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
21

晾晒的烦恼

By xrspook @ 11:27:58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第一次在新宿舍睡觉没晾蚊帐。在记忆之中,我甚至在单位旧宿舍睡觉也没试过不晾蚊帐。昨晚之所以没晾蚊帐是因为傍晚我去把中午洗的一大堆床上用品收回来的时候发现蚊帐一大部分在地上。把蚊帐捡起来也说不出有什么问题,但总觉得那很脏,于是我又放到洗衣机里洗了一遍。蚊帐这种东西太飘逸,在风很大的地方根本不知道如何固定。我觉得到此为止,晾蚊帐最方便的方式还是用个大衣架挂在宿舍阳台。下午7点多洗完晾起来。其实到睡觉的时候,蚊帐也已经干得差不多。但是那是一个蒙古包蚊帐,虽然用来支撑的塑料早就烂了,我是用几个钩子把它挂在立方体蚊帐架上的。但是蚊帐的某些部分还会压在床垫下。如果那些地方没有干透,显然会成为微生物的温床。所以昨天晚上蚊帐我就只是一直晾晒在阳台,床上没有挂蚊帐。我从办公室带去了一卷蚊香。至于蚊香是放在一个专门的金属蚊香托盘烧的。这是我第二次在新宿舍烧蚊香,第一次我用的是一张折叠的A4纸。那也不是不行,但问题是会有烧穿的风险。用金属盘子托住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烦恼。所以在第一次点蚊香以后,我就在网上的杂货店买了一个蚊香盘子,但买回来以后一直只是放在那里没用。睡在没有晾蚊帐的床上,感觉很空旷。床头3.2瓦的酷毙灯也显得特别明亮。但昨天晚上我没睡好。理论上我应该更早回去睡觉的,但实际上,到我真睡觉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昨天感觉有点累,因为中午为了洗床上用品,完全没睡。

可以这么说,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成功地在三楼的晾晒架上正常的收回过我的东西。昨天第一轮晾的是棉被和拉舍尔。晾的时候风已经很大,那两个东西被吹得摇摇摆摆。当时晾晒架是东西方向放置的,而风主要是北风。到我中午上去准备收棉被的时候发现晾晒架倒了。棉被的外套我还能马上拆出来洗,但拉舍尔这种东西是洗不了的。当时我很纠结,同时也很无奈。第一个反应当然是把那两个东西扶起来,但是晾晒架本来已经不轻,再加上一张拉舍和一张棉被,我有那么大的力气把那东西扶起来吗?一开始,我试图在晾晒架的一边把架子扶起来,未果。第二次,我扶着晾晒架的中间,把它推起来,居然轻松搞定了。这一次吹倒直接毁掉了我三个塑料的夹子。其中两个是之前就买了的大夹子。于是这样的经历又告诉了我,如果还要买大夹子,必须只能买不锈钢的。因为不锈钢的夹子不会在这种意外事件之中毁掉。一片空旷的地方,理论上非常好晾晒。但问题是那片地方真的什么都没有,而且风很大,我可以怎么做呢?把架子扶起来以后我就把棉被的被套拆了下来拿去洗,然后棉被也拿回宿舍了。棉被的填充物是人造纤维,所以并不需要晒太久。至于拉舍尔,我还放在架子上,但这一次,我把架子的方位挪了一下。让被子完全正南正北放置,显然很当风。所以我就把架子挪成了东南跟西北向。架子设计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架子的底部是有东西固定在地面上的,就不会有翻倒的烦恼。但问题是地面是防水隔热砖,在上面固定显然不太合适。我到底应该怎么在那个地方晾晒呢。今天早上我把最后一张冷气被也洗了。但这一次,我不打算把冷气被直接晾在晾晒架上。我打算用晾衣绳两头固定在晾晒架上,然后中间再绕晾晒架几圈,然后把被子夹在江晾衣绳上。挂在晾衣绳上的东西,我基本就没有被吹掉过。因为夹子都能夹稳,不会走位。但是那个晾晒架用的是一个截面为长方形的不锈钢。因为不锈钢的长太大了,所以夹子根本夹不住。也因为不锈钢很光滑,所以被子非常容易在上面 吹歪走位。有那么大的空间,那么好的阳光,那么好的器材,但是我却不懂得如何去晾晒,有时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笨。如果是我妈,她会怎么做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在晾晒架的杆上绕几圈。铁链,然后把衣架勾在铁链圈上,估计会更稳当。

第一次看到那个晾晒架的时候我非常兴奋,但是现在这简直就是我的噩梦。但是光是畏惧没有用,我要征服它。

2018-03
12

别向别人吐槽了

By xrspook @ 16:36:32 归类于:烂日记

在blog上我经常吐槽,但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通常不会,除非你逼我非得吐槽。人活着是为了分享快乐,而不是互相扯皮谁比谁更糟糕。比比谁更不堪这种事我宁愿默默地离开那个讨论场所。但今天我突然发现更让我烦的是有些人明明遇到一些明显不妥当的事,在那些事发生之前他们就应该拒绝,如果向上一层反映不行就必须继续向上反映,但实际上他们的做法却是默默地干那些显然不妥当的事,但却在平时给你吐槽生活有多么的奇葩。如果你不想被奇葩,你觉得那东西不能逆来顺受你就必须主动去改变。改变这种事肯定会得罪人,但既然那些是你觉得正确的事,为什么你宁愿选择自己憋闷也不尝试去改变呢!不是因为事情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而是因为他们甚至没尝试过。如果你不满意这个单位,你没有在这个单位找到哪怕一件让你开心的事,为什么你还要留在这里呢?!一方面说国企的人如果到外面很难再找到工作,那为什么在外面干得好好的非得来国企插一脚呢?总是觉得有些人看不起你,因为有些人赚的钱比你多,假期比你多,人脉也比你好,为什么你非得在这些方面和别人比呢?人成功与否很多时候并不是看所有方面,当然所有方面都非常强势大家自然会默认那是个神人,但要成为别人的榜样,其实只要一个地方过人就足以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为啥非得用自己的短处撞别人的长处?!更实在的是那些各个方面都很强的人根本不会真的拿他们自己跟你比,因为他们默认这根本就不用比了。他们的优越感不在于沾沾自喜自己比其他人优秀多少倍,而在于怎么才能战胜过去的自己。应试教育让我们一个个都变成了自然而然就把自己拿去跟别人比的神经病,在脱离考试教育以后我觉得自己的天地无比宽广,不能说学习那些年我没什么所得,但我觉得没有考试没有排名以后的自学经历中我才算活出了我真正的特性。

我不会因为自己赚到的钱比别人少而烦恼,因为我根本没兴趣去了解别人到底赚了多少。钱的这个攀比是毫无必要的。我觉得自己的钱够自己花,想买想吃的都可以承受,为什么我还得纠结别人几十万一个的包包我买不起,别人一顿饭几千块钱我无福消受呢?我根本不喜欢那些奢侈品,对那些山珍海味其实我也兴趣不大。那些最贵的不一定就适合我们。有些时候我会在买一些比较贵的东西的时候再三思量,不是因为为了买那些东西我就会因此生活拮据,比如说要吃土过日子,而是因为我会反复思考我是不是真的需要那些。有钱人没有到底要不要买的烦恼,但是只顾买买买把所有东西都搬回家,选择的趣味何在?有人有时间有钱就会去旅游,但我的家人根本没有这个习惯,所以我也没有。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旅游这种事是麻烦的,因为一旦生活时间不规律我就会发生各种紊乱。旅游的确会让人快乐,但对我来说那不完全都是快乐。

心理平衡是必须的,懂得感恩生活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2017-08
12

大姨妈驾到

By xrspook @ 21:41:0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妈才问我大姨妈来了没,我说没来,然后她说你死了,我马上接话,我死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我妈只好说当然了,大姨妈不来辛苦的是你自己而已。关于大姨妈这个问题我不准是一向都存在的事实,大姨妈不来或者不准时对我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虽然很普通,但我却不得不每次都放在心上。我用基础体温去监测,用其它感觉去验证,但即便我知道情况不妙实际上我也无可奈何。我知道大姨妈迟来或不来的烦恼,但我确信这个月那一定会来,而且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不过这个我没办法像闹钟那样准时预测,我向来没有那个能力,对别人来说每间隔一定天数就一定发生,但对我来说这行不通。在为大姨妈操心这个问题上,我浪费过不少时间和精力。我觉得当我年纪大的时候非常容易出现内分泌相关的问题,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已经这样。

今早430闹钟响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盖被子,只是抱着被子,昨晚睡觉前穿的长裤也不知怎地在睡着了的时候脱掉了。有这种行为就说明我睡着的时候很热。平时醒来的时候我都不会觉得热,但今天我居然不觉得冷。基础体温只有36.0℃,从昨天的36.8℃刷地降了下来。按照常规逻辑,大姨妈将今天驾到。开小的时候还不见大姨妈,但之后刷牙的时候我隐隐觉得大姨妈敲门了,刷完牙开门一看,果然!那一刻我在想今天还要不要跑步呢?如果不跑步我还要继续摸黑吃早餐然后继续睡吗?最后我还是摸黑吃了,然后睡了,但起来以后没去跑步。昨晚睡觉之前我就预测过可能今天早上会发生这种事,越不想发生的越会发生。

自从上个月生病以后,我的跑步从生活中重要的地位下降到我只能尽量安排,甚至不喜欢的时候就不理会了。以前的跑步,我是按照计划去做,但现在的跑步,我是按照心情去做。从前执行计划大于一切,现在是随心所欲几率更大。如果打比喻,从前我就像军事化管理,靠的是铁腕,没有余地;现在就好像是艺术家作画,靠的是灵感,很不确定。从前我觉得自己那么严格不太好,但我突然放任自流又觉得于心不忍,挺可惜。这一次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重启程序。运动上如此,工作也如此。到底之前更好,还是现在更优,现在还很难下这个结论,一切都要用时间去证明。

每一次周末不去跑步,我就会去骑车。所以基本上每一次大姨妈我都会去骑车。跟跑步比起来,骑车显然轻松很多,因为没有垂直方向的振动,相对来说,更适合大姨妈其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不想大姨妈我就只是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毕竟,我不是那种会痛经的人。周末什么运动都不做,我会有负罪感。大姨妈期间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所以自然而然就会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我最普通不过的就是为他们买一些吃的。所以今天我骑车去外婆家前就去了麦当劳,买了他们的脆薯饼。外婆喜欢吃麦当劳早餐才卖的脆薯饼。印象之中,我记得那个东西应该是六块钱,但是今天才需要五块钱,外加上周日我买了本《读者》,搞了一些奖励金,所以实际上今天的脆薯饼只需要3块5毛8。平时在麦当劳,买完早餐,我都要等上一段时间才去外婆家,但今天我买完就走,甚至在过马路的时候我跑起来了,因为绿灯就只剩下十秒不到。中午吃饭之前,我去了江南新地的安第斯薯吧,买了他们的招牌咖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喜欢他们的招牌咖啡。如果要在外面买咖啡的话,我只会主动买他们家的,星巴克之类的我完全没兴趣。我以为今天能减起码两块钱以上,但实际上,只少给了九毛钱,为什么会这样?我至今没想明白。我的家人都喜欢安第斯的咖啡,但他们不会主动去买,所以也就只能这样。

生活平淡挺好。

2017-08
2

适应生活

By xrspook @ 16:00:27 归类于:烂日记

生活在继续。只有我不断地去适应,生活不会为我让路。我需要面对的不只是我个人的问题,还有前人留下的一大摊麻烦事。如果只是我自己的问题,所有都由我一个人承担就好,毕竟是自己从前做得不对,才会导致后来很麻烦,但是如果是别人的事,自然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怨气,为什么他们居然可以这样。自然而然粗口就会脱口而出。但换个角度考虑,如果他们之前就已经做得很好,我也没必要去接手他们。,接手不接手这种事,有些是因为前人做得不好,所以要去收拾烂摊子。但是也有另外一个情况,就是前人不干这一行了,或者退休了或者去世了,你得继续把这个传承下去。前一条是我真正面对的,后一条是我看电视里的纪录片学回来的。我多么希望后一条发生在我身上,但到此为止,如果说后一条真的发生过,那个人只能是我妈。有些事她不干了,我就补上。比如说,从前家里大大小小的东西,都由她购置回来,但现在那个人换成是我了,尤其是那些很重的主食。从前买牛奶是我妈的事,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把那个责任交给了一号店,但现在一号店由京东配送了,一号店的快递哥直接扛着牛奶就冲上我家没有电梯的六楼,但京东的却不这么干。在一号店买牛奶估计也快两年了,现在有这么一个变故,实在令我很彷徨,难道往后我如果要在一号店买牛奶,需要选择自提吗?买洗衣液,买牛奶,买洗洁精等等,这些都是我的事。买这些东西,不只是把它买回来给钱那么简单,因为是一个女人,所以会纠结在这一家买还是那一家买,哪里的折扣更大,还有就是哪个品牌的型号会更好用。这些操心事从前都是我妈烦的,现在轮到我了。我不知道她以前有没有烦过价格或优惠这种事,毕竟在我很小的时候,买这些东西就只有一个途径,没有那么多的比较,现在网店一大堆,超市也一大堆,不同时候折扣不一样,所以要考虑的东西很多。现在只是主食和一些生活用品,到往后可能连买菜添置家具,甚至家里的装修都会落在我头上。毕竟这一切都是独立不可缺少的。你可以买一个智能设备帮你做很多事,比如说扫地,比如说煮饭,但是,一些事情要做到极致往往那些编程机器做不到。比如做一顿好吃的,就必须有一个厨师,他必须得倾注他的心血,而不是把所有食材都放到一个机器里,自动出来一个令你很满意让别人觉得很有诚意的食物。

生活中的所有要做到极致,你都必须投入精力投入时间,但人生的长度限定了。你只能取舍在哪个地方倾注多一点,也正是因为这样,你必须得放弃生活中一些你觉得不重要的东西。就像一个桌面,就只有那么大,你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堆在上面,这样的话你就没有足够的空间调动完成你的工作。电脑的内存也一个道理,闲置的东西你就得把它清理掉,内存空间才会足够大,让你正在做的事能够顺畅地运行。生活有非常多的表现形式,但实际上归根到底,核心的东西都一样。我很喜欢折腾电脑,同事问我为什么当年我不报计算机。实际上当年高考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如果分数足够高,我会去广外读物流。但我的分不够,于是就去了华农读食品。食品也好物流也好,如果做到一定程度,肯定离不开计算机,而且不只是只懂皮毛,而是得深入。所以我得出一个结论,怎么入门不重要,你把一门学科发挥到极致,那才是真的牛叉,反正到极致的时候,所有路都又回到一个点上。

完美是重点。

2017-01
31

生活中的建筑

By xrspook @ 19:30:40 归类于:烂日记

建筑如果只是停留在物质的层面,那就只是一个东西,跟艺术作品没什么区别。但如果融入了人们的生活,那就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境界。

昨天下午,在等待的时候,我慢慢地游荡在老街道里,看着那些老房子,与其说我在看建筑本身,不如说我在想象建筑里人们生活。据说我游荡的那些建筑,大概是在六十年代建造的,年龄比我还要大。有些部分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你已经完全感受不到那原来到底是怎么模样。但有些看上去,就好像时光完全没有流动过一样,那些木质的窗框以及那些可能是原装的玻璃都让你觉得仿佛时光倒流一般。能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人家,大概都有同一个特点:就是无论他们的阳台还是屋子里,东西好像都不太多。在广州的街头,曾经有段时间,防盗网什么的大行其道,每家每户都在家装那个东西。因为如果别人家安装了,但你却没有,盗贼就可能沿着那些东西爬进你家。那些保持了原始风貌的屋子显然没有装那些东西。不是装了以后拆了,而是根本就没有装。在外婆家,门口对面的某栋房子的某一个单位,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他们的阳台上挂着一个木锯。那个木锯是木工用的那种大型的,而不是我家也有的那种小锯。那家人的前后左右上下,全部人家的阳台都被杂物塞得满满的,唯独那里没有,所以你很容易就会把目光停在那里,而之所以会这样,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可能是那里已经很久都没有住人了。

很小开始,我就一直在琢磨外婆家外面那块空地的那堵墙后面的那些小洋房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进到那个区域。据说那些房子是军区的,所以普通人不能进去。从前,我曾经绕着那栋建筑外面我可以走动的区域绕了一圈又一圈,结果发现没有门,只有高墙。越是进不去你越想知道里面到底是怎样的。从前当南园新村四周都还没建起什么高大住宅的时候,那个小洋房就是整个地区的最高点。而之所以在那么一个山岗之上,建那个东西,估计也有军事的考虑吧。

直到去年我家才把两台用了十年有余的窗式空调给换了。至今,还有人在用窗式空调,又或者他们没有用,只是把空调放在那里,因为人已经不在那里居住了。曾几何时,窗式空调是一种比较昂贵的东西,不是每家每户都有。一方面是因为空调价格不低,另一个方面是因为当时很多人家里的窗都是木框或者铁框的。那种窗非常不严密,无论用多大功率的空调,冷气很快就跑掉了。用空调,就意味着你得把那些窗都改掉,于是在老城区老房子的老建筑里,经常会硬生生地塞进很多现代的东西。虽然,我觉得这样的搭配不伦不类,但是这正是人的生活给予建筑生命。我一直都生活在那片区域,但我好久都没有仔细端详过那里的所有。当我还是个娃娃的时候,因为要满大街玩,所以走过的路比现在还要多。而那些路,不是真正的距离,而是走过的范围,因为从江南大道到外婆家,其实是用N条路可选,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想走哪一条就走哪一条,但往后,基本上就固定只走那一条了。其它路上的风景到底怎么样,我当然不知道。恍恍惚惚过去了二十年,二十年之后,我才发现,一切都变了。已经不是我小时候记忆中的那副模样,比如说围着这军事小洋房的那高墙。从前我觉得那墙真的很高,而且都是灰色的,很单调,但昨天再去看的时候,我觉得,那墙不是真的那么高了,如果我闲得蛋痛的话,找个梯子我就能爬过去看个究竟。而且,那些单调的墙上,居然贴起了瓷片。

明明那些东西就在我生活之中,曾经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但我却视而不见。我知道家乐福万国店的货架商品是怎么摆放的,只要他们换了模式,我就会知道,但是,生活区里的那些老房子以及那些变化,我却一概不知。

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当我突然抽起某条筋要看看的时候,嚼出了不少的味道。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