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18

老味道

By xrspook @ 21:16:06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我一直觉得外婆家的风扇是最干净的。无论是放在床上的鸿运扇,还是吊在天花板的吊扇。每次用之前和用之后外公都会对那些东西做仔细地清理。用之前认真地擦,用之后也一样。用完以后还会非常仔细地把那个东西包起来。下次拿出来用之前还会再清理一遍。我自己家的吊扇就从来没有那种待遇。那得多仔细认真才能把那东西逐个拆下来包好。所以,过去了好多年,外婆家的吊扇都好像新的一样。我家的吊扇相比外婆家的吊扇,无论是控制开关还是吊扇本身,我的都差很多。虽然我家吊扇叶的直径要比我们的小,但是风量却没多大差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外公再也不去弄那个了,因为他得了老年痴呆,渐渐地连照顾自己也成问题。大概因为这样,外婆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外公外婆年纪都不太大的时候。家里各处总是干干净净。你经常会闻到洗衣粉的味道或者阳光的味道,但现在取而代之你闻到的确是一些不怎么愉快的味道。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风扇,突然发现,它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还能正常运转起来,也很带劲,但是外观跟从前记忆之中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是灯光暗了吗?还是说风扇也老了?如果这个风扇是外婆她搬进前进路就买的话,它的年龄比我还大。正常来说,电器的寿命,大概就只有十年,但是风扇从前进路搬到南园新村,继续还在用。估计等到外婆百年归老,这个风扇才算是最终完成了历史使命。现在的家庭用鸿运扇坐地上空调扇,但是却很少人用吊扇了。吊扇的位置取而代之通常都是一个华丽花俏的吊灯。从实用的角度考虑,吊扇比那些好太多了。首先因为吊扇的风量大,而且吊扇吊在空中而且比较高,如果掉得非常稳当,完全没有安全隐患,且不占地方。过去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担心过,吊扇会掉下来。

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学校安装的都是吊扇,但是却主要是以能转头的有罩的吊扇为主。但是还不还记得刚进小学读一年级的时候,我们的课室被安排在临时的平房。当时用的就是最经典的吊扇。一个课室里就只有两把,所以,不在吊扇底下的就会很热。幸好当时还很小,虽然觉得热,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心情。所以当时坐哪个位置真的很讲究,因为有些地方无论如何都吹不到风扇。到大学的时候,上某些课我们要去某些比较旧的教学楼,于是我又遇到吊扇了。每次上那课我都很早去占位,为的就是能占一个风扇底下的位置。大学跟小学的适应能力差很远。小学的时候觉得热,还能挺过去,甚至觉得那没什么,但是大学时就很敏感,因为当时我们已经习惯了空调。

从前那些我觉得很熟悉的人事,现在才渐渐发现其中的某些细节,然后觉得原来我们是那么的陌生。那些东西我已经对了几十年。这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感觉。很多东西我没有留意其中的某些玄机,只是觉得一直都这样。但是实际上很多东西,都不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老房子及老人家的生活智慧,或许我们一辈子都学不够。

观察老东西很有味道。

2017-10
22

吃螂蜂

By xrspook @ 20:30:10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样的观察力才能成为科学家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在观察力方面越发强大。一开始,这种能力是被迫练成的,但后来,那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自然而然就会那么干。还记得还是学生的时候,我最讨厌英语考试最后的那一题,在一篇文章的某些行中找出错误的部分。我总是不知道哪里出错了。直到高考,我能答对一半已经很神奇。毕竟,那又不是律师信,又没有什么法律效力,不过是篇东西而已,你看明白其中的意思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纠结于那些细节呢?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交流不并不需要那么计较。当然,估计也是当时被迫练出来的那种计较,才会让我后来很自然地就发现了正常中的不正常。

昨天中午,我在啃一条已经拆过肉的鸡腿骨头的时候偶然发现地上的蟑螂尸体在动。因为我是坐在外婆家门口吃的,蟑螂在外婆门口的公共空地上。据说近段时间街道到老是喷药,所以屋里屋外有非常多的蟑螂尸体。正在动的那个是众多尸体里的其中一个。当时我的第一感觉是,难道蟑螂还没完全死?走近一看,我震惊了,蟑螂死了,之所以那块东西在动,是因为有一只蜂正在吃蟑螂的尸体,那东西不像马蜂,也不是蜜蜂,我不确定是不是黄蜂,反正就是蜂的一种。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有寄生蜂那回事,但是那只是给蟑螂来一针,然后让其处在僵尸状态,昨天我看到的那个蜂正在吃蟑螂的尸体。我不知道那蜂是不是觉得那个尸体比较新鲜,所以选择了那一只蟑螂尸体而没有选择其它。我过去看的时候,蜂已经把蟑螂的脚全部咬了下来。正在吃蟑螂的上半身。我一边啃我的鸡骨头一边观察着那里的状况。丢完骨头,我发现那一坨不再动了,进而发现,蜂飞走了。但过了一阵它又飞回来,继续吃。然后又飞走了。它飞走的时候,我特意过去看了一下那个残渣。蟑螂的上半身几乎被吃空了。只剩下腹部以下以及脑袋和不完整的翅膀。我觉得蜂应该不会回来了吧。但是我错了,那蜂又飞了回来,继续在那里折腾,我觉得它想把整个蟑螂的尸体都带走。我看到它很努力的咬住蟑螂的尸体想飞起来,但是那个残骸还是太重。蜂飞起来了,但是蟑螂的尸体还是一直拖着地。就那样蜂带着蟑螂的尸体到了不远外。当蜂飞走的时候,我看过去一看,半个蟑螂的脑袋已经被咬了出来。但显然即便这样,那个残骸很很重,蜂没办法带走。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妈喊我去吃午饭。我吃完午饭回去一看,那个蟑螂尸体不见了。地面上有蟑螂的半个脑袋以及腹部以下的部分。其它的部分我在那个地方以及附近看了半天都没找到,估计是蜂把那些带走了。蟑螂是杂食动物,所以它们会把同类吃掉。也正是利用了这个,蟑螂药才可以起效,让蟑螂回到窝里发病,然后死一窝。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原来蜂也是吃肉的,而且把蟑螂吃掉的效率还相当高。看到这么一个现象以后,我就去度娘搜索,结果发现出来的东西基本没有一个跟我所见的类似。这到底是因为我发现了很奇葩的东西?还是度娘这个搜索引擎实在弱爆?

如果蜂可以用这种方式把蟑螂干掉,它们遇到危险的时候也就不用拼了它们的命给我们一针然后同归于尽,它们只要咬住我们不放,我们就会很惨。

2017-10
5

安全

By xrspook @ 10:03:39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我会害怕各种东西。可能是黑暗,也可能是陌生人。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家长在默默传递着这么一个信息——大街上拿着个大袋子的乞丐会把孩子装进去,然后拿去卖了。家长只是告诉我,把孩子拿去卖了,而不是把那些丑化为鬼怪,说他们会把孩子抓了,然后拿去吃了。因为有了这种畏惧,感觉不安全,所以就会有害怕。于是,小时候,我会有那么一个想法,一定要待在家长身边。只有和他们在一起,才会让我有安全感。但现在的孩子,估计不一样,他们出走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他们的家长在哪里,他们只是单纯地按照他们的好奇心去行事,又或者说,现在的家长并没有事先就那般恐吓孩子。这种善意的谎言,我觉得是有必要的。但即便说了这种善意的谎言,家长在外面的时候如果还是一直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机,不照看孩子的话,说什么都没用。

安全这个东西,一直以来在我心目中都是默认的,一向如此的。在过去的30多年里都这样,虽然有时我们会有损失,比如说小时候某次等公交车的时候,妈妈就被小偷抢项链,又比如说我的某些亲戚曾经被小偷入室盗窃。但无论怎么说,这些都只是钱财上的损失,人都好好的。电视里噼里啪啦地报导的各种新闻,说哪里有战争哪里有骚乱之类,那都是遥远世界的东西。虽然我们自己的国家也有出现过某些状况,但是在我们心目中,安全是常态,不安全只是极少数。中国人渐渐有钱,于是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削尖脑袋要去外国。但实际上,无论是国外的哪个大国,现在爆出来的各种安全事件都是让人耸人听闻的。你跟那个罪犯没有一点瓜葛,他们甚至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躺着中枪了。绝大多数时候,你都是无辜的,因为作案者针对的不是你,而是针对某个国家或者某个地区。如果要问为什么你会中招,只能说你运气实在太背。起码暂时来说,如果你在中国,这种背的运气有99.99%不会发生。哪怕你的运气糟糕到一天要踩好几次狗屎。与受伤甚至失去性命相比,钱财损失算是非常轻微的了。在中国,如果我们感觉不安全,总会有警察、军队、国家为我们出头,他们会让我们感觉到温暖放心、靠得住,但是,如果在外国,你可能就只能靠你自己了,所以美国才有什么步枪协会,才有什么民众要自己购买枪支自我保护。美国的军队很强大,无论是他们的武器数量,还是他们武器的威力。但问题是无论他们的武器多么厉害,如果那不能保护到自己的国人,再强大又有什么用?他们的把他们的武器放在了西太平洋、伊拉克、叙利亚等等远方。但是,他们的民众却不得不靠自己购买枪支来保护他们自身的安全,因为他们本土国家的警察和军队不靠谱,不能及时过来保护他们。其实我觉得,一定程度上这挺可悲的。如果某一天,我们最终看到了美国的分裂,我觉得那一定是从内部最根源的地方开始的。如果在自己家里都会感觉到不安全,那么这个家还算是家吗?既然不是家,把它拆掉重来就好了。大概因为现在的美国总统曾经是一个商人,他的眼里就只有钱,其它都不重要。钱虽然说是万能的,但是钱不能换取已经失去的生命。感情是无价的,安全感也是无价的。如果民众对这个国家失去了信心,大概这个国家离分崩瓦解不远了。安居乐业,首先是安,如果连安都谈不上,后面都是扯淡。

从前我也一直觉得,外国比中国好,但现在,我反倒觉得其实中国也不错。

归档:2017-10-05 还有杂念

2017-08
18

程序心

By xrspook @ 11:36:20 归类于:烂日记

程序思维非常重要,因为这往往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如果你知道编程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干,你就不会理解那个问题有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也正是因为这样,发生某些问题的时候,你就会手足无措。知道问题的所在,在发现问题以后,就可以马上给出临时对策,当然最彻底的方式是改变那个程序,但很多时候,这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起码在程序出错的时候,你有反应。

之前,我同事的侄子曾经说过,他想考浙大的计算机。因为他想找遍所有游戏的bug。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找到,是不是要之后找那个游戏开发商要钱,还是把那个bug公诸于众,让大家都去占便宜。在计算机和软件方面有这些人,在各种标准执行方面也有这些人,他们每天就是研究各种标签,发现问题以后,先找企业要一笔,如果企业不肯给,就找执法部门告状,再拿一笔,甚至这两个操作一起来。做这种事,看上去很缺德,但实际上,这是很有技术含量的。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谋生的方式。一定程度上,我也有这种能力,我也可以专门去做这种事,当然我的意思不是发现游戏中的bug,因为在游戏方面,我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幼儿园都没毕业。如果人人都按照标准来,显然这种人很难靠这个活下去,但显然,现在他们的生存空间很大。因为标准之间有漏洞,标准的理解有差别。很多时候即便企业知道了有这个问题,他也不想在短时间内改过来,因为那将意味着巨大的花费。试想一下,因为某个标签不规范,需要把产品全部下架,然后回厂,重新包装再出来,这得耗费多少!这个流程下来,不如直接把那些产品都丢掉算了,尤其是对本来利润就很低的食品。

我昨天吐槽某个同事,你要发现问题,你就得正视问题,你得承认问题是存在的,然后承认你可能犯错。如果从一开始你就默认你没有错,那么问题为什么会产生呢?发现问题只是第一步,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解决问题就必须得知道为什么问题会发生。每每遇到这种事的时候,我的同事就会来一句,过去的那些事别说了,你越是不说、越是掩盖,后果越严重。纸是包不住火的。表面看上去很正常,但下面一团糟,这肯定是安全隐患。而且这个安全隐患还有非常大的迷惑性,还不如上面不盖那张遮羞布,直接把问题裸露出来。我是个直爽的人,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委婉的方式去让别人的内心稍微不那么难过。既然他们根本就没有羞耻之心,没有承认错误的态度。每次出错都把问题抛得远远的,觉得那不是自己的问题。,只要工作上跟这些人搭上,那肯定会烦恼不断。现在的财务基本上都会用上金蝶软件,要是当初在Excel,也没有金蝶,只能手算的时候,这种人每天每月每年会制造多大的麻烦!别说通过某些途径让单位少花一点钱,甚至只是把单位真真实实的数据反映出来都会真的做成不真。在真的假的都分不清的情况下。上层建筑根本无从谈起。做财务的人,非常需要一个清晰的头脑,尤其是财务的掌门人。如果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做,大学的时候他们就不需要学比理工科更难的微积分了。于是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半路出家的人相比于那种真的在大学对口专业学习过的人在某些方面会差那么一点点。当然这个不是绝对。人的智力是一个方面,但更多时候是人的心态。在你不知道如何把工作做好做细的前提下,就开始考虑如何才能偷懒少干,最终出来的结果当然很恐怖。

一个能做到专注的人,在任何一个领域肯定都不会太差。

2017-07
18

老人味

By xrspook @ 17:23:43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老人的味道?这个东西很难解释,那不是跌打药水或者清凉油的味道,也不是厕所的那种很浓的氨味,又或者屎的味道。但是,你却可以一下子就辨别出,那就是老人的味道。跟年轻人的臭狐味,又或者是汗味不一样。老人的味道是那种你可以忍受,但是你的潜意识却想逃跑。我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尚且有这种感受,如果我是嗅觉相当灵敏的汪星人,估计感觉会更加深刻。我知道什么是老人的味道,但暂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人的味道。我知道腐烂的水果是什么味道的,但我不知道腐烂的肉类是什么一个状态。经过传统菜市场的鱼档肉档,我看过一些很恶心的场景,但是我并不觉得那个味道太刺激,可能是我呆的时间不太长。鱼类会有很明显的腥味,而羊肉之类的会有很明显的骚味,至于猪肉是什么味,我至今说不出来。与其说我不会说,不如说我根本不觉得猪肉档有什么臭味。还记得小的时候,我总觉得我爸买的猪肉总有一股我不喜欢的味道。后来听说那个味道是因为猪在被杀死的时候受惊吓了,憋尿了之类的,所以会有一股怪味。但那只是我小时候遇到的事,而且那个不是闻出来的,是吃出来的,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几乎就没有再遇到过。

今天去外婆家的时候,我直接开门进去,在密闭的空间里。扑鼻而来一股老人味。其实闻到的那一刹那,我是有点害怕的,因为我实在不知道那是老人味还是死人味。虽然我的心并没有想得那么恐怖。但是,的确有这个可能性。外婆呆呆地坐在藤椅上,看着我开门进去,她首先对我说话了。我的心立马放下,她还活着。但我的第二个反应是,她昨晚真的有在床上睡觉吗?还是只是一直都这么坐着?想到她晚上没有睡觉,一直就这么坐着,看着门口,我就觉得有点恐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不知道。

在闻到那股老人味以后,我以最快速度把房间的窗户打开,让空气流通,然后把电风扇也开了,接着,回到门口。我好久都没试过呼吸新鲜的空气原来是那么的美好。但美好归美好,你还是得回到屋内,于是,那股老人味再次袭来。

我已经不记得,从前当我还小的时候,是我的话多一点,还是我外婆的话多一点,反正现在,我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直接就不说。我外婆属于那种,如果她开始一个话题,就会不停地重复那几句话。她能听得到你在说什么,但是她不会接着你的话题继续下去,兜了一个圈,又回到她刚才说的那几句话上。她一直在说,我一句话都不说,于是,说着说着,她自己也不说了。本来老房子里面就比较昏暗,外加在那个气味的笼罩之下,两个人相对而坐,默不作声。这比较难整。为什么我小的时候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呢?大概是因为从前,我总在玩我自己喜欢玩的,我外婆总是忙这忙那,操持家务,我们两个人相对坐着的时间很少。我们也有坐在一起的时候,但是,通常是因为我们在看电视。好长一段时间,外婆都会主动的跟我们说某个电视剧好不好看,里面的人物剧情是怎么个走向。后来她不说了,因为电视整得越来越复杂,开机也要好几个开关。要外婆学会用遥控器转台实在太难。电视机因为长期不开,所以状况也不好,最终彻底坏掉。而外婆其实在电视机坏掉之前,估计她的白内障,已经让她只能看出个画面的大概模样而已。

我和外婆共同生活了30多年,今天却有种想逃离的感觉,更何况几岁甚至是婴儿会多么抗拒这种气氛。环境、灯光、味道,都会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恐怖。但原来,最让人想逃离的,居然是味道,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杀手。

那些希望自己能够长命百岁的人,真的有考虑过他们熬到百岁时,是个什么滋味吗?

Page 1 of 63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