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
29

国外

By xrspook @ 17:34:00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新冠病毒的风暴中心毋庸置疑地已经转移到了欧美国家。就我个人而言,我也说不准现在的风暴的中心到底仍然在欧洲,还是已经转移到了美国本土,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武汉再也不是风暴中心。

两个月前,中国本土所经历的东西,现在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着。但庆幸的是,当时中国国内的新冠病毒几乎就只有一个来源——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所以当我们把武汉市封闭起来,把湖北省也封闭起来以后,各省市自治区的人把自己关在家里,憋了大概两轮14天以后,我们看到了曙光。最终,我们在4月之前做到了非输入性病例为零,当然,这会有反复,因为今天就新增了一例被无症状感染者感染的人。但是,相对于外国来说,我觉得我们已经很幸运,因为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些感染者是如何进入,如何感染,国民就中招了,而且患者的数量是以指数式增长的。这就意味着,在他们采取措施之前,那个东西已经在社区传播了。之所以之前不知道,是因为根本没有检测。

世卫组织官员最害怕的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真的发生了。几乎可以这么说,这次新冠病毒的感染程度可能超过了100多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就感染人数和感染程度而言,我觉得超过是确切无疑的,至于死亡人数能不能控制住,这就要看各国有多大的决心。同样是欧洲国家,德国跟意大利比起来,德国的死亡病例就低很多。因为意大利是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而德国感染的通常都是年轻人,而且德国的检测能力非常强,所以跟他旁边的欧洲国家比起来,德国的确诊数的确很高,但是德国的死亡人数和死亡比例都很低。

让我觉得很不解的是美国。那个向来很骄傲的国家。他们至今为止做出来的很多东西,都让人非常难以理解。比如我就看过某一条消息说,纽约市的医务工作者被要求一个N95口罩要佩戴5天以上,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资源。这样真的可以让口罩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吗?如果一个N95口罩经过某些处理以后可以用5天也没问题,为什么那个东西要设置为一次性的呢?而如果经过一些处理以后,N95口罩的确可以这么干,那么为什么不一开始N95口罩就不加上这种设计?这样的话,大概全世界都不需要为口罩而慌张了。

大概一个月前,上海说研发出一种纳米级材料的口罩,可以反复使用。如果真的有那些口罩的话,我觉得口罩这种东西走进百姓家,成为大家的生活必需品,在必要的时候随手都能拿出来戴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起码这在中国可以做到。理论上,现在这个春天时节,忽冷忽热,是流感及其它疾病的高发季。我没去过医院,没路过医院,也没有从新闻上看到医院新冠以外的报道,但我觉得,和平时相比,今年的病例数下降了,因为前段时间大家都窝在家里,出门的时候人人都被迫严格地戴着口罩。

同样让我觉得挺费解的是美国总统动用应急法案,要求美国的好几家制造业巨头生产呼吸机及其它防护用品。昨天的新闻还只要求了一家,但是今天已经扩大到了好几家。呼吸机是新冠病人病情到达一定程度后,活下去的必备维生设备,但是,如果不是发展到重症或者危重症,是不一定需要呼吸机的。为什么美国在远远没达到他们国内新冠高峰的时候就做出这种事呢?特朗普是不可信的,但是美国的科学家和资本家不会无端端地做事。之所以我们不知道,大概又是因为某些条例禁止他们把真相公诸于世。

这次的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让全世界的人都体会到了原来健康地活着,也很不容易。连英国首相都能中招,意味这新冠病毒真的很一视同仁,感染的时候没有种族、性别以及贵贱之分。上帝据说是这样的,原来恶魔也是。

2020-03
11

难难难

By xrspook @ 9:30:0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让我跑步时找回感觉的方式是听歌而不是看电视或者看电影,的确电视或电影能完全地转移我的注意力,但那样的话,时间就完全耗在那个片子上了,我没办法思考东西,而且因为这样那样的限制,下载电视或电影现在已经变得比较艰难。如果在家的话,下载爱奇艺还是非常快的。首先因为爱奇艺的片子体积都不大,随便下载最高清的版本,一部两小时的电影通常不到两个GB。在家里下载爱奇艺,可以去到大概5MB每秒的速度。因为我是会员,所以速度是封顶的。貌似同时下载多个视频,每个视频会独自封顶,但其实我也没那么多诉求,如果是在家里看电影的话,我会直接在线看。家里用的是100兆的光纤,看个电影没问题,但是某些时候还是会卡机,我也搞不懂为什么是这样,大概是电信抽风了吧。但是在单位,要下载爱奇艺的电影,那简直就是靠碰运气。因为绝大多数时候网速都是很糟糕的。上班时间不敢这么干,下班的时候人人都在高速冲浪。打机的打机,看片子的看片子,聊语音的聊语音。我家只有三口人,路由器我设置了白名单,其他人是无法蹭网的,但是单位有100多人,如果把外包单位以及其他蹭网的算在内的话,简直无法计算有多少人,但是单位的带宽反倒没我家里的大,所以怎么可能不塞车呢?

如果要看爱奇艺的片子,下载好了,也就可以了,通常不会完全下不动,顶多慢一点。但如果我要下载其它地方的,比如说百度云的,那就很郁闷,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会卡死,因为我不是超级用户。我向来是非常讨厌百度的东西,但现在的网盘,几乎可以这么说,只剩下他们一家,所以不得不用。我自己在上面也存了超过一个TB的资源。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会说我的那些东西不合要求,要被删除,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即便他们给我一个期限,允许我可以下载回来,我也没有那么大的硬盘,以及那么大的带宽,可以在他们的期限之内下载完毕。即便我买了他们的超级会员,还是无法做到的。不过换句话说,当他们觉得你的内容不合规又怎么会允许你把自己的东西取回来再云删除呢。恶心一点的做法是他们直接向有关部门告发,于是某些人就会请你去喝茶或者咖啡,然后再罚你的款,又或者把你关到某个地方一段时间。懒惰的做法是直接把不合规的东西删除,不用告诉你删了什么东西。只是警告你有东西被删掉了,要注意储存的内容要符合某些规定。使用互联网这么多年以后,最终我得出一个结论,在哪里的东西都不安全,放在自己硬盘里最心安理得。但其实有些东西,我们觉得很珍贵,备份了一次又一次,但实际上,我们真的会重新打开那些东西吗?可能放了几年,又或者放了十几年。换了一台又一台的电脑,改了一个又一个的网盘,最终,在我们完全忘记了他们存在之前,可能再也没打开过那些东西。

我们的人生只有被别人记住了,才会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否则,就会像那些我们一直都很珍惜的资料那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完全遗忘,最终灰飞烟灭。

2020-02
1

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By xrspook @ 15:04:4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任何生物都遵循“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无论那是人类,还是病毒。当年的非典,来势汹汹,张牙舞脚,特点鲜明,而且就像开挂了一样很快就让人出现重症,出现死亡。几乎可以这么说,打了人类一个措手不及,但也正是因为当年的非典病毒特征太明显了,中招的人很快就会被发现,然后被隔离起来,所以虽然中招的人病得很重,但是传播却没有现在这个新冠这么广。如果我们从病毒的角度,而不是从人类的角度考虑,病毒会不会因为那一次学乖了呢?既然那个东西首先是存活在其它物种身上,然后经过一些变异和中间宿主才最终侵犯人类,显然,就他们的开拓创新能力而言,实在比守株待兔的人类好多了。人类通常不会没事找事去研究动物身上的毛病,更不用说研究一些非常见动物身上的毛病。如果病毒也懂得大数据,它们一定知道这个世界上让他们最容易存活繁殖开来的宿主一定是人类,是人类的步步紧逼让它们原来的宿主不得不和人类发生聚集。再往另外一个方向考虑,人类的生存发展已经导致了世界上无数物种灭绝,那些本该只是在那些物种上寄生繁殖的病毒凭什么也要因此随之而消亡呢。人类想生存下去,病毒也一样。

据说,这个新冠病毒在-60℃的情况下,相当稳定,但56℃ 30分钟就可以让它灭亡。跟其它细菌类的微生物相比起来,这个病毒的敏感性实在太糟糕了。因为其它细菌很多你都非得用高温高压一段时间才能把它灭掉。还记得从前做微生物实验的时候,所有的器具以及培养基都必须灭菌,湿热灭菌需要半个小时,干热灭菌需要三个小时。新冠在低温的环境下非常稳定,但是在高温的环境下却很容易完蛋,这个东西貌似很弱爆,但是这个生存条件却几乎就是地球上绝大多数生命也都是用的。我很想知道一个数据,新冠在-60℃的时候仍然很稳定,但是如果温度继续降低呢?到达绝对零度的时候,这个东西仍这么顽强不会死去吗?如果把人体冷冻封存起来,我们最低能达到的温度是多少呢?大概现在把人体冻起来,然后等到往后医学发达了再解冻救活仍停留在科幻的层面吧。

如果病毒要生存下去的话,它就必须依赖宿主。这让我想起了学习微生物的时候,病毒那个像外星登陆车的结构。它必须依赖宿主给予他材料,它才可以不断繁殖,但是,当宿主挂掉了以后,它也就没办法再扩张了。所以理论上它不应该那么容易让宿主挂掉。微生物和人类共存是很普遍的事,人的体内就有很多微生物,但是那些东西都已经有了我们自己免疫系统的绿卡。如果某一天,这个新冠也进化到骗取了免疫系统的绿卡,同时也在人的体内有限度地做恶,人类还会穷凶极恶地要把它们干掉吗?

人类干掉了天花,控制了鼠疫,霍乱也不再是个问题。从过去的最终结果看来,是人类笑到了最后,但问题是在成功之前,人类付出了多少的代价?!从前的那些代价,我们只能从史料里面得知,而这一次,我们肯定有人要成为后人活着的代价。

不知道会是谁,但那个人类,或者说那些人类,必定不会因为新冠而挂掉,并且把优良的基因传递下去。因为这是自然的法则!

2020-01
27

天天在升级

By xrspook @ 14:35:14 归类于: 烂日记

每觉醒来,新型冠状病毒的进展都会有变化。之前是一天一变,然后是几个小时。今天早上起来,打开支付宝的时候我就发现,他们甚至把那个情况通报放在了主页。正常情况下,那里刷新的数据是一个小时一次。到达一定程度,那有可能变成实时,多少分钟一次也说不准。因为这个疫情的发展速度,几乎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去形容。昨天国务院的发言人还说提倡延长春节假期,今天早上的新闻已经变成了直接把假期延长到了初九。这等于春节假期又延长了两个工作日。只要没找到特效药,没有一个确切的治疗方案,确诊人数只会不断增加。没患病的人只能尽可能做出各种防护措施。还记得大概10天前,媒体只是推荐你戴口罩,号召你戴口罩,昨天广州市政府已经规定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否则就要处罚。这种规定我完全可以理解,但问题是,我去哪里买口罩呢?口罩这种东西,从之前只是少数人使用,而且有可能是反复使用的东西,现在变成了人人必备的东西,口罩企业,有怎么可能忙得过来。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只是出一次门就用一个,但是对一些长期需要佩戴的人,可能一天就得消耗很多。唯一能减少消耗的做法就是没有问题的人待在家里哪里都别去,这就不用戴口罩了,即便你要戴口罩,也再没有那么多资源。估计没多少天,大家家里的存货,也会去得差不多了。

昨天晚上我就看到了微博上的消息说,天津市的公务员27号零点起就得开始复工。果然今天早上醒来看微信,群里一些在广州当公务员的朋友的确今天就要复工。他们其中的很多人,其实是跟新冠状病毒疫情没什么直接关系,要他们上班,可以做些什么呢?现在广州暂时还没到武汉的程度,公共交通工具停驶。虽然广州的所有高速及快速路出入口都已经全部要求每人必检。那些地方需要人手我可以理解,但是那么多的公务员,该不会所有人都派往那些地方吧?当然,除了那些出入口以外。劝告路人在公共场所戴口罩也是需要人力的,但正如我之前所说,如果只是几天时间,大家出门会消费口罩,但到了一定程度,家里已经没有口罩了,外面也没有地方可以买到口罩,你让他们牛如何佩戴呢?除非你马上就给他一个。就资金而言,我觉得中国肯定可以做到给没有佩戴口罩的路人送口罩,但问题是,即便现在有钱,你也买不到那个东西,哪里谈得上送给呢?今天仅仅是大年初三,再往后几天,当农民工返潮的时候,会发生一个什么状况?我实在不敢想象。当我们以个人名义去药店买不到口罩的时候,你怎么希望企业工厂就一定能拿到足够的货源,满足员工的需要呢?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复工这个行为只会导致更大的伤害。

中国现在的超大型城市,人口构成中流动人口占了很大一部分。对这样的疫情的时候,即便你能控制住城市里的常住人口,流动人口得用什么方法把他们固定住呢?

科幻大片里面的骇人情节成为了这个鼠年春节里面,人人每天都不得不看的大片。

2020-01
22

吃腻了

By xrspook @ 19:16:37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外面吃饭,看到琳琅满目的菜单,我根本不知道想吃些什么、该吃些什么。其实上面什么都有了,猪牛羊鱼虾鸡一应俱全。基本上,普通的能数出来的动物都有,但是我却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貌似我什么都不怎么想吃。这个春节准确来说,还没开始,我们一家三口暂时只在外面吃过两顿,现在我觉得自己已经词穷了。懒惰的方法是在外面吃,但实际上在外面我什么都不想吃。这是一个挺悲惨的状态,因为不在外面吃,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之所以这样,大概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把关注放在吃这个问题上,我宁愿把时间精力放在其它地方,但是,即便绝大多数时间都用在别处,但吃饭这个程序还是不能避免。什么是贵什么是便宜,现在我已经不知道了。有些时候我不想吃,是因为看到那个价格我觉得不合适,但更多时候,是我看到那个东西根本没有任何食欲。之所以这样,大概因为让我选择去吃什么的时候实际上我还没有饿。

从前我爸能吃很多,吃不完的东西丢给他就可以了,但显然,这几年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他再也不能吃过去那么多了,所以当我饱的时候,可能他也已经差不多,所以点菜的时候该如何把握,这是一个比较让人头痛的问题。我尿酸高,我爸直接是痛风。我完全不忌口,但我爸却忌口得要死,出去吃饭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海鲜及菌类不能吃,剩下能吃的还有多少呢?如果再加一条辣的不能吃,火锅没兴趣,西餐没意思,我们还能吃些什么?还有一点让人头痛的是,临近春节或者春节的时候很多地方都关门休假,虽然新闻上说广州还有很多餐饮企业春节不打烊,但实际上那些不打烊的只占很少一部分,即便大家已经把价格提上去了,但可选择的菜式却少了很多。对我这种本来就选择困难的人来说更加麻烦。不想在外面吃,也不想在家里吃,但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吃,实在让人感觉非常苦恼。

还记得小时候我很期待过年,因为有很多好吃的,只要回外婆家,什么有好吃的都有,无论是糖果还是别人送过来的各种拜年礼品,又或者是外婆做的一满桌的菜。如果天气比较热,外婆会做很多个菜;如果天气比较冷,我们会打边炉,虽然翻来覆去也就那几样,但是那却有家的味道。外面的东西不可复制那个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我这么回味,大概是因为本来外婆就是一个很会做菜的人,她这辈子,几乎可以这么说,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做吃的上面。虽然她不在外面开小店,但是她可以让家人们全部都吃得回味无穷。外婆的菜色每年也就那几个,但是光那几个菜足够让人日思夜想。现在到底我在想念她的人,还是在想念她的出品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主动的当她的继承人吗?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