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18

老味道

By xrspook @ 21:16:06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我一直觉得外婆家的风扇是最干净的。无论是放在床上的鸿运扇,还是吊在天花板的吊扇。每次用之前和用之后外公都会对那些东西做仔细地清理。用之前认真地擦,用之后也一样。用完以后还会非常仔细地把那个东西包起来。下次拿出来用之前还会再清理一遍。我自己家的吊扇就从来没有那种待遇。那得多仔细认真才能把那东西逐个拆下来包好。所以,过去了好多年,外婆家的吊扇都好像新的一样。我家的吊扇相比外婆家的吊扇,无论是控制开关还是吊扇本身,我的都差很多。虽然我家吊扇叶的直径要比我们的小,但是风量却没多大差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外公再也不去弄那个了,因为他得了老年痴呆,渐渐地连照顾自己也成问题。大概因为这样,外婆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外公外婆年纪都不太大的时候。家里各处总是干干净净。你经常会闻到洗衣粉的味道或者阳光的味道,但现在取而代之你闻到的确是一些不怎么愉快的味道。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风扇,突然发现,它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还能正常运转起来,也很带劲,但是外观跟从前记忆之中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是灯光暗了吗?还是说风扇也老了?如果这个风扇是外婆她搬进前进路就买的话,它的年龄比我还大。正常来说,电器的寿命,大概就只有十年,但是风扇从前进路搬到南园新村,继续还在用。估计等到外婆百年归老,这个风扇才算是最终完成了历史使命。现在的家庭用鸿运扇坐地上空调扇,但是却很少人用吊扇了。吊扇的位置取而代之通常都是一个华丽花俏的吊灯。从实用的角度考虑,吊扇比那些好太多了。首先因为吊扇的风量大,而且吊扇吊在空中而且比较高,如果掉得非常稳当,完全没有安全隐患,且不占地方。过去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担心过,吊扇会掉下来。

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学校安装的都是吊扇,但是却主要是以能转头的有罩的吊扇为主。但是还不还记得刚进小学读一年级的时候,我们的课室被安排在临时的平房。当时用的就是最经典的吊扇。一个课室里就只有两把,所以,不在吊扇底下的就会很热。幸好当时还很小,虽然觉得热,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心情。所以当时坐哪个位置真的很讲究,因为有些地方无论如何都吹不到风扇。到大学的时候,上某些课我们要去某些比较旧的教学楼,于是我又遇到吊扇了。每次上那课我都很早去占位,为的就是能占一个风扇底下的位置。大学跟小学的适应能力差很远。小学的时候觉得热,还能挺过去,甚至觉得那没什么,但是大学时就很敏感,因为当时我们已经习惯了空调。

从前那些我觉得很熟悉的人事,现在才渐渐发现其中的某些细节,然后觉得原来我们是那么的陌生。那些东西我已经对了几十年。这真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感觉。很多东西我没有留意其中的某些玄机,只是觉得一直都这样。但是实际上很多东西,都不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老房子及老人家的生活智慧,或许我们一辈子都学不够。

观察老东西很有味道。

2017-11
5

不合格往事

By xrspook @ 21:34:18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脾气比较暴躁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我的忍耐力,已经比从前很多,这个跟的是我学生时代做的对比。记得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会因为一些事感觉到烦心,于是自然而然的就会发脾气。结果可能不是骂人打人,而是大哭一场,最终会导致,我被家长教训一顿。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之前,语文老师布置的作业很多,都快晚上12点了,我还没有做完,于是我就哭了,但哭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还是得继续装下去。哭只会让我产生怨气,做得更慢。回想当年,那些作业不过是老师要求把后面生词表的字全部都抄上不知道多少遍而已。为什么会做得那么慢,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胡乱写,肯定可以快很多。从狡猾的角度考虑,即便我把一些字漏掉,老师也可能察觉不出来,而且那真的是无意漏掉的话,老师也真的不能拿我怎样。但是学生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这样,实际上抄是抄了,但真的有没有漏掉真不知道。因为那种抄写的作业谁也不会认真去看。语文也好,英语也好,其实每到期末考试之前都会有这样的作业。从前写得慢大概是因为我妈对我的田字格汉字有要求。但到了那个时候,其实那个字不写错也就可以了,丑不丑不是重点。汉字写得慢,可能是因为,我对文字的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每个笔画都要按照印刷体来画,与其说那是在写字,不如说那是在临摹。就像外国人学汉字一样,那是在画画。只有把每个笔画都清楚了解了,你才不容易把字写错。这个过程需要积累,到期末考试之前,理论上我们应该已经把那些汉字掌握了,所以老师布置那个作业的时候,她觉得我们不需要用那么多时间去完成,但实际上,我去耗了很长时间。

还有另外一次我做作业做哭了,那是因为第二天就是高中的物理考试。当时我真有这个感觉,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考及格。并不是因为考试之前老师就已经恐吓我们,而是因为那些知识点无论是从公式还是计算,对我来说都很难。每次物理期末考试,很多人都不及格,所以为了让分数好看,老师只好在所有人的成绩上面乘以一个系数。最终大家要不要补考还得把平时成绩加权平均算上,因为如果只是用一次考试成绩做定断,补考的人实在太多了。最终那一次物理考试,从卷面成绩说,我的确没有及格,但我也不需要补考。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明天去考试,今天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过,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完全不是胸有成竹一定能考得好,而是胸有成竹自己必死无疑。之前之后这种事都没有发生过,唯独那一次。

高中时候的英语测验我也试过有一次不及格,那是因为卷子是学校里面非常牛的英语老师出的,那份卷子的难度相当于四级。我做那份卷子的时候我们只是读高二。除了第一大题语法题是跟那个单元的生词有关,完形填空、阅读理解以及后面部分看不懂的单词看不懂的句子比看懂的还要多。给我们出那份卷子的老师就没想过我们会有多少人及格。他只是纯粹想让我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难。在做那份卷子之前,我并不知道那份卷子会这么变态。知道那份卷子如此厉害之后,我觉得自己不合格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做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份卷子就像天书一样,纯粹碰运气瞎掰。通常老师出的卷子都不会让大多数的人太难堪,但显然那一次老师出的卷子就是故意让大家很难堪的,所以我死了那是很自然的事。

高中时候的数学,有段时间我一直徘徊在合格与不合格之间,正负十分以内。当时我真的很怕我们那个数学老师,但后来,我居然习惯了他经常让我心惊胆战,再到后来,虽然要挣扎达到班的平均分以上还是很难,但总算我不会在合格线附近徘徊了。

高中是我唯一觉得测验考试合格或者达到班平均分也很难的阶段。

2017-11
4

20年后

By xrspook @ 21:26:34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早上穿我平时的袜子,觉得黑指甲的那个地方不舒服,所以我马上又换了一双薄的袜子。基本可以确定黑指甲不是顶出来的,而是压出来的。所以当袜子不太厚,脚趾不碰到鞋面就不会有异样感。和脚趾相比,我觉得右膝盖和右手感觉更强烈,在上楼梯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如果按照我平时的方式,右膝盖就会不适。至于右手,我觉得主要问题不是看上去破损的地方,而是那些瘀青还没出来的地方。如果没有破损,我早就用上跌打药了,但问题是有皮肤破损,我不能用。这样的组合看上去不严重,但实际上你却让人觉得挺纠结。

因为感觉不好,而且昨天晚上单位的人还没有给我报数,今天等到了八点多还是没有数,所以我就选择了今天不去跑步。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如果今天跑步穿新鞋,也穿那双厚袜,会有什么后果。我觉得不应该跑18K。160K那个月跑量,现在我觉得能做到最好,不能做到,也就那样了。

今天我选择了骑摩拜去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最后停车的时候显示我骑行了13K,用时74分钟,这其中有我临时停车拍照的时间,所以其实我骑得不慢。从我出生到初中毕业我都在那里度过。到现在为止,可以说,那就是我前半生生活的地方。对上一次去那里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我很清楚,当时我去的时候用的是11路车,但今天再去我用的是膜拜。上一次去的时候很热,我穿着件背心,今天再去的时候有点凉,所以我穿的是一件速干的长袖。工业大道从名字就能看出来从前那是一个工业区。我生活的那个地方,除了工厂就是工厂配套的宿舍,还有一个已经把农田都卖掉以后剩下的小村落。几乎可以这么说,那里生活的都不是有钱人。因为谁都不富裕,所以也无所谓什么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对我来说,可能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富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让我觉得很心虚的是现在那片区域,几乎没剩下多少工厂,剩下来的那些也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些了。从前的那些标语还挂在墙上,那些熟悉的建筑结构,还模糊地能认得出来,唯一留下来的大概是破旧厂房里面那些植物,岁月静好。从前我妈那个单位的宿舍还都在那里,外观大体跟从前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我的照片里面,有好些共享单车,真说不清那是一张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唯一让我很不是滋味的是从前我读的小学和初中都已经换了校名。小学的校名成为了一大串字,因为它成为了另外一所学校的分校。初中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就已经不办初中,而成为彻底的职业高中。为什么小学要成为别人的分校,初中也不会存在,大概是因为那一片从前的工厂宿舍聚集区再也没有那么多学位需要。我这批人当时刚好撞上了生育高峰。现在那边的工厂早就已经被改装成各种不知道什么的东西,有可能还是烂地一片,也有可能是用作各种餐饮或者体育馆之类的。从前住职工宿舍的人有能力的大概都已经搬走了,余下的子女也都大了成家了,大概只剩下老人家。不知道小学旁边从前卖包子那家店现在是不是还在卖包子,起码他们的铁门跟从前没啥区别。可以肯定的是小学对面的好几家零食店已经不复存在。南边路的北边没有文具店,也几乎没有小士多,真不知道学生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从前那片乱七八糟的地方现在变成了漂亮的庄头公园。我还住在那里的时候,盼望了那个东西很久,现在总算起来了,而且美得让人羡慕嫉妒恨,但是那东西却再也与我无关。

找不到根,找不到过去,这种感觉真的有点恐怖。

2017-08
28

搞不懂

By xrspook @ 19:56:50 归类于:烂日记

搞不懂我们单位的调度,为什么总喜欢把很多很多工作放在周末。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卸船。而余下的工作日可能只有一条船,可能没有船。对其它工作日来说,卸船概率只有50%,但对周末来说那一定是100%。为什么要这样呢?如果我们是一个七天无休的单位,这完全说得过去,因为根本无所谓什么工作日和周末,反正天天都有人,但实际上我们做不到这样。办公室财务以及领导们都是正常周一到周五上班,周六日休息,而业务科室比较神经,其中一个分五六和日一两个轮休,另外一个是看情况。看情况的意思就是几乎每个周末你都要加班。可能是一天,可能是两天,但接下来的工作日,你还得照常上班,所以加班时间是个正无穷的数。在这种节奏之下,人绝对会疯掉。因为除了周末加班以外,工作日也可能让你在正常上班的时间以外加班。你或许跟我说,全世界都一样。老板都是不遗余力的进行剥削的,但如果全部都这样的话,为什么要制定劳动法呢?那个幌子整出来,到底要骗谁!以前他们让我加班,我的心情会就会自然觉得不爽。就会产生一股怨气,然后做事的时候就有可能出错了。尤其是当我的领导觉得加班是你理所当然应该做的事,有些人对加班无所谓,因为他们本来就在拖时间,明明可以短时间就完成的事,拖段长时间干。当你忍无可忍的时候,你自然就会帮他做。现在如果这个时间拖长到可以拿加班费,那更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这种人,但实际上,在读书的时候,的确就有这种同学。有些家长拿自己的孩子没办法,实在忍无可忍,于是直接自己亲自出马,帮他们做作业。这听上去很荒唐,但的确在我身边发生过。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我同学的妈妈因为想带她儿子晚上去逛街,但是儿子的作业没做完,于是她就自己动手帮他做。其实那个儿子我的同学非常聪明,但是却遇到了这样的妈妈,挺无语的。妈妈之所以帮做作业,是因为儿子第二天没作业交,会被老师责备。她为什么要每天晚上都带着儿子去逛街?到底逛街有什么让她着迷,每天都去呢?而且还非得带着儿子一起去。。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妈那么喜欢带我去逛上下九。当时对我来说逛上下九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到外面吃。我们最经常去的地方是大快活。现在我们常去的那家店已经不复存在了,具体在哪个位置我也已经记不清。除了大快活以外,我还记得通常如果我不是正在生病,他们会给我买一个甜筒,那种十块钱一个的单球甜筒。还有就是在荔湾广场门前摆摊的风行牛奶那里喝酸奶。从前跟着我妈去逛街,唯一的好处就是有好吃的,至于其它项目,什么看衣服看鞋子看包包之类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向来觉得那些很烦。相比于其他家长来说,我妈在那方面耗的时间已经算比较短了。还记得从前每个周六的傍晚,我就盼着出门去上下九。我们已经很多年都没去那个地方了,现在再去,也实在没什么可以让我着迷的。不想在那里吃些什么,也没什么想买的东西。所以如果还去那个地方,纯粹是一种念旧。90年代初很流行的灯光夜市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超大型的购物广场。时代变了,消费观念变了,但现在还有那种为了带着儿子去逛街,而为他做作业的妈妈吗?

这篇东西真扯远了……

2017-08
23

逻辑

By xrspook @ 9:50:5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看上去比较无所事事,我做了很多跟工作貌似没什么关系的事。上午我花了好些时间去重新去看我的Java入门书,去下载Java软件,以及集成开发软件月食。使用Java除了安装以外还得配置系统,这个在之前我已经做过几遍。已经不记得上一次配置是什么时候的事,大概是一年前的夏天吧,我到底放下了这本书多久,连我自己也不记得了。一开始的时候什么都很顺利,任何程序运行起来都没有问题。虽然不能说我是新手,但是我还是尝试到了新手的运气。只要我每天都抓紧时间,估计都可以挤出一定的时间来学习那本书。要重新回到我之前的进度,估计几天之内就能搞定。

昨天我看了一句话,纠错是程序员的家常便饭。虽然我不是一个正规的程序员,但是程序员的心态在我的骨子里。我要纠错,纠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不要把错误找出来,还要知道为什么,以及如何解决。只有数学优秀的人才适合去玩程序,这是高中的时候电脑编程给我的第一印象。小学的时候我讨厌死编程了,那个神马logo语言。现在回想起来归根到底是当时对我来说编程就只有每周上的一次电脑课,而且还是2个人一台电脑,实操的时间严重不住。因为不熟悉,所以害怕。数学好跟逻辑好是一回事吗?对数字的敏感程度和对逻辑的顺序编排灵感,我觉得使用的是大脑的两个部分。数字的运算在计算机时代,基本已经不需要人去过多费心,当然即便电脑再强大,也正如书里面说最基础的东西还是要知道,否则某一天集成开发软件出毛病了,我们难道就不能继续写我们自己的程序吗?数学运算必须遵循一定的逻辑。我的运算能力糟糕,但是我的逻辑思维还行。所以对我来说,只要设定好所有的公式,然后交给电脑来做,我会觉得很爽。回想起来,小学的时候,数学老师在讲应用题的时候,只需要我们列出公式,而不用计算,就是这个原理。正是因为我有过这么个数学老师,所以从小学开始,我的逻辑能力已经在被特殊培养。几年的奥林匹克数学的学习,让我知道了很多新技法。那是一个发散思维的过程,让你知道原来还有这种思考方式。那种用法就跟玩孔明锁一样。在那里被强化的不是数字运算的能力,而是让你知道别的解题思路。所以如果你知道那该用什么方法去解决,几步简单运算结果就出来了,但是,如果你不清楚流程,那道题目按照一般思路,基本是无解的。逻辑真的是太好玩了,而且逻辑这种东西还不是一个固定的,根据你的经验你可以调整。我遵循逻辑,但我更着迷于创造逻辑。在做到下一步之前,先去认知了解很重要。只有把所有东西都融为自身的一部分才能最终无招胜有招地自在最优输出。

昨天我去看了一下我移植到单位门口樟树下的薄荷。在花盆里长得最好的胡椒薄荷几乎死光了。之前长得很好的一大片猫薄荷也很多都卷叶了,只有之前状态不太好的留兰香薄荷大部分还保持得不错。胡椒薄荷为什么会死光我说不出原因,但薄荷集体都感觉不太好的原因是太久没下雨了,太久的持续高温了。只要有水,那些奄奄一息卷边地头的薄荷能在十几分钟之内恢复过来,但要不不下雨,要不下台风式的狂风暴雨,这也太死变态了吧。如果只是放在室内的花盆里,阳光欠缺泥土给予的营养欠缺,但如果种到户外任由其自然生长却不能保证水这个因素能100%到位。生存在任何时候都不容易。

活着不容易,要活得好那更难。

Page 1 of 12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