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
30

不做别人第二

By xrspook @ 18:22:32 归类于:烂日记

据说《三傻大闹宝莱坞》里有这么一句话“如果你追求卓越,成功就会追随你”。虽然三年前我看过这部电影,但现在我实在想不起这句话到底出现在哪个位置,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出自这部电影,反正我觉得这非常有道理。一直追赶别人,我觉得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与其这样,我不如制定自己的目标,然后奋力朝着那个方向前进。当然,如果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想干嘛,这些都无从谈起。

从很小开始我就不喜欢追赶别人,我更加不喜欢追随别人,大概从骨子里我就非常讨厌做别人的第二。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样会让我轻松。如果我用自己的方式能做得更好,为什么我要模仿别人呢?如果我没有尝试过,我怎么知道我就不能做得比他们更好呢?!这种事情最早发生在小学开始写作文的时候,我妈给我买了一大堆作文书,平时我从来都不去翻。但是有作文作业布置下来以后,我妈就逼迫着我去翻。那些作文书除了作文集以外,还有一些像字典一样用来查的。大概我妈觉得最傻的土方法莫过于使用那本类似于字典的东西拼凑出一个作文来。但实际上词句是拼凑出来的,无论那本是专注于作文的字典还是一般的《新华字典》或者《现代汉语词典》。但是该用什么思路,具体应该如何行文这个是抄不来的,这个是作文的核心所在,如果没想好到底你要写些什么,你也就无从在其它地方挖各种的东西过来堆砌。对当时的我来说核心是什么我不知道,因为在要求要写作文的时候,其实语文的还只是字词的水平。什么中心思想什么主要内容什么文章骨干这些我们都没有一个很清晰的概念。老师让我们写作文,对我们来说就只是一个我们必须得完成的作业,虽然我们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既然我们可以把我们所见所想说出来,为什么就不可以把那写出来呢?远在我们开始写作文之前,我们早就已经开始复述各种故事。而这种训练从我们读幼儿园开始就有了。从前我们总觉得那些作文的内容我们之前从未看过,不知道该怎么写,没有个参考。但实际上有了参考,反而更束缚我们的思维。

长大了工作了,要写各种东西,我还是不喜欢去东拼西凑做完型填空,我宁愿自己一笔一画的做问答题。因为我想掌控一切,无论是文章的脉络还是文章的内容,我可以根据内容调整顺序,删减各个部分,这有可能是写完最后一个字我才开始调配的。这样的好处是可能最终出来的作品跟我一开始写的完全不一样。核心思想变了,表达方式也变了。这种做法在学生年代根本没办法实现,因为语文考试就那么长时间,原稿纸就那么两张,你必须在上面写完你所有的东西。必须是一气呵成的,不能改得乱七八糟。所以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的确写出了东西,但是那应该不是最优的版本。追求卓越这种东西就必然会有一个不断磨合的过程。但考试就只有一次机会,时间非常有限,你没办法在上面体现卓越。如果一道数学题你可以用五种方法答出来,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大概你只会用一种你最有把握最简便的方法。但实际上如果要体现你的水平,你应该把五种方法都写在上面。但这种神一般的全部写上只有在数学老师上课的时候才会这么干。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老师一节课只解答了一道题。而那道题他用了N种方法解答出来,我们全场都O了。但实际上这才是数学的乐趣所在,不在乎最终那个结果怎么样,而在乎你用了多少个思维去到达那个结果。甚至那个结果你根本不用思考,比如你偷偷翻看了答案或者直接抄了你旁边那位。但是光有结果你什么长进都没有,即便通过了测验考试,那又怎么样呢?

端午假期已经结束,明天开始工作日又来了。下一个法定工作日要等到中秋国庆,想想都觉得很痛苦。

2016-12
23

数字的力量

By xrspook @ 9:10:46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小学高年级的时候,老师第一次让我们写读后感,那是读语文课本里的一篇文章,然后写自己的感受,那篇文章好像是老舍《养花》。在那之前,老师并没有告诉我们具体应该用什么模式去写,只是让我们按照自己的感觉去写。出来的效果有点让我惊讶,因为我得到了一个不错的分数。相比于平时的其它作文来说,那个分数很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真的天生擅长写读后感,因为那一次以后,老师在课堂上详细说了读后感应该怎么写,从哪些方面入手,要什么样的顺序,要什么样的结构。在说完该怎么写以后我们又写了几篇读后感,但往后的读后感,对我来说,就没有第一次那么惊艳了。虽然相比于其他作文来说,还是会好一点,但是,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水平。

这么多文式,我是不是就比较擅长那方面呢?写记叙文,自我感觉一般般,我只能把事情叙述出来,但并不能像某些高手的样把那说得波澜不惊。说明文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相对来说,会好一些,但实际上,有些东西我想表达,但因为不能表达,所以有点压抑。议论文的感觉有点像读后感,但是议论文,你必须得讲道理,而我又是那种,不怎么爱读书的人,所以你叫我列事例讲道理,我兜来兜去也都是那么一点点的东西,看多了会觉得非常的烦,我自己都烦我自己。大学的好段时间里,每看完一本书,我都会写个读后感,但渐渐那被丢淡了。一方面是因为我看书的频率越来越低,另一方面是因为我越来越懒。从前看完一本书我会写读后感,刚看完一部电视剧或看完一部电影,我却未必会写观后感。工作以后好长时间看完GA,Smackdown或者PPV以后,我都会写观后感。但与其说那是观后感,不如说我又把剧情重复了一遍,以我的方式表述出来,这样的做法我觉得不是观后感。我叙述的部分比我个人的感受还要多。虽然观后感你不陈述事实,没办法发表你个人的意见,因为你得设想其他人没看过这东西。我不喜欢看诗,也不喜欢看散文,不只是不喜欢看,而且是很讨厌。所以我没办法像某些人一样,看着落日就可以发表一番感想,我做不到。我觉得那些,状人状物可以写出一大堆修饰词、比喻句、排比句之类东西的人是在做词语堆砌。那些描述或许可以让你当时想象出情况如何,但看完以后脑子里会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留下。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是数字最终才会让我最有感触。数字是理性的,看了数字以后的感受是感情。你可以不带任何感情地把数字罗列出来,但是,那些数字所含有的分量以及在脑子里印下的痕迹,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抹杀掉。简简单单几个数字的威力,比一大堆的排比句来得还要强烈。所以回看我自己blog里面的文章,那些我觉得血液澎湃的,通常都跟数字有关。有些数字可能你不会记得具体是多少,但是看到那个数字,想到那个环境你自然会觉得真的很厉害。数字的效果就是这样!为什么米叔FAT TO FIT视频里面要出现好几个数字呢?首先是他峰值体重的时候是97公斤,体脂含量是38%,到视频的最后,体脂含量计算出来是9.67%。作为一个路人甲,你可以通过看图片去想象,那是一个怎么疯狂的过程,作为一个内行人,给出了体脂含量这个数,你自然而然会莫名钦佩这个人,这些数字背后的努力想想都心酸啊。他完全可以不给出97公斤,而只说接近一百公斤,他可以说大概10%不是9.67%。为什么要这么精确?因为数字越是精确,给人的感觉越真实越有力量。证明那是的的确确的事实,而不是随口瞎掰出来的。如果某些数字你的确不能确定其准确性,直接不说而用排比句比喻句可能会更好。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用数字表现自己的认真负责的程度,因为有些人做事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往后可能要总结,可能要用到某些积累回来的数字。数字的呈现是一个最终结果的展示,但更重要的是数字积累的过程,那里包含了非常多的故事。一个用数字讲故事的人,会首先把数字摆出来,然后用后面的文字去描述具体情况。我非常喜欢用这种手法去写东西,这不是传统中国人的思维,但是外国人这么干很常见。学校的作文课上,老师不会跟你说得这么干,但是,在科学文献的写作里,只要你看多了就明白,高手都非常擅长这个。

今天是2016年12月23号,Dangal终于在印度本土上映了。

2016-11
15

从来只觉得好玩

By xrspook @ 7:43:51 归类于:烂日记

小孩真是个潜力股,还记得小学的时候,体育课从来都不能让我趴下。我从来都觉得体育课是非常好玩的事情,所以,每次都很期待一周只有两次的体育课。我们恨不得班主任批准,把一些自习课也变成体育课,不过与其说是体育课,不如说是自由活动,但是必须不能留在课室里,要到操场去。初中开始,有了八百米那种东西以后我才开始不喜欢要长跑的体育课。还记得高三的某次,英语老师居然主动把他的连堂英语课拿出一个来给我们自由活动。那可是高三啊!但实际上少四十分钟做听力讲卷子讲语法并不会影响什么,但多了四十分钟课外活动,就可以让我们一整天的学习状态都不同。没有多少老师可以有这种觉悟,因为他们绝大多数都会严格要求你不准到处跑,只能留在课室里认真学习。

相比于现在我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从前学生时代的体育课根本不算什么。除了某些要跑好几回快速五十米的体育课,可能会让我们连续几天都酸痛不已,其它体育课根本没有任何伤害。哪怕是进行了一场当时我觉得我快死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八百米考试。

如果我小学的时候,学校不是在进行大型基建,没有操场,小学应该有体育校队。而我,应该会被招进田赛组。三年级的时候投掷项目是垒球。当时老师就已经发现了我的潜力,但他也知道,因为某些原因,我不懂得怎么使劲,从而把垒球扔得更远。所以当时被招去放学以后集训的人里没有我,但我班却有两个女生。我觉得她们的训练好好玩,纯粹好玩,我没感觉到辛苦。大概四年级开始,投掷项目从垒球变成了实心球。我的称霸开始了。考试的时候有三次机会,通常我都是第一下就已经超过了百分线很远,结束战斗。不只是女生的百分线,男生的百分线也轻松完胜。我的神奇不在于老师对我指点的什么,那纯粹是天赋的随手一扔。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同学老是扔不远。大力神一般的表现,不只是在扔实心球上面,连掰手腕也一样。所以轻松可以打赢班里的所有男生。但与其说是我臂力惊人,不如说是我手掌的握力霸道,让我的对手手软使不上劲。六年级的时候,我也被招进校队,当时的项目是铅球。但显然,当时我没有那种觉悟,因为六年级了,学业繁重。我只想在放学回家之前把作业都干掉。但是铅球的训练却要霸占我的自习课或者放学以后的时间。我没有心思放在那里。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的铅球队只有我一个女的,另外两个是男的。六年级的孩子,已经懂得男女有别,不能靠太近。有些训练得两个人才能完成,但我们是单数,而且除了我以外都是男的(包括老师),我的不好意思自然会油然而生。跟体育课一样,那些训练并不让我觉得有多痛苦,我仍旧觉得那纯粹是好玩,但我没时间在那里玩。不系统的训练外加我对那些并没有任何热情,肯定在区运会上不会拿到什么成绩。如果拿不到成绩,对我的学业也没什么帮助。还得拿出一天时间去区运会。当时我觉得那根本就是个神经病的决定,不上学并不让我感觉更好。铅球那玩意,你要把那个铁块以某个角度某个方式压紧在你的脖子上,显然,脏兮兮的手和球会弄脏衣服。每次洗衣服的时候我妈都会抱怨,为什么衣服的那个位置会那么脏。我从来都没有跟她解释。但如果她知道了这回事,估计她会让我认真投入到训练之中,而不是看到那里有训练就赶紧绕路走人。我逃避并不是因为害怕训练辛苦,而是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里。换个说法,如果不是因为小学的时候我妈把我的文化课成绩看得那么重,我可能会觉得体育方面有所作为才是我真正的追求。

那些都只是小学时代的辉煌,到了初中高中大学以后,我就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人。铅球厉害的大有人在,而掰手腕那种事,当然我也不会主动去要求干架。那些从前的故事成为了美好的回忆,很神奇很不可思议。

如果可以重来,小学铅球队能给我找个女汉子来作伴吗!

2016-11
14

Haanikaarak Maa

By xrspook @ 7:43:36 归类于:烂日记

cxc6lsjuuaaabea-jpg-large

今天是印度的儿童节,为了响应Dangal的号召,今天的主题是吐槽家长的虐待军事化管理,要求孩子完全按照他们的意愿去行事。一方面,我觉得其实那样并不太糟糕,因为孩子还太小,还不会为自己着想,不会想到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要怎么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但另一方面,无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还是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回看当初,父母的逼迫,还是会让我觉得非常痛苦。只要父母是关心你的,想为你好,估计那种事肯定会发生,只是深刻与否在的问题而已,但多多少少,都会有那么一点。

Dangal发布的第一首歌Haanikaarak Bapu(坏蛋爸爸),不一样。我的父母没有逼迫过我必须得去从事什么运动锻炼。所以对我来说,整个童年运动对我来说都是快乐的,都是开心自由的。是我自己想去玩,如果累趴,也是我自找的。但记忆之中,从前玩各种游戏时并不会觉得累,也没有很渴很饿。大概因为玩是孩子的天性。动物如此,人也如此。现在和从前不一样了,现在的孩子玩的大多是电子游戏,而从前的人没有什么玩具,也就只能在大街上跑跑跳跳。一个毽子足以让我乐此不疲一整个下午。

对我来说,父母的强迫性军事化管理,主要用在我的文化课学习上面。还记得小学低年级的时候,老师布置作文,那对我来说是一门相当痛苦的作业,尤其当作业布置在周末。每到写作文,我就非常头痛,因为除了上学校的课以外,我从前基本不看书,课外书也好,杂志也好,报纸也好。所以到要写作文的时候,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脑子里没有思考过什么,而因为接收到的信息也少,所以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于是每篇作文就像如临大敌一般。每篇作文都要经过妈妈的严格把关。好不容易,才把那几百字呕吐出来。妈妈看了以后,非常不满意,把这些删了,填补那些进去。所以,我得把那篇被她改得面目全非的东西抄正。完以后再给她看,她又会继续改掉很多。反反复复,起码得抄三四遍才成型,才能最终能抄进我的作业本拿去交。可以这么说,那已经不是我的东西,那是我妈的作文。正是因为每次都这么痛苦,所以我非常害怕作文这玩意。但越是害怕,这种事就越会发生。还记得有一次,反反复复折腾作文,电视上正在播《人鬼情未了》。到时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在哭,抄写的纸上都是我的眼泪(大概是因为我妈非常不满意我写的东西要我重写?),小腿也在抽筋,各种不好的事都叠加在一起。到后来三年级以后,老师觉得把作文布置回家写不好,必须得写完作文才能放学走人,我才终于得救了。终于可以完全用我的思路我的表达写我的作文,而不用在乎我妈觉得那好不好。

小学的时候,我妈对我的学习成绩非常重视。我不知道她的心理底线是什么,反正肯定不是要求我必须得那班上第一名,但如果我跌出了前五名甚至全班前十,问题就大了。但实际上我妈也不完全看重排名,而是看重分数本身。比如说,语文不能八十分以下,数学不可能九十分以下。还记得三年级有段时间学习各种图形周长面积的计算。某次数学测验,全班的成绩都很糟糕,平均分大概只有六七十分。这次数学我考了八十分不到。我知道我死定了。平时所有的测验卷考试卷,我都是找我妈签名的,但那一次,我甚至不敢拿给我爸签,那是第一次我冒签家长的名字,也是唯一一次。但因为我的姨妈是小学老师,所以我妈非常清楚一个学期要进行多少次测验,所以,她会到一定时间就会主动问我成绩如何。那一次我妈非常生气,直接就翻出裁衣服的长木尺揍我。我不躲闪也不反抗,只是木头一般树在那里边挨揍变哭,我妈还不让我大声哭出来。那次造成的淤血足足一周多才散去。期间我妈同事的孩子来我家,我妈还故意把伤秀给那孩子看。当时,我没觉得不好意思或生气,只是觉得那样不好。那一役以后我妈给我特训恶补周长面积什么的,结果测验重考的时候我拿到了满分100。拿到100分我从没有什么奖励,我妈觉得那是理所应当的。测验考试对我来说只有不怎么挨骂和被狠狠地骂和打两个选项。如果没达到我妈的成绩目标,我等着暴风雨般的巴掌袭来吧。但通常,我妈打我不用道具,数学七十多分的那次是唯一的例外,那件凶器第二天就被我偷偷地折断扔大街上的垃圾桶了。在小学里我是好学生的典范,我是正义的班长,成绩也一直处在班里的前列,谁会想到我经常性习惯性地被迫接受着这种“特殊教育”。

现在回想起来,我仍觉得那很残忍,我妈怎么就打得出手呢?!不就是测验考试成绩嘛,但那就是评判我的全部。小时候我总觉得我不是我妈亲生的!尽管如此,我妈的狠显然那很有效,没有那些虐就没有现在的xrspook。

cxc8pj7ucaa-cog-jpg-large

2016-10
15

遥远那方的波鞋

By xrspook @ 20:05:46 归类于:烂日记

近期在看1989年的电影,看到了里面的波鞋就让我想起了从前的种种。波鞋这种事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来的呢?为什么要把那种鞋称为波鞋?波鞋的波到底指的是什么波?足球,篮球,羽毛球,乒乓球,网球,还是全包了?从那种鞋鞋底的纹路看来,那种鞋有专为转向做的设计,所以前脚掌会有一个圆圈。整体鞋底的纹路跟现在的板鞋比较类似。现在复古的中筒板鞋,有点当年波鞋的味道。但现在的板鞋,用的材料通常不是皮质,而是合成材料。在我记忆之中,我的第一双波鞋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买的。为什么会买那双鞋?我实在想不起来,因为之前我穿的都是白鞋,而且是那种连牌子都没有,只有标尺码的。要解开这个谜底,就只有问比我大几岁的人。因为我是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才开始穿波鞋,对他们来说,如果能比我早5到10年,对他们来说,那就已经是初中甚至高中的事。显然那个年龄的年轻人对当时鞋的流行会比我有更深刻的印象。比我大几岁的同事告诉我,她觉得波鞋是大概九十年代初才流行起来的。当时波鞋的大牌子就只有茵宝和Reebok,后者的比例更大。于是我也就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在那部1989年的电影里,那双我看了半天,终于在找到剧照后才确认的鞋,为什么是Reebok。那双鞋在电影里的那个标志有点像现在的亚瑟士。但我的直觉认为亚瑟士是不会出那种类型的鞋,但是我又非常肯定,那个标志不可能是耐克或者阿迪达斯。看电影或看电视的时候,我通常看不出,演员穿的到底是什么牌子的衣服或者裤子,但我对鞋的关注程度却很高。现在的影视作品,只要穿的是运动鞋,基本上我能辨认出品牌。即便看不出品牌,只要给我看到鞋底的纹路,我也是能猜出那是什么类型的鞋。通常大品牌的跑鞋都有明显的重心引导线。而且跑鞋和需要灵活转向的球鞋不一样,前脚掌,不会有那个圈。通常来说,跑鞋的大底都是平行割裂式的,但即便不是,从其中的纹路,也可以想象出其中的推进原理。对我来说,在影视作品里认鞋,就像有些人喜欢在影视作品里认车一样。

二十年前的波鞋都不便宜,而且卖的地方也不多。但为什么当年妈妈会给我买呢?更让我摸不着头脑的事,那双鞋我到底是怎么穿烂的?因为现在的鞋要穿烂实在太难了。鞋面不会穿破洞,要把鞋穿开胶也非常困难,顶多是把大底磨得不成样子,甚至大底都被磨掉显露出中底。所以以前那些看上去很结实,而且也没有现在这般偷工减料的波鞋到底是怎么穿烂的呢?如果让我猜想的话,那应该是,前脚掌弯曲的鞋面折断开裂。因为我买的第一双耐克板鞋就是这么坏掉了。但我在凡客买的另外一双很像劳保鞋的户外鞋却没出现这种情况。有折痕,但不会断裂。难道这就是头层皮跟其它合成皮革的区别?还在读书的时候,一年会穿坏几双鞋,如果一双鞋能穿两年以上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事。但为什么现在的鞋,如果穿不够两年就坏了,那就算是很不正常呢?大概是因为现在的鞋多了,所以相对来说,每一双穿的频率变得很低。当然,我现在的鞋的价格也比从前贵很多,尤其是我那些专业的跑步鞋。

心血来潮想买一双国产很便宜的布鞋穿一下。因为记忆之中我就没穿过经典的回力环球或人本。今天本想去金沙路口的那里挑一双,但无论如何看不上眼。

人真奇怪,到了一定程度,追求的反而是极简。

Page 1 of 11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