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
11

奶粉啊,麦片啊

By xrspook @ 10:08:46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洗澡的时候已经莫名觉得很困,当我搞完所有事终于坐下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手表居然已经11:23,原来困是有道理的。过去几天的这个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昨天下班以后做的事,比较复杂,首先我把晚餐吃完了,那是50克的麦片(100mL的勺子一勺),大半勺的小麦胚芽,一点点姜黄粉,再加三奶粉勺的德运全脂奶粉。我喝的德运液体进口牛奶不多,因为别的进口牛奶一箱基本都是12盒,但德运的牛奶只有10盒。通常德运的定价都是99块钱一箱,其它牛奶通常定价都在百元以上了,乍眼看去觉得很划算,但实际上,德运换算成其它牌子的牛奶一箱就得接近120块钱。通常我喝的进口牛奶都不需要120块钱一箱。就液体奶的价格来说,我觉得德运处于中等水平,但德运全脂奶粉的价格我觉得非常便宜。在对比了一番各种奶粉的营养成分以后,从数据和价格上说,我觉得德运挺划算。之前我用110块钱买了两包一公斤的德运全脂奶粉,但我没有那么大的奶粉罐把它塞进去,所以我把奶粉开封了以后,先倒出一些放在密封瓶里,喝完密封瓶的奶粉以后才开始喝900克奶粉罐里的德运奶粉。我大概从今年7月份开始在单位喝奶粉,至今那包一公斤的奶粉我还没喝完一半。现在我的习惯用量是三勺奶粉,但实际上我已经不记得标准用量应该是多少,貌似是5勺还是6勺,但我觉得三勺看上去已经很多了,而我又是个非常懒的人,所以差不多有那个味道就行了。

以前我吃麦片,就只是即食的桂格燕麦片加白开水,不加任何调味,后来有段时间我加了阿华田,但阿华田那个东西因为有糖,所以非常容易受潮,而且当时我也没把那放在玻璃或者铁的密封罐里,所以喝到后来,每次打开张阿华田粉的袋子我都觉得外面粘粘的。开始看印度电影以后,我认识了姜黄这种东西,而且觉得姜黄粉挺不错的,因为我经常看到那些人把姜黄粉加在牛奶里。至于具体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多看印度电影就知道了。每次角色拿到那边东西的时候都是很不情愿才喝下去,有些甚至会偷偷倒掉,但我个人觉得,姜黄粉加牛奶其实挺好喝。姜黄粉加麦片和白开水,我觉得味道也不错。这样的组合会有一个问题,吃完以后洗杯子要及时,否则姜黄估计就要给你的杯子添抹黄了。后来我试过在麦片里加一块红糖姜糖,那个味道相当过瘾。可能我是个不怎么挑剔的人,所以哪怕只有一点点味道我就觉得已经很好。别人总觉得麦片是个很难吃的东西,但我没这个感觉,大概是因为我小学的时候吃多。从前我妈最喜欢在快速的桂格燕麦片里加牛奶和鸡蛋。无数个周末去上奥数上课之前的早餐,我吃的是那个。别人是因为麦片健康而不得不吃,但对我来说,之所以麦片是因为这个比米饭更容易操控,而且饱腹感更好。还有一点就是,吃麦片其实很便宜。在单位的晚餐已麦片为主的话,我连饭钱都能省更多(单位晚餐3元/顿)。

吃完麦片以后,我赶紧回宿舍擦了个桌子拖了个地,然后回去办公室蹦哒个10K,接着马不停蹄的上6楼参加瑜伽课。瑜伽课以后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多一点,开始和同事在库里巡逻值班打卡,整个过程大概50分钟。回到办公室以后坐了一下,发现单位昨天的作业结束了,所以我又赶紧把昨天的数据整理了一下。所以大概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超过了10:30。接着我又折腾了一下下周出差需要带的东西。

好久都没试过安排这么丰富的晚上了。

2019-10
7

这都是些什么鬼

By xrspook @ 22:40:45 归类于:烂日记

某个公民如果在他的国家侵犯了法律或者违反了规章制度,就应该受到惩罚。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某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稳定。所以理论上,无论到了哪里,人都应该遵守那里的规矩,自由不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大家都有所让步,才能让绝大多数人的自由得到保证。今年国庆大阅兵结束之后,我才知道了警察和解放军的区别。解放军针对的是国外侵略者的,而警察做的是国内维稳。二战之后,某些国家已经被禁止拥有军队,所以日本的军队只能叫做自卫队。在某些特殊的地方,他们只有警察。但如果警察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内部的混乱,还有一些外部势力干涉呢?比如恐怖主义已经介入了呢?那是不是国家的军队要履行职责了?

当一个国家地区的管理者不再为这里的人民着想,而只是想着自己捞便宜。打着保护人民的旗号伤害人民,制定出来的某些条例根本不执行,起做不到震慑的作用。为什么这些管理者居然可以存在呢?

我们经常会听到,某个国家的军队发生叛变。因为他们的统帅要推翻某个政权,所以可能一夜之间就去做些颠覆的事,但貌似近年这些事都没有成功过。

现在我们看到的状况是某个地方的执法者很努力,但是司法部门却像一坨屎一样。执法者只能一直无奈地在做无用功。真心想象不到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21世纪。作为旁观者,我们甚至要用软弱无能去形容他们。倒不是因为执法者真的无计可施,又或者他们因为懦弱所以选择逆来顺受,而是因为貌似攻击他们的人,又或者是他们为之服务的司法者其实都是他们的敌人。绳之于法这句话就像放屁一样。那个号称最廉洁公正的地方现在几乎可以这么说,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笑话。每天都在发生着恐怖主义事件,但是某些人却仍然要颠倒黑白。大概在他们眼里,这跟打吃鸡游戏没什么区别,不过是比刺激游戏更能激发起他们的肾上腺素而已。估计他们唯一觉得不够爽快的是至今还没整出人命。难道这种事真的要出了人命,真的game over的时候,才算是个头吗?如果惩罚一个人,就可以起到震慑作用,为什么就不能马上判刑一个呢?所有人都能轻松地以白菜价的金额保释,而且在保释期间,他们居然还可以周游世界散布近乎邪教的虚假言论。这种事发生在文明社会很正常吗?越是文明的社会,越是会这般荒唐吗?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土著部落,那个人早就被处决了。这让我想起了其实我一直不知道包含了什么内容的满清十大酷刑。不知道那种人如果在清朝会被干脆地斩首,还是会被凌迟处死,又或者是被诛九族,全家一起都死路一条。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语文老师给我们讲起如果在新加坡随地吐一个香口胶,就要被判处鞭刑。要罚三鞭,但是不是一次性完成,而是一下鞭刑好了以后,才开始下一下。现代文明的新加坡居然还有这么残忍的事情,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但就是因为他们敢于这么严厉,而且真的会这么执行,所以才让人连想做那种坏事的念头都不会有。如果像某个地方一样,吐了个香口胶,先交300块钱保释,然后可以压后审判,最后可以不了了之,估计现在的新加坡和离它不远的印度的卫生状况不会相差多远。

近几个月,跟我说着同样母语的同胞正在煎熬着,这让我真切地明白到繁荣昌盛来之不易,而这个必要以国家强大为前提。

2019-10
3

喜欢你们随机的彩蛋

By xrspook @ 22:15:34 归类于:烂日记

我是那种会企业做民间电影翻译,但是也会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我的某些网友属于那种如果能找到免费资源,绝对不会去电影院的人,哪怕送他们免费票,他们也不去。究其原因,我也说不准是为什么。我之所以喜欢去电影院看我心爱的电影,是因为在电影院里跟别人一起看的氛围跟在自己家里很不一样。有些人觉得看电影是一个很私密的事情,所以才会有一些叫做私密影院的行当。在一个小房间里,布局比较特殊,音效很好,投影或者电视也很棒。通常只会是一个人或者一小撮朋友一起看。

还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铁达尼号》热播。但显然,我们这些小学生,家长肯定不会带我们去看这种电影,而且我们也知道,去电影院看也只能看到阉割版,我们想看到完整的电影。当时我们不是每个人家里都有整套家庭影院,播放出靠谱效果的DVD(比如我家就只有VCD,没有音箱,纯粹靠电视机音频输出)。与其偷偷摸摸各自看,还不如光明正大地聚在一起看。当年看《铁达尼号》时候,我们聚在一个同学家里,当时我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也在场。夏天的某个下午,看《铁达尼号》之前,我们在屋子里关着门窗开着空调炭炉烧烤。幸好同学家的门窗密闭性非常差,否则的话,我们一定都会集体死翘翘。在我们那个年龄,敢让我们这些似懂未懂的少年看《铁达尼号》这种电影,我觉得我们的班主任真超前。因为我还是小学生的那个年代,别说小学生之间的恋爱,哪怕是大学生的恋爱,也得收到各种约束禁止。当然,看一部爱情悲剧跟同学恋爱没有半点关系。

那是我第一次和同学在非官方的场合,在某个同学家里看电影。在那之前,我看过的电影极少。除了每年学校都会组织去电影院看那两部翻来覆去的经典老主旋律以外,就只会偶尔被迫看周末晚上香港台每15分钟就播一次广告的各种电影。那些东西其实很多我都不喜欢看,但电视台在播,我也就只能看。或许你会说,我有转台的权利,但是其它频道也没什么好看的。

我之所以会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其中一个原因是电影院的音效比我家好太多了;其次是各色观众的各种反应也很好玩。大家一起笑一起哭。这种氛围是一个人在家里体会不到的。或许你会跟我说,正是因为年轻人除了喜欢表达自己的感受以外,还希望知道别人的感受,所以那些弹幕视频网站才会这么流行。相比于几年前,现在的弹幕算少了很多。以前只有最知名的几个网站有那种功能,但现在视频网站能做到这个很正常。还记得从前我在地铁里偷偷瞄一眼别人的手机,只见他正在看的那个视频里满屏都是五颜六色的弹幕,视频几乎完全被遮挡了,完全看不出是什么。当时我的反应是相当蔑视的,这到底是看弹幕文字,还是看视频本身呢?!但是,当我有点迷恋电影院观众们的反应的时候,我开始有点理解,他们这样看视频的乐趣。与其整个屏幕都被弹幕遮挡,我觉得不如采用现在直播的方式,实时只在某个区域出现滚动比较好。去电影院看电影,首先在乎的还是我个人的感受,观众的反应对我来说是一个额外的彩蛋。当某部电影我在电影院看第一遍的时候,我会把几乎全部重心都放在我个人的感受上面,但是,当我已经看过那部电影,甚至把那部电影看过很多遍以后,我再进电影院,到达某些情节之前,我会把我的关注重心转移到观察其他观众感受上面。大概我的这种做法已经不是从一个观众的角度去考虑,而是从一个专业影人的角度去收集分析资料。

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人,不知道其他人如何。

2019-09
26

玩家心得

By xrspook @ 11:19:56 归类于:烂日记

我觉得要玩DIY,有几个工具是必不可少的。剪刀、折纸刀、透明胶、电工胶布,小钳子,一字和十字的螺丝刀。如果要玩得快活一点,还得配备电烙铁和热熔胶枪。如果要做到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最好再来一个万能表。电烙铁意味着标配的还有锡丝,而热熔胶枪当然不能只有枪而没有胶条。我个人觉得,在手的制作过程中,经常需要打孔操作,所以除了以上以外,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可以是锥,也可以是不锈钢的自攻螺丝,又或者是其它坚硬可以转动的东西,比如补鞋或者线装书本用到的那个像鱼钩一样的东西。

之所以要凑齐上面的,因为这样你才可以在分解和组合过程中得心应手。用电烙铁不一定就意味着你一定在玩电动的东西,电烙铁是一根会发热的东西。某些电烙铁的头是尖的,这个好东西。如果你要在某个塑料上打孔的话,电烙铁绝对是一个神器。用其它工具打孔,你得费九牛二虎之力,但是,预热完毕的电烙铁,只要在需要的位置轻轻一碰,洞就出来了,而且想搞多大搞多大。当然如果为了要美观的话,还得用折纸刀修理一下那些溶掉的边角。要熟练用电烙铁焊接显然不经过一定量的训练无法做到,但是用电烙铁在塑料上打孔,那绝对是小孩也能做到的。我觉得电烙铁和热熔胶枪是一对好基友。对我来说,在整治塑料方面,电烙铁是用来破坏的,热熔胶枪是用来补救的。在没有热熔胶枪之前。我只能用透明胶纸粘合塑料,但显然这非常不稳固,而且在一些只有一条缝结合的场合,很难做到。

从前,如果要我在一块塑料板上切出一个圆,然后在上面粘一些叶片使之合并为一个导风轮,我根本无能为力,因为透明胶做不到这个,即便很努力仔细,也无法实现目标效果,高速旋转之下,叶片会歪倒甚至脱落。之前对付塑料,除了用透明胶以外,我还会用502。但是502这个东西只要开口了,一段时间不用整根东西就会废掉。而且502的味道很刺激,最要命的是,如果502掉落在一些不恰当的地方,问题就大了。即便是落在一些恰当的地方,但是范围扩大,也会造成不美观。还记得小学的时候,一位男同学跟我说,他在粘模型的时候用502,为了固定某个粘合点,他用两根手指捏着。结果502过多,那东西把手指粘在一起了,所以他只能用折纸刀从中破开,结果当然是其中一根手指皮没了一块。想想都知道这有多恐怖。我没有试过把两根手指粘在一起,但我试过502掉在皮肤上,那是热辣的感觉,然后我还得用折纸刀一点点地把502刮掉。热熔胶没有这个烦恼,或许当溶胶掉在皮肤上的时候会有一点温热,但那甚至还说不上是烫,等那东西冷却以后,轻轻的一搓,胶体就会跟皮肤分离。当热熔胶掉在一些。不恰当的表面的时候,也可以用这招清理掉。就安全性而言。如果是给小孩玩,热熔胶比502好很多。热熔胶因为其加热才融化的特性,所以不会像那些需要密封才能保持液体状态,一旦密封不好就会干燥变成固体,然后废掉的粘合剂那么娇生惯养。

工具有了以后,要怎么玩就看玩家的脑洞有多大了,找垃圾能力有多强了。

2019-09
25

神胶

By xrspook @ 11:36:57 归类于:烂日记

我记得第一次见识热熔胶枪是在我高三的时候。当时校运会之前,班里的女同学自发组织为所有人做班徽。当时我们的班主任姓柴,所以我们就在各种颜色的卡纸上写一个柴字,然后外面剪一个火团的形状,接着拿去过塑,完了以后剪出来,最后在后面用热熔胶枪粘上扣针。如果当时要我去考虑如何固定扣针的话,我会选择透明胶,虽然我知道那个东西非常不牢固。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每天都要佩戴那个中队长的标志,那个东西带在单侧的胳膊上。背书包和脱书包的时候经常会卡住。随便一拉扯,扣针就下来了。有时甚至连那个标志都扯坏了。不知道现在的小学生还有没有那个东西。从前,那个是地位的象征,但是对我来说,那就只是一个负累而已,从二年级戴到六年级,只要穿校服就要佩戴。一开始的时候,还不是每天都要求穿校服,但是到后来,每天都必须穿校服,所以这就意味着每天都得戴那个东西。有时脱衣服的时候忘记拆下来,那个东西就和衣服一样到洗衣机里游泳去了。所以有时那个东西会被我搞得有折痕,而更多时候是后面的扣针罢工。透明胶经常粘不稳,所以爸妈会帮我贴上牛皮胶布,但那个东西只能用来固定扣针,如果贴在前面显然太丑了。我已经不记得那个中队长的标志发下来以后还能不能再去老师那里领新的。在我记忆之中,小学时候的队徽和中队长标志我都貌似没有保存下来。但是初中时候的团徽和校徽我却保留下来了。虽然我已经不记得初中的校徽是什么时候发的。团徽跟队徽比起来,我的丢失频率低了很多,而且那个东西毁坏的几率也低了很多。丢了队徽以后,会随便去学校外面的小卖部买一个凑数,所以一眼看上去那是队徽,但其实仔细观察之后会发现比例和颜色各种有问题。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的队徽有多少个是假货了。

高中时候的那个班徽制作,我至今觉得我的同学当年懂得用热熔胶枪固定回形针这个点子实在太棒了!因为如果现在叫我做这个固定,我也会这么干,但是那个时候我甚至可以说是从未见过热熔胶枪,又怎么会想到用那个东西呢?!

在那之后,我见识热熔胶枪越来越多,尤其是近几年。外国人的手工视频里面热熔胶枪简直是必备的工具。不久之前我也买了一根,买回来以后试了一下,感觉挺过瘾。之所以要买热熔胶枪,是因为家里有两个装米兔积木的塑料盒子,里面的隔板是可拆卸的。这样的好处是你可以随意变换,但坏处是那些隔板根本插不紧,所以即便不进行剧烈摇晃,只是普普通通正常使用,一不小心错手也会导致隔板移位,零件混杂,这个我显然不能接受。要避免这个,我想到的第一个工具就是热熔胶枪。从前热熔胶枪的价格很贵,又或者说其实枪体本身不贵,但是胶条用得很快,所以耗材费用很高,但那只是我没用过之前的想象。用过了以后我觉得其实一根胶挺耐用。一根胶如果便宜的话就只需要几毛钱。热熔胶和其它粘合剂比起来真的方便很多。首先是适用的材料广,其次是凝固速度快。第三是无论精细的还是粗矿的东西,一律都能兼容,最后就是热熔胶枪凝固了以后非常结实。那种东西凝固了以后人是半软胶状态,所以你还可以用刀子进行进一步的塑形,而不像某些胶体凝固了以后就会变得坚硬易碎,于是你就只能用打磨的方式处理了。

用过热熔胶以后我觉得自己已经不想用其它粘合剂了,我成为了这个东西的忠实粉丝。

Page 1 of 22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