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
23

欲罢不能

By xrspook @ 11:32:25 归类于:烂日记

现在我觉得之所以基础体温正常并不是因为我做了多少剧烈的运动,而是因为我早睡了。没有晨跑之前,早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因为早上要很早起来,所以晚上也就必须很早就睡觉。比如我打算早上5点多就去跑步,所以晚上8点多我就睡觉了。即便不是早上5点多去跑步而是早上6、7点才去,我也通常会在10点之前睡觉。工作日的时候,时间会往后推一点,但是无论如何不会超过10点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早睡跟晚睡基础体温能相差0.3到0.5℃。如果我的基础体温过低,无论如何都难以进入黄体期,也就是大姨妈无论如何都不会来。对我来说,10点半之前睡觉是保险的,11点已经是底线。但是,这种规律我却用了接近15年才确定。所以真不知道如果要让我上夜班或中班,会是什么状况。为什么有些人天生不会受这些影响?而我却会对这个非常敏感呢?其实,回想当年,我还是个小学生、初中生的时候,也没有这个烦恼。虽然我没有熬夜看《鹿鼎记》,但是我有熬夜看《天龙八部》,而且是在很冷的寒假,因为实在欲罢不能。在没搬家之前,我都是坐在书桌旁看武侠小说的。搬家以后,我就转为躺在床上看。无论以什么姿势,肯定是干到半夜一两点的。当时觉得真没什么,虽然家长一直唠叨不让我这么干,我却偏偏要这么干。我总觉得大半夜看出氛围会好一点。难道一个人的熬夜本钱一辈子有一个固定值,当你过早的消耗完了,往后就再也没有了。

周末的两天晚上我都很早就睡觉了,因为没到10点我已经觉得很困,其中一个原因是看的那部电影,我不怎么喜欢,所以越看越困。有些好看的电影,一开始我就完全停不下来,但有些不喜欢的,是怎么看都看不完的节奏。同样会发生的是越看越困,所以一部电影要分好几次才终于看完。这并不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是因为根本不想给它分配时间。有时候看完一部不怎么好的电影,回过头来会发现可能跟演员没有关系,是那个剧本本来就不靠谱。当然,如果演员的表达好一点,可能效果会没那么糟糕。但一部本来就不咋滴的剧本遇上一些很一般的演员,效果可想而知。回想过去,电影的演员到底是谁我不在乎,都无所谓,不认识的反而更好。因为我看中的是故事本身。当我还是个孩子,我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我只注重故事本身。这么多年来,我只看过两个作家的武侠小说,除了金庸以外,我只看过一本温瑞安的《逆水寒》,但是那本书几乎没有让我留下任何印象,现在还唯一记得的是那部小说真的很血腥暴力,要拍出来估计得花非常多的血浆。故事结构、表达方式让我觉得那本小说看得我挺郁闷。不是随便一个写武侠小说的都会名留青史,但金庸他真的是个大师。我简直不敢想象如果我少年的时候没读过他的小说,往后我的人生、我的写作、我的思维方式会变成怎样。

我的少年、青年期里没有言情小说,也没有青春偶像,只有武侠小说。

2018-07
20

开玩三阶魔方

By xrspook @ 11:19:43 归类于:烂日记

几年前我就知道米叔是个玩魔方的高手。因为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就把打破吉尼斯纪录当作目标,还把她的姐姐和妹妹一起拉上。为的是可以在他复原魔方的时候帮他计时。直到前几天,在鲁豫有约里面我才第一次亲眼看到米叔玩魔方,让人目瞪口呆。之前我也看过一些神人玩魔方,但是他们在弄的时候你只会觉得那不是一般人,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是人。所以他们做什么与我无关。但是,看到米书24秒还原一个三阶魔方以后。我突然有种,我也要征服的意愿。

小时候玩魔方很盲目,完全不知道那应该怎么整。把那东西搞乱很简单,家里那个被弄乱的魔方就从未被复原过。我还清楚记得小时候玩的魔方很难转,只要有一点点位置不对就会卡死。但看过米叔玩魔方以后,我确信现在的魔方技术已经进步了很多,正是因为魔方的构造变好了,所以他才可以在那么短时间内完成变换。米叔少年的时候玩的魔方肯定已经这么顺滑,跟我小时候玩的那种完全不一样,我小时候接触的估计纯粹只是个玩具。我小时候那个模仿是小学时买的,至于为什么会买已经不记得了。在我印象之中,我从来就没有复原过,哪怕是一面,我妈貌似给我演示过如何复原,但她好像也只会搞一面还是两面。直到几个月前我才知道原来玩魔方是有公式的,只要按照那些公式走下去,就可以把魔方复原。公式是死的人是活的。所以如果你能灵活变通,你就可以快速复原,当然前提是你的脑跟你的手转得同样快,甚至更快。

当年,我妈把魔方当做玩具一样买给我就是希望我学会在那方面思考,但当时我对那个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那只是一个五颜六色的方块而已。大前天看完米叔那个魔方视频以后,我马上自己入手了一个。然后今昨上午用了半个小时终于好不容易还原了一面,至于那一面是怎么还原的我也不知道,貌似是走过了某些流程,但你要我重新走一次我做不到。接着我又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不断轮流把六个颜色逐一还原,当然,我的意思是每次只还原一面。在我还原到两三个颜色的时候我总算有了自己的套路。但即便套路有了,实际上我只会还原底边的颗粒,中层的颗粒如何一步到位还原我还不知道,所以每次遇到中层的颗粒,我就只能来一招以退为进。放弃之前已经还原好的两个底片颗粒,然后再用我的套路把底边颗粒还原。没有自己的套路之前整个流程下来是慌乱的。因为很多东西做过一遍以后就不能再重复,你叫我反过来,我不会反。那些魔方高手除了脑子里有很多公式以外,观察力和记忆力也超强。我只还原一个面,但是当我搞定一个颗粒找另外一个颗粒的时候,有时真的要找半天,但那些神一般的存在却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看一眼整个魔方,接下来就盲拧。在别人眼里,如果你层次足够高,别人一定会向你投来羡慕的目光。但是,要从什么都不懂变成高手,显然需要付出非常多。我并不是要让自己成为高手,我只需要可以在一定时间内还原一个普通的三阶魔方就可以了。

今天估计我得好好阅读一下魔方教程。儿时没攻克的,现在去完成!

2018-07
13

潜意识里的爸爸

By xrspook @ 10:13:57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最后我是哭醒的,我躺在床上,醒过来了,然后不断地在擦眼泪。不过也不算哭得很严重,因为还不至于塞鼻子睡不着。具体原因我已经不记得了,但那是跟我爸有关的。一直以来,我爸都是那种言语不多的人,起码在我跟我妈面前,他很少说话。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可能他的话会多一点,但那是因为我逼他说,因为我老是让他给我讲中国古代的故事。前晚的情况有点不一样,我爸好像在吐槽。一直以来我都不怎么喜欢我爸,虽然说不上厌恶,但肯定算不上喜欢。小学时的作文,老师怀疑我是不是在污蔑我爸。成长过程中,他没做什么坏事,但是也没做什么让我觉得我要向他学习的地方。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每人的家里只有一个核心,在我家,那就是我妈,我妈是女王,所以我爸的地位自然很低。至于谁排第二,我爸从来都不争。前天梦里算是一个大爆发,好像在梦里,我爸说他也不喜欢我。如果他讨厌我妈,同时也不喜欢我,他是怎么在这个家里待下去的呢?通常情况下,我应该会跟我爸对飙,但实际上前天梦里却没有,貌似他的理由比我的好。我好像从来都没有从他的角度去考虑过问题。

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如果我爸不是我爸,而是别的谁当我爸,那该多好。一直以来,我都心存幻想,我爸不是我爸,我爸是另外一些比较厉害的人,但这些终归是幻想。因为我爸不强势,所以我跟我妈自然就成为了强势的一方。但实际上,我又有点矛盾,因为很多时候我觉得应该是男的强势的。从小我就被培养变得很强,所以要找到一个比我更强的人有点难。不想让我爸当我爸,那么我理想中的爸爸应该是怎么样的呢?现实之中,我的爸爸是一个书呆子,基本上你让他做其它工作,出来的效果都不好。所以如果小学的时候要交什么手工劳动作业,我不能把那交给我爸,我必须得自己亲自干,因为他做得比我还糟糕。他甚至会把我已经做好的东西毁掉。当我觉得无计可施的时候,我也不能求助于他,因为他给出的方法都不太靠谱。唯有一次是他拯救了我,那是一个龙舟的纸皮剪纸作业。我把龙舟上面的旗的图案剪下来的时候都旗杆都搞弯了,所有都站不起来。我爸一条一条地在旗杆后面贴上双面胶,然后再贴上牙签。于是交作业的时候,我的龙舟的旗是可以挺起来的,虽然比较怪。如果我有一个动手能力很强的爸爸,大概小学时候的那些作业我就不用全部都自己亲自上阵。很多时候那些同学们交上去的自然课作业,一眼就看出不是他们自己做的。比如说有个同学的爸爸用木头方块给他的儿子钉了一部坦克。我已经不记得那次作业的要求是什么,反正我交的作业只是一只用废纸折成的小船,上面放一块磁铁,船底隔了一块塑料垫板,然后下面再找一块磁铁,控制下面的磁铁就可以让小船动起来。我的这个作业相对于别人的坦克,简直低端到无语。也不知道当时我没有求助过我爸还是我根本已经把他放弃。独生子女不一定就能独立,但是如果遇到了这样的爸爸,你不独立都不行。小时候在我心目中,爸爸应该是动手能力很强的人,但在我家是这是不存在的。要完成某些自然课作业,我要到亲戚家去求。那些很简单就能实现的事,我爸不会,但妈妈妹妹的老公却非常在行。小时候,我觉得这绝对是我的劣势,但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因为老天一直在训练我,要我自强不息,而不是做一个习惯于依赖的人。

现在,我爸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天知道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在一起。如果他不在,我能记起他些什么呢?好像我根本数不出和他在一起的美好回忆,人生就这么白白过了,真的很可惜。我不希望他成为《寻梦环游记》里面那个在阴间被阳间忘记的那个。

2018-06
21

白领不好过

By xrspook @ 9:26:1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什么运动都没有做。但其实我应该要做的,但是懒惰发作。我直接用了一个半小时坐在电脑前看电影,于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这种做法应该改变,为什么就不能把运动和看电影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呢,以前我一直都安排得很妥当,我能看电影,也能做运动。之所以那样,因为我拿了某些时间用来摸鱼做运动。现在的状况好一点还是以前的状况好一点呢,有些时候我真说不准,因为现在即便上班时间没事做,我也不能去做运动,我只能呆呆地坐在电脑前。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人会在微信QQ或者电话上找我。正是因为过上了这样的生活,我越发觉得白领的日子真难过,一天到晚都只是坐在那里,挺辛苦的。,我宁愿过从前那些有时可以坐在那里,但有时必须做点体力劳动的日子。一整天都坐在那里,并不是件好事,首先对我来说等于是把所有不好的东西都堆积起来,因为没有运化,所以我能明显感觉到下半身的脂肪堆积已经到达了一种我非常厌恶的程度。另外一个是坐在那里的时候不一定都是无聊得要死,当你有很重要的事情,或者很多事情干的时候,你的大脑消耗到达了一定程度,于是就会造成压力。相对而言,我更喜欢承受体力上的压力。因为那东西只会让我变得越来越强,但脑力上的压力,会不自觉地让我愈发少运动,与此同时,会不知不觉摄入过多。脑力劳动也是个体力活,但是如果你真像体力活那样吃回去你就死定了。所以光是坐在那里那种痛苦我觉得比大汗淋漓地去干一些体力活还要辛苦。在别人眼中,体力活看得出来,但是脑力都被榨干,别人却不知道!从心理上说,这会造成一种莫名的憋屈。

从小学开始,我就一直都很喜欢上体育课。除了高中要考800米长跑的时候。对我来说,体育课一直都是很快乐的。所以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大学的时候那些人那么希望体育课下雨,不用去上课。当然,这种事只会发生在一些必须在户外上课的科目上,比如说我大一报的那门网球,大二的时候报的是羽毛球,在室内场馆上课,即便外面倾盆大雨,你还是得赶过去,还是得上两个小时的课。虽然我也明白要拿到好成绩,光靠体育课上的玩是不足够的。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并没有这种觉悟。于是很多项目在课外我是不会去专攻的,但后来我发现不攻不行啊,比如说仰卧起坐,也比如说跳绳,但是800米这个项目,是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怎么好,但却从来没想过要去训练。50米我也没额外训练过,但是我跑得还不错。至于我最强大的实心球,我根本从来都没练过,但只要投一发,就肯定拿满分。对我来说,跳远跟实心球比较类似,但不能像实心球那样保证一定能满分,通常我只能拿90或者95。为什么当时我就没想过平时再练一练,也拿个满分呢?大概是因为从前体育科目分值不重要,拿满分也不怎么样,所以当然也就没有那个追求了。如果从前我就有现在的这种觉悟,那些科目全部满分拿下也不是不可能。但如果从前我就有这种觉悟,我的人生估计就没什么快乐,而只是一直练习一直的追求那个分数上的完美。

人生不能重来,但起码我知道在必要的时候我不会再让往后的自己有任何后悔了。

2018-06
7

进化出来的认真

By xrspook @ 9:12:27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妈妈总会担心我的学习不够认真,比如说叫我去复习功课,我15分钟就告诉她我搞完了。那15分钟如果是复习语文,我的确把那篇课文看完了一遍,也把之前之后的那篇课文也看完了一遍,仅此而已。数学是几乎不用复习的,除了要迎接奥数的考试。因为奥数平时听课的时候虽然也有听,但肯定不是百分百专注,那也比学校的复杂,所以在考试之前,奥数的资料需要重新琢磨一番。起码要搞清楚每个技巧的思路是怎么样的。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备战奥数的考试有点像备战大学的考试。我也试过不复习就参加奥数考试,结果非常惨烈。最后那一次,我复习好了去考试,结果成绩惊人,居然排名全班前五。那次以后,我总算有点知道,当我认真起来的时候,的确挺可怕。但问题是就学生生涯来说,我知道得太迟了,因为那时我已经是小学六年级,离小学毕业的考试不远了,我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在其它科目上这么干。

小学就发现了这个,但在我初中高中或大学的时候,我也没有把认真贯彻到平时的学习中,因为跟小学类似,到期末考试之前才发现得认真,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时间了。高中的时候真的没有时间,但是大学的时候,人人都临急抱佛脚。如果平时大家就用考试之前的那种认真去对待,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大学生,个个都是精英级的科学家。初中的某段时间,我的确认真过。因为莫名其妙就试过一次全级第一,至于全班第一这种事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为了捍卫这个头衔,我就必须得努力。光是搞定老师教的远远不够,所以我会额外加码。那种事在我小学的时候没干过,在我高中的时候没有时间干。高中的时候我没时间看,但我的同学却有很多时间干,于是他们比我厉害,那实在太正常了。高中的时候,某些同学的天赋确实很高,一些复杂的逻辑题目,他们看一眼就有答案,普通人可能看上几小时都未必整得出来。当时我有这么个疑问,难道教授的孩子跟普通工人的孩子就相差那么远吗?后来,我慢慢觉得,这大概是因为教授的孩子从小接触的东西跟工人的孩子不太一样吧。在某些领域,的确教授的孩子会有一些很神奇的能力,但在另外场合,可能工人的孩子会靠谱些。

我觉得,认真这种事是在我工作以后、发展兴趣一定时间以后才慢慢成为我特性之一的。小时候我妈总是担心我不够认真,现在她是担心我做什么都过于认真了。比如说运动的时候过于拼命,于是就会造成各种负面的东西,比如说伤病。她担心我篮球练习的时候太拼,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害,而那些伤害会陪伴我一辈子,影响我的生活质量。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拼是一种寻求刺激,如果不竭尽全力,过后我会很后悔。至于过度的认真造成的伤害,这是不可避免的,但相比于那些兴奋感,我宁愿伤害也一起过来,毕竟伤害这种事虽然不怎么好,但总会有解决办法。不断地遇到,不断地积累经验,不断地解决问题,人才会成长。循规蹈矩、四平八稳的过一生,我觉得挺没意思。

趁着我还年轻,让我去疯吧。

Page 1 of 14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