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
29

看着你来,看着你走

By xrspook @ 8:33:23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大城市的超市一个接一个关门大吉。我是看着那些超市像以后春笋般冒出来,又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离开我们,这种感觉是很复杂的。

还记得小的时候根本没有大型超市这种东西,但有百货商场。我小的时候就已经有南丰商场,南方大厦、广百百货还有新大新。我去得最多的是南丰商场,因为离外婆家不远。我很多玩具都是从那里买的,几乎可以这么说,小学时期大件的文具我也都是在那里购置的。或许现在我还从能从家里找出某个印有南丰商场图案和文字的塑料袋。后来南丰商场所在的南方大厦集团好像垮掉了,被广百百货吃掉,所以南丰商场变成了广百的一部分,至于那个时候还叫不叫南丰商场,我已经不记得了。那个时候,南方商场对我来说这已经是一个让我觉得非常神奇的地方,因为有很多很多东西虽然绝大多数我都不会买。那相比于街边的小店又或者市场来说,南丰商场非常的高大上。后来有了海珠购物中心,也就是现在摩登百货海珠店倒闭的那个场地。在沙园,离我我家不愿的地方也有了一个大型的百货商场,至于那叫什么名字,我居然已经说不上来了。因为那里的人气在我记忆之中一直不咋滴。虽然这些百货商店有很多东西卖,但是他们的售卖方式还是传统的,比如说售货员站在货架后面,你要什么他给你什么,又或者你挑选了货品以后,他给你开张单,你先去交费,然后拿货。

在我记忆之中,第一个彻底改变这种销售模式的是天河城的吉之岛。那个未来街市对当时的我来说实在太神奇。小学时吃的第一次寿司好像也是亲戚在吉之岛买回来的。吉之岛那个未来街市那个望不到头的冰柜上面那些我从来没见过的东西,让人印象非常深刻。后来我见识了万客隆、好又多、家乐福、百佳。这些超市的出现让我觉得买东西不就是要去那些地方吗?那些店就在我的身边,我可以货比三家,看看哪家大卖场便宜就去哪里买。一开始的时候万客隆据说非常便宜,那个时候还是会员制,所以如果亲戚手上有个会员卡的话,大家还得轮流借去那个地方买东西。那个地方很大,东西也很便宜,所以每次去采购的量都非常大。后来当市中心的大型超市变得越来越多以后,我们再也不需要这样做了,我们不需要像外国人那样开车去采购,每次买一大堆,而是有什么需要才去买点回来,所以大型超市虽然很大,但有可能我只是进去买瓶汽水而已,买的东西跟我在随便进一家便利店买那的东西没什么区别。唯一最大的不同点在于我的选择性更多,而且可以找到价格相对便宜的货品。

我看着那些超大型超市一个又一个地出现,也见证了他们一家又一家地离开,心情相当复杂。都说是网络经济、是网购杀死了这些大型超市。我觉得这肯定是有影响的,但想到我这一代或者我的下一代再也没有那种随心所欲逛超市的那种经历,感觉可惜。

2021-12
20

蟹的回忆

By xrspook @ 9:51:23 归类于: 烂日记

生日到底该怎么过呢?在我记忆之中,只有两次生日我比较有印象。第一次是在我幼儿园的时候。当时买了个蛋糕,挺大的,现在如果再看到的话,可能感觉会不一样。那天晚上外公外婆都来到了我家,除此以外,还有我的一些同学。那是我记忆之中,有史以来最正式的一次生日。但是除了那个蛋糕,除了那些我部分记得部分又记不清楚的人以外,我再也记不起其他。第二次生日是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那天中午。妈从市场里买回了虾和蟹。我为数不多吃蟹的经历就在那不久之前,我在表姐家吃过一顿,那天晚上刚好是翡翠台的电视剧《难兄难弟》的大结局,所以吃完那顿以后我们把电视剧看完,再由表姐他爸用摩托车把我跟我妈送回家。那是我第一次在家里吃蟹,之前在外面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吃过蟹我没有印象。之所以记得那个生日是星期六,记得吃蟹了,是因为那天早上我正在完成一个立体的美术作业。那个作业需要我们在一张卡纸上绘画,然后用折纸刀刻某些线条,接着把卡纸竖起来粘贴,最后把之前划开的部分经过一些折叠处理,让那变成一个立体的作品。我依稀还记得当时我用的折纸刀不怎么锋利,所以经常划口子的时候卡纸。还记得那一次我妈跟我说,这一次在家里自己吃蟹,吃到够为止。但实际上那一次买得并不多,所以虽然是有那个东西,但是如果要吃个够的话,也只能是留给我吃而已。

前段时间跟粮食局去检查的时候,在最后那个点的最后一顿饭,他们上了一盘蟹。他们说那些蟹是买回来养在自己的池子里的。因为他们是有加工大米能力的储备企业,加工米的时候肯定会有米糠之类的东西,那些蟹就是吃那些大的。因为可用作准备的时间比较短,仓促地决定要在他们那里吃晚饭。所以他们也就只能手边能抓到什么就用什么做饭。在自己家里吃跟在外面和一桌领导吃,感觉彻底不一样。在我印象之中,我起码有20年没有吃过蟹了。所以当他们硬是给了我一只以后,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开始。

综上所述,我不是一个吃货,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最喜欢吃的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觉得吃蟹非常麻烦,虽然跟虾比起来,蟹的确很鲜甜,但是跟虾比起来,吃一只蟹实在要耗费太多步骤和时间了。如果掌握了某些技巧。吃虾可以很文雅,但是吃蟹是无论如何文雅不来。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通常不怎么吃蟹。也正是因为我不怎么吃,所以就更加会显得狼狈。为什么有那么多东西好吃,非得选这个这么麻烦的呢?而且虽然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但实际上现在的我已经不能吃下太多,又或者是吃下太多以后导致的问题得花好长时间才能解决掉。与其这样,为什么非得折磨自己呢?

从前我会盼着生日快点到来,但现在我真的不希望过生日,因为那意味着一年即将结束了,我还有一大堆的事没做完。准确来说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准备、我不够努力做不完,而是因为那些东西必然会叠加到年底才一并爆发。我明明知道这不可避免,但完全没办法提前完成。

2021-12
10

我没错

By xrspook @ 8:43:11 归类于: 烂日记

憋了一路直到回到单位,回到自己的宿舍,才给我妈发了个日志的链接,然后再补了两句之所以发那个链接的缘由。我妈憋了一整天,直到回到家以后才给我打了个电话,给我说起她昨天获取到的消息,以及她看到我写的东西以后的感受。如果是我自己做错事了,我挨骂受批评种事我不会跟我妈说,尤其是工作以后。

还记得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本来我是负责锁班门的。因为我家就在学校对面,所以老师委派了这个任务。但是班里有些顽皮的就是放学以后死活也要赖在那里不回家,他不走,我也走不了。在各种催促无效之后,我直接把他锁在里面。我并没有打算把他锁在里面就一走了之,不过是想吓他一下而已。但接下来的那一幕,是我从未想到过的。隔壁班的班主任过来给了我一巴掌,然后训了我一顿,叫我马上把那个同学放出来。当我开门以后,那个同学以箭一般的速度直接冲了出来不见影了。接下来就是老师不断地责骂我。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我有没有哭,反正回到家以后,我妈好像觉得我不大对劲。当时我正在看明珠台的art attack,但实际上。我的脑子里仍然是刚刚发生的那件事。最终我妈用巧克力撬开了我的口。我已经不记得有没有因为那件事班主任找我的家长谈话,反正我记得那一次我妈好像没有骂我。小学的时候我妈的打骂是密集型的,但在那件事上她没有。我妈没有,但不代表我的班主任没有,虽然她没有打我,也没有像隔壁班主任那样训斥我,但是她就是默认我这样做不对。自从那一次以后,我不用锁门了,由我的一个同学负责,因为她跟我住在同一栋楼,我们都住在学校对面。我觉得我的班主任对我的责骂更多是因为隔壁班主任向她投诉,更重要的是,那个老师年纪比她大,资历比她老。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原因,所以二年级的时候我得了肺炎,但是班主任却不允许我在自习课的时候请假去打点滴。我打的点滴耗时要比别人长,因为我对青霉素过敏,只能打红霉素,红霉素那瓶药的份量是青霉素的两倍甚至以上,所以我必须得在医院待很长时间,但即便这样,班主任居然不允许我自习课请假。这件事无论什么时候说起,无论是家长还是同学都很不明白,因为当时的自习课就只是大家在那里各自做作业而已,老师不会额外给我们加课。

这一次当我跟我妈说起我的出差遭遇以后,她好像比我还要气愤。我不知道这是她的真实反应,还是只是在安慰我。其实我这么大个人也不需要安慰,我不过是想找个人发泄一下。某些事情我不能跟身边太多不知情的人说。如果我妈能预料到十几年以后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我确信她当年一定不会找人帮忙。如果我能预料到这个,我也死活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帮忙。找一份靠谱的工作很重要,但是如果因为这个无端端要背一辈子的冷眼,我宁愿工作辛苦点,钱少点。

从我的角度去考虑我没有错,但是别人可能不这么认为,我做出来的事不可能符合所有人的口味。对得起良心,过着快乐,让别人说去吧。

2021-10
17

重游动物园

By xrspook @ 11:24:0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跟我妈去了广州动物园。

上一次去广州动物园动物园大概是我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为什么我会记得是四五年级是因为也只有四到六年级我的数学老师才是那个可以说改变了我一辈子,让我对数学,对奥林匹克、对发散性思维有启迪的老师。之所以记得那一次我们去了广州动物园,是因为即将搭车离开的时候,我们的一些同学挑逗了黑猩猩。当时的黑猩猩关在笼子里,虽然那个铁笼很大。同学们把一些不能吃的东西丢进去,结果猩猩很生气,抄起一坨屎就往外扔。那个力度相当的惊人。虽然我们没人中招,但这也足够搞笑加惊恐了。

在我印象之中,爸妈没带我去过广州动物园。为什么会这样也我不知道。其它公园我们都去过,为什么唯独没去这里?是因为这里的门票特别贵吗?周六的早上我跟我妈说,我想去广州动物园的时候。她不怎么想去的,因为她知道那里人很多,那里的小孩很多,尤其是那些不受控制的小孩很多,但是我就想去看一下。海珠湿地就在我家附近,其实广州动物园也不过离我家几个公交站而已。

去到动物园,那里的人果然很多,那里的小孩也果然很多。相对来说,这个市中心的动物园比较陈旧,某些道路里和房屋又或者说建筑可以看出已经有挺有历史了。比如说那个大象的房子,从栏杆你就可以看出,那估计是五六十年代的风格。当我们走出动物园,看到那里的介绍的时候,发现原来广州动物园是1958年1月1号建成的,所以可能那个大象房子的某些部分,真的是从那时一直延续至今。除了那些非常经典的东西,动物园虽然仍然只是在那块地方,但是动物园里已经乾坤大挪移,很多东西进行了维修改造,甚至是推倒重来。比如说现在的那些猛兽区域,尤其是老虎狮子的那些笼舍显然是近期才改造完成的,非常高端非常漂亮。在我印象之中,以前的动物园,猴子跟猩猩是分开两个区域的,看猴子的地方就是一个猴山,但现在广州动物园已经多了非常多不同品种的猴子,有些你能叫得出名,有些你根本找不到他们在哪里,因为可能偌大一个笼舍就只有一两个在里面,可能他们在某些地方躲起来了。动物园可以说是建在一个山头之上的,从环市路到先烈路是一个海拔一直上升的过程,当然中间可能会出现一些起伏,但是总体趋势是海拔上升的。在那么一点的区域里面居然要布局那么多的动物,那么多的区域,真的太了不起了。但是一定程度上这也挺可悲。因为虽然说动物园分给动物的那些区域对人来说已经比较宽敞了,但是那片区域里可能就只有一个或者几个的动物在里面。在自然界之中,显然他们的天地更广阔。虽然在动物园的笼舍里,他们有定时吃喝,冷热都有管理员操心,但是一定程度上他们都丧失了自己的本性。看到那些很瘦的华南虎在他们的区域里不停地来回踱步转圈,会让人莫名地感到心痛。大家心目中的老虎是那样的吗?他们温顺得就像小猫一样,即便有人在外面刺激他们,他们依然只是在他们的区域里重复的踱步,偶尔可能会发出一些吼叫,但是那根本不是我们印象之中的虎啸,那不过是打了个哈欠而已。

为了能在城市之中看到各种各样的动物们,我们建了动物园,的确我们实现了我们的愿望,但是这真的好吗?能亲眼的看到真实的动物固然让人很兴奋,但相对而言,我还是更喜欢那些在纪录片里居住生活在原生栖息地的动物们。

2021-09
18

牛奶麦片

By xrspook @ 8:48:18 归类于: 烂日记

感觉这个星期过了好久,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问自己,到底今天是星期几?我还要上多少天的班?今天晚上我可以回家了吗?

有一次我妈突然问我晚上在单位一个星期去饭堂吃几顿饭,她猜我应该吃三顿,潜规则是4个工作日的晚上我在单位。但实际情况是:一个星期多的时候我可能去吃两顿,少的时候可能一顿都不吃,绝大多数时候可能只吃一顿。余下的天倒不是因为我完全不吃饭,而是因为我选择了吃牛奶麦片。为什么要吃牛奶麦片呢?因为这足够简单。或许我还可以吃泡面,但是那个相对来说就太不健康了。泡面还得把那些料包一个一个的挤出来,但是牛奶麦片就只需要少几勺奶粉,再来一勺半的麦片就可以了。尤其是当我把袋装的麦片装到了罐子里,可以用量勺直接勺取以后,更加的方便。我感觉自从我做了那个操作以后。我喜欢上了这种懒惰的晚餐方式。之所以不去饭堂吃饭,倒不是因为我觉得那里的东西太油腻太咸,不健康,而因为那跟我晚上的时间有点冲突,比如说我去投球的晚上,饭堂是吃不上的,因为5点出发,回来的时候已经7点30甚至接近8点,而饭堂的开饭时间是5点30。我不可能打完饭再过去,因为那样的话到达场地已经快6点了,我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前我的计划是7点就回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次都拖到了接近8点,其中一个原因是之前男的来了,我搞得差不多就赶紧走人了。倒不是因为他们敢过来踩我的场,而是因为场地也就两个球,我用的那个是足气的,但是已经生崽,另外一个显然不够气,如果他们很多人过来的话,他们可以怎么整呢?打空气吗?我之所以选择5点-7点这个时间,真是为了不和他们撞上。以前,我吃过晚饭再过去,一个星期好几个晚上都撞上了他们,于是我就下定决心,下班就直接过去。这样的话一个星期我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不会和他们撞上。

除了投球的晚上,其实无论是跑步还是其它运动,我都可以选择去饭堂吃饭,但我不确定哪个晚上我投球,所以通常一个星期下来,我只会一次性把早餐跟午餐都报餐了,晚餐完全没有报餐。当我觉得那天晚上我有必要,或者我看到那个星期的菜牌我喜欢,我就会报餐,但问题是晚餐要在下午4点之前报餐,很多时候我都是过了4天才恍然大悟自己没有报餐。其实不报餐也是可以现场缴费的,但问题是报餐的价格是不报餐的1/2,我为什么要花两倍的钱呢?虽然实际上饭堂的那顿饭实际成本是我不报餐付的那个钱的好几倍。但是明明可以吃得很便宜,但实际上又要多给钱,心理上就很不平衡,所以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吃我的牛奶麦片。

有些时候我也会觉得吃这个牛奶麦片很烦,一口一口下去,甚至都不想吞了。这个东西说不上有多难吃,但是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吃的类别,但是还是可以吃下去。

我从小学开始就吃牛奶麦片了,当时我妈用的也是桂格麦片,不过她之前用的是快熟,我现在用的是即食,她会加牛奶,好像加的是子母奶,还会在里面打个鸡蛋。牛奶鸡蛋麦片是我周日早上去上奥数课之前的早餐,一直都是那一款,我妈从来没有换过,我也从来没有要求她改变过,其实她完全可以给我来顿面条,又或者可以给我面包。我吃了好多年的牛奶麦片,但是实际上我妈自己并没有吃多少,我不知道她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吃这这东西,这种做法到底是谁教她的?

大学的时候的宿舍,我会常备麦片以及方便面,方便面用得极少,到了大三大四直接就没有了。但是麦片还是常备,因为那是我的常规早餐以及去游泳前的小点心。但是那时候吃麦片就不是牛奶麦片,而是直接用白开水泡,所以其实那个更难下咽。难吃也好不难吃也好,反正就是啃下去,最后让我不感觉到饿就算解决问题了。

我到底最喜欢吃什么呢?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觉得自己没得吃肉会死,但是光吃麦片没有肉的时候,我却觉得没什么。你给我麻辣烫螺蛳粉或者小龙虾之类的重口味,我反而接受不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