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
6

记忆中家的味道

By xrspook @ 20:49:33 归类于:烂日记

大年初二应该是怎样?显然,现在过的年初二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模样,无论是初一还是初二,都已经变得让我认不出来了。我还小的时候,初一的晚上妈妈的三姐妹会回到外婆家,因为初二还要到别的地方,所以就变成了初一回娘家。后来,那位长辈去世了,就变成了初一初二都回外婆家。现在,外婆也去世了。那个家,准确来说是从前外婆住的那个屋子已经关门,因为那是个公租房,所以房管站的人已经贴上封条。门外还放着一些绿色植物,大花盆里种的薄荷居然还没死,那是我亲手种下的。门外还放着张从前外婆经常坐的凳子,不知道为什么还放在那条石板凳旁边,没有被拿走(没有被拿的价值了),还是原来的模样。这个屋子跟之前最大的区别是大门紧闭,屋子里不再透出灯光与人声。不知道还要过多长时间,这个屋子才会迎来新的主人。新的主人会对这个屋子进行什么样的装修呢?街道还在,屋子还在,但人不在了。一种无法言表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

多年以后,当我回到我出生、童年、少年时代住的那个屋子的时候,我并没有这种感觉。那是妈妈单位的宿舍,现在还在。大概是二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我们主动放手的,另外一个我们是被逼放手的。外婆去世前住的那个屋子很长时间,尤其是春节的时候已经没有从前那种喧闹了。这个主要是从外婆年纪越来越大,不再张罗过节的饭菜,全家人转为出去外面吃开始的。见面在外面,吃饭在外面,都不用到家里来了,这个算什么家呢。

今天下午本打算跟我妈去买点水果,结果满大街都没有我们要买的橙子。其实也不是真的没有,而是价格比平时翻了几倍。橙子没买到,倒是买了两个白萝卜回家。走的那条路线是平时我妈买菜的那一条,区别只是从前总要到外婆家里落一下脚,但现在,我们甚至连屋子都进不了。进得了,进不了,也都无所谓,因为妈妈的妈妈不再住在那里了。

以前我从来没试过这样,这个春节假期,我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梦。我几乎每天都会梦见外公外婆。我不知道这种事还要持续多久?但起码,梦里会比我写blog的时候心情好。还记得前年给外婆做生日的时候,我们请了很多亲戚过来,大概开了四围,那一次到底吃了什么,我已经没有印象了,但我记得其中一个亲戚跟外婆说,希望你年年都能请我们过来吃饭,然后不知道谁回了一句,可能以后没有机会了。的确,那次之后,外婆的生日我们再也没办法请别人过来吃饭,因为去年外婆在生日之前已经开始长期躺在床上。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一家人也没有到外面吃,而是在家里随便搞定。

过年的年糕,端午的粽子,是从前外婆的必备项目。虽然几年前,她已经不再继续做这些东西了,与其说是她不想做,不如说是子女们执意绝对不能让她再干。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大概是因为过节的时候总免不了吃吃吃,某种食物不在了,因为某个做食物的已经离开,于是,某种不好受就会涌上心头。

当思念涌上心头,挡都挡不住。

2019-02
2

漫长

By xrspook @ 10:20:4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中午我一点多从单位出发回家,下午近4点半终于回到。从时间上算,这不过是三个小时而已,但实际上,却让人感觉无比漫长。虽然坐的公交跟从前的次数是一样的,但其中一台车的路线加长了,所以时间变得更难熬。鬼知道为什么在们单位门口的那台公交车要绕那么多的路。明明20分钟就能到达的地方,它要绕上一个小时。昨天是我第一次在它延长线路之后搭乘,也终于知道了它到底去了哪些地方,唯一的好消息是,这样绕,以后我要去新的那个麻涌医院会很便捷。虽然时间还是有点长,但起码可以直达。东莞麻涌相对于广州来说,公共交通实在太糟糕。首先是候车时间让你发疯,其次是线路的绕行让你觉得很头痛。其实我坐的那条公交线路全程都不会塞车。你能听到司机已经在把油门踩到底,但问题是即便路上不塞车,车上乘客也不多,车子还是跑不快。从单位出发到他们的终点站,如果直达,坐同事的顺风车,大概只需要20分钟,而这其中包括了要过好几个红绿灯。所以整个路程大概20公里了,但问题是公交车绕了那么几下以后,可能就会变成了接近40公里。几乎可以这么说,麻涌其它公交车都不去的地方,我单位门口作为终点站的那条线路全部都要绕上。

昨天让我回家的路程感觉有点痛苦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拿了一本装了接近400张五寸过塑照片的相册。除了那本相册以外,还有一盒嘉顿的饼干。这两个东西加起来分量不轻,外加我本来就背着个包,里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些其它的东西。因为两个东西体积都很大,而且分量都不小,所以即便公交车上有位置可坐,但是还是坐得我很痛苦。

在回家前一天的晚上,我梦见了外婆,所以昨天在回家的路上,我曾经希望回家以后再出门去一趟去海幢寺。但实际上,当我在文冲上了地铁,用高德地图导航了一番以后。明确知道了我没办法做到,因为海幢寺下午五点就关门,但我在五点之前几乎可以说是赶不过去的。无论是我直接搭地铁过去,还是回到家以后再过去。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做的,但自从把外公外婆安放在了海幢寺以后,我总是觉得过一段时间,我就得去一下。虽然我知道去到那个地方已经见不到他们的本尊了。过去那么多年,自我出生以来,几乎每个周末我都会去一趟外婆家。有可能去呆上一天,有可能是去吃顿饭,又或许是去见个面。30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要改掉真的不容易。他们都不在以后,往后的过年我们再都没有一个适合大家聚在一起的地方了。虽然只能说那是一个地方,因为我们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就不在家里自己做饭,逢年过节就会出去吃,但起码,我们还会聚在一起。老人走了以后,一切都没了。从前亲生姐妹的关系,现在变得有点遥远。即便曾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有着血脉的关系,但实际上,原来和子女最亲近的人只有父母。

今天我要去一趟海幢寺。

2019-01
23

电池放心了

By xrspook @ 10:14:28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红米Note 7一出来的时候,好不容易大家终于收到了手机,但却发现手机号称的4000毫安的电池却配不上4000的表现,究其原因,大家觉得是因为红米Note 7配的是安卓9系统,这个东西还没被大家消化吸收,所以很多软件都不兼容,反映出来的是有很多小毛病。显然这种问题并不是MIUI自己独有的毛病,而是所有人系统会有这种烦恼。但实际上,昨天当我自己拿到手机以后却发现其实这个4000毫安电池还是很优秀的,相比于我之前的小米4c,显然二者不是一回事。即便我把小米4c里面的东西全部移走,32GB的手机里只剩下一半的内容,其性能还是跟红米Note 7差很远。我这里说的性能主要是指耗电量方面。

我之所以要有买新手机,替换掉小米4c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耗电量实在太恐怖太神经了,尤其是经历了去年的双11以后。那个疯狂的双11,我为了赚更多的红包,不得不在下载了N个阿里矩阵的APP,一个一个点进去打卡。虽然我已经不是N个app同时打开,而是关了前面才开后面的,但这仍然会存在问题。打卡那种事,如果网络通顺。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完成,但那半个小时内最多的时候,可能我要丢掉40%的电量。在那段时间里,我明显感觉到手机发烫,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得继续下去。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当时只是电量下降得厉害,但是到了冬天的时候更加是发生电池突然崩溃掉。第一次遇到那种事是在电量还剩下30多的时候。那天早上我去地磅,听了一首歌都不到,30%电量就剩下9%。如果来开门的人再迟15分钟,那么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估计我的手机就会自动关机了。那天我回到办公室,电量还剩下5%。显然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从30%到5%。这段过程只有大概十分钟。其间,我只是听了不到一首音乐。甚至,当电量掉到20%以上的时候,我已经关掉音乐且关掉屏幕了。当我有买红米Note 7念头的某个早上。醒来以后,我照常在被窝里先去打卡,首先在微信上完成两个签到,然后在口碑农场浇水喂牛,接下来我打算去支付宝签个到。整个过程加起来不到三分钟。那天晚上我43%电量关wifi开飞行模式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电量有38%。但三分钟之内,电量居然可以掉到自动关机。之前我已经见识过过自动关机,对这种事也就不惊讶了,但是当我插上电以后,发现手机的屏幕,居然在闪那个支付宝最后关掉页面的鬼影图。显然这就很恐怖!幸好,在充电一段时间以后,我长按开机键,一切恢复正常,但经历过这种事以后,显然我对电池非常没底了。38%的时候会崩溃,谁知道会不会到60%的时候,也发生这种事。因为小米4c的电池是不可拆卸的。所以电量消耗到自动关机的时候能拯救它的也就只能是插上充电器。虽然很多年前我就已经买了移动充电器,但实际上一直没有随身用。我用手机的方式决定了我不需要经常把移动充电器带在身边。但显然,小米4c出现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电池容量不足,而是电池出问题了。从CPU及内存的配置来说,其实小米4c还不算太糟糕,虽然同时开几个app会卡机,但起码还能开,还能正常运行。小米4c死在了电池上了。在入手红米Note 7之前,我最注重的是电池,因为好几年来的智能手机使用经验告诉我,因为CPU太糟糕而淘汰的其实没多少,限制智能手机非换不可尤其是安卓手机,一条是内存另外一条是电量。我第一个换掉的小米1s青春是因为1GB的内存实在没办法过日子,而第二个换掉的小米4c是因为电池实在让我心惊肉跳。

经一事长一智,显然,人不可能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但现在,在经过六年多的摸索以后,我大概知道,我需要的智能手机到底是怎样的了。

2019-01
21

情怀

By xrspook @ 20:06:10 归类于:烂日记

总觉得我自己骨子里有艺术家的追求。通常来说,我是一个理性的人,但我也做一些很傻的事。某些时候,我做的很多事,一些非常实际的人是无法理解的。他们会觉得我做的事都很多余,完全没有必要,在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浪费空间。虽然其实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那么做到底有什么用,但直觉告诉我,我应该那么做,所以我做了。最后的好处并不是立马体现,而是需要一些时间才会渐渐展露出它的价值。大概因为这样,所以需要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然后产生大器晚成的结局。该发生的事情始终会发生,问题只是什么时候来而已。对这个我看得很开,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根本没料想过要发生些什么。目标定得太高远,会看不到尽头的希望,但如果把那拆分为可现实的小目标,你就可以一步一步地满足需要。实际上对我来说,很多时候小目标也是不存在的,我只是跟着我的直觉走,跟着我的兴趣走。

我妈说我是一个图新鲜的人,新鲜感一旦过去了,东西就撂在那里,所以我会买一大堆东西回家。钱花出去了,东西在那里占地方,但实际上新鲜期以后我又不再触碰。但实际上,在我妈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因为我的新鲜感太多,我的时间不可能安排得了每个东西任何时候都可以去搞,但实际上那些东西我都喜欢。我喜欢尤克丽丽,我喜欢电子琴,篮球也不错……几年前买回来的平衡板很好玩,也很有用,刚开始跑步买的瑜伽垫和泡沫轴很重要。对我妈来说,我就只是把这些东西都买回来,一开始的时候的确用得比较多,但现在已经很少去碰它们。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妈觉得我是一个垃圾收集商。别人觉得没用的东西,我都要拿回来。大概是因为我妈没有那种情怀,所以她没有那种不会睹物思人,但对我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了。有些时候,我把某样东西留下来,不是因为那个东西是稀世珍宝,而是因为,那和我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我们有共同的记忆。对我来说,这些记忆是用钱买不回来的,忘记了就意味着永远失去。我觉得失去是件非常可惜的事,但是对某些人来说,那无所谓。如果对记忆也可以无所谓,他们对什么有所谓呢?钱吗?对我来说钱反倒无所谓,反正花出去以后总可以再赚回来。我不知道对别人来说什么事要才算很有意义。老了的时候,回望自己的人生,什么事让他们觉得非常带劲非常无悔呢?冥冥之中,我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代表作。与其说是寻找,不如说是创造。没有一个人是可复制的。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特别之处,别人又怎么会把你当回事?虽然实际上我做很多事的时候并不是为了让别人把我当回事。我纯粹为了要对得起自己。

我不需要给别人解释,我也不会解释。

2019-01
7

统帅

By xrspook @ 23:53:44 归类于:烂日记

坐在床上,我犹豫了十分钟,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不知道从何说起。

过去这几天,我经历了非常多的事,很多都是第一次遇到,而实际上,或许不能算是第一次。对我来说是第一次,但对我妈来说不是。第一次的时候,她们还有长辈指导,但现在,她们就是最高指挥官,而她跟其他指挥官又有各种矛盾,谁也说不服谁。大家肚子里都有很多方法,但是又不太一致。每个人都是想到一些做一些,却没有看到事情的全局。具体的事情或许她们知道该怎么做,但实际上,有很多事她们都只是做了个开头,然后画风一转,又去做别的事了。作为一个旁观者,真的看得我心烦意乱,所以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把她们的管理权抢过来。显然她们都是很好的兵,但问题是她们从来没当过将军,不知道如何指挥,所以每次都只是在一些很细端末节的问题上纠缠不清。如果有一个人说了算,显然这些事都可以很快解决,比如说统计人数的问题,可以通过一个电话搞定,但现在,她们却走了无数弯路。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做某些事不好意思,但实际上,当计划要进行下去的时候,她们又必须厚着脸皮做之前她们觉得不好意思的东西。

我妈那代人都70多岁了,显然他们的脑子已经不太好使,尤其是在这些一辈子大概只会遇到几次的事情上面。从前还能找个老人指点,但现在老人都走了,她们就只能靠自己残存的记忆。对我来说,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完全不需要从她们那些记忆的角度去处理事情。东西摆在那里,只要你把它做好就行,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是一个做统计的,显然你要我列清单,然后计算次数和总数显然非常简单,但是,如果靠她们的老一套办法,即便她们通宵不睡觉也整不出来。归根到底,是因为她们的思路不清晰。明细数据只有一个,但汇总方法有无数种。很多时候,你不仅仅要一个汇总结果。所以如果用手抄的方式会非常累人。但显然,按照我的思路,只要原始数据录入完毕,各种汇总都相当简单,那就只是一个拖拉鼠标刷新数据透视表而已。一直以来他们都全凭记忆排列出来的各种亲戚关系如果按照一定的脉络排序,那是相当简单的事。哪个有,哪个没有,哪个差多少,一切都清清楚楚。不需要抄N张纸得出汇总数据又或者用更为不可理喻的画正字盲数方法计算。这不是什么选举,这不是什么计票,不是不记名的,做某些汇总的时候,你必须得记名,虽然那个汇总数据就只是一个总数,但如果你的明细不清晰,你根本没办法再复核。在我的统计逻辑里,汇总出错这种事不存在,只要原始数据没问题。所以只要他们按照我的思路,只要跟我核对好原始数据,其它东西可以水到渠成,所有汇总都可以在弹指间获得最终结果。

为了得到那个最高的管理权,让她们都听我的,这几天我真的拍了不少桌子。但最后,连我最牛逼、最习惯性说了算的妈妈也终于臣服于我,配合我的工作。话事权这个东西,我真不喜欢要,但是如果我的管理能让一切都更顺畅,为什么不把这个权力给我呢?的确,我可以让他们更高效,更舒服。

一直以来,我都宁愿做最基础的工作,但这几天我发现,在某些特殊时候,我必须担负起管理的责任。

Page 1 of 73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