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
9

很挑很不挑

By xrspook @ 16:08:00 归类于:烂日记

我是一个很挑的人,但只要我一开始做某件事,我又变得很不挑。很挑是因为入门的时候,如果我对那个没有兴趣,我根本就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或者我直接打心里拒绝那个东西,但只要那件事已经开始了,我不得不沉下心去的时候,当我开始专注,遇到的问题,都不会再是问题。我只会一心地想着做到最好。对某些人来说,单曲循环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听着听着就厌倦了,但我从来没有这种问题,单曲循环只会让我越听越喜欢,我之所以最终要换掉,是因为我不能一直都只是在某个气氛之中,得偶尔改一下口味。

在看电影这个问题上,一开始我是很挑的,我会挑某个导演或者某个演员,但是,当我开始不断地看他们作品的时候,我又会变得很不挑,他们所有作品我都要看个遍,无论那个东西的评价如何。的确遇到某些我难以接受的,我也会看完,即便觉得折磨,虽然有些时候,我会开小差或者打瞌睡了。工作的时候,也这样。当我觉得那个根本没有必要,我死活不会接下来,但是当我确认要拿下的时候,我才不管到底前路有多么坎坷。

昨天的同学聚会,有个同学说,一开始跳槽,她就觉得那个东西根本就停不下来,因为她很快会觉得工作无聊,想到一个新环境接触一些新的东西。新环境新东西,这都是好事,但为什么前提必须得选择离开呢?一定程度上,其实我也在做这种事,比如说我一直在换我的兴趣,每个东西我都会玩得很着迷,但过一段时间,那就会渐渐的淡忘,然后被另一个兴趣所取代。大概对她来说,工作也这样,但显然,我做不到,因为在我心目中,工作是一个必须得稳妥的东西,当你吃饭都不能保证,你没有资格去挑选其它,兴趣爱好之类的都是扯淡。在兴趣问题上,大概我跟她一样,但反过来,她在其它的兴趣爱好上同样会这样,还是说她会像我对待工作一样,不喜欢老是换呢?又或者,除了工作以外,她们已经再也没有时间去管什么兴趣爱好?上班就是为了赚钱,为了冲销量做业绩,完成各种项目。说得高大上一点,那是为了单位赚大钱,自己的荷包也能鼓点,但说得糟糕点,那不过是不断地压榨自己的灵魂,而且是不遗余力地,无论是体力还是脑力都在默默地被榨干。他们只是在完成别人要求他们去做的东西,而实际上,那个或许不是他们真正的愿望所在。如果一直都做不到工作和自己的愿望统一,那么你是绝对不可能潜下心去,且做出些什么的。我觉得我的大学同学在赚钱方面,有的还真有点门道,但是在融入工作、享受工作方面,或许他们的心态不如我。经常跳槽的人没办法理解不跳槽的人,反之亦然。在工作和人生的选择方面,无所谓对与错,只有那是否适合你个人的性格。在工作以后,仍然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兴趣爱好之中,兴趣爱好还能不断地扩充变化,而且还不影响工作,这种事情估计真能做到的人不多。所以当我轻松的说出“既然工作只会让我变得越发老油条,那么我就找些事情自娱自乐吧”的时候,他们无法理解,实际上我真正的生活状态。

出生跟上学是人生的必修课,因为在那个之前,你还没有控制权,但是往后的日子,要找什么工作,是否要结婚生孩子,我觉得是选修课。人生的学分,理论上应该得修够才能毕业,才算是完满,但是要选修什么内容是一个开放性的题目。

2018-08
20

梦里跑步

By xrspook @ 10:27:33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会很惊讶自己为什么做梦的时候会梦见那么多神奇的建筑,他们大多很古旧,是中西合璧的,也说不上那到底是什么风格,简单来说就是很复杂。那些显然都不是高端科技型的,不是科技馆里天马行空的那种,那些东西估计是我曾经见过加各种想象出来的。梦里我不只设计出了房子的外观,连内部都一并想出来了,但其实相比于外观,内部我见识得比较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走在广州老城区的老街巷总是各种好奇遐想,虽然习惯不好,但我总喜欢往别人家里张望。我很想知道里面的人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房子在旧城改造中慢慢消失。从前我还有一些亲戚住在那些老房子里,但他们年纪都大了,因为城市发展的需要而拆迁到了别的地方。我的脑子里经常萦绕着那些旧物。梦里不只有旧物,还有老人,甚至还有看门的汪星人。比如说昨晚的梦里我就知道某个破房子那里有个汪星人,但穿过破房子是最快的捷径,我试图碰碰运气,但离房子还有超过5米,汪星人就已经出来“迎客”了。那是一只大土狗,虽然它没有吠我,但光是那眼神就已经足够凶了,所以我只好老老实实地不走捷径。

梦里的跑步很奇怪,虽然那是跑步但感觉一点都不像跑步。有时梦里跑步轻松地就“飞”起来了,就像脚下装了弹簧一样一步就能老远,但昨天梦里的跑步却感觉我的步子貌似无论如何都迈不大,跑不快,简直郁闷透顶。别人都一溜烟似的不见人了,但我还在那里磨蹭。怎么区别梦里跑步和实际跑步呢?梦里跑步心肺完全不受考验,跑得快也好,跑得慢也好,心肺都没有压力,但清醒的时候跑步我永远都是心肺比身体其它部位的肌肉先累,让我觉得不想跑的永远都是心肺。看来我一直都只是个跑渣。到底哪些大神级的高手长跑时心肺是不是通常不是他们最容易到达极限的地方,如果真是那样,他们就只需想办法跑得更快,而且在更快的水平上提升身体各处的乳酸阀门。大神们的最大摄氧量肯定是惊人的,他们的肺活量呢?

不知道今年广马的抽签结果什么时候出来,现在我居然希望自己抽不中,因为今年我完全不在状态。今年抽不中,估计往后我也不会有什么冲动去报名马拉松了。黄埔马拉松不想去,但如果广州有女子马拉松呢?还记得一开始接触长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跑步之余要进行交叉训练,但激烈身体对抗性的除外,现在我总算有点懂了。跑步和篮球的确是矛盾的,因为篮球不确定的身体对抗性特征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中招了。现在我需要重新找到的是跑步的欲望。以前到底是什么推动我跑起来的呢?

今年的天气很怪异,我的懒惰也很横行。

2018-03
21

晾晒的烦恼

By xrspook @ 11:27:58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第一次在新宿舍睡觉没晾蚊帐。在记忆之中,我甚至在单位旧宿舍睡觉也没试过不晾蚊帐。昨晚之所以没晾蚊帐是因为傍晚我去把中午洗的一大堆床上用品收回来的时候发现蚊帐一大部分在地上。把蚊帐捡起来也说不出有什么问题,但总觉得那很脏,于是我又放到洗衣机里洗了一遍。蚊帐这种东西太飘逸,在风很大的地方根本不知道如何固定。我觉得到此为止,晾蚊帐最方便的方式还是用个大衣架挂在宿舍阳台。下午7点多洗完晾起来。其实到睡觉的时候,蚊帐也已经干得差不多。但是那是一个蒙古包蚊帐,虽然用来支撑的塑料早就烂了,我是用几个钩子把它挂在立方体蚊帐架上的。但是蚊帐的某些部分还会压在床垫下。如果那些地方没有干透,显然会成为微生物的温床。所以昨天晚上蚊帐我就只是一直晾晒在阳台,床上没有挂蚊帐。我从办公室带去了一卷蚊香。至于蚊香是放在一个专门的金属蚊香托盘烧的。这是我第二次在新宿舍烧蚊香,第一次我用的是一张折叠的A4纸。那也不是不行,但问题是会有烧穿的风险。用金属盘子托住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烦恼。所以在第一次点蚊香以后,我就在网上的杂货店买了一个蚊香盘子,但买回来以后一直只是放在那里没用。睡在没有晾蚊帐的床上,感觉很空旷。床头3.2瓦的酷毙灯也显得特别明亮。但昨天晚上我没睡好。理论上我应该更早回去睡觉的,但实际上,到我真睡觉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昨天感觉有点累,因为中午为了洗床上用品,完全没睡。

可以这么说,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成功地在三楼的晾晒架上正常的收回过我的东西。昨天第一轮晾的是棉被和拉舍尔。晾的时候风已经很大,那两个东西被吹得摇摇摆摆。当时晾晒架是东西方向放置的,而风主要是北风。到我中午上去准备收棉被的时候发现晾晒架倒了。棉被的外套我还能马上拆出来洗,但拉舍尔这种东西是洗不了的。当时我很纠结,同时也很无奈。第一个反应当然是把那两个东西扶起来,但是晾晒架本来已经不轻,再加上一张拉舍和一张棉被,我有那么大的力气把那东西扶起来吗?一开始,我试图在晾晒架的一边把架子扶起来,未果。第二次,我扶着晾晒架的中间,把它推起来,居然轻松搞定了。这一次吹倒直接毁掉了我三个塑料的夹子。其中两个是之前就买了的大夹子。于是这样的经历又告诉了我,如果还要买大夹子,必须只能买不锈钢的。因为不锈钢的夹子不会在这种意外事件之中毁掉。一片空旷的地方,理论上非常好晾晒。但问题是那片地方真的什么都没有,而且风很大,我可以怎么做呢?把架子扶起来以后我就把棉被的被套拆了下来拿去洗,然后棉被也拿回宿舍了。棉被的填充物是人造纤维,所以并不需要晒太久。至于拉舍尔,我还放在架子上,但这一次,我把架子的方位挪了一下。让被子完全正南正北放置,显然很当风。所以我就把架子挪成了东南跟西北向。架子设计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架子的底部是有东西固定在地面上的,就不会有翻倒的烦恼。但问题是地面是防水隔热砖,在上面固定显然不太合适。我到底应该怎么在那个地方晾晒呢。今天早上我把最后一张冷气被也洗了。但这一次,我不打算把冷气被直接晾在晾晒架上。我打算用晾衣绳两头固定在晾晒架上,然后中间再绕晾晒架几圈,然后把被子夹在江晾衣绳上。挂在晾衣绳上的东西,我基本就没有被吹掉过。因为夹子都能夹稳,不会走位。但是那个晾晒架用的是一个截面为长方形的不锈钢。因为不锈钢的长太大了,所以夹子根本夹不住。也因为不锈钢很光滑,所以被子非常容易在上面 吹歪走位。有那么大的空间,那么好的阳光,那么好的器材,但是我却不懂得如何去晾晒,有时我觉得自己真的很笨。如果是我妈,她会怎么做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在晾晒架的杆上绕几圈。铁链,然后把衣架勾在铁链圈上,估计会更稳当。

第一次看到那个晾晒架的时候我非常兴奋,但是现在这简直就是我的噩梦。但是光是畏惧没有用,我要征服它。

2018-03
12

别向别人吐槽了

By xrspook @ 16:36:32 归类于:烂日记

在blog上我经常吐槽,但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通常不会,除非你逼我非得吐槽。人活着是为了分享快乐,而不是互相扯皮谁比谁更糟糕。比比谁更不堪这种事我宁愿默默地离开那个讨论场所。但今天我突然发现更让我烦的是有些人明明遇到一些明显不妥当的事,在那些事发生之前他们就应该拒绝,如果向上一层反映不行就必须继续向上反映,但实际上他们的做法却是默默地干那些显然不妥当的事,但却在平时给你吐槽生活有多么的奇葩。如果你不想被奇葩,你觉得那东西不能逆来顺受你就必须主动去改变。改变这种事肯定会得罪人,但既然那些是你觉得正确的事,为什么你宁愿选择自己憋闷也不尝试去改变呢!不是因为事情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而是因为他们甚至没尝试过。如果你不满意这个单位,你没有在这个单位找到哪怕一件让你开心的事,为什么你还要留在这里呢?!一方面说国企的人如果到外面很难再找到工作,那为什么在外面干得好好的非得来国企插一脚呢?总是觉得有些人看不起你,因为有些人赚的钱比你多,假期比你多,人脉也比你好,为什么你非得在这些方面和别人比呢?人成功与否很多时候并不是看所有方面,当然所有方面都非常强势大家自然会默认那是个神人,但要成为别人的榜样,其实只要一个地方过人就足以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为啥非得用自己的短处撞别人的长处?!更实在的是那些各个方面都很强的人根本不会真的拿他们自己跟你比,因为他们默认这根本就不用比了。他们的优越感不在于沾沾自喜自己比其他人优秀多少倍,而在于怎么才能战胜过去的自己。应试教育让我们一个个都变成了自然而然就把自己拿去跟别人比的神经病,在脱离考试教育以后我觉得自己的天地无比宽广,不能说学习那些年我没什么所得,但我觉得没有考试没有排名以后的自学经历中我才算活出了我真正的特性。

我不会因为自己赚到的钱比别人少而烦恼,因为我根本没兴趣去了解别人到底赚了多少。钱的这个攀比是毫无必要的。我觉得自己的钱够自己花,想买想吃的都可以承受,为什么我还得纠结别人几十万一个的包包我买不起,别人一顿饭几千块钱我无福消受呢?我根本不喜欢那些奢侈品,对那些山珍海味其实我也兴趣不大。那些最贵的不一定就适合我们。有些时候我会在买一些比较贵的东西的时候再三思量,不是因为为了买那些东西我就会因此生活拮据,比如说要吃土过日子,而是因为我会反复思考我是不是真的需要那些。有钱人没有到底要不要买的烦恼,但是只顾买买买把所有东西都搬回家,选择的趣味何在?有人有时间有钱就会去旅游,但我的家人根本没有这个习惯,所以我也没有。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旅游这种事是麻烦的,因为一旦生活时间不规律我就会发生各种紊乱。旅游的确会让人快乐,但对我来说那不完全都是快乐。

心理平衡是必须的,懂得感恩生活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2017-08
12

大姨妈驾到

By xrspook @ 21:41:0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妈才问我大姨妈来了没,我说没来,然后她说你死了,我马上接话,我死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我妈只好说当然了,大姨妈不来辛苦的是你自己而已。关于大姨妈这个问题我不准是一向都存在的事实,大姨妈不来或者不准时对我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虽然很普通,但我却不得不每次都放在心上。我用基础体温去监测,用其它感觉去验证,但即便我知道情况不妙实际上我也无可奈何。我知道大姨妈迟来或不来的烦恼,但我确信这个月那一定会来,而且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不过这个我没办法像闹钟那样准时预测,我向来没有那个能力,对别人来说每间隔一定天数就一定发生,但对我来说这行不通。在为大姨妈操心这个问题上,我浪费过不少时间和精力。我觉得当我年纪大的时候非常容易出现内分泌相关的问题,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已经这样。

今早430闹钟响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盖被子,只是抱着被子,昨晚睡觉前穿的长裤也不知怎地在睡着了的时候脱掉了。有这种行为就说明我睡着的时候很热。平时醒来的时候我都不会觉得热,但今天我居然不觉得冷。基础体温只有36.0℃,从昨天的36.8℃刷地降了下来。按照常规逻辑,大姨妈将今天驾到。开小的时候还不见大姨妈,但之后刷牙的时候我隐隐觉得大姨妈敲门了,刷完牙开门一看,果然!那一刻我在想今天还要不要跑步呢?如果不跑步我还要继续摸黑吃早餐然后继续睡吗?最后我还是摸黑吃了,然后睡了,但起来以后没去跑步。昨晚睡觉之前我就预测过可能今天早上会发生这种事,越不想发生的越会发生。

自从上个月生病以后,我的跑步从生活中重要的地位下降到我只能尽量安排,甚至不喜欢的时候就不理会了。以前的跑步,我是按照计划去做,但现在的跑步,我是按照心情去做。从前执行计划大于一切,现在是随心所欲几率更大。如果打比喻,从前我就像军事化管理,靠的是铁腕,没有余地;现在就好像是艺术家作画,靠的是灵感,很不确定。从前我觉得自己那么严格不太好,但我突然放任自流又觉得于心不忍,挺可惜。这一次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重启程序。运动上如此,工作也如此。到底之前更好,还是现在更优,现在还很难下这个结论,一切都要用时间去证明。

每一次周末不去跑步,我就会去骑车。所以基本上每一次大姨妈我都会去骑车。跟跑步比起来,骑车显然轻松很多,因为没有垂直方向的振动,相对来说,更适合大姨妈其间。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不想大姨妈我就只是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毕竟,我不是那种会痛经的人。周末什么运动都不做,我会有负罪感。大姨妈期间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所以自然而然就会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我最普通不过的就是为他们买一些吃的。所以今天我骑车去外婆家前就去了麦当劳,买了他们的脆薯饼。外婆喜欢吃麦当劳早餐才卖的脆薯饼。印象之中,我记得那个东西应该是六块钱,但是今天才需要五块钱,外加上周日我买了本《读者》,搞了一些奖励金,所以实际上今天的脆薯饼只需要3块5毛8。平时在麦当劳,买完早餐,我都要等上一段时间才去外婆家,但今天我买完就走,甚至在过马路的时候我跑起来了,因为绿灯就只剩下十秒不到。中午吃饭之前,我去了江南新地的安第斯薯吧,买了他们的招牌咖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喜欢他们的招牌咖啡。如果要在外面买咖啡的话,我只会主动买他们家的,星巴克之类的我完全没兴趣。我以为今天能减起码两块钱以上,但实际上,只少给了九毛钱,为什么会这样?我至今没想明白。我的家人都喜欢安第斯的咖啡,但他们不会主动去买,所以也就只能这样。

生活平淡挺好。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