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
20

我们的世界不一样

By xrspook @ 10:01:40 归类于: 烂日记

一个人喜欢看什么不喜欢看什么,有时我觉得这或者早有定论,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估计这东西就已经固定了下来,虽然绝大多数时候我们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

还记得小的时候,每当我跟我爸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让他给我讲中国古代的故事,虽然我已经对那个没什么特殊的印象,甚至在我的脑海中没有留下一个确切的故事,但是我对录音带里面播放的故事,那些语调、那些感情、那些抑扬顿挫却记忆犹新。我还记得录音带里的中国古代故事,我也记得没到饭点电台里播放的那些古仔。一些古仔通常是武侠小说改编,之所以说改编,是因为讲古仔完全是靠电台的讲古佬把武侠小说改编成可以通过口述表达的东西,不同的角色他们会用不同的语调声线。古仔的听众很广,男女老少,无论你是很有学识的人,还是完全只是个文盲,都能听懂,都会着迷。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没有意识到太多的东西。但是即便那样,朦胧的我已经觉得我爸讲的故事跟那些专业讲故事人讲的故事彻底不是一个层次的。我不知道我爸肚子里的故事到底有多少,虽然我那些讲故事的录音带也没几盒,但是我却会一再重复听里面的故事,好像永不厌倦一样。小孩就有这这种神奇的能力,或许他很快就觉得一个东西他们不喜欢了,丢一边了不玩了,但是这只是此刻的事。可能过了半天、过了一天,过了几天以后,他又会再次把那个东西当做完全没见过,从零开始再次兴趣勃勃起来,虽然那种兴趣可能持续时间只有15分钟。我不知道有没有大人要刻意把这个时间延长,但实际上我觉得故意延长可能没有必要。要知道大人的时钟跟小孩的时钟彻底不是一个计量单位的。当我们觉得时间飞快的时候,孩子觉得时间过得慢得要死。

我懂事以后,我妈老是跟我说,我刚去幼儿园的时候,回到家后我总是给她抱怨幼儿园一天到晚都要我坐在那里,坐到我屁股都痛了。所以当我回家以后,我就是个彻底坐不住的存在,有可能在沙发上狂跳,有可能全屋奔走,也可能从这个家具跳到那个家具。除了吃饭,就不会规规矩矩地坐下来。大人的认知世界里,他们觉得小孩不能在15分钟里掌握些什么,但实际上他们还真的可以。每次15分钟,每天进行好几个15分钟,然后每个星期再把这些15分钟重复一遍,只要能hold得住那个记忆,能让那个暂时记忆变成永久记忆,就能对小孩产生作用。让小孩掌握某种东西,不如让小孩掌握某种掌握某种东西的能力。

某个东西如果你只从一个角度考虑,那就只是一个东西。比如一朵花,如果你要小孩画出来,或许他会画得很难看,大人可能画的好看一些,大人默认觉得小孩应该把画画成他们画的那样。但实际上或许小孩感知的东西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你看到的可能是花朵鲜艳的颜色以及漂亮的形状,他看到的可能是里面他也说不准为什么那么漂亮的脉络结构,以及不仅仅是看上去漂亮,闻上去也很让他们喜欢。所以同样是接触某种东西,你从传统的一般的美术角度去评价,而小孩可能把注意力放在一些非一般美学的东西上了,比如说生物学,也比如说化学。有多少个家长可以给孩子解释花瓣上的绒毛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花朵会有香气?为什么有些花很香但有些却没有?所以要表现一朵花,还真不是一个圆形,再加几个被咬了一口的圆形,涂上各种颜色组成某个形状那么简单。我们有试过从孩子的角度考虑他们观察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吗?孩子当然不可能精准的表达出来,但是很多时候我觉得他们的确已经感受到了。

一样米养百样人,我们不需要把一样东西弄得千变万化,我们只需要换个角度就能发现这个世界的大不同。

2022-02
16

包饺子

By xrspook @ 8:50:26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当要进行集体活动,要包饺子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身边很多人都不会包,无论是我的大学同学,还是工作以后我的同事。我的同学不会包饺子这个还可以理解,因为南方人通常来说吃饺子的几率不高,北方人逢年过节必定吃饺子,但是南方人几乎没有这些习惯。大学的时候,我的同学绝大多数都是广东的,所以为什么他们要搞包饺子这种集体活动呢?

昨天是元宵节,单位搞了些活动,比如说包汤圆,比如说包饺子。跟我的大学同学比起来,单位里起码有一半的人以上都是外省的,他们之中的很多都来自河南,但他们居然也不会???最后剩下包饺子的人不多,有些人只是玩一下就走人了。男的不会包,女的也不会包,有些觉得自己会包,实际上那种手法就像是完全不会包饺子的人直接把皮捏起来。直接把皮捏起来这个操作幼儿园的小孩子也体验过,那就是纯粹把肉放在饺子皮里,外面沾一圈的水,然后把皮对折起来。我不记得幼儿园的时候包过汤圆,但我们真的包过饺子,当时老师就是这么教的,绝大多数同学也是这么做的,当然有些很神奇的例外。我算是运气比较好的,因为在幼儿园包饺子之前,我已经在家见识过。但是用那种最基础的办法把饺子包起来,总会被家里的大人笑话。

虽然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但是在我小的时候过一段时间家里就会吃一顿饺子。为什么会有这种习惯,我也不知道,反正过一段时间家里就会包一次,在外婆家包,在我自己家也包。但是我们不像北方人,逢年过节都要吃饺子,对我们来说,饺子不是一种仪式感,是一种比较麻烦的东西,当我们想的时候就可以吃,但不会经常做,因为当时的市场还没有配备绞肉机这种东西,要吃饺子就得自己用刀剁肉馅,显然这个操作很麻烦。而且相对于吃一顿普通的饭来说,吃饺子的时候需要用到的猪肉也比较多。肉的比例比较多,大家吃的量也比较多,所以简单来说就是吃一顿饺子费用很高,而且还很麻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了用我妈的手法包饺子。然后每次当我提出要吃饺子的时候,我妈就负责准备馅料,我负责包。当我做其它事,不在我妈催促我开始的时候开始,她总会把我骂一顿。当我的饺子包得不够好,煮的时候开口漏馅,她更加会把我骂得死去活来。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包得不好看要被笑话,水煮的时候开口更加会被骂得一塌糊涂。吃饺子是为了可以大口痛快地吃肉,但是在那之前要一个雷都不睬,那真的是很难。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把我训练成我包的饺子外观不错,不会开口,同时速度也很快,因为速度太慢的话,我妈在我包了一半的时候开始煮,如果她煮好了我还在还在包,显然又免不了一顿责备。

北方人包饺子是一大家子,一起开动,有的人和面,有的人擀皮,有的人包,有的人煮,但在我家。饺子皮是现成买回来的,所以就只有一个包饺子和煮饺子的流程。无论是什么牌子的饺子,我一直觉得家里自己包的饺子是最好吃的。韭黄猪肉馅的饺子点酱油和致美斋浙醋的味道至今是我的最爱。

2021-12
20

蟹的回忆

By xrspook @ 9:51:23 归类于: 烂日记

生日到底该怎么过呢?在我记忆之中,只有两次生日我比较有印象。第一次是在我幼儿园的时候。当时买了个蛋糕,挺大的,现在如果再看到的话,可能感觉会不一样。那天晚上外公外婆都来到了我家,除此以外,还有我的一些同学。那是我记忆之中,有史以来最正式的一次生日。但是除了那个蛋糕,除了那些我部分记得部分又记不清楚的人以外,我再也记不起其他。第二次生日是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那天中午。妈从市场里买回了虾和蟹。我为数不多吃蟹的经历就在那不久之前,我在表姐家吃过一顿,那天晚上刚好是翡翠台的电视剧《难兄难弟》的大结局,所以吃完那顿以后我们把电视剧看完,再由表姐他爸用摩托车把我跟我妈送回家。那是我第一次在家里吃蟹,之前在外面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吃过蟹我没有印象。之所以记得那个生日是星期六,记得吃蟹了,是因为那天早上我正在完成一个立体的美术作业。那个作业需要我们在一张卡纸上绘画,然后用折纸刀刻某些线条,接着把卡纸竖起来粘贴,最后把之前划开的部分经过一些折叠处理,让那变成一个立体的作品。我依稀还记得当时我用的折纸刀不怎么锋利,所以经常划口子的时候卡纸。还记得那一次我妈跟我说,这一次在家里自己吃蟹,吃到够为止。但实际上那一次买得并不多,所以虽然是有那个东西,但是如果要吃个够的话,也只能是留给我吃而已。

前段时间跟粮食局去检查的时候,在最后那个点的最后一顿饭,他们上了一盘蟹。他们说那些蟹是买回来养在自己的池子里的。因为他们是有加工大米能力的储备企业,加工米的时候肯定会有米糠之类的东西,那些蟹就是吃那些大的。因为可用作准备的时间比较短,仓促地决定要在他们那里吃晚饭。所以他们也就只能手边能抓到什么就用什么做饭。在自己家里吃跟在外面和一桌领导吃,感觉彻底不一样。在我印象之中,我起码有20年没有吃过蟹了。所以当他们硬是给了我一只以后,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开始。

综上所述,我不是一个吃货,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最喜欢吃的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觉得吃蟹非常麻烦,虽然跟虾比起来,蟹的确很鲜甜,但是跟虾比起来,吃一只蟹实在要耗费太多步骤和时间了。如果掌握了某些技巧。吃虾可以很文雅,但是吃蟹是无论如何文雅不来。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通常不怎么吃蟹。也正是因为我不怎么吃,所以就更加会显得狼狈。为什么有那么多东西好吃,非得选这个这么麻烦的呢?而且虽然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但实际上现在的我已经不能吃下太多,又或者是吃下太多以后导致的问题得花好长时间才能解决掉。与其这样,为什么非得折磨自己呢?

从前我会盼着生日快点到来,但现在我真的不希望过生日,因为那意味着一年即将结束了,我还有一大堆的事没做完。准确来说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准备、我不够努力做不完,而是因为那些东西必然会叠加到年底才一并爆发。我明明知道这不可避免,但完全没办法提前完成。

2021-05
18

改不了的手欠

By xrspook @ 10:07:20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妈说手欠,因为从小到大我是那种一觉得痒就不停地抓,而且要抓到破皮流血之类的,我才停下来的人。我不明白其他人为什么可以忍住不去抓,尤其是很痒的时候。这几年我用上了六神的某种止痒滚珠露,相对而言会好一些,尤其是当我遇到被蚊子叮的包子的时候,如果那个东西没过期、还好使的话,通常效果是很明显的,起码我不会再抓了。即便再抓也不会抓得太狠了。小的时候我的四肢上总是有各种疤痕,那些通常是因为被蚊子咬或者其他情况我觉得痒,然后被我抓破的地方。幼儿园的时候是这样,小学的时候这样,初中的时候好了一些,因为穿长裤了,但是偶尔当我把裤腿拉起来的时候,其中一个男同学看到后就说我留下来的那些疤就像被人家虐待,用烟头烫上去的那样。其实他看到的那些疤的生成时间已经挺久远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变淡而已。现在我极少数会再有那些那么恐怖的疤痕,但是当我在路上看到有类似那种东西的人的时候,我会莫名地有共鸣,看到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又或者疤痕的时候我才明白到从前当我的同学看到我的那些疤痕的时候是多么的心情复杂。为什么这个人会这么变态?为什么这个人就不能忍一下自己的手呢?

因为被蚊子咬,然后导致了各种疤,相对而言现在少了很多。也不知道是因为蚊子少了还是说从前我家几乎就没对蚊子采取任何的消灭措施,同时我手边也不会有清凉油之类的东西,我小的时候夏天穿长裤这种事是不存在的,所以才会导致那些比较恐怖的画面。即便我妈很凶,她也无法阻止我做那种事。还记得幼儿园的某个时候,可能我腿上的伤口比较多,所以校医拿着不知道是红药水还是紫药水让我去涂,最终的结果肯定是门都没有,我不会被她追上的。即便被追上,我也不会让她得逞。

夏天老是抓伤真说不清到底是蚊虫导致还是说因为太热了,某些部位容易滋生微生物之类。比如说上个星期无意之间,我就把自己大腿内侧接近腹股沟的一块皮给抓破了。那个部位很尴尬很隐私,同时也很麻烦,因为我抓破的面积挺大。如果要铺满的话,估计要两张止血贴,但是那个时候我手边却没有止血贴。虽然我涂了一层又一层的碘伏,但好像效果都不太好,因为那个地方的皮太薄了。又因为我太胖了,所以无论穿什么样的裤子,紧身的也好,理论上是松身的也好,仍然会不断地摩擦到那个地方,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晚上睡觉的,那个位置都会痛,不容易结疤。因为我抓获的是浅皮层,还没到流血的地步,但问题是缺失的皮肤一大片,所以就导致一整天下来我都很痛苦。虽然我已经赶紧去下单止血贴,但是那个东西晃了起码三四天才到。最终,我不得不去办公室先拿一些用着先。抓破那个尴尬的地方,可能不需要30秒,但是让那个地方慢慢好起来,我却花了一周的时间。那个地方几乎快要好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第二天再也不用止血贴覆盖的时候,我却又开始手贱,把破皮旁边那块皮肤抓破了,而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是因为过去一周那个地方都贴着止血贴,估计是贴止血贴导致那里过敏了。一片皮肤还没好完全,另一片皮肤又进入水深火热,虽然后来的这一片损坏的皮肤要比之前的小的多。所以我只贴了两天的止血贴,其中有一天我没出门,周末在家里,也没怎么走动,所以奇迹般后来被抓烂的那片皮肤用了三天不到的时间就好得差不多了。

把自己的皮肤抓破一次又一次之后我意识到生成这个痛苦真的不需要很长时间,要生成这个伤害刹那之间就好了,但是要弥补这个伤害,却要花很长的时间和根本没必要花的步骤。

明知那个尴尬的地方伤口很难愈合,但我确信某一天我又会手贱。

2020-12
2

写字

By xrspook @ 10:01:36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貌似我再也不用从单位领的笔,我纯粹只是用我自己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迷上了用钢笔,因为用钢笔写的字和用中性笔感觉很不一样。习惯了用正姿的钢笔以后,让我换回中性笔,我简直不知道如何写字了。写字这种东西,最重要的是人,其次才是笔。我是那种不拿钢笔就不知道怎么写出些靠谱的字的人。我觉得应该不是错觉,当我拿中性笔写字的时候特别丑。拿其它笔写字的时候也很丑,最丑的字估计得是银行卡后面的签名,那个东西我永远都写得相当难看。因为只有少数的笔可以在那里签名,那些少数的笔在家光滑的表面简直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写字。拿起钢笔的时候,我自然会进入一种慢写的状态,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的字才稍微好看一点。我不知道那些喜欢用0.38,甚至更细的笔写字的人到底是如何拿捏的。我的感觉是,如果笔不够粗,我直接不会写字了,普通中性笔因为是滚珠的,所以根本写不出笔锋。不知道现在如果要我用秀丽笔写字会是什么效果?

还记得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每周一下午的第3节课是文艺班。从一年级到三年级,我选的都是书法,与其说是我选的,不如说是我家长选的。同学用的是白色的毛笔,而我用的是褐色的,因为我爸妈觉得我写字很用力,必须得选一些毛比较硬的。人家套毛笔套的时候小心翼翼,不会让毛分叉,但是。无论我多小心,带上笔套之后,毛笔总会分叉。我不知道为什么同学的墨没那么臭,也没那么容易打翻,而我的那个墨盒,永远都很臭,而且打开的时候经常会弄到一手都是。我对书法这种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些东西只是用来上课,回家以后,那些纯粹是摆设。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爸妈为什么没有辅导我写毛笔,又或者强迫我必须练习。如果当年他们真那么干了,大概我的字就不会这么丑。写字丑不丑,我觉得要注意两点,一个是观察,一个是控制。首先要知道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组合起来比较好看。知道那么组合好看,但落笔的时候却心手不一是经常有的事。观察和控制都做到以后,接下来就是要多练习形成条件反射。在我慢慢写字的时候,我觉得有时还挺好看。当我觉得某个字自己无论如何都写得不好看的时候,现在我会在Word里面把那个字用各种字体展示出来。然后选择一种我最喜欢的字体,研究每个笔画的相对位置。经过研究以后,与其说我在写字,不如说我在画画、在临摹。经过一番练习以后,我也可以把那个字写漂亮。从前,当我还是个孩子、学写字的时候,显然没那么多的时间给我这么折腾。

我还记得从前的某个下午,我爸在外婆家教我写自己的名字,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写,但是第二天去幼儿园,那一天,我们一整天都在写自己的名字,那个时候我又会写了。所以可能不是我真的不会写,而是我不愿意写,不愿意在家里写。在家就应该是用来玩,至今我都这么觉得。有时,我会把工作带回家,甚至在吃饭洗澡睡觉的时候都在想着工作,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把那当做是我游戏的一部分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