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
30

原来是这样的

By xrspook @ 9:28:18 归类于: 烂日记

小时候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家有多穷,但长大以后,当我看到很多不穷的东西以后,我才发现,原来我家真的不富裕。在我记忆之中,我们一家三口从来没试过去住宿一晚或以上的旅游。直到Dangal在中国上映之前,我们一家三口从来没有去电影院看过电影。爸爸妈妈也没有带我去过东方乐园又或者长隆的任何一个游乐场。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他们曾经有一次带我去过童心路的儿童反斗城,但就只有那么一次。在那之前,我不知道去那个地方是烧钱的。进去不用门票,但每一个机动游戏都需要游戏币,那些都是花钱买的。这等于是玩一个游戏就得花好几块钱。虽然如果游戏玩得好,会吐出很多纸币,然后用那些纸币你就可以换奖品。小时候我总羡慕别的孩子可以去那个地方玩,我不记得为什么那一次爸妈会带我去。在玩游戏方面,我从小到大都是个渣,所以那一次,我只换了一套文具和一个公仔。文具已经不知去向,但公仔还在我的书柜里。当时那个地方叫做儿童活动中心。大概也正是因为路口有这么一个东西,所以那条才叫做童心路吧。

不带我去这里玩去那里玩,大概是因为我爸妈是晚婚晚育的典范。我10来岁的时候,他们已经是中年以上的人了,从前我并不觉得自己的爸妈跟其他人的父母有什么不一样,但现在我有点明白到为什么我做的很多事貌似都要比我的同龄人成熟。因为我的长辈,我的父母,就年龄来说几乎可以成为我的某些同龄人的爷爷奶奶了。在我生活的圈子里,年轻的长辈根本是不存在的。他们不会在我面前做很傻很天真的事,因为他们早已过了那个年纪。跟我爸妈类似,我的亲戚年纪都挺大,而我的表哥表姐们跟我差不多,当时仍是未成年人。于是最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在我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影子。看到现在的一些年轻父母。有些甚至还没毕业就已经生出了孩子,他们仍然只是个孩子但却已经是一个生命的爸妈。他们仍然每天都因为各种玩乐搞到半夜才睡觉,甚至还没有一个稳定的收入养活自己。自己尚且养不活,居然已经有一个小生命需要他们培育。这对我来说是根本不能接受的。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但可以肯定的是,年轻的父母可以陪着孩子一起玩,而不会像我这样,在我应该玩的时候,爸妈不可能是我的玩伴,他们已经没有那个玩的心了。从前我说不准我的人生到底少了些什么。现在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但这已经补不回来了。时光飞逝,我也已经错过了那个最青春最好玩的年纪。现在如果我结婚生孩子的话,结果可能跟我妈生下我的时候差不多。于是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我妈养我的时候,可以如此的沉着冷静,可以如此的睿智,而不会像某些母亲那样,做出一些违反逻辑的事情。

我无法选择父母在什么年纪什么环境下把我生下,但我觉得,自己已经很走运了。

2020-06
29

闹市中新建旧回忆

By xrspook @ 18:48:41 归类于: 烂日记

你在写这篇blog之前,我看到一条消息说,太古汇里面建起了一栋老建筑,准确来说不是一栋,是一片。那些东西,不是一个地方的重塑,而是多个老地方的结合。评论里有人说,如果要体验这种东西,去城中村就可以了,但是城中村是不可以的!因为那少的了一种人情味,是那种说粤语的味道,而不是说普通话。那是一种大家没事做,就坐在士多门口,喝啤酒吃花生、聊天的味道,而不是烤串,不是麻辣烫。大概我这么讲,有人会说我正在排外,其实也不是,我只是怀念我童年时的那个味道。在我的梦里,多次出现老建筑的结合体,有可能非常复杂,有可能是各种东西的融合。我不是学建筑的,我没有刻意收集过建筑的照片或者视频资料。我只是把我生命中遇到过的那些建筑组合了一下,因为那些东西现在已经越发少了。

评论里有人说,如果怀念那些东西,不如不把老的东西拆掉,但是,拆掉重来是城市发展的必然结局,我们为了怀旧而不拆那些东西时有没有考虑过居住在那里的人。他们居住在几个平方的小屋子里,屋子极小还住着几口人,没有独立的厨厕。每到夏天,电力可能不堪重负,所以空调是奢侈,甚至风扇也是。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前进路外婆家里,一到夏天,就非常有可能停电。倒不是因为供电局那边不给送电,又或者那个片区电力负荷太大。而是因为,我们那栋楼又或者是我们那层楼烧保险丝了。保险丝烧了重新换上就好,有人曾说不如直接换铜线,那就不会烧了,到那个时候。可就不仅仅是换保险丝了,而是所有人的家都有可能被烧掉,甚至有人会丧命。因为不定时会没电,所以每家每户都有柴油灯这种东西,而且不止一盏,虽然柴油灯通常不需要使用一个晚上。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搞不懂到底是什么东西导致停电。大家都没有空调,只有风扇,顶多有个电视机,到底是什么导致停电呢?

经历过那些日子的人绝对会举双手赞成旧城改造,而我们那些所谓的情怀,不过是情怀罢了,忍一忍还是可以的,没有了,天也不会塌下来,日子还可以照样过。所以我觉得,在市中心,在最繁华的地方重建一条老街其实很正常。有人说为什么不把广州最精华的建筑用在那里,要知道一个城市的记忆不仅仅是其中最精华的那些东西。当然,历史就是这样,不是最优秀的,大概就不会被传承下来。一个社会的记忆,应该是五颜六色,酸甜苦辣,不同阶层,不同文化。不同社会背景的人聚在一起,才形成我们的社会。历史传承下来的东西,通常大家都只对那些皇侯将相有兴趣。的确,只有那些大富大贵之人才能把他们的财产以及成就以各种方式流传下来。现在崇尚个人特色。即便我们不是有钱人,我们也能把属于自己的记忆留下来,哪怕往后没多少人能看到。把记忆留下,更多的我觉得不是为了别人,而是纯粹是因为我们觉得这很有意义,让我们觉得不枉此生。

我很想太古汇看看。

2020-06
25

睡觉

By xrspook @ 11:38:2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很困很困,洗完澡9点看视频的时候,我已经觉得很困了,那个50多分钟关于日本的猫的视频,期间我无数次看进度条,希望能快点结束。看完那个视频以后,我的脑子里面除了睡觉已经啥都没有了,当时才10点多一点,我知道单位的数据没那么快出来,头发还没干,虽然已经差不多了,所以我就趴在床上眯了一阵,眯了一段时间以后头发好像干了,于是我就干脆躺下睡觉。我觉得如果单位的作业结束,同事发微信的那个声音能把我吵醒,结果我根本不醒人事。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多。迷迷糊糊之间,我爬起来,把单位的东西搞完,然后睡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那么快就清醒过来,我也不知道我搞完以后为什么回到床上根本不用三秒就再次睡着。为什么我会那么困呢?至今我都没搞明白。平时的空调,我开的是28℃的制冷,但昨天晚上我开的是27℃,全程不觉得冷,早上也不觉得热,感觉非常好。今天是端午节,但却是个星期四。所以我的闹钟还是平时工作日的那个6点20第一个闹钟,闹钟我第一反应是打开支付宝喂鸡,但过了以后我才记得,我应该是6点30那个闹钟才开始喂鸡,因为下一个闹钟是7点整。鸡已经喂了,收不回来了,多10分钟就多10分钟呗。

从昨晚上10点多一点睡到今天接近9点我才起来。真搞不懂我自己为什么能睡那么长时间。在家的时候,我也经常这样,但是上班的时候,我早上却不会到该起床的时间仍不省人事。中午的午休或许有些时候我也会进入那种睡不醒。不想起来的状态。但是如果我有个目标,我有些需要完成的任务,我就会快速清醒过来。中午之所以老睡不醒,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拖沓。所以我老是过了中午1点才开始睡觉,如果麻利的话,我完全可以早15甚至20分钟开始。话说回来,午休的时间太长,人也是很难清醒的。有些迷迷糊糊也没什么事干的下午,我甚至会再迷糊个一个多小时。

单位那些小年轻,居然可以晚上八九点就去睡觉,他们觉得很困,所以去睡觉,但是到第二天早上,还是一副没睡醒很累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呢?通常,只有在我不舒服,发烧的时候才会这样,但这种事,毕竟是极少数,但是他们9点没到就睡觉,却是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回。有些人早睡觉,但有些人到凌晨两三点还不睡觉。并不是因为那些人真的不用睡觉,第二天白天,到该上班的时候,找不到人,打电话不通,因为宿舍的手机信号很差。发微信也没有反应,估计是关掉了WiFi,所以该怎么找到人呢?只有去他的房间狂敲门。上班的时候不见人,周末的时候,你更加别想着白天能把他找到。相比于之前那种早睡的人,这种晚睡,而且完全把正常人的时间观念撇一边的人实在非常恶心。前一种人顶多说他们有点特别,后一种人,可以选择的话,千万不要和他们交朋友。

睡觉是人的本能,通过睡觉可以看出一些东西。

2020-06
22

家的密码

By xrspook @ 10:15:43 归类于: 烂日记

记忆之中,家是什么?是厨房飘出的味道,是家人说的方言。现在那些方言,在广州已经极少能听到,但从前,那是大家再普通不过的交流语言,张口就能说。自从我学习了汉语拼音,自从我接触的人不仅仅是广州的之后,粤语方言这种东西用得越来越少。有些词句,还是可以不加思索地用普通话表达出来,因为二者用的字一样。小时候,家人,尤其是长辈们说出来的那些,我根本不知道文字是什么,该如何写。当时不知道,现在我依然不知道。随着长辈们逐渐离去,这些东西也逐渐在我的生活中消失。那是不是官方的粤语我也搞不懂,反正从前身边的人个个都懂。在粤语电视台里,已经几乎不会有人说起那些词。因为那些东西是用来解决生活中的小事的,电视台的新闻或者其它些节目里,不会有这些。现在我重新回忆起那些发音,原来是那么的遥远。于是,无意之中想起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就想起那些已经去世的长辈们。

是他们让我记住了家里厨房的味道,生活的味道。他们说着那些粤语方言把我养大。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我曾经迷惑过,因为平时说话的那些东西真的不知道如何用普通话的词表达出来。可能那些东西,也是有对应汉字的,但是跟普通话不一样。粤语的方言,不仅仅是字这么简单。同一个写法方法,不同的声调意味着不同的意思,不同声调的同一个东西拼凑起来又是另外一些意思。还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开始学英语口语,五年级的时候开始有英语读写。学会音标以后我觉得世界豁然开朗,四年级时那些要死记硬背的东西学习了国际音标以后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我发现虽然我已经尽量模仿录音带上的发音,但是四年级时的读法还是有点歪了。儿时长辈说的那些粤语至今我没能用拼音拼出来过。外婆是个文盲,没读过书,外公只读过几年的小学。当你问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们或许不能很清晰的给你解释,但他完全清楚那应该怎么用。如果你让他们写出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这种神秘感一直保持到现在,但是我却从没有想过要把这些东西写下来,表达清楚,让后人都知道。为什么就从来没有人做过这些简单但是却非常有意义的事呢?现在哪怕再找老人,把那些发音和用法都录下来,也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现在的孩子,哪怕爸妈或者爷爷也奶奶辈说的都是粤语,孩子仍然不愿意说,不愿意学,甚至是拒绝学!因为在学校,因为在他们的小圈子里,因为在社会上那用不着,没有小伙伴会跟他们说那些。如果不是从小学习,粤语要比普通话难学,要说准就更难了。孩子没有把懂粤语当作是骄傲,但是如果懂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之类的,大家都会觉得那很了不起很厉害。粤语是我们的根啊!再过几十年,估计我们这些会说粤语,且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路人甲也会被称像熊猫一样,被粤语爱好者们当作是研究对象。那时,真的有粤语爱好者吗?

老祖宗优秀的东西不能丢!

2020-06
14

相近与互补

By xrspook @ 14:09:38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些东西是我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但现在,我觉得对于如何作出选择有了明确的看法。别人到底是怎么挑选男朋友甚至是老公的呢?当然,其实老公是男朋友的更进一步。非常有可能他们第一眼见到的时候就已经心有灵犀,又或者是从小就是青梅竹马。根本说不出原因为什么在一起,反正就在一起。我不知道世界上这样的人概率有多少,有多少是经过各种稀奇古怪的途径精挑细选最终结合的。

还记得有那么一个经典的命题,选择自己的另一半到底是要选择性格相似的还是互补的呢?之前我对这个问题就没有上过心。因为我觉得我根本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后来发现原来这个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挑选伴侣。生活中、工作中,无时无刻都存在着这种不得不的挑选。你有挑选的权利,但是应该设定什么条件呢?跟性格类似的人在一起,合拍的时候会非常爽,但是吵架的时候,会相当火爆。跟性格互补的人在一起,一开始可能节奏根本搭不上,但是随着相处时间的延长,如果双方都朝同一目标努力,会进入一种磨合的状态。非常有可能,两个人一开始的时候,性格互补,但是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会互相近,但是,因为根本还是有区别的,所以最终体现出来的更多还是原本就有的性格及习惯。

我觉得性格相近的人顶多是用来当朋友、当兄弟,而且还是那种不是长期性的,只偶尔接触,短时间结合的那种。这些人在短时间内相处,可以有1+1>2的效果,但是如果长期都这样,缺点相加,久而久之就会失控,于是,弊就大于利了。

性格互补的人在一起,他们做不到一开始就擦出火花,所以相对而言,要出成果,这两个人就得在一起一段时间,跟性格相近的人在一起不一样,性格互补的人相处时间越长,效果会越好。

如果只能选一个的话,该如何选择呢?理论上,一开始的,用性格相近的,效果会非常好,而同时性格互补的也加入其中。当性格互补的上路了以后,性格相近的基本上就可以功成身退了。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但实际上,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当你的单位只允许招聘一人,根本就没有这种替换的机会。就长远来说,性格互补的会好一点。问题是,到底需要多长时间的磨合呢?又或者,那两人不是性格互补,虽然两人的性格不一样,但是两个性格的特点之外还有一大段的空缺呢?当然,人是可以改变的,一开始不完美,我们也可以通过各种方法让两个人更为融洽,但显然,无论对谁来说,这都非常困难。两个人不合拍,那么,起码有一个人需要改变,谁去改呢?改什么呢?凭什么是我去改而不是你?!

世界可真没有非黑即白这么简单。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