一切感觉正常的东西都会变得不对劲,而这种事情自己或许会感觉不到。但对别人来说这却是很不同寻常的。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会有点活在记忆里,因为当我还小的时候,我的长辈全部都在当打之年,精力充沛,家庭管理得井然有序。虽然那个时候会被学习考试之类的东西折磨,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家人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即便是平淡无奇的生活也过得很舒服。当你亲看着身边的人经历年老以及死亡以后,人生会变得非常不一样。年老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看着别人年老和看着自己的家人年老感觉是不一样的。年老和死亡这种事避无可避,在你没亲眼见过之前,你不会懂得害怕或者敬畏。当你真正尝试过以后,你才会更加懂得什么是珍惜。于是这又回到了一开始的话题那里,有时我不得不活在记忆里。

很多东西人类都可以靠想象干出来,但即便你读过再多的书,看过再多的电视剧或者电影,见过听过非常多类似的事情,但很多东西只有当你真正经历过以后,你才会突然间像开窍了一样,突然懂得。大概这就是经验的力量。这东西祈求不回来,也无法通过金钱或者权力进行交换。为什么有些演员能演出那个感觉?为什么他们能表达出那种感觉?那些演员通常都已经有一定岁数,而不是初出茅庐的小鲜肉。做一些自己一直在做的事相对容易,但要演出不同的风格,那可不是简单事。有些东西通过知识或者智商可以挽救,但有些东西、那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显然从教科书上是学不回来的。这种事你不可能全部都经历过,所以很多时候有经验的演员其实非常擅长观察与学习。那种技能就像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融到血液里的一样。甚至他们不会觉得自己已经在调用那个能力,那只条件反射。有些人演100个角色能有100种味道,但有些人演100个角色全部都只是一个模式而已,于是你甚至怀疑那是不是各种续集。

我不是演员,我不需要演100个角色,我只需要演好我自己。当我还只是小孩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样,同样不知道到底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自己。往后我渐渐明白到,自己这个角色并不需要刻意塑造或模仿些什么,那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如果你内心是喜欢的,冥冥之中你就会向那个方向靠拢。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你不需要定义你自己,你说不准,别人也看不准,但这个准不准其实无所谓。定义这种东西我觉得必须得一段时间以后回头看才有意思,如果一开始就定死了,只是一直都跟着条框走,多没意思。喜欢某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可能根本不需要理由,否则怎么解释那些一见钟情;但如果讨厌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们总有无数吐槽点。那是因为之所以讨厌肯定是那个人或者那件事的某些部分冒犯了你。如果人不能敞开心胸怀,总是以判断讨厌的标准去判断喜欢,那么人生本该有的很多意外惊喜就会被忽略浪费掉。

我不演100个角色,我甚至不演网络上和网络下两个形象,我只做一个xrspook,唯一的xrspook。

2019-05
18

恐慌

By xrspook @ 13:00:4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搭同事的车回广州的时候,我有惊魂感觉的。首先是一出单位我就已经被她吓一跳了,她居然可以把车一开到马路上就双眼盯着手机找导航路线,不看前方,双手也脱离方向盘。我们那条路上的车虽然不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大货车,显然那些车开起来是完全没谱的。所以虽然车向前溜得很慢,但是她的这种说法真的吓得我一身冷汗。同样让我惊悚的还有刚刚进入了沿江高速,她又开始了一出单位的那个操作,那可是在高速公路上,虽然你已经靠边且闪灯,但还是很危险!导航这种事,你应该在开车之前就已经设定好,又或者你必须在路上设定的,你在上高速之前或者在某条马路上靠边停下车再干。如果那是一个年轻人,他可以单手完成手机操作且一只手还放在方向盘上,视线是可以看一下手机再看一下路,你还放心一点,但显然那个人已经50多了,眼睛不太好使,手机操作不太灵活,而手机的反应又貌似跟不上她的思路。这一切叠加下来真的是吓得我半死。

昨天在沿江高速的出口堵了好长时间,原因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每个窗口的人貌似都不可以顺利地收款,每次收款的时候那个收费员貌似都要打电话,不知道是不是沿江高速的某个入口或者某些入口的制卡失灵。之所以这么估计,因为走ETC车道的没事。我们被卡在中间出不去也退不出来,所以我的那个同事就开始路怒了。她把那个收费员骂了无数次,埋怨她遇到这种情况不指挥倒车。但其实我心里想,你看一下其他收费口就知道这不只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即便让你倒退出这个车道,你到了其它车道还是会出现这个问题。而之所以这种事情被你遇到了,是因为你一直都说要装ETC,但是一直都没有装。原因是某些赠送ETC感应器的银行需要捆绑信用卡,而你不想在那家银行申请信用卡,以及为了信用卡还款方便再绑定一张普通储蓄卡。申请个银行卡你都嫌麻烦没装ETC,所以必须走人工通道,这又能怪谁呢?情况就像现在某些迪卡侬商场已经实行自助收费,比如猎德店就这样。他们把本来5个以上的人工柜台缩减成一个,取而代之的是搞了一排自助收费机。如果你没有银行卡、支付宝或者微信,你就只能排那唯一一个的人工柜台了。

这还没完,下了沿江高速以后就是文冲。我们走的是黄埔大道,在过了八十六中以后开始行车缓慢。倒不是因为交通事故塞车了,而是因为车很多,红灯也很多。车多红灯多当然会导致我的同事又开始路怒了。不过这次她倒不像被塞在高速出口那般反应剧烈。每当因为红灯停在某个地方的时候,她就会双手脱离方向盘,拿着手机去看导航的路线还剩下多少公里,还得多少时间。这还不只是看一眼,而是要看很长时间,所以每次我都只能盯着前面,快要开车的时候提醒她不要看了。你知道前面路况又怎么样?红灯怎么样?你还是得走这条路线,在那个下班高峰期,广州所有主干道都是那样,专心开好车就行了。如果我不是每次都提醒她,后面的车必定还响我们喇叭,因为绿灯了还不走。我们自己在等红灯,希望前面的车快一点,我们能少等一个灯。她做那种事的时候却不会考虑到后面车的感受。她说她老公开车的时候也会一直看导航,看到前面塞车了就转换路线。我觉得这种思路原本没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做这种事应该不是一个人操作完成,开车的人就只管开车,路线导航得由另外一个人去负责,这样才能保证行车安全。驾驶员的眼睛离开前方一秒钟尚且会出现问题,更何况是她那种无论是停车还是低速慢驶的时候完全不看前方。

我的同事总是跟我说某条路线她熟悉,所以我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尝试新路。不熟悉的路线她会很恐慌,但实际上作为乘客,我觉得她这般开车无论走哪条路线我都很恐慌。她的恐慌原因是对即将发生的东西不熟悉,我的恐慌是明知她一路都很有问题。

这辈子我搭过很多次别人的车,但我从来没遇到过一个人是像他那样开车的。

Page 1 of 77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