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1
19

普通人的小日期

By xrspook @ 10:00:54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我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呢?扛过一个月,那么我就可以歇一个月,不用为每天晚上可能半夜才结束的日报而发愁。周一到周四,如果不遇到特殊的事情,每天晚上都安排固定的运动项目。周一晚上是动感单车,周二晚上是篮球,周三晚上是动感单车,周四晚上是跑步。动感单车的两个晚上可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调整,篮球的晚上可能会因为月末等影响因素和提前或推后,至于跑步可能会因为天气的原因变成其它的内容。从远处看,基本上我就在盼望着佛莞城际的开通,盼望着地铁5号线东延段的开通,盼望着文仔的电视剧或者电影之类的赶紧上映。这些盼望的内容,其实有些应该早就实现了,比如佛莞城际开通的时间已经推了好几年,文仔的电视剧和电影有些也拍出来好几年了。但是无论市政工程还是电影电视,依然没有看到个头,虽然所有人都说快了快了。在盼望着那些东西实现之前。我就在埋头苦干过着日复一日重复的生活。

我的日子是怎么算的呢?是根据我那天做的运动计算的。每一天工作日要做些什么呢?一方面我不太喜欢突如其来的乱入,但如果没有那些乱入,非常有可能一天到晚,我都闲得要死又或者准确来说不是一天到晚,是正常的上班时间,我可能会闲得要死,但是在别人下班的时候,我可能忙得要死。别人回家、谈恋爱、煮饭、看小孩、自娱自乐、打游戏、刷短视频的时候,我可能正在办公室工作着,有可能是正在处理单位的业务,也有可能是为了单位的业务能汇总得更快捷高效,而正在研发某个VBA脚本。

现在我已经不再纠结别人是怎么看待我的,我也不去了解不去关心别人到底想要些什么,他们正在做些什么,但是有些时候有些愤愤不平还是会涌上心头。那个时候我需要某些事情来麻醉自己。只要我潜心地认真的做某事,我就会忘却那些烦恼,但问题是我未必能在我非常有需要的时候找到那么一件让我可以认真去做的事。跟年轻的时候相比,我觉得现在我身边少了那些会跟我一起为了某个兴趣疯狂的朋友。究其原因是我们都离开了那个让我们疯狂的兴趣,但准确来说可能只是我离开了他们没有。但是为什么我会离开了呢?为什么他们会看着我离开而不对我进行挽留呢?又或者其实他们其中的某些人也离开了,甚至他们离开得比我还早。有些人离开的时候我惋惜过,但我知道离开的人你是叫不回来的。大概他们对我也是这种看法吧。

每次当我往大处想,自己到底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我没有什么宏大的计划。我只会对一些很小的目标做非常缜密的规划和执行,同时也对那些事情做出非常好的预判。所以我为什么要对那些很大的事情,又或者是根本在我力所能及以外的事情空想到底要有什么宏大计划呢?

我只想每次在家的时候,洗手间的某个水龙头不会轰鸣、每次进洗手间的时候不会闻到尿骚味、同时也不会看到厕兜里浮着某些起泡的痰液之类……

2023-11
8

这些年,这些兴趣

By xrspook @ 8:30:37 归类于: 烂日记

“心有所属,唔怕孤独”这句话最早的时候大概是高中语文老师经常说的,至于她为什么会说这句话,我已经不记得了。后来好长一段时间里,这基本上也算是我的一个信条,因为一直都有东西干,所以我完全没有孤独的感觉,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我一个人。一开始的时候是拉美电视剧,虽然都是猜的,虽然都是瞎搜索各种资料,但是人依然很快乐,无论那些跟我一起狂热的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人,国外的还是那种完全外国人,不懂中文甚至不懂英语。

拉美电视剧这个关注点一整个大学甚至可以说从高中开始我就入坑了。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以后,变成了GA,因此认识了一些人,一些伊甸园的人。机缘巧合之下,我又重新开始看摔角,看WWE,结果又遇到了一帮喜欢摔角的人。因为兴趣,认识的人一波接一波,从来没有停止过,有些人可能一直都有联系,但是有些人当兴趣渐渐淡去以后基本上也就再也没有联系了。WWE的兴趣差不多了以后,接手的是跑步以及各种运动健身之类。跑步认识的网友基本上都是在微博上的,至于为什么他们会发现我,我也不知道。跑步进行的时候,又是一次巧合,喜欢上了米叔,因此入坑了印度电影,接着又认识了一帮与印度电影相关的人。他们有些是论坛的金主,但同时也会坚持翻译压制、校对之类的事情。

无论是一开始的拉美电视剧,还是之后的摔角,又或者是在之后的印度电影,我都是从论坛新手干起的,然后渐渐就跟那些版主、坛主之类的混熟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对每一个兴趣我都尽心尽力、毫无保留。他们也肯定能感觉得到我的用心,所以每次虽然都是从零开始,但是只要我持续在那里,总有一天都会发光发热,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就会混到一些很高的职位。有可能是发布人,有可能是版主,也有可能是管理员。

跑步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被打断了几乎三年。印度电影也因为米叔很久都没有来一部,所以我也渐渐的从那个坑里退了下来。在那之后,基本上我就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入坑新的兴趣。以前总是觉得我有很多事做,根本做不完,因为要支撑那些兴趣,投入的时间和精力都是个无底洞,有些你可以预知,但有些是突如其来的。现在当我慢慢地放下那些兴趣以后,我觉得好闲,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觉得,如果有一天,当我的兴趣成为了我的工作的一部分,我将非常牛逼。现在有些时候也的确发生了这种事,因为我觉得编程、写各种各样的代码,好像已经成为了我主要的兴趣。之所以要这么干,是因为我想把工作变得更加便捷。兴趣这个东西是你无论如何都挡不住的,所以根本无所谓上班下班,当你一心想干某事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会熬到了很晚。以前的兴趣我的朋友都知道,现在这个兴趣估计知道的人没多少,因为一直以来都只是我一个人在那里死磕。编程这个东西,当你实现了一些目标以后,会觉得很有成就感,但是接下来可能好些时间你都是在等待发现下一个目标。

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变的是对兴趣心无旁骛的认真和全力以赴。这辈子我都得这样!

2023-11
3

雌激素和孕激素

By xrspook @ 8:41:02 归类于: 烂日记

上一次来大姨妈已经是3月份的事。打诺雷得的6个月里,大姨妈是肯定不会来的,接下来是唯散宁。11月2日下班的时候,我跟往常一样走下楼梯,像以前那样摸了一摸乳房的外侧,居然弱弱地感觉到有点胀,那种大姨妈快来了之前的那种胀。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可能子宫内膜增厚了,会来大姨妈?在打最后一针诺雷得之前做的那个阴超显示我的子宫内膜已经测不出厚度了,只有一条线。这几个月一直在吃唯散宁,但是子宫内膜依旧没有打诺雷得的时候那么变态,完全不增厚而且还缩小。诺雷得那个东西不仅仅把子宫内膜变薄了,整个子宫的体积也缩小了。我不知道现在子宫的大小还有子宫内膜到底怎么样,7月底做过那次阴超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了。医生说3~6个月要进行B超复查,所以我应该11月就去做复查,还是挺到下一个月呢?

乳房有点胀这个问题我也说不准是意味着姨妈快要来了,所以乳房胀还是说因为唯散宁实际上是一种孕激素,所以理论上那个东西是会对乳腺有影响的。唯散宁用孕激素控制住雌激素,制造出一种假怀孕的状态。怀孕的时候乳房增大增生很正常,所以当第二次去开药医生依旧是开一个月的唯散宁和半个月的散结镇痛胶囊以后,我妈就觉得那个散结镇痛胶囊虽然写是写针对子宫内膜异位症的,但实际上可能散的那种主要针对乳腺。

在巧囊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有卵巢囊肿,当然也不会去在意什么子宫内膜癌,乳腺癌之类的玩意,总觉得那些东西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是当我自己真的遇到了以后,我觉得到处都是坑。抑制住雌激素,基本上就把子宫卵巢之类的这些东西控制住了,但用什么东西去抑制雌激素呢?诺雷得是促雌激素生成素的类似物,唯散宁则是孕激素。孕激素的使用非常容易导致乳腺方面的各种问题。之前我觉得女人的问题大概都能在妇科解决,但实际上妇科解决的只是子宫卵巢内的问题,胸以上乳房那方面的问题应该去找乳腺外科。于是我就有了这么个疑问,妇科的人要控制住病情,就得控制住雌激素,会不会乳腺外科的人要控制住病情,就得控制住孕激素呢?一定程度上,在各自的内分泌治疗的时候,二者是不是有点矛盾?如果把雌激素跟孕激素都控制住,那么我感觉女人就类似于是绝经状态。绝经状态打诺雷得的时候我算是体验过了。毫无征兆的潮热、睡眠非常浅,很容易就醒过来,非常不容易才能睡着,醒过来了以后人还容易胡思乱想,于是莫名其妙就有可能进入抑郁状态了。

会不会有些女人为了不想被这些东西烦恼,所以选择主动切除乳腺、主动切除子宫及附件呢?对某些有乳腺癌家族病史的人来说,她们需要持续关注,非常有可能得在很年轻的时候就主动选择切除乳房,但我觉得对绝大多数的女人来说,子宫卵巢是非保不可的玩意,有些人甚至会为了保住子宫、用自己的命去赌博。

没有了乳房、没有了子宫及附件,女人大概就不能称之为女人了。这些东西真的让女人比男人多很多烦恼。

2023-10
7

不一样

By xrspook @ 12:50:43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上班我宁愿选择自己倒多轮车,花费2-3倍的时间自己回单位,这样的好处有两个:一是我不需要早起,因为通常前一天下午或者晚上就回去了,二是不用找同事。为什么过去十几年我都不觉得上下班蹭同事的车有问题现在却不想这么干呢?其中一点是近期我觉得自己的话越来越少,能不说话就不会说话。虽然蹭车的也就那几个人。我越发觉得开口找别人比自己折腾还要难受。提早回单位唯一不高兴的只有我妈,她永远希望我上班那天早上再离家,哪怕实际上即便在家里多留半天或者一个晚上也不会有什么作为。

对一个生在长在超大城市,且没有四处旅游习惯的我来说,自驾车是毫无必要的。超大城市会塞车,超大城市停车位很难找,超大城市的固定车位很贵,超大城市一个不小心就违规罚钱了。在超大城市,在公共交通靠谱的超大城市,公共交通是最舒服懒惰的方式,几乎可以这么说,没有什么地方是公共交通到不了的。公交车哪怕是在最不恰当的时段等车,15分钟基本就是极限了,超过30分钟不来基本可以打电话去投诉,这种几率极低,除非是出现什么特殊情况。超大城市面积很大,但对我这个从来都住在市中心的人来说,我的活动范围不大,别说公共交通,甚至用11路车就可以覆盖,开车纯粹是多此一举。

但是,当我离开超大城市中心城区的核心,公共交通即便可以到达,却不像平时那么“快捷和理所当然”。等车的时间会延长,可选的线路骤降。距离很远,没有共享单车之类的代步方式,等车意味着很久,11路车基本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私家车几乎成为了必选项。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路上不是没有车,一直都有电动车和私家车呼啸而过,但就是没有你等待的那趟公交车。因为公交车等车时间太长,因为公交车的发车时间不稳定,经常要在这些地方活动的人根本没办法信任那玩意,所以有钱的买4个轮的小轿车,没钱的也要买2个轮的电动车,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那些地方自如地生活工作。既然他们有了自己的出行方式,当然不会考虑搭乘公交车,公交车的乘客稀少,甚至是越发稀少,开车的司机没干劲,公交公司要赔钱,最终结果就是无休止地拉长运行距离,没有底线地降低发车密度,最终结果只会越来越糟糕。

国庆假期最后的那个晚上,我花了2个小时走完了从家到单位90%的路程,但最后那趟611,那趟不到4公里的路,坐车大概只需要10分钟的路,我在车站等了40分钟的车。车来了app显示在我最终搭上611之前,那个方向上的611曾经出现过4辆,但都无端端地消失,一次次的希望变成失望。如果等车时有个拉客的摩托车,估计我已经上车走了。

2023-09
20

从这个坑到那个坑

By xrspook @ 8:54:13 归类于: 烂日记

子宫内膜异位症的长期管理是一个挺玄的过程。我的教授所执行的方案是一开始就把我的雌性激素降得很低,同时把子宫内膜的厚度降得很低。因为他是一个教授,他不是一个学生,所以他心里明白到了我这个年纪的人,如果未婚未育没有男朋友的话意味着什么,所以他的学生可能会建议我早点结婚生孩子,但是他却不会这样说,因为他知道我不会。反而当我问他,我会不会来月经的时候他回答你要不要生孩子?如果不要的话,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不让这个东西复发,其它的都不重要。

以前不来月经,老是不去看医生,我妈会烦我,去看医生的时候医生也会烦我。现在反倒变成了不来月经,反而能降低一定的风险。但是怎么可以来月经呢?妇科医生的做法是尽量降低雌激素的含量,怎么降低呢?那就是提高孕激素的含量。这样就会造成一个假怀孕的状态,但问题是雌激素降低了那么依赖雌激素的子宫内膜意味着肯定难以发作,但问题是孕激素的长期占优势,但实际上这又不是真怀孕,没有一个释放的过程,就会增加了乳腺方面问题的概率。

昨天不知道要看到了哪个公众号的标题说乳腺癌已经超过了肺癌成为了头号杀手。乳腺癌毋庸置疑基本上大多情况下都是女人的福利,而乳腺癌的高风险人群其中几点,我是全中的,第一是未婚未育,第二个是35岁以上还没生育,第三个长期接受内分泌治疗进行雌激素的控制。乳腺方面的问题我觉得对我来说基本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对正常的女人来说,无论是子宫卵巢还是乳房,这些东西如果并非万不得已,她们是无论如何不愿意切掉的。虽然切掉卵巢还可以用药物去控制激素,切掉子宫虽然就不能生育了,但是卵巢还在就还可以产生雌激素维持人体的正常运作。切掉乳房可以进行假体重建,现在的整容技术基本上已经可以到达那种以假乱真的程度了。但是对我来说,起码现在我觉得如果真有这个必要的话,切掉我也没什么难过的。当然了,对普通的女性而言,不仅仅是切掉体内的那些重要器官,哪怕是把长头发简短她们也会觉得要死要活。我对我来说,我恨不得把头发剪成男款。我真的很想拿着个推剪,从头到尾都一个长度,推完整个头简单快捷,晚上洗澡的时候头发一擦就干了,根本不需要考虑吹干,不需要考虑吹干,就不会出现那种头发没干又去睡觉,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出现落枕的症状。

有时我还真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性别搞错了?但我又不是那种要通过某些锻炼或者是吃某些药物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男人的人,所以这种由衷的中性崇拜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但那显然,如果人人都这么想的话,世界会灭绝的,因为不会有后代了。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